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活摘器官 深谙中共残酷 王立军闯美领馆

【大纪元2012年08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谷开来的审判,定罪和死缓判决不仅对中国的司法制度提出质疑,而且对共产党领导层的团结提出质疑。《澳大利亚人》报导说,王立军的领导的现场心理学研究中心被控处死犯人并活摘他们的器官,总数达数千例。正是因为深知共产党的残酷,他才会在跟薄熙来闹翻之后,投奔美国领事馆。

《澳大利亚人》报导说,谷开来的审判提出许多疑问。谷开来宣称她杀死海伍德只为保护她儿子。但是,以谷开来作为薄熙来妻子的权力,她可以让海伍德入狱或者驱逐出中国。没有必要用氰化物。

而且,她不仅承认她的罪过,而且似乎欣然接受判决。“为了维护法律尊严,我愿意接受和平静面对给予的判决。”

*谷开来称中国司法公平

谷开来快速审判的讽刺意味是,她是中国司法制度的真诚信徒。的确,在美国法庭取得胜利之后,谷开来写下一本书,称赞中国提供“最公平的审判方法”。

她说,“中国律师不会纠缠于小字眼的意义。一旦他们肯定你谋杀了某人,你将被逮捕,审判和执行枪决。”

的确,谷开来是毛式法律的信奉者。虽然她在高考中没有达到北京大学的入学分数线,她还是破例进入北大学习法律。

共产党通过一个核心部门控制司法的方方面面—政法委。

这个极权主义机构没有地址,但是它管理着中国的警察,检察院,法院和司法部。并任命他们的领导人。所有的律师都受它管辖。最重要的是,所有地方政法委都同时领导地方公安局。

但是这个独裁系统也是漏洞百出的。如果不是王立军因为害怕生命受到威胁而逃到美国领事馆,谷开来仍然继续帮助薄熙来统治着重庆。

*王立军活摘犯人器官做移植实验

文章说,王立军成为薄熙来的警察局长之前,他是现场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该机构被谴责处死犯人并活摘他们的器官。王立军的论文,“在注射死刑之后的器官和受体移植研究”,让他赢得光华创新贡献奖。在这篇论文当中,他把“我们的成就”归功于“数千例移植”。

因为他对中共制度残酷性的熟悉,王立军无疑了解,在跟谷开来和薄熙来闹翻之后,美国领事馆是他唯一能寻求庇护的地方。

*重庆公检法谷开来说了算

毕竟,在公安机关,法院和监狱系统,谷开来是说了算的。她是她丈夫打黑的顾问,并且把巫山县的政法委书记送进监狱。

实际上,在杀死海伍德几天之后,谷开来穿着一件将军制服,召集重庆警官,谎称她收到公安部密令要保护王立军的人身安全。这件将军制服,可能意在恐吓重庆警察。

但是,出乎意外的是,王立军辗转从美国领事馆抵达北京,他向中央呈递杀人证据,让薄熙来下台,谷开来被捕。但是泄漏薄熙来的内幕也意味着泄漏“红色贵族”的秘密。所以王立军可能不会被宽大处理,很可能被判死缓和劳改。

为了保护红色贵族,政法委在谷开来审判中绝口不提她众多的经济犯罪。所以,政法委重写了历史。海伍德被杀因为他威胁她儿子。王立军泄漏薄熙来和谷开来的犯罪不是捍卫中国荣誉,而是向敌对势力泄密。

薄熙来和谷开来事件可能只是一个序幕,因为从案件当中浮现的唯一清晰的真相是,共产党领导层破裂了。狼们现在开始彼此撕咬。

(责任编辑:高静)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23/n3665662.htm

王立军将领何罪?

2012-08-22 10:52
来源: 德国之声中文网

谷开来案宣判后,公众再将目光转向王立军案将如何审结,王立军代理律师王蕴采向德国之声透露,还未接到开庭通知,且被要求不能向外透露任何案情。律师刘晓原也分析当局将如何对王立军定罪。

在谷开来案宣判后,评论人士认为沉寂多时的重庆前公安局长王立军案、甚至包括薄熙来案也将很快审结,以期为即将召开的18大扫清障碍。早前香港《苹果日报》、海外”博讯网”等发出消息,指王立军案于8月中旬在成都中级法院已经秘密开庭,随后成都中级法院负责人否认了这一消息。

博讯网早前报道,指根据刑法第109条规定,王立军将涉”叛逃罪”,并且引用专家分析,王立军有可能被判处有期徒刑,且刑期至少在十年以上。英国《每日电讯报》源引英国诺丁汉大学教授、中国政策研究所主任曾锐生评论:”王立军案比谷开来案有趣得多。此案开庭,当局将会更加谨慎,更加严格控制,从王立军受到怎样的对待,我们可以感觉到他的所作所为是否奉命行事。”早前媒体也报道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沈阳分所律师王蕴彩被王立军的家人聘为律师,并已和成都中院签订律师保密协议,接受法院的所有要求和规定,不接受记者采访,不向任何人透露消息,包括开庭时间和地点等,都得守口如瓶。辽宁省的司法当局和律师协会领导也找她谈话,要求她站在政治高度与党中央保持一致,配合法庭工作,除不得接受媒体采访,不得泄密外,还须对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及时报告。

王蕴采向德国之声亲证她接受王立军家属委托担任王的代理律师,对于王立军案何时开庭,她表示:”还未接到通知。”对于案情进展她也表示:”现在我还没法讲,因为现在还没审理,我们也没法说。”

判逃罪、泄露国家机密罪、徇私舞弊罪?

中国知名律师刘晓原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分析,对王立军定罪的理由很有可能是”泄露国家秘密”,但根据中国法律规定,这一罪名亦有轻重:”一个是向境外机构或人员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这个罪涉及到危害国家安全,这个刑期是很重的,最高可以是死刑;另外一个属于’渎职罪’中的类别,叫’故意泄露国家秘密’,这个罪最重的是7年有期徒刑。”

判逃罪、泄露国家机密罪、徇私舞弊罪,哪项罪名会落到王立军头上?

刘晓原认为还有一种对王立军入罪的可能性既是”徇私舞弊”罪,在安徽合肥法院20日的宣判中,王立军曾经的四名前部下分别因对谷开来谋杀海伍德提供伪证和进行包庇等而获刑,王立军亦有可能因此入罪:”因为通过报道,谷开来向他透露过杀害海伍德的消息,但王立军当时没有进行查处,或者指示当时的公安局副局长、刑警总队、技术总队的四个人不要进行查处,这样就构成了徇私舞弊罪。”

“薄王时代”的打黑被称为“黑打”

而对比以上罪名,刘晓原并不认为中共当局会对王立军以”叛逃罪”治罪,他认为根据中国法律,判逃罪要件为在执行公务期间私自至境外或在境外逾期不归等,虽然美领馆在国际法上属于美国领土,但王立军并未通过出入关手续等进入,且官媒称其自愿走出领馆,因此当不属此罪。

“中国当局担心官员效仿王立军”

德国之声于8月20日采访中国知名律师张思之时,他曾表示接下来中共当局对王立军的处理,王立军会涉刑事责任,但当局要从各个方面权衡影响来量刑。对此刘晓原表示根据当局可能王立军定罪的各种理由来看,王立军有可能获刑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如果泄露国家机密和徇私枉法连起来看,我看就是十几年的有期徒刑。”

刘晓原也认为王立军作为中共高层官员,其闯馆事件给中共政坛带来的震荡和连锁反应,因此中共当局亦不可能轻判,以仿止其他官员或民众效仿。在王立军闯馆事件发生后,有网友戏谑美国驻中国使馆成为中国”最高信访办”,其后发生了陈光诚进入美国大使馆及多位访民闯馆事件。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2/08/21/463879.html

王立军闯美领馆前夕哈根斯大陆尸体厂神秘迁移(视频)

尸体加工厂”成热词 大连尸体加工厂消息网络疯传 调查尸体来源声浪高


最近,中国大连有两家最大的尸体加工厂备受外界关注,随着惊人的内幕不断被揭开。当初由薄熙来批准落户大连,而薄谷开来的罪行涉及薄熙来在中国大连从事器官贩卖、活体摘除器官和非法贩卖尸体等,以及恐惧罪恶败露将曾合伙的英国人海伍德杀死灭口。(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2年08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 最近,中国大连有两家最大的尸体加工厂备受外界关注,随着惊人的内幕不断被揭开。当初由薄熙来批准落户大连,而谷开来的罪行涉及薄熙来在中国大连从事器官贩卖、活体摘除器官和非法贩卖尸体等。目前,要求调查尸体来源的声浪越来越高。

最近“尸体加工厂”成为热词,而由德国人冯•哈根斯开的公司已人去楼空,去向成谜。大连政协委员隋鸿锦开的大连鸿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2008年搬迁至大连市旅顺经济开发区,目前仍然在进行着“尸体加工”。许多民众在网上声讨俩人,认为他们的所为是一种罪恶,断子绝孙!

大纪元获悉,涉及从大连警方提供给国际的尸体买卖,其中很多黑幕,是由薄谷开作为主谋在背后策划,在国际上的交易是由薄谷开来和海伍德联手注册公司在国际上出售。

薄熙来作为大连市长,为迎合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大量接收在北京上访而被扣押遭遣返的法轮功学员,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成为天然人体器官库,薄谷开来联合英国人海伍德,利用其熟悉国际贸易、法律运作,在国际上利用黑道非法贩卖器官、尸体。

哈根斯的公司 人去楼空去向成谜

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是号称处理全世界各地的人类尸体标本,全世界已有2000万人次看过“哈根斯人体标本展览”。此展览已经为哈根斯盈利超过10亿美元。外界认为其尸体展品绝大部份来自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加工厂。
据资料显示, 1993年,在薄熙来担任辽宁省大连市长和市委书记时大量吸引外资,该公司于1999年8月于大连成立,目前已营业13年,是全球最大人体标本加工厂。

冯‧哈根斯的人体标本展览,在世界各地引起很大争议,甚至传出激烈的抵制声浪。其中备受争议的一具怀孕的年轻中国妇女和腹中8个月大的胎儿的真人标本。有民众大声质问:她们到底怎么死的?又是谁家妻儿?!

哈根斯曾表示,“由于中国的尸体来源充足, 用于制作塑化标本的化学原料及设备费用低于国外的2、3倍,才决定将制作生产基地设在中国。”他还称尸体是从德国进口的,但是大量的年轻尸体很难自圆其说。


尸体标本加工厂(网络图片)


公司大门贴有封条。(网络图片)

近日,《新青年》读者实地探访了高新区七贤岭的这间公司,但发现该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去向成迷。

这名读者描述,整个公司园区由一栋8层高的楼和一栋2层的楼以及若干地下工作室组成,在公司大门的封条上写有“二0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封”字样。此时间离王立军逃入美国领事馆,向美国交出包括薄熙来、薄谷来开涉及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材料还不到一个月。

据《了望东方》2003年11月报导,这座投资1亿多元人民币的“尸体工厂”就坐落在这个园区七贤岭,却连一块厂牌也没有挂。
这名读者表示,如果没有仔细寻找和多方打听,很难找到所谓的全球最大人体标本加工厂。据一位60多岁还在公司院内看门的大爷介绍,“这家公司从去年冬天就不干了,也不清楚为啥不干了,这里现在正在拆迁。”


遗留在工作厂房的一桶黑色不明液体。((网络图片)


昔日的地下室。(网络图片)

一直在此工作的施工人员介绍,“当时搬迁时,很多尸体标本用吊车吊到草坪上,然后给拉走了。”说着他走进一间大的房间,“这应该就是处理尸体的地方,工作台不知道被什么化学品熏的黑乎乎的,像是液体,这都半年多了屋里味道很大,还有一桶黑乎乎的液体一直遗留在此,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当这名读者询问这家生物塑化公司的去向时,在场的所有工人都不知道。至于这家公司究竟搬到哪里,无人知晓。


丙酮工作间已经封闭(网络图片)


曾经处理尸体的地方。(网络图片)


操作流程和相关规定。(网络图片)


常见有毒物品作业岗位职业病危害资讯卡。(网络图片)

大连鸿峰隋鸿锦与哈根斯的关系

薄谷开来杀死英国人海伍德案开庭审理、尚未审判之际,网络疯传人体展第一展览公司在其网页上发布的一份免责声明,该声明承认其获得的尸体来自于中国大连警方。

声明还说,第一展览公司(Premier Exhibitions)无法独立证实这些尸体、人体部份、器官、以及胎儿和胚胎来源是否来自中国监狱被处死的人。

第一展览公司(Premier Exhibitions)在2007年的一份档中曾表示,尸体来源和大连医科大学的教授隋鸿锦直接有关。隋鸿锦的人体展在美国是由这家公司代理的。这家公司不仅在经营人体展,同时还在网络上出售塑化的人体和人体器官。
1999年8月,中国第一家尸体加工厂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由隋鸿锦担任总经理。后来出于利益分配不均的原因,俩人关系交恶,仅仅干了一年的隋离开了哈根斯。并在2002年创办了自己的尸体加工厂。

2002年,隋鸿锦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也是做同样的尸体加工、人体塑化。也就是说跟哈根斯进行竞争,隋鸿锦声称其背后是大连医科大学。据大陆媒体报导,2002年,隋鸿锦开始筹备国内的第一个展览——“人体世界”科普展。

今年4月7日,由其公司提供的全部310件展品的生命奥秘展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展。统计显示,隋鸿锦业已在全世界26个国家的60个城市开办了生物塑化展,参观人数近2000万。

通过尸体展,隋鸿锦赚取了不菲的门票收入,并通过宣传,达到了与各医学院签订尸体或器官标本销售合同的商业目的。外界不禁质疑,隋鸿锦公司的尸体来自何方?

2008年6月,该公司搬迁到大连旅顺经济开发区,占地2万平米的高科技、现代化、生态园式新基地正式起用, 2010年8月8日,占地3万平米,总投资5000万元的二期工程正式开工建设。目前,该公司仍然继续着尸体加工业。


尸体标本加工厂大楼(网络图片)

骇人新闻震惊外界民众声讨

最近,大连尸体加工厂的消息在网络上疯传,这骇人听闻的新闻震惊外界,要求调查尸体来源的声音越来越高。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表示,天还没亮,按你的私信看到了这篇文章。我看完后,我真的呕吐了。让这些以“无名尸体”赚钱的不良“科学家”断子绝孙吧!

华特教育王浩平表示,无良,无耻,无德,这样的人要断子绝孙!

微博民众“良知”表示,哈根斯公司2003年成为全球最大的人体基地,在世界各地展览获取暴利。一具人体标本市场价一百万美金,工厂至今无法交代尸体来源。知道的是:标本全是中国人,有孩子有孕妇。国人真的对“死后做成标本”这么淡然吗?那时薄任职辽宁,也是中国非正常死亡的高峰,不得不让人产生其中的利益联想。

“前不久一辆车爆胎侧翻,也是滑出好多尸体”

民众肖莉表示,在大连的全世界最大的尸体加工厂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现在秘密的是尸体的来源问题。前不久一辆车爆胎侧翻,也是滑出好多尸体,后来官方也是语无论次,不了了之。有很多失踪人也许早就莫名其妙先活摘器官。

上海民众“家有很多田”表示,中国在2003年就成为人体标本的最大输出国。中国的传统习俗使遗体捐献成为几乎不太可能的事情。那么,尸源究竟来自何方?谁又是其幕后操手?

浙江李华坡表示,人体标本事件传得沸沸扬扬,有关部门真该出来澄清真相了!

上海老顽童吴德余表示,靠贩卖国人的尸体,隋鸿锦从一个穷教师成为了一个拥有3家公司的亿万富商,一个不折不扣的尸体贩卖商。据悉,仅大连鸿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资产就有数千万。问题是:隋鸿锦公司的尸体来自何方?对于合作伙伴第一展览公司的免责声明,对于各界持续不断的质疑声,请隋鸿锦回答尸源是如何“收集”的?
(责任编辑:谢东延)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17/n3661818.htm

美国死刑专家评王立军死刑针注射几分钟内摘器官


美国死刑服务资讯中心(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的执行主任Richard Dieter表示,有关前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曾任辽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向犯人)注射死刑针后几分钟摘取器官,是摘器官令其死亡。(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2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董韵、王逸儒报导)美国死刑服务资讯中心(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的执行主任Richard Dieter8月8日向大纪元表示,有关前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曾任辽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向犯人)注射死刑针后几分钟摘取器官,是摘器官令其死亡。

此前,大纪元获得的辽宁沈阳老军医的证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作为“阶级敌人”其器官活体移植被“合法化”。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前检察官大卫‧乔高2006年发布的独立调查亦证实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

注射死刑针后几分钟摘取器官--摘器官令其死亡

美国死刑服务资讯中心(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的执行主任Richard Dieter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对于有关指称中共前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在死亡针注射后2~3分钟即开始摘取器官。他说:“看起来摘取器官成为其死亡的原因,如果此人在因药物死亡之前就这样做的话。”

Dieter先生说,美国判断死刑犯人是否死亡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死刑犯人在死刑针注射后,“通常在25分钟之后才宣布其死亡。”他表示,鉴定死亡的医生不能参与死亡注射针行刑过程。

美不允许摘取死刑犯器官

Dieter强调,美国“不允许在死刑犯人身上摘取器官。”这会引起很多争议和反对。他说,这是出于犯人在关押期间处于一种“弱势”和“易受伤害”的处境上的人道考虑。

他表示:“死刑犯的尸体会被归还给家属。”他还透露,2011年,美国仅有43人被执行死刑,这一数字每年呈下降趋势。

王立军自曝行刑后几分钟摘取器官

2006年9月17日,位于北京、直属于共青团中央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为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资助科研经费200万元,其颁奖成果之一就是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

王立军在颁奖大会上“感言”:“大家知道,我们所从事的现场,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是我们多少人的努力。……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的时候,都会为之震撼,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

辽宁省中国第一个全面推行死亡注射针死刑的省份,全面取消枪决行刑。1996年3月中共人大常委会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12条第2款规定:死刑采用枪决或者注射方式执行。这是中国首次把采用药物注射执行死刑的方式写入法律,并于1997年1月1日正式生效。

海伍德死 防薄谷报复 王立军留活摘证据

大纪元独家获得消息,谷开来是薄熙来、周永康政变圈核心人物,薄谷开来案件核心真相一直被掩盖,谷开来涉及活摘器官、非法在国际贩卖尸体等罪恶,被杀死的英国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卷入薄谷开来在国际贩卖器官、尸体等事件,海伍德被“杀人灭口”。

出于恐惧,王立军、王鹏飞等秘密保留了一些海伍德死后的尸体样品和血液样本,正是这份尸体样本,成为公安部海伍德案复查组给谷开来、张晓军定罪的重要证据。

同样出于恐惧,王立军在海伍德死之后,自知性命难保,上演出逃成都美国领事馆一幕。

王立军交给美国官员的材料中,不但包括了中共最高层官员腐败、策划政变等等内幕材料,还包括了大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材料,其中还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内幕资料。

证人指证:法轮功学员局部麻醉后被活体摘取器官

据“追查国际”获得的证人消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摘取器官的流程大致是这样的:以体检身体为名,用欺骗的方式对失去人身自由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抽血化验,事先建立血样资料。当病人需要移植时,把该病人的血样检测数据输入计算机,当病人的血型和活体库中某个法轮功学员的血样匹配,这名学员就被确定为供体来源。

被确定将进行器官移植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将被从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集中营等地带离,此时他们将失去名字,只有一个代号,而与此代号相对应的是一个伪造的自愿进行器官移植的“自愿者”。而该学员将会被告之进行身体检查,然后是局部麻醉,接下来就是活体摘取器官,所需的器官被摘取后移植到病人体内。最后被焚尸灭迹,永远从人间蒸发了。

根据2006年,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前检察官大卫‧乔高发布的《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其通过电话调查获得大量证据。

电话录音1:
武汉同济医院:
这名电话询问者问:“……我们希望肾脏供体是活人。我们希望用于移植手术的器官是从囚犯身上活体摘取的,比如说,从炼法轮功的人身上活体摘取的肾脏。你们有可能做到吗?”两周后,武汉同济医院的一名职员通知他说,满足他的要求“没问题”。

电话录音2:东方移植中心(又名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2006年3月15日)
N:是宋主任吗?
宋:啊,您说吧
……
N:……她那个医生跟他讲这个肾源挺好的,他“供体”……炼法轮功,……

宋:那当然了,我们也有这种情况,我们也有这种所谓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体,我们也会有,当然—但是呢,说句老实话呢,第一个不是所有都是这样的,这个我们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为止可能这样的有十几个这样的肾脏……
N:“十几个这样的肾?你是说活体的?”
宋:“是的,是这样的。”

沈阳老军医: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被“合法化”

2006年3月30日,沈阳的老军医指证:“中共中央军委在1962年就行文,省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下,设立重刑犯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政策一直沿袭至今。据1984年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中共中央已同意将法轮功学员作为‘阶级敌人’,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沈阳老军医还揭露:“实际上,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多几倍:如果官方公开数是一年3万例,那么实际数量应是11万例。由于有巨大的活体供体来源,许多有军事背景的医院在公开上报的同时,也大规模私下进行器官移植。”

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步增长

据中国统计,在1994年到1999年的六年中,约进行了一万八千五百个大器官移植,从2000年至2005年,进行了67,000个大器官移植,增长率为394%。

1991年到1999年,九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总数不足二百例,2000年就施行了254例,到2003年飙升为3,000多例,2005年则超过4,000例。至2006年9月,中国从事肝移植的医院超过500家,进行肾移植的更多得不计其数。

中共从1999年7月20日起,正式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已持续13年。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10/n3655896.htm

王立军荒谬的”医学”背景 专家摇头

【新唐人2012年8月17日讯】新唐人连日来多次报导王立军的研究中心,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之后,网路上已经掀起一波热烈讨论。除此之外,他那琳琅满目的专业头衔,也一直为受外界舆论的争议,除了警察身份之外,他还有银行经理、医学院主任医师、主任药师、文学院教授等头衔,荒谬的医学经历,看在专业人士的眼里只能摇头。

王立军创办的研究中心所作的人体实验,不但备受争议,更主要的一点,不具备任何医学背景的他,却能担任数家医院的主任医生,还可以发表医学或科学研究报告,甚至当博士班导师。他所做的这一切,究竟合不合理,甚至合不合法,都是个问题。

打开百度搜寻王立军,其五花八门的头衔立刻映入眼簾,其涉入的领域之广,令人不敢苟同。美国华裔医生暨药学博士王文怡表示,中国境内的法治以及医学制度相当混乱,才能塑造像王立军这样的人物。

美国华裔医生暨药学博士王文怡:〝在中国大陆医学院平均至少要花五年的时间,那在外科他的实习医生,至少做到(appending)就是主治医生这一级的话,你得做三到五年以上。〞

美国华裔医生暨药学博士王文怡:〝在国外相对就更严格,因为在国外他是要求必须是大学学历以后,才能考医学学院,医学学院完了以后,再要花三年到八年的时间做住院医生。〞

被誉为科技界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之一的国际顶级医学专家卡普兰教授曾接受本台采访表示,警察的工作是执法,不是科研。警察参与器官移植研究,不过是为了从活人或死囚身上盗取器官。

美国宾州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Arthur Caplan):〝这太荒谬了,警察又不是研究人员,做什么实验呢?这不是他们的工作范围,他们吹嘘自己做了几千个实验,换个说法,应该是,我们杀了很多人,以便拿到他们的器官做移植手术。〞

一向崇拜美国英雄主义的王立军,就连逃难的地点,也选择在美国领事馆。目前有不少分析推测,王立军有可能因为〝立功〞的表现,而获得减刑或轻判。但是,涉嫌〝活摘器官〞的王立军,当时就是因为犯罪累累而遭到美国拒绝避难,又怎么可能逃脱得了法律的制裁?

新唐人记者文赞、斯维登纽约采访报导

http://www.ntdtv.com/xtr/gb/2012/08/17/a749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