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独立法庭证实中共活摘器官 韩媒争相报导


由大律师尼斯爵士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6月17日宣判。(冠奇/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儒韩国报导)英国“独立人民法庭”于6月17日(当地时间)在伦敦宣布,中共政府对大规模强制摘取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器官,犯下了危害人类罪及酷刑罪。消息一出,立即引发世界各国媒体关注,韩国多家媒体也纷纷以“中国(中共)长期摘取被关押者器官,每年进行9万场移植手术”为主题予以报导。

韩国9家大型媒体同时报导

6月18日~19日,韩国的韩联社、东亚日报、亚洲经济、MBC、News1、SBS、世界日报等9家大型新闻媒体不约而同地报导了此次震惊世界的判决结果。

多家韩国媒体表示 ,独立法庭由来自多个国家的人权专家、移植手术医护人员和国际关系领域的专家组成,经过多方取证、听证、审查了大量的视频和文本证据并调查后得出结论: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等被关押的良心犯长期被非法摘取器官。

报导重点引述法庭上的证词指,中国每年最多进行9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远高于中共政府公布的官方数据。

韩国《亚洲经济》则以“中共强摘器官的来源 ——法轮功是什么”为题,详细介绍了法轮功受到中共镇压的过程:法轮功是1992年在吉林长春传出的身心修炼功法,还曾因对国民健康有益受到表彰,但修炼人数超过1亿人后,中共以其可能威胁体制为由进行镇压。2006年,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首次被公诸于世。

从“不敢相信”到“不得不信”

虽然加拿大前内阁部长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曾出版调查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披露过这一事实,但为了攫取器官而杀人这样的事情,太惨无人道,许多人不敢相信。

英国大法官杰弗里‧尼斯爵士担任“人民法庭” 的主席,他郑重公布了宣判结果:“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毋庸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时间很长,涉及受害者众多。”

来自阿姆斯特丹的欧洲问题专家Tromp博士在法庭上表示:“这次法庭经过独立调查后,拥有非常详实的证据。这些证据明确证实,受到活摘器官罪行迫害的对象属于一个团体,这个团体叫法轮功。”

裁判过程中,曾在女性劳教所里被监禁一年的法轮功学员、作家曾铮出庭作证,自己在被关押期间,曾多次被要求接受体检和验血。在2001年逃出中国后,得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时,曾铮才察觉,当初的身体检查很可能是活摘器官的医疗筛选程序。

2014年中共称将停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间接承认此前一直摘取死刑犯器官,但否认活摘器官的罪行,还推出了“器官自愿捐赠计划”的政策。而人民法庭的判决书驳斥了该说辞,判决书称:“累积的数字证据(不包括虚假的中国数据)表明:与实际执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相比,自愿捐赠计划’不可能提供足够的‘合格捐赠者’。”

责任编辑:叶紫微

英独立法庭: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人民法庭”于6月17日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国(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冠奇/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蔚诺、徐简综合报导)调查中共强制活摘器官的国际独立“人民法庭”于6月17日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国(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并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法庭内聚集了大约200名旁听的民众。

由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从去年10月起成立,经过多方取证、听证和调查后,今天在伦敦做出了最终宣判。尼斯爵士是国际刑事犯罪领域的知名人士,1998年至2006年期间,他主导了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

尼斯爵士在公布宣判结果时说:“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无可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时间很长,所涉及的受害者众多。”


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判定,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冠奇/大纪元)

该独立法庭由“终止中国(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发起。 仲裁法庭在过去八个月中一直从医学专家,人权调查员和其他人那里获取证据。判决书称“法庭以多种形式来鉴别证据,并根据与每个案例的证据进行个别处理,然后得出一系列结论,这些结论不受中国(中共)人权恶名或其它偏见的影响。”

法庭称,中国医院提供的移植等待时间非常短,通常只有几周,这在医学理论上无法说通。

调查人员曾致电中国的医院询问器官来源,被告知某些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大规模体检

在听证环节,一名法轮功学员和一名维吾尔族良心犯在证词中都提到,他们曾在中国的监狱中进行了多次的身体检查。

曾在一个女性劳教所里被监禁一年的法轮功学员、现人权活动人士曾铮向人民法庭提供证据,讲述自己曾在被关押期间曾多次被要求接受体检和验血。


法轮功学员曾铮向人民法庭提供证据,讲述自己曾在被关押期间曾多次被要求接受体检和验血。(冠奇/大纪元)

曾铮说:“在我们被送往劳教所的那天,我们被带到一个医疗仪器前,做身体检查。我们还被盘问曾患过什么病。我说我得过肝炎。”

“第二次大概是我进入劳教所一个月后,每个人都带着手铐,被送上一辆面包车,再被送往一个大医院进行更彻底的身体检查。我们照了X光片。第三次是在劳教所,他们(中共当局的人)给我们抽血化验,我们被要求在走廊站成一排等待检查。”

在2001年逃出中国后,曾铮在得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时,回想到自己当初被反复要求做身体检查很可能是活摘器官的医疗筛选程序。

在作证时,曾铮提到:“在劳教所里的犯人都不允许互相交换联络方式,所以也不可能在被释放后互相联系。当某个人从劳教所消失了,我就默认为这个人被释放回家了。”

“但是,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因为没有联系方式,现在回想,那些人(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很可能被带到医院,被强制摘取了器官因而失去了生命。”

中共“器官自愿捐赠计划”混淆视听

2014年中共称会停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间接承认此前一直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中共否认活摘器官的罪行;中共并推出了“器官自愿捐赠计划”的政策。

但人民法庭的判决书针对这一点进行了驳斥,判决书称:“累积的数字证据(不包括虚假的中国数据)表明:跟实际执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相比,最近成立的‘中国自愿捐赠计划’不可能提供足够的“合格捐赠者””

“在实行‘自愿捐赠计划’之前”,中国就有大规模用于器官移植手术和医务人员工作的设施。”

法庭估计,在中国每年进行多达9万次移植手术。而中共官方给出的数据远低于此。有人呼吁英国议会禁止英国患者前往中国进行移植手术; 来自各个党派的50多名国会议员支持这项议案。以色列、意大利、西班牙和台湾已经实施了此类限制。


6月17日,人民法庭内聚集了大约200名旁听的民众。(冠奇/大纪元)

附:“人民法庭”判决书节选

2018年12月,法庭发布了一项临时判决: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无可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作案时间很长,所涉受害者众多。

从那时起,法庭在试图获取证实活摘器官的资料时,就面临来自中国(中共)无所不在的保密、沉默和混淆视听(等行为)。法庭不会被吓倒,并会根据当前的证据,做出一项判决。

中国(中共)迫害人权的恶名,并未对法庭作出正确结论产生影响。(注:即不会因为被告名声恶,就做出对其不利的判决)法庭采取的工​​作程序,保障了公平对待中国的利益。

法庭以多种形式来鉴别证据,并根据与每个案例的证据进行个别处理,然后得出了一系列结论,这些结论不受中国(中共)人权恶名或其它偏见的影响。

我们的结论如下:

中国医生和医院承诺,只要极短的等待时间,就可以获得用于移植的器官;
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遭受酷刑;
累积的数字证据(不包括虚假的中国数据)表明:
跟实际执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相比,最近成立的“中国自愿捐赠计划”不可能提供足够的“合格捐赠者”;

在实行“自愿捐赠计划”之前,中国就有大规模用于器官移植手术和医务人员工作的设施。
法庭掌握了强制器官摘取的直接和间接证据。
当把这些个别结论综合在一起后,法庭得出了最终的必然结论:

大规模强迫摘取器官活动,已经在中国进行了多年,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现在中国(中共)对维吾尔人进行迫害和医学检测,也许在适当的时候,外界也会得知中国(中共)强迫摘取这一群体器官的证据。

法庭没有证据表明,与中国(中共)器官移植有关的重要基础设施已被拆除,并且没有得到那些器官来源的令人满意的解释,因此法庭认为,中国(中共)强摘器官的行为一直持续到今天。

法庭审议了这是否构成种族灭绝罪。

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都有资格作为种族灭绝罪中的“团体”。

对于法轮功学员,中国(中共)犯下了下列灭绝种族罪的罪行:

杀害该团体的成员;
对该团体成员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
法庭指出,强迫摘取器官具有无与伦比的邪恶。鉴于这一点,衡量一下证据和法律,对于那些有权在国际法院或联合国进行调查和诉讼的人来说,有责任来鉴定是否种族灭绝罪成立, 他们应立即采取行动,确定违反“灭绝种族罪公约”人的任何责任。

反对迫害法轮功和维吾尔族人的委员会有合理怀疑,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被施以下面一项或几项(迫害)行为:

谋杀;
灭绝;
违反国际法基本规则的监禁,或其它严重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
酷刑;
强奸或任何其它形式的性暴力;
根据国际法普遍承认的,针对种族、民族、族裔、文化或宗教理由进行的迫害;
强迫失踪。
各国政府和国际机构必须履行其职责,不仅要对可能的种族灭绝指控,而且还要对危害人类的罪行进行指控。如果无所作为,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世界各地的个人可能采取共同行动向政府施压,使这些政府和其它国际机构将不得不采取行动。

责任编辑:林妍

聚焦中共活摘器官 英媒争相报道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四日】(明慧记者方元英国综合报道)二零一九年三月下旬以来,英国广播公司(BBC)、《卫报》(The Guardian)、《周日快讯》(Sunday Express)和《苏格兰人报》(Scotsman)等多家英国主流媒体就“中共大规模强摘良心犯器官”为主题,制作新闻节目和发表文章;跟踪关注“中共活摘器官”这一重大指控而展开的多方调查研究;转载呼应英国国会议员近期在议会大厦举行的“中(共)国强摘活体器官(Forced live organ extraction in China)”辩论会上发出的谴责中共罪行、呼吁制止迫害的正义之声,并对立法禁止英国民众去中国开展“器官旅游”的举措建议提请社会关注和行动支持。


图: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大卫·威廉姆森(David Williamson)在《周日快讯》(Sunday Express)报纸和网站发表文章:“活动人士警告中(共)国屠杀政治犯以取器官(Campaigners warn of China butchering political prisoners for their organs)”(网站截图)

《周日快讯》:不要无意参与中共的谋杀

《周日快讯》(Sunday Express)政治版副主编大卫·威廉姆森(David Williamson)在三月三十一日发表题为“活动人士警告中(共)国屠杀政治犯以取器官”的文章,说:“活动人士警告英国人不要无意参与(中共)国家批准的谋杀政治和宗教囚犯以取得器官(not to unwittingly take part in the alleged state-sanctioned murder of political and religious prisoners),他们担心迫切需要进行移植手术的英国公民可能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共产党政府对监禁拘留系统内囚犯实施暴行中扮演一个角色。”

文章中,威廉姆森指出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已经呼吁对有关中(共)国“强摘器官”的指控进行独立调查,而近日在英国议会大厦举行的辩论会上,多位国会议员谴责在中共专制下发生着“工业化规模的强制摘取器官(forced organ removals on an industrial scale)”,其中菲奥娜·布鲁斯议员(Fiona Bruce MP)指出这是“二十一世纪的种族灭绝(A 21st century genocide)”,“这种做法相当于杀人(manslaughter),或者说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谋杀(murder)”;吉姆·香农议员(Jim Shannon MP)则提醒大家“我们面对的(中共)是一个自二战纳粹以来最大规模迫害宗教团体的政权”。

威廉姆森指出,看过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以及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二零一六年发表的长达近七百页的报告的人,不难意识到自己正在关注一场暴行,在议会大厦举行的辩论会上就有国会议员表示自己被该报告的结论所震惊。文章中回顾乔高、麦塔斯和葛特曼二零一六年报告的结论:(在中国发生的)实际器官移植数量“远远超过中(共)国政府官方统计数据”,其中大部份都是“被杀害的无辜者。”“中(共)国的器官摘取是一种犯罪,其中共产党、国家机构、卫生系统、医院和相关器官移植职业人士都是同谋。 ”“在中(共)国允许对活摘良心犯器官罪行(过去的和现在的)开展全面调查之前,任何国家都不应允许其公民前往中国寻找移植器官。”

威廉姆森在文章中提醒人们关注“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称该独立人民法庭二零一八年十二月第一轮开庭取证,目前正在继续对良心犯取证,法庭主席尼斯爵士(Geoffrey Nice QC)宣布:“法庭成员都确定,无可置疑地一致确定,中(共)国从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已经实施了很长时间,而且涉及大量受害者。”

在文章结尾,威廉姆森列举“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三位证人的证词,其中法轮功学员于新会和戴英们用自己亲身经历证明:因为坚持法轮功信仰,他们曾面对被中共活摘器官的威胁。

《卫报》:呼吁英国禁止病人前往中国进行“器官旅游”

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卫报》(The Guardian)刊登法律事务记者欧文·鲍福特(Owen Bowcott)的文章,题目是“呼吁英国禁止病人前往中国进行‘器官旅游’(Call for UK to ban patients travelling to China for ‘organ tourism’)”,文章重点关注由部份国会议员近日发起支持并推动英国政府予以考虑的一项动议,即“在就从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指控进行调查之前,英国患者应被禁止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文章称,到目前为止,这一呼吁得到了四十位英国议员的支持,同时,“中国法庭”对有关被拘留者成为(中共)政权(活摘)目标的指控的调查正在进行中,而中共政府的态度是将这些指控统统称作恶意谣言,并自称遵守国际医疗标准。 ”

吉姆·香农议员三月二十六日在威斯特敏斯特厅(Jim Shannon MP)辩论会上呼吁英国政府考虑采取意大利、西班牙、以色列、台湾等的做法,禁止“器官旅游”,并在发言中强调这一议题的严肃性,文章引述香农议员发言说:“很难接受这意味着什么,它令人难以置信。”“这意味着有人可以坐在伦敦或纽卡斯特尔,按要求定购一个器官, 接着在一个月内就可以进行手术。”“我们要从制度管理入手,像其他一些国家那样”,“这不仅仅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事情,还因为有必要保护英国公民免于成为造成中国宗教或信仰团体苦难的角色。”

鲍福特在文章中也对“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的宗旨和进展表示尊重和关注,她注意到该法庭的主席杰弗里·尼斯爵士(Geoffrey Nice QC)曾担任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的检察官,该法庭针对(中共活摘器官)指控在向调查医疗专家、人权调查员和其他证人广泛收取证据。“中国法庭)”将于四月六日和七日在伦敦举行第二轮听证会。其最终判决将于六月十三日公布。“中国法庭”公开邀请中(共)国方的参与,但至今无回应。

鲍福特也在文章中复述“中国法庭”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发布的临时判决中的重要结论:“法庭成员都确定,无可置疑地一致确定,中(共)国从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已经实施了很长时间,而且涉及大量受害者。”“国家支持或批准的组织和个人大规模地强摘器官。”

《苏格兰人报》:呼吁英国政府不要忽视有关中共杀人强取器官罪行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国会议员阿利斯泰尔·卡迈克尔(Alistair Carmichael MP)在《苏格兰人报》(Scotsman)上发文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骇人听闻罪行,呼吁英国政府别再忽视有关中共杀人强取器官,从法轮功学员、维吾尔穆斯林、西藏人、基督徒以及其他不愿意被中共洗脑的良心犯(prisoners of conscience who will not be brainwashed)身上强制摘取器官的指控,认为“我们不能坐着袖手旁观”。

文章中说,“强制摘取器官听起来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什么人可以为得到器官而杀死另一个人? 这很容易被当作荒谬的夸张而被忽视,但这却是荒谬的事实。”

他谴责中共专制政权一直在侵害人权打压自由:“(在中共专制下)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很少受到尊重,结社自由受到严重限制,残酷和有辱人格的虐待和任意拘留很普遍,大规模滥用死刑,对宗教仪式的密切监测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监控和打压的手段从秘密警察和线人扩展到监控摄像头和互联网追踪。 ”

卡迈克尔议员希望英国与国际社会一起努力制止中共的杀人和人权迫害。

辩论会英国议会大厦召开 关注中共活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记者方元英国伦敦采访报道)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上午,“中(共)国强摘活体器官(Forced live organ extraction in China )”辩论会在英国议会大厦威斯敏斯特厅(WestminsterHall, Houses of Parliament)举行。


图1: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中(共)国强摘活体器官(Forced live organ extraction in China)”辩论会在英国议会大厦举行。


图2:国会议员吉姆·香农(Jim Shannon MP)。

辩论会由英议会多党派宗教和信仰自由小组主席、国会议员吉姆·香农(Jim Shannon MP,chair of the all-party parliamentary group on freedom of religion and belief)发起举办,十位来自多个政党代表不同区域的英国国会议员在辩论会上发言,强烈谴责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罪行及其对法轮功的长期迫害,呼吁英国政府与国际社会一起,迅速开展独立调查并进一步采取行动制止中共迫害,推动英国政府立法禁止英国公民去中国“器官旅游”。

英国外交部亚太事务次长马克·菲尔德(Mark Field,The Minister for Asia and the Pacific )出席辩论会就此重大议题应答议员提问。关注支持中国宗教自由和人权事业的各界人士出席旁听了这场重要的辩论会,同时,在英国议会网站上可以看到辩论会的全程电视影像直播。

强烈谴责中共邪恶暴行

香农议员在开场发言中严正谴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以及其他宗教和少数民族团体的人权迫害和宗教迫害:“我们这场关于活摘器官的辩论针对的是反人类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以及一个自二战纳粹以来最大规模迫害宗教团体的政权。”

“一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正在象对待牲畜一样对待人类信仰群体,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邪恶暴行)。”

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主席菲奥娜·布鲁斯议员(Fiona Bruce MP)在会上谴责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是“一个完全邪恶的行为(for an utterly sinister act)”,呼吁英国政府“采取具体行动来处理这一严重的人权问题,这是危害人类罪(a crime against humanity),而且证据指向为二十一世纪的群体灭绝(a 21st century genocide)”,“一种在现代医疗外衣掩盖下的群体灭绝(A form of genocide cloaked in modern medical scrubs)”,“罪大恶极(the crime of crimes)”。

来自北艾尔郡和阿兰(North Ayrshire and Arran)的苏格兰民族党议员帕特里夏·吉布森(Patricia Gibson)在辩论会上发言,呼吁英国政府采取措施并带动国际社会采取更多行动来应对中共的野蛮行径:“如果任何国家以如此残酷和卑鄙的方式对待一个民族,我们就需要与其他自由民主国家站在一起,并用最严厉和最明确的语言来谴责它。”“英国政府和联合国必须考虑到发生的这种恐怖事实的巨大工业化规模(the vast industrial scale of this horror),这是必须被归类为危害人类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的行径。”

要求立即停止迫害,制止“活摘”

香农议员在结束辩论发言时表示,举办这场辩论会的目的是希望看到变化,希望看到中共活体摘取良心犯器官恶行马上停止:“按需谋杀(murder on demand),我们永远不会接受它的发生,我们敦促中(共)国政府认清我们的这一立场并退缩。”

香农议员并呼吁英国政府,为了不重复历史悲剧,要勇敢面对眼前的棘手问题采取行动:“我们不该把头埋在沙里,去躲避闪烁在我们周围的真相的凛然光芒。”“如果我们放弃自己对那些遭受暴虐政权(tyrannical regimes)迫害的人本应承担的责任,历史将如何评判我们?是我们明确目标要求(中共)停止强制摘取器官的时候了。”

来自伯顿(Burton)的保守党国会议员安德鲁·格里菲斯(Andrew Griffiths MP)发言表示,中共强摘器官罪行令他回想到在二战纳粹集中营里发生的屠杀,西方社会必须要求制止中共的迫害,不能让罪恶再持续了:

“人们被关到集中营,被做实验并被摘取器官,大屠杀导致数百万人死亡。回顾历史,我们看到当时(英国)政府有机会进行干预和行动,可他们没有。现在,(针对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是西方社会要求迫害‘必须停止(This must stop)’的时候了。”

“这是一起通过强行摘取器官进行的大规模屠杀和宗教迫害,是事关反人类罪的严重指控,它迫切需要关注解决,那些没有这样去认真对待的人有一天会被追究责任。”布鲁斯议员在辩论过程中这样说。

来自曼彻斯特(Manchester, Gorton)的工党议员阿夫扎尔·汗(Afzal Khan)希望英国政府立即采取行动,呼吁“部长敦促政府公开地,并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中共)强摘器官,并要求(中共)停止这一行径,世界对这个野蛮罪行的沉默必须结束(The world’s silence on this barbaric issue must end)。”

吉布森议员也表达了要求立即结束迫害的鲜明态度:“这种野蛮、不人道的做法必须结束。毫无疑问,这种做法对任何有尊严、在乎人类生命价值的国家都是不堪忍受的,对此表态不该模棱两可,找不到任何托词借口,也不能麻木不仁。”“与国际社会一样,英国政府需要加强其国际和道义责任。任何人都为(中共)强摘活体器官的证据和故事而感到震惊甚至恐惧,也感到一种愤怒,我们不能害怕这样说。全球的国际机构和政府必须对中(共)国施加尽可能多的压力(以制止中共恶行)。这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的正直要求。”

更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长期迫害

代表南考文垂(Coventry South)的工党议员吉姆·坎宁安(Jim Cunningham MP)在辩论中发言强调,认识发生在中国活摘器官罪行的真相,需要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在中(共)国政府的统治下,法轮功因其信仰而受到迫害和‘改造’,这影响到七千万乃至上亿人,我们是否又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经历的历史情形,我们在那场战争后才了解在德国发生的(纳粹进行大规模种族灭绝)事情。”

来自恩菲尔德(Enfield, Southgate)的工党议员巴姆博思·查尔拉姆伯斯(Bambos Charalambous)认为,“(中共)强摘器官罪行主要针对法轮功,是停止这一(对法轮功)人权迫害的时候了。”

阿夫扎尔·汗议员在发言中提醒人们,有大量修行打坐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包括英国医学杂志在内的多个组织的可信研究表明,成千上万的人因其器官而被杀害,最引人注目的是法轮功学员——进行一种平和的打坐修行的人,另外还有西藏人、维吾尔人和家庭教会基督徒。”

吉布森议员在发言中指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及其群体灭绝政策是活摘器官罪行的恶源:“毫无疑问,中(共)国对其公民实行绝对和残酷的控制,这是国际社会应该关注的。以多种信仰和族裔群体为目标的特征可以被视为代表着(中共的)种族灭绝意图。”

“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以这种方式成为攻击目标的事实就是问题的核心。如香农议员所言,对任何宗教自由的攻击是对所有自由的攻击。所有人享有平安敬拜神的权利,无论他们以何种方式敬仰自己心中的神,这是一项基本权利。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说,损害这种权利就是在威胁人类自由的基础。”

提请政府重视“人民法庭”最新调查结果

香农议员在发言中提请对仍在进行中的独立民间法庭——“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调查结果的关注,指出“世界上许多不同的组织,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加拿大、以色列、台湾、爱尔兰、捷克和美国的议会机构,还有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和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等非议会机构,都在全面审查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指证)证据”,“更广泛深入的研究将中共强制摘取活体器官与宗教迫害和大规模监禁联系起来,其中主要受害者包括法轮功、基督徒和维吾尔族穆斯林。

香农议员重视尼斯爵士(Geoffrey Nice QC)宣布的“中国法庭”临时判决:“在中国从良心犯身上强制摘取器官已经实施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涉及大量受害者……实施者是(中共)国家组织或(中共)国家批准的组织或个人。”他还注意到“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的案例研究证明中国良心犯受到酷刑,或被强行接受DNA、血液和器官扫描体检”,他特别例举了一名被关押和酷刑折磨多年的法轮功女学员在“中国法庭”的证词。

布鲁斯议员在发言中也反复提请政府对有关重要的独立调查结果的重视。她介绍说“中国法庭”已经听取了三十名证人的证词,法庭收集的证据一再显示各级政府需要严肃对待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以及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二零一六年发表的长达七百页的更新报告“血腥的收获/屠杀:更新报告(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希望英国政府和联合国开展最高级别的调查。

建议推动英国政府就禁止“器官旅游”立法

香农议员在辩论中表示希望英国政府立即采取适当行动,“包括跟随许多其它国家的步伐,禁止英国居民到中国开展‘器官旅游’”,“不仅仅因为这是正确的做法,还因为有必要保护英国公民免于成为造成中国宗教或信仰团体苦难的角色。”

布鲁斯议员也赞同这一动议:“意大利、西班牙、以色列和台湾已经禁止‘器官旅游’,加拿大参议院已经批准了类似的立法,我们必须这样做,它将发出英国政府强烈关注(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指控)的信息”,“截至昨天(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已有三十八位国会议员签署了2138号早期动议案(Early-day motion 2138),呼吁英国政府禁止该国的器官旅游。”

吉布森议员在发言中直接向部长建议推动英国尽快就禁止“器官旅游”立法:“这将表明我们的道德立场并设置一个标记,这是非常重要的。”“从道德上讲,我们采取这些措施非常重要,英国政府应该有办法将其付诸实施。”

呼吁英国政府和国际社会立即开展独立调查

阿夫扎尔·汗议员在辩论发言中也直接敦请英国政府开展独立调查:“据我所知,中国驻英国大使和一些参与器官移植的中国医生多次被邀请提供证据,但他们没有回应,这令人深感忧虑,我们需要对(活摘器官)这些公然侵犯人权的行为追究责任”,“联合国关于酷刑与宗教和信仰自由特派员都要求中(共)国政府解释这些器官的来源并允许他们进行调查,但没有回应。”“(在中国)医疗道德只是被放在一边,同时存在一种不受管制的制度。”“我强烈建议政府跟随欧洲议会和美国国会的脚步,两者都要求进行独立调查。”

来自格拉斯哥的苏格兰民族党议员卡罗尔·莫纳汉(Carol Monaghan)直接向部长发问:“鉴于第一份(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调查)报告是在二零零六年出版的,可否认为英国要求开展政府调查的举措已被拖迟了十三年了?”

马克·菲尔德部长现场回复了国会议员提出的问题,对中国信仰自由和人权恶化状况,包括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迫害的事实表示关注,并表达了结束强摘器官恶行的愿望:“重要的是,我们所有人都要努力以任何方式利用我们的能量来解决今天提出的(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这一重要问题。希望各位议员与政府密切合作,努力确保在不久之后,不让强制器官摘取再发生。”

三月二十七日,对这次议会辩论的新闻广播报道出现在英国广播公司(BBC)BBC广播

四台(BBC Radio 4)“昨日议会”(Yesterday in Parliament)节目中,吉姆·香农、菲奥娜·布鲁斯等议员揭露谴责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并要求制止迫害的正义之声通过电波传给分布世界各地的BBC听众。

外媒:中国的人体器官摘取是一场噩梦


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他于2月5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噩梦:在中国的人体器官摘取”(The Nightmare of Human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一文,认为在中国发生的活摘器官证据确凿。(Simon Gross /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2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英国人权活动家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nedict Rogers)周二(2月5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噩梦:在中国的人体器官摘取”(The Nightmare of Human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的文章。

文章中,罗杰斯指出,中国良心犯被迫接受当局的体检、然后他们的器官被强摘。

“中国(中共)被指控在进行可怕的人体器官交易。虽然这一点很难被证明,因为受害者的尸体已经被处理,而唯一的证人是牵涉其中的医生、警察或狱警。”他写道,“但即便如此,仍有证据支持这一确凿的指控。”

“中国国内的患者,也包括外国患者,可以获得(中国医院)几天内就能配对器官的承诺。”罗杰斯写道,“而在大多数西方发达国家,患者需要等待数月甚至数年才能进行移植手术。”

他的结论是:“中国器官移植量远超官方的捐赠量,很显然从良心犯身上摘器官才能解释这种差异。”

十年调查 良心犯是器官的最主要来源

罗杰斯在文中引用加拿大前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美国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一组研究人员以患者身份向中国多家医院进行的调查结果。

在2016年,乔高、麦塔斯和葛特曼发表了一份报告,题为“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报告涵盖了从2006年以来的十年调查研究。在最新报告中,三名作者估计中国医院每年移植的器官数量在6万到10万之间。

外界一直在质疑,中国的这些移植器官来自哪里?中共官方称,它拥有“亚洲最大的自愿捐献器官系统”,并于2015年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但中国没有自愿捐献器官的传统。

2010年,中国(中共)官方自愿捐献器官的人数是34人。2018年,中国有大约6,000名官方统计的器官捐献者,据说捐赠了1万8千多个器官。

但是,“血腥的器官摘取”研究人员发现,只要少数几家医院的移植量就能“很轻易”地超过官方公报数据。比如:天津第一移植中心每年进行六千多例移植手术,可是调查发现中国共有712家医院在进行肝、肾移植手术。调查人员与这七百多家医院都一一进行了“验证和核实”。

所以问题再次回到原点,移植量远超官方的捐赠量,如何解释这种差异?“能够在数天内、为数百家医院的患者提供健康、匹配的器官,而另一方面,在中国的捐赠器官人数没有增加,每年只有数千名器官自愿捐献者的情况下”,罗杰斯写道,这意味着中国“必须有另一个额外的、非自愿的器官来源”。

而死刑犯无法解释所有器官来源问题。即便中共每年处决的人口总数超过世界其它地区的总和,但每年也只有几千名。此外,中国(中共)法律要求被判处死刑的囚犯要在七天内被处决,这意味着没有足够时间将他们的器官与患者去进行配对,也没法做到中国器官供应现在的“随要随到”。

调查人员得出的结论是,良心犯是中国大多数神秘器官的来源。这方面的证据众多,包括:曾被拘押过的多名良心犯证实,他们在监狱里接受血液检查和不寻常的身体检查。

这些良心犯包括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穆斯林、西藏佛教徒和“地下”基督徒,他们都在监狱被反复验血以及接受非常规的体检。此外,据悉,这些良心犯的体检结果随后被添加到器官活体来源数据库中,可根据需求进行移植——当患者需要器官时,就从名单中摘取良心犯的器官。

法轮功自1999年以来一直受到中共当局的镇压和迫害后,法轮功学员也成为中共摘取器官的来源。2006年,讲中文的国外研究人员扮作器官买主,直接向中国医院询问是否可以安排移植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中国各地的医院都证实他们有这样的器官提供,“没问题”。

医生证人:摘取器官时 “他还活着”

这些故事听起来很残酷。维族前肿瘤外科医师安华托迪·博格达(Enver Tohti Bughda)曾在英国、爱尔兰和欧洲议会作证,讲述他于1995年强行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的经历。

“我们被告知要在山后等候,听到枪声后,就快速进入刑场。”他回忆说,“片刻之后,有枪声。不是一声,而是很多。我们冲入刑场。一名警察走近我们,告诉我要去哪里。他让我们走近一些,然后指著一具尸体说,‘就是这个’。那时,我们的主治医生突然出现,告诉我去摘下肝脏和两个肾脏。”

博格达作证时说,他在缝合伤口时注意到,那名男子的血管在搏动,那是心跳的迹象。“那个男人还活着”,他说,伤者试图挣扎,但全无抵抗之力。

“每次我追述这件事,都像是一次忏悔。”博格达说。

2018年12月英国伦敦“独立人民法庭”法律顾问Hamid Sabi(左)和法庭主席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就“中共活体摘取器官”宣布临时判决草案。(Justin Palmer/大纪元)

国际社会在行动 希望拯救无辜者

目前,全球不同地区的专家都证实了中共的这一罪行。以色列、台湾和西班牙已经禁止“中国的器官旅游”。联合国报告员呼吁中国(中共)对器官来源负责,但没有得到中共官方的答复。

英国“独立人民法庭”(People’s Tribunal)从2018年展开一项听证,调查中国是否存在国家或者国家允许团体机构或个人、强制摘取人体器官的行为(The Independent Tribunal Into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From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in China)。

法庭听证由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他曾主导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法庭的其余五名成员均是国际法、医学、商业、国际关系和中国历史方面的专家。

去年12月10日,他们发布了一项罕见的临时判决草案,专家组“一致同意,而且无可置疑地——在中国,从良心犯身上强行摘取器官已经实施了很长一段时间,并涉及到数量非常庞大的受害者。”

尼斯爵士表示,希望判决结果能“拯救无辜者、免受更多的伤害。”

罗杰斯最后写道,对尼斯爵士等作出的临时判决,他想听听中共会作出什么回应。

罗杰斯的文章还提及其它的不能得到合理解释的现象。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兼器官移植委员会主席黄洁夫本人在2005年的一次医疗手术示范活动中,下令准备两只备用肝脏。在他下令后的第二天早上,备用肝脏就被送达手术现场。

而黄洁夫还说过,到2020年,中国将是世界上进行最多移植手术的国家,超过美国每年4万人的移植量。

外界一直质疑,中国这么大的器官移植量,所需器官数量远远超出官方公报的捐赠量,这些供体器官从何而来?

罗杰斯是人权组织CSW的东亚组负责人、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以及国际停止移植滥用联盟的顾问。

看完整影片»
点击下载视频
责任编辑:林妍

调查活摘器官法庭成立 英御用大律师主持


图为英国英格兰和威尔士中央刑事法院(old Bailey)上方的英国“正义女神”青铜雕像。她右手持剑,左手持正义的天平。(Bruno Vincent/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8年10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简综合报导)在“终止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的倡议下,周二(10月16日),负责调查中共强制摘除良心犯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 )在伦敦宣布成立,该法庭由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

ETAC倡议成立独立人民法庭

ETAC是一个由律师、学者、伦理学家、医疗专业人士、研究人员和人权倡导者组成的联盟,致力于终止在中国发生的强制摘取器官的罪行。这家国际非营利性的非政府组织,总部设在澳大利亚,委员会设在英国、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

根据人民独立法庭的新闻发布稿内容,该法庭的调查目标是:任何涉嫌中共国家或国家批准的机构、组织在强行摘取器官方面的刑事犯罪。

ETAC的执行董事Susie Hughes表示,“‘独立人民法庭’ 可以为幸存者或遇难者的亲属提供一些解决方案。”

自2000年以来,中共一直被外界指控涉嫌强迫摘取良心犯尤其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中国移植业的规模之大和其它证据显示,中共可能在国家层面上参与活摘良心犯的器官并以此牟利。

英国尼斯爵士主持调查

该法庭包括七名独立成员,法庭由英国御用大律师(Queen’s Counsel)尼斯爵士主持。

尼斯爵士是国际刑事犯罪领域的知名人士,1998年至2006年期间,他主导了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2009年至2012年期间他担任“律师标准委员会”副主席,该委员会负责监管大律师。2012年至2016年他担任伦敦格雷西姆学院的法学教授。

其他的成员分别是:

伦敦人权律师Hamid Sabi,Hamid Sabi是调查“(伊朗)伊斯兰国”大规模杀害政治犯的独立法庭的法律顾问;

移植专家、伦敦大学学院心胸外科教授Martin Elliott;

马来西亚人权律师Andrew Khoo,他现任马来西亚律师协会宪法委员会的联合主席;

美国国际刑法和人权律师Regina Paulose;

伊朗人权律师、伊朗司法(JFI)的联合创始人Shadi Sadr;

上市公司企业家Nicholas Vetch;

美国历史学家、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系教授Arthur Waldron。

第一次听证会12月在伦敦举行

人民独立法庭将于12月在伦敦举行公开听证会。预计三天的听证会期间,法庭将收到30名证人和专家提供的证据,最后一天庭审将在2018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举行。其它法庭会议将视情况进一步安排。

ETAC的主席Wendy Rogers教授表示,“要解决这样大规模的犯罪问题,国际社会需要(对之进行)强有力的法律分析。”

“法庭将提供这种(法律)分析和透明永久的中共强摘器官的循证记录。此类(法庭)调查也将提供材料,促使官方国际组织采取进一步行动。”罗杰斯教授说。

人民独立法庭由民间组织自发组成,此前曾被用来调查伊朗、越南和朝鲜的侵犯人权行为,以及日本针对“慰安妇”的罪行和其它重要的国际问题。

人民法庭通常处理大规模苦难事件中的严重罪行,通常是官方组织不愿或者无法调查的案件,往往是(但不限于)杀人案件, 除了给受难者亲属提供帮助,这些法庭的决定还可以为官方国际组织提供材料,督促其采取进一步行动。#

人民独立法庭在各国的联系人:

英国—Andrew Moody
电话:+44 7908 651827
电子邮件:andy.moody@endtransplantabuse.org

澳大利亚—Wendy Rogers
电话:+61 422 538 592
电子邮件:wendy.rogers@endtransplantabuse.org

美国—Louisa Greve
电话:+1(571)882 4825
电子邮件:louisa.greve@gmail.com

人民独立法庭的网站,请访问 http://www.chinatribunal.com

责任编辑:林妍

英议会大厦圆桌会议:立刻制止中共活摘暴行(图)

文: 英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二日】“要让事情变好,当下首要一步就是立即制止活摘器官罪行。”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加拿大前亚太政务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在英国议会大厦揭露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罪行圆桌会议上这样说。


图1: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英国会议员吉姆·香农(Jim Shannon)和国会议员菲奥纳·布鲁斯(Fiona Bruce)在议会大厦内主持圆桌会议,揭露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这是继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圆桌会议后的再次会议。

会议由北爱民主统一党国会议员吉姆·香农(Jim Shannon)和保守党人权委员会主席菲奥纳·布鲁斯(Fiona Bruce)国会议员共同主持,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中国问题专家兼资深记者伊森 . 葛特曼(Ethan Gutmann)、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nedict Rogers)、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秘书阿德南·谢里夫(Adnan Sharif)医师、前新疆维吾尔族外科医生安华 . 托帝(Enver Tohti)等九位专家和人权活动人士出席发言,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罪行,呼吁英国政府勇敢面对真相、支持正义,立即采取切实行动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英国多党派代表及关注这一重大议题的多领域专业人士出席聆听并参与互动。


图2: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伊森·葛特曼出席揭露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罪行圆桌会议并发言


图3: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本尼迪克特·罗杰斯(右二)在揭露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罪行圆桌会议上发言

立即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大卫·乔高呼吁国际社会立即联手制止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暴行,并希望全社会人人为此行动起来;伊森·葛特曼这样结束他的发言:对英国政府来说,已不再是探讨迫害和活摘器官罪行为什么发生的时候,应该立刻采取行动,“公开严正谴责中共政府的恶劣行径。”他认为需要让英国外交部更直接地了解这一点:“如果有足够的压力,外交部将对压力做出回应。”

本尼迪克特·罗杰斯回顾保守党人权委员会两年来在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暴行上所做的努力,向英国议会和英国政府大声呼吁:“是我们为中国人民站起来的时候了!”与葛特曼一样,他认为英国政府在帮助制止中共活摘罪恶采取行动方面已经滞后。

主持会议的香农议员表示,他乐见各党派议员都开始关注制止中共活摘器官这一重大议题:“现在在这间会议室里,有保守党、北爱民主统一党、工党议员,可能还有一些上议院议员。我觉得我们体现了议会的民主程序和民主问责制度,各党派议员都很关注,并希望突出强调此议题。”

中共活摘器官罪恶在蔓延

自二零零六年起,大卫·乔高、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伊森·葛特曼等开始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展开独立调查,共同证实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杀害,中共犯下令人震惊的反人类罪行。基于他们的历史追踪研究和更新报告,圆桌会议多位发言人指证中共滥杀无辜的罪恶行为在蔓延,而不是在减少。

乔高在发言中给出他们的调查结论要点:“至今大规模强行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还在继续。”“至二零一六年中,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数目不低于六万例,远远超过中共官方声称的一万例。”“若以每年六万例器官移植来计算,在中国每天会有一百五十人因被活摘器官而失去生命。”

作为世界基督教团结会(CSW)亚洲部负责人,罗杰斯提醒与会者,基督教成员在中国大陆也上了中共活摘器官暴行受害者名单,他呼吁各界对有关调查提供帮助。

葛特曼在发言中列举新疆一百七十万人被进行DNA检查、数万维吾尔族人和其他少数族裔被当局关押、社会上不断发生人员失踪等新现象,并提请大家关注中共活摘器官犯罪目标的扩大和转移,全社会要象对待传染病毒一样去奋力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恶。

提请国际社会拒绝中共的谎言欺骗


图4: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秘书阿德南·谢里夫(Adnan Sharif)医师出席揭露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罪行圆桌会议并发言

大卫·乔高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合作一起公开谴责中共的打压,他特别提醒国际器官移植界不要成为执行“中共党的路线”的牺牲品,不要主动自我欺骗(willful blind)。他说:

“独立调查员对中共大规模滥杀无辜的罪行揭露,不能指望中共政府来积极回应。”“如果国际器官移植界不做调查和验证就听信中共官员的对外宣传,那他们就等于接受了中共的党的路线。”“中国共产党是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的,共产党在各个方面控制着法律系统的实施。”

中共声称自二零一五年一月一日起全面停止使用司法途径来源器官,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唯一合法来源,对此,罗杰斯表示质疑:“既然中共声称已经停止使用(司法途径来源器官),他们就应该开放所有医院,让真正独立的国际检查得以进行。”

阿德南·谢里夫医师指出:中共没有提高器官移植系统的透明度,所以无法让人相信事情真的发生了变化:“如果中共没有在掩盖,那它就应该更加开放、保持透明,允许进行独立调查,以及不受干扰、不受任何干涉的审查。如果一个完全道德的器官志愿捐献系统客观存在,那么就让人去看它、去了解。”作为医生,谢里夫认为中国大陆移植器官等待时间短这样一个因素足以说明一切。

针对二零一八年年初中共在梵蒂冈召开的国际会议上提出的“中国方案”,葛特曼提醒国际社会,包括梵蒂冈不要上中共的当,因为听信中共谎言与之进行交易不仅仅是主动失明(willful blindness)问题,更是与魔鬼为伍的危险行为。


图5: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大学政治系教授大卫·柯克姆(David Kirkham)博士出席揭露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罪行圆桌会议

大学政治系教授大卫·柯克姆(David Kirkham)博士出席会议后表示:活摘器官罪行是对人权最严重的侵犯,他必须让自己的学生充分认识了解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