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报道揭中共迫害法轮功与活摘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记者方元综合报道)一个月以来,英国国际广播公司(BBC World Service)记者马修·希尔(Matthew Hill)的专门调查“发现:中国的器官移植(Discovery:China’s Organ Transplants)”成了BBC电台、电视热播节目,反复播出的节目中,希尔和BBC的多位主持人围绕两个问题穷追不舍:“中国器官移植的来源到底是什么?”“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停止了吗?”


图1: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和二十二日,记者马修·希尔(Matthew Hill)的专门调查节目“发现:中国的器官移植产业(Discovery:China’s Organ Transplants)在BBC电台分两期播出,节目题目分别是”该相信谁(Who to Believe?)”和“(器官)旅游和透明度(Tourism and Transparency)”,两期节目在BBC电台共反复播放。


图2: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BBC电视台“影响(Impact)”栏目播放马修·希尔(Matthew Hill)的专门调查“中国器官移植调查( China’s Organ Transplants),节目播放过程中主持人(Philippa Thomas)在与希尔连线互动


图3: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BBC电视台”全球(Global)”栏目播放基于马修·希尔(Matthew Hill)专门调查的节目“中国器官移植产业调查( China Transplant Investigation),主持人现场采访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安华·托蒂(Enver Tohti)


图4:BBC电视台“西点(West Points)”栏目日前也播放了马修·希尔(Matthew Hill)的专门调查,里面有希尔正在向中国广州一家医院问询肝移植的电话采访镜头

否定不了的指控: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


图5:在BBC电视节目中,法轮功学员杨女士站在伦敦中使馆前向记者揭露中共迫害


图6:在BBC电视节目中,法轮功学员刘先生向记者揭露中共迫害

中共是否仍在活摘法轮功和其他良心犯器官,是马修·希尔调查的主线,也是焦点。他采访了因坚持信仰曾受到中共非法拘留监禁的法轮功学员杨女士和刘先生,请他们讲述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特别是被定期强迫身体检查的具体过程,并把两位法轮功学员的讲述作为重要调查内容播出。

安妮·杨这样回忆她在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劳教所里的经历:“我被严重迫害,肉体上和精神上,同时,他们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带到最近的医院,每三个月一次定期的进行身体检查,包括胸透视、肝检查,包括B超和血液检查。”“这些医院属于公安部门,离劳教所很近。”

去年结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刘先生披露说:“我在监狱里的时候被带到医院好几次,被抽血验血,不但是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强迫我们放弃信仰,你不听从,他们就毒打你,打你的胳膊和腿,打你的臀部,但不碰你的器脏部位。”

在播出的“影响(Impact)”电视节目中,连线互动一开始,马修·希尔首先向主持人(Philippa Thomas)解释中共为什么要迫害良心犯、迫害法轮功:任何在国家控制之外的人、任何少数群体,都会被中国共产党视为威胁。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学员达到一亿人,就被(中共)认为是巨大威胁,就被共产党污蔑诽谤,接下来就是对他们大规模的拘押。其后联合国机构注意到在拘留中心(中共)滥用酷刑对待坚守平和信念的法轮功学员。

马修·希尔特别引用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美国资深媒体人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有关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独立调查结果,让他们在BBC电台节目“该相信谁(Who to Believe?)”里发声,提醒民众中共迫害良心犯最终目的不是赚钱,而是要对良心犯群体进行冷酷的群体灭绝:

大卫·麦塔斯说:“中国官方统计死刑犯人数在下降,而开展器官移植的数量在上升;同时,在中国,存在着成百上千个关押良心犯的拘留中心。”“等待时间短,患者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几乎马上可以得到供体,这意味着有人因此被谋杀。”

大卫·乔高说:“你要是被当作国家的敌人,你的生命就不值钱,西藏人、维族人、家庭教会基督教徒,特别是法轮功,有大量的报告。”

伊森·葛特曼说:“这是严肃的指控”,“是(中共)国家要消灭‘敌人’,钱只是用来做刺激的。”

马修·希尔这样总结自己的调查:我们不会停止怀疑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中共官方所称器官供体来源数量(中共声称从二零一五年起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目前器官移植主要依赖死于重症监护病房病人的器官)与发生在中国的实际器官移植量之间落差大,由于缺乏透明度,中国移植旅游市场的器官来源仍然是谜。因此,我们不会停止怀疑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

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什么打压法轮功?


图7:BBC播出镜头中出现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中使馆前坚持和平抗议的真相展板


图8:BBC播出镜头中,一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中使馆前和平抗议


图9:法轮功学员刘先生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画面

在播出的BBC节目中,马修·希尔提到有关法轮功的基本信息。结合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中使馆前坚持和平抗议的电视画面,希尔说:“法轮功是结合打坐的精神运动 (spiritual movement based on meditation) ”,但是却被中共说成非法。


图10:BBC电视台“影响(Impact)”节目播出过程中出现的部份英国法轮功学员和平反迫害的场景

十月十五日首播的“该相信谁(Who to Believe?)”BBC电台节目入选听众“本周喜爱节目”,其中有一段这样介绍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在中国修炼法轮功的人发现自己成了被怀疑打击的对象。法轮功运动最初是气功和打坐,在中国全社会广泛流行开来,成为中共系统控制之外的一个最大规模的群体,他们不该成为被中共政治打压的对象,难以想象从事平缓运动的这些人怎么会造成对国家的严重威胁。但是发展的规模让中共政府感到害怕了,上亿人开始修炼,很多人被打压,被送进劳教所和监狱多年,强迫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由于他们不抽烟不喝酒的健康生活方式,他们被当作国家活摘器官生意的牺牲品,他们与其他宗教信仰团体一起,包括基督徒和维族人等,都成了(被中共)谋杀的对象。”

参与“活摘”医生揭露中共洗脑迫害

在十月八日BBC电视“全球(Global)”节目中,原新疆医生安华·托蒂(Enver Tohti)又一次详细讲述他在一九九五年亲自经历的从死刑犯身上活摘器官的梦魇过程,随后BBC主持人问他:“作为一个职业医生,你怎么能做出来(杀人摘器官)呢?”安华·托蒂回答:“我们生在那个年代,被严重洗脑了,当时相信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祖国,把消灭(中共指定的)国家敌人当作是自己的责任,被国家(共产党)判死刑的人是坏人,所以我们没有负罪感。 ”

马修·希尔以他和安华·托蒂的以下对话开始BBC电台节目:

记者:“那你为什么要动刀割?”

安华·托蒂:“因为我被命令割下他的肝脏和两个肾脏。”

记者:“你不能不听这个命令吗?”

安华·托蒂:“不能,生活在中(共)国,每个人为‘国家’工作,你必须遵守命令,否则你就会被排除在社会之外,会被当作国家的敌人,你自己就会成为中共残酷迫害的对象。”

接着,一位上世纪九十年代在中国学医的男士也指出,在中共专制压迫和洗脑下,本该救死扶伤的医学界沦落到麻木不仁的状态:“我们知道移植器官来自犯人,是公开的秘密,人人知道,我们那时也听说那些犯人是被官方处决了,但并没有死,有发表的论文,医生向官方表示为保证器官质量,不要打头,打右胸,这样心脏还在跳,器官有供血,也就是说可以把器官从还在活着的身体上摘下来。”

“你怎么听说的,听谁说的?”希尔问。

“从老师、学生,还有一些医生那儿,他们知道。”

“你觉得这样做有问题吗?”希尔又问。

“当时的中共共产主义洗脑教育下,我们学生们私下议论时觉得不舒服,但能忍受这样的事发生,觉得这些罪犯怎么死都是死,医生可以得到好质量器官。”

中国器官移植产业依然很活跃

记者希尔在播出的调查节目中采用了韩国一家电视台对中国天津为韩国人提供器官移植服务场所的访问,用以说明中国器官旅游业的活跃现状,其中可以听到这样的对话:“我们都没有注册,也没在等待名单上,只要你有钱,就有可能活下来。”一位护士告诉采访记者,我们昨天做了一个胰脏、三个肾脏和四个肝脏(移植)。这些韩国人拿的是三个月的旅游签证。

节目中,希尔自己给广州市一家医院打电话咨询肝移植情况,被告知价格是十万美金,可以马上报告病情,然后排队等供体。


图11:BBC记者马修·希尔当面质问黄洁夫的画面

希尔随后有当面采访被指控是活摘器官的重要责任者、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机会,直接问他:“为什么我打电话到中国医院去,很快就获得了移植肝脏的机会?这怎么可能?”黄洁夫没有回答,尴尬离去。

英媒揭中国医学界“公开的秘密” 黄洁夫失态(组图)

作者: 端木珊


业界人士透露,活摘器官在中国医学界是“公开的秘密”(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10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端木珊编译综合)“活着?你怎么知道他还活着?”

“因为当我切开身体时,他试着挣扎,而且伤口冒着血,如果我们看到伤口流血,那就表示心脏还在跳动。”

10月8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出调查报道,采访多位曾经参与活摘器官或了解相关内幕的中国医学界人士,以及曾经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10月11日,BBC又播出访谈节目,节目播出的视频片段中,BBC记者追问中共前卫生部长黄洁夫有关指控,黄洁夫竟语无伦次道,不想回答。

业界人士:活摘器官在中国是“公开的秘密”

在10月8日的调查报道中,多位了解中国器官移植内幕的人士向BBC记者介绍了这个中国医学界“公开的秘密”。

一名曾于1995年在中国活体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前新疆维吾尔族外科医生安华.托蒂(Enver Tohti)表示,他从一名死刑犯的身上摘取了肝脏和两个肾脏。重要的是,在器官摘取时,这个人还活着。BBC记者问道,“活着?你怎么知道他还活着?”医师回答说,“因为当我切开身体时,他试着挣扎,而且伤口冒着血,如果我们看到伤口流血,那就表示心脏还在跳动。”为了保证供体不会立即死亡,在执行枪决时,特意枪击到器官供体的右侧胸部。

虽然时隔多年,但回忆起当时场景,这名医师依然心有余悸。当被问到你可否不执行摘取器官的命令时,他表示,不可以。因为在中国生活,每个人都是为当局工作,你必须服从命令,否则你会被从社会孤立,你也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摘取器官的人。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另一位曾在中国学习医学的业界人士对BBC透露,这是中国医学界“公开的秘密”,每个人都知道,从同事、同学、医生口中都听到过这种消息。他说,“我们也经常听到这些被执行死刑的人,在被摘取器官时还未死亡。因为医生想要质量好的器官,所以他们要求不要对他们的头部开枪,而是射在他们的右胸,这样这个人还有心跳。”

目前在伦敦居住的杨(音译)女士早年从一位熟识的医师口中听到了类似的故事。这位医师是她的邻居,在中国的一家大型医院工作。1985年的一个夏天,这位医师在跟她聊天时无意中提到,自己的工作包括活摘器官。“一位死刑犯在被枪击后,并未立即死亡,你要保证他还活着,并在他被枪击后,立即摘取他的器官。”


法轮功学员等信仰团体是活摘器官主要受害者(摄影:柳笛)

法轮功学员等信仰团体是主要供体

一直以来,中国当局都对活摘器官予以否认。到了2006年,原中共卫生部长黄洁夫承认,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在2015年,中国宣布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因此理论上说,自此之后,公民自愿去世后捐献器官已成为中国大陆器官移植唯一获取供体的渠道。

不过,中国当局无法自圆其说的重点之一就在于,志愿者死后捐献器官的时间如何及时匹配接受移植手术者需要器官的时间。

BBC指出,法轮功等信仰团体、良心犯实际上才是中共器官移植的主要供体。

法轮功在中国普及后,祛病效果显著,且一切活动都免费,因此广传迅速。在被中国当局镇压之前,中国已有一亿修炼者。但在1999年中国全面镇压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就被送入劳教所、监狱。而不吸烟不饮酒的法轮功学员也成为了中国当局活摘器官的对象。

BBC援引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表示,曾有调查员以患者家属的身份给中国的医院打电话,问是否可以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因为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器官健康。15%的电话询问中,都有医生、护士表示“我们有这样的器官,而且人们可以很快的获得器官,这意味着有人因器官被谋杀。”大卫・麦塔斯说。

被迫害者:每三个月检查一次身体

曾因修炼法轮功在北京被关押了18个月的杨女士表示,自己被关押后,警察每三个月为他们检查一次身体。警察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带到一个距离劳教所很近的在警方管控下的医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验血,验尿,检查眼睛、肾脏、肝脏,做X光,对整个身体做全身检查。

“那时候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检查我的身体,直到我来到英国,我意识到他们也许需要我们的器官。因为作为法轮功学员,我们不吸烟,不饮酒。”杨女士说。

去年刚刚被释放,目前居住在多伦多的法轮功学员刘先生也表示,自己在监狱被关押三个月之后,警察将他带到监狱的医院,强行给他抽血。刘先生说,“我不抽烟,不喝酒,我非常健康,但是在监狱里,他们持续抽我的血,所以我很担心,我可能会被因为器官被他们杀了。”

刘先生还提到,在监狱里,警方逼迫他看污蔑法轮功的视频,给他洗脑,强迫他放弃他的信仰。如果拒绝,就会被打。而且警方在打他时,只打他的胳膊、腿、或者头,不会伤害他的器官。

杨女士被关押期间,同样受到折磨。警察指示被关押的吸毒者,可以用任何方法来折磨杨女士,但是要采用看不出伤口的手段来折磨。2015年的夏天,在房间里有40摄氏度高温的情况下,杨女士一天只有一小瓶水喝,没有足够的食物,没有足够的水。杨女士被还曾被强迫坐在一个长宽只有30厘米的塑料板上,“你必须坐在那,脚紧挨着腿,手放在膝盖上,后背必须挺直。每天坐在那里超过20小时,不能动。如果动了,就会被打。”


活摘器官重要责任人、原中共卫生部长黄洁夫(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记者追问活摘器官 黄洁夫避而不答

10月11日,BBC又播出访谈节目,披露中国活摘器官的更多内幕。BBC的节目中引用了韩国媒体到天津医院卧底调查纪录片,证实在中国很快就可获得活体器官。一位韩国换器官者家属对韩媒卧底员表示:“(在天津医院)他们只花两个小时,就带来鲜活的器官到这里。”

而被指控是活摘器官的重要责任人、原中共卫生部长黄洁夫,面对BBC记者提问时,神色慌张,避而不答。

报道显示,黄洁夫面对国际媒体采访时宣称,“去年我们有1万5千例器官移植”。但当BBC记者问道,“他们(调查报告)估计(每年)十万件”时,黄洁夫回应称,“那些(指控)都是胡扯,我不想回答这问题。”BBC记者再度追问,“那为什么我打电话到中国医院去,很快就获得了移植肝脏的机会?这怎么可能?”黄洁夫听后略显尴尬与紧张,语无伦次地答道:“我不想听,不想回答这问题,某些人有他们的政治目的。”

欧洲议会、美国国会,都曾决议谴责中共强摘器官。10月10日,美国国会CECC发布的年度中国人权报告强调,国际组织指出法轮功学员与其他囚犯的器官,被用作器官移植,国际医界也对中国的器官来源表示担忧。

黄洁夫为何承认一武警医院涉非法器官移植?

2016-08-18-huang-jiefu
8月18至23日,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于香港湾仔会议展览中举行。图右为黄洁夫,图左为王海波 。(孙明国/大纪元)

大纪元2016年10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特约记者尚燕采访报导)近日,中共在北京召开首届中国国际器官捐献会。深陷活摘器官丑闻的黄洁夫污蔑反华势力抹黑中共政府,来否认国际指控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但他同时承认大陆一家武警医院因器官移植出事被摘牌。专家们用事实驳斥了黄洁夫、中共媒体的谎言并透视背后原因。

继香港后 中共在北京再召开世界器官移植会

10月17日,中共在北京举办了“2016中国国际器官捐献大会暨国际器官捐献与移植高级研讨会”。这是继8月份香港举办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后,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再一次向全世界撒谎,否认国际社会已经公认的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黄洁夫还污蔑法轮功是反华势力抹黑中共政府,并通过大陆和亲共的港媒向外扩散。

海外著名政论家横河表示,上次在香港召开的国际器官移植会上,黄洁夫等人被各媒体记者追问后走投无路。所以这次选在中国召开就能很好控制。且这样他可以严格筛选出席的媒体,并让他们满意的才有可能报导出来。中共最会做官样文章,这跟纳粹基本上是同一个水平。

他举例说,当年纳粹还把国际红字会邀请去参观,集中营里的犹太女孩在拉小提琴,没多久那些拉小提琴的女孩全被杀了。而当年中共曾为了反驳中国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酷刑迫害,专门邀请一些国际知名媒体去参观,把中国的劳教所弄的跟花园一样,居然有小野兔在里头跑。

他强调:“这种会只要在中国开,自由媒体不能够自由采访,人权团体不能够抗议、不能够在那里去曝光真相的话,外界能得到只能是一个精心筛选的出来的假相。”

专家揭露黄洁夫为何要承认一家武警医院涉非法器官移植

黄洁夫在北京的器官移植会上举例,8月的香港器官移植会,他接到一份海外朋友提供的资料,一家武警医院以3万加元提供不明器官的肾移植,黄洁夫称之为死囚器官,并承认这家医院和相关医生因此都被吊销执照,院长也遭到处罚,协助提供器官的地方法院相关人员被拘捕。他还以此来为中共贴金,称对死囚器官现在是零容忍态度。

横河表示,黄洁夫应该很清楚有问题的医院是多数,但他掩盖的很好。一个病人在海外能够把这件事情揭出来的概率非常小,所以这种事情能够揭出来都是冰山一角,绝大部分得到器官的病人自己也不想说。所以如果有这么一个案例,背后的数字一定很大。

他进一步分析:“因为武警医院这个事情被外国人揭露出来,他没有办法去控制外国的报导,人家要报导了他不就被动,所以他要主动去处理,但你看不到他有其它处理的东西。因为他很清楚器官来源绝对不是死囚犯,主体绝对不是捐献,不是说没有人捐献,所以他不能够真的去查。”

他强调:“既然外国人可以揭出来,中国人当中这种情况应该更多,为什么没有被揭出来,更说明在中国这种问题现在还很严重。”

大陆红十字为中共活摘罪行背书 专家用调查事实反驳

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陈竺还向媒体宣称:“从2010年,中国启动了公民死后器官捐献程序,目前捐赠器官数量已位于亚洲首位。截至2016年9月30日,内地累计捐献8866例,捐献大器官近 25,000个。”甚至他还称,4万人中调查,45%人都愿意捐赠器官。

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的组织(简称国际追查)负责人汪志远表示:中共历来撒谎成性,从中共当年称亩产上万斤到现在他们已全部使用公民器官捐赠都是一脉相承。比如黄杰夫向媒体公开讲,2012年他就主刀进行五百多例肝移植手术。

他进一步表示,黄洁夫当时是卫生部的副部长,有那么多会议、又有那么多公费旅游、出国访问,就这样他一年还能做五百多例,而且他也亲自说了,五百多例,只有一例是捐献器官。

“黄洁夫宣称全国从2015年1月1日开始全部停用死囚器官,完全公民捐赠器官,就他自己也给媒体讲过,‘是百万分之零点六,是全世界最低的国家之一。2015年1月1日开始,全中国的百姓突然间就刻意来捐赠,你想有没有这个可能?!而且一年还做了上万例的手术,达到历史新高,中共10月媒体公开讲的。”

汪志远进一步揭露:“通过我们追查国际调查,去年1月到12月份,确实大陆全国仍然大张旗鼓的做器官移植,且等待时间很短、器官的来源很充足、质量也很好。打电话去调查,医院的医生都这样说,而且确实海外去的很快就做了,这事实证明他们那一年做了很多。”

他介绍,他们调查得到中国器官捐献的真正现状,基本没捐几个,以各地的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为例:北京机构回应,他们的器官捐献系统正在筹备还没开张;天津的机构回应,他们从2003建库到2014年这么长时间,总共捐献了170多例;上海机构回答,从2014年开展器官捐献工作到2015年,全市捐五例;秦皇岛市机构回应他们有签的,但还没有实际捐献;而焦作市回应很少,生前有捐献意向,死后他自己不能说了算,要直系亲属给他打电话,所以器官捐献非常困难……。

汪志远还表示,光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一年至少做五千例到八千多例器官移植手术。

他进一步揭红十字会的谎言说:“中国器官捐献在全世界最低有很多原因,其中很主要的一条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讲究死要保持完尸,没有器官捐献的习惯。所以一下子要把民族观念改变不是那么容易,不是他们发一个文件,从2015年1月1日开始用器官捐献,大家就捐献了,不是这么回事。这是中共不同时期不同的谎言,完全是欺骗。”

最后他强调,有大量确凿的证据证明中共一系列的谎言和它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事实。“我们发的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综合报告中,呈现了60个直接的录音证据,1260多个资料证据,我们都有具体的证据在网上,包括有些中共网站我们发表报告以后,他把网站删掉,或者修改,篡改,我们都有原始的照片在网上。”

最近国际追查还出视频《铁证如山》,他呼吁大家去看一下就清楚是怎么回事。

责任编辑:刘毅

BBC:活摘器官在中国 黄洁夫被曝电话要备用肝脏

17032725191
《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30日(周二)播出了题为“在中国的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的语音报导。(BBC该节目的网站截图)

【大纪元2013年05月03日讯】《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30日(周二)播出了题为“在中国的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的语音报导。节目讨论最近全球医学界和法律界人士联署反对授予中国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悉尼大学名誉教授。节目连线采访了悉尼大学医学院教授玛利亚‧辛格,并邀请《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大卫‧乔高到播音室做访谈。乔高介绍,黄洁夫曾经亲自做肝脏移植手术,而且打电话叫了两个“备用肝脏”,这意味着杀死了两个人。

大卫‧乔高:黄洁夫反人类做法 应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

玛利亚‧辛格介绍,黄洁夫是1987年在悉尼大学作为外科医生接受的器官移植技术训练,之后他回到中国,在那段时间他监督了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该系统基本上依靠从死刑犯处获取器官,用他自己的话说,90%到95%的器官来源是死囚。没有人认为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是道德的,除了在中国和伊朗。

大卫‧乔高表示,他签署了玛利亚‧辛格医生的呼吁信。理由正如信中所写的那样,任何地方的顶尖学府给一个积极从事反人类罪行的人授予荣誉是极其不合适的。

乔高指出,媒体披露中国移植器官是从被处决的犯人身上拿到的,但鲜少有人提及,很多因为器官而被杀害的人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没有犯任何罪行,只是凭着警察的一纸签字他们就被送进劳教所3到4年。他们每天得干15个小时的活,犯人中只有法轮功修炼者每三个月就被医生体检一次,并进行实验室的化验,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体检。他们被体检是因为要看他们的器官如何,当有人从伦敦或加拿大来进行器官移植,那个器官配得上型的修炼者就会被杀害,他们的器官就会被空运到上海,来移植的人就有了新的肝脏或心脏。

17032725192
加拿大前亚太事务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料照片。(摄影:陈柏州/大纪元)

大卫‧乔高表示,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他做了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在截至2005年的5年间,器官移植数量是41,500例,这个数字只能用被活摘的器官来自法轮功才能解释。其他也有人说截至2008年的10年间有65,000例。人们忘记一个事实,这些都是无辜的人。

大卫乔高介绍黄洁夫的罪行说,2005年9月,他去做肝脏移植的尝试试验,不仅如此,他还叫了另外两个备用肝脏。他打了两个电话给两个地方,要了两个肝脏,这意思很清楚,有两个人因此被杀了,他们的器官在等着备用。乔高说,大家可以判断,这样一个人是否值得获得西方大学的任何荣誉。

黄洁夫说,中国未来3到5年内就会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做法。但是大卫‧乔高表示,中共这样做已经13年了,数万人被杀害。这个生意是如此有利可图,一个人值50万英镑,像黄洁夫这样的医生,自己也赚得钵盆碗满。他举例说,有一个医生,摘了2,000个法轮功修炼者的眼角膜,赚了数十万美元,但他曾竟然来到了加拿大。

大卫‧乔高说,黄洁夫医生这种反人类的做法,应该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

黄洁夫是中共国家掠夺器官在卫生系统的推行者

2013年2月25日,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人体器官捐献视频会议上再度高调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并感慨落泪地称“我们的移植医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

外界普遍质疑和惊讶,没建器官捐献分配体系之前,中国移植医生做移植手术一直都不能光明正大,而是在偷偷摸摸干,说明器官医生所面对国际谴责的巨大压力。

黄洁夫还指责“国际敌对势力”把利用死囚器官问题扩大化,但也透露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所有文章持反对态度,原则是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

法广报导,黄洁夫所指责的“国际敌对势力”、“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是国际著名医学专业杂志《柳叶刀》2011年针对中国死囚器官移植问题提出的呼吁:国际学术会议拒绝接受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同行评审期刊拒绝发表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国际医学界应该拒绝与中国合作进行这类器官移植的研究。

然而在不到一个月后的中共两会上,黄被免去卫生部副部长职务。海外分析人士指出,作为中共卫生部关于器官移植的对外发言人,黄被免职涉及中共动用国家机器大规模强行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在江氏亲信李长春主政广东期间,曾是中山医科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和附属第一医院院长的黄洁夫积累了丰富的器官活摘实践经验,成为国家掠夺器官在卫生系统的带头人。据官方报导,以肝脏移植为主要学术方向的黄洁夫,在国内外发表了180多篇学术论文,获过8项省、部级科研成果奖。

国内媒体曾高调宣传2005年9月,黄洁夫随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去新疆参加自治区五十周年庆,为一个患肝癌的党官做手术,在一天之内就临时分别从广州和重庆找到、取来两个匹配的活体肝脏!

据黄洁夫在湘雅三医院作专题讲座时透露,“截至2001年,我国实行的各种大器官移植手术就有4万多例次。”从这比官方公布多了近三倍的数字,其巨大的水下冰山可见一斑。

以军队为核心 由政法系统和卫生系统配合掠夺器官

此前,《大纪元》多次报道,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之后,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成千上万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各地学员也遭到肆意绑架、关押和残害。

江氏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把法轮功列为头号敌人,将这场迫害歇斯底里化。

在这中共全力开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的大背景下,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既是“肉体上消灭”的重要手段,更成为中共军队、武警、地方的一本万利的生财之路。中共动用军队、武警利用各地军事、战备设施建立集中营,大肆扩建、新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以军队为核心主导,由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在全国范围内将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注册、验血体检、电脑管理,建立了庞大的活人器官库,统一关押、分配调度、运输、活摘、焚尸灭迹。

(责任编辑:高静)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5/3/n3861255.htm

美国专家:中共间接承认活摘器官

两会期间,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语出惊人说,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美国宾夕法利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惊讶的说,这等于是间接承认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存在。这位被誉为科技界前十大影响力的国际知名专家认为,应该立即制止当局的杀人行为。

3月13日,卡普兰(Arthur Caplan)教授在美国费城医学院发表学术演讲时表示,黄洁夫的说辞令人震惊。

美国宾州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我觉得这种说法令人震惊,因为之前没有任何来自这么高级别的官员承认使用了囚犯的器官。”

卡普兰还说,黄洁夫承认使用死刑犯的器官,等于间接承认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存在。

美国宾州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很容易就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如果他们用囚徒的器官,他们需要相对健康、相对年轻的人。不需要多大的想像力,就可以断定,那其中有一些法轮功学员,是为了要那些人的器官才把他们杀害的,这是非常合乎逻辑的推断,你不能用老年人做器官供体,你也不能用有病的,而法轮功学员相对更年轻,也更健康,因为他们有更健康的生活方式。所以他们一定会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

卡普兰教授所主持的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临床研究》(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从今年一月起,开始抵制一切来自中国的与器官移植相关的学术论文。

美国宾州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重要的是,不能只是谴责为获取器官而杀人的罪行,还要表达我们的立场,告诉他们任何与杀人有关的东西都是科学界不能接受的,科学界表达我们的谴责的重要方式就是告诉他们,我们不会发表任何与器官移植有关的文章,如果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文章与用杀人的方式获取器官有关。我想我们这种编缉立场能很好的表达国际社会的立场,《临床研究》是科学和医学界最顶尖的杂志之一,如果其他杂志也能一起抵制来自中(共)国的文章,能够帮助制止为获取器官而杀人的罪行。”

卡普兰教授主持编辑或撰写了30多本书籍,500多份学术论文,2001年被《今日美国》(USA Today)评为美国年度风云人物,也曾被《国家》杂志评为美国生物技术界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之一。

(新唐人记者曾铮美国费城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