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报导中共活摘人体器官 关注反人类罪


悉尼晨锋报旗下杂志《Good Weekend》近日以“‘反人类罪’:中共在杀害政治犯取其器官吗?”为题报导了活摘人体器官的罪行。(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11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安平雅澳洲悉尼编译报导)悉尼晨锋报旗下杂志《Good Weekend》近日以“‘反人类罪’:中共在杀害政治犯取其器官吗?”为题,发表了资深作家蒂姆·埃利奥特(Tim Elliott)的长篇文章,文章开宗明义:在中国,可以预订器官移植,而这在自愿器官捐献制度下是不可能的,由此让人怀疑在中国存在大范围的人体器官活摘。

令人疑惑的体检

如今已是澳大利亚公民的刘金涛,和家人一起生活在悉尼西北区艾坪(Epping)。2013年,他和妻子Tina逃离中国,来到澳大利亚并获得了保护签证。

2006年,26岁的刘金涛正在北京市中国石油大学化学工程系读研究生。11月的一天,他接到讲师的电话,问他是否可以来化学实验室聊两句。当时正是午餐时间,但讲师是个重要的人物,刘金涛便按要求赶去了实验室。

“我以为他想和我谈工作的事情。”刘金涛说。然而,当他赶到实验室时,他看到的不止是讲师,还有两名警察以及来自“610办公室”的四名着便服的人。610办公室是中共建立的“法外机构”,其唯一目的是消灭法轮功。

刘金涛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不久前他在实验室的电脑上下载了一些资料(主要是音乐)。

当警察检查电脑时,他们找到了法轮功资料并逮捕了他。“我问他们是否有搜查令或逮捕令,他们在一张纸上划拉了两下丢在我面前说,‘这是你的搜查令’。”

被捕后的刘金涛被送到了北京昌平拘留中心,接受了四个月的洗脑,在那里,他被迫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与材料。他和八名吸毒犯关押在一起。警卫唆使吸毒犯定期殴打他。

“有一天,那些吸毒犯殴打我的背部与腰部时,一个警卫跑进来告诉他们,‘不要伤害他的器官!’”刘金涛说。

2007年5月,刘金涛被送到北京团和劳教所,在那里他遭受到更残酷的虐待,为的是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

2007年底,他和其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起接受了一系列医学检查。包括测量身高和体重、抽血并进行X光透视。

“他们对我身体的所有部分进行了X光检查,”刘金涛说, “一年后,他们又对我进行了X光的检查,并抽了更多血。”

没有一个人被告知体检是为了什么,刘金涛说,也从未收到过检查结果。但考虑到在劳教所遭受的对待,刘金涛怀疑当局是在为他的健康着想。

国际独立法庭的调查与判决

2018年12月,刘金涛通过电话向 “中国法庭” 作了证。该法庭正在伦敦举行一项独立调查,旨在调查中共谋杀良心犯谋取他们器官的罪行。

该法庭由其七人组成的团队主导,主席是杰弗里‧奈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英国御用大律师,伦敦中央刑事法庭兼职法官。他曾在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工作,并领导了对塞尔维亚前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

文章提到,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在2012年和欧洲议会在2013年进行的调查,都找到了中共进行系统性活摘器官的可靠证据。但是,没有人专门探讨这些指控是否构成《日内瓦公约》和《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所界定的国际刑事犯罪,包括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

“中国法庭” 任务艰钜。在12个月的时间内,它审查了数千页材料,包括以前的调查及学术论文,中国内部病历以及大赦国际、独立监督组织自由之家和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的报告。法庭还审查了在中国医院内拍摄的秘密录像,中国移植外科医师的秘密电话录音,并听取了来自法国、加拿大、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土耳其及韩国的50名证人的证词,其中有些人亲自或通过视频链接作证。

公开听证会在伦敦考文特花园的Grand Connaught Rooms大楼举行。证人包括:恩弗‧托西(Enver Tothi),他是中国新疆地区的一名前外科医生,现居住在伦敦,他表示曾经从一名仍活着的囚犯身上摘下了肾脏;还有一名中国男子,曾在沈阳陆军总医院担任实习医生,他参与过从“未完全处死”的囚犯身上收集肝脏、肾脏和眼角膜的事情。

有些证人通过姓名、职位及警号来确定对他们实施酷刑的人,他们记得被关押的地点和时间。他们讲述了警卫告知他们或将因为器官而被杀死;警卫如何将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称为“商品”;以及他们“被当作备用商品保存”等情况。

除了定期的X光及CT扫描检查,证人还表示他们曾被迫提供尿样及血液样本。只有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受到过此类检查,法庭的医学专家认为,该检查的选择性和系统性强烈暗示了这些检查是用来评估器官的功能的。(中国政府被邀请参加该法庭,但它们拒绝了。)

法庭还听取了数十通欧洲、美国和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打给中国医院官员和移植外科医生的电话,这些电话都经过独立验证,电话中,中国医生和医疗人员承认,有些甚至炫耀他们摘取良心犯器官。

法庭调查工作于2019年4月结束。共60页的最终判决书于6月发布。判决书摘要指出,中共的官方移植统计数据经常被伪造,实际数字是每年6万到9万,而不是其声称的1万例手术。调查发现,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但维吾尔人有成为下一个 “器官银行” 的风险。

研究还发现,在中共的领导下,在军队的支持下,非法器官移植已成为中国的一个利润丰厚的产业。

奈斯爵士和专家小组指控了中共犯下了大规模杀人罪,并警告各国政府或与之有实质性接触的任何其它机构现在应该承认他们正在与犯罪政府互动。

奈斯爵士认为,人们觉得难以置信是自然的。“人们起初也不相信犹太人大屠杀正在发生,” 奈斯爵士说,“如果你是在墨尔本或伦敦的郊区长大的,你会想,‘这(种事)怎么会发生?’但人类的经验一次次地向我们证明,很多难以置信的东西最后证实都是真实的。”

政府操控下的庞大产业

埃利奥特在文章中写道,“几乎从一开始,中共的器官移植就与政治密不可分。”最早记载下来的例子之一是一位年轻教师钟海源,她的罪名是“现行反革命分子”,于1978年4月30日在江西省被处决。她在一辆军车上被摘取了肾脏,移植给了一位空军军官,其父是南京军区一名退休副司令。

1984年,中共出台了规定,允许使用处决囚犯的器官,并对手术进行严格保密。

从2000年开始,中国的移植业开始了“异乎寻常”的发展时期。政府将器官移植作为优先事宜,并将其纳入其五年计划。在2000年到2006年之间,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数量从91家增加到1000家 。手术量也猛增。据当时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内部讲话,2000年至2004年之间进行了34,726例器官移植,其中肝脏的移植量增加了18倍,肺移植增加了24.5倍。

2006年3月,两个骇人听闻的消息被披露。一个是来自一个自称彼得(Peter)的人,他透露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东北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里。根据彼得的说法,该集中营内有医生摘取囚犯的器官,并设有焚尸炉来销毁尸体。他说,摘取的器官被卖掉了。

几天后,一名自称安妮(Annie)(当时居住在华盛顿特区)的女士表示,她的前夫是一名外科医生,在2003年至2005年期间,从苏家屯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那里摘取了数千个眼角膜。在摘取器官的过程中,法轮功学员被杀害,尸体被焚化。

中国这些大量移植手术的器官的来源目前尚不清楚。中国的自愿器官捐献系统直到2013年才开始运作(中国人对器官捐献有一种文化上的不认同感,因为在传统理念中认为人死后应肢体完整地被安葬)。2013年8月21日在上海出现了首个器官捐献案例,但在上海,那时已经有11个由中共卫生部批准的移植中心。

2015年,北京红十字会确认没有捐赠办公室,也没有安排任何一例器官捐赠。然而,该市有20个国家批准的移植中心,其中许多中心每年可以进行数千次移植。

最不寻常之处背后的隐情

埃利奥特提到另一点,中国器官移植系统最不寻常的方面之一就是等待时间极短。

“在大多数拥有自愿捐赠系统的国家中,患者等待器官的时间很长,”悉尼大学的老年医学专家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教授说。在英国,肝脏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为135天。在澳大利亚,需要肾脏的人可以等待五到七年。可与此同时,在中国的等候时间可能只需两周。

到2000年代中期,器官移植已成为中国的大生意,尤其是在军队医院,移植手术产生了数百万美元的“灰色收入”。医院开始直接进行网上宣传。

2008年,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公开声称有 “优质肾脏”, “成本低”, “供应充足,等待时间短” 。云南省昆明市肾脏病医院告诉潜在患者: “如果失败,我们将继续进行移植直到成功为止,并且不会为重复的手术收费。”

2007年,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援助中心(CITNAC),一家位于东北沈阳的器官中间商,吹嘘‌‌“可以立即找到器官供体!‌‌”CITNAC主要针对外国人,包括日本人、韩国人、俄罗斯人,并提供了综合价目表:肾脏移植,65,000美元;肝脏移植,130,000美元;心脏移植,价格从130,000美元到160,000美元不等。

团体旅游开始流行。2007年,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接待了331名韩国人,包括患者和他们的家人,” 韩国伦理器官移植协会主任金黄镐(Hwang Ho Kim,译音)说, “医院甚至支付了机票费用。”

但随着国际社会对器官交易关注的增加,中国的器官中间商变得更加不透明,从在线商店转变为雅芳式的直销方式,用之前的移植患者招募潜在新患者。悉尼大学的辛格教授说,此类服务表明这里面存在着严重问题。

“在正常的自愿器官捐献系统中,无论是通过医院还是通过经纪人进行预订,都是不可能的。”她说,“只有一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那就是你拥有一个器官库——那里有一大批被关押并会按照需求而被杀害的人。”

与中共打交道的代价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国政治学博士生马修·罗伯逊(Matthew Robertson)说:无论如何,澳大利亚在质疑中国的人权记录方面都不处于有利地位。中国是澳大利益最大的贸易伙伴,澳中人权对话很少见,上一次是在2014年。

其它国家和组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移植协会,也有类似的利益冲突。“中国法庭”的报告显示,这些团体对冒犯中国人权方面经常保持警惕,在人权方面,他们选择了合作而不是“对抗”的政策。

“与中共交往时,入场券的代价就是不要四处寻找是否是发生了反人类罪。”他说。

与中共打交道的现实麻烦无处感受不到。甚至是在悉尼的艾坪(Epping),也就是刘金涛与妻子和三个孩子居住的地方也是一样。不久前,他就自己曾在中国遭受的酷刑接受了SBS电视台的采访,不久后,中共国安人员找到了他住在山东的母亲。“他们警告她让我不要出声。”刘金涛说。

埃利奥特在文章结尾问刘金涛是否感到害怕,“不害怕!他们才是害怕的人,”刘金涛说,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总是试图隐瞒一切,因为他们害怕事实真相。”

责任编辑:岳明

中国器官移植医院地图揭秘“活人农场”

中国器官移植医院地图揭秘“活人农场”


澳媒报导说,中国器官移植医院地图揭示“活人农场”(Human Farms)的秘密,中国有超过一百万人被捕和监禁,以备随时摘取器官。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澳洲新闻网周二(6月18日)报导说,地图揭示中国“活人农场”(Human Farms)的秘密, 中国有超过一百万人被捕和监禁,以备随时摘取器官。

报导指,英国的国际法庭发现,中国(中共)正在强制摘取数万名政治犯的器官,同时经营着一个年产值10亿美元的医疗黑市。

几年来,人权组织一直呼吁公众关注被中共关押的、约150万人囚犯,他们中的许多人成为中共阴险的“活人农场系统”(Human Farming system)的一部分。

英国伦敦特别成立的“独立人民法庭”周一(6月17日)宣布终审判决。判决指出,毋庸置疑,中共正大规模进行国家批准的强摘器官行为。

独立法庭由来自美国、英国、马来西亚和伊朗的专家组成,包括人权专家、移植手术医护人员和国际关系领域的专家。独立法庭听取了50名证人的证词,并在过去一年中审查了大量的视频和文本证据。

这些证据包括有关中共野蛮行为的证词,甚至包括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

曾在中国担任外科医师的安华・托蒂(Enver Tohti)作证说,他被指派从一名刚被执行死刑的囚犯身上摘除其器官,此囚犯并非自愿的。

“我记得我拿着手术刀,当我切开他的皮肤,可以看到血,”托蒂告诉法庭当时的情景。“这表明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同时,他试图挣扎、进行抵抗,但他当时已经太虚弱了。”

同时,进行器官移植的中国医院地图也显示,其靠近那些拘留中心。


左为中国的监狱分布图,右为中国的器官移植医院以及研究所分布图。(英国独立人民法庭,大纪元合成)

法庭的判决报告称,中国医院执行的手术量、器官接收者等待时间出乎意料的短,以及医院设施的扩建都表明中国的器官移植“超出合理怀疑”范围,“大规模强制摘取器官已在中国进行多年”。

独立法庭由英国大法官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法庭听取了被中共拘禁、谋杀而遭摘取器官的主要来源——法轮功学员以及维吾尔人的证词。

尼斯爵士说,中国(中共)活摘器官构成种族灭绝以及进行工业规模的谋杀和酷刑。

“强摘器官是前所未有的邪恶,用害命的手段,(邪恶程度)超过上世纪的大规模犯罪杀戮。”他说。

法庭表示,中共摘取器官的做法可能很早之前就开始了,但差不多从2001年才开始大规模进行。而在过去的二十年,估计每年中国进行6万次移植手术,其中大部分都是被谋杀的囚犯器官。

“除了面对未经公平审判的多年监禁、恶劣的生活条件、酷刑和死亡威胁外,幸存者还提供了被送去做身体检查的证据,包括血液检查、X光检查和超声波检查,”法庭报告说。

“专家报告说,这些检查的唯一合理解释是确保受害者的器官健康并适合移植。”

器官黑市售价极高,一个健康的肝脏价格约为16万美元。

前加拿大外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在4月出席法庭听证会时作证说,中国的器官交易正在增长。

他说:“证据确凿,这种可怕的人体器官贩运交易正在进行……且实际交易量不断增加。”

中共官方一直否认强制摘取器官。但法庭文件指出,中共官方立场在过去不断改口。

“2001年,一名中国(中共)官员发出的官方声明称人体器官的主要来源来自中国公民自愿捐献。”法庭文件写道。“然而,仅仅四年之后,官方声明就改口称,大多数器官来自同意捐献的死囚犯。”

越来越多的世界医学和学术界人士表示,器官交易规模如此之大,靠自愿和合法捐赠是无法支撑的。

尼斯爵士指出,因国际社会忽视,让许多大学和医疗机构都在与中国“积极合作”进行研究和培训。这些年来,中国的黑市器官市场正在快速增长。

责任编辑:叶紫微

澳媒:器官贩卖:龌龊交易的暴行

联邦议会发布中国非法器官移植报告


《南澳周末刊》(SA Weekend)用三个版面报导了联邦政府有关器官贩卖和活摘的调查,以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题为《器官贩卖:龌龊交易的暴行》(Organ Trafficking: Cruel Cut Of A Vile Trade)。(《南澳周末刊》(SA Weekend)截图)

大纪元2019年05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晨澳洲阿德莱德综合报导)南澳最大主流媒体《广告人报》(Advertiser)的《南澳周末刊》(SA Weekend)报导了联邦政府有关器官贩卖和活摘的调查,以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该报资深记者谢帕德(Tory Shepherd)对曾经遭受中共迫害的南澳法轮功学员进行采访后,用三个版面发表了题为《器官贩卖:龌龊交易的暴行》(Organ Trafficking: Cruel Cut Of A Vile Trade)的报导以及《什么是法轮功?》(What is Falun Gong?)的简介。

据南澳周末刊(SA Weekend)报导,澳洲联邦议会最近的一份报告将埃及、印度、巴基斯坦、玻利维亚、以色列和土耳其列为移植旅游目的地,而中国则被认定为这个非法器官交易的中心。

在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人因其政治或宗教信仰而被捕。在中国,人权活动家称被逮捕的良心犯遭到强制体检,如果他们的重要器官适合,他们就成为活体器官供体库,不适合的人才能幸存下来。

与其它国家不同,中国的非法器官交易是政府行为。活动人士称,其针对的团体包括藏人和维吾尔人,最多的是法轮功群体。

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政治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说,中国有数百家医院参与其中,中共政府每年进行多达10万例移植手术。而中共政府称这一数字是1万例。

澳洲外交、国防和贸易联合常设委员会编写了一份对人体器官贩买和器官移植旅游的调查报告,发现“不道德”的器官国际市场涉及“贪婪经纪人、人口贩子、无道德的临床医生和腐败官员”,是“一个包含世界许多国家的广泛国际问题”。

法轮大法学会(Falun Dafa Association)表示,其在中国的部分成员被当作了等待时间短、供应稳定“器官供体库”,修炼者被“活体摘除器官”。目击者告诉调查人员,良心犯被迫接受体检:血液检查、CT扫描、超声波检查。

根据该报告,对于想要更换器官的人来说,合法渠道供应不足。人体器官移植存在着一个蓬勃发展的黑市交易。绝大多数富裕国家都有买家。没有可靠的数字证明,有多少澳人参与过这项交易。

澳洲调查的证据与英国遥相呼应,英国已成立专门针对中国强摘良心犯器官的独立法庭,并已发布过一份早期判决,以“拯救无辜者免受伤害”。

中期判决书写道:“法庭的成员们无可置疑地一致认定,在中国,强迫摘取囚犯器官已发生了很长一段时间,涉及到大量受害者。”

联合国、欧盟、加拿大和美国议会均谴责了在中国发生的强摘器官罪行。以色列、台湾和西班牙已禁止其公民前往中国获取器官。

调查报告称,指控是严重的,并对于被拘留、酷刑、再教育和处死的良心犯表示“严重关切”。其结论是,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中国曾经未经被处决囚犯的同意就使用其器官。报告最后建议由联合国进行调查,澳大利亚将继续参与。

与此同时,在阿德莱德市中心的维多利亚广场,穿黄色炼功服的法轮功学员一如既往地炼着平和的功法,希望更多人能了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责任编辑:陈紫雨

中国器官来源可疑 澳学者吁撤销400篇论文


图为医生在准备肾脏移植。在医学界,使用囚犯器官的研究论文按照规定不得发表。(PIERRE-PHILIPPE MARCOU/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0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澳洲悉尼编译报导)四百多篇发表在海外医学杂志上、有关中国器官移植的科研论文被指不符合国际道德标准,被要求撤回。这是世界上首个对该类论文的研究报告发出的呼吁,该报告认为上述那些论文可能是不道德地使用了中国被关押犯人的器官进行实验而得出的成果。

据英文大纪元报导,该研究报告1月6日发表在《英国医学期刊》(BMJ Open)上,研究对象是2000年1月至2017年4月之间发表的、使用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的医学科研数据的英语论文。此类研究在世界上尚属首次。

研究由澳洲医学专业人士主导。研究发现许多英文医学期刊并不符合现行的国际道德标准,即禁止发表任何涉及使用被处决犯人的器官做研究的论文,因为无法确认这些人是否已同意捐献器官,尤其对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业而言。

悉尼麦觉理大学临床伦理学教授罗杰斯(Wendy Rogers)和她的团队查出了涉及逾8.5万例移植手术的445篇研究论文,其中99%都未说明器官捐献者是否已同意器官被移植,92%未注明器官是否是来自于被处决犯人,还有19篇声称没有使用被处决犯人的器官,但这些研究发生在2010年之前,当时在中国并没有自愿器官捐献计划,器官来源成疑。


罗杰斯教授近些年来一直在关注不道德地使用良心犯器官做移植研究的问题。(NTD)

罗杰斯教授表示,对强摘器官的问题,全世界都“必须停止沉默”。研究报告的共同作者、澳洲麦觉理大学研究员克莱-威廉姆斯(Robyn Clay-Williams)博士说:“我震惊于这些期刊的数量,有那么多受人尊敬的专业期刊出版了没有尽职进行伦理方面核查的研究论文。”

中国器官移植业滥用器官

专家和人权机构一直质疑中国器官移植系统使用的器官来源。

终止中国器官移植滥用国际联盟(ICETAC)2016年发布的一份深入报告发现,中共官方移植数据与医院移植数量之间存在巨大差异,通过分析712家从事肝脏和肾脏移植的医院的公开记录,该报告发现每年大约有6万到10万例移植手术,远远超过每年1万至2万的官方数据。从中国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的做法却能解释这一器官数量上的巨大差异,而中国的良心犯主要是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的器官很可能是在违背本人意愿的情况下被强摘的。

总部位于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提供了进一步证据佐证这种说法。

2016年6月,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决议,谴责从中国法轮功学员身上强摘器官。同年7月,欧洲议会也通过了一项声明,要求终止这种做法。

专家呼吁撤回数百篇论文

这是首个通过追踪移植界科研过程,来阻止不道德器官移植科研的研究。研究得出的结论是,“鉴于中方承认在此期间被处决的囚犯是主要器官捐赠者”,这些科研论文几乎肯定包含来自被处决囚犯的数据。但论文的评审、编辑和杂志出版商都没有质疑中国科研中的器官来源。

一个具体例子是2017年,著名的医学期刊《Liver International》被迫撤销了中国外科医生的科学论文,该论文是基于四年内的564例肝移植手术的研究。专家指,在中国器官捐赠数量少的情况下,一家医院不可能获得如此多的适用肝脏,尤其是大多数肝脏来自心脏病死亡的捐献者,这些患者的肝脏仅有三分之一的比例可用于移植。

报告中说:“移植界未能实施道德标准,未能禁止使用处决犯人的科研资料发表研究论文。”“因此,现在存在大量不道德的已发表的研究论文,引发了对移植界是否成了共犯,使用这类(不道德)科研结果并从中获得好处的质疑。”

报告在最后呼吁,“立即撤回所有基于使用死刑犯器官的研究论文,并召开国际峰会制定有关处理中国移植研究问题的未来政策。”

但罗杰斯说:“只制定这些道德准则而不执行是不够的。”她还提醒医学界人士,“如果在一个领域工作,就有专业上的责任对所评审和表述的内容持非常谨慎的态度。”

英国成立独立法庭调查强摘器官

虽然中共2015年承诺停止使用被处决囚犯的器官,但并没有制定新的法律或法规来禁止这种行为。包括大赦国际在内的人道主义团体担心这种做法仍在中国继续。

去年12月,英国独立人民法庭(People’s Tribunal)举行听证会,调查从中国良心犯身上强制摘取器官的行为,并发布了一项罕见的临时判决草案,专家组“一致同意,而且是无可置疑的——在中国,从良心犯身上强行摘取器官已经实施了很长一段时间,并涉及到数量非常庞大的受害者。”

法庭听证由英国御用大律师赖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他曾主导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他希望判决结果能“拯救无辜者、免受更多的伤害。”#

责任编辑:宗敏青

澳洲议会报告敦促政府:制止非法器官交易


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安德鲁斯(Kevin Andrews)在澳洲联邦众议院呈交了有关器官贩卖和移植旅游的调查报告。(政府网站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8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报导)周一(12月3日),一份题为“人体器官贩卖和器官移植旅游的调查报告”呈交给澳洲联邦众议院。提交报告的议员安德鲁斯(Kevin Andrews)表示,澳洲需要采取更多措施阻止人体器官的非法交易继续发生。

该报告是由议会外交、国防和贸易联合常设委员会的人权小组委员会撰写的,报告就如何禁止不道德和非法的器官贩卖,向澳洲政府提出了12条建议,包括对中国器官移植产业的担忧。

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安德鲁斯在议会上表示,“器官贩卖是对人类尊严和权利的侵犯。澳洲政府必须阻止澳洲人和我们的社区到海外去寻找器官。”

目前约有1400名澳洲人正在等待器官移植,另有1.1万人正在进行肾透析,委员会认为澳洲政府未能减少等待器官移植的人数与自愿捐赠的器官供应之间的差距,可能会促使器官黑市、移植旅游的发展。报告敦促澳洲政府尽快采取行动制止这种非法交易。

他还表示器官贩卖是一个国际性问题,报告中详细陈述的一个例子就是外界对中共强摘器官的指控。虽然安德鲁斯在议会发言中没有点名中共,但他描述说:指控是“非政府组织和一些个人长久以来针对在某一特定国家发生的涉嫌人体强摘和贩卖器官的情况做出的。”

多机构对中共提出指控

委员会在议会调查期间收到了来自不同机构、团体及个人提交的陈述,包括法轮大法协会、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DAFOH)、人权法基金会、为正义而战基金会、停止中国的掠夺器官国际联盟(ETAC)等。这些陈述均指控中国的移植用器官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包括法外处决的良心犯在内的人,如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成员、西藏人、维吾尔人和良心犯。

报告中还提到,器官是“按需”供应,很多团体都谈及中国器官移植等待时间短的问题。ETAC在陈述中说,器官供体需要提前确认身份以进行匹配,“提前预定(移植手术)意味着器官来自于按需被杀的犯人。”

人权法基金会则指控中国存在着“不寻常数量的‘紧急’移植手术,即患者在就诊时急性器官衰竭,然后找到死亡的捐献者,进行移植手术,这些都在24小时内进行。这证明有一大批‘按需供应’的被死亡捐献者。”

另外,委员会还收到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提交的自身经历陈述,他们指控遭到中共非法关押、酷刑和“不寻常的体检”。报告中引述了三名法轮功学员的部分陈述,他们指控中共对他们非法关押期间,对他们强制验血,有的甚至还做了X光、CT扫描、超声波检查等一系列细致的体检。这被认为是为建立器官数据库而做的。

对于中国是移植旅游目的地和中国的处决犯人是器官来源的问题,报告中也分别引用了不同渠道的陈述和做了讨论。

人权小组委员会认为,“澳洲政府有责任尽可能地动用全部能力调查这些指控”。虽然中共强烈否认这些指控,委员会以获得的资料和各方陈述为基础,“更倾向于”得出以下结论:器官贩卖在中国已经发生,并可能还在继续发生。

另外,委员会担心,“当下任何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人可能都是在参与不道德的(器官贩卖)操作。”

案例:真实人体展

报告撰写期间,“真实人体展”恰好于悉尼展出,因此报告最后一个章节用此展做案例研究。针对展览方参与人体组织和器官贩卖的指控,人权小组委员会咨询了相关的政府部门。

委员会认为,“人体的组织由其它国家进入澳洲境内,需要联邦考量道德问题。”“如果没有从捐赠者或他们亲属那里获得自愿签署的同意文件,以及有关证明,将人体组织(不论其来源)带到澳洲是不可取的。”

由于“真实人体展”主办方曾向新闻集团网承认尸体标本来源于中国,委员会的观点是,“在(展览方)获取人体组织的时间段,中国境内(人权)状况处于令人担忧的情况下,杀害良心犯的指控说明了提供这样的文件的重要性。对于诸如此类的公共商业展览,这一点尤其重要。”

然而,目前澳洲“各个州和领地的立法并不足以处理来自海外的人体组织存在的道德问题”。

委员会建议澳洲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合作,“确保任何个人、公司或法人团体以商业目的把人体组织引入澳洲,需提供可被证实的文件表明已获得捐献者或其亲属的同意,这可能需要联邦或州政府在适当的情况下进行法律修订。”

新州上议员胥布瑞杰(David Shoebridge)对本报表示,“我们必须紧急执行该报告中提出的建议,以确保任何进入澳洲进行展览的(真实)人体都得到了(死者或家属的)充分和自由的同意。”

“在新州,我们已有了文字上的(修订)草案,确保新州居民不能到海外参与器官贩运活动。这份报告为这项措施的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他还表示希望修订的法案能得到新州各党派的支持。

早在2016年11月22日,澳洲法轮大法协会就曾向由国会议员组成的人权小组委员会做了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简报。2017年6月21日,由议会外交、国防和贸易联合常设委员会委任下属的人权小组委员会对器官贩卖和移植旅游开展一个议会调查,委员会已就此问题召开过五次议会公开听证会。至本周一,委员会向联邦众议院呈交了详细的最终调查报告。

报告前言的最后一句话表明了委员会在道德层面对器官贩卖的态度:“问题的关键是,用善心和同情(的态度对待器官贩卖问题),而不是商业上的交易。”

责任编辑:宗敏青

澳洲新西兰各界关注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明慧澳洲、新西兰记者站综合报道)澳洲和新西兰各界专家及民众在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最近访问当地期间,一起深入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商讨有效方法,呼吁政府调查并立法,共同抵制中共强摘器官。

悉尼专家学者呼吁揭露和制止活摘器官


图1:在悉尼韦斯利会议中心(Wesley Conference Centre)电影放映及座谈会上,澳洲专家学者与麦塔斯一起探寻如何共同阻止活摘器官的继续。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晚,在悉尼韦斯利会议中心(Wesley Conference Centre)举办的放映电影及座谈会上,悉尼大学医学教授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女士在对比了中美两国的器官捐赠数据后表示:中共的所谓自愿捐赠器官数量远低于官方实际进行的移植手术数量。

辛格教授还讲述了她亲自做“订购器官”调查的经历,她说:我以“肾病末期患者”的名义在今年六月五日联系了北京一家医院的肾病科大夫,我和他讨论了移植手术的价格。他表示:三周的治疗费用为一万美金。那位大夫还强调:如手术失败,将会把我转去北京的另一家医院,那家医院是做大量移植手术的地方,肾脏移植价格为六万元。但当我问到等待周期及那家医院的名字时,那名大夫变得很警惕。辛格教授表示:我越问细节和等待时间,他的声音听起来越紧张。最后我们达成协议:我将我的“病例”发给他以便进行下一步程序。

澳洲人权律师事务与人权小组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国际人权律师布里奇特(Madeleine Bridgett)则表示:在韩国换器官通常要等待五年,很多国家的自愿捐赠器官系统很薄弱,澳洲有2.14万人在等待移植器官。但在中国拿起电话就能很快获得器官,中国发生的事情很不寻常。由于中共封闭了外界的调查,看不到那里发生了什么,所以现在知道这方面情况的人应该打破沉默,不断揭露和讨论这个话题,以便让更多人了解和关注这些问题。

麦塔斯认为:中国的大规模移植始于中共实施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他说:在中国,器官可以提前出售给病人,医院甚至可以按需打电话到法庭或监狱订购器官;大量良心犯被如此按需杀害。中国的器官移植滥用是政府控制的,大量军队和武警医院都在参与。而其它一些国家器官的非法交易则是黑市上的私人行为。

麦塔斯还表示:尽管中共一再否认其强摘器官、按需杀人的罪行,但它否定不了自己公布出来的数据。最新强摘器官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量为六万至十万例,这是用中共自己的统计数据计算出来的,报告中有二千二百多个注脚都来源于中共自己的数据。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令悉尼民众震惊


图2:观众们在悉尼行政中心观看纪录片《活摘》后与麦塔斯互动探讨如何制止“活摘”罪行

九月二十六日晚在悉尼行政中心(MSGM Sydney Executive Centre)放映加拿大获奖纪录片《活摘》(Human Harvest,又译为《大卫战红魔》)后,一百多位观众被骇人听闻的活摘器官事实所震惊。


图3:理查德夫妇表示:我们应该写信去呼吁市政厅和联邦议员立即制止中共“活摘”罪行

大学讲师理查德(Richard Lucas)和罗尔(Karol Vestjens)夫妇表示:有钱人去买器官,供方按需杀人?看完影片我在向麦塔斯询问这个问题时,得到这个答案:中共活摘健康人的器官去治愈有病的人。我感觉太震惊了,我从来没想到会是这样,他们杀健康的人去治愈病人,这好象是在颠倒思维、让人难以置信!令我震惊!

罗尔女士说:今天医生在理查德脸上注射麻药时他痛得跳起来,试想:如果活摘器官时不打麻药,这致使人承受何等痛苦和惊恐?!

理查德表示:我们要亲自写信给市政厅和联邦议员,让他们知道这事有多么重要。我们都应该做这些事来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事情可是太大的问题了,应该被立即制止。


图4:澳洲人保罗·弗利(Paul Folley)表示:活摘器官是二十一世纪最大的人权和人性灾难

澳洲传统价值、家庭、家园守护联盟的保罗·弗利(Paul Folley)表示:“活摘”器官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所发生的最大的人权和人性灾难性的罪恶。我希望澳洲人关注这个问题,我们不能让这个“活摘”罪行持续在中国发生,我们的医生和医院应该知道这些,并且不参与作恶。

他说:如果你在医疗行业,请让各位知道在中国发生了什么。请告诉他们不能进行任何与活摘器官有关联的中国医疗机构的任何合作。我们澳洲人应该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去抵制参与活摘器官的罪行。我们应该广传这个消息让大家都知道,最起码不要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参与了“活摘”。


图5:华人移民王先生以自身经历表示相信《活摘》所呈现的内容

华人移民王先生看完电影后表示非常气愤,他说:我太气愤了,我觉得中国人的道德良知被中共摧毁到如此可怕的地步。共产党罪大恶极。我看到过媒体报道西班牙国家法庭起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江魔头是中共“活摘”器官的元凶,应该被抓到国际法庭审判。

他建议:澳洲医生不要推荐病人去中国换器官;中国大陆民众看不到今天放的短片,是否可以翻墙放这片子给大陆同胞看,中国人应该管自己的事。

王先生还以自身经历表示他相信《活摘》纪录片所呈现的内容,他说:我很相信今天影片所讲的,中共掩盖事实的手法我都经历过。因为我是在中国毛时期长大的,我于一九七三年离开中国,中共怎么对待它的“阶级敌人”我都经历过,那时叫“黑五类”,现在叫“不合适的人群”。我的亲戚最近回中国又被抓起来了,目前新疆抓得很凶,我的那些维吾尔族朋友都不能联系到家人了。

堪培拉大学讲师:活摘器官是群体灭绝罪


图6:在堪培拉沃道夫酒店放映电影引起与会的澳洲人士震惊

九月十七日晚,在堪培拉沃道夫酒店(The Waldorf Apartment Hotel Canberra)的会议厅播放的纪录片《活摘》引起与会的澳洲主流社会人士震惊,电影放映之后麦塔斯与各界人士互动问答。


图7:尼尔(James Neill)博士

堪培拉一所大学的讲师尼尔(James Neill)博士看完影片后表示非常震惊,尤其是器官移植的数量如此庞大。他说:现在我知道强摘这件事不仅有,而且规模很大,而且是持续性的。我没看多久就明白了,一年十万,这是群体灭绝罪。”


图8:观众在观看《活摘》后,纷纷在制止强摘器官的倡议书上签字

堪培拉居民盖瑞(Gary)看完纪录片后表示:“我们夫妻俩还有几个邻居和他们朋友等,一共来了十几个人,看完纪录片,感觉特别震惊和悲愤。这些证据足以证明正在发生的这一切,很多澳洲人还不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着这样的惨案。但我们的政府在做些什么呢?尽管中共的确控制着贸易等手段,但唯一能曝光这一切的,就是澳洲政府站出来提出质疑或者用我们能利用的方式施加压力,我们必须把这个问题在中共面前摊开。”

一位被中共灌输了许多诬陷法轮功谎言的中国女孩看完电影后,聆听当地法轮功学员轩女士向她讲述亲身修炼体会过程中,对法轮功真相得以深入了解,清除了对法轮功的误解。轩女士赠送她一本讲述活摘器官罪行的英文书,她体会到法轮功学员为何自己花钱制止和购买真相资料赠送给人们的意义,并理解了放映纪录片和举办“真善忍美展”的目的和意义。她也意识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问题的严重性,活动结束的时候,她还不舍得离去,和轩女士交换了电话号码,想了解更多中共的罪行。


图9:七十多位报名观看电影的观众也观看了“真善忍美展”

当天,在电影放映场地隔壁还举办了“真善忍美展”,七十多位观看电影的观众也参观了美展。纪录片所呈现出的关于活摘器官的证据,以及美展所呈现出的静默无声却充满感染力的揭露迫害的画作,都令观众们感到震惊和悲愤。

奥克兰律师:中共破坏国际人权原则

九月二十五日晚,在新西兰奥克兰法学院的阿尔吉演讲厅(Auckland Law Faculty, Algie Lecture Theatre),当地社会各界人士与麦塔斯座谈时,奥克兰公民自由委员会主席威尔逊(Barry Wilson )律师指出:中国缺乏独立的司法机构,没有能力审查行政部门的决策。中国的制度是一个对权力没有限制的,当局可以为所欲为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无论他们的决策有多么愚蠢或傲慢。法律只是一种用来控制和支配人民的工具,从安全评级和社会公正的角度上讲,中国法律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并且中国政府(中共)采取野蛮和蛮横态度,来破坏国际人权原则。


图10:奥克兰公民自由委员会主席威尔逊(Barry Wilson)律师

威尔逊律师还表示:中国政府(中共)还发展专门监控维护人权人士和律师的手段。根据中共法律,警察可以将他们关押在指定的任何地点,并进行住宅监控,拒绝律师访问的请求,拒绝通知被拘留者家属他们的下落,这其实是一种完全无视最基本法律原则的行为。

在谈到中共对海外的渗透以及其它国家对中国人权问题妥协时,威尔逊表示:法轮功学员们在这个历史时期给全世界树立了最好的典范,他们运用媒体及各种方式,坚持不懈地告诉人们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我本人非常支持法轮功。希望大家都来好好了解一下,中共为何镇压法轮功,法轮功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不好的影响,更不会对他们的政权有任何威胁,为什么他们要把法轮功视为敌人?

麦塔斯在访问期间还向澳洲各界提出了十项建议,包括建立一个反强摘器官的机构。该建议书将提交给澳洲国会人权委员会以及澳洲国家健康部门。

他在建议中提到,希望澳洲民众在一份关于制止强摘器官的倡议书上签字,以推动立法机构立法,如果有澳洲人参与不道德器官移植将受到惩罚,澳洲涉及中共强摘器官的厂商和代理中介也将受到惩罚。

麦塔斯呼吁澳洲和新西兰政府禁止涉及强摘器官的人员入境;澳洲和新西兰应立法禁止医疗保险为海外器官移植或去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提供担保;联邦议会和地方议会应该组织人员独立调查中共的强摘器官情况,并持续搜集证据。

麦塔斯还建议新西兰国会通过一项决议,表达对中共器官移植滥用的关注。新西兰政府应呼吁中共配合,对中国的器官移植问题进行独立的外部调查。新西兰需禁止对中国的器官移植专业人员进行培训,以及与他们合作、研究和交流。

澳新州上院通过法案 制止非法人体器官交易

大纪元2018年05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肖婕澳洲悉尼报导)一项制止国际人体器官非法交易的重要法案已在澳洲新州上议院获得通过。这是澳洲首次通过此类法案,其将使澳洲向抵制国际人体器官非法交易迈出第一步。

本月,新州上议院通过了这项由绿党提出的《现代奴役法案修订案》,其中要求新州的公立和私人医疗机构确保其供应链中没有不道德的人体组织和器官交易。

新州绿党议员、绿党司法发言人舒布里杰(David Shoebridge)表示:“这是澳洲的议会采取的第一步措施,以针对令人发指的、国际性的有组织贩卖人体器官的问题。”

他说:“这项法律将确保新州的公立医院或私人医疗机构,与从事不道德人体器官交易的海外机构没有任何商业联系。”

舒布里杰说:“将人体器官非法交易归类为现代奴役罪,反奴役专员将能够监控和掌握新州人体器官移植的可疑交易案例。”

“这将确保人体器官交易不会被卷入供应链,意味着(医疗)企业需要能够证明他们及其国际供应商不会使用来自黑市或走私的人体器官组织。”

这一行动在社会上得到了巨大的政治支持,在这一法律修订的背后有着多年的民众运动,成千上万的澳洲人签名支持政府立法制止人体器官非法交易。

“结束人体器官非法交易的最好办法就是在澳洲增加制裁和提高器官捐赠率”,舒布里杰说:“我们鼓励所有的人都能够参加澳洲人器官捐赠登记(Australian Organ Donor Register)。”

器官捐赠的网址是https://register.donatelife.gov.au/decide

2013年4月24日,舒布里杰首次向新州上议院递交了7.2万份澳洲民众签名的请愿书,要求新州政府立法制止非法器官移植与买卖,停止培训参与非法器官摘取的移植医生。当时共有294,745名民众在请愿书上签名,这是新州历史上递交给议会的签名人数最多的请愿书。

《现代奴役法案修订案》仍须在新州下议院获得通过。

责任编辑:瑞木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