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家庭医学大会 医生吁停止非法器官移植

世界家庭医学学术大会 医生联署签名 呼韩国立法禁止器官移植旅游


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IAEOT会员请参加学术大会的医疗人员参加签名活动。(全景林/大纪元)

大纪元2018年10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赵润德报导/唐心语编译)近日,第22届世界家庭医学会学术大会(WONCA 2018 Seoul)在首尔举行。会议期间,中共非法器官交易,以及医生抵制中共活摘暴行的活动广受关注。与会医生纷纷签名,呼吁韩国政府制定强有力的法律,禁止国民到中国大陆接受非法器官移植手术。

10月18日~21日,来自世界110个国家的医生参加了此次大会,他们发表了“通过强化基础医疗,促进全人类健康”的宣言,为弱势群体发声。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TAICOT)与韩国医生团体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IAEOT)联手开设了一个展位,揭露中共活摘罪行,并开展了终结非法器官交易和器官移植旅游的联署签名请愿活动。


左起,参加大会的TAICOT秘书长黄千峰、马来西亚医生Sri Wafu Taher、IAEOT会长李承原、台湾Health&Life杂志记者兼TAICOT国际部主任在此次大会现场。 (IAEOT提供)

众多医生高度关注中共活摘暴行

有证据显示,在中国,一些法轮功学员、良心犯、政治异见者、包括部分新疆人在内的人群,不仅遭受中共酷刑迫害,还被强迫抽血、验血,做身体检查,成为活摘器官的“活人供体”,其中,法轮功学员是最大的受害群体。

与会的世界各地医生对此表示高度关注,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秘书长黄千峰说,“参加会议的韩国医生有两千余名,他们很多人来到我们的展位,关心这个议题。让我很惊讶的是,韩国医生对这个事件的了解比我想像的更深入,大会的主席、副主席都到我们展位表达支持。”

一些医疗团体得知实际情况之后,表示“想回国之后告诉大家这一事实”。来自马来西亚的医生Sri Wahyu Taher说“首先,我反对活摘人体器官。对于在台湾和韩国的反对活摘人体器官的团体,希望大家给予关心和支持”。

“2000年以后,去中国做手术的患者增加了500倍,我们没有办法知道真正数据,实际数据应该比这个更多,”来自越南的Le Chi Cong表示,“我阅读了很多文献和数据,很多证据显示,中共政府直到现在还在攫取被他们关进监狱的良心犯和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

他说,“我号召全世界医生收集更多的证据。”

参加此次会议的很多医生得知中共活摘真相后,纷纷在请愿书上签名,支持正义。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李承原会长说,“通过参加此次学术大会,很多不知道(中共活摘)真相的人知道了真相,并清清楚楚地了解其反人类的性质,希望早日终结这一无视人权、漠视生命的行径”。


马来西亚医生Sri Wahyu Taher参加签名活动。(IAEOT提供)

呼吁韩国政府立法抵制暴行

黄千峰提到,2016年,美国众议院通过343号决议案,敦促中共停止活摘良心犯器官,2017年,梵蒂冈召开了全球反器官贩卖峯会,这都显示国际社会一直都在关注存在已久的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旅游。而且,程度最严重的是临近中国大陆的地区,包括韩国和台湾,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临近国家的反应和对策。

事实上,台湾在2015年通过了相关法律,明确地告诉国际社会,台湾尊重人权,关注中国大陆存在的活摘器官。而在韩国,虽然包括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在内的一些团体持续开展了各种教育、研究活动,敦促国会立法,但是相关立法并没有提上日程。

对此,黄千峰表示,在台湾已经立法的情况下,现在世界的关注点转移到了韩国,韩国现在有很多医生和民众关心这个议题,韩国政府应该反映民意,通过相关法案,制止民众到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他还表示,相信在民意的汇集之下,在不久的将来,善的、正义的力量能够帮助韩国国会通过这样一个关注人权的法案。让韩国民众不再去做反人类罪犯的帮凶,同时让国际社会知道中共仍然在进行这样一种惨无人道的罪行。

“TV朝鲜”希望患者换位思考

2017年11月份,韩国最大日报《朝鲜日报》旗下的电视台“TV朝鲜”通过探查节目《Seven》放映了题为“杀了才能活”的纪录片,揭露中共医院向外国人进行非法移植手术的实况。

据悉,“TV朝鲜”在制作节目期间,制作组相关人员亲往中国,经过成功暗访,揭开了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的黑幕,节目一经播出,在世界上引起巨大反响。

“TV朝鲜”的报导被世界卫生组织非法器官移植专责小组高度重视,并于今年6月份,在马德里召开的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上再次引起关注。

“TV朝鲜”制作组在节目的最后给所有的观众提了一个令人深思的话题:“现在轮到您来回答这个问题了。如果是您或者您的家人必须接受器官移植才能活,在韩国需要等待5年,但是去中国只需要一个星期,最迟也只需要一个月就能移植。但是这个器官是从活人身上强摘的,您会怎么做?”

今年10月8日~9日,英国广播公司BBC电视台在世界新闻中深入报导了中共活摘器官的问题。此后,国际医学界也对中国的移植器官来源表示担忧。

责任编辑:李缘

成批韩国人赴天津移植器官 黑幕重重

大纪元2016年1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综合报导)近日,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韩国首尔的一个活动上引述港媒报导表示,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接收的韩国器官移植患者数量惊人,曾在“3年间共接待了来自20多个国家的患者,其中韩国患者达3000多名,其它国家患者约1000名”。

麦塔斯和另外两名调查员大卫.乔高、美国独立新闻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在今年6月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中也对这方面的信息进行了披露。

调查发现,天津中心第一医院(又名: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护士长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为了满足大量韩国病患的需求,该医院已经把12层医院大楼的4~7层改为专门的移植患者病房;并且借用天津经济开发区的国际心血管医院的8层,作为韩国患者的住院区;还同时将一家附近酒店的24~25层改为韩国患者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房;即便如此,床位依然短缺。

他们在这份调查报告中引用了2006年发表在《凤凰周刊》一篇题为《全球器官移植大调查》报导的相关内容,这篇文章的副标题是“数万外国人赴华移植器官调查,大陆成全球器官移植新兴中心”。

从2002年开始,韩国前往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人数急剧增加。北京一家器官移植中心的韩国患者负责人说:“在天津、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型医院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韩国患者每月达到70~80人,如果把中小医院加在一起,在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韩国患者每年将达到1000人。”

从韩国首尔到中国天津,坐飞机仅需要1个半小时。韩国《朝鲜日报》披露,2004年,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院进行的507例肝脏移植手术中,韩国人占37%左右。由于韩国患者众多,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甚至聘用了一些会说韩语的朝鲜族外科医生和护士。其他医生也能流利地说出一些诊治所须使用的韩国话。

据大纪元驻韩国记者站报导,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IAEOT)理事金滉镐表示:“据我们调查,韩国至今仍有个人或团体向中国输送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

“去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器官移植中心接受器官移植的韩国人在网上建立了‘同好会’,有时上面还公布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后回来的韩国人数。今年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的例子已经在网站上上传,去年是至少21名,今年目前上传了2名。”他强调,“当然,这只是冰山一角,通过别的中介去天津市第一医院的人可能不少。”

2016-11-7-han-guo-1
图为带领韩国患者赴中器官移植的中介团伙头目(中)从中国回韩自首,在机场被捕的场面。(韩联社TV截图)

《凤凰周刊》记者调查发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的移植外科部的医生成天忙碌地穿梭于病房和手术室之间,彼此顾不上打招呼,他们嘴上总挂着这样一句话——“这几天特忙,一天十几台手术”。有的医生甚至连夜赶手术,一宿没合眼。

有患者家属透露,该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手术后出院的患者提供的器官捐赠人记录表上,捐赠人死因写的都是“急性脑损伤”。面对《凤凰周刊》记者的提问,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本人对此不置可否。

除了担任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兼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于2003年成立,由武警总医院和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共同组建。

据隶属天津市政府的北方网报导,从2000年开始的两年中,沈中阳团队的肝移植总数从24例增长到209例;而从209例增至1000例,只用了2003年一年时间。

中共武警和军队医院系统不隶属中共卫生部,而是受军委管辖。据官方资料记载,沈中阳移植团队2004年完成肝移植总数居全球第一,肾移植总数居中国第一。

北京武警总医院网站这样介绍沈中阳:2001年在北京组建“武警总医院肝移植中心”,并担任中心主任;目前,沈中阳仍保持国内肝脏移植手术总例数最多等多项纪录。这个网站还曾登出一张沈中阳身着武警军官制服的照片。

2016-11-7-han-guo-2
图为沈中阳穿武警制服上电视接受采访。(视频截图)

外界认为,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拥有充足的器官来源主要与沈中阳的准军方头衔有关:凭此可以无阻拦地进入关押政治犯和良心犯的场所检查或摘取器官。

美国独立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向英文大纪元表示,他认为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主要器官来源是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葛特曼多年来一直在研究中共军方和强摘器官之间的关系。2014年8月12日,葛特曼的新书《屠杀》英文版正式公开发售,他当天在美国华盛顿DC接受中文大纪元采访表示,中共军方医院站在活摘人体器官的最前线;军方医院人员早期强摘维吾尔人、新疆人士的器官,在1999年实施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后,中共开始大规模地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葛特曼说,军方医院是“强摘器官的通道口(vent gutter)。” 他还表示,维吾尔人、西藏人、法轮功学员……这些人彼此不认识,但他们有着类似的经历--通常是军医来接触他们,“ 军医在现场出现非常常见。”

2016-11-7-han-guo-3
伊森‧葛特曼披露中共军方、警方出现在行刑现场的图片。(李辰/大纪元)

布会上披露,2012年3月20日,大陆收索引擎百度突然解禁“活摘器官”和“王立军活摘”。

王立军是警察出身,曾先后任辽宁省铁岭市、锦州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武警重庆总队第一政治委员和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从没有医学背景,但创办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从事对人体器官移植的研究,并因此获奖。王立军发表获奖感言时透露,他的团队进行了几千例的人体器官摘取。

葛特曼在几年的调查中采访了很多从中国大陆来到泰国、香港、台湾、澳洲、加拿大、美国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很多因遭迫害而被迫流亡海外。

葛特曼通常并不让受访者知道他在做器官强摘调查。一位抵达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女法轮功学员向葛特曼讲述了她在大陆狱中的故事,一再强调她所遭受的酷刑。实际上,这位老妇人看到葛特曼对一个看来无足轻重的体检如此有兴趣,她甚至感到有些恼火。

正是受访者的这种自然流露,让葛特曼感到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可怕的黑幕,因为他感到这不是一个医生进行的正常的体检,医生看起来是在处理一具新鲜的尸体,医生只对血型、脏器和眼角膜等感兴趣。葛特曼回忆道,他记得当时那一刻,感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冷意席卷了全身。

在后来的调查中,很多受访者的经历一次又一次地证实了葛特曼的内心的担忧--强摘器官真实存在,并且广泛进行。很多法轮功学员不仅在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有的甚至是在家中被强制采集血样,被提取组织匹配样本。

如果用“抽血”和“天津”作为关键字在明慧网上进行搜索,可以获得不少结果。以下仅举部分案例:

天津市大港油田一中的高中教师贾文广女士在其控告江泽民书中表示,她曾被关押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与河北区看守所,在被关押期间她多次被抽血;但是她发现,抽血对像仅限于法轮功学员,刑事犯是不用抽血的。

天津优秀会计师、法轮功学员赵树霞在2016年新年期间,因在街头悬挂了一个向民众拜年、传递法轮大法真相的条幅而被绑架。赵树霞后被非法关押于天津南开分局看守所,在看守所,她被强制抽血。

2007年11月9日,明慧网发表一篇题为《我在天津女子监狱所经历和看到的迫害事实》的报导说:“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队是三队,三、四、五监区都有法轮功,除了包夹人外就是个别刑事犯,每个监区三队的队长都单独把法轮功学员叫出去,化验尿和验血,没叫刑事犯。队长说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关心。”女子监狱距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只有30多分钟车程。

法轮功学员滑连有曾回溯2013年6月他在天津滨海监狱被抽血的经历,滨海距天津第一中心医院车程约47分钟。天津市双口劳教所也在法轮功学员进行验血,从双口开车到天津这家医院约半小时。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只是中国器官移植体系的缩影。至少有700家以上的中国医院可以进行器官移植。

根据麦塔斯、乔高和葛特曼3位调查员的调查: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10万例;法轮功学员是被强摘器官的最主要对像。

责任编辑: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