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独家】武汉同济医院文件曝活摘罪恶

中共迫害法轮功内幕 系列独家报导之十一


大纪元最近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文件揭示该医院惊人的移植量。同济医院移植所需的大量器官来自哪里呢?(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提供)

大纪元2020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章洪报导)中共肺炎(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首先在武汉爆发,随后蔓延全球,使武汉成为世界的焦点。大纪元近期获得武汉医院内部文件,显示武汉一直高度涉入中共的活摘器官罪恶。

武汉不但是中共肺炎疫情发源地,同时也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发源地。2015年中共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在武汉召开的中国器官移植大会上称,“没有湖北、没有武汉,就没有中国的器官移植。”位于武汉的同济医院在中国器官移植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其肾移植数量是中国第一,肝移植数量是中国第五,心脏移植数量是中国第三。

大纪元最近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文件,曝光了该医院惊人的移植量,并衍生出一个疑问——同济医院移植所需的大量器官,来自哪里?

同济医院移植量惊人 可预约“按需移植”

《湖北日报》2019年4月10日报导说,武汉地区的心脏和肾脏移植量在中国领先。其中同济医院平均每天至少有一台移植手术。据同济医院的官网介绍,到目前为止,同济医院累计实施肾脏移植超过6000例,肝脏移植近两千例,心脏移植二百余例,胰肾联合移植近二百例。


图1:大纪元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资料:同济医院DCD(心死亡器官捐献)移植连年为大陆第一。(大纪元)

大纪元获得的内部文件(图1)显示,同济医院DCD(心死亡器官捐献)肾移植例数在2015年、2016年、2017年连续3年全国第一。

大纪元获得同济医院的另一个内部文件(图2)显示,同济医院的肾移植数量惊人,在2016年成为中国首家肾移植例数突破6000例的移植中心。

其中,2015年、2016年、2017年的肾移植量暴增。2015年肾移植数量接近350例,比前一年增加约100例。2016年肾移植数量达到一个高峰,约460例。


图2:大纪元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资料:全国首家肾移植例数突破6000例的移植中心。(大纪元)

同济医院还为器官移植设置了网上预约挂号,显示其有充足的器官供给。

更不可思议的是,“追查国际”组织证实了,同济医院还可以“按需移植”。

2019年12月25日,同济医院肝移植主任魏来教授回应“追查国际”的暗访调查电话时表示,肝移植至少需要六十万元人民币,“所有的问题当面来具体说”。

同济医院移植器官从何而来

同济医院大量移植所需的器官从何而来?

同济医院的内部文件(图2)显示,同济医院的肾脏移植有三类器官来源,其中最主要的是传统来源和捐献。传统来源按中共官方的公开报导,是来自死刑犯。

2006年3月9日和17日,两名证人先后通过《大纪元时报》曝光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秘密集中营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自此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在国际社会被曝光。国际社会也一直要求中共公开移植器官来源。

在国际社会压力下,2014年中共公开承认用死刑犯的器官做移植,2015年中共宣称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来源的唯一合法途径。


2014年3月11日,黄洁夫在港媒上透露,没有公民捐献出来,你怎么藏也藏不住。(网页截图)

不过,根据中共公开的数据,无论是死刑犯、还是所谓的器官自愿捐献,都填不满同济医院完成的巨大移植手术量。

2015年中共宣布停用死刑犯器官后,武汉仍是移植大户。同济医院内部文件(图3)显示,2014年,DCD肾移植154例,DCD肝移植73例;2015年,DCD肾移植291例,DCD肝移植101例;2016年,DCD肾移植356例,DCD肝移植111例。


图3:大纪元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资料:同济医院7年DCD(心死亡)移植例数。(大纪元)

然而,无论是湖北武汉、还是全国,器官自愿捐献(遗体捐献)的数量极其有限。

据《湖北日报》2019年4月10日报导,武汉市每年需要1600具遗体,其中仅同济医院就需要500具,而武汉市每年遗体捐献总共才300具,缺口巨大。中共卫健委显示,2015、2016年全国器官捐献也分别只有2766、4080例。


武汉市每年需要1600具遗体,而武汉市每年遗体捐献总共才300具,缺口巨大。(网页截图)

也就是说,中共公开的资讯就已经证明,包括同济医院在内的中国器官移植行业,所使用的器官绝大多数都不可能是合法的自愿捐献。例如法新社2015年3月曾报导,国际医学界人士质疑并警告,死刑犯的身体部位可能仅仅被重新归类为“捐献”而继续使用。

外界质疑,在同济医院的器官来源中,有多少人被贴上“自愿捐献”的标签而遭杀戮?又有多少“假亲属”移植?

同济医院医生参与活摘器官

“追查国际”负责人汪志远早前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我们的调查中,同济医院的医生护士就明确地承认他们用法轮功学员器官,我们有录音证据证明。”

2006年,“追查国际”曾打电话向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询问能否搞到法轮功学员的供体,对方回复说:“没问题,请来医院面谈。”

2015年10月12日“追查国际”调查员对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院心胸外科二病区宫医生进行了电话调查。宫医生承认用过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到监狱、到劳教所取器官,“我们有一个专门的,我们科魏主任,有一个专门的搞这个,以朱教授为首的,知道吧。这都是朱教授在负责。”

宫医生还披露,心脏移植移植有时候一个星期做5台手术,甚至一晚上做2台。

调查录音: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院心胸外科二病区宫医生

2017年6月7日武汉同济医院移植科毛医生在回应调查电话时说,“上一年做了一百多例肝移植,四五百肾移植。我们肾移植数量上全国第一。等待时间大概也得要个把月。供体具体其它的方面,我们不了解,这个信息也是保密的。”

在同济医院所在地武汉不断曝出警察“摘你器官”的恐吓。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张苏遭警察威胁道:“公检法是一家,都归政法委管,打死你就像拍死一个苍蝇,明天拉出去枪毙也没有人知道,割下你的器官说你自杀,谁知道?”

据明慧网2019年5月27日报导,2018年12月26日,在武汉洪山区中北路姚家岭站东湖熙园物业,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张波等六人被数十名公安和特警绑架到余家头派出所。六人被非法审问后,又被迫做体检,除抽走几百毫升血外,还检查了他们的肝、肾、心、肺等功能,甚至做了眼科检查,检查眼角膜。被绑架的学员都是年轻男性,他们通常被视为“优质供体”。

中共对“活摘器官”一直讳莫如深。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给全国各地的政法委系统下达“打死法轮功学员算自杀”的命令之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急剧上升。

2016年6月,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调查报告。报告基于对中国数百家移植医院的调查,发现中国移植行业可以“按需移植”,而且,数百家被调查的中国器官移植机构中,仅几家医院每年完成的移植手术量就超过了中共官方所说的每年1万-1.5万例;过去十年来,器官移植数量惊人,器官最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点阅“中共迫害法轮功内幕”系列独家报导,
欢迎读者爆料:editor@epochtimes.com

责任编辑:何坚

调查线索:武汉市协和医院仍然进行活体肾移植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

调查线索:吉大一院打着器官捐献的幌子 一天进行多项器官移植
调查线索:沈阳463医院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调查线索: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调查线索:武汉市协和医院仍然进行活体肾移植

调查线索:鞍钢集团总医院、鞍山市中心医院、铁西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调查线索:一起可疑的心脏移植手术

调查线索:一位前军人在太原武警医院见证活摘器官

调查线索:吉大一院打着器官捐献的幌子 一天进行多项器官移植

吉大一院副院长吕国悦,主导器官移植。2016年8月,吉大一院官网报道:

2016年8月8日,一男患者在吉大一院完成了肝移植手术,而肝源供体只等待了短短几天。

2016年7月12日,吉大一院在24小时内完成了16台器官移植手术,包括:3例肝移植,其中包括一例二次肝移植,8例肾移植,2例角膜移植。

对于肝移植,吉大一院官网报道称:“能够保证三个病人同一天取得供体,并顺利完成肝移植,标志着我院肝移植水平达到新的高度。”

其中一位报道题为《肝移植火红的七月》,一篇题为《肝胆胰外一科24小时攻坚3例肝移植成功》,但是,报道均打着器官捐献的幌子,但并未仔细说明移植中的肝、肾、眼角膜的来源问题。

调查线索:沈阳463医院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二零零三年,在沈阳463医院换肾的患者家属回忆患者换肾经历。据患者家属回忆,患者(老人)二零零三年得了肾坏死,经由当地医院(通化市中心医院)做透析的一个医生介绍,到沈阳463医院做的肾移植手术。

当时他们租住在463医院的医生买的房子里等待肾源,住所离医院近,费用比住院划算,也是该院医生推荐,当时有很多等待器官的人都是这样住的,这也是当时医院内部人员的一个产业链。

没等多久,这个患者就等到了。患者做手术的当天,有四个患者(都是男的)都是做的肾移植手术。据说,有两个人没有成功,但是医生说,还有肾源。

当时给该患者手术的医生是一个刚留学回来的研究生,好像是医院重点培养的目标。可惜患者家属只记得他是朝鲜族人,其余的信息就都不记得了。

沈阳463医院(全名:沈阳解放军463医院),百度“沈阳463医院肾移植”可见,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沈阳463医院百度贴吧仍有人询问“这里的肾移植怎么样啊”,还可见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baidu.51nanke.net显示的“举行全国肝、肾移植影像学技术学习班…沈阳463医院…”的“院内新闻”下的标题,在huizhi123.com(慧知网)下有关于沈阳463医院泌尿外科的详细介绍,其中提到:

“463医院泌尿外科于2000年被批准为军区泌尿外科研究中心,是辽宁省泌尿外科,器官移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单位……肾脏移植技术在东北地区属于领先地位。已完成肾移植手术1200多例……2005年,开展省内首例亲属活体肾移植,至今已完成80多例,是卫生部批准的肾脏移植准入单位。”

泌尿外科军医博导团,包括郭宏欣(肾移植)、杨乃民、王柏华、富侠、杨敬进、石歧兴、刘冬烨、姜泰茂等医生。

调查线索: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简称青大附院,地处青岛市江苏路。器官移植中心在住院二部的三楼,这里有十四个病房,约二十七个床位,大多是肝移植。床位空位很少,几乎每天或隔一、两天就有手术。来住院的人等肝源的时间一般是一周左右,一个手术下来的费用基本是一百万元。

这个器官移植中心成立大约两年了,现在有一个副院长在这里当主任,据说是从北京武警总院调来的,还有两个主任是从天津等地调来的,下面还有主任和大夫。

从北京调来的挂牌副院长的主任名字:臧运金
主任:郭源、范宁、张斌、李志强
主治大夫:关鸽、辛洋、赵扬、王新、孙延东、
值班电话:15821958979

调查线索:武汉市协和医院仍然进行活体肾移植

二零一七年一月初,笔者了解到,一位已“三退”的老人,提到自己亲属在二零一六年九月份,在武汉市协和医院做了肾脏移植手术,大约花费人民币四十~五十万元,医院方未透露供体的具体信息,只说是“死囚”,年龄约三十来岁,并强调供体身体非常好、非常健康,肾源非常好。目前患者已经出院,但并未见好转。

所以,武汉市协和医院有可能仍在持续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调查线索:鞍钢集团总医院、鞍山市中心医院、铁西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1999年7月20日,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以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江泽民集团按照“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迫害法轮功中,一种非常重要但被极力掩盖的迫害手段就是允许大规模谋杀法轮功学员以强行摘取器官和做器官贸易,通过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来牟取暴利。

二零零一年,卫生部颁布了辽宁省可以进行器官移植的五家医院,鞍钢集团总医院即名列其中,然而事实是鞍钢集团总医院、鞍山市中心医院、铁西医院,长期以来一直进行器官移植,其中包括肾移植、肝脏移植、心移植等等,移植数量无法统计,数目惊人。其中尤其鞍钢集团总医院,以迟树平为“骨干”的医疗团队,发表多篇器官移植的学术论文,其中一篇,就建立在八十例器官移植基础上。

一、鞍钢集团总医院

鞍钢集团总医院是三等甲级医院。泌尿外科是鞍山市开展肾脏移植手术最早、例数最多的专科。

迟树平,鞍钢集团总医院北京大学吴阶平泌尿外科鞍山中心主任,主任医师,一九九零年毕业于大连医科大学临床医疗专业,在泌尿外科临床十八年。一九九九年,到上海长征医院泌尿外科及肾移植中心学习,二零零一年,开始肾脏移植手术,到二零一二年,在省内外,对尿毒症患者施行肾脏移植手术二百七十余例。

刘新,泌尿外科主任,做肾移植。

其他参与医生郑玉刚,李文碧,王云峰,江海燕,徐显华,王虹。李静((以上九名已确认参与器官移植)

地址: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健身街3号。
联系电话:0412-2227043 邮编:114001

二、鞍山铁西医院

钟鸿烈 ,硕士研究生,主任医师,中华医学会鞍山市泌尿外科分会主任委员,现任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鞍山医院医疗副院长。做肾移植。

其他参与的医生李永刚,泌尿外科,
其他医生:陈余粮、刘威、潘斌、陈东、陈静、赵旭(以上六人不能确认参与器官移植)

铁西医院地址:鞍山市铁西区人民路民主街166号
电 话:0412-8813788(医务科),0412-8814448(院办公室),0412-6707222(总机)

三、鞍山市中心医院

徐忠 ,泌尿外科主任医师

其他泌尿外科的医生:孙孟仁 ,朱晓东 (以上三名不能确认参与器官移植)

联系方式:电话号码:0412-5535948 5930000
地址:鞍山市铁东区南中华路77号 邮政编码:114001。

在器官移植的高峰期,时任鞍山市市长的是谷春立,政法委书记是赵乃金。据知情人提供消息,鞍山医院进行器官移植的活体器官移植库曾设在汤岗子疗养院对面的65751部队。

我们希望知道内情的善良世人提供更多消息,公布更多内幕。

调查线索:一起可疑的心脏移植手术

长江商报网2016年6月报导了一起心脏移植手术。2016年6月19日早上,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医生王国华,从十堰携带活体“捐献”器官(心脏),乘坐十堰发往汉口的D5222次列车,前往武汉,为患者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文中声称“捐献器官”,在目前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仍实施器官活摘的背景下,请有条件的正义人士关注一下这起手术的器官来源。

附:
原报道标题:动车因大雨被堵路上 绿色通道助待移植心脏及时送达
网址:http://www.changjiangtimes.com/2016/06/537396.html


网络截图

另,2016年9月,一消息来源称,湖北省十堰东风公司总医院,目前仍然在做肾移植的手术。由于消息封闭,器官来源不详。

调查线索:一位前军人在太原武警医院见证活摘器官

2016年9月15日晚10时多,我(一位法轮功学员)和一位法轮功学员遇到一外地年轻人,和他讲真相劝三退,他明白真相了,主动告诉我们,他叫某某某,今年37岁,在武警部队呆了8年,这次是和朋友接一个工程项目的。他主动要真相资料,他三退了。

我讲到中共邪党各大医院都做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我们国家有的高官落马都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有关。他说他在部队时,在太原武警医院值班,亲眼看到了活摘“死囚”器官,每活摘一个,还发一百元补助费。

我说,那根本不是“死囚器官”,哪有那么多死囚呢?那都是修炼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中共邪党十七年迫害法轮功,迫害死了无数人,国际上有调查活摘法轮功的人士,迫害事实清清楚楚,有联系器官的电话录音等等,劝他一定要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实一一都揭露出来,摆放自己的位置,选择美好未来。

他惊醒了,嗯了一声,打断我的话,靠近我,吐出了真言:“共产党没有人性!!!共产党没有人性!!!我走了,下次有缘再相见。”他就飞快走了。

东风公司总医院一日十例肾移植 器官来源引质疑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湖北省十堰市不过是一个新发展起来的四线城市,辖区内的东风公司总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一天内能做十例肾移植,供体从哪里来?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十堰晚报》以“器官移植、十堰名片”为题,大篇幅报道了东风公司总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发展轨迹,报道披露出东风总医院在二零零零年一天内完成十例肾移植、三例角膜移植、一例甲状旁腺移植的惊人事实,并称这显示出东风总医院的整体实力,标志着器官移植成为东风总医院的一种常规手术,已成为十堰医疗行业的一张名片。

2016-7-23-shiyaneveningnews
《十堰晚报》报道截图

该报道也同时透露出从一九七九年至今,东风总医院先后完成各种器官移植手术八百多例,二零一三年成功开展DCD以来,完成八十一例DCD肾移植、四例亲属肾移植、一例DCD肝移植。因为器官移植供体来源日趋紧张,逐渐成为影响器官移植事业发展的“瓶颈”,但却羞答答的不说日趋紧张的原因是全世界都在声讨中共毫无人性的活摘器官的事实,二零一三年以后以捐献作幌子不敢明目张胆的活摘,所以器官来源少之又少了。该文还明确指出医院由于供体有限而无奈搁置的术式现又被从新开启。

从文中可以看出,大规模的人体器官移植始于二零零零年,二零一二年开始受到约束,而现阶段又有重开之意。希望国际社会予以高度重视,切实阻止中共继续作恶。

调查线索:大陆多个黑狱对法轮功学员抽血化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

调查线索: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可疑检查身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这段时间,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七大队女队,在这期间,我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曾几次被带到院内的一间空房内检查身体,来参加检查的有平安台劳教医院的院长。我被检查出心速过快,但没有给予任何治疗,还被其中一女的恶声恶气的骂了一顿。当时我就觉得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及其凶残的,他们更不会对法轮功学员身体健康关心的,那些吸毒卖淫的犯人都被指使着随便打骂看管法轮功学员,可是检查身体却不给犯人检查,单给法轮功学员检查。

现在看来,那些检查都是为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人体库做准备的。

还有一次,一个包夹我的犯人对我说:不悔过的法轮功学员会被送到一个山洞里害死。她说的山洞很可能是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场所。

调查线索:我在武汉洪山监狱被抽血化验的经历

二零零六年夏天,我(法轮功学员)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集体被邪党人员非法送到武汉洪山监狱分配站。一到那里,就被集体“体检”,“抽血化验”和胸透。抽血时,是用大注射器抽血,放在大玻璃管里,上面贴有标签,有个人的详细信息;旁边有一间房子,全都是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男女都有。

现在想来他们有可能在查找可用的活体移植供体。

调查线索:天津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抽血

最近看了关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个视频,里面有调查问话录音,让我(法轮功学员)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曾经在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在改称天津滨海监狱)五监区遭受迫害。在这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三、四十人。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们干完活(奴工迫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召集到院子里。有一辆大巴车停在院子当中。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要求脱去上衣,先是被要求做一个透视类的检查,然后又被强制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面前,从胳膊上抽出一针管血。当时我心里猜想:邪党这是在无偿的采集血液呢!哪里知道还有更加令人恐怖的事情?!有些刑事犯人议论:说是担心有肺结核,所以给法轮功特殊照顾,做一个体检。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姓名暂时不便公开)见到从人体抽出血液,马上“吓得”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现在想起来这件事,真的让人不寒而栗:原来它们是在调查我们哪个人的器官和等待的人匹配啊!

调查线索:广东省梅州监狱大量抽法轮功学员的血液

我是一名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梅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梅州监狱曾经对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专门进行过所谓的体检,其中有大量的抽血化验,可能就是在建活体摘取器官的档案,事情大概情况如下:记得有一次是二零零六年期间,邪党正在全面实施对里面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威胁我们一定要接受体检,主要是抽血,大约有100cc,用一个小的帆布一样的密封袋子装,当时觉得奇怪,体检要抽这么多血?听说就是炼法轮功的人才抽,其他刑事犯没有进行这样的体检,现在就明白了,是为了建立准备摘取器官的档案,当时邪恶的头头曾经暗示,对顽固的可以设计暗杀掉。地点是在梅州监狱后勤监区三楼会议厅,外面公开的编号是1102分监区。

调查线索: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医院蹊跷的身体检查 不告知结果

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零年,甘某某,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医院监区院长,男,五十多岁,中等身材,头较大,方脸,两次给法轮功学员潘绪军测量心电图,未告诉检查结果。潘绪军恢复进食后,甘某某在医院监区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宿迁市医院,由五监区副教导员孔叔伟、警察张元盛带着给潘绪军测量心电图等,也未告诉检查结果。

在监狱医院(不是医院监区)检查肝功能一次,也未告诉检查结果。

在医院监区的前院许多犯人和潘绪军被强行抽血,未告诉检查结果。

这些检查全部发生在潘绪军绝食反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之时,而且检查结果都未告知被检查者潘绪军。

二零零五年前后,法轮功学员潘绪军和洪泽湖监狱二分监区犯人被抽血,未告诉检查结果。

法轮功修炼能使人祛病健身、身体健康,监狱相关人员明知这一点,却用各种酷刑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甚至迫害致残、致死。另一方面,又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信息很关心,似乎很矛盾。但是,想到中共这些年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不由得使人联想:采集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方面的信息,以备摘卖人体器官之需。

调查线索:中国上海市中山医院近期一器官移植手术

患者姓名:仲雷,男,四十一岁  住院号:817137 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日,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不明。
主刀医生:王春生,杨守国,张红强
医院地址:上海市枫林路一百八十号
医院电话:021—64041990

血债派入常挫败 俞正声治鄂活摘器官猖獗

【新唐人2012年8月20日讯】(新唐人记者李元翰报导)薄谷开来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案8月20日在安徽合肥判处谷死缓,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倒卖尸体的黑幕持续曝光。随着北戴河会议结束,外界分析,胡锦涛借薄谷开来案庭审震慑江泽民派系和高层各派系,已定盘由胡主导的十八大人事布局,江系血债派代表人物俞正声、张高丽、张德江〝入常〞遭到挫败。

目前11名年龄尚未到限的政治局委员和常委,是十八大常委的竞争人选,其中除了薄熙来外,最受江泽民力挺的就是俞正声、张高丽、张德江,这三人不仅牵涉一系列江系贪腐大案,更为重要的是,这三人身负迫害法轮功的深重血债,因而成为江系血债派代表人物。

在2001年至2007年迫害法轮功高峰期间,俞正声、张高丽分别主政湖北、山东,张德江2002年起主政广东,他们长期追随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劳教、遭酷刑迫害致死,使湖北、山东、广东成为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猖獗。〝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分别发出对俞正声、张高丽、张德江等人的追查通告。2005年,张德江已在海外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起诉。

资深媒体人王宇心分析,江泽民力挺江系血债派俞正声、张高丽、张德江〝入常〞的目地,就是为了十八大继续让江派占常委会优势,延续迫害法轮功政策。而胡锦涛十八大恢复7常委制的目地,则是为了让团派占优势,剔除贪腐江派代表人物,俞正声、张高丽、张德江成为首要剔除对象,剩下的7位就是〝入常〞人选:习近平、李克强、汪洋、刘延东、王岐山、李源潮和刘云山。在此胡团派以4:3占优势的布局下,江迫害政策将面临重审。

江泽民1999年发动镇压法轮功后,时任建设部部长的俞正声在全国建设工作会议上,部署2000年工作指示与法轮功斗争。俞正声2001年调任湖北省委书记,他在2002年全省第八次党代会作报告中强调:〝继续深入开展同法轮功斗争,打击‘顽固分子’,加大转化工作力度。〞2002年初,俞正声亲自参观了湖北省610办公室委托举办的反法轮功展览。2005年,俞正声带领省领导包括省高级法院院长、省检察院检察长等集体观看反法轮功系列影片。

据不完全统计,在俞正声主政湖北期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高达200多名以上。〝追查国际〞2004年对省委书记俞正声、省长罗清泉等人发出追查通告指出,湖北省是全国法轮功遭受迫害最为严重的省份之一。通告列举了部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其中包括黄冈市麻城学员何行踪,2001年12月他张贴真相传单时被警察们活活打死,下身睾丸被捏破。

〝追查国际〞2005年对省委书记俞正声等人作出的调查报告指出,湖北省镇压法轮功主要是由湖北省委、省政府领导的、并发布指示,由公安厅、610办公室、司法厅等具体安排,仅在司法厅管理下之沙洋范家台监狱、沙洋劳教所、汉阳琴断口监狱、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何湾劳教所、武汉市女子监狱、杨园〝洗脑班〞、狮子山戒毒劳教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等迫害场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均遭受了严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迫害。

报告指出,2004年6月28日,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从省城调集公安,伙同红安县〝610〞,大面积对当地法轮功学员抄家和抓捕。《明慧网》消息,这次抓捕是因为一名记者到红安县看见到处喷刷着〝法轮大法好〞、〝全球公审江泽民〞、〝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等真象标语,向省委报告。仅黄冈市红安县、黄梅县这次抓捕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红安县卷烟厂职工熊桂梅、红安二中教师杨才银、黄梅县学员费银山、红安县学员李长荣老伴王字花等人。

由湖北省委宣传部主管、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主办的《新闻前哨》杂志证实:该杂志记者到红安、黄梅城乡暗访,写作了《红安、黄梅城乡法轮功活动内参》连同12幅资料照片,报送俞正声书记。俞书记当天作出重要批示,省市有关部门迅速组织力量抓捕了部分法轮功参与者。

《明慧网》消息,2005年〝十一〞前后,湖北省警察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闯到学员家中威胁并抢走法轮功书籍等,此事与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有直接关系。2006年,俞正声在湖北省委妇女工作会议上讲话,继续强调与法轮功斗争。


《活摘器官的罪恶》,董锡强,油画,54×54英寸,2007年。

位于沈阳苏家屯的辽宁省血栓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2006年曝光后,〝追查国际〞陆续公布关于中国大陆各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其中包括2006年对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的电话调查录音,这几个医院都表示能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2006年3月30日对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的电话调查录音中,调查员问道:〝你们大量做肾移植是做了几年开始的?〞医方答道:〝我们是最早的,…我们医院是数量做的最多的一个医院,我们科在湖北地区做的是最多的,供体多,就做的非常多。〞调查员问道:〝那个炼法轮功的这样的犯人活体能够有保证足够吗?〞医方答道:〝对呀,可以呀,你到时候可以直接过来再具体谈。〞

2006年4月2日对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电话调查录音中,调查员问道:〝你们这边法轮功犯人的肾源怎么样?〞医方答道:〝应该说应该还可以,要不您问一下广州军区总医院,就是武汉总院,我们相互之间也会调剂的,…我们相对来说法轮功这边的还少一些。〞

2006年4月12日对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的电话调查录音中,调查员问道:〝你们这边有没有可能有几个法轮功这样的犯人的肾源?〞医方答道:〝管他法不法轮功!…法轮功该用就用呗,是不是!〞

2001年至2007年正是俞正声在任湖北省委书记时期,他还于2004年当选为湖北省军区第一书记,湖北省军区是广州军区所辖的一个省级军区。对湖北、武汉地方和军队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作为湖北省一把手的俞正声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罪责。

《明慧网》消息,湖北黄石法轮功学员宋万学2001年在黄石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遗体惨状惊人,尤其是胸腔内器官全空。当时伙同杀人者说:内脏(心、肝、肾)已被法医解剖鉴定时摘取送往武汉检验去了。宋万学的家属强烈质疑,宋万学有可能是被活摘器官致死。当警察听说家属要请法医、要上告时,他们十分惶恐,对家属进行威胁恐吓,并焚尸灭迹。

《明慧网》消息,2002年在湖北武汉市女子监狱,有一次全监狱近百名大法学员分批被强拉去检查身体,结果给每人抽血化验,过后一个抽血的讲:〝法轮功的血都好。〞武汉市女子监狱是湖北迫害法轮功的黑窝之一,俞正声主政湖北期间在此监狱被迫害致死的学员就有宋玉莲、许光临、苏克珍等人,刘伟珊、龚月明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据不完全统计,被判刑、关押在此监狱遭残酷迫害的学员有157名。

《明慧网》消息,武汉市法院工作人员透露:在2006年农历新年前后,110接报警:在汉口某桥洞下,发现用麻袋装的12具青少年尸体,内脏全部掏空。武钢医院某医生透露:他的病人中有一个是在武汉陆军总医院换的肾,一周匹配成功,花了60000元,〝那个医院换肾的多得很,我在住院期就有一、二十个换肾的。〞武汉同济医院某外科医生谈到苏家屯的黑幕说:〝这是公开的秘密,我们用的器官都是法院送来的。〞

香港《苹果日报》2011年11月30日报导说,武汉作为华中重镇,据称也是中国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最有名的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该院是内地最早也是最权威开展活体肾移植的医院之一,每年进行肾移植手术数以千计;院方网站自称,拥有全国最大活体肾移植受体群。内地网民引述大学的辅导员透露,武汉最近已发生53宗绑架割肾事件,至少有50人死亡,受害者多是在校大学生。

武汉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是中共卫生部的器官移植重点实验室,该医院仅2005年2月份所施行的肾脏移植手术就达1000例以上。医生还上电视节目宣传器官移植,医生亲属表示,供体量很多,曝光前,天天加班加点做移植手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后,该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陈忠华2006年在美国被控告〝酷刑罪〞。


对湖北、武汉地方和军队医院活摘器官,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罪责。(网络图片)

俞正声2007年10月调任主政上海后继续镇压法轮功。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在市政法工作会议上讲话强调增强忧患意识,坚持〝严打〞方针不动摇。随后,上海〝610〞、公安依照上面的意思,在上海各区县街道层层下达召开了系列秘密会议,借奥运的名义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上海是全国抓人最多的地方之一。

2010年4月,俞正声在上海世博安保社会面防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把安保问题解决在基层和萌芽状态。同时,〝610〞办公室编印《防范法轮功干扰破坏上海世博会宣讲提纲》,上海非法抓捕了很多法轮功学员,至少一百多名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或劫持到洗脑班。

2010年11月,〝追查国际〞发出上海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石金华的责任人的通告,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政法委书记江泽民侄子吴志明等人被列为主要责任人。通告指出,上海世博会举办期间,上海市至少有30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其中1人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7人遭非法判刑;9人遭非法劳教,12人被绑架洗脑班迫害。众多上海市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的严密监控。

2001年12月,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因迫害法轮功,被纽约美国联邦法院判决有罪。2010年9月,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杨松访问台湾,遭到台湾法轮大法学会以〝残害人群罪〞的刑事控告。杨松是2006年7月从西藏调任湖北省委副书记,2008年3月兼任武汉市委书记。而在2001年至2007年迫害法轮功高峰期间任湖北省委书记的俞正声,至今仍然逍遥法外,甚至被江泽民力挺十八大〝入常〞,当时任湖北省长的罗清泉现已患癌症遭恶报。

王宇心质问,谁能抹去俞正声背负的满身迫害血债?正是有这样的江系血债派人物保护,江泽民才得以安居在上海老巢,江系血债派将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无视俞正声的迫害血债和保守僵化,一意孤行继续追捧他〝入常〞,只会带来更多的损失和灾难,而天理民意都拒绝让江系血债派继续为祸人间,历史将站在正义一边。

俞正声始终紧跟江泽民,曾为江夺得军权立下大功,而被载入《江泽民其人》和《真实的江泽民》史册。在上海世博会开幕之前,俞正声以上海三大报纸整版大力宣传江泽民。2011年6月在《江泽民在上海》一书座谈会上,俞正声竭力吹捧江泽民〝勤政爱民〞、〝道德情操〞等。红卫兵造反派出身的俞正声积极响应薄熙来〝唱红〞,还为毛泽东发动文革辩护,俞说:〝我对毛主席是非常尊敬的,我认为他搞文化大革命,他的动机是无可厚非的。〞

年逾67岁的俞正声几乎已到68岁退休年龄,他牵涉铁道部长刘志军案、京沪高铁20亿贪污案、武汉4万亩征地案、公共情妇门、山东鲁能700亿私分案、青岛房地产案、1.2万亿招沽权证案等江系贪腐大案,他还是强制拆迁政策的始作俑者和长期执行者。近日,俞正声为十八大〝入常〞清扫障碍,下令上海市司法局整肃维权律师。权欲熏心的俞正声追随江犯下了深重迫害血债,等待他的最终命运将不是〝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可以了结的。


江泽民(中)、俞正声(右)、韩正(左)在上海展览中心出席2009年新年团拜会。(网络图片)

http://www.ntdtv.com/xtr/gb/2012/08/20/a750732.html

活体摘取人体器官为什么能够进行?

文/清泉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的指证,很多人不敢相信:中共真的邪恶到这种程度了吗?把一个鲜活的生命的器官摘除掉而不顾这个生命的死活,这还有一点的人性吗?是什么使得人丧失了人性变成了恶魔,那些握着手术刀的医生不就成了杀人罪犯了吗?

关于中共邪恶的成度,《九评共产党》有很透彻的陈述和剖析。能够经常看明慧网的世人当然也不会怀疑中共邪恶的程度的。明慧网上的真实迫害案例何止成千上万,十年的明慧记载了中共十年的罪恶。那真的是惨绝人寰、无与伦比的。最近明慧网上有一个小案例,可以佐证中共医生的罪恶。

湖北武汉市大法弟子高顺琴被绑架进洗脑班。一天下午约二点半,洗脑班几个恶人胡善萍、高金荣、徐德喜、周志英、车建华互相传递眼神,然后动手拽高顺琴,强行将她按在一个小会议室的桌子上,一姓王的女医生立即给高顺琴打了一针。

这时高顺琴看到在会议室门外的恶徒有胡绍斌、陈崎屹、余国旋,脸上透着得意的表情,就问:“给我打的什么针?”陈崎屹说“破功的针”,高金荣说“营养针”。高顺琴又问医生,该女医生说“不知道”。高顺琴说:“你是医生打什么针不知道,为什么要打?我又没病。”医生说:“是他们(指胡绍斌一伙)叫打的。”

当天下午四点半,洗脑班恶徒们将注射了毒针的高顺琴关进一间又矮又黑的房间,逼她站立、两臂抻开、呈十字形铐在固定物上。因打了毒针加上这种酷刑,高顺琴感到头昏、心慌,全身不适,向当班医生反映几次,该医生根本不理。直到晚上十二点多,恶徒才让她上厕所暂停这种酷刑片刻,接着又将她的双手腕铐在大会议室的窗框上,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才打开铐子。

洗脑班恶首陈崎屹看高顺琴无“转化”之意,就让恶徒将她双手腕吊铐到食堂小餐厅的窗框上,白天九点多钟到夜里十二点,吊铐十五、六个小时。吊铐中,高顺琴头昏、目眩、心慌,她一次次通过看守人员向当班医生反映,医生根本不理不问。

这就是中共医生的作为。令人无法理解的是,怎么医生打什么针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医生?一个身体健康的人需要打针吗?连什么针都不知道她就敢打,这说明什么?难道一句“他们叫打的”就可以推脱掉自己的罪责吗?

其实象这种情况发生在中国还真的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只要是中共叫做的,肯定就有人去做,根本不去考虑事情的结果和自己应承担的责任。他们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党给的,工资是党发的,爹亲娘亲都不如中共亲,那真是党叫干啥就干啥,只要有中共撑腰,杀人放火也在所不辞。这些忠实的党奴,说白了就是中共的驯服工具。有了这样的驯服工具,中共还有什么罪恶不能得到实施。中国人民灾难的根源是中共,可是这些中共的党奴却恰恰是造成中国人民一切苦难的直接凶手。

这些人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自己的判断,一切唯党的马首是瞻。这些中共的党徒,党性异常的强,而人性却是非常的弱。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如果要他拿起手术刀来去摘取法轮功修炼者身体的器官时,他还会推辞吗?只要有了中共作掩护和借口,什么罪恶都可能在中国实现。

其实,法轮功修炼者让人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时,不就是在帮助人摆脱中共的控制吗?要想摆脱中共,只有从思想上先摆脱才行啊。摆脱了中共的控制才能做一个真正的人啊。

成文:2009年10月05日 发稿:2009年10月06日 更新:2009年10月06日 00:24:33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