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伍德被灭口 薄谷开来案涉活摘器官及贩卖尸体

谷开来主要负责打通进出口尸体买卖、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 英国人海伍德卷入


薄谷开来案件核心真相一直被掩盖,谷开来涉及活摘器官、非法在国际贩卖尸体等罪恶,被杀死的英国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卷入薄谷开来在国际贩卖器官、尸体等事件,海伍德被“杀人灭口”。(大纪元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2年08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王逸儒综合报导)近日国际高度关注谷开来受审案,围绕薄谷开来案件的真相成为国际媒体的焦点。大纪元获悉,薄谷开来案件核心真相一直被掩盖,谷开来涉及活摘器官、非法在国际贩卖尸体等罪恶,被杀死的英国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卷入薄谷开来在国际贩卖器官、尸体等事件,海伍德被“杀人灭口”。

薄熙来曾被告上美国法庭

2004年4月22日下午,正在美国华府访问的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在美国东部时间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起诉到美国哥仑比亚特区法庭。

据报导,薄熙来是于2004年4月22日下午6时35分在华府市中心M街的Fairmont酒店(2401 M Street, N.W.)门口接到诉状及其它相关文件。当薄熙来意识到自己是被起诉后旋即将文件摔在地上,但是为时已晚,诉状传递被认定有效。

2000年之后,在薄熙来任职市长的大连, 两家尸体塑化工厂在1999年悄然成立,信奉德国新纳粹主义的老板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投资1,500万美元,注册“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据报,他曾无不得意地告诉中外记者,工厂之所以选在大连,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优惠的政策、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以及丰富的尸体来源。哈根斯表示,大连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已是一个尸体收集、加工、运输和展览的全球化网络公司。

事实上,从哈根斯自2002年在英国伦敦亚特兰蒂斯艺术馆首次举行“人体世界”展(Body Worlds)开始,其所涉及的法律、宗教、伦理、科学和艺术领域,争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薄谷开来涉中国大连——全球最大人体标本生产基地背后的黑幕


薄谷开来(网络图片)

2003年据《了望东方周刊》披露,中国大陆在2003年就成为人体标本的最大输出国,2002年底在香港举办的人体标本展览有很多标本都是在大陆制作,报导称辽宁省大连市建立的“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

在中国大陆法律不健全,不能以法治国的环境,这背后隐藏可怕的罪恶。

中国大陆何以在2003年就成为人体标本的最大输出国,那时中国大陆在相关立法出现严重空白:如遗体捐献者立法,人体器官捐赠法以及人体生物塑化器官的销售立法等尚未提上日程的情况下,其实很多黑暗伴随着对法轮功学员灭绝式的迫害而登台。

被掩盖的谷开来、薄熙来的罪行 海伍德卷入

大纪元获悉,2012年来自中国大连消息,大连塑化公司尸体相当部份的来源取自遭到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在江泽民甚嚣尘上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大环境下,作为大连市长的薄熙来,大会小会积极传达贯彻江的旨意。夫唱妇随的谷开来是黑幕参与者。

谷开来在金融财力管理上,海内外网络宣传上,在打通进出口尸体买卖,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上,谷开来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上窜下跳的联络人。同时,谷和薄直接勾结罗干等在位政法委人员,对最高法院刑法中348条所谓尸体法的漏洞进行犯罪性解释,直接造成法轮功学员由于酷刑迫害致死后,家属拿不到遗体。而公安局、法院由此拿到的遗体,高价卖出给外资的人体加工厂,做成塑化标本,在全世界展览,每年获得几十亿美元的盈利。

英国人海伍德被卷入谷开来、薄熙来的这些犯罪。

据查证,所谓的最高法院贯彻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第348条提到,被执行死刑的罪犯,其家属要“通知罪犯(家属)在限期内领取罪犯尸体;有火化条件的,通知领取骨灰。过期不领取的,由人民法院通知有关单位处理。对于死刑罪犯的尸体或者骨灰的处理情况,应当记录在卷。”

在中共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开始后,来自中国各地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中共抓捕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薄熙来、谷开来及周永康利用政法委控制的中国公安系统的资源,去堂而皇之的进行罪恶的器官活摘和尸体买卖罪行。

当家属来法院想带回亲人遗体时,很多家属才突然发现等待他们的是骨灰一盒(到底里面是否是自己亲人骨灰,无法查证), 中国法律“严禁”买卖尸体,但在大连这样的“尸体加工场”却在薄熙来和谷开来的庇护下一直“生意兴隆”,谷开来上下活动,功劳极大。

据报导,仅2003年至2005年期间,该公司就有13批人体标本出口,运送到世界各地。

早在2003年11月,大陆《了望东方周刊》关于中国尸体工厂发表了深度报导,之后引起社会很大反响,当时中国国务院责成国家质检总局成立调查组前往大连调查尸体工厂招商引资及产品进出口情况,然而调查毫无下文。

当时,有江泽民、周永康更大更高的保护伞,那就是跨越法律和宪法之上,盖世太保式的第二个中央——政法委和610办公室, 及江泽民本人在薄熙来和谷开来背后。

《了望东方周刊》写到:不但有丰富的原料来源,该公司还能在中国法律严格控制的情况下,多次将“上百具浸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的人体标本”轻松出入境。哈根斯告诉记者说,公司的进出关有海运、空运两条途径,也并不仅仅从大连进出口。而该周刊记者从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及卫生部科教司了解到,到调查时日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家从事人体生物塑化技术的生产厂家到这两个部门办理准出入境证明及《出入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

“令人震惊的是,这些公司(继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成立后,又有其它多家此类性质的公司成立)为何能在中国海关和进出口检疫部门如履平地,它们又是依据哪一条规则办理通关和检疫手续的?”当时的卫生部科教司卫生技术管理处的刘爽表示难以置信。

那些年,中共一直允许这个机制继续运转,至少10多家这样的塑化公司遍布大陆各地,包括广州、南京等地。

法轮功学员遗体被盗 哈根斯:从大连公安拿到的尸体“都是无人认领的”

2006年3月9日,一位证人向大纪元透露,2001年至2005年在沈阳苏家屯曾在秘密地下设施关押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对其实施了残酷的活摘器官手术,她的前夫就是其中一位医生。法轮功学员遭活体摘除器官后,有的尸体被直接扔进焚尸炉中,更有一些确凿的证据遗体被卖到尸体工厂。

哈根斯告诉《纽约时报》记者,他在大连公安局拿到的尸体“都是无人认领的”。在法轮功被严厉迫害情况下,中共公安局、法院对上访不报姓名而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都将其称之为“无人认领”。

近年来,根据联合国人权组织,国际人权机构的调查和《明慧网》的大量披露:自1999年7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进行全面非法镇压后,数十万、数百万或更多、或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劳教判刑,也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音讯全无。而偏偏在镇压发生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成倍增长,据统计,至少有约四万多例甚至高达九万多移植器官来路不明。

据《明慧网》2011年9月9日报导,一位家住广州市白云区,名叫郝润娟的女法轮功学员,在广州白云看守所被警察非法绑架,在遭到残酷折磨二十二天后,郝含冤死去。然而郝死后,在家属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尸体被解剖(法律上解剖尸体要经家属签字同意)。当家属被通知去领取遗体时,郝的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被掏空,皮肤被剥,无一处完肤,眼睛竟被挖走,家属看到的只是一堆尸骨、肉,和带有鲜红的血迹。

而苏家屯事件曝光后,中共在中国不低于36处的类似苏家屯的集中营里进行的大规模群体灭杀的罪恶随之曝光。随后有更多证据证实中共从2001年以后,大量屠杀法轮功学员和偷盗他们的器官,以达到铲除这个信仰团体,同时谋取暴利的罪恶目地。此外,更多法轮功学员在各地狱中被迫害致死后,家属都收不到通知书,尸体就被中共公安局或法院任意处理掉了。这方面的报导屡见不鲜。 在辽宁多达5个海内外做广告宣传的网站上,人的器官被分类标价,眼角膜被标价$3,000, 到一个心脏$180,000。其中最大的网站,就位于沈阳、辽宁。这一切都在薄熙来、谷开来直接参与支持下,运作着。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6/n3652963.htm

中国贩卖人体器官现象盛行

prisoners_bbc
中共官员说,囚犯自愿捐献器官

BBC秘密调查显示,贩卖死刑犯人器官的现象,在中国依然十分盛行。

BBC驻北京记者傅东飞以父亲生病需要肝移植为名,走访了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

该院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寻找一个匹配的肝源,大约需要3周时间。肝脏移植所需的全部费用约为5万英镑(约合94,400美元),肝源来自于死刑犯人。

还有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死刑犯人捐献器官,是希望用自己的器官来“回馈社会”。

他说,由于10月1日国庆节之前是处决犯人的高峰期,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医院出现了捐献器官过剩的情况。

一般来说,死刑犯人的器官多被出售给了需要器官移植的外国人。

庞大产业

中国是世界上处决死刑犯人总数最多的国家。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指出,2005年被处死的中国死刑犯人总数至少有1,770人,而实际数字可能还要更高。

今年3月,中国外交部承认死刑犯的器官有被用于器官移植,但强调这种现象是极少数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死刑犯人不是被迫的,器官捐献是事先征得犯人同意的。

但BBC记者指出,究竟死刑犯人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外界无从得知。

仅去年一年,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共进行了600例肝脏移植手术。在中国,器官移植正在演变成一个庞大的产业。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5380000/newsid_5387200/5387238.stm

Organ sales ‘thriving’ in China

Chinese officials say the prisoners volunteer to donate their organs

The sale of organs taken from executed prisoners appears to be thriving in China, an undercover investigation by the BBC has found.

Organs from death row inmates are sold to foreigners who need transplants.

One hospital said it could provide a liver at a cost of £50,000 ($94,400), with the chief surgeon confirming an executed prisoner could be the donor.

China’s health ministry did not deny the practice, but said it was reviewing the system and regulations.

Present to society

The BBC’s Rupert Wingfield-Hayes visited No 1 Central Hospital in Tianjin, ostensibly seeking a liver for his sick father.

Officials there told him that a matching liver could be available in three weeks.

One official said that the prisoners volunteered to give their organs as a “present to society”.

It is a complete fabrication… to say that China forcibly takes organs from the people given the death penalty for the purpose of transplanting them
Qin Gang
Foreign ministry spokesman
28 March 2006

He said there was currently an organ surplus because of an increase in executions ahead of the 1 October National Day.

China executes more prisoners than any other country in the world. In 2005, at least 1,770 people were executed, although true figures were believed to be much higher, a report by human rights group Amnesty International said.

In March, China’s foreign ministry admitted that organs from prisoners were used, but said that it was only in “a very few cases”.

Spokesman Qin Gang said that the organs were not taken forcibly, but only with the express permission of the convict.

But whether prisoners really are free to make up their own minds on organ donation just before they are executed is not at all clear, our correspondent says.

In April 2006, top British transplant surgeons condemned the practice as unacceptable and a breach of human rights.

But the No 1 Central Hospital carried out 600 liver transplants last year, our correspondent says, and the organ transplant industry has become big business.

http://news.bbc.co.uk/2/hi/asia-pacific/5386720.s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