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独立法庭证实中共活摘器官 韩媒争相报导


由大律师尼斯爵士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6月17日宣判。(冠奇/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儒韩国报导)英国“独立人民法庭”于6月17日(当地时间)在伦敦宣布,中共政府对大规模强制摘取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器官,犯下了危害人类罪及酷刑罪。消息一出,立即引发世界各国媒体关注,韩国多家媒体也纷纷以“中国(中共)长期摘取被关押者器官,每年进行9万场移植手术”为主题予以报导。

韩国9家大型媒体同时报导

6月18日~19日,韩国的韩联社、东亚日报、亚洲经济、MBC、News1、SBS、世界日报等9家大型新闻媒体不约而同地报导了此次震惊世界的判决结果。

多家韩国媒体表示 ,独立法庭由来自多个国家的人权专家、移植手术医护人员和国际关系领域的专家组成,经过多方取证、听证、审查了大量的视频和文本证据并调查后得出结论: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等被关押的良心犯长期被非法摘取器官。

报导重点引述法庭上的证词指,中国每年最多进行9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远高于中共政府公布的官方数据。

韩国《亚洲经济》则以“中共强摘器官的来源 ——法轮功是什么”为题,详细介绍了法轮功受到中共镇压的过程:法轮功是1992年在吉林长春传出的身心修炼功法,还曾因对国民健康有益受到表彰,但修炼人数超过1亿人后,中共以其可能威胁体制为由进行镇压。2006年,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首次被公诸于世。

从“不敢相信”到“不得不信”

虽然加拿大前内阁部长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曾出版调查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披露过这一事实,但为了攫取器官而杀人这样的事情,太惨无人道,许多人不敢相信。

英国大法官杰弗里‧尼斯爵士担任“人民法庭” 的主席,他郑重公布了宣判结果:“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毋庸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时间很长,涉及受害者众多。”

来自阿姆斯特丹的欧洲问题专家Tromp博士在法庭上表示:“这次法庭经过独立调查后,拥有非常详实的证据。这些证据明确证实,受到活摘器官罪行迫害的对象属于一个团体,这个团体叫法轮功。”

裁判过程中,曾在女性劳教所里被监禁一年的法轮功学员、作家曾铮出庭作证,自己在被关押期间,曾多次被要求接受体检和验血。在2001年逃出中国后,得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时,曾铮才察觉,当初的身体检查很可能是活摘器官的医疗筛选程序。

2014年中共称将停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间接承认此前一直摘取死刑犯器官,但否认活摘器官的罪行,还推出了“器官自愿捐赠计划”的政策。而人民法庭的判决书驳斥了该说辞,判决书称:“累积的数字证据(不包括虚假的中国数据)表明:与实际执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相比,自愿捐赠计划’不可能提供足够的‘合格捐赠者’。”

责任编辑:叶紫微

世界家庭医学大会 医生吁停止非法器官移植

世界家庭医学学术大会 医生联署签名 呼韩国立法禁止器官移植旅游


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IAEOT会员请参加学术大会的医疗人员参加签名活动。(全景林/大纪元)

大纪元2018年10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赵润德报导/唐心语编译)近日,第22届世界家庭医学会学术大会(WONCA 2018 Seoul)在首尔举行。会议期间,中共非法器官交易,以及医生抵制中共活摘暴行的活动广受关注。与会医生纷纷签名,呼吁韩国政府制定强有力的法律,禁止国民到中国大陆接受非法器官移植手术。

10月18日~21日,来自世界110个国家的医生参加了此次大会,他们发表了“通过强化基础医疗,促进全人类健康”的宣言,为弱势群体发声。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TAICOT)与韩国医生团体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IAEOT)联手开设了一个展位,揭露中共活摘罪行,并开展了终结非法器官交易和器官移植旅游的联署签名请愿活动。


左起,参加大会的TAICOT秘书长黄千峰、马来西亚医生Sri Wafu Taher、IAEOT会长李承原、台湾Health&Life杂志记者兼TAICOT国际部主任在此次大会现场。 (IAEOT提供)

众多医生高度关注中共活摘暴行

有证据显示,在中国,一些法轮功学员、良心犯、政治异见者、包括部分新疆人在内的人群,不仅遭受中共酷刑迫害,还被强迫抽血、验血,做身体检查,成为活摘器官的“活人供体”,其中,法轮功学员是最大的受害群体。

与会的世界各地医生对此表示高度关注, 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秘书长黄千峰说,“参加会议的韩国医生有两千余名,他们很多人来到我们的展位,关心这个议题。让我很惊讶的是,韩国医生对这个事件的了解比我想像的更深入,大会的主席、副主席都到我们展位表达支持。”

一些医疗团体得知实际情况之后,表示“想回国之后告诉大家这一事实”。来自马来西亚的医生Sri Wahyu Taher说“首先,我反对活摘人体器官。对于在台湾和韩国的反对活摘人体器官的团体,希望大家给予关心和支持”。

“2000年以后,去中国做手术的患者增加了500倍,我们没有办法知道真正数据,实际数据应该比这个更多,”来自越南的Le Chi Cong表示,“我阅读了很多文献和数据,很多证据显示,中共政府直到现在还在攫取被他们关进监狱的良心犯和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

他说,“我号召全世界医生收集更多的证据。”

参加此次会议的很多医生得知中共活摘真相后,纷纷在请愿书上签名,支持正义。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李承原会长说,“通过参加此次学术大会,很多不知道(中共活摘)真相的人知道了真相,并清清楚楚地了解其反人类的性质,希望早日终结这一无视人权、漠视生命的行径”。


马来西亚医生Sri Wahyu Taher参加签名活动。(IAEOT提供)

呼吁韩国政府立法抵制暴行

黄千峰提到,2016年,美国众议院通过343号决议案,敦促中共停止活摘良心犯器官,2017年,梵蒂冈召开了全球反器官贩卖峯会,这都显示国际社会一直都在关注存在已久的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旅游。而且,程度最严重的是临近中国大陆的地区,包括韩国和台湾,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临近国家的反应和对策。

事实上,台湾在2015年通过了相关法律,明确地告诉国际社会,台湾尊重人权,关注中国大陆存在的活摘器官。而在韩国,虽然包括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在内的一些团体持续开展了各种教育、研究活动,敦促国会立法,但是相关立法并没有提上日程。

对此,黄千峰表示,在台湾已经立法的情况下,现在世界的关注点转移到了韩国,韩国现在有很多医生和民众关心这个议题,韩国政府应该反映民意,通过相关法案,制止民众到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他还表示,相信在民意的汇集之下,在不久的将来,善的、正义的力量能够帮助韩国国会通过这样一个关注人权的法案。让韩国民众不再去做反人类罪犯的帮凶,同时让国际社会知道中共仍然在进行这样一种惨无人道的罪行。

“TV朝鲜”希望患者换位思考

2017年11月份,韩国最大日报《朝鲜日报》旗下的电视台“TV朝鲜”通过探查节目《Seven》放映了题为“杀了才能活”的纪录片,揭露中共医院向外国人进行非法移植手术的实况。

据悉,“TV朝鲜”在制作节目期间,制作组相关人员亲往中国,经过成功暗访,揭开了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的黑幕,节目一经播出,在世界上引起巨大反响。

“TV朝鲜”的报导被世界卫生组织非法器官移植专责小组高度重视,并于今年6月份,在马德里召开的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上再次引起关注。

“TV朝鲜”制作组在节目的最后给所有的观众提了一个令人深思的话题:“现在轮到您来回答这个问题了。如果是您或者您的家人必须接受器官移植才能活,在韩国需要等待5年,但是去中国只需要一个星期,最迟也只需要一个月就能移植。但是这个器官是从活人身上强摘的,您会怎么做?”

今年10月8日~9日,英国广播公司BBC电视台在世界新闻中深入报导了中共活摘器官的问题。此后,国际医学界也对中国的移植器官来源表示担忧。

责任编辑:李缘

“与恶魔的交易” 中共器官移植旅游怪圈

韩国最大媒体制作强摘器官纪录片《调查报告7》


韩中医疗团队与韩国移植手术患者合影。(TV朝鲜《调查报告7》截图)

大纪元2017年11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恩慧韩国首尔报导)韩国最大日报社《朝鲜日报》的旗下电视台“TV朝鲜”,日前通过节目《调查报告7》揭露中共医院以外国人为对象进行不法移植手术的实况。

据节目介绍,自2000年以来约有两万名韩国患者去中国接受了器官移植手术。节目揭露法轮功修炼者等良心犯的器官被强摘作为移植之用。

其移植的器官大多数是来自中国的良心犯,特别是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非法摘取来的器官。

TV朝鲜节目摄制组直接到中共当地T医院,成功捕捉了进行移植手术的韩国人、主刀医生。另外除韩国患者外,还有很多中东地区的外国人也到中共医院进行移植手术。


中国T医院器官移植中心(TV朝鲜《调查报告7》截图)

在韩国,迫切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有3万2000名,而肾脏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为5年。

一位医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如果你不做移植手术就活不过一年的话,不管是不是从一个活人身上强摘器官,那你要不要去中国接受移植手术?”

11月15日,TV朝鲜纪录片《调查报告7》栏目以“杀了才能活”为题,报导了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的怪圈。

《调查报告7》开篇介绍说:“这次播放的节目让我们一起来感受一下深刻的伦理苦痛。”器官移植旅游是人类生命尊严、伦理与人类生存的本能之间发生冲突。

韩国人从本世纪初开始去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在中国,有资质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有169家,其中,韩国人去的最多的有8家。


169家器官移植医院中,韩国人去的最多的有8家。每年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韩国人有两千余名。( TV朝鲜《探查报告7》截图))

据《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透露,三年间前往这8家医院中某一医院的韩国患者超过了3,000名,也就是说每年平均去做器官移植的患者有1,000名。剩下7家医院的患者加在一起保守估计也有1,000人,那么每年去中国做器官移植的韩国患者高达2,000名。这就意味着,在过去的十年间,可能有两万多名韩国人去中国做器官移植。

这些患者当中很多人是在“主治医生的建议下”去做器官移植手术的,甚至有医生告诉患者说“只要你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我就保证你的术后维护治疗”。这些人回国后还组织定期聚会,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器官是谁的、怎么来的。


中国移植医院的一位朝鲜族护士说:“肾脏移植需要1亿2,000万~1亿4,000万韩元,如果捐赠1.500万韩元,可以尽快安排移植手术。”( TV朝鲜《调查报告7》截图)

中国移植医院的一位朝鲜族护士说,“昨天做了3台肾脏移植、4台肝移植”,并说“快的话等2~7天,慢的话也只需等1~1.5个月”。

在韩国等待肾脏移植手术平均需要5年,中国虽然是一个人口大国,但过去二十年间中国的器官捐献者不过37名。那么这么多的器官是从哪里来的呢?

TV朝鲜摄制组从讲述中共强行活摘器官和不法买卖的纪录片《活摘》(Human Harvest)中找到了线索。

目击活摘器官的武警在纪录片《活摘》中说:“当时我们经历了一个星期对她(被害者)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次伤疤。(为了保存器官)不打任何麻药,(这些医生)手一点也不抖,直接就把她的皮肤拉开了。先摘的是心脏,然后再摘的是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的身体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

然后他非常痛苦地表示:“唉…..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揭露强行活摘器官、丈夫曾是神经外科医生的护士。(TV朝鲜《调查报告7》截图)

在辽宁省一家医院任职过的护士证言:“我和我的前夫在1999年到2004年间在这家医院工作。丈夫是一名脑外科医生,参与摘取法轮功学员眼角膜手术。这家医院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的肝脏、眼角膜等器官,部分被强行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在还有呼吸的情况下就被扔进用锅炉房改建的焚尸炉里。”

她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与丈夫离婚,逃亡到了美国。

也有参与活摘器官的医生的证词。在2013年4月,中国医生Enver Tohti在苏格兰议会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我打开他(死刑犯)时让我震惊的是血还在流,表明他还活着。我摘取出肝和两个肾。这个过程30分钟都不到。”

摄制组介绍了中国发明的“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该装置是用一个圆形的金属球直接锤击脑壳形成的冲击波穿越头盖骨,到达脑部,让人瞬间脑死亡。


“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是为了获得完整的器官,让人瞬间进入脑死亡状态的中国开发的杀人装置。(TV朝鲜《调查报告7》截图)

TV朝鲜摄制组制作了“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的模型,并对此咨询了韩国“器官移植伦理协会”会长兼外科医生李承原(音译)。李承原道:“‘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除了为摘器官将人进入脑死状态外别无它用,谁会让人脑死呢?”

摄制组通过可信的根据和证词得出这样的结论:去中国做手术的韩国人,其移植的器官大多数是来自中国的良心犯,特别是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非法摘取来的器官。

中国的传统身心修炼功法法轮功,因为有突出的增进健康的效果而受到认证和支持,修炼者的人数也因此急速增长,但自1999年7月以来受到了中共的非法镇压。


有证言在中国流通的大多数的器官都是违法摘取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TV朝鲜《调查报告7》截图)

在中共监狱关押又戏剧性地被释放的金某是直接目击强摘器官的人。他说:“(在监狱里)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虐待致死后,当天晚上,医院来人把器官摘除了,用保温箱装走了。其他刑事犯(也)亲眼所见。”

2000年初,中国器官移植旅游刚刚开始的时候,韩国人几乎无人知晓。曾经向自己的患者推荐中国行的医生后来在得知这个事实后就不再推荐了。

从中国接受器官移植回来的韩国患者说“要想活,除了那个方法(移植器官)别无它法。那些不想死的人(为了准备手术费)一般都把房子卖掉了”。


是你的话,要不要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呢?(TV朝鲜《调查报告7》截图)
“好,现在轮到您来回答这个问题了。如果是您或者您的家人必须接受器官移植才能活,在韩国需要等待5年,但是去中国只需要一个星期,最迟也只需要一个月就能移植。但是这个器官是从活人身上强摘的,您会怎么做?”

TV朝鲜《调查报道7》于节目最后留言道:

“不管信神和不信神都不要跟魔鬼做交易”

──中国监狱良心犯金某

“不要跟恶魔交易,选择属于大家”

──TV朝鲜《调查报告7》

责任编辑:杨亦慧

调查:赴海外器官移植 97%韩国人去中国


去年9月,与多家中国医院勾结、带领韩国患者赴中国器官移植的中介团伙头目韩国人金某(男,43岁)从中国回韩自首,揭开了韩国患者前往中国进行非法器官移植的黑幕。图为金某(中)在机场被捕的场面。(韩联社TV截图)

大纪元2017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洪梅韩国首尔报导)据韩国一项调查结果显示,2000年~2016年间,2206名韩国人在海外接受器官移植手术,其中绝大多数(97%)是在中国进行。这项调查首次披露了韩国人的海外器官移植,尤其是在中国的非法器官移植的部分实况。

据《东亚日报》报导,庆熙大学医院移植血管外科教授安亨俊(音译)调查了首尔峨山医院等42家主要脏器移植患者康复医院,发现在2000-2016年期间,未在韩国国内做过肾脏移植手术,但接受了移植后免疫治疗的肾、肝移植患者为2206人,其中有2147人是在中国接受的手术,占总体的97.3%。

据推测,这些人大部分应该是通过器官买卖进行的非法器官移植,到海外移植无法享受健康保险和各种政府支援优惠。

安亨俊的调查结果以题为“韩国人器官移植倾向”的论文形式,刊载在世界移植学会的国际学术杂志《移植(Transplantation)》韩国网络版上。

韩国患者通过中介赴华接受非法器官移植

据悉,韩国患者主要通过中介在网络上创建的等待移植器官患者的社交网站,前往中国进行非法移植器官,但是患者移植的器官来源却无从得知。

去年9月,与多家中国医院勾结、带领韩国患者赴中国非法器官移植的中介团伙头目韩国人金某(男,43岁)从中国回韩自首,揭开了韩国患者前往中国进行非法器官移植黑幕。

据釜山警方介绍,金某涉嫌在2006年至2011年间与同伙一起,在互联网门户网站网吧打着器官移植患者聚会的旗号开设了“xx器官移植中心”、“xx移植患友会”等多个器官移植中介,对加入该网吧的慢性肾功能衰竭、肝癌、重症肝硬化、心脏病等患者做广告,并称只要等待1~2周在中国就可以获得器官移植,换肾脏的手术费为4000~6000万韩元,换肝的手术费为6000万~1亿韩元,换心脏的手术费为1亿韩元。

据悉,由于中共政府在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前后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开始名义上禁止对外国人进行器官移植,该团伙遂与13所上海医院勾结,安排韩国患者假借中国人的名义住院,接受移植手术。

据韩国警方强调,“假借中国人的名义接受移植手术,没有中国医院的合作是不可能实现的。”“通过这种方式,共87次带领需要肝、肾、心脏移植的患者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其中还包括接受活体器官移植的事例。”

警方还透露,其中部分患者手术途中死亡或者回国后很快死亡,回国后发生副作用,再次接受手术的情况也很多。“实际器官移植的次数要比这(87次)多得多。”

国际报告:中国非法器官的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去年6月22日,加拿大前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以及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三人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器官移植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报告还强调,韩国人是中国非法器官移植产业的最大海外顾客。

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因调查中共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并在全世界范围揭发和制止中共毫无人性的血腥器官摘取所做出的不懈努力,曾被提名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责任编辑:苏漾

成批韩国人赴天津移植器官 黑幕重重

大纪元2016年1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综合报导)近日,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韩国首尔的一个活动上引述港媒报导表示,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接收的韩国器官移植患者数量惊人,曾在“3年间共接待了来自20多个国家的患者,其中韩国患者达3000多名,其它国家患者约1000名”。

麦塔斯和另外两名调查员大卫.乔高、美国独立新闻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在今年6月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中也对这方面的信息进行了披露。

调查发现,天津中心第一医院(又名: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护士长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为了满足大量韩国病患的需求,该医院已经把12层医院大楼的4~7层改为专门的移植患者病房;并且借用天津经济开发区的国际心血管医院的8层,作为韩国患者的住院区;还同时将一家附近酒店的24~25层改为韩国患者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房;即便如此,床位依然短缺。

他们在这份调查报告中引用了2006年发表在《凤凰周刊》一篇题为《全球器官移植大调查》报导的相关内容,这篇文章的副标题是“数万外国人赴华移植器官调查,大陆成全球器官移植新兴中心”。

从2002年开始,韩国前往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人数急剧增加。北京一家器官移植中心的韩国患者负责人说:“在天津、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型医院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韩国患者每月达到70~80人,如果把中小医院加在一起,在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韩国患者每年将达到1000人。”

从韩国首尔到中国天津,坐飞机仅需要1个半小时。韩国《朝鲜日报》披露,2004年,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院进行的507例肝脏移植手术中,韩国人占37%左右。由于韩国患者众多,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甚至聘用了一些会说韩语的朝鲜族外科医生和护士。其他医生也能流利地说出一些诊治所须使用的韩国话。

据大纪元驻韩国记者站报导,国际器官移植伦理协会(IAEOT)理事金滉镐表示:“据我们调查,韩国至今仍有个人或团体向中国输送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

“去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器官移植中心接受器官移植的韩国人在网上建立了‘同好会’,有时上面还公布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后回来的韩国人数。今年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的例子已经在网站上上传,去年是至少21名,今年目前上传了2名。”他强调,“当然,这只是冰山一角,通过别的中介去天津市第一医院的人可能不少。”

2016-11-7-han-guo-1
图为带领韩国患者赴中器官移植的中介团伙头目(中)从中国回韩自首,在机场被捕的场面。(韩联社TV截图)

《凤凰周刊》记者调查发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的移植外科部的医生成天忙碌地穿梭于病房和手术室之间,彼此顾不上打招呼,他们嘴上总挂着这样一句话——“这几天特忙,一天十几台手术”。有的医生甚至连夜赶手术,一宿没合眼。

有患者家属透露,该移植中心一天之内最多做过24例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手术后出院的患者提供的器官捐赠人记录表上,捐赠人死因写的都是“急性脑损伤”。面对《凤凰周刊》记者的提问,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本人对此不置可否。

除了担任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兼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于2003年成立,由武警总医院和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共同组建。

据隶属天津市政府的北方网报导,从2000年开始的两年中,沈中阳团队的肝移植总数从24例增长到209例;而从209例增至1000例,只用了2003年一年时间。

中共武警和军队医院系统不隶属中共卫生部,而是受军委管辖。据官方资料记载,沈中阳移植团队2004年完成肝移植总数居全球第一,肾移植总数居中国第一。

北京武警总医院网站这样介绍沈中阳:2001年在北京组建“武警总医院肝移植中心”,并担任中心主任;目前,沈中阳仍保持国内肝脏移植手术总例数最多等多项纪录。这个网站还曾登出一张沈中阳身着武警军官制服的照片。

2016-11-7-han-guo-2
图为沈中阳穿武警制服上电视接受采访。(视频截图)

外界认为,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拥有充足的器官来源主要与沈中阳的准军方头衔有关:凭此可以无阻拦地进入关押政治犯和良心犯的场所检查或摘取器官。

美国独立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向英文大纪元表示,他认为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主要器官来源是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葛特曼多年来一直在研究中共军方和强摘器官之间的关系。2014年8月12日,葛特曼的新书《屠杀》英文版正式公开发售,他当天在美国华盛顿DC接受中文大纪元采访表示,中共军方医院站在活摘人体器官的最前线;军方医院人员早期强摘维吾尔人、新疆人士的器官,在1999年实施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后,中共开始大规模地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葛特曼说,军方医院是“强摘器官的通道口(vent gutter)。” 他还表示,维吾尔人、西藏人、法轮功学员……这些人彼此不认识,但他们有着类似的经历--通常是军医来接触他们,“ 军医在现场出现非常常见。”

2016-11-7-han-guo-3
伊森‧葛特曼披露中共军方、警方出现在行刑现场的图片。(李辰/大纪元)

布会上披露,2012年3月20日,大陆收索引擎百度突然解禁“活摘器官”和“王立军活摘”。

王立军是警察出身,曾先后任辽宁省铁岭市、锦州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武警重庆总队第一政治委员和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从没有医学背景,但创办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从事对人体器官移植的研究,并因此获奖。王立军发表获奖感言时透露,他的团队进行了几千例的人体器官摘取。

葛特曼在几年的调查中采访了很多从中国大陆来到泰国、香港、台湾、澳洲、加拿大、美国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很多因遭迫害而被迫流亡海外。

葛特曼通常并不让受访者知道他在做器官强摘调查。一位抵达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女法轮功学员向葛特曼讲述了她在大陆狱中的故事,一再强调她所遭受的酷刑。实际上,这位老妇人看到葛特曼对一个看来无足轻重的体检如此有兴趣,她甚至感到有些恼火。

正是受访者的这种自然流露,让葛特曼感到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可怕的黑幕,因为他感到这不是一个医生进行的正常的体检,医生看起来是在处理一具新鲜的尸体,医生只对血型、脏器和眼角膜等感兴趣。葛特曼回忆道,他记得当时那一刻,感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冷意席卷了全身。

在后来的调查中,很多受访者的经历一次又一次地证实了葛特曼的内心的担忧--强摘器官真实存在,并且广泛进行。很多法轮功学员不仅在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有的甚至是在家中被强制采集血样,被提取组织匹配样本。

如果用“抽血”和“天津”作为关键字在明慧网上进行搜索,可以获得不少结果。以下仅举部分案例:

天津市大港油田一中的高中教师贾文广女士在其控告江泽民书中表示,她曾被关押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与河北区看守所,在被关押期间她多次被抽血;但是她发现,抽血对像仅限于法轮功学员,刑事犯是不用抽血的。

天津优秀会计师、法轮功学员赵树霞在2016年新年期间,因在街头悬挂了一个向民众拜年、传递法轮大法真相的条幅而被绑架。赵树霞后被非法关押于天津南开分局看守所,在看守所,她被强制抽血。

2007年11月9日,明慧网发表一篇题为《我在天津女子监狱所经历和看到的迫害事实》的报导说:“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队是三队,三、四、五监区都有法轮功,除了包夹人外就是个别刑事犯,每个监区三队的队长都单独把法轮功学员叫出去,化验尿和验血,没叫刑事犯。队长说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关心。”女子监狱距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只有30多分钟车程。

法轮功学员滑连有曾回溯2013年6月他在天津滨海监狱被抽血的经历,滨海距天津第一中心医院车程约47分钟。天津市双口劳教所也在法轮功学员进行验血,从双口开车到天津这家医院约半小时。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只是中国器官移植体系的缩影。至少有700家以上的中国医院可以进行器官移植。

根据麦塔斯、乔高和葛特曼3位调查员的调查: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10万例;法轮功学员是被强摘器官的最主要对像。

责任编辑: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