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论坛 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雪莉瑞士报道)第三届日内瓦论坛在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至十三日召开。此次论坛的主题为“中国的宗教自由政策:全球影响”。由于受中共疫情的影响,世界各国的人权问题专家、学者、专业人员、外交官、各国议员和不同人权组织的代通过网络出席。法轮功学员代表在十一日的第二小组讨论中发言,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强摘器官的罪行。

比利时法轮功协会主席尼科·比恩斯(Nico Bijnens)在论坛中发言时表示,中共对法轮功进行的这场迫害对整个中国社会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从监狱和劳教所不断传出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在中共令人发指的手段下致死致残的故事。无辜的人家庭被拆散,好好的人忽然从人间消失,许多人再也无法活着回来。所有这些都只是因为实践“真、善、忍”理念。这对于在西方文明中长大的他来说,不是容易理解的事情。


图:比利时法轮功协会主席尼科·比恩斯(Nico Bijnens)在论坛中发言

随着不断深入的调查,比恩斯了解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九十年代末,在中国已经有一亿多人在修炼法轮功。每十三个中国公民中就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同时中国大约有六千万到七千万中共党员。在中共眼里,法轮功学比共产党更受欢迎,这是不能被中共允许的。其次,‘真、善、忍’也分别是佛家、道家和儒家的核心价值,这三大家可以在五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华文明精神上的内容被彻底清除了。因此,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成为通往中华文明精髓的桥梁,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共产党故意消灭的传统文化可能被重新找回。这让北京极度紧张,必除法轮功而后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全面镇压迫害。比恩斯说:那时,曾经历过文革的人感觉到,好象文化大革命又开始了,人们被迫在传统价值观和毛泽东的小红书之间做出选择。

系统性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真实存在

但是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惨烈远不止于被非法监禁、酷刑折磨、家破人亡。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发表了一份名为《血腥的器官摘取》的调查报告,证实对于系统性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证是真实的。

比恩斯说:“据这份调查报道,在中国的医院网站上可以看到声称任何病人在到达中国后的十天至三周内可以获得任何类型的移植器官的广告。这听起来非常奇怪。在西方发达国家等待一个肾脏的时间可能长达六到七年,而在中国,等待时间被缩短到只有几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中国也没有设立器官捐献项目,这就更让人怀疑了。报告指出,这些器官的来源就在监狱和劳教所内,很多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被当成了捐献器官的活体数据库。”

比恩斯进一步说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位于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在最终判决中表示:可以确定的是,法轮功学员是(中共)的活摘罪行的器官来源,他们很可能是主要的器官来源。”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在海外早已广为人知。在介绍论坛的信息册上,组办方写道:“据外国观察家估计,约有一百多万法轮功学员因拒绝放弃修炼而被非法关押在劳改营、监狱和其他监禁场所。二零零六年,有指控称:‘为了支持中国臭名昭著的器官移植行业的供应,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掠杀’。初步调查发现,‘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六年间的四万一千五百例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不明’,以此可以推断,‘在中国一直存在着大规模的从法轮功身上强摘器官的现象’。二零零八年联合国特别调查员再次要求中共‘充分解释从法轮功学员身上强摘器官的指控,以及二零零零年以来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激增的原因’。”

该论坛的主办方认为:“中国是世界上侵犯宗教和信仰自由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中共在最新的高科技监控系统上的大量投资,也是为了使其对宗教活动的压迫达到一个全新的水平。对此,日内瓦论坛的第二个小组讨论题为‘宗教迫害:中国对信仰者的镇压’。”

日内瓦论坛的与会者们在会议结束当天联署发表声明,并就中共当局对其统治下的受信仰迫害团体表示关切。同时,声明对联合国独立专家、欧盟,以及美国为主的国际社会为维护中共治下的宗教自由而采取的行动表示支持。

网络研讨会 吁加强制裁活摘器官参与者

文: 美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举办了一场面向立法官员的网络研讨会,发言者包括政要、医生、律师和证人,关注中共的器官强摘行为,并探讨如何应对和制止这种罪行。

自二零零六年三月以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黑幕在国际上被揭露出来。这场由中共当时的独裁者江泽民下令进行的,由中共政府、军队统一管理,从监狱、法院、医院形成的一条龙秘密大屠杀,令世人震惊,很多人甚至因为事实过于残忍而不敢相信。包括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在内的多个国际调查团在各自独立的调查后,均证实了中共这种滔天罪恶的真实存在,而且活摘器官规模巨大。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设于伦敦、由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经过多方取证、听证和调查后,在伦敦做出了最终宣判,正式宣告,中共强摘器官的行为一直持续到今天,仍未停止。确凿证据证明,中共犯下了反人类罪行,包括谋杀罪和群体灭绝罪。

参与本次研讨会的美国国会议员夏波(Steven Chabot)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持续二十一年,最为残忍的是,“中共屠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摘取他们的器官用于移植。这种可鄙的行径维持了一个即使在最发达国家都做不到的、按需供应的器官移植系统。”作为法轮功的长期支持者,夏波表示会继续努力,他正在与其他议员共同起草一份议案,追究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责任,并希望将器官强摘参与者也列入追责目标。

犹他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威尔顿·吉尔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分析,在没有器官捐献系统、死刑犯减少的情况下,中国的移植数量却在一九九九年之后暴增。即使今年疫情期间,公开发表的医学论文记录,中共病毒(武汉肺炎)重症患者等待肺移植的时间只需三、四天。他认为,这样快速的配对无法解释,除非有一个庞大的人群在“等待被杀害”才能迅速完成移植。种种证据指向,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中共强摘器官的供体来源,除了金钱上的动机,中共的目的是要消灭它们认定的“敌人”。

两名来自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在研讨会上作证。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刘文宇因为修炼法轮功曾被多次抓捕,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被关押期间,他和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验血体检,而监狱里的其他犯人从没有过类似经历。

来自重庆的江莉说,她的父亲、法轮功学员江锡清二零零九年在劳教所关押期间突然去世,而殡仪馆冰柜中的身体居然还是温热的,尽管家属拒绝签字,警察仍然强行将其父火化,并开出三十万元的封口费,要求家属不再追究。两个月后,重庆市检察院官员对家属说,江锡清的整个内脏器官被提取作了标本——这段录音被江莉带到海外,作为父亲被摘取器官的证据。

伦敦“人民法庭”顾问、资深律师哈米德·萨比(Hamid Sabi)表示,人民法庭审理大量证据,听取了包括刘文宇和江莉在内的五十五位证人证词后,于二零一九年判定中国(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在国际社会协力应对方面,前美国国会议员邵建隆(Matt Salmon)建议,停留在谴责层面的议案力度尚不足,需要更有威慑力的可行立法方案,对明确参与强摘器官流通和使用的美国公司、医生实施“零容忍”制裁,每年去中国访问的国会议员应将强摘器官纳入议题日程,美国商务部驻中国的办事处也应在该问题上发挥作用。

医科大学毕业生:中共活摘器官一直都存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我是当年中国医科大学的一名学生,遭迫害后一直在南方工作。下面我想披露一下我知道的器官活摘的情况,方便大家了解内幕。

中共活摘器官,并不完全是迫害法轮功之后才出现的,而是由来已久。到了迫害法轮功,被发展成为一个大规模、系统的罪业产业。我作为一个曾经的医科大学毕业生,向大家讲述中共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内幕。

大家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器官的移植来源主要是死刑犯,死刑犯过去执行的时候,子弹击中的是人的脑干部位,这里有大部份的脑神经核,全身感觉、运动传导束皆通过脑干,最重要的是呼吸和循环中枢,当这两个中枢不工作的时候,人的呼吸和循环停止,进入死亡。

每一次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在沈阳)都会派医生在死刑执行场的救护车上,枪毙完犯人马上开膛摘取器官,目的是把器官在血供停止之后尽快保持器官的功能。再后来,医生觉得,在呼吸和心跳维持的情况下,取得的器官功能更好,于是还特意嘱咐行刑的时候,枪口朝上一点,不要打脑干,那么脑干的呼吸循环中枢仍然工作,虽然死刑犯中枪,但是在开膛摘器官的时候,血液循环实际还在维持。这就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前不久,我在医科大学学习的时候,教授告诉我们几个实习生的,也就是中国的一些无良医生,长期参与了这种人还没真正死亡就摘取器官的罪行。

我在某地的人谈起这些事的时候,有些人不敢相信这么血腥的为牟利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我都会叙述这件事的情况,告诉他们这种事一直有,而迫害法轮功后达到了空前的惨烈。当然加上死刑数和器官移植数量的不匹配,能说的更清楚。

还有以前坐火车去黑龙江办事,一个乘警曾经跟我说,我家就在苏家屯血栓病医院旁边,你说的不是真的,烟筒冒的白烟,怎么是烧人呢?我当时忘了跟他说,人体的水份是百分之九十,烧人的时候,当然是白烟啊,而且火葬场的炉子烧人也是白烟啊!

附:脑干自下而上由延髓、脑桥、中脑三部份组成。下图以呼吸中枢为例描述了呼吸中枢调节各种反射的重要性。

2014-3-15-minghui-persecution-213738

BBC:活摘器官在中国 黄洁夫被曝电话要备用肝脏

17032725191
《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30日(周二)播出了题为“在中国的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的语音报导。(BBC该节目的网站截图)

【大纪元2013年05月03日讯】《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30日(周二)播出了题为“在中国的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的语音报导。节目讨论最近全球医学界和法律界人士联署反对授予中国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悉尼大学名誉教授。节目连线采访了悉尼大学医学院教授玛利亚‧辛格,并邀请《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大卫‧乔高到播音室做访谈。乔高介绍,黄洁夫曾经亲自做肝脏移植手术,而且打电话叫了两个“备用肝脏”,这意味着杀死了两个人。

大卫‧乔高:黄洁夫反人类做法 应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

玛利亚‧辛格介绍,黄洁夫是1987年在悉尼大学作为外科医生接受的器官移植技术训练,之后他回到中国,在那段时间他监督了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该系统基本上依靠从死刑犯处获取器官,用他自己的话说,90%到95%的器官来源是死囚。没有人认为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是道德的,除了在中国和伊朗。

大卫‧乔高表示,他签署了玛利亚‧辛格医生的呼吁信。理由正如信中所写的那样,任何地方的顶尖学府给一个积极从事反人类罪行的人授予荣誉是极其不合适的。

乔高指出,媒体披露中国移植器官是从被处决的犯人身上拿到的,但鲜少有人提及,很多因为器官而被杀害的人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没有犯任何罪行,只是凭着警察的一纸签字他们就被送进劳教所3到4年。他们每天得干15个小时的活,犯人中只有法轮功修炼者每三个月就被医生体检一次,并进行实验室的化验,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体检。他们被体检是因为要看他们的器官如何,当有人从伦敦或加拿大来进行器官移植,那个器官配得上型的修炼者就会被杀害,他们的器官就会被空运到上海,来移植的人就有了新的肝脏或心脏。

17032725192
加拿大前亚太事务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料照片。(摄影:陈柏州/大纪元)

大卫‧乔高表示,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他做了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在截至2005年的5年间,器官移植数量是41,500例,这个数字只能用被活摘的器官来自法轮功才能解释。其他也有人说截至2008年的10年间有65,000例。人们忘记一个事实,这些都是无辜的人。

大卫乔高介绍黄洁夫的罪行说,2005年9月,他去做肝脏移植的尝试试验,不仅如此,他还叫了另外两个备用肝脏。他打了两个电话给两个地方,要了两个肝脏,这意思很清楚,有两个人因此被杀了,他们的器官在等着备用。乔高说,大家可以判断,这样一个人是否值得获得西方大学的任何荣誉。

黄洁夫说,中国未来3到5年内就会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做法。但是大卫‧乔高表示,中共这样做已经13年了,数万人被杀害。这个生意是如此有利可图,一个人值50万英镑,像黄洁夫这样的医生,自己也赚得钵盆碗满。他举例说,有一个医生,摘了2,000个法轮功修炼者的眼角膜,赚了数十万美元,但他曾竟然来到了加拿大。

大卫‧乔高说,黄洁夫医生这种反人类的做法,应该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

黄洁夫是中共国家掠夺器官在卫生系统的推行者

2013年2月25日,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人体器官捐献视频会议上再度高调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并感慨落泪地称“我们的移植医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

外界普遍质疑和惊讶,没建器官捐献分配体系之前,中国移植医生做移植手术一直都不能光明正大,而是在偷偷摸摸干,说明器官医生所面对国际谴责的巨大压力。

黄洁夫还指责“国际敌对势力”把利用死囚器官问题扩大化,但也透露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所有文章持反对态度,原则是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

法广报导,黄洁夫所指责的“国际敌对势力”、“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是国际著名医学专业杂志《柳叶刀》2011年针对中国死囚器官移植问题提出的呼吁:国际学术会议拒绝接受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同行评审期刊拒绝发表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国际医学界应该拒绝与中国合作进行这类器官移植的研究。

然而在不到一个月后的中共两会上,黄被免去卫生部副部长职务。海外分析人士指出,作为中共卫生部关于器官移植的对外发言人,黄被免职涉及中共动用国家机器大规模强行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在江氏亲信李长春主政广东期间,曾是中山医科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和附属第一医院院长的黄洁夫积累了丰富的器官活摘实践经验,成为国家掠夺器官在卫生系统的带头人。据官方报导,以肝脏移植为主要学术方向的黄洁夫,在国内外发表了180多篇学术论文,获过8项省、部级科研成果奖。

国内媒体曾高调宣传2005年9月,黄洁夫随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去新疆参加自治区五十周年庆,为一个患肝癌的党官做手术,在一天之内就临时分别从广州和重庆找到、取来两个匹配的活体肝脏!

据黄洁夫在湘雅三医院作专题讲座时透露,“截至2001年,我国实行的各种大器官移植手术就有4万多例次。”从这比官方公布多了近三倍的数字,其巨大的水下冰山可见一斑。

以军队为核心 由政法系统和卫生系统配合掠夺器官

此前,《大纪元》多次报道,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之后,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成千上万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各地学员也遭到肆意绑架、关押和残害。

江氏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把法轮功列为头号敌人,将这场迫害歇斯底里化。

在这中共全力开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的大背景下,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既是“肉体上消灭”的重要手段,更成为中共军队、武警、地方的一本万利的生财之路。中共动用军队、武警利用各地军事、战备设施建立集中营,大肆扩建、新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以军队为核心主导,由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在全国范围内将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注册、验血体检、电脑管理,建立了庞大的活人器官库,统一关押、分配调度、运输、活摘、焚尸灭迹。

(责任编辑:高静)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5/3/n3861255.htm

美国会举办中共活摘器官听证会 议员:停止最邪恶罪行


9月12日下午﹐一场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在美国国会举行。美国国会议员们表示﹐这个听证会所讨论的是正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一个最邪恶的罪行。(摄影﹕文忠/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希美国华盛顿DC报导)9月12日下午,一场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在美国国会举行。美国国会议员们表示,这个听证会所讨论的是正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一个最邪恶的罪行–受害者没有参与任何犯罪活动或侵犯任何人的利益,只因为自己持有的政治信仰或宗教信仰,他们不仅受到来自中共政府地狱般的折磨,而且器官被盗、人被谋杀。

本次听证会由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Oversight and Investigations)和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小组委员会(Africa, Global Health, and Human Rights)联合举办,由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达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主持。

四位证人分别是三位医生和一位前资深调查记者﹕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简称DAFOH)发言人迪蒙.诺托医生(Damon Noto,MD),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教授丹诺维奇医生(Gabreil Danovitch,MD),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李祥春医生(Charles Lee, 、MD),以及知名作家、前资深调查记者伊桑.葛特曼(Ethan Gutmann)。

《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的联合作者、加拿大外交部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从加拿大专程赶来美国国会参加听证会。

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找到每个罪犯 送去法律审判

美国国会资深众议员、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达纳‧罗拉巴克说,器官移植本身没有罪。我们应该鼓励美国人参与器官捐献。对于自愿捐献器官的人,他们值得赞美。但今天我们所讨论的是正发生在这个星球上的一个最邪恶的罪行 – 受害者没有参与任何犯罪活动或侵犯任何人的利益,只因为自己持有的政治信仰或宗教信仰,他们不仅受到来自中共政府的地狱般的折磨,而且他们的器官被盗、被谋杀。这是一种反人类的罪行。

“我们应该尽最大可能找到从事活摘器官的一个个罪犯,把他们送上法庭接受审判,其中不排除那些作为同犯,参与这一反人类罪行的美国人。”

罗拉巴克说,“今后我们还将就活摘器官的议题举行更多讨论。”“希望美国政府和国会在对制止活摘器官罪行这方面能做更多事情,比如修改美国现行的器官移植决议案。”


左起﹕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达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众议员凯伦.巴斯(Karen Bass)。(摄影﹕文忠/大纪元)

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委员会主席﹕挑战人类极限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兼美国国会中国问题执行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说,许多证据显示中共军队系统涉嫌从监狱及劳改营的政治犯身上获得器官,而且坚信“真善忍”原则被监禁折磨的法轮功修炼者就是其中的一大部份。他强调中共军医系统是一个“黑匣子”,法轮功修炼者被抓时因担心影响亲人而拒绝提供姓名,被活摘器官后的尸体被迅速火化销毁物证。

史密斯表示,中共凌驾于法律之上,利益及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人道主义精神激励我们还原事实真相。

前资深调查记者﹕法轮功修炼者被迫成为中共“器官供体”的主要来源

专程从英国赶来华盛顿DC作证人的前资深调查记者伊桑.葛特曼向听证会提供了他所收集到的12位证人的证词,并提到正在发生的“退出中共”运动的意义。


9月12日下午﹐美国国会举行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图为Ethan Gutmann发言。((摄影﹕文忠/大纪元)

葛特曼说,“为了了解中国政治犯是如何被大量活摘器官的,我从2006年开始对中国的医疗人员、强制执法人员和50多位来自中国劳教所的难民进行了广泛和大量的采访。根据我的调查和研究,中共的器官活摘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新疆。到2001年,这种行为扩大到全中国,而法轮功修炼者被迫成为中共“器官供体”的主要来源,而且这些供体在被活摘器官时经常被匿名处理。”

他说,“我无法提供中国家庭基督教会成员、维吾尔族人和藏民的死亡人数,但我估计在2000至2008年期间,有6万5千名法轮功修炼者因活摘他们的器官在中国被谋杀。对于这一数字是如何考证的,我在《国家器官》一书中有详细地说明。”

“任何人在阅读了这些材料后都会抓住一个明显的事实 – 对政治犯的器官活摘是受命于腐朽的中共干部。中国是一个被中共监视的国家,他们的党员和军队成员是重点被监视的对象。王立军自己就曾获得器官活摘方面的医学创新奖。所以“中共中央”知晓这件事。这件事是由中共政府操控的。由此,每个人都能很快地明白为什么现在发生的‘退出中共’的运动不是‘改革中共’的运动。”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发言人﹕呼吁美国政府进行调查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发言人迪蒙.诺托表示,2000年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以指数般爆炸式发展,并且能够在极短时间内为患者找到器官,已经引起了全球医学界的警觉。他指出,中国在没有正规的器官捐赠项目、器官登记及配送系统的情况下就突然成为全球器官移植数量第二位的国家,再考虑到需要找到匹配器官,而且在器官被摘除极短时间内就必须移植,都说明中国有一个巨大的活体器官库。


9月12日下午﹐美国国会举行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图为Damon Noto发言。((摄影﹕文忠/大纪元)

诺托表示,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及迫害的严酷程度正好与中国器官移植的迅速增长期相吻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已被多位研究者、外科医生及中共高层官员证实。中国军队控制了中国监狱系统、劳教所和大部份进行移植的医院,从中协调并保守秘密。诺托指出美国医院及医学院培养中国器医生并且进行器官移植的学术合作,美国企业为中国提供器官移植所需药物,他呼吁美国政府进行调查,并给出任何能够证明发生在中国的活体摘除的证据,否则美国医疗机构可能会帮助酿下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剧。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教授﹕医生应谴责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教授丹诺维奇(Gabreil Danovitch,MD)医生说,身在自由社会中的医生应该拒绝和谴责发生在中国的、灭绝人性的活摘器官行为。


9月12日下午﹐美国国会举行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图为Gabriel Danovitch发言。((摄影﹕文忠/大纪元)

丹诺维奇建议,医学杂志不要刊登来自中国的有关器官移植的文章;来自中国的医生也不应被允许在医学大会上讨论他们的器官移植手术,除非他们能清楚地说明他们所使用的器官不是来自于死刑犯。

丹诺维奇在会上呼吁美国国会立法,将美国公民从中国或其他国家购买器官列为违法行为。他说在制止发生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活摘器官上,美国应为世界树立榜样,使那些无辜者不再因自己的器官被摘除而遇害。

全球退党中心发言人﹕活摘器官展现中共本质邪恶

全球退党中心发言人李祥春医生说,活摘器官说明了中共本质的关键,也是其杀人历史中的最新事件。在中共1949年掌权后,大规模暴力运动此起彼伏,破坏了中国传统文化和价值观,对环境造成了永久性毁灭。1999年,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监禁、折磨、杀害这些遵循“真善忍”原则的修炼者,当时法轮功修炼人数达1亿。虽然仅有3500起死亡案例被不完全统计在案,但是我们已经了解到成千上万的修炼者被杀死,器官被用于移植。


9月12日下午﹐美国国会举行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图为李祥春发言。((摄影﹕文忠/大纪元)

“中共的行为及理念体现了它的非人道、穷凶极恶,换而言之它就是邪恶。它的目的就是用谎言和暴力统治世界,摧毁所有文明、社会结构及道德观念。”

“中共宣传的无神论摧毁了中国传统文化及人们的道德底限。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官员、警察、法院甚至医学界都参与或纵容活摘器官这个令人发指的反人类罪行的原因。但是,对法轮功“真善忍”原则的迫害让中共为自己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

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制止中共罪行 美国还可以做很多事情

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在听证会后接受采访时说,今天这个听证会的证据是压倒性的,违反人性的可怕的罪行一直在中国发生着,它必须停止。而且证人们也给出了建议(解体中共)。

他说,“制止中共的罪行,美国还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制定法律禁止美国人到中国接受被强制摘取的器官移植,或者直接在美国国务院的网站上贴出警告说,来自中国的器官最有可能来自无辜的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观众﹕听证会是采取行动制止罪行的新起点


9月12日下午﹐美国国会举行以“中共活体摘取宗教与政治异议人士的器官”为主题的听证会。((摄影﹕文忠/大纪元)

华盛顿DC国际交流论坛副总裁罗伯特.韦伯(Robert Webb)在倾听了整场听证会后表示,他完全相信中共活摘器官的真实存在,只是感觉太恐怖了。他说,“今天来听的观众很多,证人们举证的非常好,我绝对赞同证人们的观点。不过,我找不出合适的言语来表达我的想法。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种恶行竟持续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指中共)通过活摘人体器官来赚钱,实在是太恐怖了”。

“太恐怖了…太恐怖了…”他又连续重复了二遍。

韦伯说,“这种罪恶给人性带来污点。我希望我们的国会可以做些什么,这么做是为中国好。也希望西方国际社会也来制止这个罪行,至少美国人和其它国家的人不要给中共活摘器官牟取利益提供市场。”

“我认为,这场听证会是一个要做些什么(制止罪行)的新的起点。”韦伯说。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9/13/n368160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