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鸿锦尸体展做大 中共高层有人在撑腰

——横河:人体展越做越大的公司背后是什么?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上一周我们讨论了谷开来的案子和人体展,上周我们节目做完以后,人体展成为了国内微博等等社交媒体上面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以致于连第一财经网站上面都发表了文章来谈论这件事情。大家广泛讨论的热点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一个就是作为中国人来说,不能够接受将中国人的死者做成标本去展览,另外更多的是关于这些尸体是从哪里来的,这些人生前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尸体拿去做标本展览?很多人对这件事情表示了愤怒。

网络上有几条评论很具有代表性,而且很说明问题,我今天看到几条特别有意思。一条是一位丁律师说的,说哈根斯到美国办厂,人家有博爱没成功;说到新加坡人家有法治;到同一个体制的委内瑞拉,人家又没有尸体;到没有民意压力的沙特,人家有信仰;想到海盗横行的索马理,人家有人性。这时候他想到一个无法治、无信仰、无人性,有黑恶,有尸源的国家。

另外还有一个帖子也很有意思,提出了几点要求,一个就是收回全世界每一具华人的尸体,第二是用DNA检测失踪者的家属进行对比,就找到这些被展览的人是谁,第三是抓捕审问相关人员,第四是清查公司进出项目,第五个要求国际法庭介入,最后一个,第六个是想知道死者是谁。特别说到罪恶如果得不到审判的话,就会悲剧重演。

我们今天继续讨论这个话题,首先来看一下,我们注意到了国内网民大多数讨论的都是哈根斯。事实上在国内进行展览的,而且在国际上展览的,哈根斯有一个最大的竞争对手是鸿峰公司,这两个公司其实在中国遭遇的是不同的命运,我们现在来看一下他们两个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不同。

哈根斯和鸿峰公司的对比

首先看一下哈根斯的公司现在怎么样了,国内有人自告奋勇的去调查,是新青年,发现哈根斯的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了。根据他们调查的情况,有一个录像在网站上,至少知道在今年2月29日这个公司原来厂房的大门外被贴上了封条,现在整个公司似乎正在拆迁,附近的人说是去年年底就搬空了。这个事实也被哈根斯公司现在的掌门人,就是原来冯‧哈根斯的儿子鲁克立‧冯‧哈根斯,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的时候证实了。

根据他说是从2006年北京政府就下达了规定,禁止进出口人体塑化标本,他说从此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做人体标本,又做了两年的动物标本,也做了展览。这个说法和一般人所知道的情况不太符合,因为他说再做了两年,也就到2008年,然而附近的人看到的是2011年年底才搬走,也就是至少还延续了三年。但是不管怎么说吧,哈根斯公司在大连的这个部分,因为它在全世界一共有三家公司,那么大连这个部分在2006年以后逐渐的衰败,这点恐怕是一个事实。

而跟这个相对的是另外一家公司,就是哈根斯大连公司的负责人,后来一年以后跟哈根斯分道扬镳,另起炉灶的隋鸿锦。他在2002年开了一家名字叫作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这一家公司,也是做塑化,也是做人体标本。实际上这个公司后来有人去调查,和2004年正式成立的鸿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同一家公司,打了两块牌子。也可能是大连医科大学为了避嫌,而把名字从这个公司拿走了,这个公司必须成立一个独立的公司。

这家公司却越开越大,当时开的时候他们就说得到中共政府的支持,要在2008年奥运会开一个人体展来吸引游客。在国内它确实从2004年开始,就从北京开始在各个城市进行展览。而2004年开始的在北京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主办的那个人体世界科普展览,是经过卫生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批准的,而它的主办单位是中国解剖学会,所以它整个是一个官方在后面支持的人体展。

说到这个2006年的规定,那是什么呢?就说2006年的规定是由卫生部、科技部、公安部、商业部等九个部委,联合做的一个规定,叫作《尸体出入境和尸体处理的管理规定》。这个规定里面分别规定了可以用作进出口的,只有两种情况,第三条规定是出入境殡葬,就说他如果是外国人,死在中国了,他要回他原来的国家去,这个容许出境,也同样的,如果是一个中国人在国外去世了,那么他要回国来,这也是可以的;另外第四条规定就是医学科研用途。除这两项以外,一律不准人体、尸体和器官进出口,这是非常严格的规定。

也就是说哈根斯公司后来他们自称受到这个规定的影响,就没有再继续做人体标本了。问题是似乎2006年的规定,一下子就把哈根斯的公司给整的不能再继续做人体了,但是好像对隋鸿锦的公司没有任何影响。从他的网站看,至少有一系列的展览是在2006年以后才开始的,至少在他的网站上列出来的就有,匈牙利的布达佩斯2008年、爱尔兰的都柏林2008年、捷克布拉格2012年、立陶宛的维尔纽斯是2012年。当然还有没有登出照片来的,这仅仅是从照片上看。

当然美国也有很多城市展览,但我们暂时不把美国城市计算进去,因为据说美国的这家代理,买下他的人体标本,这样来说的话他买下来以后,就不需要在2006年以后再从中国进口了,也就中国不需要再出口给他了,所以可能不一定牵涉到2006年以后的进出口的问题。但是那样一来的话,因为如果说他的代理把他买下来了,这个展览就是他的代理做的,应该不算他的展览,不应该放在他的网站上。

至于说2006年的九个部委的规定,对他是没有效果的,不能够限制他继续把人体标本出口,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哈根斯公司做不到的,他怎么做到的?要知道哈根斯和隋鸿锦这两家公司的主要差别,是哈根斯坚持说他用于展出的人体是来自欧洲捐赠者,而隋鸿锦展出的人体,完全是来自中国。真正我们能够肯定的,就是一定有这样的事情,是把中国人做成标本,在中国和全世界展出的是随鸿锦的公司。

这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06年那个规定上签名的,就包括当时的公安部长周永康和商业部长薄熙来。在《德国之声》采访冯‧哈根斯的儿子的时候,《德国之声》问了一个问题,就说2006年以后公司不能够再继续进行人体进出口了,是不是和薄熙来离开了大连以后不再给他撑腰有关系?鲁力克‧冯‧哈根斯回答说,据他所知这两者毫无关连,当然鲁力克他的父亲当年和大连官方打交道的细节,究竟知道多少,即使知道了又愿意说多少,我们现在难以做出评价。

但是《德国之声》在采访的时候,鲁力克确实谈到,说他父亲当年在大连做客座教授期间,获得了大连友谊奖章,而且他确认这枚奖章是当时的大连市长薄熙来授给他父亲的。在授与仪式之前或者是仪式之后,说他父亲有机会和薄熙来短暂相见,当然他说除此以外,他们家和薄熙来没有任何私交,有关薄熙来的消息都是从媒体当中报导看到的,就是说他们得到薄熙来的消息都是从其它途径,和大家一样的途径。

那件事情指的是1999年底,在大连建市一百周年活动和第十一届服装节的期间,冯‧哈根斯被市政府邀请作为大连市的特邀嘉宾,参加了纪念活动,同时薄熙来接见了他,授给他了星海友谊奖,同时还授给他大连市荣誉市民的称号,当时他的身份是大连医科大学的客座教授。

薄熙来为什么要给他授奖,这点是一个疑问,因为中国的市长褒奖,和西方的褒奖是不同的。比如在美国,美国一个市长给的褒奖,他都是给那些对当地社区做出贡献的人或者是团体授奖,他特别注重的是这个人对社区的贡献,注重他的草根性。而中国城市授奖或者授荣誉市民的话,完全是出于政治考虑,如果没有特殊的关系,那就是项目本身的意义,或者是引进项目这个人在当地政界、经济界的势力或者是关系网,是由于这种关系来考量,和他真正对当地社区做出什么贡献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因此,在那个时候薄熙来为什么要给他授奖,为什么要授他荣誉市民称号,这个是什么原因,这是值得怀疑的。至于说有没有私交,我认为当然在这里不是私交,这应该是政治利益、商业利益,或者是其它利益的勾结,而绝对不是私人交情。尤其是如果冯‧哈根斯这个企业能够为薄熙来的政治上的某种目的服务的话,那么这个褒奖就更能说明问题了。

展出的人体标本究竟哪来的

我们现在还是要回到人体遗体的来源问题,就是冯‧哈根斯他虽然坚持说他的展品是来自欧洲自愿捐献的网络,他们自己建了个网络,而且他在各地警方调查的时候也能够出示一些相关的文件,但是确实发生过他的尸体标本有问题,而被迫把展品退回中国的事情。那是在英国,2004年1月23日英国《卫报》就报导,说在英国展览的时候,冯‧哈根斯将退回中国7具标本,这7具标本被发现头上有伤痕,他承认他的展品当中可能有处死刑的死刑犯,他说他不能证明这些尸体不是处决的,尽管他相信不是。

而且他也说了,说他是从中国官员得到这些尸体,但是他不能确认来源。在这篇英国《卫报》的文章里面,至少他承认了,他的尸体是来自中国的官方,那么也就证实了我们在上次节目当中所谈到的他在大连设工厂的动机。就是制造成本低和给他一些免税的待遇的话,任何一个其它城市,甚至很多其它国家都能够提供,而唯独一个丰富的尸体来源,这是别人可能不能提供的,所以至少在这点上,他在大连设厂一个动机很可能就是有丰富的尸体来源。

刚才我们讲的是冯‧哈根斯,现在我们再看一下另外一个大规模的展览,就是随鸿锦的鸿峰公司。他在2004年北京展览的时候,他对当地媒体的解释是,用来做标本的尸体全部是通过有关部门合法渠道,提供给医科大学用于医学解剖实验的,基本上是自然死亡的、无主的,或被弃尸体。在这里其实很值得推敲的,他不仅仅说出了他的部分尸源,或者是全部尸源是来自医科大学,更重要的是说出了医科大学尸体的来源,是有关部门的合法渠道。

我们现在不讨论中国的法律,在这个问题上怎么谈,而是说在中国有关部门是一个最神秘的部门。他只要一说是有关部门的合法渠道就搪塞过去了,中国的媒体大概也没有办法,也不敢再去继续追问,这种卫生部许可的展览什么是合法渠道。但是我们只要想想在中国能够通过合法渠道提供尸体的有关部门,不就是从中国的司法机构的公检法部门吗?死刑犯是监狱法院系统提供的,而公安提供的就更可疑了,因为公安不管死刑犯的问题。

他这一说是搪塞过去了,而隋鸿锦在美国的代理第一展览公司就没有他在中国那么幸运了。他必须面对媒体和司法机构的调查,他不能够用有关部门来搪塞了,因此他不得不在免责声名上说明了是来自中国警方。从隋鸿锦开公司的2002年到北京展览到2004年,中国警方管辖下的各级看守所的大批的临时的关押场所,关押最多的是什么人?关押最多的就是法轮功学员。而警方除了在它关押的管辖的看守所和临时关押场所之外,警方是没有办法找到大批尸体,而这时候被关押的很多的法轮功学员,很多人是没有身分证件的。北京在那段时间就曾经将大批的到北京上访的,而拒绝透露身分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辽宁去。

隋鸿锦一直表示他的尸体是来自自愿捐献和合法途径,刚才我们谈到所谓合法途径是什么,现在就来谈谈自愿捐献的问题。从文化和传统上我们知道中国人对于捐献器官本身已经是非常不愿意,而把遗体整个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去供展览的话,不论是本人还是家属都是极不可能的,比捐献器官还要少得多 ,除非是极少数的极端唯物主义者。不过这种人表面上说,真正叫他捐我看也是不愿意。

《德国之声》在对冯哈根斯的儿子的采访当中问到,说有没有中国人向你表示愿意捐献自己的遗体。他的回答是他们试图在中国建立这样一个捐献的网路,也有一些中国人表示愿意捐出,但是他说截至目前他们只从这个网路当中得到一具中国尸体。要知道他们在1999年就到中国去开这个公司了,而到2011年,就是去年年底才全部撤出。也就是说在11年多的时间之内,只得到了一具自愿捐赠的尸体,说明在中国没有人愿意捐献自己或家人的遗体来供展览给大家看。

既然没有捐给哈根斯,也不会捐给隋鸿锦,我想这种推断是很自然的。也就是说隋鸿锦的公司,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展览,至今我们没有看到一例是能够明确说明尸体来源的,这也许就是最终哈根斯公司没有办法在中国继续生存,而隋鸿锦一直受到官方支持的原因之一。因为哈根斯怎么说也需要对国际社会做出一定的回答,而隋鸿锦不需要。对于大规模处理来源可疑的尸体,包括被海外媒体揭发出来的、披露出来的,用法轮功学员的遗体这样的事情,某些公司显然用起来会更顺手一些。

党的喉舌为什么要插手

我们再看一下,这件事情曝光以后,在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发现党的喉舌媒体也开始插手这件事情。他们为什么要插手?官方对这个尸体展的支持,还体现在媒体的报导上面。《第一财经》前几天的报导当中,很有意思的是它们全篇介绍的都是有关哈根斯尸体展的争议,就是说这个德国人的展览引起过多少多少争议,有多少在中国的争议,有多少在国际上的争议。然而对于隋鸿锦它只是一笔带过,说有一个他的前雇员由于担心搜集到可能是死刑犯的尸体,而触犯中国法律,而从那个公司退出来。除了这句话以外,只字不提另外一家中国公司。

然而它在最后一段却引用了美国人体世界展的免责声明,就是那个关于展出人体的标本,可能是来自中国警方的说明,却不说人体世界展是谁的展览。结果不清楚这事情原委的人,会误认为这个展览和声明都是和冯‧哈根斯是有关的。实际上就是第一展览公司,展览是来自隋鸿锦公司的人体标本,也许那就是那篇文章想要得到的效果和印象。

而在今年早些时候,就是在六月份的时候,两个半月以前,《半岛晨报》发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为鸿峰公司捧场的,而且为它捧场祭出的居然是民族主义。它这篇文章题目是:美国电视节目质疑大连民企用死刑犯尸体作为标本,讲的就是我们上次介绍美国ABC做的《二十二十》节目里面,有一个证人,出示了证据,说的是他为鸿峰公司收集的尸体,包括死刑犯处死后的照片。

《半岛晨报》文章中说鸿峰公司为这件事情,把ABC和哈根斯告上法庭。依据是什么呢?依据是那个证人被隋鸿锦找到了。说那个证人承认是被哈根斯指使了诬陷他的。据隋鸿锦说,大连的中级法院判他胜诉,哈根斯被判名誉上侵权,赔偿500万元,而ABC电台和隋鸿锦达成了庭外和解道歉。这件事情,很有意思的是,在中国如果这个证人被找到以后,无论在法庭还是在这么有靠山的隋鸿锦,或者是在隋鸿锦后台的那些司法机构的压力下,这个证人有多少可能,才能做到像在ABC采访的时候,作为独立的证人那样子作证而不改变他的证词,这是很值得怀疑。

关于ABC电视台道歉的这件事情,我确实很怀疑大连的法庭有多大的权力判ABC道歉。ABC是美国的媒体,美国的媒体是有监督权的,对官方、对公司或者对社会现象都有监督权,况且那个证人自己找来,自己说的,他出示的介绍信在电视节目里面,确实是和大连医科大学有关的。所以媒体在这件事情上,它只是公正的报导,如果真的有错的话,那是那个证人的错,ABC没有必要为一个证人的错,去向它道歉、认错。

当然我们知道中国某些人宣布,而且是在中国宣布,它的官司胜诉是怎么回事。就像谷开来那本书《胜诉在美国》。结果发现了是谷开来雇用了一家美国公司打这个官司,她本人根本就不在律师名单上,而所谓胜诉的官司,只不过是一场缺席听证会而已。因为这件事情,最后也没有真正的上法庭,在美国的法庭纪录都是公开的,在公开的法庭纪录上,都查不到这个案子。这是《半岛晨报》发的文章。

就在这个月,就是八月份,环球时报也发过一篇文章,8月7日,它的题目是:且看西方道具们的表演。它就把当年ABC电视台的报导,说成是西方的阴谋,说是栽赃他人的德国公司,大肆炒作的美国媒体,先后赔偿认错。姑且不管它说的事情是真的赔偿还是认错,问题是在ABC的报导当中,证人、可能的受害者,不明尸体的来源,都是中国人。怎么就变成了西方的阴谋了呢?难道把这件事情一提高到民族主义的高度,就连全世界展览中国人的尸体标本这样一件事情,都能变成中国人的骄傲了?

如果说《半岛晨报》,还是《辽宁日报》集团办的媒体,就是说,它是有地方因素的,当然我们知道,辽宁日报集团,它是中共辽宁省委的机关报,它是一个地方党报,如果说它还有保护地方企业的动机的话,那么作为《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那可是中央级的喉舌,为什么辽宁省的党报和中央级的党报,都急于为一个专门作尸体标本展览在国内外牟取暴利的公司站台。这是为什么?

这个事情还在持续发展,我想我们提这么几个问题,我不敢说代表谁提这个问题,但是作为中国人来说应该有权知道,而且中共当局必须回答的。就是中国人有权知道真相,中共的地方和中央政府,必须对这件事情作出解释,因为这是发生在中国,所有的受害者都是中国人。第一个问题很简单,就是用于展出的中国人的尸体,都是哪些人的?通过哪一个官方渠道,哪一种合法的途径,做成标本展览的?第二个问题就是鸿峰公司为什么在2006年以后,能够继续出口中国人的尸体标本,用于商业展出?是谁给它的许可证,是谁给它开的绿灯,哪些部门要承担责任?谢谢大家!

希望之声

大陆门户网站同时发文 瞄准隋鸿锦哈根斯

8月22日大陆各大门户网站在同一时间转载人民网文章《大连哈根斯公司疑用死刑犯做人体展览引争议》,文章内容除将哈根斯推到大陆普通读者眼前,而且并没忘记人体展的更大藏镜人隋鸿锦。文章内容也让大陆网站论坛内被反日冲淡的人体展话题再成热点。

网易22日新闻:

腾讯22日新闻

新浪22日新闻

今羊网22日新闻

南方网22日新闻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news/p159959.html

南方网质问隋鸿锦:秘而不宣的尸体来源无解(2004年)

早在2004年4月,隋鸿锦就在大陆展出塑化人体标本。那时南方网就发文公开质疑参展尸体来源:此次参展的尸体标本到底从何而来?此前一些媒体在报道“大连尸体工厂”时一直追问的这个重要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明确回答。在记者的追问下,隋鸿锦教授并没有具体说明尸体的来源。问题在于,尸体被制作成标本之后,“根本无法分辨是哪具尸体”。

2004年04月08日15:21

三问质疑“人体标本”展:是科普还是牟利?参展尸体来源合法吗?

南方网讯 今天(8日)开展的塑化人体标本展,展前已引起轩然大波。在传统观念中一直非常敏感、只有医学界能详细了解的人的尸体即将展现在京城的男女老少面前。虽然主办者着重表示展览是为了科普,可联系到目前医学院教学用尸体的严重缺乏、该展览50元的高价门票以及展出方一直秘而不宣的尸体来源,记者还是对此产生了质疑。

疑点一:50元票价是否太高?

观点:运作模式“疑似”商业行为。

建议:“刺激”宣传画进地铁让人不舒服。

这次名为“人体世界”的科普展览被称为“国内首次大规模专题展出”,其承办单位有两个——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与北京中海尚达广告有限公司。由于广告公司的介入,展览在宣传方面非常高调,包括展览正式开幕之前的新闻发布会、大量的户外广告投放、宣传页的制作等,显示出成熟的商业运作模式。

该展览的大型广告在开展之前就已经在许多地铁站里出现,抢先一步刺激着人们的眼球。画上是一具被剥了皮的人体标本手托自己的皮囊昂首站立。记者注意到,大多数乘客表示难以接受,“地铁里挂这样的广告看着实在不舒服。”

而此次科普展览为50元一张的高价门票也引出不少非议。针对这一点,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隋鸿锦教授表示:“虽然我们展览是收费的,但我们并不是商业行为,收费只是为了更好地把展览办下去。我们做这个展览,主要的目的是让人们更充分地认识人体,更科学地对待生死。”尽管隋鸿锦教授这样说,但前期宣传、门票收入、全国巡展的计划还是让很多人把这次展览与商业行为联系在一起。

疑点二:人体标本展该公开吗?

观点:展出的对象应该有所限制。

建议:目前医学教学尸源缺乏,应先满足医疗需要。

此次展览也引起医学界、伦理学界许多相关人士的关注。人体标本有没有必要向公众展出是讨论最多的问题。

隋鸿锦教授表示:“以这种形式直观地展示人体形态,这对于普通人了解我们的身体非常重要。虽然社会上一直有争议,但我们认为,科学技术的进步总是领先于社会意识的进步,这种争议也是正常的。我们展示的是人体的美,是完整的、没有创造地表现人体。因此可以说,我们的展览是以尊重尸体为基础的。”

记者了解到,这次展出的对象没有限制,几岁的孩子也可以参观。问题是,几岁的孩子也要如此普及科学知识吗?同样从事解剖学研究,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人体形态学办公室主任胡老师表示,在目前医学界教学用尸体严重缺乏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先满足医疗需要,至于公众展出,“必要性不是太大”。

疑点三:参展尸体来源合法吗?

观点:如果其生前或其亲属未表明可公开展览,如此展出就是不道德的。

建议:建立一整套完善的遗体捐赠程序。

此次参展的尸体标本到底从何而来?此前一些媒体在报道“大连尸体工厂”时一直追问的这个重要问题,此次仍然没有得到明确回答。在记者的追问下,隋鸿锦教授并没有具体说明标本的来源,他只是表示,“这些标本都是我们从正规途径获得的。”

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伦理学的陈少峰教授认为,不管是捐赠尸体,还是无主尸体,如果其生前或是其亲属没有明确表明可以用作公开展览,任何人使其公开展览都是不道德的。如果这样做,我们称之为滥用了人们的公益心。“如果是医学院这样把捐赠用于医学的尸体提供给展览方,那么就是医学院的责任。”

“如果捐献遗体者的亲属得知尸体这样向公众展出,在情感上很可能会接受不了。”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同样从事解剖工作的江老师说,“我们常常接触捐献者,他们对我们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以后会怎么使用遗体。大多数的捐献者都表示,希望把遗体用于教学和科研。”

但是,同样困扰业内人士的一个问题是,尽管捐献者并不愿意把遗体用作“商业展出”,问题在于,尸体被制作成标本之后,“根本无法分辨是哪具尸体”。这就是说,即使是违背了捐献者的意愿,也没有人会知道。

针对目前的情况,陈少峰教授认为,现在最关键的是建立一整套完善的遗体捐赠程序,用法律来保护捐献者的意愿不被他人违背,也尽可能地从程序上让捐赠者亲属了解尸体的用途。“比如说,‘标本法’的制定,可以算是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编辑:姜志)

媒体勾勒大连尸体黑幕 尸体来源真象显露


大陆媒体披露,中国是全球最大尸体标本加工厂。(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2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南综合报导)近十年来,在世界各地进行的尸体展备受争议。其所用的尸体来源,对外一直是一个谜。外界普遍质疑,尸体标本的提供商——德国商人哈根斯和他的中国徒弟隋鸿锦涉嫌买卖中国良心犯与死刑犯尸体。

近几个月来,谷开来毒杀英国商人海伍德在中国受审事件,王立军带薄熙来与谷开来的绝密材料出逃美国领事馆事件,揭开了大连人体器官与尸体标本买卖的黑幕的一角,引起各界的广泛关注。哈根斯与薄、谷二人、与隋鸿锦的合作关系浮出水面。

8月17日,哈根斯的儿子鲁利克‧冯‧哈根斯现身解释尸体来源。不过,尽管当事人否认,但第三方媒体的诸多证据已勾勒出大连尸体黑幕的轮廓,真象已显露端倪。

大陆媒体披露 中国是全球最大尸体标本加工厂

在世界各地巡展的绝大部份尸体标本来自大连两家尸体标本加工厂,一是由德国商人哈根斯投资1,500万美元,与大连医科大学教授、大连政协委员隋鸿锦于1999年联合创立的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另一个是隋鸿锦与哈根斯分道扬镳后,于2000年创立的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

《了望东方周刊》2003年11月报道,哈根斯本人曾于1996年在大连医学院(注:后改名大连医科大学)任访问学者,而大连医科大学的教授隋鸿锦此前也曾在德国海德堡大学研修,师从哈根斯。1997年,哈根斯与大连医科大学合作,成立中国国内首家生物塑化技术研究所,隋鸿锦出任所长。1999年,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在大连高新技术园区成立,隋鸿锦任总经理。

报导说,哈根斯工厂投资1,500万美元,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哈根斯表示,哈根斯公司研发、生产的80%都在大连分公司,其制作人体标本均用于商业性展出,而不作为教学用品向医学院校提供,已形成了一个尸体收集、加工、运输和展览的全球化网络。

2000年,隋鸿锦离开哈根斯公司,创办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公司。双方成为同行业的最大竞争对手。

《了望东方周刊》质疑哈根斯公司尸源

2003年11月,《了望东方周刊》刊登文章说:“哈根斯说,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每年从国外进口100多具尸体,制作至少40具完整的各种造型的人体塑化标本。”

“据哈根斯介绍,目前,哈根斯大连公司的年利润已占总公司利润的70%~80%。所有人体标本都用于商业性展出,而不作为教学用品向医学院校提供。公司已经形成了一个尸体收购、加工、运输和展览的全球化网路。”

“上百具浸泡在福马林溶液中的尸体从大连海关入境?绝不可能!”大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检验检疫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了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这样表示。按照中国法律,对尸体入境有着严格的控制。

报导说,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的王先生告诉《了望东方周刊》,“可以明确的是,从事人体物质进出口贸易的大连哈根斯公司,以及南京苏艺生物保存实验工厂从未到我处办理过任何出入境手续。”

《了望东方周刊》说,在公开资料中:“这家公司在强调的‘我国尸体来源充足,用于制作塑化标本的化学原料及设备费用低于国外2~3倍’,正是哈根斯将生产基地设在中国的重要因素之一。”

哈根斯儿子与之前媒体报导哈根斯的说法不同

哈根斯一方面对外界否认采用中国人的尸体,说他在大连的工厂解剖的尸体都是来自欧洲的自愿捐献者。另一方面,哈根斯也在媒体上承认,他的一些尸体来自中国官员,他不能确定它们的来源。

在接受英国《卫报》2004年1月的采访时,哈根斯说,他从中国的官员那里收到尸体,但不能确定它们的来源。他告诫他的大连员工不要接受死刑犯的尸体,但他后来发现,“上周在他的收藏品中,有七个尸体头部受伤。”

日前,德国哈根斯的儿子鲁利克‧冯‧哈根斯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我们冯‧哈根斯公司使用的尸体,都是从我们的尸体捐赠网络得到的。”他强调“中国尸体就一具。”

哈根斯儿子的此番说法,与之前媒体报导哈根斯的说法不同。

隋鸿锦尸体加工厂的尸体来源来自中国警方

总部位于美国亚特兰大的第一展览公司(Premier Exhibitions)是隋鸿锦的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美国展出的代理承办单位。

《纽约时报》2008年5月29日报导,纽约州总检察长Andrew M. Cuomo(注﹕Andrew M. Cuomo目前担任纽约州长)与第一展览公司达成协议,第一展览公司必须在人体展的展出中向参观者发出警告﹕你将要看到的可能来自中国被迫害的和被执行死刑的监狱犯。

《纽约时报》说,第一展览公司发出免责声明,直指尸体来源来自中国警方。第一展览公司无法对其进行独立证实。

声明说:“人体展展示的中国公民或居民的遗骸来源于中国警方。中国警方可能从中国监狱获得。第一展览公司无法独立证实他们不属于来自于中国监狱被处死的人。”

“展览的全身尸体以及人体各部份、器官、胎儿和胚胎来自于中国公民或中国居民的尸体。有关您正在观看的人体各部份、器官、胎儿和胚胎,第一展览公司完全依赖于中国合作伙伴的称述,我们无法独立证实,他们不属于中国监狱中被关押的处死的人。”

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声明说:“目前,所有尸体显示的是中国的公民或居民。公益组织和媒体报导称,一些展览上的尸体是中国人被处决的囚犯。尽管第一展览公司认为这些指控毫无根据,但由总检察长Andrew M. Cuomo的调查显示,该公司无法证明死亡原因或死者的来源。”

《纽约时报》报导,“第一展览”公司在纽约举办的以盈利为目的的尸体展引起多方质疑。一些评论家说,这个特殊的展示完全依靠来自中国的死尸,比那些其它陷入可怕的解剖展商务公司更令人忧虑。援引中共政权不良的人权记录,以及回收执行死囚犯器官的医学操作,医疗道德家和人权倡导者质询展示的人体标本是否合法获得。

薄熙来、谷开来涉人体标本尸体和“人体器官买卖”生意黑幕

资深记者姜维平于2009年12月在《自由亚洲电台》刊登文章说,“薄熙来还伙同江泽民等人,空前残酷地镇压法轮功学员,制造了数千起致伤致残案件,还以卑劣的手法折磨和摧残大法弟子,造成数百人死亡。尽管我本人没有眼见为证,他有支持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行为,但他亲自批准大医和德国商家合作,在大连市甘井子区营城子镇建立了全国第一家人体干尸工厂,大发不义之财,则是铁的事实,正因为如此,他已在多个国家成了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的被告,并近日被西班牙国家法庭传讯。”

据悉,谷开来是大连人体标本尸体买卖和“人体器官买卖”生意黑幕参与者。在金融财力管理上,海内外网络宣传上,在打通进出口尸体买卖,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上,谷开来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和联络人。

同时,谷开来和薄熙来直接勾结罗干等在位政法委人员,对最高法院刑法中348条所谓尸体法的漏洞进行犯罪性解释,直接造成法轮功学员由于酷刑迫害致死后,家属拿不到遗体。 而公安局、法院由此拿到的遗体,高价卖出给尸体加工厂,做成塑化标本,在全世界展览,每年获得巨额盈利。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18/n3662166.htm

财经中国:哈根斯人体塑化工厂追踪

http://www.cjzg.cn2012年08月16日 15:08 来源: 财经中国

哈根斯的真尸标本到底是怎么来的?这个企业是如何被大连授予高新企业的?真尸展览背后是否会形成一条恐怖的利益链?


  微博上掀起一浪又一浪的声讨德国人哈根斯在中国大连创办的奇怪“尸体工厂”,中华传统文化研究者,诗人谢润良强强烈质疑,冯 哈根斯在全世界都被声讨的家伙,为什么在中国居然能美滋滋的办起尸体加工厂。

  大连的生物塑化有限公司

  哈根斯1996年在大连医学院任访问学者,1997年哈根斯与大连医科大学合作,成立国内首家生物塑化技术研究所,隋鸿锦出任所长。1999年,冯·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大连高新技术园区成立,隋鸿锦任总经理。然而,仅仅1年后,隋鸿锦便辞职而去。据香港媒体报道,隋鸿锦是因为哈根斯频繁从国外偷运尸体入境,担心承担法律责任,才低调退出。

  2000年,隋鸿锦离开哈根斯公司,创办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公司。2004年,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承办的“人体世界科普展览”在北京建筑文化中心展出,陈列了包括至少17件完整人体标本和160余件人体各器官标本。


(网络照片)

  人体标本的经济利益

  2010年11月,哈根斯的网店开张。一具完整的人体标本卖到69615欧元(约合人民币约70万元),人体躯干标价为5.8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8万元)起,脑部约2.3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万元),这些价格不含邮资和包装费。对于预算较少的买家,网店还提供了121欧元(约合人民币1210元)一块的透明身体切片。

  出售对象:哈根斯坚持表示,他的产品不对普通公众出售,只对“认可用户”,即持有书面材料,证明其购买该产品是为研究、教学或其他医学目的所用的科学家、医学院校的人出售。

  此前《瞭望东方杂志》的报道,这所工厂投资一亿多人民币,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哈根斯公司研发、生产的80%都在大连分公司,其制作人体标本均用于商业性展出。《福布斯》杂志的一项调查发现,1999年到2006年之间,哈根斯的经济净收入达到了4000万美元。(新京报)

  这个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利用从中国胎儿到各年龄段的成人遗体制作了各种奇形怪状的人塑标本。目前这些标本在全世界展览,已经为哈根斯赚到九亿多美金。

  民众热议

  昨晚微博除了保钓,掀起声讨是在“哈根斯人体标本展”中,最受争议的是一个怀孕的年轻中国妇女和她腹中8个月大的胎儿的真人标本。按照中国法律,怀孕的妇女不能处极刑,而且即使是车祸死亡,家属也绝不会允许用自己的两个亲人做人体标本。这具尸体的来源受到质疑。


(网传中国孕妇和她八个月大的孩子)

  哈根斯在全球展览的大部分标本来自于中国,而中国是一个强调死后落土为安的民族,为什么竟然出现了这种有悖于中国传统道德的事情。专栏作家连鹏愤慨,国人生前已没尊严,死后又被人当赚钱工具,悲哀。

  这么多标本的尸体来自何处

  作家陈岚表示,在中国,遗体捐献在国际国内都有严格的手续,前提首先是逝者自愿。中国遗体捐赠率极低,乃至医学院都在闹遗体荒。未经逝者生前自愿及直系亲属同意,擅自征用遗体用于医学理由的利用都属违法。何况是用作商业目的的展示?死者亦有尊严,不会喜欢赤身裸体扒心敞肚地永远钉于展台上。不敬死,便践生。

  许多民众强烈问到,全国各地医疗和殡葬系统,是否在出售我们死后尸体谋取暴利? 尸体来源是否合法? 此项目依据何法,为何全用中国人遗体?

  对于民众质问,我们来看隋鸿锦的合作方网站的免责声明

(转载注:原文误为哈根斯网站的声明)

网址:(http://www.bodiestheexhibition.com/newyork/disclaimer.html)

  英文

  DISCLAIMER

  This exhibit displays human remains of Chinese citizens or residents which were originally received by the Chinese Bureau of Police. The Chinese Bureau of Police may receive bodies from Chinese prisons. Premier cannot independently verify that the human remains you are viewing are not those of persons who were incarcerated in Chinese prisons.

  ( 译文 – 隋鸿锦的合作方免责声明:本展览全身尸体及人体各部位、器官、胎儿和胚胎来自中国公民或居民的尸体。这些中国公民或居民的遗骸来自中国警方,中国警方可能从中国监狱获得,完全依赖于中国合作伙伴的代理无法独立核实他们是否属被关押处死的人。)

  遗体标本出境国家相关政策要求

  哈根斯在大连的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大量标本来自中国,又在全求展览,对于遗体的规定。《瞭望东方》在2003年就开展了大连“尸体工厂”调查,国家也有相应的政策。卫生部、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出通知,强调不准涉及遗传资源的人体物质随意出境。凡涉及人类遗传资源的人体物质出境,必须按照《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暂行办法》,到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办理准出境证明后,方可到海关办理报关手续。

  在2003年,《瞭望东方》从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及卫生部科教司了解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家从事人体生物塑化技术的生产厂家来办理准出入境证明及《出入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

  另外一个版本 求证是否合法

  2004年1月15日,记者来到大连市工商局。外资处李雪松副处长向记者讲述了外资企业的申报过程。她说,外资企业立项要通过市政府审批,依法按照相关程序办理。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为德国独资企业。经大连市外经贸局和大连市工商局批准,于1999年8月成立。

  李副处长向记者出示了大连市政府颁发的“批准证书”(批准证书批准号:外经贸大资字[1999]0298号,营业执照注册号:企独辽大总副字第07598号),还有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批复文件。“这一切都是按照程序办理的,不存在任何问题。”李副处长说。

  李副处长通过电脑调出该公司资料。电脑显示:公司注册资金为800万美元,预计总投资额为1500万美元。公司经营范围为:生物塑化技术的研究和开发;生物塑化标本的制作与销售;生物塑化设备的研制、生产、销售、科普展览;医用科学技术咨询服务及培训;医用解剖软件的研制、开发、生产与销售。

  辽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办公室副主任张崇刚明确地告诉记者,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尸体运输、检验检疫方面不存在任何问题,完全是依据相关法律程序进行的。

  一位检验检疫局的同志说,尸体出口问题,在我国目前无明确的立法规范。检疫人员只好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的相关规定。

  公司的绝大多数人体标本来自国外志愿者的无偿捐赠,芦淑华说,目前在德国海德堡登记的捐赠者有5300多名。这种遗体捐赠在德国是完全合法的行为。

  该公司第一期购地30000平方米,总投资额为1500万美元,并为二期预留地25000平方米。公司的规划发展已被大连市政府和高新园区确定为龙头项目。(中国日报网)

  国内生物塑化标本厂现状

  据了解,在广州、上海、南京、青岛、深圳、泰安,大连等地已有多家生物塑化标本厂(新京报)

    哈根斯

  常年黑衣黑帽的德国解剖学家冈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用自己创造的生物塑化技术给现代解剖学带来了革新,影响了此后的医学教学。与此同时,他全球巡展多年的商业性展览“人体世界”中艺术化方式呈现的“塑化人”则持续不断地在各国受到伦理质疑。看起来,这位被称作“死亡博士”的科学家毫无犹豫地在这条道路上走了下去。

  哈根斯永远都是穿着一身黑衣,头戴黑帽,面色苍白。他主办的“人体世界”展览在全球各地巡回展出,向普通公众展示通过生物塑化后的人体标本,用艺术化呈现的方式或引起观众对生死的思考,进行解剖学教育,但也招致了无数人的反感。哈根斯被人称为“死亡博士”,他的名字始终与争议和质疑相伴,而他并不以此在意。

  争议中的哈根斯

  哈根斯引起了德国宗教界的强烈愤慨,哈根斯被指责是“触犯禁忌”、“对死者不尊重”。有人批评他说:“这不是什么新的科学发现,而是在医学启蒙的伪装下捡拾人的骨头制造轰动。”

  展览已经在世界各地50多个城市进行了展出,无不引起巨大的轰动,引发争议。在英国,人们反对哈根斯公开展示人的尸体来收费。2000年在伦敦,一名大学讲师曾将展品砸了个粉碎。在德国,有人将哈根斯与纳粹联系起来。有段时间,哈根斯甚至被禁止进入慕尼黑城。

  生物塑化

  其实,类似的批评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出现。哈根斯于1977年发明了“人体塑化”技术,并为之申请了专利。他后来表示,生物塑化的想法最先来自他在一家肉店里得到的启发,在技术完善后,研究者可以用肉刀一样的器械将人体内部器官切片或任一形状。

  生物塑化是用于解剖学上的一种技术,通过固定、脱水、强制渗透和硬化四个步骤在真空中去除尸体液体和脂肪,然后用硅、环氧树脂等聚合物代替,处理后的标本不再腐化或有异味,且保留了原始样本中大部分的特征,甚至可以在显微镜下显示人体细胞的本来面貌。用这种方法处理过的标本又被叫做“塑化人”。

  工作当中的哈根斯


参观“人体世界”展览的儿童


哈根斯因为制作人体塑化标本而成为争议的焦点


工作中的哈根斯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

  网易转载《新京报》
  文章标题《哈根斯 黑帽怪客开设“解剖公开课”》
  网址 http://news.163.com/10/1205/01/6N3RT10900014AED.html

  搜狐转载《中国日报网》
  《西安干尸展 胎儿标本、非典病人的肺受关注》
  网址:http://news.sohu.com/20041026/n222680935.shtml

http://finance.cjzg.cn/yiyao/1345100957998233.html

转载注:哈根斯工厂尸体来源问题
Sex after death: The new “Body Worlds” exhibit shocks Berlin

More recently, the German weekly news magazine Der Spiegel has tried to demonstrate that many of Hagens’s latest bodies actually belonged to executed Chinese convicts, who likely had no say in the disposal of their rema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