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独家】武汉同济医院文件曝活摘罪恶

中共迫害法轮功内幕 系列独家报导之十一


大纪元最近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文件揭示该医院惊人的移植量。同济医院移植所需的大量器官来自哪里呢?(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提供)

大纪元2020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章洪报导)中共肺炎(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首先在武汉爆发,随后蔓延全球,使武汉成为世界的焦点。大纪元近期获得武汉医院内部文件,显示武汉一直高度涉入中共的活摘器官罪恶。

武汉不但是中共肺炎疫情发源地,同时也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发源地。2015年中共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在武汉召开的中国器官移植大会上称,“没有湖北、没有武汉,就没有中国的器官移植。”位于武汉的同济医院在中国器官移植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其肾移植数量是中国第一,肝移植数量是中国第五,心脏移植数量是中国第三。

大纪元最近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文件,曝光了该医院惊人的移植量,并衍生出一个疑问——同济医院移植所需的大量器官,来自哪里?

同济医院移植量惊人 可预约“按需移植”

《湖北日报》2019年4月10日报导说,武汉地区的心脏和肾脏移植量在中国领先。其中同济医院平均每天至少有一台移植手术。据同济医院的官网介绍,到目前为止,同济医院累计实施肾脏移植超过6000例,肝脏移植近两千例,心脏移植二百余例,胰肾联合移植近二百例。


图1:大纪元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资料:同济医院DCD(心死亡器官捐献)移植连年为大陆第一。(大纪元)

大纪元获得的内部文件(图1)显示,同济医院DCD(心死亡器官捐献)肾移植例数在2015年、2016年、2017年连续3年全国第一。

大纪元获得同济医院的另一个内部文件(图2)显示,同济医院的肾移植数量惊人,在2016年成为中国首家肾移植例数突破6000例的移植中心。

其中,2015年、2016年、2017年的肾移植量暴增。2015年肾移植数量接近350例,比前一年增加约100例。2016年肾移植数量达到一个高峰,约460例。


图2:大纪元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资料:全国首家肾移植例数突破6000例的移植中心。(大纪元)

同济医院还为器官移植设置了网上预约挂号,显示其有充足的器官供给。

更不可思议的是,“追查国际”组织证实了,同济医院还可以“按需移植”。

2019年12月25日,同济医院肝移植主任魏来教授回应“追查国际”的暗访调查电话时表示,肝移植至少需要六十万元人民币,“所有的问题当面来具体说”。

同济医院移植器官从何而来

同济医院大量移植所需的器官从何而来?

同济医院的内部文件(图2)显示,同济医院的肾脏移植有三类器官来源,其中最主要的是传统来源和捐献。传统来源按中共官方的公开报导,是来自死刑犯。

2006年3月9日和17日,两名证人先后通过《大纪元时报》曝光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秘密集中营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自此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在国际社会被曝光。国际社会也一直要求中共公开移植器官来源。

在国际社会压力下,2014年中共公开承认用死刑犯的器官做移植,2015年中共宣称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来源的唯一合法途径。


2014年3月11日,黄洁夫在港媒上透露,没有公民捐献出来,你怎么藏也藏不住。(网页截图)

不过,根据中共公开的数据,无论是死刑犯、还是所谓的器官自愿捐献,都填不满同济医院完成的巨大移植手术量。

2015年中共宣布停用死刑犯器官后,武汉仍是移植大户。同济医院内部文件(图3)显示,2014年,DCD肾移植154例,DCD肝移植73例;2015年,DCD肾移植291例,DCD肝移植101例;2016年,DCD肾移植356例,DCD肝移植111例。


图3:大纪元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资料:同济医院7年DCD(心死亡)移植例数。(大纪元)

然而,无论是湖北武汉、还是全国,器官自愿捐献(遗体捐献)的数量极其有限。

据《湖北日报》2019年4月10日报导,武汉市每年需要1600具遗体,其中仅同济医院就需要500具,而武汉市每年遗体捐献总共才300具,缺口巨大。中共卫健委显示,2015、2016年全国器官捐献也分别只有2766、4080例。


武汉市每年需要1600具遗体,而武汉市每年遗体捐献总共才300具,缺口巨大。(网页截图)

也就是说,中共公开的资讯就已经证明,包括同济医院在内的中国器官移植行业,所使用的器官绝大多数都不可能是合法的自愿捐献。例如法新社2015年3月曾报导,国际医学界人士质疑并警告,死刑犯的身体部位可能仅仅被重新归类为“捐献”而继续使用。

外界质疑,在同济医院的器官来源中,有多少人被贴上“自愿捐献”的标签而遭杀戮?又有多少“假亲属”移植?

同济医院医生参与活摘器官

“追查国际”负责人汪志远早前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我们的调查中,同济医院的医生护士就明确地承认他们用法轮功学员器官,我们有录音证据证明。”

2006年,“追查国际”曾打电话向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询问能否搞到法轮功学员的供体,对方回复说:“没问题,请来医院面谈。”

2015年10月12日“追查国际”调查员对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院心胸外科二病区宫医生进行了电话调查。宫医生承认用过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到监狱、到劳教所取器官,“我们有一个专门的,我们科魏主任,有一个专门的搞这个,以朱教授为首的,知道吧。这都是朱教授在负责。”

宫医生还披露,心脏移植移植有时候一个星期做5台手术,甚至一晚上做2台。

调查录音: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院心胸外科二病区宫医生

2017年6月7日武汉同济医院移植科毛医生在回应调查电话时说,“上一年做了一百多例肝移植,四五百肾移植。我们肾移植数量上全国第一。等待时间大概也得要个把月。供体具体其它的方面,我们不了解,这个信息也是保密的。”

在同济医院所在地武汉不断曝出警察“摘你器官”的恐吓。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张苏遭警察威胁道:“公检法是一家,都归政法委管,打死你就像拍死一个苍蝇,明天拉出去枪毙也没有人知道,割下你的器官说你自杀,谁知道?”

据明慧网2019年5月27日报导,2018年12月26日,在武汉洪山区中北路姚家岭站东湖熙园物业,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张波等六人被数十名公安和特警绑架到余家头派出所。六人被非法审问后,又被迫做体检,除抽走几百毫升血外,还检查了他们的肝、肾、心、肺等功能,甚至做了眼科检查,检查眼角膜。被绑架的学员都是年轻男性,他们通常被视为“优质供体”。

中共对“活摘器官”一直讳莫如深。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给全国各地的政法委系统下达“打死法轮功学员算自杀”的命令之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急剧上升。

2016年6月,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调查报告。报告基于对中国数百家移植医院的调查,发现中国移植行业可以“按需移植”,而且,数百家被调查的中国器官移植机构中,仅几家医院每年完成的移植手术量就超过了中共官方所说的每年1万-1.5万例;过去十年来,器官移植数量惊人,器官最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点阅“中共迫害法轮功内幕”系列独家报导,
欢迎读者爆料:editor@epochtimes.com

责任编辑:何坚

调查线索:武汉市协和医院仍然进行活体肾移植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

调查线索:吉大一院打着器官捐献的幌子 一天进行多项器官移植
调查线索:沈阳463医院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调查线索: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调查线索:武汉市协和医院仍然进行活体肾移植

调查线索:鞍钢集团总医院、鞍山市中心医院、铁西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调查线索:一起可疑的心脏移植手术

调查线索:一位前军人在太原武警医院见证活摘器官

调查线索:吉大一院打着器官捐献的幌子 一天进行多项器官移植

吉大一院副院长吕国悦,主导器官移植。2016年8月,吉大一院官网报道:

2016年8月8日,一男患者在吉大一院完成了肝移植手术,而肝源供体只等待了短短几天。

2016年7月12日,吉大一院在24小时内完成了16台器官移植手术,包括:3例肝移植,其中包括一例二次肝移植,8例肾移植,2例角膜移植。

对于肝移植,吉大一院官网报道称:“能够保证三个病人同一天取得供体,并顺利完成肝移植,标志着我院肝移植水平达到新的高度。”

其中一位报道题为《肝移植火红的七月》,一篇题为《肝胆胰外一科24小时攻坚3例肝移植成功》,但是,报道均打着器官捐献的幌子,但并未仔细说明移植中的肝、肾、眼角膜的来源问题。

调查线索:沈阳463医院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二零零三年,在沈阳463医院换肾的患者家属回忆患者换肾经历。据患者家属回忆,患者(老人)二零零三年得了肾坏死,经由当地医院(通化市中心医院)做透析的一个医生介绍,到沈阳463医院做的肾移植手术。

当时他们租住在463医院的医生买的房子里等待肾源,住所离医院近,费用比住院划算,也是该院医生推荐,当时有很多等待器官的人都是这样住的,这也是当时医院内部人员的一个产业链。

没等多久,这个患者就等到了。患者做手术的当天,有四个患者(都是男的)都是做的肾移植手术。据说,有两个人没有成功,但是医生说,还有肾源。

当时给该患者手术的医生是一个刚留学回来的研究生,好像是医院重点培养的目标。可惜患者家属只记得他是朝鲜族人,其余的信息就都不记得了。

沈阳463医院(全名:沈阳解放军463医院),百度“沈阳463医院肾移植”可见,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沈阳463医院百度贴吧仍有人询问“这里的肾移植怎么样啊”,还可见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baidu.51nanke.net显示的“举行全国肝、肾移植影像学技术学习班…沈阳463医院…”的“院内新闻”下的标题,在huizhi123.com(慧知网)下有关于沈阳463医院泌尿外科的详细介绍,其中提到:

“463医院泌尿外科于2000年被批准为军区泌尿外科研究中心,是辽宁省泌尿外科,器官移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单位……肾脏移植技术在东北地区属于领先地位。已完成肾移植手术1200多例……2005年,开展省内首例亲属活体肾移植,至今已完成80多例,是卫生部批准的肾脏移植准入单位。”

泌尿外科军医博导团,包括郭宏欣(肾移植)、杨乃民、王柏华、富侠、杨敬进、石歧兴、刘冬烨、姜泰茂等医生。

调查线索: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简称青大附院,地处青岛市江苏路。器官移植中心在住院二部的三楼,这里有十四个病房,约二十七个床位,大多是肝移植。床位空位很少,几乎每天或隔一、两天就有手术。来住院的人等肝源的时间一般是一周左右,一个手术下来的费用基本是一百万元。

这个器官移植中心成立大约两年了,现在有一个副院长在这里当主任,据说是从北京武警总院调来的,还有两个主任是从天津等地调来的,下面还有主任和大夫。

从北京调来的挂牌副院长的主任名字:臧运金
主任:郭源、范宁、张斌、李志强
主治大夫:关鸽、辛洋、赵扬、王新、孙延东、
值班电话:15821958979

调查线索:武汉市协和医院仍然进行活体肾移植

二零一七年一月初,笔者了解到,一位已“三退”的老人,提到自己亲属在二零一六年九月份,在武汉市协和医院做了肾脏移植手术,大约花费人民币四十~五十万元,医院方未透露供体的具体信息,只说是“死囚”,年龄约三十来岁,并强调供体身体非常好、非常健康,肾源非常好。目前患者已经出院,但并未见好转。

所以,武汉市协和医院有可能仍在持续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调查线索:鞍钢集团总医院、鞍山市中心医院、铁西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1999年7月20日,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以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江泽民集团按照“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迫害法轮功中,一种非常重要但被极力掩盖的迫害手段就是允许大规模谋杀法轮功学员以强行摘取器官和做器官贸易,通过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来牟取暴利。

二零零一年,卫生部颁布了辽宁省可以进行器官移植的五家医院,鞍钢集团总医院即名列其中,然而事实是鞍钢集团总医院、鞍山市中心医院、铁西医院,长期以来一直进行器官移植,其中包括肾移植、肝脏移植、心移植等等,移植数量无法统计,数目惊人。其中尤其鞍钢集团总医院,以迟树平为“骨干”的医疗团队,发表多篇器官移植的学术论文,其中一篇,就建立在八十例器官移植基础上。

一、鞍钢集团总医院

鞍钢集团总医院是三等甲级医院。泌尿外科是鞍山市开展肾脏移植手术最早、例数最多的专科。

迟树平,鞍钢集团总医院北京大学吴阶平泌尿外科鞍山中心主任,主任医师,一九九零年毕业于大连医科大学临床医疗专业,在泌尿外科临床十八年。一九九九年,到上海长征医院泌尿外科及肾移植中心学习,二零零一年,开始肾脏移植手术,到二零一二年,在省内外,对尿毒症患者施行肾脏移植手术二百七十余例。

刘新,泌尿外科主任,做肾移植。

其他参与医生郑玉刚,李文碧,王云峰,江海燕,徐显华,王虹。李静((以上九名已确认参与器官移植)

地址: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健身街3号。
联系电话:0412-2227043 邮编:114001

二、鞍山铁西医院

钟鸿烈 ,硕士研究生,主任医师,中华医学会鞍山市泌尿外科分会主任委员,现任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鞍山医院医疗副院长。做肾移植。

其他参与的医生李永刚,泌尿外科,
其他医生:陈余粮、刘威、潘斌、陈东、陈静、赵旭(以上六人不能确认参与器官移植)

铁西医院地址:鞍山市铁西区人民路民主街166号
电 话:0412-8813788(医务科),0412-8814448(院办公室),0412-6707222(总机)

三、鞍山市中心医院

徐忠 ,泌尿外科主任医师

其他泌尿外科的医生:孙孟仁 ,朱晓东 (以上三名不能确认参与器官移植)

联系方式:电话号码:0412-5535948 5930000
地址:鞍山市铁东区南中华路77号 邮政编码:114001。

在器官移植的高峰期,时任鞍山市市长的是谷春立,政法委书记是赵乃金。据知情人提供消息,鞍山医院进行器官移植的活体器官移植库曾设在汤岗子疗养院对面的65751部队。

我们希望知道内情的善良世人提供更多消息,公布更多内幕。

调查线索:一起可疑的心脏移植手术

长江商报网2016年6月报导了一起心脏移植手术。2016年6月19日早上,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医生王国华,从十堰携带活体“捐献”器官(心脏),乘坐十堰发往汉口的D5222次列车,前往武汉,为患者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文中声称“捐献器官”,在目前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仍实施器官活摘的背景下,请有条件的正义人士关注一下这起手术的器官来源。

附:
原报道标题:动车因大雨被堵路上 绿色通道助待移植心脏及时送达
网址:http://www.changjiangtimes.com/2016/06/537396.html


网络截图

另,2016年9月,一消息来源称,湖北省十堰东风公司总医院,目前仍然在做肾移植的手术。由于消息封闭,器官来源不详。

调查线索:一位前军人在太原武警医院见证活摘器官

2016年9月15日晚10时多,我(一位法轮功学员)和一位法轮功学员遇到一外地年轻人,和他讲真相劝三退,他明白真相了,主动告诉我们,他叫某某某,今年37岁,在武警部队呆了8年,这次是和朋友接一个工程项目的。他主动要真相资料,他三退了。

我讲到中共邪党各大医院都做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我们国家有的高官落马都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有关。他说他在部队时,在太原武警医院值班,亲眼看到了活摘“死囚”器官,每活摘一个,还发一百元补助费。

我说,那根本不是“死囚器官”,哪有那么多死囚呢?那都是修炼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中共邪党十七年迫害法轮功,迫害死了无数人,国际上有调查活摘法轮功的人士,迫害事实清清楚楚,有联系器官的电话录音等等,劝他一定要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实一一都揭露出来,摆放自己的位置,选择美好未来。

他惊醒了,嗯了一声,打断我的话,靠近我,吐出了真言:“共产党没有人性!!!共产党没有人性!!!我走了,下次有缘再相见。”他就飞快走了。

武汉地下卖肾案新进展 薄案引爆器官黑市内幕

08202583
日前,武汉爆出地下卖肾黑车间一案的新进展,“活摘器官”再成焦点。此案凸显,中共继续隐瞒薄案活摘器官罪宗加剧中国社会器官买卖黑市。此外,中共太子党薄熙来对其一审判决不服,已经提出上诉的消息,大陆官媒罕见集体噤声。(网络截图)

【大纪元2013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清综合报导)日前,武汉爆出地下卖肾黑车间一案的新进展,“活摘器官”再成焦点。此案凸显,中共继续隐瞒薄案活摘器官罪宗加剧中国社会器官买卖黑市。

武汉跨省地下贩肾案 陕西公立医院医生参与

《楚天都市报》9月30日消息:武汉破获一起跨省地下贩肾案,陕西某公立三甲医院主治医师陈某负责主刀并组建了强大的“挖肾团队”。每台手术,“受体”支付40万元左右,中介拿走10万元左右,陈某分得8万元,其他成员各分得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而每名“供体”仅能获得3万元左右。

9月24日,包括该地下肾脏移植手术室的组建人邓某、主刀医生陈某及其医师团队、司机朱某等12名犯罪嫌疑人被当局批准逮捕。
  
据江夏区检察院查明,这一地下肾脏移植手术室于去年8月开始筹备,牵头人是34岁的荆州籍男子邓某(人称“徐哥”)。据邓某供述,他通过中间人认识了陕西省某公立三甲医院肾移植科主治医师陈某,两人约定,由陈某负责主刀并组建医师团队,邓某提供资金、租房、购买手术设备并联系受体和供体。

主刀医师每次露面都戴口罩帽子 众人不识其面目

据检察机关介绍,非法换肾手术的主刀医师陈某今年44岁。该团伙其他嫌疑人交待,陈某行事非常谨慎,每次手术时,他总是在手术前才乘坐飞机从西安赶来武汉,而且都要等到手术准备工作全部完成才进入手术室,出现时总是戴着口罩和帽子;而一旦手术完毕,他也从不多作逗留,立即离开武汉,以至与他“合作”大半年的团伙其他成员都说不清楚陈某的长相。而他的真实身份,也只有邓某一人知道。

实际上,此案在当局宣布薄案公审的前一天8月17日被大陆媒体曝出。分析称,这消息间接证明,中共最近几年活摘器官在数量和规模上非常惊人,在中共系统性进行活摘器官犯罪中,已训练出大批移植器官的专业医生。

卫计委新规泄密薄案被掩盖的最大秘密

薄熙来案庭审于2013年8月22日上午8点43分开始,新华网提前15分钟15秒(08:27:45)在最重要新闻里转载了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的重要文章《卫生部门成立器官获取组织 图解捐献流程(图)》。

分析称:在薄熙来案庭审消息的十几分钟之前,中共喉舌在显著位置发出器官移植要集中化制度化,凸显中共“此地无银三百两”,因为薄熙来的死穴--活摘器官就是江泽民和党的七寸。

无独有偶,就在8月18日中共官方通报薄案将于22日在济南中院正式开审的同一天,大陆各大媒体均报导了国家卫计委于8月17日印发《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试行)》的新闻。

此新闻披露,根据卫计委的统计,每年约30万患者等待器官移植,其中仅有1万人能够获得合适的器官,并接受移植手术。而中国公民自愿的去世后器官捐献工作自2010年3月试点以来,2010年至今,共有超过1000位公民身后捐献器官,累计捐献器官超过3000个。

外界发现:3年只捐献了3000个器官左右,平均一年1000个,而平均每年却有1万人获得合适的器官并接受移植手术,那9000个器官又是从哪里来的?按照中共卫生部2012年的最新说法“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主要来源”。那么,2010年至今每年究竟有多少死刑犯被处死呢?

据中美对话基金会在2007年披露,根据其收集的数据和中共官方媒体的有限披露,中国2006年执行死刑的人数为8000人,而“意大利反死刑组织”发表报告称,2006年全世界有5628人被处决,其中在中国被处决人数达到5000人。2011年,美国人权活动机构对话基金会创始人康原称,中国每年处决约4000名死刑犯。

专家估计,在器官移植的供体和受体必须匹配的前提下,4000名死刑犯中真正能适合且匹配的大概在1000人左右,这明显与9000个器官供体的数据不符。无疑,大陆死刑犯根本撑不起器官移植市场。

大纪元曾报导,2012年2月,王立军在投奔美领馆时,已将薄熙来指示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证据(录音、密件等)及政法系统下达的对法轮功及异议人士的镇压文件交给美方。另据报导,薄熙来主政大连、辽宁期间,为了讨好江以达到高升的目的,紧跟江的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并与其妻谷开来沆瀣一气,残忍地将秘密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活体摘除后盗卖并制成尸体标本,而后此罪行被中共广泛复制,蔓延全国。

观察人士杨宁分析称:薄熙来一案中被中共掩盖的最大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如果与卫计委公布的漏洞百出的数据联系在一起,就不难发现每年那无法说清来源的8000个甚至更多的器官来自哪里。

《财经网》点名军方304医院等与地方政法系统勾结形成器官黑市网络

在薄案如火如荼发生的去年,大陆媒体《财经》杂志曝光中国首宗公开的非法买卖活体器官案,涉及51颗活体肾脏,8颗死刑犯器官,被告包括法院人员、解放军医院医生等,他们伪造移植医院所需“死刑犯判决书”、“死刑犯器官捐赠志愿书”、“亲属之间捐赠志愿书”文件。被中国政府公开的此活摘器官案件证实了:《大纪元》六年来一直报导的中国存在从军方医院、政法委法院、监狱系统、器官中介商、黑道帮会密集联手形成的大陆器官产业链的黑幕。

今年马三家酷刑黑幕发酵之际的4月15日,财经网再次披露全国黑市器官买卖网络,称之为这是“涉及军方医院和地方法院的一起器官刑事案件”、但“这两家机构并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

文章曝光由中共地方政法机构与军方医院和器官黑道中介联合操纵的器官买卖黑幕,明确点出军方304医院的参与,此文“勾勒出一个涉及非法器官市场各个环节的网络:在‘产业’链条上,涵盖了包括医院、法院、中介、医生、死囚、‘供体’、‘受体’在内的所有环节。”

中共公安高层家属:活摘器官是真的

薄熙来在一审中全盘翻供,引爆各界甚至是中共体制中人士的义愤,8月27日知情人鲍光(化名)公布了薄熙来2006年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8月30日,澳洲布里斯本一名中共公安高层的家属向法轮功学员表示,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确实存在。

据明慧网报导,8月30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在布里斯本市中心中领馆前向民众讲述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真相。当时一位路经活动地点的大陆留学生告诉法轮功学员:“薄熙来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是真的。我们家是公安高层的,知道这个情况。”这名留学生还当场退出了共青团,并表示支持法轮功。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全面曝光在即

中国最早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中国大连,因2000年镇压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推行镇压法轮功的政策遭遇中国省、部委级的中共官员们的消极抵制,再加上2000年有超过一百万来自中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北京临时监狱都放不下这样多法轮功学员,时任大连市长和后任辽宁省长的薄熙来为讨好江泽民,主动要求将临时在北京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运往东北大连、沈阳等地。

大连监狱和周围的临时监狱当时关押大量法轮功学员,在薄熙来推动江泽民群体灭绝法轮功学员政策下,政法系统警方、法院勾结黑帮器官中介及军队医院和政府医院联网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贩卖法轮功学员尸体的罪恶最早就在中国大连发生了。

由于薄熙来的下台,很多关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贩卖法轮功学员尸体的罪证正浮出水面,中国民众也将相关证据在互联网上曝光。

(责任编辑:高静)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3/10/1/n3976172.htm

审薄前武汉爆出地下卖肾黑车间 活摘器官再成焦点

【大纪元2013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万方综合报导)目前全世界聚焦将在22日公开审理的薄熙来案,中共除公开薄熙来犯有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三宗罪外,还极力掩盖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尸体和伙同周永康阴谋政变两大致命罪行,而这些如果在中国大陆被公开都会导致中共立即崩溃。

就在薄案开审前夕,8月17日大陆媒体曝出,武汉发现一个地下卖肾黑车间,有专业医生参与。主刀医生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供体和受体都同时同地接受移植手术。

这消息间接证明,中共最近几年活摘器官在数量和规模上非常惊人,在中共系统性进行活摘器官犯罪中,已训练出大批移植器官的专业医生。

1434562320
揭露武汉市郊的一栋别墅变成了湖北地下卖肾黑车间的神秘爆料人李伟身上手术刀口触目惊心。(网络图片)

地下卖肾黑车间曝光 医生医术娴熟 供体和受体都同时接受移植手术

据大陆《楚天都市报》报导,8月17日,武汉市郊的一栋别墅变成了湖北地下卖肾黑车间。

在大陆,买一只肾花费约40万元,供体得3万,负责手术的医生分赃13万、麻醉师得3万、参与护士各1万,剩余赃款由所谓的“线人”分赃。

报导说,实施手术的则是一个专业的医疗班组,包含有一名主刀医生、一名麻醉师,还有两名护士。让民众非常震惊的是:供体和受体都同时在别墅内接受移植手术。肾脏摘除手术虽简单,但植入手术非常复杂,对手术设备和环境的要求极高。

有分析认为,执刀医生一定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只有经过多次实际操作手术,才可以培训出这么娴熟的技术,从侧面反映出中共活摘器官的数量惊人。

从中共公开的医学文章也可以证实这一点。《中华医药杂志》2003年11月第3卷第11期,刊登了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肾移植科的两位医生题为〈在肾移植临床工作中指导研究生实习的体会〉的文章。

文中写道:“随着我科室肾移植的不断增加,近年吸引了全国、全军许多年轻医师来我校就读肾移植专业的硕士和博士。这些研究生学完理论课后,要到我科室实习六至八个月。

“……肾移植手术的操作让研究生具体参与,令其逐步体会……这些研究生由最初对肾移植的陌生到实习结束时成为一个较熟练的肾移植专科医生,大部份毕业分配到各单位后都成为肾移植技术骨干力量。”

从10年前这段学术文字,就透出一个个年轻技术骨干的成熟背后是数量惊人的器官移植手术。

时事评论员齐铭认为,从数量和规模上来看,民间的数字是远远不能解释中国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器官移植业的疯狂增长的现象。许多像心脏移植这样的供体是一定会死亡,但中国有些医院却能在2周内找到供体,这样的状况只有在国家政权的运作下才可能实现,任何个案、个别机构都无法解释。

中共军队医院是活摘机构的核心

2009年11月11日,明慧网发文披露,解放军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机构。

1999年7月中共把法轮功定为头号敌人,中共军方开始按照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命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上消灭”,而贩卖器官这种一本万利的买卖又成了一条被江泽民默许而鼓励的军队生财之路。

军方总后勤部利用军队系统和国家资源,将到北京上访而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和各地被非法拘捕的法轮功学员验血编号,输入电脑系统,统一关押、统一管理,成为国家级的活体器官库。

总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供体调配到军方医院和部份地方医院,其运营模式是向医院提供一个供体直接收取现金(外汇)的血腥交易。军队移植是大头,卖给地方的器官只是额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医院作为向海外揽客的橱窗和广告,否则只有中国军方做移植手术对世界将难以掩盖。

而在海外,中国大陆成了器官移植旅游的好去处,许多需要在海外等待数年的器官,在大陆十天、半个月即可找到。

薄熙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在海外被曝光

之前《大纪元》曾多次报导,薄熙来主政大连、辽宁期间,大肆扩建监狱、劳教所等关押场所。在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中,残忍地将秘密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活体摘除后盗卖,而后此罪行被中共广泛复制,蔓延全国。

2012年2月6日,王立军携带薄熙来和谷开来所涉事件相关资料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庇护,其中就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机密。

2013年7月,美国著名作家、前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撰文《展出中的遗体》,揭露了薄熙来为捞取政治资本,以活摘器官和塑化加工尸体推动、实施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在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的黑幕。该文被《旗帜周刊》(WeeklyStandard)第十八期登载。

美国资深记者伊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在他写的《失去新中国》一书中说,他经过独立调查发现,摘取器官的罪行到2006年达到高潮,现在仍然在继续。到2008年,最少有65,000名法轮功学员因为被摘取器官而死亡。其他团体的人士如西藏人、维吾尔人和一些基督教团体人士也成为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罪行的受害者,只是数量没有法轮功学员那么多。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及死囚犯器官的规模惊人

8月8日中共卫生计生委网站公布了北京协和医院等165家被批准开展人体器官移植项目的医院名单。这165家医院遍布大陆31个省、市、自治区。从名单中发现,中共的军方医院都大量涉及器官移植业务。

《光明网》报导披露,中国公民自愿的去世后器官捐献工作自2010年3月试点至今,只有1,000位公民身后捐献器官,累计捐献器官超过3,000个,平均每年1,000个器官。该报导引用卫计委(原卫生部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数据称,中国每年约有30万患者等待器官移植,其中仅有1万人能够获得合适的器官,并接受移植手术。这与每年自愿捐献器官数目相差十倍。

该报导还称,“国家卫生计生委规定中,特别提出八项禁止性条款,包括禁止随意死亡判定等。”暗指中共卫生系统目前普遍采用“随意判定死亡”方式,获取人体器官。

据了解,大陆的死刑执行每年在2,000~3,000人之间,比较稳定。然而与死刑犯死亡人数不相称的是,大陆中共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认为2005年就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峰,这一年就有2万例。而1999年全中国仅有4,000多例肾移植,肝移植数字近乎于0。

根据大赦国际估计,在2000年至2005年这6年间,有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而2007年,移植手术突然减少了一半,原因是2006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曝光,中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不得已整顿移植市场而出现的结果。

中共面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 说法前后矛盾

自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及死囚犯器官的罪行于2006年陆续在国际曝光,中共极力掩盖。

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同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否认称:“一些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海内外舆论,是别有用心的。”

同年10月10日,秦刚回应BBC记者傅东飞的报导(报导中提及探访的医院医生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时再次声称:“境外一些媒体报导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但在2006年11月,中共官方转变了说法: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据《BBC》2006年11月17日在〈中国承认大部份移植器官来自死囚〉一文中写道,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广州的一个会议上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2007年1月11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接受《BBC》的“中国丛谈”节目专访中也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直到2009年8月26日的《中国日报》首次公开承认,大部份器官来自死刑犯。国际社会解读为,这是北京政府在盗用死刑犯器官上的正式表态,从此后,中共再没有就死刑犯是主要供体进行过否认或反驳,这成为在各种场合的标准说法。

尤其到了2012年2月王立军逃馆事件发生后,活摘器官的真相再被曝光。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王立军担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该中心做了数千例活体摘取器官的现场试验。2006年9月,这项研究被“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资助科研经费200万元。

王立军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奖典礼上谈到器官受体移植时说:“我们所从事的现场,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也就是说,仅成立两年多的“研究中心”,已完成几千起器官移植。

2012年9月,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接受媒体专访,称卫生部统计数字显示,至2009年年底,65%的器官移植是从死亡者遗体中获取,其惟一来源是死囚。另有35%的移植使用活体器官。

《中国网》2013年3月5日的报导称,“卫生部:两年后器官移植不再依赖死刑犯”。

8月18日官方《光明网》在薄熙来公审前夕,报导了“捐献器官须强制自动分配9月起实行”的消息。

上述数据表明,无论是主动捐献器官,还是来源于死囚的器官,与大陆实际的移植器官数量不能吻合,存在巨大缺口。

分析认为,随着国际上对中共大范围摘取死刑犯器官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质疑声越来越大,官方采取“退一步”的掩盖政策。

目前在薄案开审前,武汉地下卖肾黑车间曝光,让外界再次聚焦中共力图在薄案中掩盖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责任编辑:谢东延)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8/21/n3945594.htm

武汉法官潘仁强见证摘取死囚器官过程

随着中共系统利用死囚器官和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不断被揭露,不仅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社会的谴责,而且,中国大陆的民众也开始觉醒,公开揭露中共恶行。日前,武汉中院退休法官潘仁强向本台爆料说,他在担任法官期间曾亲自参与倒卖死刑犯器官。请看报导。

武汉中院刑一厅退休法官潘仁强7月4号向《新唐人》揭露,中共系统利用死囚器官早在1980年代就有。

武汉中院刑一厅退休法官潘仁强:〝1983年,中共政法委和卫生部下发文件,就开了先例的,让全国公检法配合医疗部门割死刑犯器官,我是获利者我也是参加人、也是证人。〞

潘仁强还向记者描述了摘取死囚器官的过程。

潘仁强:〝判了死刑以后在执行以前,给死刑犯屁股上打一针,防止血管凝固,事先医生要什么都订好了,由法医室来操作,医生把救护车开到现场,就在刑场上割起来了,割完了以后,火葬场就把不要的尸体拉走,由公安派几十个警察在火葬场守着。〞

对于现在被国际社会广泛谴责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潘仁强认为,那是完全可能发生的。

尽管中共一直抵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但是,中共卫生部的统计资料却显示,中国有大量的器官移植案例,器官来源不明。

美国西奈山医学院病理博士王文怡:〝它每年完成的移植数远远高于处决的死刑犯。按照国际大赦的材料显示每年有一千多例处决死刑犯,但是它完成的移植数都是上万,也就是说很多器官不是从死刑犯身上拿下来的。从那拿到了呢?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王文怡表示,2006年,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皇家检察官乔高和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针对中国大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象已经做过调查,证明是存在的,而且到现在一直在发生着。

新唐人记者田净、君卓采访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