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疑被摘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与妻子于四月十九日半夜被警察从家中绑架,三十日家属被告知已经死亡。在火葬场,牡丹江市司法相关人员,一直不让家属看望高一喜,告知死亡后又不让家属看遗体,却要家属签字解剖、火化,直到高一喜的女儿下跪哀求,才反拧着她的手臂让她在二米之外见一见父亲遗容,总共不到两分钟。高一喜的遗体双目圆睁,紧握双拳,双腕铐痕明显,且身体已经僵硬,胸部鼓起,腹部特别瘪,头部有瘀青。

在家属不同意解剖的情况下,他们声称“解剖”了。高一喜到底是什么时间被迫害致死的,到底什么时间“解剖”的?是不是早已经摘取了器官?高一喜的死亡事件存在诸多疑点。家属要求真相,警方不但不给,还把孙凤霞当成人质作为火化高一喜遗体的筹码。

6月21号,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电话调查取证中,牡丹江市〝610办公室〞综合科科长朱家滨毫不掩饰地亲口承认参与了活摘器官,器官“卖了”,还威胁说:“你现在要有胆量,站到我面前,我一样把你活摘了,老子外号叫屠夫。”“追查吧,老子天下第一,老子怕啥,老子叫屠夫,专门干活摘的!”

中共江泽民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完全超越了人类的道德底线,被国际社会称为“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中国移植出现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奇怪异常的现象:如,器官等待时间极短,急诊移植数量惊人,多台移植手术经常同时进行(如:一个医院一 日内竟可完成二十四台肝肾移植),用活人做备用器官供体,二零零六年出现大量突击器官移植、甚至活人肝肾器官免费促销,形成了世界性的移植旅游。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中国发生的实际器官移植数量远远超过官方公布的数字,在过去十五年中,在中国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一百五十万例器官移植手术。麦塔斯指出,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数量猛增和迫害法轮功的时间契合。“追查国际”曾经对中共许多涉案高官及医生进行电话调查,原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承认:“我们的国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样的事情,我们国家存在着这样的事情”;原中共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魏建荣承认活摘器官的“事情这很早了”;李长春说:以活摘之由给薄定罪的事周永康知道;总后勤卫生部长白书忠坦言活摘是江泽民的批示;薄熙来说是江主席下的密令;中央政法委李姓职员则说处级以上官员知道这个机密。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太保似的“610办公室”。随后在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命令“610办公室”系統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七年的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

据突破封锁由明慧网报道出来的消息,至少四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黑龙江省就有527人,其中至少有80位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野蛮移除,贩卖或做他用;这些学员的平均年龄为43岁;被致死的表现形式——被脑出血、被跳楼、被自杀、被灌食、被犯人打死、被抢救等。

2016-11-6-helongjiang_01

2016-11-6-helongjiang_02

2016-11-6-helongjiang_03

记录和揭露中共这些骇人的魔鬼行径,是一种不能简单用痛苦或愤怒抑或悲哀来形容的感受,拒绝邪恶,必须要认清邪恶。

一、黑龙江省疑被摘取人体器官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

哈尔滨地区:28人

高秀凤、李洪奎、袁清江、王永成、王洪刚、孔繁哲、邓伟男、鞠 亚军、杨 滨、王丽群、任鹏武、吴宝旺、孙绍民、张延超、张生范、李文睿、尹安邦、张 宏、肖亚丽、顾秀娴、赵淑红、杜景兰、刘 杰、白秀华、于怀才、范丽萍、周志昌、张学文

大庆地区:11人
张 忠、李宝水、王 斌、于永泉、王克民、卢丙森、杨玉华、郑文芹、张维新、高淑琴、何华江

鸡西地区:6人
姜荣珍、赵春迎、魏晓东、于天勇、刘桂香、刘桂英

牡丹江地区:6人
崔存义、杜世良、王晓忠、徐伏芝、高一喜、肖淑芬

齐齐哈尔地区:6人
刘晶明、王伟华、沈子力、徐宏梅、付志宇、王宝宪

佳木斯地区:5人
孙继宏、张富、程学善、大法弟子、苏艳华

绥化地区:4人
张晓春、刘晓玲、大法弟子、刘晓东

鹤岗地区:4人
孙淑芹、杜桂兰、徐志成、赵国新

双鸭山地区:4人
矫龄鋆、纪松山、代晓玲、郭怀龄

大兴安岭地区:2人
李凤霞、于忠柱

伊春地区:2人
于云刚、陆诚林

七台河地区:1人
刘术玲

不明地区:1人
于吉兴

分类统计图示

2016-11-6-helongjiang_04

2016-11-6-helongjiang_05

2016-11-6-helongjiang_06

二、部份疑似“被摘人体器官”致死法轮功学员遗照

2016-11-6-helongjiang_07

2016-11-6-helongjiang_08

2016-11-6-helongjiang_09

2016-11-6-helongjiang_10

2016-11-6-helongjiang_11

2016-11-6-helongjiang_12

2016-11-6-helongjiang_13

2016-11-6-helongjiang_14

2016-11-6-helongjiang_15

2016-11-6-helongjiang_16

2016-11-6-helongjiang_17

调查线索:哈尔滨市孔繁哲13年前疑被活摘器官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孔繁哲,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再次被非法抓捕,二十四日家人被通知见遗体,家人被告知人是二十一日死亡,遗体显示器官被移除,脑袋后面有洞,仍然在流血。孔繁哲当时才三十三岁。

孔繁哲,男,未婚,商业技校毕业,曾工作单位:哈尔滨秋林公司,原住哈尔滨市太平区水泥东路。一九九六年春,二十六岁的孔繁哲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把真善忍的修炼原则谨记心中。曾经受到单位秋林公司的嘉奖表杨,同事和顾客,特别是前苏联来观光的顾客非常认可他热心的俄语翻译和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善良行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孔繁哲三次进京上访。第一次进京,孔繁哲人到了天津后即被警察抓捕,关在收容所里被恶人打得很厉害,他最后还是坚定着自己的信念回到了家乡哈尔滨,被锁在铁椅子上迫害,孔繁哲认为公民有问题找国家领导人或相关部门反映情况没有错,这是公民的正当权利。二零零二年孔繁哲因讲真相被哈尔滨市南岗公安分局警察绑架。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一日(警察告知的时间),哈尔滨市南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数十名警察包围了孔繁哲在南岗区花园街租住的楼房,然后破门将孔繁哲在四层楼内劫持,多台电脑,打印机、纸张及其他耗材、若干的真相资料、衣物被褥等拉走一车。

二十四日,孔繁哲家人被通知到南岗区公安分局,家人被告知,孔繁哲已被他们抓捕。家人要求见人,他们把孔母等人领到道里区一处很偏僻荒凉的,说是叫河沟沿儿(沟沿儿)的地方。在一处破旧的平房的屋子里,家人看到被人拉出的冰棺中孔繁哲全裸的遗体。孔母被震惊的几乎昏厥过去,突然失去了语言和思维能力。警察声称,因为有人报案,孔繁哲二十一日被他们抓捕,说警察入室时孔已经“跳楼”。

孔母慢慢的看着刚刚分别几天的儿子,孩子的脸上有很多很厚的血点,那血点不是流出来再凝固的,而是喷溅上去的,她用手指甲去剥离隆起的血点,发现血点凝固的很厚,无法剥离,都冻结实了,脸上有划痕;从下颚一直到耻骨处的大刀口是用尼龙绳大针小线镖上的,有的地方还缝的纠起了肉疙瘩。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这是怎么了,像在血里泡透了似的,浑身都是血……

最后家人给孔繁哲穿衣服的时候发现孔的胳膊和两腿都是折的、脑后有个窟窿,那个地方还在流血。两手都是血殷的,虽然全身有用水冲洗的痕迹,但还是能看到整个遗体都是血,身上有多处青紫的瘢痕,而且有几处红肿。

孔繁哲的眼睛是睁开的,眼睛是灰蒙蒙的,没有一点亮光。

家人向警察索要没有通过家属签字的,有检察院参与的尸检报告、尸检化验单和死亡证明,回答说“没有。”

据知情者说:孔繁哲被送进停尸房的时候,浑身跟血葫芦(血人)似的,分不清哪是哪,都是用血覆盖着的。皮肤没有一点本色,血流不止,没法将遗体放入冰棺,只能用自来水龙头长时间冲洗,才将表面的血迹冲下去。

几天后遗体被强行火化。

孔繁哲的母亲和其他家人准备控告,最后被阻止。被警察抢去的一千二百多元钱和孔繁哲租房用的身份证始终没有返还家人。

孔繁哲年迈的父母由于长年思念冤死的儿子,有冤无处申,精神长年处于极度压抑的状态,身体每况愈下,非常虚弱。特别是父亲心脏做了七个支架,他们已经经受不了任何打击,但是他们期待着儿子被迫害致死的冤情能在有生之年昭雪。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6/7/22/157927.html

黑龙江省“610”官员自称屠夫 活摘人体赚钱快

【摘要】最近,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一“610办公室”官员,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员承认,自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后贩卖牟利;并自称是屠夫,割下人体器官去卖,钱来的好快。

2016-7-16-soh-news
6月22号,美国、加拿大等3名调查证人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

希望之声2016年7月8日】(本台记者梁欣采访报导)最近,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一「610办公室」官员,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员承认,自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后贩卖牟利;并自称已改名为屠夫,割下人体器官去卖,钱来的好快啊!15号,有评论指出,这说明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 暴行还在继续進行。

“都卖、都卖了;不是人那玩艺儿,屠戮了,开肠破肚,就摘了,就卖了呗。你要是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把你活摘了,你信不信?”

这是「追查国际」调查员打电话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610办公室」时,综合科科长朱家滨向调查员高调承认说,他把水务局社区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活体摘除器官后「卖了」。面对调查员的指责,朱家滨表示,他不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

“我就知道摘完卖钱,这是我的道理;我刚才跟你说了,你现在要有胆量,站到我面前,我一样把你活摘了,老子外号叫屠夫;追查吧,老子天下第一,老子怕啥!老子叫屠夫,专门就(干)活摘的;谁敢管我啊?我没无法无天,我觉得挺好的。那,没事就屠戮像宰猪似的。过来先把毛剃了,把那个肚子豁开,我需要用啥我就割 啥,割完之后,发!就卖,多好,来钱多快啊!!”

据了解,45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夫妇在今年4月19号晚,被当地公安局先锋分局等5名警察非法抓捕、抄家。4月29号中午,家人得知高一喜已死亡。他16岁的女儿被警察控制着在火葬场解剖室,距离2公尺之外看到遗体。已被强行解剖;高一喜双 目圆睁,双臂僵硬伸向左右,双腕铐痕明显,双拳紧握。这是继6月22号,美国、加拿大等3名调查证人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之后,又一 项新的证据。

法轮功发言人张尔平指出,很多丧尽天良的人为了个人的利益、得到金钱,不惜一切代价的在参与迫害法轮功。中共从来没有依法治国过;但是,并不等于在中国做坏事将来不会得到恶报。

“我注意到中国公务员法有一个规定,所有的公务员执行明显错误的命令或是指令,将来要承受相应的法律责任。那么现在,在中国大陆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或者具有正 义、善良的人都开始对江泽民集团向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進行法律起诉,将来要是成立,江泽民为首的包括执行明显错误政策命令的,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这些 人,都将会依法得到应有的处置,承担其法律责任。”

时政评论家横河分析,朱家滨所说的,实际上是它个人超越人类、突破人类一切价值底线的表现。而中共之所以能够维持迫害法轮功长达17年,是因为,1999年中共党魁江泽民在发动迫害过程当中,建立的系统是选择性的。

“一种是选择性的把人群当中最恶的、最坏的挑选進去;还有一个在这个系统里面「奖恶惩善」是最厉害的。就是你稍微还有一点良知都会被淘汰出去,所以,能保留下 来的又是最恶的人。那么,经过这么多年,这些是迫害能够持续下去的一个底层的基础,这个迫害靠的是这些人。就是,这些人它本来就没有基本的人的道德观。那 么,因为它要迫害的是修炼真善忍、要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那么要迫害这样的人那普通人是下不了手的。”

只要还有善恶是非之分的普通人就知道,实际上迫害法轮功对整个社会是不利的。

“所以,留下来的人一定要是跟共产党一样,这个不仅是是非善恶不分,而且,必须是颠倒的,它才能做下去。所以,这一场迫害,从(朱家滨)这个人可以看出来,实 际上,它就是利用人类、人当中最渣子的人,去迫害人类当中最好的或者是争取做好人的人。这就是这一场迫害的实质。其实,最本质的还是人的价值观和人的道 德。”

横河指出,中共把「奖恶惩善」推广到全中国社会;并且强迫全社会去接受。而人类之所以区分于其它的动物,就是人类有一个道德的约束和底线。

“那么,把这个去掉的话人类就不复存在了。所以,中共这一场迫害,实际上跟中共的最早的从马克思主义下来的这个理论体系,它是一脉相承的;它要毁掉现成的人类社会的所有的系统。包括人类社会的社会结构、政治结构;包括人类的道德,它要全部毁掉。所以,共产党它就是这一点邪恶。当然,这一件事情本身说明了,现在这个活摘还在继续進行;从这一个实例就说明了,中共从来就没有认真打算系统的去改变这个活摘的这件事情。”

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表示,大量证据共同指证,1999年以来,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为首的犯罪集团,操控整个国家机器,包括党、政、军、武警、司法系统和医疗机构,在全中国范围用活摘器官做移植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的大屠杀。

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

多名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器官被摘

龙江风骨(15)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九)器官被摘惨绝人寰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劫持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之日起的十五年间,中原蒙难,冤魂遍地,暴力和谎言使中共炮制了一个个迷惑世人的毒瘤——“一千四百例、天安门自焚”等等。针对中共的谎言与欺骗对国人以致对全人类的毒害,法轮功学员走出家门、走向天安门、走向社会,广泛的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着人的良知和善念。然而当权者的江××竟为了一己之私,实施灭绝政策对法轮功学员公然大开杀戒。

四百多种酷刑迫害不算,还演绎了更加登峰造极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加拿大两位人权律师经过几年的调查,发现至少有六万例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进入世界移植市场被高额牟利。所有有正义感的人们都认为,这是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

本章所整理的是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网所记录的被迫害致死的黑龙江省七百六十六位法轮功学员中,有一百五十一位学员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被迫害致死,他们中的大多数由于家属不认同警察给出的死因而要与其理论,造成警察与家属抢夺遗体、禁止家属面见遗体、被秘密火化、强行解剖遗体、摘取器官等。

从以下案例中能窥见中共的血腥屠戮早已把昔日的龙江沃土变成了流血的黑土地,且持续了整整十五年。法轮功学员敞开大爱无疆的胸襟,冒死救度着头顶同一片蓝天,脚踩同一块土地的手足同胞,他们用生命写就了壮丽的诗篇将永载史册。

案例一 哈尔滨公安七处的一名警察良心发现,披露了他的亲眼所见公布于众:“目的是揭露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法轮功人员的虐杀,停止这场惨绝人寰的罪恶,也为自己赎罪。”

2004-6-22-zhangyanchao
张延超

张延超,男,三十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原住红旗乡西黄旗村。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张延超在回家的路上被红旗乡派出所恶警贾继伟等人绑架,据悉三月三十一日,已是遍体鳞伤、左腿被打断的张延超被拖上囚车押往哈尔滨市公安七处。

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在哈尔滨公安七处一个不为人知、设有四十多种刑具的刑房里,恶警对张延超进行了残酷的折磨。四月下旬,张延超家乡得知张的死讯,整个村子都轰动了,去了两汽车家属及父老乡亲。剩下的人全都在村口等待。

在哈市黄山嘴子火化场,大家见到了张延超的遗体,人人惊得目瞪口呆。张延超被打得变了形,尸体惨不忍睹。脑瓜盖被揭开又盖上了,眼珠子没了一只,眼眶塌进了一个大坑。脑袋上及脸的大部份都被打没了皮。嘴里整排下牙被打得一个没剩。衣裤没了,整个身体全是伤。胸部还给开了一个大长口子又给缝上了(是刀子拉的痕迹),胸部也塌进去了。当时火化场布满了警察,手中握着枪,不准人说话,不准喊冤,谁要说话马上抓起来按反革命处理。后来在火化过程中,据火化厂内部职工讲:尸体已送到火化厂二十一天了。

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在东京外国人记者俱乐部举办了“停止迫害,还我亲人”记者会上,在日留学的张延超的弟弟张延辉,较详细的介绍并曝光了一个警察亲口承认参与了哥哥张延超活体器官被摘取的过程,令与会人士震惊。

据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消息,黑龙江省哈尔滨公安七处的一名警察耳闻目睹过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与杀戮,他描述了这触目惊心的恐怖:在香坊区鸭嘴圈有一处鉴定刑事犯人非正常死亡的解剖室。刚刚被打死的犯人被秘密送往那里,法医鉴定解剖后再进行处理。在一间不足百米的房间里陈放着几十具玻璃柜,里面分别装着用药水浸泡的经过解剖的尸体,阴森恐怖地散发着浓烈的药水味和血腥味,平时这里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与之相守,只有那些狱医法医进进出出毫无畏惧,这里就是一间地下人体解剖室。五常市有个叫张延超的法轮功修炼者就是在这里被强行摘取器官的。在这间阴森恐怖的停尸室他被绑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只眼球没有了门牙没了,一条腿断了,浑身上下黑紫色。奇怪的是已死了十几天的人身体还软软的,只是没有呼吸,他被医生强行剖腹摘取了内脏器官,我们看到医生拿出他的器官给大家看,只见鲜血不断的流,他的家人被迫在死亡证明书上签字,然后强行送往黄山嘴火化场进行火化。这就是我亲眼所见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公布于众,目的是揭露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法轮功人员的虐杀,停止这场惨绝人寰的罪恶,也为自己赎罪 。

案例二 在未经家属同意下,假借鉴定的名义,非法将任鹏武身体从咽喉至小便处的皮肤割开,身体器官全部被摘取,并强行火化遗体。

2001-4-19-rpw
任鹏武

任鹏武,男,三十二岁,大学文化,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哈尔滨第三火力发电厂技术员。任鹏武生前为人忠厚、正直,身体健康,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五好青年、岗位标兵、工厂劳动模范和黑龙江省电力系统劳动模范等。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晚任鹏武与同修散发大法真相传单被恶警绑架。在呼兰县公安局遭受了法西斯式的残酷折磨和殴打。二月二十一日早被迫害致死。

在任鹏武被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对他进行了多次的长时间的毒打、并强行灌食。二十一日凌晨出现生命危险,四小时后才准备把任鹏武送往医院,说是去医院的途中,任鹏武离开了人世。

任鹏武被迫害致死后,警察为了掩盖其罪恶、毁灭罪证,不允许任鹏武的家属对其遗体拍照,在未经家属同意下,假借鉴定的名义,非法将任鹏武身体从咽喉至小便处的皮肤割开,身体器官全部被摘取,并强行火化遗体。

据公安内部人士透露,在解剖遗体时,发现任鹏武的心脏有大块出血处……。任鹏武遗体被火化的当天,呼兰县公安局用警力封锁了通往火葬场的必经之路,不许任何车辆与行人通过。一路上群众都议论纷纷:“什么样的大官死了,警察还站在道两侧护送?”有知情的群众说:“是发电厂炼法轮功的小伙子,被呼兰县公安局的人活活的打死了……”

案例三 法医鉴定主动脉打断、头被打漏、眼被打瞎……王斌被害后,心脏、大脑被剖出,内脏被野蛮摘取,两名法医王春彪、齐井福把器官拿走。

2000-12-4-wang_bing
王斌

王斌,男,四十七岁左右,原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机软件工程师,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连续三届当选研究院职工代表。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因发起大庆二百八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大法好”大旗上签名,将旗和上访信件送至全国人大会议请愿而被拘捕关押一百多天;二零零零年四月仅仅因为与十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进餐,被草木皆兵的公安以“串联”罪名拘押四十五天;被释放后仅七天,六月三日王斌准备进京上访,刚到火车站就被抓回;八月三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大庆东风新村劳教所期间坚决不写保证,曾多次被毒打。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四日,因次日中央610办公室要来人检查,当晚九到十一点,二大队恶警冯喜告诉劳教犯:“教训教训他”。犯人们对王斌大打出手,当时就把王斌的锁骨打折,肋骨打折十几根,颈部大动脉打断,大血管破裂,扁桃体破裂,淋巴打烂,整个小便打成铁青色,鼻孔被烟头插入烧伤,生命垂危。拖到第二天,一看不行,才把人送医院,终因伤势太重十月四日晚死亡。

法医鉴定主动脉打断、头被打漏、眼被打瞎……王斌被害后,心脏、大脑被剖出,内脏被野蛮摘取,两名法医王春彪、齐井福把器官拿走。

案例四 经两次验尸,发现赵春迎头部有刀伤,肋骨骨折四根,遗体内心脏、脾脏、胰脏器官已无,头部有血洞。

2007-4-19-baoji-death-04
赵春迎遗照

一九九八年四月,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赵春迎幸运的修炼了法轮大法,患病的身体得到了迅速的康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到江××政治流氓集团的全面镇压后,赵春迎两次去北京上访,被恶警非法抓捕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日晚七点多,由赵春迎居住地恒山街派出所所长于宝山带四个警察绑架了赵春迎。三十日恒山区公安恶警非法提审赵春迎,恶警让赵春迎在询问笔录上签字按手印,遭拒。恶警临走时扬言说,过了“五一”都送你们劳教。为了抗议非法关押,赵春迎首先采取绝食的方式要求无罪释放;
五月七日下午三点多钟,狱医王丽君带领十多名男警察,实施野蛮灌食。

狱医王丽君在监室里亲自兑制只有极少量奶粉的浓盐水,王丽君亲自拿着剪刀和螺丝刀撬开法轮功学员赵春迎的嘴,用装满浓盐水的塑料瓶直接往赵春迎嘴里倒。五月十日凌晨四点多钟赵春迎停止了呻吟。五点多钟,十多名男警察把赵春迎的遗体用绳子捆绑在担架上抬走。

案例五 杨滨遗体前胸后背全是血,器官被摘取。

杨滨,男,二十六岁,未婚, 一九九六年十九岁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家住哈尔滨市平房区东安厂家属宿舍。由于单位、派出所、办事处不断到家干扰他,搞得他和家人都无法正常生活,二零零零年杨滨便离开了温暖的家流离失所在外。

杨滨二零零二年末回到家乡;二零零三年二月八日和同修在平房区南厂道东去平房镇挂条幅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遭平房镇恶警赵寒彬、恶警所长刘洪伟及恶警徐洋驾车追赶,强行绑架回派出所。杨滨拒写“三书”遭到多次暴力殴打,杨滨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据知情人讲:杨滨是从哈市万家劳教所医院被摘了器官后拉回二四二医院“抢救”的,完全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做戏。据讲杨滨的前胸后背都是血,后腰处有白色药布粘贴。那天得到消息说杨滨被拉回本厂医院(原空军二四二医院)抢救,人们发现从二四二医院的大门一直到“抢救”杨滨的那个病房都被警察封锁着,根本不让法轮功学员靠近,扬言谁过来就抓谁。当时去了很多同修在医院外面,遗体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被火化,出殡的时候有好多警车和警察。

案例六 王晓忠是在牡丹江北方医院“治疗”,器官被全部摘取。

王晓忠,男,三十六岁,原住牡丹江市爱民区兴平路兴平委三组。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晚九时王晓忠被牡丹江市阳明公安分局来人非法抓走。据说是用被子包着抓走的。抓到阳明分局桦林派出所,十三天后八月二十九日派出所通知家属王晓忠死亡。

据牡丹江兴隆看守所的人讲王晓忠是在看守所半夜送往医院抢救。但却将王晓忠的心、肝、肺等内脏拿出来冷冻,说二十天后出结果。但据知情人披露,王晓忠被送到牡丹江北方医院,器官全部被摘取,肚子瘪瘪的,身体上从下颌到耻骨部位整个的一个大拉链似的长长的刀口,遗体上胳膊、腿全呈紫色。

在王晓忠被迫害致死的前一天,他的妻子去探视,王晓忠亲口对她说,公安用电棍打他,伙食也极差。结果第二天王晓忠便死在狱中。可是第三天家属才得到通知,并被告之是脑出血而死,看守所不负担任何责任。王晓忠所在单位所有员工都感到非常气愤。王晓忠生前身体非常健康,说他在看守所因病而死谁都不信。

案例七 许多警察和法医,说是解剖验伤,不许家人近前,公安声称法医死亡鉴定报告“属于保密”。

2001-11-5-deng-weinan
邓伟男

邓伟男,男,二十六岁,未婚,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原住巴彦县长胜乡东平村。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晚八时许,邓伟男被哈尔滨市及巴彦县恶警合伙在哈市南岗区元和街租住地绑架至道里公安分局十二楼的专案组,八月一日早晨被迫害致死,对外说跳楼自杀,但不容家属细看,遗体被强行火化。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邓伟男刚到南岗区另两名同修的租住地就被破门而入的十多名恶警将三人全部绑架,劫持到道里公安分局关押,第二天一早警察就放出他跳楼的风声。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日,临城乡派出所张雪东开车到邓家把家属带到哈市道里分局,说只让看一眼,认认尸,有人拉出一个大抽屉,家人一看遗体完好无损,而头部套着一个黑塑料袋,打开后认出是邓伟男,遗体面部没什么伤,而后脑勺骨头却散在一边,衣服放在一边不让看,家属提出质疑:如果从十二楼跳下不可能只摔坏后脑勺……恶警们不容分说便把家属送回了巴彦家里。六日,家人在院中拣到了一张恶警们偷偷扔到院子里的火化通知书。七日县乡恶警来车接家属去解剖和火化。他们只说几处有伤并不许家人近前,解剖完只见他们用一个大塑料袋把尸体一套往车上一扔开车就跑。

案例八 他被警察绑架五小时后,就被酷刑致死,遗体被解剖、头骨被掀开,内脏被取走。

纪松山,男,二十七岁,原住双鸭山市岭东区南山,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十点左右被双鸭山市刑警大队警察带走。警察用极其残暴的手段对纪松山进行刑讯逼供,于十八日下午三点左右将纪松山迫害致死。

六月十七日上午十点,在双鸭山尖山区南小市汽车站点,纪松山被市公安局610恶警李洪波、杜占一、刘伟国绑架到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当天下午五时左右,岭东公安分局警察通知纪松山家属说:“纪松山下午三点从公安局七楼跳下摔伤”,叫家属拿钱去抢救。警察先把纪松山的父母拉到岭东公安分局,后又拉到市公安局,最后拉到市医院,纪的父母要求见纪松山一面,却被公安拒绝,纪松山的父母只好离开医院。十八日,警察称纪松山半夜三点死亡。

在家人强烈要求下,恶警才让看了一眼遗体。当时整个身体都被纱布包裹着,包括头部和面部。家人解开纱布后,看到的遗体惨不忍睹:脸、后背青紫,左眼鼓着,还有血迹,脚踝骨被打坏,脚趾、胳膊的皮肉被撕裂开。家人检查遗体时,发现纪松山腿部未骨折,没有从楼上跳下摔坏的迹象,要求法医鉴定,610恶警拒绝。恶警凌清范威胁纪母,并强行将纪松山的遗体按照无主处理。

案例九 没有告知家属,头盖被揭开,腹部有被缝过的痕迹,后背腰部有一个近一尺长的刀口。

2006-5-3-duguilan
杜桂兰

杜桂兰,女,四十九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一月中旬,杜桂兰当时在资料点屋内,后传出其死讯。当万分震惊的家人赶到现场时,只见现场由恶警看守,不许家人靠前也不许说话,更不许哭。恶警称杜桂兰从一老式二楼(很矮)跳下身亡(从二楼跳下去不可能致命),并在没有告知家属的情况下,晚上八点多恶警把尸体拉到解剖室做了解剖。

解剖之后才允许家属看,解剖后的遗体令人惨不忍睹:杜桂兰的头部剃光后头盖被揭开,全身一丝不挂,腹部有被绳子缝过的痕迹。后背腰部有一个近一尺长的刀口。家人问:人死了为什么还要解剖?当时在场的有恶警张志朋、吕建峰和一个市局的人,市局的那个恶警说解剖是法律程序。他们不允许家人给杜桂兰穿衣服,当向家人索要一百元的穿衣服钱时,家人不配合,市局的那个恶警大骂。当家人要求把死者带血的衣服拿回烧掉,恶警不允许。第二天上午火化,火化时不许家人靠前,也不许哭泣说话,火化全部费用由押金三千元抵消。

案例十 在家人坚决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解剖了他的遗体。

2006-7-10-weixiaodong
魏晓东

魏晓东,男,三十三岁,鸡西市密山法轮功学员。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因为下载真相资料,魏晓东被鸡西610不法人员非法抓捕、吊打,手腕被手铐勒得鲜血直流。后被非法关押至鸡西第一看守所,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十月,魏长期遭受迫害,患结核病骨瘦如柴,头发几乎掉光,劳教所也不准治疗。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鸡西看守所把身体极度虚弱的魏晓东关入了牡丹江监狱。由于身体被迫害严重,在体检时狱警找犯人代替他。还折磨他两天两夜不许睡觉,指使犯人用凉水泼他,逼他写“四书”。

二零零四年末,牡丹江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为期一个多月的“强制转化”迫害。由副狱长栾景和带领各监区大队长、教导员等恶警以及其他犯人,采取每天毒打、超体力劳动、不让睡觉等等残酷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魏晓东已经生命垂危,狱警还要逼迫他放弃法轮大法,并邪恶的欺骗说:“你只要说一声不炼了,马上放你回家。”魏晓东坚定的说出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炼!”第二天上午,魏晓东被迫害致死。魏晓东去世后,牡丹江检察院以检查死因为由,在家人坚决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解剖了他的遗体。

本文所展示的每一幅图片,每一组数字,每一个文字无不浸透着黑龙江法轮功学员不尽的血泪和慈悲情怀。

十五年,七百英魂的壮举让我们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曾经是心灵的震撼与悟透真理的积淀和义无反顾的选择形成了今天撼天动地的悲壮!这些都无法从我们的记忆中抹去。

基督徒被迫害三百年,历史的悲剧今天又在重演,人类在善与恶的征战中再次重蹈覆辙,而为了新人类的美好,逝去的英灵浓缩了一个时代的悲剧,然而他们也演绎并正在结束一个悲剧的时代!

一首挽歌献给你:
《悼念为追求真理而献出生命的法轮功学员》
回想你微笑的面容,忍不住泪水充满眼底;
又一个善良的好人,就这样含冤离去;
无声的雨在哭泣,哭泣你悲壮的英灵。
善恶必报,善恶必报终有时。
回想你坦荡的生平,忍不住泪水涌出眼底;
又一个正直的好人,就这样失去生命;
低沉的风在呜咽,呜咽你付出的艰辛。
善恶必报,善恶必报终有时。
回想你无私的心地,忍不住泪水打湿衣襟;
又一个宽厚的好人,就这样惨遭迫害;
漫天的飞雪在悲哀,悲哀你经历的冤屈。
善恶必报,善恶必报终有时。

附录: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名单及部分遗照。下载(4.5MB)

(待续)

知情者:王晓忠被活活打死,器官全被摘除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王晓忠,十三年前被当地阳明公安分局警察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六岁。近日,有知情者透露王晓忠被活活打死,器官全被摘除。

据这位知情人说,王晓忠是被阳明分局华林东郊派出所警察绑架的。当时叫东郊派出所,现在叫华电分局。王晓忠在被绑架的第十三天就被迫害致死了,他是被活活打死的。该知情人见过王晓忠的遗体,非常惨,器官全部被摘除,肚子瘪瘪的,身体上有整个一条大刀口,象个大拉锁。当时在场的一名警察都不敢看,转过身喃喃自语:“太惨了,不管我的事”,看起来吓坏了。

知情人透露,王晓忠的遗体当时被放在牡丹江北方医院一个独立小楼里的一个大冰柜里,当时该独立小楼是牡丹江公安局向北方医院租用的,当时就是公安局的秘密黑窝。该独立小楼现在不用了。那里不知曾经发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罪恶。

2014-9-27-mudanjiang-north-hospital
参与殴打王晓忠的警察有两名,其中一人叫蓝景华,另一人不知姓名,事后他俩互相推诿,都说王晓忠是对方打死的。

王晓忠被迫害更多情况,请参看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文章《牡丹江市王晓忠被迫害致死案事实补充》。

2014-10-8-pohai-mudanjiang-police
警察蓝景华:手机13945365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