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恶行仍在持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从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首次揭露以来,虽然国际社会一直在谴责中共这一反人类罪行,近几年来,许多国家相应制定了制止本国民众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法案,但各种线索表明,对于中共邪恶的流氓政权来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依然在继续,那些被名利迷住了双眼、丧失了人性的特权阶层、医生还在干着这种罪恶的勾当。
本文曝光发生在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一九年三年内,几例肝、肺移植手术在短期找到移植供体,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可疑消息。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移植等待时间仅十五天

二零一九年八月,一位有正义感的人士反映,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和中日联谊医院还在继续器官移植。据他说,他的一个朋友二零一八年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做了肝移植,等待时间只有十五天。

据内部人士讲,他们内部有一个(微信)群,器官移植事项都在群里联系,器官来源都经过一个人,具体人没说。移植肝脏费用二十几万元,人情费二至十万不等。

看来器官来源很充分,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和中日联谊医院争抢病员(患者)。医院给移植器官的患者开的收据都是白条子,可能收入根本没上医院的帐。


沈阳盛京医院:肌腱移植手术 医生说来源于遗体

二零一九年七月,我的一个同事,因为膝盖受伤,在沈阳盛京医院,就是中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做了肌腱移植手术,他问过医生肌腱的来源,医生说来源于遗体。

说实话,以前也知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真的为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不寒而栗。我不懂医学,但是我提供这个事实,供相关人员调查。

调查线索:江苏省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做六百多例肺移植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健康时报》网发表题为“中国肺移植第一人:全国七成肺移植手术是他做的”的文章。

据文章说,陈静瑜是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无锡市肺移植中心主任。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加入中日医院,任肺移植中心副主任。陈静瑜推动建立了“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其带领团队成为全球三大“肺移植中心”。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三月四日、三月七日,陈静瑜,在邪党“两会”期间,“紧急”连续在北京做三台肺移植手术。

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做第一例肺移植,十几年间,陈静瑜做了六百多例肺移植。据说,中国七成肺移植手术都是他和团队做的。

陈静瑜对《健康时报》记者说:“今天一天有四个地方人跟我说,有‘供肺’可以做移植。”陈静瑜说,他从二零零一年九月底,赴加拿大多伦多总院进修学习肺移植,到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完成第一例肺移植,至今已经完成了六百多例肺移植,进入全球三大肺移植中心。

文章说:“2016中国有4080个病人在脑死亡后进行了器官捐献,捐出了11296个器官。”在传统观念很强,器官捐献很少的中国,这种想当然的说法,一年“捐出”上万的器官,是不是很可疑哪?

在美国这个自愿器官捐献有广泛民众基础的国家,等待肝移植的时间是十二~三十六个月,肾脏病人要等待九年,才能找到一个匹配的供体。陈静瑜十几年间做六百多例肺移植,陈静瑜能讲清楚是杀害了多少了生命得到的“供体”吗?又有多少人自愿捐献肺供体?

南京泰康仙林鼓楼医院:在四天内找到了“供肝”

据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广州日报》报道,江苏省南京泰康仙林鼓楼医院呼吸二科副主任医师李培的医生手记,记录了一名二十七岁的学经济管理的研究生小张(化名),因一场感冒,从入院到去世仅七天。

据报道称,小张由于肝脏衰竭需要换肝,医护人员,在四天内,为他找到了供肝,而小张来不及换肝,就去世了。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个月找到肝供体

甘肃省庆阳市宁县食品药品监督局职工刘书学,男,现年四十多岁,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份,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了肝脏移植手术。

宁县妇幼保健站职工王春霞,女,现年五十岁,于二零一七年五月也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了肝脏移植。

刘书学、王春霞二人只等待一月时间,就得到供体,他们本人不知肝供体来源。

网爆“肝衰竭”患者上海华山医院当天肝移植

器官来源可疑

2016-8-8-shanghai-huashan-01
大陆网站日前爆出一名“肝衰竭”患者入住上海华山医院当天即获得肝源,并成功进行肝移植。(网站截图)

大纪元2016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报导)大陆网站日前爆出一名“肝衰竭”患者入住上海华山医院当天即获得相匹配的肝源,进行肝移植。其换肝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器官来源受质疑。

大陆“轻松筹”网站的这个为父亲筹款的项目发起人鲁晓倩介绍了整个过程:2016年4月24日,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说,让父亲“先治疗,实在不行,只能转院进行肝移植手术”,到“贵人相助”,再到父亲4月28日“如愿转入华山医院”,再到后来“很幸运”“当天正好有肝源适合我父亲”“马上安排手术”。

2016-8-8-shanghai-huashan-02
(网站截图)

结果,鲁晓倩的父亲4月28日22点30分推进手术室; 29日凌晨,肝源抵达手术室内;与此同时,衰竭的肝移除; 进行肝移植;8点父亲安然出了手术室;医生告知手术很成功。

随文附上的包括:鲁晓倩的父亲“鲁三家福”的入住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的诊断证明、转院后入住上海华山医院的诊断证明、华山医院的三张16万元、22万元以及2万元的住院预缴费收据。上海华山医院的诊断证明显示,患者鲁三家福在住院期间进行了肝移植。

2016-8-8-shanghai-huashan-03
(网站截图)
2016-8-8-shanghai-huashan-04
(网站截图)
2016-8-8-shanghai-huashan-05
(网站截图)

网站显示,这次筹款受助人对象是鲁三家福,身份证已提交;筹款的收款人是鲁三家福的女儿鲁晓倩,鲁晓倩提交了身份证以及关系证明。筹款目的是为鲁三家福筹集肝移植手术后的巨额治疗费用。

“轻松筹”网站没有提到鲁晓倩的父亲移植肝脏的供体来源,但是其换肝速度之快短到一天,并且整个过程如同一条龙服务,令外界尤为怀疑器官来源。

据悉,美国拥有庞大而发达的全国器官捐献系统,900多万自愿捐献的人群。但是美国卫生部表示,在美国肝移植平均等待时间约为2年。

相比之下,中国没有一个有效的器官捐献系统。中共称,取消死囚器官捐献后,公民器官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但中共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2015年11月18日接受《纽约时报》和《北京青年报》采访时候,暴露了中共所谓的器官捐献系统实际上处于瘫痪状态,并没有运作起来。

那么中共用于移植的器官从哪里而来呢?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今年6月23日曾引述最新调查报告表示,在中国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迫验血和体检;这些测试结果被放入一个活体器官数据库中,所以器官的匹配才可以进行得这么快。

责任编辑:高静

调查线索:快速器官移植 供体不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日

调查线索:吉林省大安市太山乡邢爽在北京做肝移植 肝源不明

吉林省大安市太山乡一中学英语教师邢爽,30岁,2014年9月9日,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被诊断为肝癌晚期,一直在北京友谊医院治疗。开始说换肝60万元人民币,后来还打折啦,没花那么多钱。11月1日就换完肝了。大安教育系统还公开为她换肝捐款。其肝源不明,值得调查。

2014-11-17-investigationclue-1
(网路截图)
2014-11-17-investigationclue-2
(网路截图)

太山一中 电话 0436 5830011
邢爽宅电或她丈夫电话 15944653265
太山一中团委联系人 13596859579

现在北京移植心、肝的特别多,只要有钱就能做移植,急诊就可以联系,内科也可以给外科打电话,就能做移植,而且随时都可以做移植手术。

最近,大安有一个心脏衰竭的妇女,去北京阜外心血管医院(阜成门附近)治疗,医生让换心脏,一个心脏四十万人民币。家属同意了,检查发现有脑梗死,换不了。这个妇女在2014年10月底左右死亡。

其中,中医:马丽红(女,40多岁、教授),周二门诊;西医:胡保连,70岁左右(原在美国呆过、教授)周二门诊(半天),特号需300元一个号,周五门诊(半天),14元。这两人都是建议那个心脏衰竭的妇女换心脏。


调查线索:沈阳医科大学可疑肾移植 当即拿到肾供体

近日,听一同事讲,大约在二零零五年或二零零六年,她的小叔子得了尿毒症,人当时都不行了,就被她的大伯哥背着送到沈阳医科大了。去了就住院,当时,她的小叔子就得到了匹配的肾脏,花了五万多人民币,做了肾移植手术,也就是等待的时间超短。

当我的另一个同事问到那肾脏的来源时,她说当时正好有一个“死刑犯”。

但是,是不是什么死刑犯值得怀疑,因为中共邪党把法轮功学员都视为广义上的“死刑犯”。况且,即使是死刑犯,也应讲人道。

所以我把这个情况说出来,请国际组织调查沈阳医科大的这起可疑肾移植。


调查线索:沈阳陆军总院可疑眼角膜移植手术 五天找到供体

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我陪家属去沈阳市第四医院看病,等待期间,与身边一人聊天,他谈到他的儿子二零一四年八月患眼病,需要换眼角膜,沈阳第四医院要价十万元,他和家人觉得价格太贵,没有接受,后转致沈阳陆军总院。八月八日入院,十三日,就找到了供体,收费三万元。

我问他是否知道什么人提供的供体?他说是一个年轻人,“车祸去世”,还说眼角膜是鲜的,没有经过冷冻;还说当时手术很急,临时通知他们过去的;还说当天还有另外两个需要换眼角膜的病患也去了,说如果他儿子用不合适,就给他们用。

谈话中,这个人还说,沈阳陆军总院有器官供体来源,每个月都能给送来几个。

同样的手术,价格差距如此之大,即使是车祸,也不可能当时就取下当事人的器官,而且聊天中,对方好像对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事情也有比较详细的了解。

由此,从经验判断,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恶还在进行中。


调查线索:辽宁大连患者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医生肝移植 肝源费免费

二零一四年,辽宁大连患者本人称,九年前,他被检查出已是肝硬化晚期,是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医生王立明(音)主刀,给他做了肝移植手术,他花了三十万元医疗费,肝源费免费。


调查线索:北京朝阳医院肝移植 两周拿到肝供体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中旬,新疆一个女士得肝癌晚期,去北京看病。两周以后,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她接到北京朝阳医院来电话,说可以做肝移植手术,费用是一百万。

家属问供体来源,医院说是最近要枪毙一批“犯人”(所以有器官)。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她乘飞机赶往北京,说是在北京的朝阳医院,十二月二十五日,要做肝移植手术。

据悉,这位女患者姓朱,四十岁出头。

调查线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移植供体可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五日】在吉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简称吉大一院)做肝移植手术的病患,获得匹配供体(器官)的等待时间异常的短,且有“供体等病患”的现象。

最近,一个叫张俊平(音)的吉林省松原市的四十多岁的男子,在吉大一院成功地移植了肝脏。张俊平只等待了二十天,就得到了匹配的肝脏。因为张俊平在九月底出院,所以猜测手术时间在今年八月。据一位陪护张俊平的亲属讲,他们还算幸运只等了二十天;还有更幸运的,当天来当天就能得到匹配的肝脏,上午来匹配上了下午就可做手术;不走运的话,得等上两、三个月才能得到匹配的供体;还没有没得到匹配肝脏的病患;这位自称是张俊平妻子的中年妇女说,就她所知,先于他们来到吉大一院做肝移植的病患都得到了匹配的肝脏。

要达到这样快速匹配成功的效果,得储备多少人的肝脏啊?!不对,离体的肝脏不可能长期保证新鲜,必须是一个庞大的活体供体库,即:有一大群活人被“储备”着,等着被宰杀!等着被摘掉肝脏、肾脏、心脏……,被拿去换成钞票!这绝不是阴谋论,绝不是无中生有,从二零零六年起,国际上就有很多人士调查、论证了此事:《血腥的活摘器官》(二零一一年,作者: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国家掠夺器官》(二零一二年)和《屠杀》(二零一四年,作者:伊森·葛特曼),这三本书详尽地证实了中共有系统地组织虐杀法轮功学员,强行活摘他们的器官贩卖的邪恶罪行。

张俊平的手术很顺利,没有明显的排异反应,也没象有的病患在术后打抗排异针时,出现那种象疯了一样的怪异现象:很多患者会(因麻醉剂的作用?还是冤魂附体?)产生幻觉,把医务人员或周边的人看成是小鬼,并打啊骂呀摔东西啊闹啊什么怪状都有。如果是这个样子,病患就得被绑在病床上。

为买这个别人的肝脏,张俊平他们家花了十多万人民币。这次肝移植手术共花了六十多万,其中有十多万可以报销。在接下来的一年内还得付六、七万元用于抗排异药物的费用。再以后,费用就要少一些。等到七年后,这个移植过来的器官就完全是自己的了,就不用抗排异药了。说这些话时,张俊平的妻子面带逃过一劫后的那种放松、惬意甚至有点点自得的神情。

壮年却身患绝症,而又遇峰回路转,手术成功。病患和亲人们定会感到庆幸,也让旁观者感到欣慰。但是,此时人们对那个提供好肝脏的人是什么样的态度和感情呢?也许有人觉得那只是个交易,公平的交易,一手钱一手货。也许有感恩,怜悯,或伤感……。若“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没有发生,这也最多是个科技带来的新的伦理问题罢了。

可是,现在有关这个手术的信息,却关乎正义与邪恶的此消彼长。

《屠杀》一书的作者伊森·葛特曼估计,迄今为止,超过六万四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每天这个数字都在增长。又因为吉林省是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重灾区,所以我们有理由强烈呼吁正义人士和正义力量关注吉大一院的器官移植手术:关注并调查该院手术中的器官来源,关注并调查该院患者获得供体的时间长度,关注并调查该院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关注并调查参与手术的医生和接受手术的患者信息。收集证据、证言,为将来的全球公审邪恶集团做好准备。

调查线索:河北承德罗勤田十天内两次肝移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河北承德农业银行司机罗勤田,二零零六年元月突然有病,到本地医院检查,有两种选择:(1)病危,准备后事(2)去天津做肝移植。罗勤田选择了后者。

罗勤田到天津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刚住院三天,就有供体,立即给罗做了肝移植手术。几天后,确定手术失败。 这时有医生向家属透露:又来一个配型的肝。让患者女儿找院长沈中阳申请。就这样,没超过十天,给罗做了第二次肝移植手术。几天后,确定手术又失败。

无奈罗勤田只能返回家乡。二零零六年正月初二,罗勤田在本地医院去世,年五十六岁。罗勤田从发现病检查病,到外地连做两次肝移植,到死,没超过二十天。而天津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仅用不到十天就拿到两个肝配体。其肝源的来源非常值得怀疑,可能是利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建立的供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