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国会研讨会推动立法制止器官移植旅游(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瑞典明慧记者站斯德哥尔摩报道)二零一七年五月三日,瑞典国会三个党派的四位国会议员联手举办了一场在国会中的研讨会,旨在推动在瑞典立法制止非法器官移植旅游。这四名瑞典国会议员还联合邀请到美国知名独立调查记者、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先生(Ethan Gutmann)和“国际反强摘医生组织(DAFOH)”的代表、法国的阿罗德•金医生(Harold King)出席该研讨会并发言。


瑞典国会研讨会上的演讲嘉宾,主席台上左起瑞典律师尼古拉斯(Nicolas),美国知名独立调查记者、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先生(Ethan Gutmann)和“国际反强摘医生组织(DAFOH)”的代表、法国的阿罗德•金医生(Harold King)。


联手安排这次研讨会的四位瑞典国会议员,从左至右分别是左翼党国会议员洛塔•琼森•福纳(Lotta Johnsson Fornarve)、环境党国会议员尼克拉斯•马默贝耶(Niclas Malmberg)、温和党国会议员玛塔•奥明斯卡(Marta Obminska)和温和党国会议员汉斯•罗森贝耶(Hans Rothenberg)。

温和党国会议员玛塔•奥明斯卡(Marta Obminska)介绍说,他们四位国会议员在瑞典国会里发起并成立了一个“反器官交易联络网”,她认为现在瑞典知道中共器官活摘和非法器官移植旅游这些事的人还是少数,她想在瑞典就器官移植旅游展开辩论,同时通过外交渠道和中国展开对话,并让中共知道,瑞典认为器官活摘这种事是不可以的!

研讨会上,阿罗德•金医生介绍了“国际反强摘医生组织”的宗旨以及以色列、西班牙、台湾和意大利通过立法,有效制止各自国家和地区的公民参与非法器官移植旅游的先例。

葛特曼先生讲述了中共政权下早就有利用政治犯的活体器官为中共高官进行器官移植的做法,根据他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共同进行的独立调查,他保守估计中国每年进行的器官移植量比中共的官方数字高出十倍。葛特曼先生认为瑞典是勇于为人权发声的国家,他鼓励瑞典能够在立法制止非法器官移植旅游方面也走在欧洲国家的前面。

瑞典律师尼古拉斯(Nicolas)补充了在针对非法器官交易的立法方面,瑞典目前欠缺对接受非法器官移植病人的法律约束。

环境党国会议员尼克拉斯•马默贝耶(Niclas Malmberg)说:“瑞典应该禁止瑞典人去中国做器官移植,要有这种立法。我相信必须要这么做了。如果有更多的国家也禁止他们的公民去中国做器官移植,中共他们就卖不出去这些器官了,没有人买了,就可以制止他们为器官而进行的谋杀了。”

左翼党国会议员洛塔•琼森•福纳(Lotta Johnsson Fornarve)说:“允许这种恐怖的人体器官活摘在中国继续存在真是个耻辱!我们应该尽快制止它。我们可以在不同层次上采取行动,国家层次的,欧洲层次的。我确信,如果瑞典主动这么做,其他国家也会跟上。”

汉斯•罗森贝耶(Hans Rothenberg)是另一位温和党国会议员,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要让大众们都了解这个事,如果没有人关注,就没有公众舆论,所以首先要有舆论,然后第二步是禁止人们通过旅游去获得非法器官捐献。他还认为,要让中国认识到器官活摘是反人类的罪行,是反人类文明的罪行。

研讨会结束后,罗森贝耶议员和福纳议员又来到在瑞典国会大厦外,走到正在举行反迫害、反活摘、和平请愿活动的法轮功学员中,现场为法轮功学员们发出了支持的声音。

瑞典媒体关注中共强摘器官移植交易

文: 瑞典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最新国际独立活摘器官调查报告作者、加拿大前任国家政府秘书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访问瑞典,向国会、法律、医学、人权活动及媒体等各界人士揭露已在中国持续十七年的中共国家推动的大规模活体强摘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的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引发媒体与民众的关注。

2016-10-8-sweden-media_01
图1:瑞典日报(SVD)关于中共强摘器官问题的报道

瑞典日报(SVD)以醒目的标题提醒瑞典民众不应接受中国良心犯的器官。报道指出,在中国的器官产业界,每年都有几万无辜的良心犯被杀害,他们的器官被活摘盗取贩卖。甚至很多瑞典病人依靠这套系统赖以生存,但是瑞典的政治家们却因为利益对此犯罪保持沉默。

据报道,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与著名的卡罗林斯卡医院的近三十名器官移植医生和护士举行了座谈会。他们介绍了对中共政权掠夺良心犯活体器官用于器官移植指控进行的独立调查,指出中国器官移植的大部份器官来自良心犯,特别是法轮功学员。与会的医生和护士都震惊于中国巨大器官移植市场的黑幕。卡罗琳斯卡医学院(Karolinska Universitetssjukhuset)是世界领先的医学院校之一。

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就有人权组织开始批评中国广泛的器官交易。中国政府声称每年有一万器官移植。但据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及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的调查,实际器官移植手术远远高于此数目。

据调查,在中国每年至少进行超过六万以上器官移植手术。其中大部份器官多来自无辜的良心犯。两位大卫先生在一起对此已经做了十年的调查,并指出铁证如山。大卫·麦塔斯说:“中国政府否认有这么多。但我们得到的数字是来自中国各医院他们自己的统计数据。”

得知瑞典已有病人接受中国的器官移植,两位调查员希望瑞典能象其它国家一样在此方面立法,目前以色列、西班牙和台湾已立法禁止器官移植旅游业。

瑞典环境党国会议员尼可拉斯(Niclas Malmberg)作为两位大卫的主要邀请方,向该报表示:这在瑞典还是一个少为人知的问题,他刚向国会提交了议案,希望共同杜绝来历不明的器官移植:“这种违背人权的罪行太恐怖,我希望我的提案在这个问题上能引起更多人的关注。”“我希望瑞典能象西班牙一样立法,西班牙的法律已有规定禁止西班牙公民到中国去做器官移植手术。”“这种绝对卑鄙器官移植交易的违法行径应该立即被制止。”

2016-10-8-sweden-media_02
图2:瑞典电视四台(TV4)关于中共强摘器官问题的报道

瑞典电视四台(TV4)也在新闻节目中报道,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在此领域已持续调查了快十年。大卫·麦塔斯说:“在监狱里,他们往犯人身上注射一些东西,比如钾之类的,然后再把这些犯人装上一辆没有登记牌照的车里,在这些车里面把器官取出来,然后他们再把这些器官运送到需要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

“血腥的活摘器官”报告在2009年出版了报告的第一部份,根据他们的报告,良心犯人被杀害是因为要使用他们的器官去进行移植,有一部叫“活摘”的纪录片电影就是以他们的报告为事实基础拍摄的。

大卫·乔高介绍:据保守统计,中国每年至少施行六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这些器官大多来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西藏佛教徒及基督教徒等良心犯,他们未经任何开庭,没有任何人为他们申诉,被秘密杀害,器官被暴力活摘掠夺。

瑞典国会讨论立法制止非法器官移植旅游

2016-9-27-sweden-davias-1

大纪元2016年10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瑞典报导)瑞典国会拟立法制止非法器官移植旅游,特别是制止瑞典人去中国购买非法器官,瑞典国会议员马默伯格先生认为这是瑞典能够做出反对中共器官掠夺罪行的第一步行动。

9月27日下午,瑞典国会中召开了一个非正式的讨论会,探讨如何在瑞典立法以制止瑞典公民前往其它国家,特别是中国,接受供体来源不详的非法器官移植。参加该讨论会的人员有瑞典国会议员、政府机构代表、媒体记者、律师、人权活动家、法轮功学员代表、维吾尔族人代表、藏族人代表和《血腥的器官活摘》(Bloody Harvest)一书的两位作者,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先生和加拿大前资深国会议员、亚太司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先生。

立法动议:制止非法器官移植旅游

瑞典国会议员尼克拉斯·马默贝里(Niclas Malmberg)刚刚向国会递交了一份为了制止非法器官移植旅游的立法动议案。马默贝里议员说:“对这个问题很多人还不了解。”

根据两位大卫先生和美国著名独立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今年6月共同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活摘/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 An Update),他们指出,中国目前每年的器官移植平均数量在6万例以上,大多数的器官供体来源是良心犯,其中主要是法轮功学员,还有一部分是维吾尔族人、藏族人和基督教徒;中国有多家器官移植医院推广“器官移植旅游”,招揽国际病人,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在2006年达到高峰,直到现在仍在进行中。
目前在国际上,以色列、西班牙和台湾已经立法禁止本国公民接受或推广非法器官移植。

马默贝里议员说:“这种器官移植旅游完全是非法的操作,必须要制止。”他认为立法禁止瑞典人旅行去中国做非法器官移植是他们在瑞典能做的第一步。

有瑞典病人去中国买器官

在参加瑞典国会讨论会前一天,两位大卫先生访问了乌普萨拉医院和卡罗林斯卡医院,在与卡罗林斯卡医院呼丁页(Huddinge)院区器官移植部的近三十位医生和护士座谈时,两位大卫先生了解到有一半以上的器官移植医护人员听说过中国的器官活摘。

很多器官移植医护人员都知道有瑞典病人去中国做了器官移植手术,因为那里的等待时间非常短。但是由于没有统计数据,到底有多少瑞典病人去过中国买器官还是个未知数,而且大多数病人都不告诉自己的主治医生,他们都是自己悄悄地去。

瑞典媒体追踪采访

瑞典多家媒体报导了这次国会中的讨论会,并对中国发生的器官掠夺和非法器官移植进行了深入报导。

瑞典电视4台(TV4)在9月27日用一天时间追踪这两位大卫先生,并在当天的晚间新闻节目里播出了题为“中国器官交易广泛”的新闻报导。

瑞典主要报纸《瑞典日报》(SVD)在9月27日的网络版和9月30日的报纸版上都刊登出题为“活动家警告:瑞典人从中国囚犯身上获取器官”的报导。该文记者还批评了瑞典在这个问题上不够重视。

瑞典最大的医学专刊《医生报》周刊(Läkartidningen),也是欧洲最重要的医学杂志之一,9月28日在其网络版上刊登了题为“工业化大规模反人类罪” 的文章。

活摘曝光10年 转折点已到来

美国国会今年6月通过了343号决议案,欧洲议会9月通过了48号书面声明,他们都在公开谴责并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摘器官罪行。

在9月27日的瑞典国会讨论会上,有记者问到,为什么联合国还没有举措?乔高先生回答说,他和麦塔斯在10年时间里访问了50多个国家,他们感觉到这是中共政府利用经济利益阻止了很多国家要保护人权的行动。(注:联合国的表决机制是不分大小国家,每个国家都有一票,而且中国是5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具有一票否决权。)

不过,乔高先生也乐观地认为,中共的器官活摘罪行曝光10年后的今天,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的时期,他估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和国家正视这个问题。麦塔斯先生说,在保护人权方面,瑞典是令人尊敬的国家,瑞典反对中共器官活摘罪行的行动是非常重要的。

这次在瑞典访问期间,这两位大卫先生还会见了瑞典外交部代表,与乌普萨拉大学外交协会成员座谈。瑞典社会从民间到政府都在反思,人权是不能用来做交易的。

2016-9-27-sweden-davias-2
9月27日《瑞典日报》(SVD)记者在国会大厦外采访两位大卫先生和吴曼杨先生。(Yi Zhang/Epoch Times)

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是著名人权律师,曾是联合国关于移民政策和程序工作队中加拿大代表团成员,关于国际刑事法院的联合国会议成员,针对种族灭绝大屠杀的斯德哥尔摩国际论坛成员。因为对中国发生的器官活摘罪行的调查工作,他在2010年与大卫·乔高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曾担任加拿大国会议员27年,先后任职拉丁美洲和非洲国务卿、亚太国务卿和众议院副议长。2009年,与大卫·麦塔斯共同荣获国际人权协会的国际人权奖。因为对中国发生的器官活摘罪行的调查工作,他在2010年与大卫·麦塔斯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个人网页:http://www.david-kilgour.com/,合作网页:http://endorganpillaging.org/。

瑞典器官移植情况简介

瑞典有85%的人口自愿在去世后捐献器官,是欧洲自愿捐献器官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目前瑞典每年实际在去世后捐献器官的捐献者人数大约在150人左右。因此瑞典每年可实行的器官移植手术也在150例左右的,其中大多为肾移植和少量肝移植。

根据2016年的统计,瑞典有近900名病人在等待合适的器官。在瑞典,不同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不同,但是一般情况下都要等待数年。每年瑞典有大约50名病人因为来不及等到合适器官而死亡。

责任编辑: 童景

瑞典国家电视台报道中共活摘器官夺取众多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瑞典国家电视台(SVT)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在其网络版上登出文章,题目为《中国发生的器官活摘夺去众多人的生命》。

2016-8-8-se-news

SVT记者汉斯•本特松(Hans Bengtsson)写道:“中共对器官移植的保密并没能阻止中国的那些医院宣扬他们有多少张器官移植病床。”他在文中呼吁有责任感的瑞典政治家、记者、律师和人权活动家们,现在马上行动起来,挖掘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秘密,把那些责任人都绳之以法,以防止更多无辜生命被中共牺牲。以下是全篇译文:

中国发生的器官活摘夺去众多人的生命

“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黑幕之一。”

这是美国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说的。他用了多年时间调查在中国发生的活摘人体器官的事情,并写成《大屠杀》(The Slaughter)一书。

他展开自己的调查是在他看过《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报告后。这份报告的作者是两位加拿大人: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

二零零六年时开始有人向外界透露出,在中国多处犯人关押场所里存在着普遍的器官活摘,并与中国的器官移植产业有关。这两位加拿大人从那时起就开始了对这些指控的调查。

后来,麦塔斯、乔高和葛特曼三人走到一起对这些指控又进行了深入调查。最近,他们公布了最新的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在这份最新报告里,他们特别把关注点集中在中国的器官移植到底有多大规模。

他们的最新调查结果令人震惊——震惊程度能让人把胃吐出来。

这三位调查者发现中国各地有八百多家医院实施器官移植手术,总规模在每年六万到十万台移植手术。

为了给这项贸易提供器官而被谋杀的人,首先是坚持打坐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其次还有西藏人、基督徒和维吾尔族人等其他良心犯。

没有人是主动同意捐献器官的。

葛特曼说道,对于器官活摘的指控进行调查时的最大困难是它被层层黑幕掩盖着。

但是,中共对器官移植的保密并没能阻止中国的那些医院宣扬他们有多少张器官移植病床,也没能阻止他们在网络上的器官推销活动。

想换双肺吗?十五万美元。换心脏是同样价钱。换肝脏十三万美元,换一个肾脏六万美元。想改善视力换一双眼角膜吗?那要三万美元。

通常情况下,在中国的犯人关押场所里,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是得不到任何医疗保健的。

相反,已经有无数的证人证词表明,狱警是如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酷刑,以及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摧残他们的健康。但是,也有很多被释放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讲述,他们被反复多次地采血样。

根据这三位调查者说,采血样是为了检查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是否与中国某处的器官移植病人相匹配。

器官移植为某些极度自私自利的人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

首先,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他想要根除法轮功。器官移植正好可以用来杀害法轮功学员,另一方面还能给那些医院和相关的利益部门拉进来大钱。

关于在中国发生器官活摘的事首次被传出来是二零零六年,有参与或熟悉中国器官移植行业的人向国际社会进行了举报。

那之后麦塔斯和乔高马上开始了调查,然后葛特曼也加入进来,他们一起辛苦努力地传播着光亮,要揭开这个黑幕,但是现在仍然还有很多很多罪恶需要揭露。

有责任感的瑞典政治家们、记者们、律师们、人权活动家们!现在是时候了,我们要有认真严肃的态度开始挖掘这个污秽之坑,看看最后那里面都藏了什么。

然后我们可以把那些器官活摘责任人都绳之以法,以防止更多的无辜生命被牺牲,中国共产党根本缺乏对人的生命的尊重。

原文链接:
Organst?lder i Kina kostar m?ngder av liv
http://www.svt.se/opinion/fangar-mordas-for-att-komma-at-deras-organ

瑞典《每日新闻》:中共大规模摘取良心犯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日】《每日新闻》(Dagens Nyheter)是瑞典发行量最大的主流日报。该报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在其网络版上刊登了一篇题为“报告:中共大规模摘取良心犯器官”的报导文章,介绍了关于中共大规模从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

2016-8-2-dagens-nyheter
网页截图

该文章说,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的一份最新报告,成千上万名良心犯在中国被秘密处死,他们的器官被摘取用于捐赠给器官移植。该报告的作者之一、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称这是黑暗的种族灭绝。

根据这份报告,在中国,属于少数民族和宗教团体的囚犯,包括被共产党从一九九九年禁止的精神运动法轮功的追随者们,他们从这个国家的法律体系中消失,然后他们的器官被摘取。

作者之一的大卫•麦塔斯说:“他们是被任意关押的良心犯,他们消失了,他们的器官被用于移植。”

麦塔斯说:“器官强摘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是大规模发生的。我们现在发布的内容是我们早前调查报告的更新,强摘器官的程度比我们以前认为的要显著大得多。”

他说,他们比较了中国对器官移植数量的官方统计数字,执政的共产党给出的数量是每年一万例,而他们看到的实际数量在每年六万到十万例之间。麦塔斯还指出,有其他国家的病人前往中国去做器官移植,但是他对器官移植旅游还不能给出一个数字。

“中国政府不再掩盖许多器官是来自于死刑犯的秘密,但是他们并不告诉是哪些囚犯。”麦塔斯说。他和他的同事们通过查看全中国各医院各自的统计数据,得出来前面提到的那个高得多的器官移植数量。

该报告的作者们还获得了大量证词,是从监狱被释放出来的人们讲述的:他们遭到酷刑,并被威胁,如果他们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就会被摘器官。大卫•麦塔斯看到在中国发生强摘器官的几个原因。

“法轮功是基于中国气功传统的非常受欢迎的精神运动,但是被视为对共产党的秩序的威胁。强摘器官是一种犯罪行为,它很简单地实施着,并覆盖了全国的监狱系统,这么做带来巨额利润。”麦塔斯说。

他希望,比如从欧盟方面,能够实现一个独立调查。

“独立调查能起到帮助作用。要公开做,要由专业团队去做。”麦塔斯说。

原文链接:
http://www.dn.se/nyheter/varlden/rapport-kina-masskordar-organ-fran-samvetsfangar/
Rapport: Kina masskördar organ från samvetsfång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