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邮报》:前医院职员见证活摘器官


《纽约邮报》6月1日发表文章《前医院工作者:中国异议人士因器官而被处决》,披露了一名中国沈阳陆军总医院的实习生被迫参与活摘器官的亲身经历。(《纽约邮报》网站截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明慧记者王英编译报道)《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六月一日刊登作者史蒂芬·莫舍尔(Steven W.Mosher)的文章说,中共党魁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中国移植行业特别丰富的新鲜器官来源来自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几乎每进行一个器官移植手术,都是以剥夺另一个无辜的生命为代价的。


图:法轮功学员在演示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文章说,郑乔治仍然会做恶梦。当年他在中国沈阳陆军总医院实习时,被选中参加摘取器官的团队。

囚犯被带了进来,手脚被绑着,但仍然活着。负责的军医将他从胸部到腹部切开,露出了他的两个肾脏。“切断静脉和动脉。”军医对震惊的实习生说。乔治按照他说的做了,血液喷射得到处都是。肾脏被置于器官移植容器中。

然后医生命令乔治摘取该男子的眼球。听到这个,垂死的囚犯惊恐的盯着他,乔治僵住了。“我做不了。”他告诉医生。医生迅速将囚犯的眼球挖了出来。

乔治对他所看到的事情感到非常不安,他很快辞去了医院的工作并回到家中。后来,他害怕自己可能成为中国强摘器官移植业的下一个受害者,于是他逃到加拿大并改了身份。

象乔治这样亲眼目睹活摘器官的情况非常罕见。去中国的“移植游客”不会被告知他们的新心脏、肝脏或肾脏来自哪里。那些器官被摘取后死亡的人不会说话了。

专家估计,中国每年进行六万到十万个器官移植手术。将这个数字乘以肝移植(十七万美元)或肾脏移植(十三万美元)的价格,结果令人震惊:一百亿至二百亿美元。

这些成千上万的器官来自哪里?乔治没有被告知这位年轻男子的背景,他的肾脏被摘取后丧命。他只被告知那人“未满十八岁,身体健康”。

专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就此写了几本书,他认为,绝大多数的器官来自良心犯。

一九九九年,中共党魁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中国移植行业特别丰富的新鲜器官来源来自法轮功学员。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也许有几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然后就消失在庞大的秘密监狱中,他们中的许多人永远不会重新出现。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百至三百万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男子被捕,并被送往集中营,北京称他们为“职业培训中心”。

引人注目的是,所有这些良心犯不仅在进入集中营时被抽血,而且还检查了他们的器官,可能是因为他们可以更快地与那些愿意支付他们的人的器官相匹配。更不祥的是,在该地区的机场开设了专用的器官移植通道,而火葬场正在附近建造。

与中共声称的相反,其移植业务正在蓬勃发展。而且,由于一项名为体外膜氧合(ECMO-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的西方技术,摘取器官已经变得更加有利可图。

二十年前,只能从受害者那里成功地摘取一个或者两个器官——两个肾脏,或者一个心脏。其它器官,如肺和肝脏,必须被丢弃,因为它们缺氧时间太长,不能用了。

现在,把受害者与体外膜氧合机器联上,该机器起到人工心脏和肺部的功能,这样可以使每个器官保持足够新鲜以便摘取。在体外膜氧合机器发明之前,受害者的几个可使用的器官价值可能是二十五万美元。现在,使用体外膜氧合机,每个器官都可以摘取,甚至是皮肤,受害者就很容易值两到三倍的价钱。体外膜氧合机在西方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在中国产生了相反的效果:它加速了对无辜人的杀戮。

中共一直在掩盖罪行。中国的器官等待时间非常短,这证明了对“供体”的屠杀仍在继续。在正常国家,病人可能等待几个月或几年才能获得器官。在英国的等待时间是三年。加拿大的等待时间是其两倍。只有在中国,器官游客在抵达后的几天或几周内就可以接受肾脏、心脏或肝脏移植手术。事实上,在某些情况下,患者报告说,他们的移植手术在他们到达中国之前就安排了,这种情况只能通过强制器官摘取才能实现。

世界开始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在中国,几乎每进行一个器官移植手术,都是以剥夺另一个无辜的生命为代价的。这就是为什么象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和台湾这样的国家和地区已经禁止移植旅游的原因。

中共强摘器官有两个原因:消灭少数群体,并获得巨额利润。

中国的器官移植装配线不仅仅是谋杀,也可能是一种群体灭绝。


另一版本的译文:
外媒:中国陆军医院前实习生亲历活摘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