BBC播暗访视频:中共活摘从未停止


2018年,于溟在北京的解放军第309医院进行调查。这家医院悬挂着“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的招牌。(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9年06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北编译报导)“独立人民法庭”日前在伦敦做出宣判,判定中共大规模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存在多年,并仍在继续。其中,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受害主体,成为移植器官的最主要供体来源。

审判结束后,英国广播公司(BBC)旗下多个节目跟进报导,其世界新闻频道的《影响》栏目(Impact)播放了活动家于溟拍摄的隐秘视频,揭露在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等待时间极短,器官来源不明。


2018年,北京解放军第309医院悬挂着“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招牌,赫然醒目。(视频截图)

拍摄于2018年11月的隐秘视频显示,北京武警总医院配备巡逻的武装警察,器官移植中心的等候室里坐满患者。谈话中,两名患者表示自己只等了几周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做了器官移植手术。

节目指出,中国的器官移植黑市在迅速崛起。几周时间就能找到匹配的器官,这在其它国家是难以想像的。然而,庞大的供应链从何而来?其内幕疑云密布。根据中共官方说法,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的渠道已于2015年被切断,而中国的器官捐献系统仍处于刚起步状态,根本无法提供如此巨大数量的器官供移植使用。

节目嘉宾阿德南·谢利夫医生(Adnan Sharif)指出,虽然中共官方称其遵循世界卫生组织(WHO)关于人体器官移植的指导原则,但这所谓的“官方辟谣”并不可信。谢利夫医生是伯明翰伊丽莎白女王医院的肾移植医生和顾问,也是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AFOH)的秘书,该协会在2016年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

“在中国,要拿到官方数据很困难……在英国或美国,器官移植的数据是公开透明的,谁都可以拿得到,在中国却不是。所以,(中共的)官方数据很难令我们信服。”谢利夫医生说,“中国是一个很封闭国家,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独立的调查,而不是像器官移植学会(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一样,走访那几间(中共)事先安排好的医院。我们要的调查应该完全独立于任何机构,真正的对那些(活摘)指控进行深入调查。”

“独立人民法庭”经过长达一年的独立调查,于2018年12月8日和2019年4月6日举行了两次听证会,听取了五十多位证人和专家的证词,最终宣布,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中共长期、系统、大规模地活摘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学员器官,以此谋取暴利。这项邪恶的犯罪至今仍在继续。

节目中还播放了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证词,讲述他们被关押期间亲身经历。于溟展示自己被施酷刑后所拍照片,双腿布满红肿瘀伤;詹妮弗·曾(Jennifer Zeng)被押往医院拍X光片,拍完后被投回监狱;艾姆斯·刘(Ymes Liu)被无故抽取了一大管血。

谢利夫医生表示,“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结果非常公正。“这个法庭很独立,它不依赖于任何团体或机构。比如,我们(医学界的专家)也为法庭提供证据,但是我们影响不了最终判决结果。我认为它(法庭)已经尽最大努力保持公平中立,今天审判得出的结果非常公正。”

责任编辑:李缘

BBC报道揭中共迫害法轮功与活摘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记者方元综合报道)一个月以来,英国国际广播公司(BBC World Service)记者马修·希尔(Matthew Hill)的专门调查“发现:中国的器官移植(Discovery:China’s Organ Transplants)”成了BBC电台、电视热播节目,反复播出的节目中,希尔和BBC的多位主持人围绕两个问题穷追不舍:“中国器官移植的来源到底是什么?”“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停止了吗?”


图1: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和二十二日,记者马修·希尔(Matthew Hill)的专门调查节目“发现:中国的器官移植产业(Discovery:China’s Organ Transplants)在BBC电台分两期播出,节目题目分别是”该相信谁(Who to Believe?)”和“(器官)旅游和透明度(Tourism and Transparency)”,两期节目在BBC电台共反复播放。


图2: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BBC电视台“影响(Impact)”栏目播放马修·希尔(Matthew Hill)的专门调查“中国器官移植调查( China’s Organ Transplants),节目播放过程中主持人(Philippa Thomas)在与希尔连线互动


图3: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BBC电视台”全球(Global)”栏目播放基于马修·希尔(Matthew Hill)专门调查的节目“中国器官移植产业调查( China Transplant Investigation),主持人现场采访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安华·托蒂(Enver Tohti)


图4:BBC电视台“西点(West Points)”栏目日前也播放了马修·希尔(Matthew Hill)的专门调查,里面有希尔正在向中国广州一家医院问询肝移植的电话采访镜头

否定不了的指控: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


图5:在BBC电视节目中,法轮功学员杨女士站在伦敦中使馆前向记者揭露中共迫害


图6:在BBC电视节目中,法轮功学员刘先生向记者揭露中共迫害

中共是否仍在活摘法轮功和其他良心犯器官,是马修·希尔调查的主线,也是焦点。他采访了因坚持信仰曾受到中共非法拘留监禁的法轮功学员杨女士和刘先生,请他们讲述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特别是被定期强迫身体检查的具体过程,并把两位法轮功学员的讲述作为重要调查内容播出。

安妮·杨这样回忆她在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劳教所里的经历:“我被严重迫害,肉体上和精神上,同时,他们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带到最近的医院,每三个月一次定期的进行身体检查,包括胸透视、肝检查,包括B超和血液检查。”“这些医院属于公安部门,离劳教所很近。”

去年结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刘先生披露说:“我在监狱里的时候被带到医院好几次,被抽血验血,不但是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强迫我们放弃信仰,你不听从,他们就毒打你,打你的胳膊和腿,打你的臀部,但不碰你的器脏部位。”

在播出的“影响(Impact)”电视节目中,连线互动一开始,马修·希尔首先向主持人(Philippa Thomas)解释中共为什么要迫害良心犯、迫害法轮功:任何在国家控制之外的人、任何少数群体,都会被中国共产党视为威胁。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学员达到一亿人,就被(中共)认为是巨大威胁,就被共产党污蔑诽谤,接下来就是对他们大规模的拘押。其后联合国机构注意到在拘留中心(中共)滥用酷刑对待坚守平和信念的法轮功学员。

马修·希尔特别引用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美国资深媒体人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有关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独立调查结果,让他们在BBC电台节目“该相信谁(Who to Believe?)”里发声,提醒民众中共迫害良心犯最终目的不是赚钱,而是要对良心犯群体进行冷酷的群体灭绝:

大卫·麦塔斯说:“中国官方统计死刑犯人数在下降,而开展器官移植的数量在上升;同时,在中国,存在着成百上千个关押良心犯的拘留中心。”“等待时间短,患者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几乎马上可以得到供体,这意味着有人因此被谋杀。”

大卫·乔高说:“你要是被当作国家的敌人,你的生命就不值钱,西藏人、维族人、家庭教会基督教徒,特别是法轮功,有大量的报告。”

伊森·葛特曼说:“这是严肃的指控”,“是(中共)国家要消灭‘敌人’,钱只是用来做刺激的。”

马修·希尔这样总结自己的调查:我们不会停止怀疑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中共官方所称器官供体来源数量(中共声称从二零一五年起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目前器官移植主要依赖死于重症监护病房病人的器官)与发生在中国的实际器官移植量之间落差大,由于缺乏透明度,中国移植旅游市场的器官来源仍然是谜。因此,我们不会停止怀疑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

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什么打压法轮功?


图7:BBC播出镜头中出现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中使馆前坚持和平抗议的真相展板


图8:BBC播出镜头中,一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中使馆前和平抗议


图9:法轮功学员刘先生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画面

在播出的BBC节目中,马修·希尔提到有关法轮功的基本信息。结合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中使馆前坚持和平抗议的电视画面,希尔说:“法轮功是结合打坐的精神运动 (spiritual movement based on meditation) ”,但是却被中共说成非法。


图10:BBC电视台“影响(Impact)”节目播出过程中出现的部份英国法轮功学员和平反迫害的场景

十月十五日首播的“该相信谁(Who to Believe?)”BBC电台节目入选听众“本周喜爱节目”,其中有一段这样介绍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在中国修炼法轮功的人发现自己成了被怀疑打击的对象。法轮功运动最初是气功和打坐,在中国全社会广泛流行开来,成为中共系统控制之外的一个最大规模的群体,他们不该成为被中共政治打压的对象,难以想象从事平缓运动的这些人怎么会造成对国家的严重威胁。但是发展的规模让中共政府感到害怕了,上亿人开始修炼,很多人被打压,被送进劳教所和监狱多年,强迫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由于他们不抽烟不喝酒的健康生活方式,他们被当作国家活摘器官生意的牺牲品,他们与其他宗教信仰团体一起,包括基督徒和维族人等,都成了(被中共)谋杀的对象。”

参与“活摘”医生揭露中共洗脑迫害

在十月八日BBC电视“全球(Global)”节目中,原新疆医生安华·托蒂(Enver Tohti)又一次详细讲述他在一九九五年亲自经历的从死刑犯身上活摘器官的梦魇过程,随后BBC主持人问他:“作为一个职业医生,你怎么能做出来(杀人摘器官)呢?”安华·托蒂回答:“我们生在那个年代,被严重洗脑了,当时相信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祖国,把消灭(中共指定的)国家敌人当作是自己的责任,被国家(共产党)判死刑的人是坏人,所以我们没有负罪感。 ”

马修·希尔以他和安华·托蒂的以下对话开始BBC电台节目:

记者:“那你为什么要动刀割?”

安华·托蒂:“因为我被命令割下他的肝脏和两个肾脏。”

记者:“你不能不听这个命令吗?”

安华·托蒂:“不能,生活在中(共)国,每个人为‘国家’工作,你必须遵守命令,否则你就会被排除在社会之外,会被当作国家的敌人,你自己就会成为中共残酷迫害的对象。”

接着,一位上世纪九十年代在中国学医的男士也指出,在中共专制压迫和洗脑下,本该救死扶伤的医学界沦落到麻木不仁的状态:“我们知道移植器官来自犯人,是公开的秘密,人人知道,我们那时也听说那些犯人是被官方处决了,但并没有死,有发表的论文,医生向官方表示为保证器官质量,不要打头,打右胸,这样心脏还在跳,器官有供血,也就是说可以把器官从还在活着的身体上摘下来。”

“你怎么听说的,听谁说的?”希尔问。

“从老师、学生,还有一些医生那儿,他们知道。”

“你觉得这样做有问题吗?”希尔又问。

“当时的中共共产主义洗脑教育下,我们学生们私下议论时觉得不舒服,但能忍受这样的事发生,觉得这些罪犯怎么死都是死,医生可以得到好质量器官。”

中国器官移植产业依然很活跃

记者希尔在播出的调查节目中采用了韩国一家电视台对中国天津为韩国人提供器官移植服务场所的访问,用以说明中国器官旅游业的活跃现状,其中可以听到这样的对话:“我们都没有注册,也没在等待名单上,只要你有钱,就有可能活下来。”一位护士告诉采访记者,我们昨天做了一个胰脏、三个肾脏和四个肝脏(移植)。这些韩国人拿的是三个月的旅游签证。

节目中,希尔自己给广州市一家医院打电话咨询肝移植情况,被告知价格是十万美金,可以马上报告病情,然后排队等供体。


图11:BBC记者马修·希尔当面质问黄洁夫的画面

希尔随后有当面采访被指控是活摘器官的重要责任者、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机会,直接问他:“为什么我打电话到中国医院去,很快就获得了移植肝脏的机会?这怎么可能?”黄洁夫没有回答,尴尬离去。

BBC揭活摘器官 制止中共暴行正是良机

唐浩


10月8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出名为“该相信谁?中国的器官移植”(Who to Believe? China’s Organ Transplants)的调查报导广播节目。图为示意图。 (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8年10月11日讯】BBC记者:“活着?你怎么知道他们还活着?”

医师:“因为当我切开身体时,他试着挣扎,而且伤口冒着血,如果我们看到伤口流血,那就表示心脏还在跳动。”

BBC记者:“所以你就继续切开身体,你取走哪些器官?”

医师:“肝脏,和两个肾脏。”

10月8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出名为“该相信谁?中国的器官移植”(Who to Believe? China’s Organ Transplants)的调查报导广播节目,一名曾在中国参与活摘人体器官的医师,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当时场景,依然心有余悸。

当天,BBC电视台新闻节目也针对活摘器官问题进行深入报导,报导中讲述中国法轮功学员不但遭受中共酷刑迫害,甚至还被强迫抽血、验血做身体检查,被怀疑与活摘器官有关。

“他们(监狱警察)强迫我们放弃信仰,如果你不听从,他们就毒打你,但他们专挑你的手臂、腿脚、臀部来打,你的脏器部位,他们不会碰。”一名曾遭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告诉BBC。

记者追问活摘器官 黄洁夫尴尬离去

被指控是活摘器官的重要责任者、原中共卫生部长黄洁夫,面对BBC记者采访时,刚开始宣称,“那些(指控)都是胡扯,我不想回答这问题。”

随即记者追问,“那为什么我打电话到中国医院去,很快就获得了移植肝脏的机会?这怎么可能?”

黄洁夫神色略显尴尬与紧张,语无伦次地答道:“我不想回答这问题,某些人有他们的政治目的。”语毕,黄洁夫转身离去。

中共活摘器官的反人类暴行,自2006年公开被曝光至今,已经超过12年。但中共当局始终封锁一切相关讯息、对外否认一切指控,并且拒绝国际社会进入中国展开自由而透明的调查,因此这场人权暴行的规模究竟有多大、牵涉层面有多广、涉案官员有多少?迄今仍难以估算。

然而,几乎可以确定的是,法轮功学员是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真、善、忍”修炼者 竟成中共活体器官库

法轮功教人以“真、善、忍”的普世价值来待人处事,修心养性,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要当个好人;再加上五套功法动作,达到祛病健身、身心升华的效果。

由于法轮功祛病效果显著,且一切活动都免费,因此广传迅速。在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之前,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人数已经达到一亿人。

然而,就在镇压开始之后,这群手无寸铁、没有政治诉求的平凡人民,却遭到中共举国家机器之力进行疯狂迫害,全国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根据“法轮大法明慧网”统计,目前遭迫害致死且已核实身份者,达到4258人。至于其他长年失踪、生死不明或者无法确认身份者,数量则难以估计。

后来,多项人证、事证表明,这些数量庞大、长年失踪的被关押法轮功学员,不少人成了中共的活体器官供应库,成为中共政权器官移植产业链的主要供体。

不可否认,直到现在仍有人不相信中共活摘器官之事,是因为许多善良的人们不敢置信,世上竟然有哪个政权能做出如此伤天害理、残酷血腥、前所未见的非人暴行。

但是,很遗憾,这场泯灭人性的迫害,确实存在。

2006年上半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尚未曝光前,笔者曾在某地陪同调查员通过电话向中国多家医院进行化身调查取证。当时,笔者亲耳听闻多位医生坦言,医院不仅供体寻找迅速,还提供法轮功学员的新鲜器官,肝脏、肾脏都有。

记得当时一段调查对话大致如下:

调查员:“你们那里,有没有那种炼功人的器官?特别是法轮功的?听说他们身体很好,器官比较健康。”

医生:“有。你过来就有,赶紧过来吧。”

调查员:“(器官)都是新鲜的吧?”

医生:“当然新鲜。”

调查员:“可以再问一下,器官是怎么来的?没有问题吧?”

医生:“这个,我不方便回答。你放心,我们有自己的渠道。”

类似对话,反复听到,在笔者脑海里依然挥之不去。

中共杀害的,不只是法轮功学员的生命,还扼杀了人类应有的基本人性。

中共活摘的,不只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还摧毁著自由、人权、“真、善、忍”等人类共享的普世价值。

中共活摘暴行持续 美国人权报告关注

尽管活摘器官暴行曝光后,中国各地医院转趋低调,中国医学界也不再高调宣扬手术数量异常暴增现象,发表各类器官移植研究论文,但活摘器官的暴行,至今依然持续发生。

10月10日,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发布年度中国人权报告,指陈中共专制政权对中国人权迫害依然严重,并且打压法轮功学员,对他们骚扰、拘禁、迫害。报告强调,国际组织也指出法轮功学员与其他囚犯的器官被用作器官移植,国际医界也对中国的器官来源表示担忧。

CECC人权报告也特别聚焦,新疆上百万维吾尔人被大规模拘禁在再教育集中营里,情况令人担忧。

的确,上百万维吾尔人被大规模关押,并且转移到外省地区,这些人群的生命安全难以获得保障,也难保这些无辜人民会不会有人成为中共的器官供体。

去年10月,英国维吾尔协会负责人、肿瘤外科医师安华托帝公开指出,中共在新疆以“全民健康体检”之名,对维吾尔人进行大规模抽血工程,目的是要建立器官资料库;后来又将抽血改为口腔黏膜DNA检测。

安华托帝并披露,新疆某地机场还公然设置了“特殊旅客、人体器官运输通道”,显示涉及器官移植的旅客流量庞大。

这项罕见举措,亦对中共有系统的活摘人体器官做出某种程度佐证。

贸易战延伸到人权战 制裁中共正是良机

中共活摘器官的残酷暴行,被喻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事实上,此时或许正是制止中共活摘的好时机。

一来,今年8月,美国国会两党议员曾经联合呼吁川普政府制裁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加上近期川普政府曝光中共干预中期选举,引发美国人民不满,所以此时两党议员都更愿意支持反击中共,制止迫害人权。

二来,美中贸易战开打至今,北京依然不愿放弃不公平的贸易手段与窃取美国企业的技术及知识产权,与美国僵持。

设若此时,川普政府进一步扩大战场,针对涉嫌迫害中国人权、活摘器官的中共政府部门、党政高官、军方高层进行金融制裁,冻结其海外资产、拒绝人员入境,则可望对中共集团带来更巨大、更切身的压力,有力制止其无法无天的残酷迫害,还可能促使中共内部严肃面对活摘器官这项江泽民前朝重罪,难再逃避;同时,这场“人权战”也将成为助攻贸易战,甚至瓦解中共专政的奇兵猛炮。

再者,川普若以“反对活摘”、“守护人权”的普世价值之名,对中共发动攻击,不但在国际社会上具有高度道德正当性,并可望在国内获得两党议员的一致支持,消弭泛左派媒体、政客的反弹掣肘;同时凝聚爱国意识,有利于在中期选举争取更多选民认同与支持。

因此,曝光超过12年的中共活摘器官暴行,现在或许已到了制止罪恶、终结迫害的历史转捩点。

责任编辑:叶紫微

在BBC电台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五日】(明慧记者唐秀明英国报道)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邀请,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伊森·葛特曼先生(Ethan Gutmann)于2013年4月30清晨来到位于伦敦市中心的BBC广播中心,在BBC的世界新闻直播节目(BBC World Service)播音室现场解答主持人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提问。随后,BBC再次邀请乔高回到BBC新闻中心,在下午1时世界新闻直播节目中就“在中国的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专题在播音室接受电台主持人的采访。BBC节目主持人在采访节目结束时对乔高和葛特曼表示非常感谢。

鉴于BBC世界新闻的全球高收听率和影响力,4月30日对乔高和葛特曼采访节目的播出,让世界上更多的人听到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和中共专制政权严重侵犯人权的现状,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非人道迫害,特别是中共犯下的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这是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首次在BBC这家世界著名媒体曝光,表明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葛特曼等人有关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独立调查结果已经引起西方社会和媒体的高度重视。

在过去两周里,“反对强迫摘取器官医生协会(DAFOH)”在位于爱丁堡的苏格兰议会、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位于伦敦的英国国会等一系列英国重要城市和机构举办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听证会、研讨会和说明会。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开始在英国政界、学术界和媒体领域产生震动。

在BBC现场直播节目中,大卫·乔高和伊森·葛特曼对主持人的有关提问给以明确的解答,他们用自己多年的研究和结论告诉广大听众:法轮功是一个被中共迫害的无辜的和平群体,中共不讲法律、大规模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现象的确在发生。

乔高在现场回答说:“中国器官移植来源有很大一部份是良心犯,特别是法轮功学员”;“有调查表明有大约6万5千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和西方国家的法律制度完全不同,在法轮功被迫害的过程中,(中共)根本不讲法律,靠警察的一封信就可以把你送到劳教所关3-4年”;“非法器官移植过程中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等于被谋杀”。

葛特曼在节目中也强调说:“中共系统中的良心犯因为他们不报名字不报身份,最可能成为器官摘取的受害人”;“中国良心犯数量大,一直被当作器官移植的重要来源”;“中国的非法器官移植涉及整个国家系统的参与”。

另外,在“在中国的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节目中,乔高强调指出,媒体中称在中国移植器官是从被处决的犯人身上拿到的,但鲜少有人提及的一个真正事实是:很多因为器官而被杀害的人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没有犯任何罪,完全是无辜的。人们忘记了这样一个事实,这些都是无辜的人。

2013-5-4-falun-gong-195921
大卫•乔高在中共驻伦敦使馆对面与正在进行和平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合影

大卫·乔高在早晨去BBC途中,恰巧看到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伦敦使馆对面举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和平抗议活动,于是他让出租车司机停下车来,自己走过去与正在炼功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合影留念表示支持。

BBC:活摘器官在中国 黄洁夫被曝电话要备用肝脏

17032725191
《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30日(周二)播出了题为“在中国的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的语音报导。(BBC该节目的网站截图)

【大纪元2013年05月03日讯】《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30日(周二)播出了题为“在中国的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的语音报导。节目讨论最近全球医学界和法律界人士联署反对授予中国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悉尼大学名誉教授。节目连线采访了悉尼大学医学院教授玛利亚‧辛格,并邀请《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大卫‧乔高到播音室做访谈。乔高介绍,黄洁夫曾经亲自做肝脏移植手术,而且打电话叫了两个“备用肝脏”,这意味着杀死了两个人。

大卫‧乔高:黄洁夫反人类做法 应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

玛利亚‧辛格介绍,黄洁夫是1987年在悉尼大学作为外科医生接受的器官移植技术训练,之后他回到中国,在那段时间他监督了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该系统基本上依靠从死刑犯处获取器官,用他自己的话说,90%到95%的器官来源是死囚。没有人认为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是道德的,除了在中国和伊朗。

大卫‧乔高表示,他签署了玛利亚‧辛格医生的呼吁信。理由正如信中所写的那样,任何地方的顶尖学府给一个积极从事反人类罪行的人授予荣誉是极其不合适的。

乔高指出,媒体披露中国移植器官是从被处决的犯人身上拿到的,但鲜少有人提及,很多因为器官而被杀害的人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没有犯任何罪行,只是凭着警察的一纸签字他们就被送进劳教所3到4年。他们每天得干15个小时的活,犯人中只有法轮功修炼者每三个月就被医生体检一次,并进行实验室的化验,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体检。他们被体检是因为要看他们的器官如何,当有人从伦敦或加拿大来进行器官移植,那个器官配得上型的修炼者就会被杀害,他们的器官就会被空运到上海,来移植的人就有了新的肝脏或心脏。

17032725192
加拿大前亚太事务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料照片。(摄影:陈柏州/大纪元)

大卫‧乔高表示,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他做了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在截至2005年的5年间,器官移植数量是41,500例,这个数字只能用被活摘的器官来自法轮功才能解释。其他也有人说截至2008年的10年间有65,000例。人们忘记一个事实,这些都是无辜的人。

大卫乔高介绍黄洁夫的罪行说,2005年9月,他去做肝脏移植的尝试试验,不仅如此,他还叫了另外两个备用肝脏。他打了两个电话给两个地方,要了两个肝脏,这意思很清楚,有两个人因此被杀了,他们的器官在等着备用。乔高说,大家可以判断,这样一个人是否值得获得西方大学的任何荣誉。

黄洁夫说,中国未来3到5年内就会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做法。但是大卫‧乔高表示,中共这样做已经13年了,数万人被杀害。这个生意是如此有利可图,一个人值50万英镑,像黄洁夫这样的医生,自己也赚得钵盆碗满。他举例说,有一个医生,摘了2,000个法轮功修炼者的眼角膜,赚了数十万美元,但他曾竟然来到了加拿大。

大卫‧乔高说,黄洁夫医生这种反人类的做法,应该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

黄洁夫是中共国家掠夺器官在卫生系统的推行者

2013年2月25日,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人体器官捐献视频会议上再度高调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并感慨落泪地称“我们的移植医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

外界普遍质疑和惊讶,没建器官捐献分配体系之前,中国移植医生做移植手术一直都不能光明正大,而是在偷偷摸摸干,说明器官医生所面对国际谴责的巨大压力。

黄洁夫还指责“国际敌对势力”把利用死囚器官问题扩大化,但也透露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所有文章持反对态度,原则是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

法广报导,黄洁夫所指责的“国际敌对势力”、“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是国际著名医学专业杂志《柳叶刀》2011年针对中国死囚器官移植问题提出的呼吁:国际学术会议拒绝接受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同行评审期刊拒绝发表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国际医学界应该拒绝与中国合作进行这类器官移植的研究。

然而在不到一个月后的中共两会上,黄被免去卫生部副部长职务。海外分析人士指出,作为中共卫生部关于器官移植的对外发言人,黄被免职涉及中共动用国家机器大规模强行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在江氏亲信李长春主政广东期间,曾是中山医科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和附属第一医院院长的黄洁夫积累了丰富的器官活摘实践经验,成为国家掠夺器官在卫生系统的带头人。据官方报导,以肝脏移植为主要学术方向的黄洁夫,在国内外发表了180多篇学术论文,获过8项省、部级科研成果奖。

国内媒体曾高调宣传2005年9月,黄洁夫随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去新疆参加自治区五十周年庆,为一个患肝癌的党官做手术,在一天之内就临时分别从广州和重庆找到、取来两个匹配的活体肝脏!

据黄洁夫在湘雅三医院作专题讲座时透露,“截至2001年,我国实行的各种大器官移植手术就有4万多例次。”从这比官方公布多了近三倍的数字,其巨大的水下冰山可见一斑。

以军队为核心 由政法系统和卫生系统配合掠夺器官

此前,《大纪元》多次报道,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之后,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成千上万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各地学员也遭到肆意绑架、关押和残害。

江氏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把法轮功列为头号敌人,将这场迫害歇斯底里化。

在这中共全力开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的大背景下,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既是“肉体上消灭”的重要手段,更成为中共军队、武警、地方的一本万利的生财之路。中共动用军队、武警利用各地军事、战备设施建立集中营,大肆扩建、新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以军队为核心主导,由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在全国范围内将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注册、验血体检、电脑管理,建立了庞大的活人器官库,统一关押、分配调度、运输、活摘、焚尸灭迹。

(责任编辑:高静)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5/3/n386125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