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铭:中共准备好揭开活体器官移植黑幕了吗?


一宗中国迄今为止被公开起诉的最大规模的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件,涉及51颗活体肾脏,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这一案件的曝光,也许可以解读为中共为缓解近期国际上对活体移植关注所带来的压力而上演的一出苦肉计。(网路图片)

作者﹕齐铭

【大纪元2012年09月13日讯】近日,一宗大规模的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被大陆媒体曝光。案件涉及51颗活体肾脏,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16名被告被起诉。中共军方医院北京解放军304医院和山东法院也牵涉其中。中共真的准备好揭开活体器官移植的这个黑幕了吗?

报料媒体为《财经》杂志,2012年9月9日22:42发布上网的《器官“黑市”》一文。此外前后十分钟,还有两篇卫星文章《器官新来源》和《破解器官捐献困境的法律思考》发布。一下子报导三篇关于器官移植的文章,并且报导51颗活体肾脏的《器官“黑市”》一文同时配有英文版。那就是说明这是要给老外看的,随机翻了几篇其它文章,发现并没有翻成英文的待遇。

按中共惯例,这样大的案件,没有经过审批,国内媒体是不敢报导的。翻译成英文更是耐人寻味,平时有点案子都怕老外知道,这回怎么了?这一案件的曝光,很可能是中共内部有目的的授意下而做的。也许可以解读为中共为缓解近期国际上对活体移植关注所带来的压力而上演的一出苦肉计。

近期谷开来与薄熙来所牵扯的活摘器官及尸体贩卖黑幕令国内外广泛关注。人们质疑器官与尸体来自哪里。近期针对活体移植国际上又有书及电影出版,引起很大反响。一部是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韩国电影《同谋者们》上影,电影根据一名韩国女子在中国遭活摘器官的真实事件,描述黑社会组织与中国大陆海关、医院、公安等部门联手绑架人再活摘器官牟取暴利。此片2012年8月29日在韩国公映,本周获票房榜冠军。

还有一本关于活体移植的书《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书中批露大量证据,得出的结论是,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一直发生,而且遍及全中国。

近期《国家器官》(State Organs)出版,书中收录了多位在国际器官移植领域的著名人士和权威医生的文章。这些文章从不同的角度剖析了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行径,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活摘器官的罪行,并呼吁国际社会谴责并采取行动加以制裁。这一切使中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国际社会的压力及国内民众的质疑。对这些有理有据的质疑,中共无言以对。

此次抛出的这个案件,有欲盖弥彰之嫌,试图给国际上的质疑一个间接的解释,同样也是算对国内民众质疑一个交待。如今,器官移植真相在中国大陆以外已经广泛传播,就算在中国大陆也已经有许多人了解到这一黑幕。如此一来,中共自觉底气不足,如壁虎断尾一样推出一小部份来抵罪。

从这次报导内容来看,还是把移植器官这件事归罪于少数人和解放军304医院和山东法院两个单位, 且只提到一名法官。而事实上活体移植这个事情是政法委调动许多政法部门,军队和医院有组织的进行的,参与活体移植的单位远不只这两家。此案并没有提及对法轮功学员的活体移植,庞大的器官来源仍然没能解释,这背后真正的黑幕才是中共害怕曝光的部份。

追查国际针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事件的调查报告表明,中共军警医院涉嫌系统参与这一群体灭绝性迫害事件,谋杀法轮功学员强摘器官。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中国大陆的超常数量的人体器官移植手术激增,而供体来源异常充足和迅速。2006年,一名沈阳老军医举证,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关押着大约6,000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活体摘取器官。他指称,全中国类似集中营的处所有36处。

以前是八个坛子七个盖,盖来盖去不穿帮。可是中共近来恶事做的太多,又爱撒谎,弄得坛子太多,盖子明显不够用了。另外公信力差了,一出来辟谣,大家反都认为坛子里有黑幕。现抛出这个案子,正好比再也盖不往了,倒出一点来,希望别人不要深究。从这种挤牙膏式的做法可以看出中共根本不可能正视自已的劣根性。活体移植器官这样的罪恶实在是太令人发指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正义人士谴责这件事情,这个案件也不排除是中共内部一些人士的良心发现,好比惊天黑幕被扯开一个口子。知道真相的人越来越多,越往后中共的日子越难过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9/13/n3681849.htm

中共向世界掩盖活摘器官真相

文/孙思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中共八月底通过英文版《中国日报》向全世界用英文发布消息,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并承认中国大陆所有器官移植中,超过65%的器官来自死刑犯。此消息发出后,在西方社会引起广泛关注,数百家媒体就此消息发出新闻稿,其中相当一部份是所在国的主流媒体。

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是障眼法

中共从建政以来,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已经成为其卫生体系的一部份,中共历来极力否认和抵赖从死刑犯身上活摘器官,因为这种做法丧尽天良、残忍而野蛮,是对人基本权利的公然挑衅,为世界所不容。

中共官员历来的公开讲话中,否认摘取死刑犯器官是一贯的。如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否认海外传媒报道大陆随意摘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说法。他称,大陆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十月十日,秦刚回应BBC记者傅东飞的报导(报导中提及探访的医院医生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时称,“境外一些媒体报道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本次中共旗下的媒体对内对外采取了两手政策,对外主动承认,对内封锁消息,把重点放在所谓的“建立人体器官捐献体系,缓解器官移植发展瓶颈”,不谈死刑犯问题。其目的是麻痹国际社会,转移中国民众对器官问题的注意力。

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的确会让国际社会谴责中共的非人道做法,但这种舆论压力早已形成,放出这种信息只是承认了国际社会一直的指控,对中共没有形成更大的压力。如同一个惯犯突然认罪,人们都会松了一口气,却不会想到他还有更大的罪行没有坦白,妄图蒙混过关。

本次消息发出后,某些西方媒体反而赞赏中共建立捐献体系是走向人道的表现,正中了这个假新闻的圈套。

根本目的是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的文章提供的官方数字显示,迫害法轮功开始前的97、98年,中国没有成功的肝移植案例,从1999 年迫害法轮功开始,中国肝移植例数逐年增加,到2005年达到高潮,2006年活摘器官案曝光后,肝移植数量急剧下降,2007年的数量只是2005年的一半。

在目前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数量减少,国际社会开始调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形势下,中共无法维持向海外出售器官的数量。器官移植数量即将出现快速滑坡。这种开始于迫害法轮功的器官移植暴增和随着迫害失败的骤减,本身就说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实性,中共无法给出器官移植来源的合理解释。对于向海外出售器官的数量骤减,国际上的医疗、媒体、情报界都将很快发现这个趋势,为了掩盖其罪行,中共才在精心的权衡利弊下,事先抛出摘取死刑犯器官这个消息,以掩盖器官的真正来源。

曝光活摘器官事件对中共产生巨大压力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案曝光后,经过全世界正义人士的努力,更多的证据和真相大白于天下,联合国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要求中共立即组成独立调查团,对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进行调查,并要求对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绳之以法。

中共运用国家资源,不但在中国民众中散布谎言,以缺乏证据为由说活摘器官不存在。在国际上用大笔金钱和商业利益为诱饵,阻止媒体报导活摘器官事件。最近的这起主动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事件,就是为了主动转移国际媒体注意力,把问题转移,而不惜推翻自己多年而来制造的谎言。这是中共面临即将来临的压力前自保的手段。

这个举动也从另一个方面提醒人们关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紧迫性,中共否认了几十年的事情一直都存在,而中共现在还在极力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本身不就暗示着一个更大的黑幕吗?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烈程度,超过纳粹的集中营,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邪恶,一旦被世界所真正了解,有良知的人们就会反对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对中共政权将出现前所未有的抵制,中共政权将没有任何存在的合法理由。这就是曝光活摘器官事件对中共产生巨大压力的根本原因。

成文:2009年09月03日 发稿:2009年09月04日 更新:2009年09月03日 23:43:59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真相委员会招募义工调查取证全面展开

2006-4-20
节目长度:2分24秒 下载mp3

发生在大陆的,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案件,在国际上是否有相应的法律机制进行约束?律师朱婉琪表示是有的。但最主要的还是第一步的取证工作。同时,赴大陆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的发起人赵章基博士也号召更多的人加入,以展开全面的调查工作。
中共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是否能诉诸国际,法轮功律师朱婉祺表示,二次大战之后,为了杜绝类似纳粹集中营的群体灭绝罪,国际上成立了许多相关机构。特别是2002年7月1日成立了国际刑事法庭,主要是针对战争罪、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虽然中共不是成员国,但如果有确凿的证据,法庭仍然可以独立调查。她说:目前,他们所作的,就是第一步调查取证的工作。

朱婉琪采访:赴中国大陆调查真相委员会发起人赵章基博士在4月19日的集会上表示,人们去中国大陆看到的是高楼大厦、豪华轿车,而没有看到的是劳教所,监狱中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如果你问中共得到的答案也许是: “ 只要能保住权力,赚大钱,我们不在乎。” 赵章基说:“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就是告诉中共,我们在乎!他希望更多的人加入调查真相委员会,赴中国大陆各地的劳教所 ,监狱调查,让罪恶无处藏身。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欧议会副主席发布会:沉默的群体灭绝

9050219430a
伦敦“外国媒体协会”举行了题为“沉默的群体灭绝”新闻发布会。居中的是主持发布会的欧洲议会副主席斯考特先生(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大纪元英国记者何天成、唐弘报导)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Mr Edward McMillan-Scott)近日在伦敦“外国媒体协会”举行了题为“沉默的群体灭绝”新闻发布会。这次发布会是欧洲议会在法轮功学员“4.25”大上访10周年之际,要求中共停止对法轮功迫害的活动之一。这次活动邀请了专家、学者和法轮功当事人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的活摘器官的群体灭绝罪行。

应邀参加发布会的有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失去新中国》一书的作者伊森·葛特曼先生(Ethan Gutmann);英国著名心脏胸外科医生汤姆特莱瑞(Tom Treasure)先生;全球基督教大联盟(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的悌娜·拉姆勃特(Tina Lambert)女士;以及曾被中共关押并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杨安妮女士,他们分别就自己的亲身经历在会上发言,谴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迫害。

9050219274b

新闻发布会现场。(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欧议会副主席麦克米兰-斯考特

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首先讲述了他三年前在北京的真相调查之旅,以及举行这次新闻发布会的初衷。他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罪恶于2006年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合作的调查报告中披露出来。现在,该报告已被翻译成16种语言发表。斯考特先生认为中共对法轮功10年的迫害所犯下的暴行就是“群体灭绝罪”。

他在开场白中说:“今天我来这里,是因为,3年前,我访问过中国,作为欧洲议会的最长期的议员,在这之前我也多次访问过中国。当时我在为欧洲委员会准备一份关于人权与民主自由的报告,我会见了2个前良心犯,都是法轮功学员,牛进平和曹东。两人都曾经被关押,后来被释放。刘进平是为他的妻子来向我呼吁,他的妻子张连英当时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他说她的妻子被严重的酷刑虐待,被打得鼻青脸肿,失去听力。几个月后,她终于被释放,然后给我写了一封信,详细讲述了她在劳教所经受的50种不同的酷刑折磨。很遗憾的是,在北京举办噢林匹克前对法轮功的进一步镇压运动中,牛进平和他的妻子又被抓进监狱。曹东以及他的妻子都是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曹东被关押在中国北方的一个监狱,也是当年关押一些参与天安门事件的囚犯的地方。我们不因该忘记,今年是天安门事件20周年。曹东告诉我,他发现,一个晚上,他最好的一个朋友,从囚室里失踪,第二次,他见到他的朋友是在监狱的停尸房里,但身上很多的洞,很多器官已被摘除了。”

斯考特先生继续说:“我在北京还有另外一个联系人,高志晟,他是一个基督徒和人权律师。他在2005年,对于在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进行了调查,也为一些法轮功学员作辩护律师。他的朋友,胡佳,是一个环境保护主义者和关心爱滋病患者的活动家。我所做的这些,是想让人们注意中国的人权状况。然而,在北京所有与我接触过的人,后来都被抓,被关押,甚至有些被酷刑折磨,有些直到今天还在被关押。鉴于此,无论是在欧洲议会或其他地方,有一系列的活动举行。今年,本周是对一群在我看来完全无辜的人们的迫害已经到了十周年的日子。因此,这场迫害已经演变成群体灭绝。我已经写信给联合国秘书长,敦促联合国就法轮功所受到的迫害进行认真的调查,因为根据(人权)公约中有关群体灭绝的第二条款,目前在中国所发生的迫害已经构成了群体灭绝。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组织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独立作家伊森·葛特曼

9050219271c
独立作家伊森·葛特曼。(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葛特曼先生既是独立作家也是中国问题专家,他对法轮功受迫害的研究已经持续几年了,正准备撰写一部法轮功受迫害的研究专著。他在记者会上介绍了他的研究情况。

他说:“西方媒体从一开始就低估了中共发动的这场针对法轮功的“战争”的规模。西方媒体与中共最初的想法是相似的:这场战争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结束,法轮功将消失。但事与愿违,法轮功并没有消失,但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这场“战争“中被迫害致死。”

他接着说:“2年前我开始针对中共和法轮功之前这场“冲突”进行广泛调查与研究。我采访了数以百计的人士,其中有一半左右的是亲身经历过中共监狱、劳教所等地的法轮功学员。令我感到疑虑的是,其中有近3成的法轮功学员都向我描述了所经历的非常规的“身体检查”,所有的检查不同寻常的集中在肾脏、肝脏、眼睛有时甚至是针对心脏的检查,这种检查通常是不必要的而且费用是昂贵的!比较中国近年来大量的数以万计的无法说明来源的器官移植案例以及国际黑市器官高昂的价格,那么合理的解释是,中共系统通过“黑市”交易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以谋取暴利。

那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的器官被贩卖了?我们采用610对法轮功学员数量的估计为七千万左右,另据“劳改基金会”的数据,中共的劳改系统关押了400万左右的人其中有一半是法轮功学员。通过我的估算,至少有87,000名法轮功学员在这些年中被中共摘除器官、贩卖。

当 2006年,“活体器官摘除”罪恶被披露出来以后,很遗憾,西方的媒体不愿触及,很明显他们不愿去想这件事。但是,这些(事实)就在哪,任何人都可以去作调查。但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没人去做?我很吃惊的发现,我们的调查竟然是世界首例,在我所采访过的法轮功学员,尤其是在泰国的法轮功难民申请者,绝大多数都从未被采访过!无疑对于西方世界,这是一个耻辱。”

著名心胸外科医生汤姆.特莱瑞

9050219271d
著名心胸外科医生汤姆.特莱瑞。(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英国心脏胸外科医生汤姆.特莱瑞在发布会上发言介绍了他对在中国所发生的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看法。

他说:“我读了乔高和麦塔斯的报告,其中的叙述很可怕。但是我作为一个了解国际器官移植情况的外科医生,读那份报告,发现和我了解的很多方面都符合。像器官移植的数量很大,患者去中国预订器官非常容易,而且器官移植数量和中国社会正常情况下可能产生的供体数量不符合。所以他们的报告似乎是真实地描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器官移植的数量远远大于合理的数量。还有,他们竟能够满足患者的预约,按时交货。最后,除了数字之外,还有一些轶事,非常有说服力,不能忽视。现在我就讲一个。几年前,我任欧洲心外科医生协会的主席时,几年时间里经常在国际会议上会见美国、亚洲和欧洲的同事。谈到的其中一个话题就是,做演示手术,就是把手术的实况在教室中同时放映,是否存在伦理问题。有一个美国医生告诉我,“有一次我被邀请在中国做一个肺移植的演示手术。”要在会议上演示,就需要预先定手术时间,而器官移植手术由于器官来源的时间不确定,不可能定时间。他说:“你们不可能做到啊。”z中方说:“我们可以。”但他推辞了,因为他不想在器官来源不明的情况下做这样一个演示手术。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可以最终拍板定案的事例,非常非常有说服力。”

全球基督教大联盟代表

9050219271e
全球基督教大联盟(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的悌娜·拉姆勃特(Tina Lambert)女士。(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来自全球基督教大联盟(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的悌娜·拉姆勃特(Tina Lambert)女士在会上发言,她介绍了在中国发生的中共对宗教和人权的迫害。

拉姆勃特女士说:“我们谈论权利,尤其信仰权利是如此这重要,但中共一直都是剥夺人民的这一重要的权利的。中共它主要是通过一套国家宗教登记制度来对付宗教信仰。

中共认定登记的合法宗教有5种,其他没登记的,或别的精神信仰就自然不合它们制定的法律了。即使在它认定的合法宗教中,它施加了种种限制;所以很多信仰者没法接受它的要求,就自然去到不登记的那些“非法”宗教了。

其实宗教、信仰内容本身并没有让它介意,而是信仰者人数众多达到的规模对它所需要的控制的威胁,及信仰者本身对信仰的忠贞让它害怕;如对法轮功持续10年的惨无人道的、令人发指的迫害仍未让法轮功屈服令中共害怕。

中共肆无忌惮的对它认为的不受管制的信仰进行了各式各样的,从罚款,骚扰,拆屋,监禁,酷刑等一系列的迫害,但未然遂愿。”

她最后说:“国际社会举行这样的听证会,给予中共持续的压力是必要的,我感谢召开这次会议的各位人士。在中国,共产主义没法给社会危机提供解决方案,信仰在中国不但没□色,而是在加强,中共的镇压政策是不会得逞的。”

亲历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杨安妮

9050219271f
亲历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杨安妮。(摄影:Edward Stephen/大纪元)

曾在中国被非法抓捕并遭受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杨安妮介绍了她在国内被迫害亲身经历。她说:“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他们在我的家里逮捕了我,在逮捕我之前警察根本没有出示他们的身份,他们只是穿着便衣。在没有律师及法庭的审判下他们直接判了我的刑。在迫害之初,警察殴打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他们的信仰。之后,在国际舆论的监督下,他们改变了迫害的方法。他们剥夺了法轮功所有作为人的基本权利。在我被劳教期间,他们不让我吃饱。每餐饭他们只给我半个馒头,没有别的任何东西。而且每天也没有足够的饮水。当我被非法劳教期间,气温高达40摄氏度,就算你只是坐在那里,你也会全身冒汗,然而我们每天只能得到500mm的饮水,也就是一小杯那么多。还不让我们有足够的睡眠,每天只允许我睡2-3小时。在40度的高温下,不允许我洗头,洗衣服,和洗澡。长达 2个星期,我开始绝食,他们才允许我洗了一次头。

在我被劳教期间,每隔几个月,我们都要做身体检查。验血,胸部透视,血压测量,所有项目,他们检查我们身体上的所有地方,他们把我们拉到医院检查我们的身体。当我出国后,我才明白了,他们想要利用我们的器官去卖。我2006年到的伦敦。一个我在劳教所遇到的学员,在我被释放之前,我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不允许任何人和我讲话,只有这个学员向我招手。2007年底她被酷刑折磨致死。”

杨安妮最后说:“特别是在奥运之前,绝大多数我在劳教所接触的法轮功学员,全被再一次非法逮捕并判刑。现在很难再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取得联系。这是一个痛苦的回忆,去记住所有这些过去所发生的事情。但是我必须去记住,我一定要站出来,告诉人们去制止这邪恶的迫害。”

结束语:正义将得到伸张

在每个来宾作了逐一发言后,欧洲议会副主席斯考特先生做了总结发言,他说:“我的调查,我的接触,我的经历都让我感到,中共这个集权组织对法轮功这群无辜的善良团体的迫害持续了十年,我想是该把中共以群体灭绝罪进行审判的时候了。我坚信,我们今天所做的,应该在世界每一个城市,每一天都要进行,直到正义得到伸张的那一刻。”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5/3/n2514436.htm

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 售法轮功学员器官

惊天内幕:苏家屯集中营6千法轮功学员危殆 425名禽流感病患等死
———————————
【大纪元2006年3月9日讯】【编者】最近,一位知情人士向大纪元披露了中国大陆一些鲜为人知、且骇人听闻的事实。为了保护该位知情人士的安全,我们在此隐去他的真实姓名,以R先生代称。R先生出生在中国,被派往日本工作。
R先生透露,中共向世界隐瞒了禽流感疫情,目前在沈阳的两所医院里关着425名禽流感患者,辽宁省的处理方针是“不上报,全部做为医疗实验材料”。
R先生还透露,中共在沈阳市苏家屯区设立了一个类似法西斯的秘密集中营,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该秘密监狱里有“焚尸炉”,还有大量的医生。据悉,凡进到这里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焚尸前内脏器官都被掏空出售。目前沈阳马三家和大北第二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很少了,大部份都被转移到苏家屯。东北三省及中部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正被转移到那里。
R先生提醒,“最近发生了在香港殴打法轮功学员,砸毁大纪元印刷厂的事件,我提醒在日本的法轮功学员,或机构,请他们千万小心。”

我已经把生死置于度外

我现在来到美国,谈到禽流感的问题,还有苏家屯法轮功学员的问题。我这样站出来说以后,所有的人都会震惊。我今天坐在这和你们谈这个话的时候,我说一句很实实在在的话,我已经把生死置于度外。
沈阳和平区传染医院等医院拿禽流感患者做实验
沈阳和平区传染医院和沈阳皇姑区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现在还有425名禽流感患者,而这些患者是被当做医学上的实验材料,这些人是活不了了。把这两件事拿出来谈,我认为这是我一个责任心的问题,起码我应该透过你们这个媒介把这个消息给公布出来,这是我首要的信念,也是我的工作信念,就是这个信念把我给推出来。
以下是根据录音整理的R先生的谈话。

利用我那点有限的言论自由做点事情

我在日本一个民间电视新闻采访机构从事对中国新闻的报导工作。主要报导新闻,把新闻节目卖给各大电视台。
1999年起,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成立了一个新闻通讯公司,同时还建立了一个中文频道的电视台。我被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教育课委任,主要承担新闻报导的审查制作。
这几年来,中国因为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所以在中国出现了很多问题,就像潘朵拉的盒子,本来盖着一个盖子,而现在这个盖子被打开了,什么都有了,希望也有,罪恶也有,黑暗也有,全都释放出来了。
温家宝总理一直在说我们要做好征地的工作,做好补偿农民生活的工作。但下面做的完全是阳奉阴违。中国各地普遍性地发生了大大小小地方政府指使黑道人士杀害打击保地农民的事情。在某些地方可能是一些小规模的冲突,但在广州、河北就发生了触目惊心的大规模冲突。刚开始黑道用刀、用铲子来砍你劈你,后来就开始让军警开枪了。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身为一个记者,一个生活在国外的记者,觉得很气愤,觉得该利用我那点有限的言论自由做点事情,但是做了以后就很麻烦,特别是我把日本领事馆的那件事给曝光了。

报日本外交官自杀捅大漏子

这麻烦事是什么呢?我报导了2004年5月在中国上海,日本驻中国上海领事馆,发生了一起事件,所谓日本外交官自杀,但是中国和日本都没有吭声?!我在调查这个事件时捅了个大漏子!
一个日本驻中国的书记官,不是领事只是个小秘书而已。日本人比较好色,一下子就被国安盯上了。当时我去采访,手上握有很多资料,有这个美女情人同事的采访记录,有妈妈桑的采访记录,连夜总会停车场的保安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曝光后,在中国大使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东京都公安委员会和警视厅来找我,把这些资料全都拿去了。很快的在12月份,日本自民党干事长、官房长官安倍晋三、外相麻生太郎马上就发表了谈话。

我被停职,当时因公护照被收

中国大使馆终于凭藉在日本外务省的关系,查明是谁曝的光。我被停职,当时因公护照也被收去了。
12月6日广东汕尾东州镇出事时,我们是第一时间去采访的。在采访中,我们就被拘留,被枪顶着趴在了地上。我在中国喜欢使用日本的摄像师,因为我曾天真地认为,外国的摄像师比较好办,我被扣押,他不会被扣押。还有,中国往往不允许公开摄影,日本的高科技,以及日本人的偷拍技术让人叫绝!当时他就说,我们穿的耐克旅游鞋,把那个鞋垫子翻起来,特制的,可以把记忆卡藏里面,他查不出来的。
日本人比较喜欢搞这些东西,本来是藏钱用的。当时把摄像机全部扣下来,很小型的东西,全部扣下来,只留下照片,在东洲惨案当中,只有照片没有图像就是这个原因,我们是唯一拍下照片来的。

逮捕时罪名“泄露国家机密罪”

我于1月28日被辽宁省国家安全局扣留,在逮捕时的两个罪名,一个“泄露国家机密罪”,一个是“颠覆国家政权罪”。我被扣押了以后,因为我在沈阳也有很多关系,所以我在2月8日被保外就医。
2月9日我就神不知鬼不觉地登上了飞机跑回日本,但是到了日本以后,很麻烦。因为我的领导和中国驻日本大使馆都在找我麻烦,就在这种很麻烦的情况下,我就跑到美国来了。

沈阳地摊上卖警察轮奸法轮功学员的光盘

在沈阳市公安局资料室,有一盘录像带,是在监狱殴打法轮功学员、给他们上刑,还有法轮功女学员被强奸的录像带。这个录像带是从皇姑区的洗脑班出来的,当时在审讯的时候,认为是把监视器镜头关了,但是没有真正关。当时审讯时,把女学员轮奸了,画面相当凄惨,这个录像带后来不知怎么被烤成光盘流传了出来。
最初发现时是在地摊上卖,后来这件事被沈阳司法局知道,就查出这件事情来,但查出来并不是当事人怎么样,而是把带子没收了,但是社会上还是有这个带子。
当时的对话是没有的,发生在派出所,包括审讯、举动都是有的,有活生生的审讯的场面,一看就知道,这没法装的,就知道是公安局的人在审讯,手里拿着电警棍,一个是笔录,像土匪一样。这个带子如果拿到国外来,是不可辩驳的证据,内容相当凄惨。我看过这个光盘。
中共隐瞒很多东西,那么多单位迫害法轮功,公安做了那么多,有些学员被打死,家属都不许收尸,直接送火葬场烧,烧了以后骨灰家属都没法去领。法轮功现在在中国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地位?就是只要你炼法轮功,你就被宣传得被人看不起,而且你消失了就永远消失了,再也找不到,都不许过问。
刚开始时,你拿钱来我放人,但后来不允许,如果你真正炼法轮功,不转向的,他所受到的迫害是无法想像的。张志新烈士我一直想给她写传记,但查不到证据,很多都道听途说,我在沈阳想查文化大革命时的事情,查不出来。现在法轮功也一样。

我去医院采访一些护士

我去医院采访一些护士,送到医院的法轮功学员很惨很惨,不亚于文化大革命时的迫害。
我想了解法轮功,他们很朴素、很真诚。在日本生活的中国人,往往追求很高的水准,而在美国赚两三千一个月好像很不错。在日本,好像每个人都在追求高收入,但是唯有法轮功学员,他们衣着朴素,生活很纯洁。
而且和他们交谈的时候感受很亲切,这东西是中国人很长时间所缺少的,所以和他们交往之后让我想去探讨,也想知道法轮功到底在讲什么,炼什么,要达到什么样的意境,他到底想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因为在日本好像邪教很多,像奥姆真理教这样的。
是不是这样?那么就去采访、去研究。在和学员交往中,在李洪志先生的书中,并没有提到世界末日等等这些东西,去杀人、毁灭这些邪教的东西,说的是很善良、朴实、每个人都能接受的东西。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学员打出来的这个横幅,让我很触动。我想去接触,同时也想知道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想去了解,越是了解越是感受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受到的伤害,很大很大。
我不能把话说的很透,但是我还是希望能讲,最近发生了在香港殴打法轮功学员,砸毁大纪元印刷厂的事件。我希望提醒在日本的法轮功学员,或机构,请他们千万小心。

沈阳市两个医院关着425名禽流感病人

我还想谈的一个问题是中国的禽流感问题,禽流感这个问题大家都比较了解吧,你们认为中国有没有禽流感?
好像是27号吧,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司长卓榕生说:“现在中国可以肯定的讲没有禽流感。”就是H5N1,卓榕生说中国没有禽流感,实际上世界卫生组织(WHO)一直都在怀疑中国有禽流感这个问题,只是世界卫生组织找不到任何证据说中国到底有没有禽流感,他只是不能确认中国禽流感的主要发生地是不是在广州。
前两天在广州死了一个人,不小心被医院的医务人员捅了出来,广州这个情况被大家重视着、注视着的,其实还有一个死角大家都没有想到、都不知道,这个地方就是中国的沈阳,我最近一直关注着沈阳。因为沈阳出了很多很多的问题。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他们对外声称,建立了150个国家级的野生动植物监测站点,还有402个省级市的监测点,但这实际上是根本就不存在,或者讲根本就没有启动。不说是个谎言,起码没有实事求是。
卓榕生他是一个最牛B的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司长,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着禽流感的问题,一种很严重的传染疾病。现在中国声称没有而且对外声称有这么多国家的省级市县级的监测点,实际上都是牛B,中国根本就没有监测禽流感这个问题。
过去中国人把爱滋病 = 河南,现在把禽流感配对给广州。广州因为是郊区大量养鸡,家禽的传染病问题比较严重一些,实际上禽流感不仅仅是从鸡身上传来的,有些像野生的果子狸,还有一些候鸟都会感染。现在在中国黑龙江的扎龙、还有一个在吉林省的向海,发生了大量禽流感的感染病例,我有资料证实。

中国发生了大量禽流感感染病例 我可提供两个具体单位

中国说只在实验室程度上确认了这个病历是发生了14件、死亡的8件,这个已经不包括目前发生的3件病例。实际上我可以提供两个具体的单位:一个是沈阳市和平区传染病院,第二个是沈阳市皇姑区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现在主要在这两个病院里面关着,关着425个人。
这个情况是前几天从沈阳市卫生局的内部资料调查出来的。沈阳市卫生局直接向辽宁省省委报告,它连市委都不能报告。可是沈阳市委和省委,就隔了一个大街。
辽宁省省委对这个问题的处理的方针是什么呢?是说不上报,而且全部做为医疗实验材料来进行。

禽流感病人家属已没法管 他们永远都出不来

禽流感病人跟得了萨斯一样,家属已经没法管他。他们这些人已经跟死人是一模一样,他们就永远都出不来。而且这些病人不一定完全是沈阳市的人,他到这里面来根本谁都不知道,他们进去就是做医疗材料去的,这个问题永远不会公布出去的。

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

因为我一直在中国做采访的工作,关于法轮功情况,你们也许有些了解,也许不了解。大家都知道在沈阳有一个马三家教养院,还有一个大北第二监狱,在沈阳皇姑区公安局有一个法轮功洗脑班,而在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一个特别的地方,是专对法轮功的,这个你们可能就不知道了。而且可能没有任何人敢去采访去报导这地方。
一般监狱、教养院每天都有进进出出的人,总是会把消息传出去,可是苏家屯里没人能出来,里面的情况外面很难知道。在沈阳采访时,我了解到马三家和大北监狱里已经很少关押法轮功学员,而是把他们集中到苏家屯的大设施中,用集中营这个称呼我觉得是很正确的。

附近居民没人知道

因为这个地方他好像圈一个地一样,我去看过,很大,但进不去,铁门是关着,也看不到里边是怎么情况。我问附近居民,这是怎么情况,没人知道。这片空地什么时候围的这个墙,没人知道。不是新造的墙,以前就有这个设施。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就是一个秘密监狱,在那里两三天都没有看到车辆来往进出,有也是面包车,没有看到穿警服的人进去或出来。大约三米高的墙,红砖砌的,上面用通电的铁丝围起来,神秘兮兮的,墙上还留着类似文化大革命时的标语,但已看不清到底写什么。
现在在中国,法轮功以什么罪名来判都判不了,所以这些人根本就不能去法院。这些人就在苏家屯区设施里面,我的感觉是他们也许是一进去就永远出不来了。

东北三省等法轮功学员正被转移到那里

据知情人透露,苏家屯区这个设施里面关的人,都是法轮功学员,目前已经关了6000多位法轮功学员。东北三省及中部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正被转移到那里。
苏家屯的设施,法轮功学员在那里,我相信他们进去后是百分之百出不来。那么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共产党不会让他们白消化他们的粮食。你们知道吗?沈阳地区和延边地区很多政法机构,向北朝鲜的集中营学习很多很多的经验。
也许你们也了解马三家教养院,它里面最多的就是使用电击棍。马三家教养院的电警棍审讯工作经验就曾经传达给辽宁省所有的政法机构。

他们内脏全部被摘取了 医生私下做售器官买卖

一个服刑者,共产党不可能让他们消耗粮食,那么让他们做什么?如果我说错了,对不起,我只能用很暧昧的这种方式来谈这件事。他们最后都是会被杀的,他们的内脏全部会被摘取了,送至各个医疗单位去,因为现在中国买卖人的肾、肝、内脏是一个很赚钱的买卖。
我现在可以说,告诉你们,在中国的很多医院里面,上手术台的,没有抢救过来的,肾脏、肝脏全没有了,没有人去查,也没有人查得了,甚至医生私下都在做这个买卖,相当相当有利可图。因为找不到更好的人做这个买卖。知道为什么给死刑囚做尸检吗?

监狱为什么有焚尸炉?那么多医生住在里面!

有人告诉我,建设苏家屯里面设施的全是长期服刑的监狱犯人,他们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你说一个小小的监狱,为什么会有焚尸炉呢?而且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医生住在里面?总不会那么好心来替他们看病吧!有些东西你想象不出来的。有焚烧炉那很正常,每个监狱都有焚烧炉,对不对?但它不是监狱,如果一个教养院或一个拘留所里死了人那是个大事,那不是个小事。就这么一个设施你要死人,你可以放火葬场去烧,你为什么要弄一个焚尸炉?我刚刚说各大监狱都有焚烧炉,这很正常,烧东西这很正常,他要造个焚尸炉干什么?他要那么多医生去干什么?
这个消息从哪里来的?我很注意很多消息来源,因为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必须注意自己的新闻来源,这个新闻来源从哪出来的,它是否真实?比如说,这么一个监狱的情报,为什么是在卫生机关得到这种消息?或者是在医院方面得到这个消息?因为在中国现在要得到一些消息,一方面是通过正义的人和他接触,但是正义的人的接触是很难的,人们不敢说。
我们就会通过和一些人士的接触去买,我们就有很多线人,就像我在沈阳就有很多很多的线人。为了在汕尾血案中拍到真实的镜头,我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结果比想象的更凶残

举个例子来说,12月6日在广东汕尾东州村发生了大型的血案,它不是突发性的暴动,是有计划有组织的蓄意杀人。我们能够在第一时间跑到那儿去采访,是因为我们事先就预测到可能会有怎样的一个可能,但事实上,结果比想象的更凶残。
我们是做为日本电视台去采访的。全国各地有这样的线人,线人又安排很多线人。我们就是每月支付报酬。因为在日本是注重你的工作成果,我能够拍到什么样的片子,拍到什么样的新闻,必须真实。
我现在来到美国,谈到禽流感的问题,还有苏家屯法轮功学员的问题。我这样站出来说以后,所有的人都会震惊。我今天坐在这和你们谈这个话的时候,我说一句很实实在在的话,我已经把生死置于度外。

这些人是活不了了

沈阳和平区传染医院和沈阳皇医附属医院,现在还有425名禽流感的患者,而这些患者是被当做医学上的实验材料,这些人是活不了了。
把这两件事拿出来谈,我认为这是我一个责任心的问题,起码我应该透过你们这个媒介把这个消息给公布出来,这是我首要的信念,也是我的工作信念,就是这个信念把我给推出来。

电影:活体超市

第一部份


第二部份

“活体超市”杀青 关切人权生命课题

【大纪元2006年5月8日讯】发生在中国境内活摘器官移植是当今最热门也是最敏感的话题,一群热爱视觉艺术的工作者将这个话题与素材用电影的形式,制作影片“活体超市”。该影片制作群表示,这部片不是为目前炙手可热的话题寻求解答,而是带出问题。该影片目前已杀青,未来一个月完成后制后,将呈现在观众面前。

内容提要

这是一种新兴的卖场,里面卖的货色全是活体,服务的对象不分种族国藉男女老幼,而且是一些在生命这条路上已走头无路的人,只要有钱,出的了价,活体超市里的从业人员就会帮你想辨法找到要的货,因为这种活体交易的行业在任何有神信仰的国家都不允许,并且是有罪的交易;因此,从事这项工作的人行径隐晦秘密交易,连亲人也不知道他们所干的行业是什么,成交大都于黑夜中的地库里进行;因为他们的服务迅速快达,大量的业务涌向活体超市,这里最抢手的活体是一群叫炼法轮功的人;据说他们因为炼这种功,他们的身体特别强盛活性好。尤其自2000年来成交的数字大量增加;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如何取得大量的货源,虽然活体超市的人隐密干着这些事。据说这里的活体进去后,没有一个人能出的来 ,甚至包括里头的工作人员,最后也成了活体目标。

导演—池农深

池农深出生于台湾。在过去的二十三年中她分别在欧洲和美国学习和生活。一九九一年,她毕业于德国柏林艺术大学完成她的艺术硕士学位。从一九八五年开始池农深开始在纽约、新泽西、德国、台湾等地经常展出她的作品。许多作品曾得到纽约时报、Art In America,Jersey Journal,Asian Art News 等媒体的评论。

在德国、台湾、旧金山和纽约的很多公共及私人收藏品中都能找到她的作品。近年来,她与纽约公共电视节目合作并为几家高科技公司设计商标。池农深的第一部纪录片“叶蕾蕾传奇” (The Legend of Lily Yeh)荣获二零零三年Bronze Plaque 和Chris Awards (第五十一届哥伦布国际电影节)

新片发表会实况

【大纪元记者陈柏年╱台北报导】当人类的器官如同牛羊鸡鸭一般,可以在利益驱使下枉顾良心道义,提供摆放在超级市场内供人挑选、购买时,意味着人类变成了什么样的一个世界?剧情片“活体超市”以近期备受谴责的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为主题,关切这样一个举世瞩目的生命课题。

为了庆祝剧情片“活体超市”拍摄成功,纽约“三个朋友工作室”(Three Friends House Production Team)特地于昨日下午在台大医院国际会议厅举办茶会,欢迎各界人士共同来交流“活体超市”的故事。

拍摄者池农深出生在台湾、旅居欧美,近年来在纽约主持“三个朋友工作室”,是一位深具中国人文修养,又受到德国哲学启发的艺术工作者。她表示在自己自由的背景下初次看到这个剧本时,感到有如黑色幽默般的不可思议。在经费困难与缺乏专业演员的条件下,本片能够顺利完成堪称一大奇迹。

期间摄影师许根杰的坚持与排除场地器材的万难,艺术家期盼以艺术的力量呼求大众正视此一事件的发生,以及各演员为了拍摄甚至慨然辞去工作等的奉献,都是促成影片完成的重要因素。

“活体超市”的演员及工作人员来自台湾、美国、加拿大与纽西兰,从四月中开始至五月三日止,全片在台湾拍摄完成,后期制作将在纽约完工。此片共计六十多人位演员与工作人员,全部义务奉献且没有收取任何支薪。

“活体超市”制作人林安娜(Anna Lin)表示,已陆续接到各方捐款,预定在一个月内完成后制工作,将本片呈现在全世界与台湾观众的眼前。若有可能,也不排除在招募足够资金后,拍一部一个小时又20分钟的完整版。

出席茶会的明慧教育学会理事长陈彦玲,盛赞这是一部关切人权问题的优良影片,能够唤醒大众思考生命的价值与意义,是台湾生命教育的重生与里程碑。

台北福龄扶轮社国际服务主委赖鸿仪先生,亦于会中慨然捐赠九千元美金购买池农深画作一幅,作为赞助影片器材的基金,并在会上表示人权问题举世瞩目,企盼后续能有系列或完整作品呈现,使国际关切珍视台湾的人权关注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