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塔斯:反中共活摘器官 德国可做这些事

094522100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资料照。(潘在殊/大纪元)

大纪元2017年0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祝兰德国报导)最近,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造访德国外交部,与联邦人权专员科夫勒(Bärbel Kofler)的私人顾问蒂尔曼(Holger Tillmann)会面。随后,麦塔斯接受大纪元采访,谈到德国可以做很多事情来反对中共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

中国是全球排名第二的器官移植大国,但那里没有符合国际标准的器官捐赠系统。16年来,700家医院每年进行总共高达10万例移植手术,却无法解释器官的来源。同时,自愿捐赠器官者少之又少,死刑犯人数也远远低于移植总数。

自从2006年大纪元首次曝光中国发生的活体摘取器官罪行后,大卫.麦塔斯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进行独立调查,共同发表《血腥的器官活摘》的调查报告。

去年6月,麦塔斯与多位作者共同发表了一份长达680页的关于中国器官移植工业的报告。报告显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数量惊人。中共说每年器官移植的数量是一万例。但中国各地的医院收集到的数字显示,每年在中国医院进行的器官移植数量为六万例到十万例。二者的数量之差是由良心犯、死刑犯填补的,其中主要是法轮功学员。

改善德国移植法 麦塔斯提三个建议

麦塔斯在德国外交部介绍了其最新的调查结果,并表示德国承认,至今麦塔斯及其它人权组织所进行的调查工作是很严肃的。蒂尔曼先生对活摘内容很熟悉,因为去年11月在柏林才举办中德双边人权对话,德国提起器官活摘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并提供足够的证据。但蒂尔曼表示,中方忽略此话题,没有回应。

麦塔斯对德国移植法提出三个修改建议

一:必须规定德国卫生部门提供关于器官旅游的总结性报告,其中得有具体统计数据,日后追究器官旅游的刑事责任时就会有据可依。

二:应该明确表达,当涉及到反人类罪行时,移植法不仅仅适用于德国公民,而且也应该适用于其它国家到达德国领土的人,包括拥有长期居留的外国人和一般游客;并用书面形式明确指出,器官旅游是反人类罪行。

三:应该从法律角度定义器官旅游,因为德国移植法阻止器官交易,但没阻止器官旅游,那也是一种器官交易方式。

对第一点建议,蒂尔曼表示担心违反医生保密义务和病人的权利,麦塔斯认为,相比之下,他更应该对器官来源感到担忧,并认为德国应该禁止器官旅游。

蒂尔曼认为某些事情不归外交部管,而是属于卫生部的权利范围。麦塔斯建议,德国签下欧洲委员会的反对器官交易公约的话,(也许)事情就成为外交事宜了。

签署公约是将活摘器官公诸于世的机会

自从去年麦塔斯与多位作者发表关于中国器官移植工业的最新报告后,麦塔斯表示,已经有17个国家签署了欧洲委员会的反器官交易公约。该公约不仅欧洲国家可以签,其它国家在欧洲委员会的许可下也能签。麦塔斯随后会去拉脱维亚,该国家正在考虑是否也签名。

德国暂时没有签名,蒂尔曼所给的理由是,德国移植法比公约更好。麦塔斯表示,其实那份公约并非完美,还可以改进。但那至少是一个把器官活摘这个话题公诸于世的机会。一个国家签署公约后,就得付诸行动,比如立法等一系列行动,公约提供了一个更加深入讨论该话题的平台。

此外,麦塔斯要求德国政府在提交给联合国的人权报告中更直接地谈到器官活摘问题。

自从2006年麦塔斯和乔高的报告出来后,麦塔斯每次都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总部所在地日内瓦听取不同国家的报告。他发现,德国和其它国家只是要求中国公开死刑犯数据,这从某种角度看“轻轻触碰”了器官活摘的话题,但还远远不够。

麦塔斯表示,德国的人权报告关于中国的部分没提到法轮功和器官活摘,蒂尔曼的理由是不想提到具体的受害者群体,而要谈原则。但麦塔斯认为,背后还有其它原因;另外,世界卫生组织(WHO)有关于器官移植的相关规定,如透明、可供查询、(公平)分配等。要谈原则的话,可以问中国遵守这些原则的情况。

调查器官活摘 不让自己成为同谋

麦塔斯承认,德国要把发生在中国的事情调查个所以然来是很困难的,但并非不可能。调查需要持之以恒,而且要与非政府组织进行公开对话。蒂尔曼认为,这种调查对中国没有影响。

麦塔斯解释,调查的事情对德国有好处,可以避免德国成为这个罪行的同谋;为此,德国和其它国家还有许多事需要做,例如制定更严格的法律反对(去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去年,麦塔斯在柏林演讲中曾提到,德国还可以拒绝中国的移植手术医生来德国接受培训。

对于禁止做移植手术的中国医生来德国,蒂尔曼表示,这得在欧盟范围内做。因为欧洲有个申根协议,每个人只要持有一个国家的有效证件或申根签证,便可在申根国家内自由流动。

麦塔斯便建议德国在欧盟范围行动。欧洲议会已经通过一个决议案和一个书面声明,要求欧盟委员会行动起来,并要求每个国家都要积极行动起来。

麦塔斯曾到过欧盟委员会,对方表示,得欧盟理事会做决定,委员会才可以行动。目前欧洲委员会的成员也在呼吁调查,麦塔斯认为,这很有希望了。

此外,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成员帕策尔特(Martin Patzelt)和其他人正在努力让德国联邦议会通过要求调查器官活摘的决议书,麦塔斯认为这是一股“推动力”。

谈到美国新总统上台对中国人权话题是否有影响,麦塔斯认为,美国对中国人权的态度“也许”会有改变。因为川普对华贸易态度强硬,并且提名对中共不抱希望的《致命中国》作者兼经济学教授进入内阁。对贸易关系没有任何顾虑的人,可能在表达对人权的担忧时会更加自由。

责任编辑:文婧

中国器官移植量知多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明慧记者编译报道)2016年8月19-23日,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大会在香港举行,中共借机造假并在国内大肆宣传,企图抵赖和漂白活摘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的良心犯器官的罪恶。

从过去所谓的主要依靠死刑犯到目前的“公民捐赠”,十几年来不管其器官来源的说辞如何变换,中共一直声称每年移植数量是“一万多例”。这被赋予了政治色彩的“一万例”被中共用作借口,掩盖“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在香港TTS大会期间,最新国际独立调查报告的共同作者、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被提名者、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就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做了一个报告,据其对国内数百家移植医院的深度调查,利用中共自己的数据和资料,估算得出中国每年移植数量高达6万到10万例,戳穿了中共每年“一万多例”移植的谎言。

以下是麦塔斯先生声明的译文(小标题为后加):

今年6月,大卫·乔高,伊森·葛特曼和我发布了我们对中国器官移植调查工作的更新报告(在我们的联合网站endorganpillaging.org上登载了该报告的全文)。此更新报告长达680页,有近2400条参考文献,要用短短几分钟来概括该报告的内容是一项很困难的事情。

在过去,我们对中国政府官方声称的移植总量信以为真,只是专注于确定那些器官来源。后来我们意识到需要作出一项努力,而我们最终做出了这项努力——那就是我们自己来探究中国到底施行了多少器官移植?

一个政治统计数据

对中共而言,统计数据不过是一种被政治利用的手段。中国的统计数据也可以是准确的,但前提是中共认为其准确性能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因此须对其准确性进行评估。

就器官移植的统计数据而言,中共体制内有两种相互对立政治因素的考量:一方面需要向世界展示其移植技术有多么先进,这种动机会令器官移植数量倾大化;另一方面,为避免世人对其器官来源的怀疑,他们又有压低官方移植数量的倾向。

在早期,第一个趋势占据主导,因此我们可见其器官移植量的逐年上升。中共后来意识到这吹嘘招致其陷于政治困境,因中国当时既无器官捐献体系,亦无全国性的器官分配制度,这引发人们对其器官来源的质疑。因此,当年器官移植量上升到一万例时,它意识到这些数据在招惹麻烦,于是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就停止了增长。

这样看来,全国性的器官移植数量很简单,总在一万例上下。但当我们把目光投向各地数据时,情况就变得复杂了。就单个医院而言,它并不太顾忌器官的来源,因为至少迄今为止,国际社会还未对其移植数量进行聚焦。这些医院出于自我宣传的目的,对器官移植数量还不会象中共处理国家层面数字那么谨慎小心。

当把从各单个医院得到的器官移植数进行累加,我们发现总数远远超过国家体系提供的总量。这时,我们又不得不思考,这其中究竟有多少成份是出于各地医院不同于国家层面政治考量的自我夸耀。

一些反映医院移植容量的指标

为回答这个问题,我们综合各种其它因素,对一家家医院进行了核查:

比如,我们核查其病床数量——这虽给我们提供了实体概念,也可能是准确的,但孤立的病床数并不是反映移植量的完美指标,因为这些病床也可用于非移植用途,在器官移植专科医院或普通医院的器官移植病房,这种可能性虽很小,但仍有可能。即使是专用移植病床,患者的等待移植和术后住院恢复时间的长短,也增加了移植量的变数。

我们也按医生数量进行了核查。这里再次说明,这些数字属于实体数据,并且数据本身可能是准确的,从事器官移植的工作人员想必也是受雇而工作。然而,这些工作人员的数量并不能反映其工作速度。

我们又核查了政府拨款和奖励——这是活动性指标也可能会提到数字,但这些获奖者是否也为获奖而夸大数据?拨款亦可能提及预计数字,但这是否最终得以实现?

我们还核查了通讯和实验研究出版物,同样,我们还是需要评估其结果。中国器官移植的研究大多不能在国际知名期刊发表,因这些期刊通常会拒绝不能证明其器官来源正当的研究。

这些意味着没有任何一种单一证据可以明确告诉我们每家医院器官移植数量究竟有多少。相反,与之前的调查相似,在查看所有数据之前,我们无法得出任何结论。然而,通过这些核查,综合考虑各种因素,事实在自始至终地告诉我们,中国器官移植数量远远超过官方公布的总量。

各家医院在竞争中的夸大倾向并非各地医院器官移植累加数与国家公布全国总量差异的原因,相反,各地数据可能要比全国数据更准确,因并不担心招致对器官来源的质疑,地方医院故意低报器官移植数量的可能性比国家层面要低。

当然,对那些地方医院宣传的巨量器官移植也不可信以为真,这也是我们在最新报告中并未推算器官移植具体数字的原因。

按最小移植容量要求的估算方案

对那些卫生部批准开展肝和/或肾脏移植的医院,我们最终按卫生部规定要求的维持移植资质的最低病床数来估算医院最低移植容量。2006年6月27日,卫生部发布了《关于肝、肾、心和肺移植技术管理规范》,其中规定了医疗机构开展器官移植的最低要求:

肝脏:15张专用移植病床和不低于10张重症监护病床,共计25张病床。

肾:20张专用移植病床和不低于10张重症监护病床,共计30张病床。

肝和肾:35张专用移植病床和不低于20张重症监护病床,共计55张病床。

全国有21家肝脏移植医院、65家肾脏移植医院和60家肝/肾移植医院,总共146家医院获得了肝肾移植许可。按一个月的住院期,每张病床每年可容纳至少12个移植病人。实际上肾移植一般仅需一到两周,肝移植需要三到四个星期。

保守起见,在进行器官移植量分析时,我们对肾和肝移植均按一个月的最长住院期计算。我们调查发现,很多医院病床使用率超过100%,并有排成长龙的患者在等待移植。除上述146家批准的肾肝移植中心外,还有23家通过认证的心脏和肺移植中心,并且政府还计划将获准移植医院的数量从169家增到300家,这表明目前中国的移植系统容量已不能满足需求。因此,我们认为绝大多数现有移植医院的容量已被充分利用。按100%病床使用率计算,仅146家肝肾移植医院每年就能进行69300例移植。

我们把21家肝脏移植医院医院乘以25张病床乘以12个月,得到6300个肝移植;65家肾脏移植医院乘以30张病床位,再乘以12个月,得到23400个肾移植;60家肝肾移植医院乘以55张病床,再乘以12个月得到39600个肝肾移植。这些数相加得到69300这个数字。

在2007年,有超过1000家医院向卫生部申请器官移植的许可证。要满足申请条件,这些申请许可的医院(理论上)都应达到规定的最低要求。

以“微观估算”进行交叉印证

寻求这个问题答案的另一种方法,是从微观层面考虑国家批准的移植中心医生在一年内所完成的移植数量。

例如,在一份2013年的报告里,一名外科医生一年进行了246例器官移植。减去周末和节假日,平均每年大约有250个工作日,这个外科医生一年中基本上是每个工作日做一例器官移植。当然,国家级的移植中心不会单靠一个医生维持,一般移植中心最低会有两到三个移植团队。因此,从常识看,一个居平均水平的移植中心最少每天做一例器官(一年合计365例移植)。

每个卫生部批准的器官移植中心每天做一例器官移植,这个数字并不夸张吧?那么146家获准的肝肾移植医院乘以365天,我们也能得出一年53290例的器官移植例。

按最低病床数和以一天一例移植都是非常保守的估算,都没考虑大多数国家级移植中心有完成上千例的移植能力,还有许多中心远超这个能力。例如,北京309医院有393张病床,具备每年完成4000例以上器官移植的能力;而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有742张病床,但后来又搬到新院区,规模进一步得以扩大。在非军队医院,天津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至少有500张移植专用病床,并声称达到131%病床利用率,这意味着它一年可进行8000例器官移植。

即使按最低病床数和员工进行估算,仅获准的肝肾移植医院就已达到60000例的年移植量。如果再加上心、肺移植中心,并考虑通过认证的医院在远远高过最低标准地大规模运作,以及一些未获准医院也在进行器官移植的事实,我们得到一个更大的数字——中国器官移植每年在6万到10万例之间,甚至我们倾向于更高的数字。

麦塔斯律师在罗马呼吁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文/意大利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日】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举行反对活摘器官听证会,国际知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会上发表演说:在中国仍在持续的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到该结束的时候了,他呼吁意大利政府出台反对活摘器官的议案。

意大利第二大通讯社Adnkronos Salute 十二月二十日连发三篇报导,对事件进行了及时详细的报道。

报导说,为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欧洲议会十二月十二日在斯特拉斯堡投票通过紧急决议,全球一百五十万人签名的诉求状递交给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紧接着,反对活摘器官,这一震撼国际社会的运动的主要倡导人之一,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抵达罗马。

十二月十九日,身为二零一零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麦塔斯,在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上发言。当天下午,在众议院所在的马里尼大楼(意大利众议院)的石柱大厅(Sala delle Colonne di Palazzo Marini)内,放映影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该部有关人权侵犯的纪录片(二零一二年)在国际上屡获殊荣。

根据调查,中国正在进行着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大规模的活体摘取器官,这一切是从中共政权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的,数万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非法活摘,而且人权活动人士说,这一罪行也涉及其它国家,患者为了移植器官去中国,一两个星期内就可以获得器官。二零零八年,以色列禁止移植旅游,在很大程度上印证了中国存在活摘器官的新证据。与此同时,意大利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正在讨论一项议案,要求对任何涉及国际器官走私的嫌犯以刑事处罚。

在中国,从良心犯身上非法摘取器官的现象依然存在。国际社会关注活摘器官后,中国减少了死刑犯的执行数量,捐赠器官的人数有所增加,但活摘器官依然持续,这必须立即停止!国际社会和团体应该采取更多行动。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他的调查报告曝光了中国非法器官移植的罪恶。

麦塔斯十二月十八日会见了意大利议会,“我来到这里,恳请贵国推动决议反对非法器官移植。”这位加拿大律师表示。

“这个问题,”麦塔斯说,“是全球的问题,涉及每个人。每个国家都应当去阻止旅游移植。例如,介入法律和有效的处罚来约束那些违法者。推动建立一个控制机制,追踪那些出国移植的患者,用于他们手术的被移植的器官来源要透明公开。”同时呼吁医生不要鼓励这种交易。“那些穿白袍的,”麦塔斯补充说,“要劝阻想要出国做移植手术的患者。此外,不要为那些有‘贩运器官’嫌疑的人的提供培训。”

“‘科学’团体不得发表有关器官走私的研究和相关医学报告,这些研究数据来源不透明。也就是,中国的医生如果不能解释他们是如何进行研究,就不应该参加国际会议。总之,有很多实际的事情可以去做。”麦塔斯结论道。

意大利第二大通讯社AdnKronos对大卫的采访将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份在Sky电视台的“医生的生活”频道中播出。

麦塔斯向西澳医学界揭露活摘器官黑幕


麦塔斯先生在圣约翰上帝医院演讲。(摄影: 林文责 / 大纪元)

【大纪元2011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晓宇澳洲珀斯报导)11月22日,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应邀到访西澳,在位于Subiaco的圣约翰上帝医院(St John of God Hospital)发表演讲介绍他本人和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近几年来对发生在中国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并举行了他们已经出版成书的调查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的新书发布会。大约有40多名医生和40多位来自各行业的专业人士分别到场听他演讲。

演讲会由前澳洲医疗协会(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AMA)联邦主席卡波林郭(Rosanna Capolingua)博士和澳洲医疗协会联邦副主席、澳纽重症监护协会器官和组织捐赠委员会(ANZICS Committee on Organ and Tissue Donation)主席道博(Geoffrey Dobb)教授主持,同时得到圣约翰上帝医院和西澳一家知名医药公司的赞助。


麦塔斯先生在圣约翰上帝医院签名售书。(摄影: 林文责 / 大纪元)

演讲会之前,麦塔斯先生先后接受了西澳收听率最高的6PR电台、RTR FM电台和澳洲广播电台(ABC)的访谈节目的采访。其中6PR电台在上午11点和下午4点半的黄金时段分别做了10分钟和半个小时的专访。在节目中他告诉西澳的听众,在中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已经发生了,并且仍在进行着。麦塔斯和乔高不是法轮功学员,但自2006年接受追查国际关于调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以来,俩人的这项调查一直在持续进行,也一直有新的证据出现。

两名法轮功学员林先生和赵先生在演讲会上讲述了他们在中国劳教所中所经历的酷刑折磨,听闻他们亲身遭遇的种种虐待,现场多人忍不住啜泣。

布伦顿(Brendon)太太是一名护士,这是她头一次听说活摘器官的事情,这闻所未闻的罪行令她感到非常惊愕,演讲会前她就帮助将邀请函张贴到她上班的医院。她的丈夫是一位医生,很少参加公众聚会的他不仅到现场去了,在听完麦塔斯先生的演讲之后,还买了一本《血腥的活摘器官》,他表示会将这件事情告诉更多的人知道。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1/26/n3440773.htm

麦塔斯现身日本电视 揭露中共活摘器官


著名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左二)作为嘉宾,应邀参加通过卫星播放的日本文化频道樱花电视台的节目,告诉观众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仍在继续。拓殖大学日本文化研究所所长 井尻千男(左一),女主持大高未贵(左三)电影评论家前田有一(左四)。(摄影:吴丽丽/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张本真东京报导)2009年7月6日早上,著名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作为嘉宾,应邀参加通过卫星播放的日本文化频道樱花电视台的节目制作,告诉观众中国卫生部承认的95%的移植用器官来自狱中死刑犯是谎言,只是掩盖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迄今罪恶仍在继续。节目的男女主持人对如此残忍暴行均感到“令人发指”。总共1个多小时的这个节目在当晚黄金时间播出。

3年前的06年10月,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也曾经应日本各界邀请,在东京分别举行报告会,演讲并接受媒体采访。那时他们刚刚于06年7月共同发表了一份《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

此次麦塔斯来日,介绍于07年1月发表的经过增补的报告的第二个版本。报告得出结论,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摘取、移植,在市场上售卖。

麦塔斯通过与主持人对谈,和运用展板,分析器官移植手术的年变化与死刑犯人数的年变化没有关系,而与迫害法轮功的进行显著相关,罪恶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政策。法轮功被禁止后,千千万万修炼者因为坚持修炼而入狱,遭受酷刑折磨;如果被折磨后还不答应放弃修炼,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麦塔斯介绍独立调查报告发表以来,中共的反应是销毁证据和虚弱地全盘否定,他们关闭报告中提到的互联网站,利用其控制的媒体否定调查取证。同时在麦塔斯他们到40多国演讲时,通过其大使馆、领事馆施压有关部门,甚至施压取消记者招待会。

在中国07年5月1日起施行《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后,器官移植手术件数稍微跌落,而从08年开始又继续攀升,根本原因在于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政策没有改变,而且相关部门追求暴利的贪欲依旧。

麦塔斯呼吁日本方面拒绝到中国的器官移植之旅,拒绝培训中国的器官移植医生。他表示最根本的应该要求中共停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将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罪犯送上法庭。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7/6/n258094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