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中共活摘暴行 证人加拿大国会听证会答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报导)隶属于加拿大国会外交委员会的国际人权委员会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在渥太华国会大厦进行了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听证会。

2013-3-7-cmh-canada-01
加拿大著名的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2013-3-7-cmh-canada-02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前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

会上,加拿大著名的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前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报告了他们的调查结果,并就人权委员会提出的涉及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什么是法轮功及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及对国际社会的建议等广泛问题进行了解答。

2013-3-7-cmh-canada-03
加拿大国际人权委员会主席斯考特·瑞德

听证会由国际人权委员会主席斯考特·瑞德(Scott Reid)主持,副主席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韦恩·马斯通(Wayne Marston)、全体委员会成员,以及两名关注此问题的国会议员以及国会议员助理、国会政策研究专家等专程赶来旁听。

52类压倒性证据被广为接受

2013-3-7-cmh-canada-04
加拿大国际人权委员会委员大卫·斯威特

首先提问的是国会议员、人权委员会委员大卫·斯威特(David Sweet)先生。他首先感谢麦塔斯先生和乔高先生所做的证词。“我不得不说,我和我的同事都是以冷静的、理智处理问题的方式担负责任。然而,这个最骇人听闻的问题似乎让最尖锐的人都为之牵情。”斯威特议员在提问中希望两位调查员,对“调查报告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逻辑推论的”说法作出说明。

大卫·乔高在回答中表示:在2006年,调查报告刚刚公布时,曾有这样的争议。但目前,人们已经远远超越了当时对这一事件的理解,他说:“我希望我们的外事部门对此事有更多了解。”

他说:“现在中国政府都不去对这个说法表示争议了。他们很久以前就放弃了。如果你打电话到(中国)使馆,或者如果你看使馆的网站,我确信你会发现很多对法轮功的攻击宣传。我相信这是多年来一直发生的。”

他接着表示关于活摘器官的证据是压倒性的,两位证人曾游历五十多个国家,他们感到人们都在相信中共活摘器官的发生。乔高先生说:“谈到证据,我曾任职检察官10年。我们有52种证据。如果你不喜欢前10个,就去看后面10个。从某点上讲,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些证据是可以接受的,也许不是所有的证据都会被法庭接受,但是这些证据是压倒性的,活摘器官正在发生,事实是,联合国、美国国会和每个人现在都相信这一点。坦率地讲,我希望这个听证会发生在六年前。我想对这一问题的争议已经结束了。现在我们必须让(中共)停止这一行径。”

对此,大卫·麦塔斯说:“你已经通过大量事实获得了一个情况:受害人死亡,遗体火化。没有人会跟我说,‘我被活摘器官’,或我们正在处理手术室里的事,是在后续清理现场。你无法去犯罪现场。所有文件记录都是中文的,不容易得到。医院在手术发生时是完全封闭的,没有目击证人——只是施害者和受害者。有时,病人试图让他们的家庭医生进去,但被拒绝了。当然,这种情况是我们从一开始就面对的。但我也会说,不是由我们来证明这件事,尽管我们已经证明了,解释器官的来源的责任应该在中国政府。”

“世界卫生组织都有其透明度原则,中国是其成员国。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准则是透明性,还有一个准则是可追溯性;但是中共不尊重这些原则。他们不会发布死刑的统计,而死刑犯曾被认为是所有器官的来源。这一点曾在三年前提出的《普遍定期审议》(UPR)中提出过。加拿大在《普遍定期审议》中说,我们要求中国发布死刑的统计。中国说,‘不,我们不打算这样做。’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当发现)我们引用从中国的网站拿到证据时,他们于是从自己的网站删除了这些证据,但是我们已经将一切证据存档。所以他们一味地不断加强掩盖,而不是增加透明度。掩盖这一切之后,他们批评我们使用逻辑推理。这不是一个站得住脚的论点。”

斯威特议员又提出,现任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宣称)在积极推广创建器官捐赠的合法系统,就此,大卫·乔高说:“黄洁夫曾说,在从现在开始五年内取消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那么这期间,将会死掉几万法轮功学员?”

乔高说:“人们很难理解的事情之一是在劳教所有一个活的器官匹配供体库,如果等待提供一个新的肝脏,必须与所有血型的血液和组织类型配型,必须有大量的人候选。”

大卫·乔高提到了他们的独立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活摘》(Bloody Harvest)中一个例子,两位调查员曾遇到一位病人,在中国大陆数月中,经过八个肾脏的匹配测试,才最终得到一个合适的肾源。他的外科医生是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副院长、肾移植中心医生谭建明,他说,“此人有时在民用医院,但穿军装。(证人提到)谭医生携带着几张纸,上面记录有不同组织和血液特征的未来‘捐献者’名单,他从中挑选人选。”

新证据不断出现 互相加强

2013-3-7-cmh-canada-05
加拿大国际人权委员会副主席韦恩·马斯通

人权委员会副主席韦恩·马斯通(Wayne Marston)在提问时说:“在2006之前,我当选国会议员时,我一直在这个委员会中。我现在想声明,我相信你们的结论。我不介意再说——我之前已经说过这一点。”

“我们与一些国家有贸易协定,人权已被推到一边,并使其停滞在单边协议中,这是非常令我们担心的。随着中国与尼克森(Nexen)和潜在开放市场新关系的出现,政府面对更多商业压力时,对这种情况更加视而不见。我同意你们的说法——就象UPR提到的,人权委员向政府提出建议是合理的,就是向中国提出活摘器官这一问题。”

马斯通议员的问题是,两位证人对当年报告的结论是否还满意?过了这么长时间后,是否仍确信这些结论。

麦塔斯说:“我们的研究并没有停止在2006年。我们在2007做了第二个报告书,2009年我们所做的第三份报告是以书籍的形式,就是《血腥的活摘器官》,去年,我们做了第四版,我们在旅行中见了新的证人,我们听到了新的证据。一切都是互相加强的,没有相互矛盾的。我们在做报告过程中遵循的原则之一是,只依靠可独立验证的证据。所以如果有人想通过自己对材料的检查得出自己的结论,他们可以不受约束的去做,他们可以看到我们看到的一切。”

他接着说:“有一些人真的这样做了,并作出对我们的报告支持的报告,其中一些是相当长的,其中(我们报告的内容)在一个章节中,以摘录的形式出现。在英国有一个移植外科医生——汤姆·川卓(Tom Treasure),他写了一个支持报告;在明尼苏达大学有一个学者——科克·埃里森(Kirk Allison)也做过一个报告。”

马斯通议员还问到两位证人做的大量工作和大量的旅行,是怎样获得资助的?

乔高说:“我们完全是志愿者。没有任何人曾经付给我们一分钱报酬。”

马斯通议员继续问道,当一件事情很难相信时,人们开始相信,那件事是不准确的。

谈到这一点,麦塔斯先生说:我接触这件事的时候,和其他所有人的想法一样。当法轮功学员第一次来找我时,我不知道谁是法轮功,什么是法轮功,或者(怀疑活摘器官)是否是真实的,我慢慢地用我的方式深入研究。我意识到的事情之一是,中国共产党称法轮功为一个组织,但其实并不是。法轮功是一套以信仰为基础的修炼,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时候炼功——随时开始,随时结束,可以不加入任何群体,自己做。在某些情况下,法轮功是一组人在各处自发的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团体,但这些团体并不包括每个修炼的人。我们每一次旅行的经费都是不同的。典型的情况是有人邀请我,可能是法轮功学员,那个人自己或他的朋友付旅费。不存在某个组织提供预算。

制止迫害首先停止活摘器官

2013-3-7-cmh-canada-06
加拿大国际人权委员会委员妮娜·格瑞瓦

国会议员、人权委员会委员妮娜·格瑞瓦(Nina Grewal)问道:“在中国,应鼓励人们坚持人权和司法责任,尤其是对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比例过高的问题,加拿大政府能做什么?”

乔高说:“我们看看俄罗斯,在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成为总书记前的漫漫长夜发生了什么。就象现在中国发生的,一年之内有150起民众示威抗议,他们的土地被强占,家园被推土机推平。大卫·麦塔斯和我遇到过很棒的中国人——中国人民要民主,要法治,就象你和我一样,这也是将要发生的。……”

麦塔斯说:“这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战略问题,人权委员回答这个问题可能比我们回答更合适。但我自己会努力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中共)为了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而将其杀害?对待这一问题有不同的处理方法,不同于对待普遍的中国人权问题,对待法轮功的迫害,对待劳教所。”

“(中共)针对劳教所似乎有一些动作,因为最近有一些报告称,中共打算关闭劳教所。这不是一个明确的政策,但看起来他们有兴趣这样做。但阻止迫害的最明显的方式就是立即停止为摘取器官而杀囚犯。因为一旦停止杀害囚犯取器官,就停止了为活摘器官而杀戮法轮功学员。处理其它一些问题时,如法轮功,或人权,或劳教所,或死刑,你会被中国政府推回来。但是当你对中国政府说,‘停止杀害囚犯取器官。’他们会说,‘你是对的,给我们时间,我们会做的,我们承认这是错误的,这是不应该发生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论述。对待这个问题就容易多了。”

格瑞瓦议员提问,一些场合指出,在中国,囚犯被逮捕和拘留,但不进行审判或起诉或给出任何解释。这些拘留可以几天,甚至几年,这是对他们权利的侵犯。这种情况是对许多其他囚犯也同样发生,还是只针对法轮功学员?

麦塔斯回答:“你问的是在劳教所发生的事。当然,中国政府不会告诉你。他们不会允许红十字会或任何境外人士进入劳教所。没有报告,没有非政府组织,他们不告诉你劳教所在哪里,他们不告诉你关了多少人。我们了解到的劳教所,是我们一直在和曾被关在那里的人谈话,他们从劳教所出来后,有的离开了中国。这基本上是我们唯一的信息来源。作为一个结果,我们可以拼出很多信息,但是我们还应该坚持劳教所应该被关闭,应该让红十字会进入,中共体制内应该有透明度。”

中海油参与迫害法轮功 投资加拿大公司需尊重人权

2013-3-7-cmh-canada-07
加拿大国际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欧文·考特勒

“因为他们在调查非法活摘器官中的先锋和开路人的工作,”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首先高度赞扬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他说:“我已经追踪这一事件几年了,我只想说,我认为在这一问题上,他们是正确的,他们从证据中推断出的结论需要有证据才能反驳。在这一点上,是中国当局必须承担举证的责任,如果(中共)没有反驳,那么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提出的结论就是站得住脚的。我只是想顺便说一句,顺着你们的调查结果,我将准备一个私人法案,并向你们咨询,以便我们可以在这方面提出一个典型的私人法案。”

考特勒议员提出了关于中海油接管加拿大公司尼克森的问题。他说:“因为除了对中国国有企业收购具有(西方)示范性人权标准的加拿大资源公司的整体关注之外,有个问题是,对中国国有企业中海油的一些严重指控,特别是对少数群体的权利侵犯,一些证据特别表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对信仰法轮功的员工进行迫害,同时,中海油用其安全部门配合警察逮捕并拘留了自己的员工,这些人修炼法轮功。我的问题是,你知不知道中海油迫害法轮功的证据?”

麦塔斯说:已经备案的受迫害的个人有77个,可以证实中海油参与迫害法轮功。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是国有企业。所有中国政府和国有公司都是由中共运作的。中央的、地区的、当地的处处都是,那里既有行政办公室或行政功能,也有中共官员的功能,而中共官员领导行政官员,在中海油,有一个中共办公室领导中海油,有一部份中共官员是负责迫害和打压法轮功的,被称为“610办公室”,它是以1999年成立的日子命名的。

“隶属于渤海公司的中海油的‘610办公室’要对77个法轮功学员的受迫害负责,他们被当地警方绑架,被送到当地的警察局,被送到洗脑中心或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里,他们被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受迫害者包括怀孕的妇女。这些修炼法轮功的员工被施以数额巨大的罚款,被任意搜查,被解雇,他们的工资被拖欠,财产被没收。”

“他们被取消福利和奖金,不论资历、职位、经验和受教育程度,他们的工资都是最低的。如果你曾是一个法轮功学员,如果你今天还是一个法轮功学员,在中海油的就业就是一列火车行驶的第一站,它的最后目的地可能某种程度上是,在无标记的白色面包车里,器官被摘去后,被送往最近的医院。火车行驶道路上的站点是与你的中层上级见面,与当地的拘留中心办公室的中共官员见面,然后是与一个精神病院或是劳教所的官员见面……”

麦塔斯先生曾在阿尔伯塔遇到过曾为中海油工作的人,他说:“他们被骚扰,在遭受更严重的劫难前,逃了出去。他们知道其他一些人已经遭受更严重的迫害。我自己和大卫·乔高对尼克森的被接管有保留意见,我认为批准接管的先决条件是,所有中海油的‘610办公室’都应该被解散,该公司全面详细的公开承认过去的人权侵犯,对在所有子公司里受到伤害的所有受害者,公司需全面补偿。”

“现在接管已经被批准,这些条件就我而言仍有待实现。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说这一切结束了,就忘记它。中海油现在是一个加拿大公司,一个加拿大的邻居,我们应该坚持让他们尊重这些标准。”

麦塔斯说:“如果你要获得在加拿大投资的批准,在处理外商投资审批纲领时,净效益标准或其它标准,应包括必须尊重人权,并承认自己过去的(侵权)行为,并为之作出赔偿。”

卖器官是一些军事医院的主要经济来源

2013-3-7-cmh-canada-08
加拿大国际人权委员会委员盖瑞·拉尔夫·斯加伦伯格

人权委员会成员、国会议员盖瑞·拉尔夫·斯加伦伯格(Gary Ralph Schellenberger)首先感谢两位证人以知识和能力在过去的几年中做出的所有工作。接着他问道,“根据你们的研究,自从你的报告发表后,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活摘器官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乔高先生说,在中国执行死刑的人数确实下降了一点点,在2007年器官移植数量下降了一段时间,但现在又上升了,因为法轮功是唯一的移植器官的来源,这一后果对法轮功(人权)已经非常不利。与过去相比,更多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摘。这是我看到的。

斯加伦伯格议员接着问,在过去的十年中,人体器官的非法贸易是改善了还是恶化了?

乔高先生举了澳大利亚的一个例子:2006,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和乔高先生去了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连续3个晚上进行这个话题的讨论,乔高表示:“效果非常好。”

他说,“澳大利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他们去中国移植器官时,他们不知道这些器官从哪里来。但是6个月后,我们收到一封邮件说,澳大利亚人去中国移植的器官数目——我认为词是‘骤减’。所以如果加拿大人,澳大利亚人,任何人都知道,当他们去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做肾脏或肝脏检查准备器官移植时,就有人会死掉,而这些人并不是有罪的,我想大多数人不会再去做这样的器官移植。人们在找到器官时,就会有巨大的压力。”

麦塔斯先生补充道,“自从我们的报告出来以后,到中国的移植旅游绝对是减少了。事实上,不仅仅是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在削减移植数量,中国政府自己也出来说,‘相对于外国人,我们优先考虑给中国人移植。’但是,还有到中国的移植旅游,因为我们看到有一个网站叫奥马尔(Omar),用阿拉伯语做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广告。但是,在中国做移植的数量确实明显减少。我会说有一个问题的过渡解决办法——就是需求的一方;供应方面绝对不会有变化的。器官的来源还是法轮功学员,甚至更加严重。”

斯加伦伯格议员说:在加拿大,人们要意识到他们能捐献器官需要很长时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中国的文化,或宗教,这样的程序是否也发生在中国?我想,加拿大最初也是这样的。你认为有希望改变这一现象吗?

麦塔斯回答说:作为一个试点项目,2010年中国政府首次建立了一个捐赠程序,我想,他们有37个捐赠的器官。那里为捐赠器官工作的人比捐款器官的人还多。第二年的数据,我认为有1500个。当然,这些都是死者捐赠。没有人一旦签了捐赠卡,就会死亡。实际上并没有导致统计上显著增加的数量。人们说有文化禁忌,但我不相信。

他认为,“中共的党文化比器官捐赠文化更加远离中华文化。数以千万计的人加入了共产党。我认为真正驱动活摘器官是由于大笔的金钱,当然,也有法轮功被边缘化的因素,但支付给医院,再被支付到监狱的大量资金(是主要原因)。”

“如果你开始有人捐赠器官了,那么监狱就得不到(活摘器官的)钱了。所以我认为一旦优先对待这一事件,坦白地说,敦促他们推动这一方面的人权问题,朝着这个方向上推动他们,让他们对活摘器官问题优先对待。一旦他们优先对待这个问题,他们将得到许多捐助器官的人,就象他们得到共产党员的人数一样。”

斯加伦伯格议员接着询问,器官是不是监狱的唯一资金来源,(中共)是否通过器官获得监狱财政。

麦塔斯回答说,这不是唯一的方式,但在中国,军队也是一个企业,军队作为企业出售器官,这虽不是他们唯一的资金来源,但它是一个巨大的资金来源。事实上,有一个军事医院已经在他们的网站上称,“卖器官是我们主要的资金来源”。象其它的(证据)一样,我把它存下来,并引用它。

斯加伦伯格议员有一位朋友在很多年前做了器官移植手术。他问道:“如果只是移植了一个肾,人也可以活,但不能移植心脏。……现在活摘器官的现象是否更为普遍?”

乔高回答:“你可能想知道,大约4或5年前,我们去了加拿大的三家医院问了一个问题,一个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一个在卡尔加里,一个在多伦多,我们问他们,有多少从中国移植器官的人(在他们的医院复查)。因为人们在移植后,不得不去复查,我记得,我们得到的印象是,这三家医院在过去的一年、两年的记录中,大约有100名加拿大人去中国移植器官。你可以说它是一个小数目,但我们仍愿意这个数字是零。如果去做移植的人们知道你现在知道的真相,我认为加拿大人是不会到中国做移植手术的。”

麦塔斯说,还有许多令人不寒而栗的事件,其中一个就象你说的,肾脏被移植后有人能生存,但我们从来没有遇到一个中国的幸存的肾脏捐赠者。

国际呼声 制止活摘器官

2013-3-7-cmh-canada-09
加拿大国际人权委员会委员皮埃尔·雅阁

人权委员会委员、国会议员皮埃尔·雅阁(Pierre Jacob)提问:“近年来,欧洲议会,美国国会小组委员会,联合国对宗教或信仰自由和酷刑问题的特别报告员,他们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表示担心。你们如何描述对中国活摘器官在不断加强意识的国际努力?”

乔高认为,一些国际组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并没有表现出很多的合作。他说:“时间在流失,每一天人们都在死去。”

麦塔斯说:“首先,曼弗雷德·诺瓦克在他的报告中几次提出了这个问题,要求中国解释移植数量和确定器官来源与移植数量之间的差异。这是联合国‘宗教不容忍’问题专员阿斯玛·贾汉吉尔报告中重复的话。因为中国是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签署国之一,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要求中国安排一个关于移植器官来源的独立调查。这一事件已经在《普遍定期审议》中提出了。”

“在欧洲有一份来自36个国家的166,000人签名的请愿书。我十二月呈交给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几个星期前,我遇到了他们。请愿书要求联合国做独立调查。我遇到的官员说,他将就此事游说健康、酷刑、宗教不容忍部门的专员。”

“显然,国际社会可以做的更多,但是他们(毕竟)正在做一些事情。在这个问题上,欧盟议会举行了几个听证会,我参加了十二月的那一次,所以有一些约定。我的观点是,《普遍定期审议》是另一个提醒国际社会的机会。”

皮埃尔·雅阁议员问:在你看来,加拿大和其它志同道合的政府应该如何就中国器官移植系统增加透明度作出努力?

乔高提出了一个简单的建议。“我们可以在外交部的网站上注明,如果你要去中国做器官移植旅游,你可能会接到一个来自劳教所、被奴役的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我相信中国使馆不喜欢这种姿态,但到目前为止,我认为没有一个政府在网站贴出这样的通知。”

麦塔斯先生也提出了几个建议。一是继续敦促中国发表死刑的统计。其次,中国有四个器官移植登记处,其统计数据是合理可靠的,因为医院直接向其登记报告。它们在中国的四个不同的城市。其中之一是香港。香港肝移植登记处曾经是公共部门;之后,我开始引用他们的数据,然后它被关掉了。在中国,所有移植数据——显然,不是个人数据,但总体——可以从这些四个移植登记处获得。如果有的话,(还需要)死刑的统计数据,我认为你就会有更多的透明度。

活摘器官为迫害融资

人权委员会主席瑞德议员说,麦塔斯先生曾经将王立军和纳粹医生门格勒做对比,我看到了纳粹时代发生了什么,纳粹这一可怕政权的迫害与历史上其它地方的常见迫害不同的,也是让我震惊的一点——并不是那个实施迫害的政权更邪恶,而是迫害的机制是自我融资的,消耗的不仅是国家资源。迫害往往是使经济效率低下的活动,把具有生产力的公民关起来迫害他们,会使经济效率低下,但是当迫害本身能自我融资时,这个政权实施的迫害就是没有限制的。

“我担心的是迫害的自我融资的机制。融资本身不是迫害目的,但能够为其提供原料,有一个激励迫害的机制,让它进行下去。”

乔高先生回答,“在中共体制下,我上次看到,人体不同器官有不同的价格,价值大约是五十万美元。所以每一个法轮功学员或每一个被定罪的犯人所有的人体器官值五十万美元。他们不只是活摘一个器官,然后焚尸。因为无法在几天内寻找到其他器官的需要者,但至少在理论上,每个人都是在这个可怕的反人类罪行下被杀,每个人体值五十万美元。所以,这一点是尤其令人不安的因素。”

麦塔斯先生接着说,一个人体值五十万美元,从偶尔曝出数据表明,中国政府每年累计移植10000个器官。那就是大约一年十亿美元。但中共最主要关注的是权力,而不是金钱。如果能创造出足够的国际关注,因为其所作为,使他们的政治合法性遭到质疑,他们会不惜钱财的放弃这种罪恶。很明显,钱让其继续运行,但如果有足够多的人对中共体制的人权给予关注,钱的问题对 (中共)他们来说,就不再是首要的了。

最后,人权委员会主席瑞德先生感谢两位证人。“你们对我们非常有帮助。每次你们回来,都会比以前提供更好信息,我们都很感激你们。”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纪实录(五)更多证人现身 证实活摘罪恶遍布全国


在前三个证人站出来爆料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黑幕后,来自各地的海内外民众纷纷与海外媒体联系,提供了更多的线索和证据。从证人的证词可以看出,中共动用军队、医院、监狱系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器官的情况,在全国各地均有发生,在许多相关人员和被关押的犯人中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山东知情人透露医院与监狱“流水作业”活摘器官并分赃

2006年4月14日,来自山东济南医疗系统的证人表示,位于济南市经十路66号的“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和济南市英雄山路134号的山东省警官总医院(俗称劳改医院)的两家省级大医院都直接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并且是直接得到上至中央一级的明确指示,下到院方全力参与的。医院与监狱、劳教所勾结,形成“流水作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器官并分赃。

《人民报》刊登的证人投书全部内容如下:

我是山东省济南市人。一直在关注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事情。对于一个有血有肉的中国人来说,看到这样悲烈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民族,内 心真的是焦虑和震惊。我在医疗系统工作长达20多年,知道一些内幕的事情。我愿尽微薄之所能,将我知道的内情公诸于外界。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是地处济南市经十路66号的。而山东省警官总医院(俗称劳改医院)的地址在济南市英雄山路134号,这两家济南市的省级大医院都直接参与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并且是直接得到上至中央一级的明确指示,下到院方全力参与的。

许多活体器官移植是由“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山东省警官总医院”、“山东省监狱”和“山东省女子监狱”(均位于工业南路上,女监位于男监的西南角,对外 挂的牌子是“山东省兴业发展有限公司)及更多的监狱、劳教所共同勾结干的。它们形成的是“大型流水”作业,从换取器官人员的到位、到活体器官的摘除、器官 的移植、分成包干费用等等。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近年来与天津联合成立了“东方器官移植研究所山东肝移植中心”,并在山东省全省的医院中第一家成立了专门的肝脏移植科。在“千佛山医 院”是开展脏器移植最多,并且是肝移植技术领先的医院。这家医院的肾移植术、睾丸移植术、肺移植术、眼角膜移植等技术都非常普遍。许多医疗技术处国内先进 水平。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占地近10万平方米,有职工1300余人,编制病床800张,设有临床、医技科室57个,现有副高级以上职称技术人员300余人,博 士、硕士研究生导师44名,山东大学兼职教授、副教授90余人。并集医疗、教学、急救等于一体的省级大型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医院备有磁共振、螺旋 CT、准分子激光仪、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海扶超声肿瘤治疗刀等万元以上仪器500余台(件)。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现并为山东大学临床医学院,及担任山东中医药大学、潍坊医学院、泰山医学院、滨州医学院、省卫校等高中等医学院校的临床实习教学任 务。院校的临床实习多在这里进行。这个事实正如揭露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第二个证人所揭露的那样:“参与的医生有很多是从其他医院调过来的实习的医 生。因为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得不到政府的保障,被当局视为不值钱,他们的身体被用来给实习医生做实验。”


山东省警官总医院

山东省警官总医院分为内外两个院,外院对社会开放,一般人和警察可以看病。两道铁门后为内院。关押的是从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直接转来在押人员。内院的规章制度按照监狱执行,所以内院实质上是一所监狱,只是多了医生和医疗设备。

山东省警官总医院是迫害法轮功民众的人间炼狱。曾经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如刘健就于2001年4月至6月间被关押在这里。年前孟丽君被至生命垂危,据判断也被送到的这个看守所医院,就是这个山东省警官总医院(俗称劳改医院)。

今天我把知道的事情公诸于众,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站出来。这些年来,我们对法轮功的事情一直保持着沉默、不关注,扪心自问,真的是良心不饶啊。此刻我们应对罪恶坚定的说“不”。

2006年4月14日 星期五

*劳姓知情人指广东韶关军管集中营参与活摘器官

据希望之声2007年7月31日报道,一位劳姓知情人向电台曝光广东韶关存在一个由中共军队控管的秘密集中营,进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作为器官移植供源的事实。劳先生于2006年由两位从集中营逃出的法轮功学员口中得知了军管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之后他因此而逃往海外。他表示,有些已经被摘取肾脏的法轮功学员被继续囚禁在集中营内,每一个被囚禁的法轮功学员随时处于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恐怖危机中。当初逃出集中营的两位学员后来又被抓捕,目前可能已遭不测。

(录音 下载MP3: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2/11/10/lao.mp3)

记者:那边关的法轮功学员多不多?

劳姓知情人:很多人,起码有超过一、两千人,准确数字他们也不知道,反正就很多,他们逃亡也是拿命逃亡的,因为中国不是给公安守着那个集中营,还是用军队。

记者:他们是用军队来管理?

劳姓知情人:是,根本比公安还要残忍。全部都是军队,穿的都是军装,不是公安,拿的都是冲锋枪。军队出动就不得了,没得说了。

劳姓知情人:摘肾摘最多了,其它器官还是有摘。

记者:肝摘了就死了?

劳姓知情人: 死了就火化啦!有的还剩下条命没救了还没死就拿去火化了,有的同伴被抓去回来,过了几天回来身上就多了一条疤,有的抓去就是没有回来。

*冤狱羁押者披露看守所出现多起活摘事件

2008年4月30日,《大纪元》报道了今日一位来自中国江苏省无锡市证人的证词。该 证人因抨击中共对言论及媒体的无端限制,2005年初到2007年初期间,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关押2年多。在此期间,该证人得知,在2002年左右该看守所出现过多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 。

以下是大纪元的采访内容。

记者:您是怎么知道法轮功被活摘器官的?

证人:2005年3月至2007年初期间,我被非 法关押在无锡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警察为了侮辱我,经常给我换号(号就是关押嫌疑犯的房间),每到一个号里面,卑鄙的狱警背后告诉里面的犯人,说 我是神经病,不要和我说话,甚至于指使犯人整我。2年多的关押期间被换了17个号。在这个期间,在里面关押的时间长的犯人告诉我,在2002年到2003 年期间,每个号里面都至少发生过2~3起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事情。
记者:那么他们是怎么和您谈起来这件事的呢?

证人:因为在看守所每年都要进行至少2次的体检,体检的时候那些在监狱里面待了很多年的老犯悄悄告诉我:这是要摘取这些人的器官了,你看那些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就是要摘他们的器官。

记者:那些身强力壮是指哪些人呢?

证 人:就是死刑犯和法轮功的学员。因为检查这些人的身体的时候特别的仔细,而检查别人的身体就是一带而过了。摘取死刑犯的器官都不是什么秘密了,每年中国新 年和十一前都要执行死刑,所以检查身体是每年的一月和九月,检查这些死刑犯的身体,看看哪些能用,做些准备工作。这些老犯还发现监狱医生检查法轮功学员的 身体非常仔细,所以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也可能是他们打主意的对象。

记者:这些老犯如何证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

证 人:法轮功学员有自己的信仰,那些犯人都觉得法轮功学员拧。其实法轮功只要写个不炼的保证就放回去了,但是他们就是不写。不写就打他们,折磨他们。有的时 候是不给他们饭吃,有的时候给他们吃的都是猪食一样的东西,或者是发霉的东西。我所知道的,无锡每个看守所都有两个杀手警察,专门打人的警察。他们会把法 轮功学员打得半死不活的,有的把胃给踢烂了,把肚子肠子踢烂,让他吃不下饭;还有的把嘴踢烂,就是不让你吃饭。然后挂两天盐水,就不管了,人就半死半活 了。这个时候就把这个人拖出去,活摘器官,以后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

记者:这些犯人是怎么知道这个人是被活摘器官了,而不是被放了呢?

证 人:这些犯人为什么知道这个人不是被放掉而是被活摘了呢,一个是法轮功的学员不会写保证,那么也就不会放他们。另外是这个人被拖到单独的一个房间,然后来 了很多穿白大褂的医生,把这个人拖到车里带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有一次进来一个新的嫌疑犯,这个人说法轮功的家属正在外面闹呢,说人怎么就死了呢,而且 还给火化了,也不给看尸体。犯人们就奇怪,两天前人拖出去还是活的,怎么就死了呢,那么一定是他们给弄死了。那么为什么不给家属看呢,因为器官已经摘掉 了。想一想他们是能干出这种事的,枪毙的死刑犯的器官都摘。

记者:那么是每个号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么?大约有多少次这种情况?

证 人:因为我在里面2年的时间,一共换了17个号,这17个号里面都有人给我说活摘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每个号里面都至少会发生这样的事情2~3次。2002 年左右这种情况最多,我被关押的时候没有亲自遇到这个事情。他们是改变其他的渠道还是做法更隐蔽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亲自看过他们如何暴打法轮功学员,把他 们钉到门板上呈大字型,一钉很长时间,屎尿都在上面。还有用削尖的竹子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食,用木楔子堵他们的嘴。

记者:也就是说在2002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还没有曝光,看守所的犯人就已经知道了。

证人:对,那时候看守所的犯人就已经知道了。我出国后看到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导,我是完全相信的。

*反腐人士披露广州关押地涉活摘器官

2009年4月7日,希望之声再次报导湖南彬州反腐维权人士彭新忠向这家电台披露的一次恐怖经历,2001年广州市公安把他送入一个如同屠宰场所的秘密关押地点。据彭新忠描述,秘密的关押场所没有任何挂牌,大门的南侧三十米处有军人把守站 岗,他被关押在最里头的管区,亲眼目睹每天至少有三具尸体在此地被抬走。 他发现被关押在这里的民众至少有两人是他之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

(录音 下载MP3: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2/11/10/peng.mp3)

彭新忠说:“那个纯粹是一个屠宰场所。就是我亲眼所目睹的那个抬走的尸体也有五十多具,从我眼前,这些人有可能是法轮功成员, 有可能是其它的老百姓,不管是不是法轮功成员,你不能这样去对付别人啊。 当时纽约时报的记者从北京来找过我,他问我这个事情的真实性,我说我用我的头担保我所目睹的这十七天所发生的情况。

“就是男的和女的快死了,还没有断气的情况下,就 把他们统一关押在一个小房子里面,都是赤身裸体不穿衣服的,每天晚上都有鬼哭狼嚎,里面有女孩尖叫声,然后第二天早上、每天都少不了三具尸体从那里抬走, 抬出来就放在关我那个房子对面,然后每天就叫外面人给他抬走,当时有些人是讲说,这些人的器官给南方医院 (是个部队的医院,在白云同和精神病院附近),他们说把器官拿去卖了。在里面的人有这个说法。

*执行迫害的武警透露亲睹活摘器官过程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9年12月12日报告:近日,追查国际一名特别调查员与一位匿名人士进行了一段持续近 三十分钟的对话;该证人披露了几年前自己目击的一起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经过。

据证人透露,2002年,他为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其中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 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2002年4月9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了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 该名学员转移到另一场所(注一),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 这名女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

证人还揭露,他在为锦州公安工作期间,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命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赶尽杀绝”。证人参与 过对几名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并多次严刑拷打、刑讯逼供。

在最初交谈中,证人为了不暴露自己,没有明确说出活摘器官的场所。在第二次交谈中,证人明确说出活摘器官是在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进行。经核实,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至十七楼均为外科。

以下是部分谈话录音记录(下载MP3:http://media.soundofhope.org/audio01/2012/11/10/testimony_final.mp3):

证人: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血是喷溅出来的,而不是……

问:你看到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证人:女的,女的。

问:年轻的吗?

证人:三十多岁吧。

问:那她口中还喊着法轮大法好吗?

证人:还喊着,还喊着。

问:你说一下她当时是怎么说的。

证 人:当时,我们经历了就是,得有一个星期对她的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次伤疤,并且电棍、电,她已经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经就是, 反正她又不吃东西,然后我们强行地给她灌牛奶,往她的胃里,她不喝就强行地给她灌。你知道那个,把她的鼻子捏上,于是维持着。她七天瘦了将近十五斤,经过 体重。而这个时候不知道,可能是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反正是一个挺保密的部门,派了两个,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 学毕业的,具体反正一个是岁数大的,一个年轻的,在某、某,就是给她送精神病院的一个手术室,然后进行一套东西。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 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别看我在武警,我端过枪,我也进行过实弹演习。但是,我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看到他们,我真的“佩服”他们这些军 医,手一点也不抖,直接戴着口罩拉出来。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已经拉开了,然后她就嗷的大叫一声,那个女人就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

问:从胸口划下去的时候她喊的法轮大法好?

证人: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说你杀了我一个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杀了我一 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吗?这个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 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还继续把血管 …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 啊…啊… 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

证人:当时,这个人身份是一个老师啊,是一个老师,在 中学教书的老师,她的儿子今年可能十二岁了吧。她的老公是个没什么能耐的一个,也是一个工人吧。在这之前,她受过的羞辱更大。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 那种,给她进行,用钳子、用窥视器,都是不知道哪来的仪器…反正我都亲眼所见,我当时没照照片就是遗憾,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 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问:就是在你所待过的那个公安局里面你就亲眼看…

证人:当时我没在公安局里做,是在一个就是培训中心,就在一个宾馆的后院,包了十个房间,一个小楼上,就是小别墅那块儿做的。

问:黑监狱。

证人:差不多。

问:就是只要法轮功学员就往那边送嘛

证人:嗯。

问:还没有判刑之前就往那儿送嘛

证人:反正我们这块临时都改变地方。

……

问:哪个时间你还没有告诉我?

证人: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

问:四月九日?

证人:对四月九日下午五点开始解剖,时间进行了三个小时。之前已经连续一个月了。

问:什么叫连续一个月?

证人:连续一个月的刑讯逼供。

……

问:你只有对他们逼供一次?还是很多次?

证人:很多次。当时王立军,现在的重庆公安局长,下死命令“必须赶尽杀绝”。

责任编辑:何洁
http://public2.soundofhope.org/node/299423

目击活摘特警:对罪恶沉默姑息等同犯罪

一位因在看守所目击中共活摘死刑犯器官的罪行,而逃亡海外3年的新疆特警尼加提.阿不都热依木,近日在瑞士接受本台记者专访时表示,他希望能将自己知道的真相告诉更多的人,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关注,曾经在中国发生的,目前还一直在中国发生的活摘器官的事件,以及看守所里异常高的非正常死亡现象等等的黑幕,期望能有更多的人一起来制止中共的暴行。

93年到98年,身为特种警察的尼加提在工作过程中了解了中共盗取死刑犯器官的种种罪行与非法器官交易内幕。尼加提说:目前他是第一位站出来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警察证人,虽然身处危险的境地,他只希望早日能制止中共的活摘器官暴行。

(录音)“像这些,活摘呀这些事情,你要想阻止它,让中共停止它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曝光,只有曝光!对罪恶的沉默于姑息就等同于犯罪。我不说,我就在犯罪。就好比这个房子里现在在杀人了,杀的血流成河了,现在我想把门打开,我想说:看里面的故事,我从里面逃出来的,你们看里面发生了什么,结果有一群人使劲要把这 个门关上,里面已经血流成河了!”

在看守所工作期间让尼加提知道了越来越多的黑幕。
尼加提看守过仅仅因为盗窃而被判处死刑的犯人,看到过在看守所里犯人们遭受的酷刑,在刑场上看到过那些不该被判死刑的人受刑,更看到过他们的家人撕心裂肺的痛苦,也知道中共盗取贩卖这些人的器官。他质问,这不是为了需要而杀人吗?但他仅仅是一名看守,他做的仅仅是登记这些人的姓名,通知他们行刑的时间,他 无法改变什么,现在他要阻止这样的罪恶继续发生下去。

(录音)“我相信我今天走的这 条路没有错,我会一路走下去,我也不会停止。今天我们做一些事情,我们在帮助一些人免于受死,免于痛苦,对他们的家人,他们的亲人很重要,为什么不想他们的亲人在哭呢,妈妈失去孩子,女儿失去父亲,怎么能不站在那个角度,设身处地的去想一下,家庭承受着不幸,大家一块来阻止,很多家庭会非常开心。”

尼加提相信,在今后会有更多的警察,更多的证人站出来揭露中共的罪行。身为新疆第一批特警,他了解特警的重要性,维护着社会的安全。他通过自己的经历,特别 想对中国特警说出自己的内心话:

(录音)“我真心的希望他们保持一颗善心,真心的希望他们保持一颗善心,他们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们,我只是想号召一
下他们,掉转枪口,兄弟们,掉转枪口,镇压他们,镇压那些贪官污吏,而不是去镇压人民。”

尼加提也得到了不少瑞士人的支持,有些从媒体报道上认出他的路人会向他竖大拇指,鼓励他要坚强。因中共多次企图遣送尼加提回中国大陆,尼加提在欧洲申请政治庇护至今一直受阻。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萧扬 唐丽采访报导

两证人现身 媒体关注耶鲁人呼吁

【明慧网2006年4月21日】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两名证人20日在华府聚会现身,再次提供证词,谴责中共转移人证,毁灭证据,欺骗国际社会。消息传出,轰动21日胡锦涛将到访的耶鲁大学,整个校园内都在谈论此事,群情鼎沸。


校办格里克森女士在媒体关注下接受耶鲁法轮功俱乐部呈递的2400签名。

* 在媒体的注视下呼吁和递交签名

耶鲁法轮功在胡来访前夕的活动受到当地所有媒体的高度关注。《纽海文记录报》于19日头版报导了法轮功的诉求活动。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第八频道、FOX61、CNN、NBC四家电视台及多家报纸纷纷将镜头聚焦来自纽约的法轮功学员黄万青。

黄万青的弟弟黄雄,在遭到警察两年的追捕后已经失踪三年,最近还发现其身份被注销过。黄万青非常担心弟弟已成为上千“无身份活体器官供体”之一。


法轮功学员黄万青在新闻发布会上

昨日(20日)中午,在多家媒体的镜头下,耶鲁法轮功俱乐部主席邓敏在耶鲁大学校长办公室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将2400多个耶鲁人的签名递送给从校办出门迎接的格里克森(Nina Glickson)女士。后者答应一定转交校长。签名者联合呼吁中共开放所有劳教所、监狱,让国际社会独立调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签名。

邓敏说,“我们听到中国劳教所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感到非常震惊,我们发起签名信请求校长莱文(Richard Levin)向胡提出开放劳教所调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我们的这一行动得到了耶鲁人的普遍支持,在几天时间就征集到了2400多个签名。

* 一位大陆民众的慰问

邓敏读到一位来自大陆的女士发来的电子邮件说,“虽然我不信法轮功,但是我坚信自由信仰的权利。同时我对你们为自己,也为更多中国人争取权利的种种努力给予我最大的支持。和您交谈,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我觉得你们真是非常的不容易,我对你们的这种孜孜不倦的强大精神感到由衷的敬佩。我今天签了名,我也会继续用我自己的方式来支持你们”“希望您在最苦最难的时候能够想到,有很多和你们一样的中国人理解你们,支持你们,并且希望你们能够继续的争取下去,直到光明来到的那天。”

* 一位基督徒和一名肾脏科医生的呼唤


耶鲁大学退休教授张育明医生在新闻发布会上

耶鲁大学退休教授张育明医生激动地发表演讲说,“我是一名基督徒,虽然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我支持他们争取自己信仰的权利。因为法轮功不仅是在为自己争取权利,也是在为全中国人民争取权利,也是在为美国人民争取权利。”

他说,中共必须停止迫害法轮功,中共在和平时期造成中国人民死亡的人口,比战争时期日本侵华杀害的人还要多。


耶鲁大学肾脏科医生徐建超在新闻发布会上

耶鲁大学肾脏科医生徐建超,呼吁中国同行不要再继续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同时恳请准备到中国去做器官移植的美国人三思。

成文:2006年04月21日 发稿:2006年04月21日 更新:2006年04月21日 13:13:47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6 MINGHUI.ORG

华盛顿时报:报导中共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

【明慧网2006年3月25日】(明慧记者王英编译报导)《华盛顿时报》2006年3月24日刊登记者比尔-葛兹(Bill Gertz)的文章说,一名中国记者揭露在中国北部有一家秘密集中营,这家集中营被医院用来摘取人体器官,并贩卖给国内外的买主。

文章说,最近,一位化名为金钟的记者逃离中国。金钟在采访中说,他头一次听说摘取器官的事是10月和12月,那些被摘取器官的被囚者是法轮功学员。

金钟说:“这是谋杀,这是国家实施的谋杀行为。”金钟说:“这种行径必须停止。”

金钟曾为一家日本新闻社提供稿件。他在寻找有关中共政权对萨斯的反应时,发现了地下关押中心。

金钟说,一名中共官员第一次披露这种秘密作业是在辽宁省中西医血栓医院进行的。这家医院位于中国东北的沈阳苏家屯。

金钟说,他发现在医院的下面建有大型监狱,而法轮功学员就被关在那里。有6000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这个地下设施。

这家医院摘取被囚者的肾、肝、眼角膜。然后这些器官被出售给等待器官移植的中外人士。

向金钟提供消息的包括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太太,这名医生也曾从事摘取器官作业。这名医生因从事这种可怕的器官摘取作业以及披露这种秘密活动,而遭受心理障碍。后来这名医生的太太也逃到美国。还有几名医院的工作人员也揭露了从被囚者身上摘取器官的行径。

金钟说,他必须隐去他的真实身份,因为他受到中共特务的威胁。他以前曾因他的报导两次被捕,最近终于逃到美国,他希望寻求政治庇护。

金钟说,被囚者们的尸体被投入到医院的锅炉里烧掉。在锅炉房工作的工人尸体上拿走珠宝和手表,并将他们出售。他说他已将这些摘除器官的事件报告给美国政府官员,包括国会议员们。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6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