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历史

155122192
美国专业医学期刊《美国移植杂志》近日在网上发表标题为《发生在中国的死刑犯器官摘取》(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 )的文章。文章引用中共官媒的话说,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一次采访中无意间证实:中共摘取死刑犯器官并未征得死刑犯本人和家属的明确同意。文章呼吁,世界各国、国际医药学界、工业界、政界等应该合作,采取联合行动、共同终结在中国的强摘器官的行为。

大纪元2016年1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在过去的15年里,中国已成为器官移植问题的国际焦点。没有任何其他地方像中国这样为全世界患者提供移植保证:有竞争力的价格、很短的住院时间和手术时间、大大减少的缺血时间。为做到这一点,中共很早就建立了从死囚强行摘取器官的有组织牟利系统,并成为世界上一个独特现象。

根据1994年发表的人权观察(HRW)报告《在中国的器官获取和司法执行(Organ Procurement and Judicial Execution in China)》,从文献资料来看,中共的器官移植历史可以分为三个不同的阶段。第一移植阶段是在20世纪的60年代和70年代,在外国医务人员的帮助下进行移植,在这个阶段,全世界受体患者的存活率非常低,中国也一样。

第二阶段是医疗机构、警察、司法和监狱之间的合作正式化,从而奠定了在1980年到1990年间死刑犯器官强制征收系统的基础。第三个时期始于2000年初,随着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移植在中国真正发展为一项产业。

1980年到1990年间

自1980年起,有几个因素促进了中国的移植业,预防器官移植排斥的免疫抑制剂环孢霉素A(cyclosporin A)被发现是其中之一。根据人权观察1994年的报告引用中共医疗当局的数据,这种药物在80年代中期引入中国,抑制身体的自然排斥异物倾向,显著提高移植患者的存活率,从50%提高到1987年的80%,再到1991年的90%以上。

此外,1984年10月9日,中共政府通过了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和民政部六个部门联合发布的司法文件《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和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规范了器官的使用。规定说:“无人收殓或家属拒绝收殓的、死刑罪犯自愿或经死刑犯家属同意利用的——其尸体或尸体器官可供利用”,条例还规定,“使用死刑犯的尸体或器官的机构必须严格保密,并要特别注意避免任何负面影响”。这项规定今天仍然有效。1984年的这份文件,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份可以证明利用死囚犯做器官移植供体的文件,而且非常明确的是,中共支持利用死囚器官做移植供体。

同时在中国,在1983年开始进行了一系列“严打”(“严重镇压”)的全国性运动,导致囚犯的数量显著增加。根据人权观察的报告,“捐赠”器官的数量显著增加。根据国际大赦组织1996年和1997年的报告,数月内就进行了数千次处决。报告注意到国家媒体“系统性的宣传,甚至是歇斯底里。”“任意定罪”和“加速的刑事诉讼,导致对社会弱势群体施用死刑的比例过高”。在此期间,死罪资格的罪行增加了150%。涉嫌在西藏新疆地区进行“分裂”活动的分子都上了死罪名单。

最后,20世纪90年代,中共政府逐渐减少了投入公共卫生体系的资金,从1990年至2002年,从60%降至42%。促使医院转向以药物销售和患者定价护理为主要收入来源。2016年出版的《血腥收获/屠杀》( Bloody Harvest / The Slaughter )报告中说:器官销售、付费移植和高价的环孢霉素使中国移植部门找到新的收入,特别是外币。

因此,大量香港、新加坡和邻国的大款病人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只要有钱,就能在中国做付费器官移植,避免在本国漫长的等待,这已经不是秘密”,大赦国际于1995年写道。

到了90年代,国际人权组织揭露了中共违反医学伦理原则的做法和法律体系的重大缺陷。有人指出,很多人被定为死囚犯是根据他们与器官接受者的匹配性而不是根据他们犯罪的性质。根据1996年J.D. Briggs的文章《中国死囚器官的使用》(The use of organs from executed prisoners in China),在此期间移植的数量增加了,从1988年的840起增加至1992年的1905起。几位作者还认为,经济利益至少是中共拒绝废除死刑的部分原因。

1999年后的时期

中国移植史的第三期开始于21世纪之交,伴随着1999年开始的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在此期间,中国移植业相比前几十年快速增长。据人权观察1994年公布的数字和2015年K.C. Allison等人的报告《中国死刑犯器官采购的历史发展和现状 》(Historical development and current status of organ procurement from death-row prisonners in China)中的数据,从1983年到1999年间,进行移植手术的医院的数量从98家上升到150家,增长了53%。然而,从1999至2006年短短7年,该数量从150家增加到600家医院,增长幅度300%。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从1992年起在中国开始普及,修炼人数众多。根据中共政府的统计,有7000万甚至上亿法轮功学员。共产党书记江泽民相信在三个月内可根除法轮功修炼,1999年开始严酷镇压,大量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囚禁。2007年,联合国酷刑特别报告员访问中国期间估计,在中国遭到酷刑的囚犯中有66%是法轮功学员。

死刑数量是中共的国家机密,器官移植数量也同属机密。由于器官移植数量属于机密,外界人士要想对中国移植的统计数据彻底洞察就非常困难。尽管如此,乔高等人(David Kilgour,Ethan Gutman,David Matas)在2016年发布了一份680页的报告,报告说,过去15年间,每年中国做了6万到10万起移植手术,总数高达150万起移植手术,比他们先前在2007年和2014年作出的估计高近十倍。

他们分析了中国近900家医院和移植中心的数据。数据分析包括:移植医务人员的数量、新医师的培训,大学合作机构和科学出版物、基础设施的发展(医院、分支的建设、床位数量)、投资额,移植技术以及免疫抑制剂的研究和开发、授予多产外科医生的表彰、公开声明等。在阅读本报告时,读者可以体会到中国的移植业真是很多很多金钱的产业。

国际社会对中共就摘取死刑犯器官的行为施加压力后,尤其是在2006年“伊斯坦布尔宣言”之后,中共在2013年推出了中国器官移植响应系统 (COTRS)——国家器官自愿捐献系统。由于传统的儒家信仰,在中国器官捐赠不是一种传承下来的文化,从1977年至2009年,只有130器官捐献者。没有器官的国家捐献体系如何工作?这要仔细看一下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兼卫生副部长黄洁夫的声明,他在2015年1月在人民日报上说:“被定罪的犯人也是公民。法律并没有剥夺他们捐赠器官的权利。如果被定罪的囚犯希望通过提供器官赎罪,应鼓励他们。”

原文: Le tourisme de transplantation en Chine : une perspective historique

责任编辑:林妍

薄谷开来案涉利用注射死刑便利活摘器官盗遗体


大纪元获悉薄谷开来案涉及与薄熙来、王立军等同伙,利用注射死刑便利来活摘器官及盗卖受害人遗体等罪恶。英国商人海伍德被杀,涉薄谷夫妇担心日益与他们家庭疏远的海伍德泄露他们活摘器官及贩卖尸体的秘密,而最后对海伍德杀人灭口。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2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王逸儒综合报导)大纪元获悉,薄谷开来案涉及薄熙来、王立军等同伙利用注射死刑便利来活摘器官及盗卖受害人遗体等罪恶。而英国商人海伍德被杀,涉及薄谷夫妇担心日益与他们家庭疏远的海伍德泄露他们活摘器官及贩卖尸体的秘密,而最后对海伍德杀人灭口。

近年来,国际上美国、英国等情报部门已经盯住海伍德,包括中纪委也盯住海伍德和王立军等,开始调查薄熙来、谷开来,海伍德和王立军都深感恐惧。

中共日前正式起诉薄熙来妻子谷开来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罪。案件已于8 月 9 日在安徽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然而,薄谷开来参与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才是案件的关键。

“按需被杀” 法轮功学员被有组织配型

大纪元获悉薄谷开来不但协助支持薄熙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灭绝性迫害,还参与推动用注射死亡针的方式,系统杀害法轮功学员,之后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遗体进行收集以牟取暴利。

薄谷开来利用薄熙来的权力,加上本人熟悉国际贸易、法律等,建立海内外器官及人体买卖网络,由于薄谷夫妇和政法委的密切关系,使得被关押在监狱和牢教所的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系统抽血,组织配型资料被系统管理,只要有人在海外付款要来中国做器官移植,就意味着符合条件的法轮功学员被有组织的配型,“按需被杀”。

在江泽民对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灭绝性迫害的大环境下,器官活体摘除实际上是在中共国家统治机器指使下的制度化屠杀。其犯罪群体受到国家机器及政法委、610办公室的包庇,具体来说就是610下令: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算自杀,不追究责任。

江,薄,谷及政法委利用手中职权和法律制定解释权,利用媒体让受害人群体受到罪恶政权的污蔑;其犯罪事实受到掩盖并隔绝于大众的视线;并对法轮功实施了长达13年的迫害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薄熙来王立军在辽宁推动死亡注射的背后

大纪元获悉,在高额利益诱惑下,并在利欲熏心的大环境下,辽宁军队医院、武警医院、民间医院,只要能联系到法院、公安局、劳教所管控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都有用死亡注射针杀害法轮功学员并摘取器官的罪恶发生。

从1999年到2012年,薄熙来在中国大连、辽宁等地主政时期,谷开来和王立军等都积极参与推进在沈阳,大连和锦州及整个辽宁省及后来的重庆市实行死亡注射取代枪毙死刑方法。

经过几年时间,辽宁省的沈阳、大连、鞍山已实施注射执行死刑多例。 2009年12月2 日,辽宁省高等法院宣布:从即日起,全省法院全面实行采用注射方法执行死刑,彻底取消了枪决。

在辽宁,手握大权的薄熙来和身后的谷开来,为迎合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利用手中权力,在国家统治机器配合下进行制度化的屠杀辽宁沈阳和大连每天接收到的、到北京上访而被扣押遭遣返的法轮功学员。

薄熙来在各种场合都表示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整”,在中国药品没有像西方那样的严控管理的情况下,不用找医生,只要花钱,人们就可以在市场上买到各种药物。

曾经给国内法轮功学员多次做辩护的人权律师彭永峰律师表示,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没有犯法行为,更不是罪犯,他们唯一的不遵从,是他们认为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自己在真,善,忍的信仰上的打压,是违背中共自己的“宪法”和法律的。

全世界唯有中国使用“死刑犯”器官

截止今日,全世界唯一使用“死刑犯”器官的是中共统治下的中国。

1984年,中共最高法院用法律形式确定,在法院死刑处决后,容许使用死刑犯的器官用于移植。然而,多年来美国国会的听证及海内外媒体报导,已经多次证明中共在摘取器官操作上,违背基本人类伦理原则,在“自愿捐赠”文件不存在的情况下,甚至在人还没有死亡情况下,在刑场上强取器官。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著名非政府组织“死刑资讯中心” (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 )主任理查德-迪特尔先生表示,在美国刑事犯和被判处死刑者在被关押期间,签署的任何关于“自愿”捐献器官的文件是无效的,因为在被囚禁的情况下,捐赠者的自由意志及决定被认为十分有争议。

美国在执行死刑后,不容许摘取死刑犯的器官,遗体必须立即送还给死者家属。

1949年后,中共当局就将刑场枪毙作为主要的死刑处决方法。中国大陆从1984 年 后,移植科学在世界各地兴起,那时中共就通过最高法院在法律上定下可以摘取”死刑犯”器官。

到了90年代中期,注射死刑在国外开始普及,移植科学也在西方兴起,中国大陆就在中国国内开始试行用注射死刑代替刑场枪毙。1996年3月中共人大常委会修订的 《中华 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12条第2款规定:死刑采用枪决或者注射方式执行。这是中国首次把药物注射执行死刑的方式写入法律,并于 1997年1月1日正式生效。

1997年3月28日,昆明市中院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首次采用药物注射的方法执行死刑。这是中国大陆首次用注射的方法执行死刑。

到了1999年后,也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后,最高法院开始将注射死亡针在中国全面推开。也就是在这年开始,中国大陆每年完成移植的数量有明显升高。

据中新社辽宁地方报纸报导,一个城市过去只有一个枪毙执行的刑场,而死亡注射针则解决了”执行死刑的人数多的问题”。这种处死的方式可采用工作室和死刑执行车,后者是流动性的。行刑的地点局限就不存在了。

从弹头过渡到针头,对“死刑犯”的处决表面上是在走向文明,然而,在中国大陆党国至上长期践踏人性,践踏宪法及法律的地方,无可想像的黑色犯罪,也在文明、科学的幌子下登台。死刑死亡针的应用不只限于“被判处的死刑犯”,也被大量用到非法关押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身上,他们成为最大的受害团体。

今日美国:中国使用注射死刑执行车是为了更有效买卖死刑犯器官

2006年6月15日,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今日美国》发表题为《中国制造注射死刑执行车》的报导,文章表示,中国使用注射死刑执行车, “是为了更便捷、 更完整、更有效地摘取、买卖死刑犯的器官。”

大赦国际也表示,“和枪击执行死刑相比,使用注射死刑执行车可以更快捷和有效的进行器官摘取。” “我们收集了强大的证据显示,中共警察、法庭和医院涉入器官交易。”

2009年,一名参与了大量最高级别的死刑行刑案例的中国警察向《英国邮报》表示,为获得鲜活的器官,(他们)永远在和时间比赛,注射死刑执行车有了更好的装备来完成这项任务。这名警察说:“器官摘取必须在行刑后15分钟内完成,然后将之放入冰盒或采取其它保存措施。”

辽宁活摘器官及遗体贩卖“流水线”

熟悉法律又熟悉官场、对钱财十分贪婪的谷开来,看准最高法院死亡注射修改草案提供了升官发财机会,借用夫婿当权的便利条件,与薄熙来,王立军大力推广在辽宁使用死亡注射,让英国人海伍德在海外协助运作器官买卖。

薄熙来治下的中国辽宁省成为人类历史上盗卖器官和尸体的犯罪大本营。

国际社会正常使用的死亡针有三种成分:高剂量速效硫喷妥纳(镇静,麻醉,使人迅速产生脑昏迷),几十秒到1分钟就可见效。高剂量骨骼肌松弛剂,使呼吸肌瘫痪,短时间内呼吸停止。静脉注射高剂量氯化钾,可以使心脏在几十秒内骤停。

在注射了死亡注射针之后,美国的常规至少等待25分钟到一小时,确保无心跳、无呼吸、瞳孔散大及无反射,才宣布死亡,遗体然后交还给家属。

在中国大陆,那些急于拿到新鲜器官的罪恶参与者,只等几分钟,就开始取器官了,这就是名符其实的“活体摘取器官”了。

活摘器官 薄谷心腹王立军冲在最前沿

在活摘器官方面,薄熙来谷开来心腹王立军冲在最前沿,因其心狠手辣。

2004年10月21日,王立军主持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在CCTV(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据王立军本人描述:“对于从警多年的民警,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时,都会为之震撼”。显然,他只等了几分钟,而不是国际社会的几十分钟和几小时,就开始摘取人体器官(实为活摘!),进行移植。

据《辽沈晚报》消息,2005年6月9日凌晨5时,锦州特派记者来到了由王立军在中国辽宁锦州公安局主持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此次研究活动场地── 锦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崔家屯,现场目击“通过用注射死刑人员行刑的全过程”,记者描述现场“专家云集刑场如同科研实验室”。该中心研究人员告诉记者:“罪犯的死亡过程、健康人药物注射前后的生命体征变化、毒物注射后各个器官的毒物残留情况、人面对死亡的心理改变…药物致死后人体器官的移植、毒物现场抢救等方面都会因为这些数据而获得重要帮助”。

美国著名医学专家、国际医学伦理研究泰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中心的主任亚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教授表示,王立军参与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所做的人体器官摘除和“心理研究”简直令人发指,其罪行如同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的 731部队。因为国际医学伦理绝对禁止,在将要行刑的人体,做如此观察研究。因为行刑的目地是终止其生命,任何其他研究和观察都被认为不人道和禁止施行的。 做了的话,就如同是二战期间日军731部队 和纳粹军医拿犹太人做活体试验一般。

中共官方公布王立军对药物注射后成功取得器官的“研究成果”

大纪元获悉,在辽宁沈阳、大连、锦州和重庆的军队医院,公安医院,公安局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地下秘密设施,甚至是民间医院及设施,死亡注射针多年来被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以便摘取他们的器官。 很多时候为摘取新鲜供血充足的器官,手术操作者只注射部份剂量,在人还没死亡情况下,还有知觉的情况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这一切发生在大连,沈阳,锦州等地,是薄熙来就职当地市长和省长期间。

2006年9月17日,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秘书长任晋阳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 奖 仪式上的讲话中说:“王立军教授和研究中心还针对药物注射后器官不易受体移植的难题进行了基础研究和临床实验,研发出全新配方保护液,在体和离体肝、肾脏组织再灌注处理后,经动物实验、离体实验及临床应用,取得了器官可以受体移植的阶段性科研成果 。”

这里指的“针对药物注射后器官不易受体移植的难题”是指打死亡注射针的高浓度氯化钾后,停止跳动的心脏,原本不能移植,为了解决死亡折射针对人体产生的药物毒性这个问题,王立军和其杀人研究中心,研制全新配方保护液(如:含钙的离子溶液可以对抗高钾),对被注射死亡注射针的人体和被移植后离体的肝、肾脏组织再灌注处理(就是灌流冲洗)。

这样就可将原来不能用的有毒人体器官,用在需要器官的受体人身上了。

据大陆中新网2012年3月5日转载了一篇题为《日军731部队人体实验1,467名受害者身份确认》的文章所述,中国学者宣布,日军侵华时期,在关东军第 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的受害者中,已有1,467人的身份得到确认。“在 731部 队最为残虐的是活体解剖。他们不打麻药便将人当动物一样宰杀肢解,各种人体器官分门别类迅速泡入药水,以供教学研究使用。”

卡普兰教授说,国际医学界和世界各国政府都应该对王立军这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发出最强烈的谴责,如果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默不作声,就等于在纵容这种野蛮和灭绝人性的行为。

王立军自己说,在几年内,研究中心完成几千例科学研究结晶。这意味着几千例生命被注射死亡针,器官被活体摘取、高价出售、遗体被出卖。器官高价卖给国内、国际需要器官的病患,尸体部份由公安局,法院卖给人体加工公司。

中共商业部不寻常的网络连接

2006年到2007年期间,薄熙来任部长的商业部网站出现一个连接,锦州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介绍。如果外人不知道内情,如何会了解公安局的研究中心和商业部的关系呢?

谷开来,薄熙来,王立军在过去13年间,使用死亡注射,迅速在短期内屠杀众多法轮功学员,摘取大量器官,在国际移植市场卖高价。甚至他们的遗体也不放过,出售给人体槊化加工场。

薄谷开来在海内外器官、尸体买卖交易的建立和经营上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和联络人。令人讽刺的是,中共合肥法庭审理薄谷开来记录中称,2011年11月谷开来用的氰化物用来毒死海伍德,氰化物就是中共在90年代末期实验各种死刑注射的药物之一,因其药物挥发性太强而停止使用。该药物也有口服制剂。

美国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指控反应

在王立军逃往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后三个月,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 了 2011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在中国章节部份,首次提到了关注中国器官移植以及海外和国内(美国)媒体及人权团体持续不断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事件。这是美国首次在正式政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

5月24日发布的美国国务院“2011年各国人权报告”中提到:“对于摘取死刑犯器官作为移植使用的指控,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杰夫2009年表示,囚犯不是人类器官的合适来源,如果要摘取他们的器官,必须获得囚犯的书面同意。海外和美国媒体和人权倡导组织不断报告器官强行被摘取的案例,特别是从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两个群体。”

据报导,王立军在发现知道器官活体摘取内情的海伍德被暗杀后,惶惶不可终日,为逃避自己遭到薄谷夫妇下毒手,遂于2月6日跑进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并呈交了包括有关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在内的各种证据。

(责任编辑:孙芸)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2/8/15/n3659521.htm

投书:中共死刑犯知多少

【大纪元5月27日讯】我曾在吉林省长春市石碑岭砖厂工作几年,长春市枪毙死囚的刑场也在这里,且是唯一刑场。

三月份苏家屯事件曝光后,中共秘密转移了法轮功学员,并开始屠杀这些活证据,彻底灭口。几乎全国各大医院都在向外宣称:四月份会迅速增加大部份活体器官,要求需要者赶快前来,快者一两天就能完成器官配型,其表明对法轮功学员的活体摘除器官并大规模屠杀,销毁罪证,正在进行。

为了掩盖罪恶,中共宣称“五一”前将处决一大批死刑犯。其一,死刑犯数量总是有限,据我所之,就长春市而言,按惯例都在“五一”的前一两天处决犯人,一般为12~13人左右,除老弱病外可用的健康器官最多两~三人,数量极为有限。

全国各大医院所言四月份,会增加大量的人体器官供体,决不会是死刑犯的器官,恶党所言器官都来自死刑犯,可谓欲盖弥彰。

5/27/2006 6:58:09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