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医院器官移植被查 国际关注活摘器官调查序幕拉开

【大纪元2012年09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 近日,21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召开,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成为热门话题。而世纪大案“薄谷开来案”和“王立军案”,尚未揭开谜底的核心部份都涉及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罪行。

随着外界越来越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中共近年来也开始收紧并调查器官移植医院及抓捕一些器官移植医生,拉开了调查非法活摘器官及移植的序幕。大陆媒体近日接连曝光了与“活摘器官”有关的案件。最近,大陆湖南有两家医院角膜移植技术未经审批,被限期整改并接受调查。

广东最近曝光的首宗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的主刀医生周凯章,也是国际调查机构因其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而成为调查取证的对象。尤其令人值得关注的是,中共媒体报导中称指查2011年10月后的问题,而之前所做的移植不追究。

分析人士认为,中共不追究的那个部份正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最严重时期。

湖南两家医院角膜移植技术被叫停调查

近日,长沙市卫生局通知称,湖南博雅眼科医院、长沙爱尔眼科医院的角膜移植技术未经省卫生厅审定,需立即停止开展角膜移植技术并接受调查处理。经湖南省卫生厅审定后才能进行角膜移植手术。

据《潇湘晨报》报导,长沙市爱尔眼科医院、湖南博雅眼科医院开展的角膜移植技术属第二类临床医疗技术,以上医院角膜移植技术未经省卫生厅审定,被限期整改及接受调查。

湖南博雅眼科医院一名医生表示,现在是暂停角膜移植,这是卫生局下的指示,以前属第三类医疗技术,现在出台新的政策,医院正在走流程向湖南省卫生厅申请,应该长假后会恢复。长沙爱尔眼科医院医生也称,现在正在报批。

据悉,医疗技术分为三类:第二类医疗技术是指安全性、有效性确切,涉及一定伦理问题或者风险较高,卫生行政部门应当加以控制管理的医疗技术;第三类医疗技术是指具有下列情形之一,需要卫生行政部门加以严格控制管理的医疗技术:涉及重大伦理问题,高风险;安全性、有效性尚需经规范的临床试验研究进一步验证,需要使用稀缺资源。还有就是卫生部规定的其他需要特殊管理的医疗技术。

对于湖南两家医院角膜移植技术被叫停,北京史医生分析,有可能医院医疗技术没有达到国家规定的标准,另外医生的技术可能未具备专业资质。

中国媒体报导非法买卖活体器官案

安徽红十字眼角膜库的一位医生说:“我们这边做角膜手术每个月有十例左右,角膜来源很少,但排队的人都很多,一般没有熟人的话会等很久。我们这边排一个月到三个月肯定能做上手术,费用大约2万块以内。”

长沙爱尔眼科医院杨医生说:“我们十一长假有医生值班,现在还可以检查。先来检查,再预约,排队不用排多久,如果匹配,一般一、二个月就可以做。”以上两位医生均称眼角膜源来自志愿捐赠者。

据报导,中国每年有300-500万的眼角膜患者,真正接受治疗的只有4000-5000例。主要是中国人有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等传统观念,捐献眼角膜的志愿者并不多,有时候本人愿意捐献,但是家属并不同意。

官方首次承认35%的移植使用活体器官

日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接受媒体专访,称卫生部统计数字显示,至2009年年底,65%的器官移植是从死亡者遗体中获取,其唯一来源是死囚。另有35%的移植使用活体器官。

财新《新世纪》杂志9月17日报导,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称,中国的器官移植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起步,到现在每年大约有1万人次接受器官移植手术。

2005年7月,黄洁夫首次承认,器官移植手术所需的器官高达95%来自被处决的死刑犯。但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之后官方也多次否认。

直到2009年8月26日的《中国日报》首次公开承认,大部份器官来自死刑犯。死刑犯的器官除了肾脏,还有肝脏、角膜等都会被取出来。

分析认为,随着国际上对中共大范围摘取死刑犯器官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质疑声越来越大,官方所采取的“退一步”的掩盖政策。

陆媒近期接连曝光”活体摘取案“

中国《财经》杂志曝光中国首宗公开的非法买卖活体器官案,9月10日在题为《非法买卖51颗肾脏背后:器官由三甲医院洗白》的文章中,详细披露了一个叫郑伟的肾脏器官中介贩卖器官的黑幕,此文被中国新浪网、法新社等媒体广泛转载,

文中涉及51颗活体肾脏,8颗死刑犯器官,被告包括山东法院工作人员、解放军304医院医生等,他们伪造移植医院所需“死刑犯判决书”、“死刑犯器官捐赠志愿书”、“亲属之间捐赠志愿书”文件,牟取暴利。

被中国政府公开的此活摘器官案件证实了:《大纪元》六年来一直报导的中国存在从军方医院、政法委法院、监狱系统、器官仲介商、黑道帮会密集联手形成的大陆器官产业链的黑幕。

广东首宗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8月31日在东莞开庭。该案的主刀医生周凯章,原是广州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肾移植专科主任,至2007年,已临床肾移植一千多例。而周凯章及其执业的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早在06年6月就因其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列入《关于第二批追查取证对象的公告——追查取证涉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大陆医院》的名单上。

8月4日新华社报导说,大陆公安在打击非法器官买卖过程中,在北京、河北、安徽、山东、河南、陕西等18个省市,共打掉出卖人体器官黑中介团伙2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37名。不过新华社没有报导这些犯罪团伙将多少原本毫无亲属关系的人,如何假冒伪造成具有捐献资格的亲属,从而进行活体器官捐赠。

联合国人权大会关注活摘器官

今年美国国务院公布的2011年度的各国人权报告中,首次明确提到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

8月20日,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被控谋杀英国人海伍德一案宣判死缓。薄谷开来案是重庆前公安局长王立军投奔美国驻成都领馆而引发的系列政治风暴后的世纪大案。

薄谷开来案件核心真相一直被掩盖,谷开来涉及活摘器官、非法在国际贩卖尸体等罪恶。而英国人海伍德卷入其中,并知晓惊人内幕。在海伍德面临国际情报部门及中国中纪委暗中调查时,谷开来和薄熙来杀人灭口。

21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自9月10日至9月28日在日内瓦联合国万国宫召开。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成为21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期间的热门话题,各国及非政府代表还非常关注涉及中共最高层权力交接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的薄熙来案。

这是自2006年自《大纪元时报》首次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惨剧后,联合国人权大会首次在正式会议上公开讨论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和调查等。

几乎所有国家人权代表、国际人权机构代表都表示,这些年通过不同管道已经知道中国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但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今次在国际人权理事会上被首次公开曝光出来深受鼓舞和振奋,也都希望未来能发挥一些作用。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9/28/n3693815.htm

调查线索:供体来源不明的器官移植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

中山大学附属医院移植心脏 供体来源不明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据《南方都市报》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报导,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外科于九月二十九日为终末期心脏病人黎子军实施换心手术,历时七小时完成。报导说,黎子军一个星期时间就等来了供体。但关于供体的来源及供体的个人资料文中没有任何透露,连手术医生、主管医生的姓名等等都没有提及。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外科主任陈希称:“这名患者从某种程度上说是非常幸运的……”。

谁都知道一个人只有一个心脏,没有心脏人就死了。移植心脏,必须是活体,还得配型、配血型、做白细胞抗原、PRA、淋巴毒等等相关检查,找供体是非常难的。而此患者一个星期就“等”来了供体,那么也就是说:邪党的“人体活器官库”还在运作着。

黎子军是广东云浮农民,三十九岁,妻子务农,有一儿一女,还有一个八十岁的老父亲,因为贫困,他生病后,家人都没有办法到医院看他。对于二十五万元的手术费他自己只付了一、二万元,医院为他减免很多……但出院后他必须每天服用抗排斥药物,每月需六千元药费。

中共邪党系统盗摘“死刑犯”器官,国际国内共知。但中共当局认定的“犯人”“死刑犯”却不一定是犯法犯罪之人。即使真是“死刑犯”,邪党的盗摘器官也是一直不敢向国际社会承认的。邪党毒害操纵下的大陆一直有一个贩卖人体器官的地下组织。

二零零六年三月,沈阳苏家屯血栓病医院活体盗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曝光,不断有证人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从事非法器官移植以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经国际社会调查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真是人神共愤。邪党用它惯用的伎俩,一面掩盖事实毁赃灭证,死不认账,一面转入地下,灭绝人性的罪恶仍在进行着。

大量的调查事实证明广州存在一个庞大的器官供应库,除满足广州本地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外,还供应其它地区,而且对外输出器官移植技术,培养医生,指导手术。本文仅摘抄有关中山一院的报导:

据中山一院医生自述:仅仅在二零零四年一月——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两年时间,仅肝移植手术一项就进行了三百六十八例,至少平均每两天做一次同种原位肝移植,数量之大令人瞠目。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二日《广州日报》报导:记者在中山一院手术室目睹了五台肝移植,六台肾移植同时进行的场景……最多的时候该院移植中心一天内进行十九台肾移植,而肝移植的最高记录是一天内六台和一台多器官移植。黎子军的换心手术,正说明了中山一院的这种罪恶还在进行着。

就这例手术而言,中山一院心外科医生杀死了一个活生生的健康人(供体),而就受体黎子军而言,目前换心手术在国内存活二年也仅两例,术后以体力劳动养活五口之家,那是不可能的,等等系列复杂的问题暂且不提,仅仅每月六千元的服用抗排斥药的费用也足以使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最后人财两空,家破人亡。也就是说仅此一例,最少目前和不久杀死了两条人命,毁坏了两个家庭。中山一院心脏外科主任张希称“这名患者从某种程度上说是非常幸运的”。不知他的幸运在那里?“某种程度”指的是什么?

从另一角度讲,中山一院为黎子军做了这么一台最顶尖级的高难手术,不仅免了那么巨大的费用,黎子军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那么也就是说手术没有亲属签字,术中、术后巨大的风险也无亲属承担,试问中山一院为什么愿意承担这么巨大的风险去完成这例手术?

再从另一角度讲,供体来源,从亲情、道义、法律上讲都要问责从古到今“杀人偿命”,谁为这件事情负责。

综上所述,是不是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今天中国大陆在中共邪党假、恶、暴的毒害下,世风日下,一些医生丧尽天良,丧失职业道德。“手术刀”在“专家”、“教授”光鲜的巨名与极端暴利的毒害、驱使下,人心越来越魔变,变成了“刽子手”、“杀人帮凶”。这样的大学能培养出什么样的学生,这样的专家、教授、导师能培养出来什么样的“技术尖子”、“技术骨干”呢?今天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在它需要的时候,随时将向社会扩大。前不久,不是有媒体报导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医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张俊峰和另外两名同院医生与当地一名器官贩子接触,盗取贵州一个三十五岁的流浪汉的全部器官,抛尸水库。也有媒体报导有“专家”在手术时盗取病人的肾脏。可怕的是这些恶性事件曝光后,邪党不是追究惩办凶手,而是责令媒体噤声,不许跟进。

奉劝这些穿着白大衣的“专家”、“教授”放下你“手术屠刀”。天灭中共邪党在即,等待的除了人间的法律制裁,将在地狱的层层灭尽的痛苦中去偿还自己所犯下的罪恶。

中山一院地址:广州市中山二路58号
邮编:510080
电话总机:020-28823388  87755766 87332200
心外科室医生:孙培吾 姚尖平 何东升 陈振光 顾勇 区景松
张希 殷胜利 吴钟凯 王治平 唐白云

调查线索:湖南湘雅附二医院器官何来?

三十七天内得八移植匹配器官

(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左右,中国各媒体报道了湖南省长沙市中南大学湘雅附二医院为一病人“掏空”腹腔,同时换上八个器官的报道。该手术的“专家组”组长齐海智,主刀医生贺志军。

据相关报道称,病人是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前往湘雅附二医院就诊,经多方专家会诊后,作出腹腔多器官联合移植的治疗方案。随后在十二月三十一日,病人接受八大器官移植的手术。各媒体称这是亚洲第二例全腹腔多器官联合移植手术。

湘雅附二医院为该手术成立了“专家组”。“专家组”组长、普外器官移植科的主任齐海智称:“供体来自一名外伤患者,供体的手续都是符合法律规定的。”该手术的主刀医生、普外器官移植科的贺志军称:“由于相关规定,我们不能透露太多供体的信息。”

在医学发达和捐赠意识远远高于中国的欧美国家,移植肝、肾的通常等待期为一年以上。从十一月二十三日病人就诊,到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手术日,仅仅三十七天,湘雅附二医院为病人找到全部匹配的八个器官源:肝脏,脾脏,胃,胰脏,十二指肠,结肠,小肠,阑尾。联想到目前国际上正在就中国国内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非法移植牟取暴利的调查和中共政府对此的抵赖,不禁让人质疑这八个脏器的来源。

二零零六年,海外《大纪元时报》披露了在中国发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随后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著名人权律师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调查组,经过两个月的独立调查和取证,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公开了一份长达四十九页的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

期间,陆续有从中国大陆来到海外的民众指证中国国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摘取器官的事实,证人中包括一名亲自参与活体摘取器官医生的前妻。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联合国要求中共立即组成独立调查团,对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进行调查,并要求对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绳之以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3/-235402.html

陈湘睿被警察打死后疑被盗取器官

中共江泽民集团从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至今一直没有间断,据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消息,已知有三千四百三十二人被迫害致死。下面我们来关注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最新消息。


陈湘睿

湖南消息,零三年三月十一日晚上九点,衡阳市公安局国安支队负责人周着文、雷振中带领一帮警察破门而入将陈湘睿绑架到衡阳市公安局国安支队。经历一夜的吊打刑讯逼供,陈湘睿在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被折磨致死,年仅二十九岁。警察十二日当天劫持了陈湘睿的父母及多名亲人软禁在衡阳静园宾馆。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有九位“法医”对陈湘睿的遗体进行解剖。法医人数如此之多,令家属质疑器官被盗取。负责解剖的其中一位是南华大学医学院一个叫熊平的。

甘肃消息,五月十日,积石山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林生荣、方彦秀、凡生女家搜查,然后把人带走,并向三个人的家属每人勒索现金一千元,林生荣和凡生女至今被关在积石山看守所。另外,三月十二日,在定西市安定区南川公路上,公安人员安小宁绑架正在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岳永珍、仁风琴夫妇。次日,法轮功学员祁庆生被绑架,同时家中计算机、打印机等物品被带走。至今三人仍被关押在陇西县看守所。

吉林消息,延吉市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机构、公安局国保警察相互勾结,办洗脑班,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强制逼迫放弃信仰。近期,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延吉市李昌华、李昌立、刘华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延吉警察绑架。此前已经有五、六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在洗脑班。延吉市杨丽娟一家被中共当局迫害得家破人亡,当地一些法轮功学员主动去照顾杨丽娟家年幼的孩子,然而,延吉中共警察此次抓捕的主要对像就是那些主动帮助杨丽娟一家的法轮功学员。

您现在正在收听的是明慧简讯,下面请您继续收听。

湖南消息,五月十三日,以舜陵镇政法委书记罗双才为首,带领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机构办公室主任乐永贞和唐德鑫、周耀明及国保队的黄雄鹰、徐克光、蒋朝佑、欧利亚、韦友保、王江、欧阳国胜等十几人闯进欧易成的家,抢劫私人财物达一板车,同时将欧易成绑架至县看守所关押至今。当天下午,“六一零”的周耀明及国保队的蒋朝佑一伙八人又到陈小玲家及王春兰、唐富志家进行恐吓、骚扰。

湖北消息,五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王小梅被绑架,随后国安抄走了计算机主机,打印机,所有法轮功书籍及光盘等。嘉鱼县政法书委记兼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机构主任陈名保要将王小梅送省洗脑班。另外,五月三十一日,多名法轮功学员去湖北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到场了解彭燕的大哥彭亮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开庭情况,然而到中午他们失去联系。据悉,他们可能已经被软禁在杨园洗脑班。

河北消息,五月十八日被绑架的蔚县法轮功学员蔡金枝和肖堂仍没有被释放,二人目前仍被关押在张家口戒毒所,参与迫害二人的组织有蔚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机构、国保大队、代王城镇派出所和代王城镇政府及马家寨村干部。

听众朋友,您刚才收听的是希望之声明慧简讯,是由净慧为您报导的。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949/190159-1.asp

调查线索:器官来源可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自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灭迹”这一灭绝人性的恶行被曝光之后,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于2006年4月4日发起成立“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并广泛向社会收集调查线索,以下是近日获悉的部份线索。希望善良的知情人继续帮助我们将发生在中国大陆各地劳教所、监狱、医院相互勾结残害法轮功学员的内幕揭露出来,制止迫害。

调查线索:广州中山医大第一附属医院一周内找到肝源作移植

我一个朋友是外企的一名高管,在二零一零年的正月初八即二月十日确诊为肝癌晚期,二月十五日左右,仅仅不到一周的时间,医院就通知他找到肝源可以做换肝手术了。据他本人说,当时和他一起做器官移植的有七、八个人,其中有四个是换肝,其他几个人是做肾移植的,医生告诉他们说是一批犯人捐献的器官。

一位曾经在湖北沙市市医院工作过的护士说,在二零零五年前后他们医院经常是八个手术室,有七个手术室同时做器官移植手术,人们都在怀疑器官的来源。因为大陆消息的封锁,很少人把这些器官与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联系在一起。

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有嫌疑参与了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

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位于广州市越秀区中山二路。

调查线索:郑州《大河报》自相矛盾,器官来源可疑

2011年3月4日,河南郑州《大河报》上报道:“去年(2010年)河南共做了400多例肾移植”,而同一期报纸报道:2010年自愿捐献者只有4人,那么,2010年河南所做的400多例的肾移植器官何来呢?

刊登在《大河报》上的两篇文章分别是:《器官移植:要命等待的背后(上)——登记捐献何以沦为“竹篮打水”》及《器官移植:要命等待的背后(下)——病情为何丧失了话语权》。

  
河南郑州《大河报》报道原文

文章中说:2010年,“河南成功捐献器官者有4人”。文章还说“临床所用器官主要来自死刑犯自愿捐献”等等。然而,中国人观念中历来有反对“死无完尸”的说法,而且,又有多少死刑犯的器官供河南一省使用呢?死刑犯的说法纯属障眼法。

文章结尾中说:“记者从河南省卫生厅获悉,器官移植手术一律处在省卫生厅的严密监管之下,器官买卖以及游走于法律和现实间的灰色交易在河南医学界并不存在。”

众多的事实证明,中国的法律本身就是“灰色地带”,就以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劳教、判甚至十年以上重刑为例,哪个是经过合法法律程序和依法办案的呢?至今没有一例是合法的。所以,中共及其属下(包括省卫生厅)就是肆意杀人、关押、违反法律的人。

上两文中报导列举实例本身自相矛盾,难以自圆其说,实则为麻痹毒害民众,掩盖在国际上曝光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非法销售移植这一罪行。

调查线索:发生在我身边的肾移植

一九九九年的时候,我的亲戚检查出得了慢性肾衰竭。二零零一年,恶化为尿毒症,必须做肾移植手术。当时是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医三院)做的手术。北医三院也是在二零零一年才有了肾移植科。

我的亲戚住院期间,一直是我陪床的。他从配型到做手术,只等了七天的时间。他的一个病友与他同一天配型,比他晚一天做手术。这个人手术做到一半的时候,医生发现肾源不好,就把他的腹腔暂时缝合了。第二天,又拿过来一个肾源,他的这个病友才完成了手术。

据说,这些肾源都是从沈阳拿过来的。

在我的亲戚住院的这二十几天中,他的主治医生也到过内蒙、山西去做肾移植手术。

我的亲戚的另一个病友在二零一零年上半年发现移植的肾衰竭了,只是现在等肾源没有二零零一年时那么快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等到。

调查线索:湖南株洲恶警骗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未遂

二零零八年三月,湖南株洲市井龙派出所绑架了一名在外讲真相的年轻的女法轮功学员。他们在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包里发现了一些法轮功的真相资料,恶警把这位法轮功学员铐在窗户上,一直铐到第二天傍晚。

在这期间,恶警企图查找资料来源,未得到任何结果。一个警察把这位法轮功学员放下来,骗说有人有生命危险,需要器官,问她愿不愿意救这个人。当时便被这位法轮功学员识破诡计,予以拒绝。

当晚,三四名恶警用五马分尸的酷刑对这位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她没有屈服。第二天清晨,这位法轮功学员从派出所走脱。

中共迫害法轮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后杀人灭口的恶行令世人震惊,其残忍程度令人发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7/240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