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威辛·古拉格·S-21·苏家屯

作者:辛声

一.集中营是人类现代史上暴行和恐怖的一大象征,其中又以法西斯和共产党设立的集中营最为残暴血腥。

奥斯威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修建的1000多座集中营中最大的一座,也是法西斯集中营的代表。由于有上百万人在这里被杀害,它又被称为“死亡工厂”。德国法西斯在这座集中营内设立了用活人进行“医学试验”的专门“病房 ”和实验室,还建有4个大规模杀人的毒气“浴室”及储尸窖和焚尸炉。1944年,这里每天要焚烧约6000具尸体。残暴的法西斯分子甚至在焚尸前敲掉受害者的金牙,剥下纹身人的皮肤做灯罩,并剪下女人的长发编织成地毯。

二.

共产党人设立的集中营首推苏联的“古拉格”,它产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期。1923年,苏联政府在索洛维茨基群岛上建立了第一个特别劳改营,用来关押那些反对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与苏维埃政权为敌的政治犯、不同政见者,其中包括社会革命党人、孟什维克及宗教界人士,并对他们进行“劳动改造与教养”。自此之后,这种古拉格的模式在全苏各地越建越多。1953年斯大林逝世前夜,古拉格的发展达到了顶峰,苏联境内共有170所,遍布各个地区和角落。   

超强度的死亡劳改是古拉格群岛的主要剧目,也是它的压轴戏。被投入这里的人们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在冰天雪地的北极圈内每天工作十二至十六小时的体力劳动,工具极端简陋,甚至索性就没有。在这种一天五百克(多一点的话七百克)的黑面包加一杓烂菜场(只是飘着一两片烂菜叶)的伙食条件下,大批大批的劳动者死于非命。集中营的管理人员对于大量的死亡现象不但熟视无睹,有些杀人成性的管理人员甚至还逼迫被超强度劳动拖垮的人上工,如因病无法上工则就地枪决,罪名是怠工。杀人者往往还得到嘉奖,于是一些毫无人性的监管人员便演出了一幕幕为获奖而杀害犯人的丑剧。1973年,苏联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写的《古拉格群岛》在西方出版,有关古拉格的残酷内幕曝光于世,善良的世人闻之无不震惊。

三.

比古拉格更骇人听闻的是柬埔寨红色高棉设立的S-21集中营,被关押在这里的全是政治犯及其家属,绝大多数是知识份子、老师、工程师,包括躺在母亲怀里的婴儿。

S- 21集中营的生活极端血腥恐怖。送到这里的犯人们先要被照像存档,之后会被强制脱去所有衣服,并去除所有可能的自杀物,再被带去没人的小房。那些要用手铐铐在墙上的犯人则会被带往更小的牢房,而那些被带往稍大的牢房的犯人,则是所有人都被铐在同一根大长铁条上。犯人都睡在冰冷的地面,没有被褥,连睡觉时也是被铐着的。集中营的管理非常严格,犯人的每个行动都必须由守卫批准,不服从就会遭到毒打。集中营里还别出心裁地设立了哑巴牢房——在牢饭里放药,使囚徒变哑巴,目的是为了防止施行酷刑时被害人喊叫。一些只有十平方米大的牢房内被硬塞进了二十名囚犯,永远站立直到死去为止。这里的审问系统类似中世纪的审判所,是被设计用来让抓获的犯人承认有罪用的,折磨他们的酷刑包括电击、热烙,悬挂等。审问完成后,犯人们以及他们的家人通常就会被带往位于金边市中心15 公里远的杀戳场处死。在那里,为了节省子弹,红色高棉的暴徒们用铁镣、刀、棍棒拷打犯人直至死亡;甚至把人吊在烈日下暴晒,再活活剥皮;把婴儿抛向空中,比谁用刺刀挑得准……前朗诺政权的外交部长郑璜曾是这里的一名囚犯,红色高棉处死他的方式是把他活活捆绑着,再把他的内脏挖出来;他漂亮的妻子被轮奸后用铁钉活活锤打在乳房上;他19岁的儿子则被关在一口棺材大小的铁笼里,里面放进剧毒的毒蛇、蜘蛛、蜈蚣。据统计, S-21集中营先后处决了17000人,仅有7人幸存。

四.

中共掌权后,步苏联的后尘,也在全国各地设立了大大小小的劳改集中营,就目前已经披露的情况来看,以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尤为血腥残暴。

这个秘密集中营设在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的地下医疗设施里,曾经关押了6000多位法轮功学员。狱方将他们的内脏摘取后送至各个医疗单位买卖赚钱,被摘取内脏的人则送进焚尸炉焚毁。一名器官摘除主刀医生的夫人出面指证,她的丈夫就是活体器官摘除主刀医生之一,由于经历了活体器官摘除和焚尸的惨烈,在精神上了承受巨大的压力和难以描述的痛苦。她从丈夫口中得知的这个讯息,给她的家庭带来摧毁性的打击,他们后来因此离婚。

摘取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的并非苏家屯秘密集中营一处。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组成的独立调查组200 6年7月6日向加拿大媒体公开了“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他们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取证,通过对18类证据的证明和反证,得出结论,“大规模的、违背意愿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现在仍然在继续着。” 大量被处死的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器官,包括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几乎同时都被掠摘,非自愿的被摘取,然后被高价出售,有时被卖给外国人”。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麦塔斯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五.

圣贤曰: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正因为如此,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做出诸如杀人、对人施加酷刑、剥人皮、拿活人做试验和摘取活人器官等这类暴行的心理承受能力,根本就下不了手。一旦做了,许多人很可能因此心理崩溃。然而恰恰是这种一般人根本下不了手的暴行却每天都在奥斯威辛、古拉格、S-21和苏家屯里上演着,许多干这种事的人不但没有心理负担和自责,甚至以此为乐,以此为荣,让人不能不感叹人性的沦丧。

问题是为什么他们能够那么毫无怜悯肆无忌惮地折磨和残杀自己的同类,是什么让他们变得如此冷血,是什么让他们的人性竟沦丧到这种地步?

对纳粹党徒而言,无疑是希特勒狂热的种族主义理论把他们完全变成了折磨和残杀犹太人的禽兽。在希特勒看来,世界历史就是种族斗争的历史,日耳曼人是历史的中心,是地球上的核心,是最勇敢、最勤劳的强者,只有日耳曼人和雅利安人才有资格做人类,犹太人是破坏者和劣等民族,是瘟疫,“犹太人不是人,只是一种堕落的形象 ”,应该被灭绝,要实现日耳曼人的理想,就必须屠杀犹太人。既然犹太人“不是人 ”,是劣等民族,是瘟疫,应该被灭绝,被这种理论洗过脑的纳粹党徒折磨和屠杀起犹太人来当然就不会再有心理障碍了,不但没有心理障碍,甚至还有光荣感崇高感,因为在他们眼里自己是在从事高尚正义的事业。

与此异曲同工的是共产党人的阶级斗争理论。这种理论把人类社会分为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反动派和革命者两大阵营,认为前者是阻挡历史进步的,后者是代表和推动历史进步的,他们之间存在着你死我活的斗争,人类历史就是这种斗争的历史。既然剥削阶级和反动派阻挡历史进步,为了推动历史前进,当然就要推翻、打倒甚至从肉体上折磨和消灭他们。S-21的头子康克由当年就曾教育年轻的监警说:“你一定要摆脱打囚犯是残酷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仁慈就被错用了。为了国家、阶级和全世界,你一定要打他们。”要把囚犯当做“连垃圾都不如的”或者“人类以外的其他生物”。显然,被这种理论洗过脑的共产党人在折磨和屠杀党眼里的敌人时也是不会有心理负担的,不但没有心理负担,反而还会升起一种光荣感崇高感,因为在他们看来,按照党的指示,从肉体上折磨和消灭敌人绝非惨无人道,而是革命的需要。

可见,共产党人和希特勒一样,都把人简单地划分成你死我活的两大阵营,都不把自己眼中的敌人视为“人”,都蔑视甚至否认他们的生存权。正是这种反人类反人性的邪恶理论使得它的创立者和追随者丧失了应有的正常人性,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从而导演了在奥斯威辛、古拉格、S-21和苏家屯发生的那一幕幕惨剧,也在无意中把自己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6/1/n2543884.htm

应变真快!中共忽然篡改吉林省地图(多图)

2006年5月21日 星期日

作者:怀明


图1. 显示王府镇的位置。图中松原市、干安、和王府镇为笔者多方求证后加上去的。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5月19日登载的《看集中营的存在》一文提到“在吉林省松原前郭县王府镇有一个青龙山村”,疑与吉林松原“青龙山”集中营有关。看后不由上网查看是否有这么一个王府镇站。

从网上搜索“电子地图”,很快跳出许多连接。然而打开这些连接击点沈阳或长春时大多网站都交白卷——返回一张空白图。不久前这些网站还都正常反馈的。应变得好快呀!

尽管有些地图网站还能反馈,但显示的地图明显的作过修改。而且留下很多尾巴。有几个网站显示在吉林长春和白城之间有长白铁路线,然而松原市并没有显示(如图1)。

如果放大地图时,从出白城后不久到王府镇南的铁路则给清掉了(如图2)。

也有网站在显示放大地图时干脆将松花江以南从松原市、前郭县、到王府镇南之间的一切都挖掉,从而造成一大片空白区(见图3)。


图2. 白城和王府镇南间的铁路给清掉了。


图3. 从松花江以南从松原市、前郭县、到王府镇南之间的一切都挖掉了。

查遍中国所有能查到的网站,毫无例外,包括松原市、前郭县、和王府镇之间的铁路线要么没标地名,要么没有铁路。真是拙拙怪事。是谁这么胆大妄为、敢将这段的铁路图给故意搞掉了?

沈阳军区老军医5月7日揭露说中共中央军委将针对法轮功而封闭特别军事监管管理区的相关资讯、并对泄密行为进行严厉处罚。难道这段铁路属于特别军事监管管理区,所以才给卡掉了? 恐怕这是唯一能解释得通的道理。要不然怎么所有网站上都少这一段? 如果将这一段划成了特别军事监管管理区,试想谁敢抗命不遵? 显然中共中央军委的指令已经得到强化实施执行。这也从反面证实了沈阳军区老军医所揭发材料的真实性(笔者藉此机会谨向老军医拜谢! 感谢您置生命危险于不顾,大义凛然揭露将中共灭绝人性的暴行曝光)。

这段铁路真在特别军事监管管理区吗? 笔者没有证据。但有件新闻报导(见图7)很令人深思。2005年12月20日新华快讯报导说这条铁路在2001年很不安全,尤其是在松原市南侧的208公里道口处更是事故频繁。「仅2000年,该道口相继发生了8起交通肇事,造成9人死伤,报废车辆6辆,影响行车10余小时的严重后果,当地的老百姓都把这个道口称之为‘虎口’”。但从2001年3月26日起,为“确保绝对安全”这个道口“设民警定位、定岗、定时全方位管理,收到了显著效果”。」「“截至今年12月1日,长白线208公里监护道口实现了安全无事故1800天,创造了历史最高记录。」

这可真是个奇迹啊。从那么个事故频繁的道口,仅仅靠“民警定位、定岗、定时全方位管理”就能收到如此显著效果?

2001年2月1日明慧网揭露江泽民刚刚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政策。而后许多法轮功学员便被用火车押解到松原青龙山集中营。也正是从此以后这条铁路才被要求要“确保绝对安全”的。

那么前郭县王府镇的青龙山村是不是就是青龙山集中营呢? 笔者不知道。但这个地区究竟有没有值的掩盖的“秘密军事基地”呢? 笔者从网上看到在王府镇西约12公里处一处“村庄”的东侧有一新整齐建筑物群,约400米见方(图4-5)。


图4. 王府镇西12公里处一处“村庄”的东面有新整齐建筑物群(箭头)。


图5. 图4箭头所指的地方是王府镇西12公里处一崭新建筑物群。

查遍周围村庄,未见别的村庄有如此大的建筑群。虽然笔者不敢排除这建筑群是村庄企业的可能性,但这个建筑群实在令人生疑。另外在王府镇和干安之间有山区(图6),其内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也值得探查。


图6. 王府镇和干安之间有山区。


图7:长白线208公里监护道口实现安全无事故1800天。

附:

大纪元《看集中营的存在》

【大纪元5月19日讯】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曝光后,社会各界纷纷提供线索,证实集中营的真实和存在。

**********************************************
大沙漠中的集中营

消息来源称,有个地方是大沙漠,把法轮功学员送到那里实行强迫劳动等迫害,那里都是无期犯人,连警察不愿意去,叫坏人管着,据说让法轮功学员每天打万斤石头,最终就累死饿死为止。如果从那里走出去需要一星期的时间,很难出来。

**********************************************

新疆也有集中营

一位在2001年被非法关入上海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说:有一次,一个监视我的吸毒人员恶狠狠的对我说:你要是还不“转化”就把你送到新疆去。我感到有些奇怪:已经被关到劳教所了,还要送到新疆去干什么?难道在上海的劳教所被迫害和在新疆有什么不同吗?

当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曝光后,我偶尔脑中闪过对此事的回忆,发现这些恶人的话绝非空穴来风。因在当时早已建立对大法弟子迫害的集中营,这些人可能或多或少的有所闻,才会以此来威胁。

**************************************************

图门于2002年又成立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

曾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听到马三家内部消息说:图门于2002年又成立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这又是一个集中营。

**************************************************

吉林松原“青龙山”集中营

2006 年3月31日,沈阳军区后勤部下属一名老军医指证:吉林有法轮功集中营代号672-S,此法西斯集中营关押人数超12万,是规模最大的一个。据老军医同时指证: 所谓的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需要的时候可大规模调动,转移5,000人只需要一天就可以了,专车专列,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

天警世人,根据中国大陆媒体报导:中国台网测定, 2006年03月31日,20时23分15.7秒在吉林干安、前郭间(北纬44.7,东经124.0)发生5.0级地震。

据了解,干安和前郭两县均有铁路线通过, 符合以上老军医报导中“大规模调动”的基本条件, 有些中国东部经济发达的县、市也是没全通铁路的。而且,在吉林省松原前郭县王府镇有一个青龙山村,离干安县很近。

据明慧网4月27日报导,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狱警讲,“青龙山”归中央直接管,凡是两次或三次被抓捕坚决不转化的年轻的男大法弟子,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折磨一个月左右全部分批转移到“青龙山”,对外宣称是批捕,转移时不许带衣物,之后就音信全无。

一名曾被关押在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说:从2004年春天开始,大约有五到六批, 每批10多人, 30岁左右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被转移到一个叫“青龙山”的地方。(5/19/2006 4:05:5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