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问题专家:中共活摘器官 杀人不眨眼


美国非盈利组织人口研究所总裁、中国问题专家毛思迪(Steven Mosher)6月24日接受了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的专访。(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9年07月04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张北编译)美国非盈利组织人口研究所总裁、中国问题专家毛思迪(Steven Mosher)6月24日接受了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的专访。在中共活摘器官问题上,毛思迪认为,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中共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进行贩卖,杀人不眨眼。

毛思迪曾著有《欺凌亚洲:为什么中国梦是世界秩序的新威胁》一书,他也是华府“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成员。

以下取自节目专访的部分内容。

记者:您最近在《纽约邮报》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文章 ,非常强有力。文章说活摘反映了中共的类纳粹本质。

毛思迪:中共根本不把人视为独立的个体生命。实际上,它把人称为“群众”。群众可以为党服务,也应该为党服务。这服务包括为需要器官的中共高官提供心脏、肝脏、肺脏或肾脏。

我认为在中国,器官移植的最初意图是为那些中共领导人更新器官以延长寿命。他们对中国所有的资源都有绝对的控制权,包括所有中国人。

在六十年代,中共高官就(通过)输入年轻人的血(延年),这真的有延长寿命的作用。到八十年代,他们转向了器官移植。我认为中共高官是器官移植的最初受益者。那时,死刑犯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是很可怕的,他们被摆在了砧板上。一旦他们的细胞组织和需要器官移植的中共高官配型成功,他们就会被一颗子弹击中后脑勺(执行死刑)。然后,他们的身体被运送到医疗车上,心脏或肝脏立即被取走。

所以我认为,最初它(强摘器官)局限在小范围。但是后来,中共发现可以贩卖器官赚钱。他们不只卖给中国人,还卖给来自世界各地的“器官移植游客”。当(贩卖器官)真让他们赚到钱之后,他们就开始了大规模经营器官移植生意。

器官移植生意是被利益驱使的。中共发现外国人愿意花15万美元买个心脏,或者18万美元买一个肝脏。所以他们开始在全国各地建造器官移植中心。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这件事情上是领头羊。首先,在这个他们协助维系的这个警察国家,他们能拿到囚犯资源。其次,他们有现成的军队医院。

随着交通变得便利,越来越多的“器官移植游客”开始到中国来。选择到中国做移植的好处,不仅仅是其价格低于其它国家,更主要的是,你几乎可以立即进行移植手术。

记者:在其他文明国家,(等待器官)需要等上几年的时间。

毛思迪:在一个文明国家,器官移植的程序是,首先,有人自愿捐赠器官。捐献者会签署一张器官捐赠卡。如果他们不幸去世而器官还可用,那么他们的肝脏或者肾脏等会移植给那些等候名单上的人们。在西方国家,很多人都在等待期间去世,因为来不及等到匹配的器官。

但是在中国却不是这样,他们是反向操作。当有人预定了一个心脏,肝脏或者肾脏——是的,我特意用“预定”这个词——他们的细胞组织信息会被输入中国的潜在捐献者资料库。很快,匹配的器官就找到了。但是,这些捐献者并不是自愿的,他们被中国监狱关押,(体检资料)都在监狱系统里。

在中国监狱会发生什么呢?他们对每个囚犯进行所谓的“体检”。他们采集指纹、扫描视网膜、采集血样、检查他们器官是否健康。这就是“体检”的全部,这根本不是(正常的)体检。他们只是检验被关押者的器官是不是值15万美元,能不能成为潜在器官捐献者。所以我觉得现在被关押在集中营的一两百万维族人和哈萨克斯坦人处境很危险。

记者:他们建了一个资料库⋯⋯

毛思迪:我知道《大纪元时报》一直在追踪报导这件事。最令我震惊的是你们日前报导的以色列患者的事。这名患者需要心脏移植,他跟他的医生说:“我7月15日要去中国做移植手术。”医生问:“你怎么知道会有合适的心脏?”他回答道:“因为他们事先安排了一个心脏。”只有提前确认某个活生生的人和患者的细胞组织匹配,你才能做到如此。然后这个“器官移植游客”带着钱过来时,你杀掉那个人,取走他的心脏。

这个(手术)时间很能说明问题。这是一个有力的证据,证明他们为了获利按需杀人取器官。这是暴利的生意。如果每年进行10万台移植手术,每次手术费用为10万美元,那就是100亿美元。我相信实际数目更大。

医生们从中获利,医院领导从中获利,但是我确信,中共和其军队高官是最大的获利者。他们还大规模采用了ECMO。很对人对ECMO不熟悉,它是体外膜氧合(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的首字母缩写。这是一种人造心脏和肺脏机器,他们将它和你身体的主静脉连接起来。他们将静脉血,也就是脱氧血液排出体外,通过薄膜过滤使血液充氧,然后将它作为动脉血再泵回人体内。所以出来的时候是静脉血⋯⋯

记者:是的,是缺氧血。

毛思迪:当它流回体内的时候,就是鲜红的含氧血。那么他们为什么用这个机器呢?他们把被活摘的人连上ECMO机器,摘取他的心脏,而其它的器官还能继续得到血液供给。

他们能在摘除所有可用器官之前,让那个人活着。在20年前, 可能你摘取一个肾脏后,其余的器官都没用了。因为停止供血超过五分钟细胞就开始死亡。或者你可以摘取一个心脏,但肝脏和肺脏就没用了。

但是有了ECMO机器——这个心肺机器,你可以获得所有器官。最糟糕的是,在向可移植器官供血的同时,他们可以将气囊导管放入颈动脉,再使其进入大脑,然后阻止血液流向大脑。这样,他们将大脑杀死的同时,保持血液流入各器官并逐一收获。这样一来,每杀一个人就不止获利15万美元了。他们可以摘取肾脏、两个肺、心脏和肝脏——一共75万美元。

记者:这(信息)很难理解,很难消化。

毛思迪: 可它每天在中国发生着。如果他们每年杀害上万人获得器官,那意味着在中国,每天都有10个,20个,30个,40个人以这种方式死去。

记者:(中国)还没有合法的器官捐献系统。虽然表面上他们说已经建了一个,但是我读了一些研究报告,那些数据看上去是假的。

毛思迪:中国(中共)一直告诉我们说,器官捐赠者的数量每年都在增加。如果把这个(所给的数据)按时间顺序绘制出来,你会发现那是一条直线,完全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所以我认为这些数字显然是捏造的。他们还说在2018年,中国有8000名捐献者。但是他们每年所做的移植手术在6万到10万台之间,相比较捐献者数量实在太少了。

我觉得这两个数字(捐献者人数和移植手术数量)都是不可信的。我们知道(中共)这个系统的运作方式。它是一个残酷的政权——能把怀胎九月的妇女强行堕胎,能用药物注射杀死新生儿。那么它在杀害政治犯、基督徒和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是不会眨眼的。要是这么做还有利可图,(对他们来说)就更可取了。

责任编辑:李缘

觅真:追查国际公布新证据 活摘器官仍在继续

大纪元2019年03月04日讯】据新唐人2019年03月01日讯:2015-2018年追查国际(WOIPFG)对中国大陆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院、医生,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和医院的OPO组织持续追踪调查,获得大量证据。

结果显示,中共始终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国仍然存在活人器官供体库;医院移植量逐年增长;器官供体普遍充足;等待时间不但短而且稳定;仍然存在大量急诊移植和绿色通道;再次出现免费移植促销;红十字会捐献器官仍旧很少,捐献的器官数量更低于移植量,其中北京市红十字会至今未开展人体器官捐献;器官来源完全不透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不但仍在继续,而且“活摘”罪恶正向全社会蔓延。调查还发现,中共主动张扬的器官黑市,是中共用来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运做活人器官库的另一种方式。

据《中共发布人体捐献器官新规难掩活摘黑幕》一文显示:“外界关注,1999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国器官移植业爆炸性增长,移植医院最多的时候有一千多家。而供体器官来源异常。”

《器官移植立法之难》一文曾披露,2006年,“我国目前的亲属活体捐献率仅为1.1%,其余约98%的器官来源都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

加拿大大卫·麦塔斯说:“中国官方统计死刑犯人数在下降,而开展器官移植的数量在上升;同时,在中国,存在着成百上千个关押良心犯的拘留中心。”

“等待时间短,患者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几乎马上可以得到供体,这意味着有人因此被谋杀。”

加拿大大卫·乔高说:“你要是被当作国家的敌人,你的生命就不值钱,西藏人、维族人、家庭教会基督教徒,特别是法轮功,有大量的报告。”

“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说,“2016年中共报导说公民自愿捐献的人数已经达到了30万。就算有30万人,在美国有1.4亿的捐献者,做一个肝肾移植的等待时间平均为2~3年,中国大陆平均等待1~2周。手术做得很多、很快,这都没法解释。”

“这30万我们算一下,它这是非常可笑的谎言。”他说,“正常情况下,捐献登记人的死亡率为7/1000,30万人也就是两千一百多人,由于捐献人因患病、外伤、器官摘取之间的时间差等原因,比如车祸抢救,心脏热缺血不能超过3~4分钟,肝脏5~8分钟,最终只有1%~2%的捐献者的器官可用,也就是21~42个人,中共一年要做1万多人,哪来的器官?显然是谎言。”

汪志远指出,活摘器官是共产党做的一次群体灭绝犯罪。从组织上来看,有江泽民亲自下命令(有4个人证录音);第二是从中央到地方的政法委、610组织实施;第三,涉入的主要单位是军队、武警和地方的器官移植单位,运用军队意味着是战争状态、国家行为;第四,全国大范围的医疗机构都大量开展了器官移植;第五,1999年以后爆炸性地增长。这么全国范围内的行动,怎么可能是局部的、民间的谋财害命事件呢?那一定是大规模的国家犯罪。

追查国际调查发现,大量事实证明,自2006年3月中国辽宁沈阳苏家屯事件被曝光之后,十多年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一天也没有停止。

自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在国际社会曝光之后,引起了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极大关注。十几年来谴责中共活摘器官,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一直没有停止过。

从二零零二年开始,美国国会先后通过“188号”、“304号”、“605号”和“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国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径;决议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已持续十七年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良心犯;决议还要求对中共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

欧洲议会通过48号书面声明,该声明要求采取行动制止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包括立即进行独立的调查。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谴责中共活摘器官,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

最近美国阿肯色州众议院通过一零二二号决议案,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报道,经过两天的听证,加拿大国会“外交和国际发展常设委员会”于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修改并投票全体通过了旨在打击强制摘取、非法贩运人体器官的《S-240法案》。

委员会还通过电话听取了大卫·麦塔斯的意见。麦塔斯说,颁布了类似立法的国家,在阻止其公民从器官来源非法的中国获得器官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

麦塔斯说:“以色列立法通过后,(到中国移植器官的)情况从非常普遍变成了完全消失,或者几乎完全消失。”他说,台湾也有相关立法,

那里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人数也在急剧下滑。“因此,这两个政府的立法实际上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他说,其它已将类似立法纳入法律的国家包括西班牙、意大利和挪威。

活摘器官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罪恶,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可叹的是这场惨绝人寰的罪恶已经存在了近二十年而不能停止;中共这个祸乱人间、危害人类的魔鬼仍然在肆无忌惮的屠戮那些善良无辜的生命,而不能受到应有的惩罚;在这个世界上仍有一些国家或个人对这场屠杀事不关己、麻木不仁,甚至助纣为虐。这是人类的巨大耻辱和悲哀!

中共何时能够停止活摘器官的惨暴?那些被活摘器官残暴而死的无辜可怜的冤魂何时能得以昭雪?那些亲人受到残害的家人们心里何时能得到一点安慰?那个制造这场残暴的中共恶魔何时能够在人间消失殆尽?愿有更多的国家、民族和人类来关注迫害,共同起来结束这场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灾难!

恰逢两会召开之际,是人民代表、政协委员代表人民表达意愿的时刻。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长达近二十年,是否也应该是代表们给予关注和关心的大事呢?愿每一个还存有一点良知善念的中国人都来关注此事,为早日结束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尽一点微薄的力量。

责任编辑:高义

颜丹:中共组团驳斥“活摘”为哪般?

各国国旗(联合国图片)
各国国旗(联合国图片)

大纪元2018年05月27日讯】这两天,中共喉舌新华社从日内瓦发来消息称,“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它国际组织代表团24日举行媒体见面会,介绍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发展及成就,并重点就有关‘中国存在活摘器官’等谣言进行批驳”。

从新闻中并未出现“应邀”等字样以及大量篇幅几乎都在介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的一家之言来看,此次发布会或是仅由中共这一方来自行组织、举办的。中共的目的很明显,那就是想要为中国那些组织、参与“活摘”的刽子手们创造机会,让他们继续在国际社会撒谎、行骗。

要知道,“中国存在活摘器官”不仅证据确凿,且臭名远播。早在2014年10月,杭州举行“中国器官移植大会”之前,国际权威组织“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就曾及时发表声明,呼吁国际社会器官移植方面的专家不参与、不支持中国器官移植大会及其相关的专业活动。很多海外移植医学专家也明确表示,即使获得了邀请,也拒绝参加。

一方面,中国举办的类似会议根本就请不来那些了解“中国存在活摘器官”黑幕的海外权威专家;另一方面,是凡在海外举办的类似会议,也把中共送来的专家关在了门外。2014年7月,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就以违背医学伦理为由,拒绝了35名中国医生参加。

2016年8月在香港举行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因邀请了黄洁夫等53名参与摘取良心犯器官牟利的大陆医生而受到了国际医学界和人权组织的谴责。DAFOH在此之前再次呼吁,应撤回对“涉嫌推动和参与活摘器官”的黄洁夫的邀请。

国际社会的态度足以让中共认识到,在权威的学术会议上继续狡辩的机会已经不可能再有。因为全世界都对中共在铁证面前、仍打死不认的无赖嘴脸感到十分厌恶了。但国际社会不给机会,中共也要给自己创造机会。因此,最近这场由中共自编、自导、自演的“媒体见面会”才得以在日内瓦拉开序幕。

正因为这是一场中共为自己涂脂抹粉而进行的表演,所以陆媒在高调报道时,才会如此自相矛盾、漏洞百出。中共代表们不远万里、前赴海外,请不来专家、就在海外邀请“其它国际组织代表团”,还声势浩大的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要重点批驳有关“中国存在活摘器官”等谣言;然而同时,却又在报导中指出,这些谣言荒谬到“不值一驳”。既然“不值一驳”,中共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其次,黄洁夫在发布会上一开口就吹嘘,“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甚至还炫耀“2015年,中国政府宣布全面停用死囚器官”。算起来,中共都执政半个多世纪了,难道2015年才想起来,用死囚器官移植不合适?如果这样就算“高度重视”,那不重视的时候呢?是否会有更糟糕的事儿发生?

实际上,承认用死囚器官来移植,就足以凸显中共的非人道,甚至与“活摘”也脱不了干系。因为要被摘取器官的死囚什么时候死,基本就要看中共何时能找到配型合适的需求者。虽然死囚是被先行判死,但却足以表明“为需求而杀人”在中国的监狱中大量存在。此外,当公、检、法、司早已沦为中共的奴仆时,中国监狱中的“死囚”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是否有可能是良心犯、政治犯,也完全是由中共来定夺的。

一旦松了“使用死囚器官”这个口,中共就得主动拿出“已停用”的证据,以便让国际社会信服。然而,这样的证据决不可能出现在此前一直呈现著大量短缺状的自愿捐献领域。因此,黄洁夫三番五次公开表示“中国器官捐献数量迅速增长”,只会召来更多质疑。大家都对中国人在一夜之间突然改变了几十年都无法改变的观念而感到匪夷所思。实际上,黄洁夫等所有涉嫌活摘的刽子手们无论如何辩解,都只是在给自己挖坑。

在此次发布会上,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的另一位委员也来帮腔,声称“中国存在活摘器官”的证据是“毫无事实依据的凭空捏造”。但其后,他却指出“2007年到2017年十年间,中国公安部门累计破获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犯罪团伙4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20余名”。请问,这么多犯罪团伙、犯罪嫌疑人就没有一个涉嫌“活摘”?有时候撇得太干净,反而说明有问题。

黄洁夫还有恃无恐的提到,一些纪录片、报告指出的“中国移植器官大部分来源于法轮功学员、中国存在活摘器官”是“谣言”。对此,“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的负责人已公开表示,“我们发的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综合报告中,呈现了60个直接的录音证据,1260多个资料证据,我们都有具体的证据在网上”;“都有原始的照片在网上”。相比通过二者所说的话来判断虚实,直接从纪录片、报告所呈现的内容中来辨识真伪,或许会更加容易。

只要中共能把这些饱受争议的证据公诸于众,人们就能自行做出判断、得出结论,又何须由政府来出面辟谣?是不是谣言,本就不该由涉嫌其中的中共来判断。如果中共不让人对这些文字、影像资料一睹为快,甚至将这些证据删除、封锁、屏蔽,那中共的嫌疑也就立即被坐实。

对中共来说,“打死不认”真的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强行狡辩”也只能把自己绕进去、让自己露出马脚。偷摸在海外开了个发布会、高调的在国内发了篇报导;折腾了半天,中共却愈发摆脱不了嫌疑。这不就恰好印证了那句“坏人总是很蠢”的至理之言吗?

责任编辑:莆山

汪志远:黄洁夫受访露破绽 “活摘”仍在中国进行

w304h228
听众朋友, 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主持人静汝。

据海外媒体《大纪元》报道,近日有中共官方背景的《凤凰卫视》推出了3分多钟的视频,内容是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等人谈大陆废除死囚器官移植的经过。黄洁夫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间接指证“大老虎”周永康与“活摘”死囚犯器官有密切关系。据悉,黄洁夫的话,在网上引起了网民的巨大反响和诸多疑问。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先生。

主持人:汪先生,您好!您对黄洁夫谈大陆废除死囚器官移植的这件事怎么看?

汪志远:就是说黄洁夫这一次应该说是把中共的一个秘密给露出来了,就是对死囚犯(活摘器官)这个事情是与周永康有关。我看当然肯定是有关的,因为周永康是政法委书记,一直在执行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所以说在实质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尤其是活体活摘器官这个问题上,肯定他是主要的干将,但是不是他一个。

就我们《追查国际》所掌握的情况,是军队、武警、地方,全国性的在做,联合做,由官方全国统一安排,有系统的做。而且前不久,我们《追查国际》还提报告了对原总后卫生部部长白书忠的调查结果,他供认是由江泽民直接下命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这就说明这个是全国性,周永康肯定是主要的干将,因为他是政法委书记,统管着公检法司法系统,以及武警系统,所以和他关系很大,但是呢,肯定不只他,这是全国性的嘛,必需这是由江泽民统一指挥,由周永康啊,徐才厚啊这些具体指挥。

那么黄洁夫这一次露出的情况,这是第一次官方露出了这个死囚犯的利益链,同时实际上最重要的是他露出了对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这个证据。所以说这个事情,黄洁夫的这个露出的情况,必然引起整个社会对整中共活摘器官的关注,这是第一点。

第二个就是说,中共的这个移植器官的来源,从一开始就不是死刑犯的问题,因为死刑犯中共一直在做,也一直是国家的机密,也不能说,而且数量也是很有限。据《大赦国际》讲一年也就是1600例左右,在九九年以前他们也一直在做,九九年以后也是做,而且是说九九年以后,死刑犯历年在降低,那你想一年1600多例,怎么能满足一年上万的器官移植供体来源呢?所以从一开始他就不是死刑犯的问题,只是说一开始就是06年,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这件事被曝光了,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和谴责,那么这样呢,中共就把活摘死刑犯这个事情拿出来搪塞,以转移视线,解释国际对它的指控。可是随着这个,应该说原来是秘密不能讲,这以后中共高调承认他们用死刑犯,这样又引起了全世界对活摘死刑犯器官的谴责,因为这也是不人道的。这样的话,中共现在又来一个停止使用死刑犯,反正它左右都是谎言,都是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这一次黄洁夫露出这个消息,就验证了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是死刑犯,而一开始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周永康是主要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的人,他所主导的器官移植,必然是用法轮功学员的,这个第二点,就是黄洁夫露出重要的线索所反映出的问题,主要不只是指证了周永康,而是泄漏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个信号。那么多,全国性的移植活摘,也不是周永康一个人能够做的了的,也不是光是司法系统和武警系统能做的了,是全国性的,所以这就必然使这个信息直接指向了江泽民和整个中共的这个邪恶。

主持人:据大陆的《中国经济周刊》报道,黄洁夫在中共今年刚结束的“两会”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外称:从今年1月1日开始,中国器官移植全面停用死囚器官,公民逝世之后自愿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就您所了解的,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汪志远:我们《追查国际》了解的情况,根本没有停止,还在继续,只是说换了一个花样,就是换汤不换药,表面上说,现在国家统一分配,停止死刑犯,启用了这个什么捐赠。但是中国因为受观念的影响,中国人是不愿意捐赠器官,要保留全尸。那这个事情在中国大陆现在不可能由于今年过了个年,从一月一日开始,噢,中国人的观念改变了,没有。现在还没有看到什么报道说对中国人有什么重大的改变,民众就都同意捐赠他的器官了,没有。

所以中共现在说从今年开始,停止用死刑犯的,这又是一个骗局。它只是说为了应付国际谴责他们用死刑犯的(器官)的指控,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就是,一个是他没有停止还在做,而且量也差不多。第二个就是他口头上说都是这样,现在不用了,但是实际上我估计是这样,他们地下关押着法轮功学员,他们还在做,只是说把这些就改成“捐赠”了,给它了一个名目。原来他是偷偷的杀人,现在他是公开杀人,原来偷偷的杀人不敢说,现在公开杀人贴了个标签,说这是用的“捐赠”,“自愿”的。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量也差不多”。怎么理解?

汪志远:就是说现在我们的调查员,给中国大陆打电话过去,那些大陆的医生还是在积极的招揽生意,还是说,一两个星期就可以做,最长也就是一两个月,很快就可以做,就是他们器官还是显得很充足,还在积极的做。这个跟原来没有多大的区别。

主持人:我也看到《追查国际》公布的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人员,其中就有黄洁夫本人。

汪志远:他本人也是积极执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的凶手,他自己讲的,光2012年,他就做了五百多例,你想想看,他杀了多少人?

主持人:您是说就是他亲自参与的吗?

汪志远:对,他自己做的。

主持人:我看到有海外媒体分析指,黄洁夫这样间接指证周永康,是想推卸他自己犯下的罪行。您怎么看?

汪志远:这个就有可能,但也这很难说,这个有可能,也可能是中共让他故意曝光的。他用这个事情来掩盖整个社会的关注,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关注,把这个事情引向死囚犯。

主持人:您认为国际社会现在怎么看这件事?

汪志远:国际社会至少应该知道活体器官移植这个事情由中共周永康等官方在做,国际社会也会提出疑问。

我在此呼吁国际社会应该尽快来看我们《追查国际》的报告。我们追查国际在网站上,其中有一个报告就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专题。这个专题列举了二十二个主要的调查录音,还有几个主要的报告。

这个调查录音里面,就有总后卫生部长白书忠的供认词,还有这个前国防部长梁光烈的证词,调查录音,还有李长春的等中央级一些干部。下面就有比如锦州的一个武警,是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场,持枪警卫武警的证词。听了以后更使人震惊,更是惊人的……那真是惊天的黑幕。还有就是解放军307医院,从北京丰台307医院,器官移植科的联系人陈强,在接受调查的时候,他直接了当就讲,他们是官方、警方、监狱一条龙,用做法轮功学员器官,而且可以提供证明法轮功学员身份的资料,并且说现在他们用的是监狱的,上方没报姓名,没名字,用编号、代号等等……那二十二个录音里面,其实还有全国很多各省市的,比如说北京,天津,上海,武汉,广西,很多地方,医院的医生啊,科主任啊,直接了当的承认,他们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海伍德被灭口 薄谷开来案涉活摘器官及贩卖尸体

谷开来主要负责打通进出口尸体买卖、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 英国人海伍德卷入


薄谷开来案件核心真相一直被掩盖,谷开来涉及活摘器官、非法在国际贩卖尸体等罪恶,被杀死的英国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卷入薄谷开来在国际贩卖器官、尸体等事件,海伍德被“杀人灭口”。(大纪元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2年08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王逸儒综合报导)近日国际高度关注谷开来受审案,围绕薄谷开来案件的真相成为国际媒体的焦点。大纪元获悉,薄谷开来案件核心真相一直被掩盖,谷开来涉及活摘器官、非法在国际贩卖尸体等罪恶,被杀死的英国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卷入薄谷开来在国际贩卖器官、尸体等事件,海伍德被“杀人灭口”。

薄熙来曾被告上美国法庭

2004年4月22日下午,正在美国华府访问的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在美国东部时间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起诉到美国哥仑比亚特区法庭。

据报导,薄熙来是于2004年4月22日下午6时35分在华府市中心M街的Fairmont酒店(2401 M Street, N.W.)门口接到诉状及其它相关文件。当薄熙来意识到自己是被起诉后旋即将文件摔在地上,但是为时已晚,诉状传递被认定有效。

2000年之后,在薄熙来任职市长的大连, 两家尸体塑化工厂在1999年悄然成立,信奉德国新纳粹主义的老板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投资1,500万美元,注册“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据报,他曾无不得意地告诉中外记者,工厂之所以选在大连,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优惠的政策、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以及丰富的尸体来源。哈根斯表示,大连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已是一个尸体收集、加工、运输和展览的全球化网络公司。

事实上,从哈根斯自2002年在英国伦敦亚特兰蒂斯艺术馆首次举行“人体世界”展(Body Worlds)开始,其所涉及的法律、宗教、伦理、科学和艺术领域,争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薄谷开来涉中国大连——全球最大人体标本生产基地背后的黑幕


薄谷开来(网络图片)

2003年据《了望东方周刊》披露,中国大陆在2003年就成为人体标本的最大输出国,2002年底在香港举办的人体标本展览有很多标本都是在大陆制作,报导称辽宁省大连市建立的“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

在中国大陆法律不健全,不能以法治国的环境,这背后隐藏可怕的罪恶。

中国大陆何以在2003年就成为人体标本的最大输出国,那时中国大陆在相关立法出现严重空白:如遗体捐献者立法,人体器官捐赠法以及人体生物塑化器官的销售立法等尚未提上日程的情况下,其实很多黑暗伴随着对法轮功学员灭绝式的迫害而登台。

被掩盖的谷开来、薄熙来的罪行 海伍德卷入

大纪元获悉,2012年来自中国大连消息,大连塑化公司尸体相当部份的来源取自遭到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在江泽民甚嚣尘上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大环境下,作为大连市长的薄熙来,大会小会积极传达贯彻江的旨意。夫唱妇随的谷开来是黑幕参与者。

谷开来在金融财力管理上,海内外网络宣传上,在打通进出口尸体买卖,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上,谷开来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上窜下跳的联络人。同时,谷和薄直接勾结罗干等在位政法委人员,对最高法院刑法中348条所谓尸体法的漏洞进行犯罪性解释,直接造成法轮功学员由于酷刑迫害致死后,家属拿不到遗体。而公安局、法院由此拿到的遗体,高价卖出给外资的人体加工厂,做成塑化标本,在全世界展览,每年获得几十亿美元的盈利。

英国人海伍德被卷入谷开来、薄熙来的这些犯罪。

据查证,所谓的最高法院贯彻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第348条提到,被执行死刑的罪犯,其家属要“通知罪犯(家属)在限期内领取罪犯尸体;有火化条件的,通知领取骨灰。过期不领取的,由人民法院通知有关单位处理。对于死刑罪犯的尸体或者骨灰的处理情况,应当记录在卷。”

在中共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开始后,来自中国各地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中共抓捕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薄熙来、谷开来及周永康利用政法委控制的中国公安系统的资源,去堂而皇之的进行罪恶的器官活摘和尸体买卖罪行。

当家属来法院想带回亲人遗体时,很多家属才突然发现等待他们的是骨灰一盒(到底里面是否是自己亲人骨灰,无法查证), 中国法律“严禁”买卖尸体,但在大连这样的“尸体加工场”却在薄熙来和谷开来的庇护下一直“生意兴隆”,谷开来上下活动,功劳极大。

据报导,仅2003年至2005年期间,该公司就有13批人体标本出口,运送到世界各地。

早在2003年11月,大陆《了望东方周刊》关于中国尸体工厂发表了深度报导,之后引起社会很大反响,当时中国国务院责成国家质检总局成立调查组前往大连调查尸体工厂招商引资及产品进出口情况,然而调查毫无下文。

当时,有江泽民、周永康更大更高的保护伞,那就是跨越法律和宪法之上,盖世太保式的第二个中央——政法委和610办公室, 及江泽民本人在薄熙来和谷开来背后。

《了望东方周刊》写到:不但有丰富的原料来源,该公司还能在中国法律严格控制的情况下,多次将“上百具浸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的人体标本”轻松出入境。哈根斯告诉记者说,公司的进出关有海运、空运两条途径,也并不仅仅从大连进出口。而该周刊记者从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及卫生部科教司了解到,到调查时日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家从事人体生物塑化技术的生产厂家到这两个部门办理准出入境证明及《出入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

“令人震惊的是,这些公司(继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成立后,又有其它多家此类性质的公司成立)为何能在中国海关和进出口检疫部门如履平地,它们又是依据哪一条规则办理通关和检疫手续的?”当时的卫生部科教司卫生技术管理处的刘爽表示难以置信。

那些年,中共一直允许这个机制继续运转,至少10多家这样的塑化公司遍布大陆各地,包括广州、南京等地。

法轮功学员遗体被盗 哈根斯:从大连公安拿到的尸体“都是无人认领的”

2006年3月9日,一位证人向大纪元透露,2001年至2005年在沈阳苏家屯曾在秘密地下设施关押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对其实施了残酷的活摘器官手术,她的前夫就是其中一位医生。法轮功学员遭活体摘除器官后,有的尸体被直接扔进焚尸炉中,更有一些确凿的证据遗体被卖到尸体工厂。

哈根斯告诉《纽约时报》记者,他在大连公安局拿到的尸体“都是无人认领的”。在法轮功被严厉迫害情况下,中共公安局、法院对上访不报姓名而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都将其称之为“无人认领”。

近年来,根据联合国人权组织,国际人权机构的调查和《明慧网》的大量披露:自1999年7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进行全面非法镇压后,数十万、数百万或更多、或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劳教判刑,也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音讯全无。而偏偏在镇压发生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成倍增长,据统计,至少有约四万多例甚至高达九万多移植器官来路不明。

据《明慧网》2011年9月9日报导,一位家住广州市白云区,名叫郝润娟的女法轮功学员,在广州白云看守所被警察非法绑架,在遭到残酷折磨二十二天后,郝含冤死去。然而郝死后,在家属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尸体被解剖(法律上解剖尸体要经家属签字同意)。当家属被通知去领取遗体时,郝的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被掏空,皮肤被剥,无一处完肤,眼睛竟被挖走,家属看到的只是一堆尸骨、肉,和带有鲜红的血迹。

而苏家屯事件曝光后,中共在中国不低于36处的类似苏家屯的集中营里进行的大规模群体灭杀的罪恶随之曝光。随后有更多证据证实中共从2001年以后,大量屠杀法轮功学员和偷盗他们的器官,以达到铲除这个信仰团体,同时谋取暴利的罪恶目地。此外,更多法轮功学员在各地狱中被迫害致死后,家属都收不到通知书,尸体就被中共公安局或法院任意处理掉了。这方面的报导屡见不鲜。 在辽宁多达5个海内外做广告宣传的网站上,人的器官被分类标价,眼角膜被标价$3,000, 到一个心脏$180,000。其中最大的网站,就位于沈阳、辽宁。这一切都在薄熙来、谷开来直接参与支持下,运作着。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6/n3652963.htm

张敬仁:中共自曝活摘器官为哪般?

作者﹕张敬仁

【大纪元2012年08月05日讯】8月4日,中共喉舌罕见的报导了有关公安部打掉了诸多贩卖人体器官黑中介的新闻,该新闻提到了活体器官提供者这样的概念。众所周知,因为中共对网络的封锁打压而出现了大量的所谓敏感词,所有这些敏感词根据其敏感程度的不同被封锁的强度也不同。自从2006年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被曝光出来以后,与其相关的词汇就成了让中共心惊肉跳的敏感词中的敏感词。对于这篇新闻我们先不看文章的具体内容,单单活体器官提供者这样的概念被提出来的本身都是非常蹊跷的一件事情。

在网络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在中共对舆论的管控越来越艰难的当下,中共对于很多自己不喜欢的事物一改以前大肆批判的态度,采取了更为狡猾的闭口不谈的策略。因为中共知道中国民众现在越来越清醒,任何事情不论是被正面或是负面炒作起来,人们就会由此开始思考,开始探寻真相,这则是龌龊事做绝的中共最为惧怕的。比如说对于《九评共产党》一书的出现,中共就只能保持沉默,长时间以来中共对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也是采取了类似的态度。

但是现在中共一改常态,居然在自己的媒体上开始大肆报导有关活体摘除器官的事情,这其中的玄机又在什么地方呢?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器官的事情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这一点很多国外的独立调查机构与个人都已经给出了非常令人信服的证据。对于这一罪行,整个国际社会要么不是非常清楚,要么就是慑于中共的淫威而保持沉默,能够仗义执言的正义人士少之又少。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体情况的变化越来越大。美国政府在其最新的人权报告中明确提到了中国存在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此前,美国已经在其非移民入境签证DS-160申请表上增加了一项必须回答的问题:“你是否曾经直接参与强制移植人体器官或机体组织?”从这两点我们可以断定美国政府已经掌握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充分证据,因为美国政府如果没有充分的把握是不会轻易将相关论断成文于纸上的。

接下来,在法轮功学员在华府举行的7.20反迫害的大型集会中,多位美国国会议员以及人权团体代表非常明确的对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罪行进行了谴责,与此同时一本新书《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正式出版发行,这一切将中共的罪行更加明确地揭露了出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政府以及全球很多民间组织对中共这一罪行认识得越来越清晰。或许很快活摘人体器官的相关信息会在全球范围内大面积曝光出来,中共已经没有能力再掩盖这一罪行,中共的内心由此非常恐慌。

为了应对随时有可能到来的活摘器官真相被大范围曝光的那一刻,中共必须提前做准备,这样中共又开始了寻找替罪羊的惯用伎俩。细看中共泡制的这篇新闻,你会发现它整体体现的意思就是:中共承认中国目前确实存在大规模的活摘并贩卖人体器官的现象,但是这些事情都是一些不法组织与人员的个人行为,与中共政府无关。从保障人权的角度出发,中共对于这样的犯罪行为一向都是从严惩治的。

其实不论中共想要如何掩盖事实或是推脱责任,关键的问题是中共已经犯下了这样人类历史上最为邪恶的罪行。大家都知道,这十几年来在中国进行过器官移植的人大多都是在中国最好的医院进行的手术,器官数量之大、种类之多绝不是几个犯罪团伙所能提供得了的。在目前真相越来越明晰的时候,中共进行这样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报导只能是把事情越描越黑,让真相越来越明。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5/n3652025.htm

齐铭:中共试图如此解释“活体器官”?!

【大纪元2012年08月05日讯】 中共活摘器官多年来一直存在,官方对外称器官来源自死刑犯。8月4号,中共公安部宣称破获一起全国性的出卖人体器官组织,救出了127名活体器官提供者。

这一消息,等于间接公开承认了中国确实有“活体器官”移植市场。另外也可以解读为中共这是为了缓解内外压力。这些年来,自国外曝光了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法轮功学员在艰难的环境中不懈的向中国民众讲真相。在国际上,这一惨无人道的恶行被越来越多的国际高层官员指责。这使中共难以抵赖,现在曝光这一案件实际上是在给这些指责找个解释理由。

但这样的案件人数根本无法解释近年中国人体器官移植的总量,背后还有更庞大的操作黑手。这次官方媒体的报导首次提到“活体器官”,好比是被迫自扯一块遮羞布,只为了保住更大的一片丑陋。美国在入美需要填写的DS-160表中新增移植器官的问题,以及中国人权报告中关于活体移植器官的问题,都显示出这一问题已经逐渐走向国与国之间对话的台面上来。中国器官移植供体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的说法已被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接受。讲述与分析这一事件的《国家器官》一书已于今年七月出版,公开发行。中共对活体移植已难以抵赖。

现中共官方做法很明显,是想抛出一小部份人来抵罪,来回应国际社会的压力,同时还在自己贴金,以说明当局不但不是犯罪者,反而是犯罪制止者。但从数量和规模上来看,民间的数字是远远不能解释中国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器官移植到疯狂增长的。许多像心脏移植这样的供体是一定会死亡的,但中国有些医院却能在2周内找到供体,这样的状况只有在国家政权的运作下才可能实现,任何个案、个别机构是无法解释的,更多的证据可见《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中共是不可能掩盖自己的罪则的。而且前段时间出逃美领馆的重庆副市长王立军也想美国递交了不少材料,在7.20法轮功反迫害十三周年时候,多位美国国会议员都出来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据悉,一个以活摘器官为重点的听证会也在筹划当中。

这个事情终究是捂不住的,国际社会的关注是原因之一。另外器官移植并不是简单的事情,必然会有许多正规医院牵扯进来,也会有许多的人参与。一旦时机适合,就可能会有人站出来指证。事实上中共想从这件事情当中解脱出来而不伤筋骨已是不可能,至少是让周永康和政法委这些直接参与者出来担责。而且时间是有限的,一旦过了时机,到被迫扯下最后的遮羞布的时候,中共高层难免都要背上这个黑锅。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5/n365197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