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松原五年地震千余次 在告诉世人什么?

大纪元2017年07月24日讯】据大陆媒体报导,7月23日7时13分,在吉林松原市宁江区伯都乡伯都村附近(东经124.8度、北纬45.3度)发生4.9级地震,震源深度12千米。此次地震,延吉、长春、哈尔滨震感明显。十几分钟后,在近乎同一地点,再次发生2.2级地震。而就在此前的7月18日,在同一地点,也曾发生震感明显的2.6级地震。

如果将时光倒流回2015年7月20日,也就是中共原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部长令计划被通报若干罪名并移送司法的那一天,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北纬44.7度,东经124.2度)发生了3.1级地震,震源深度8公里。

7月20日前后在中国大陆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因为正是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掀起了对法轮功修炼者残酷镇压的狂涛,这一天也成为当代中国社会最黑暗的一页。从这一天开始,无数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关押、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被活体摘除器官。可以说,十八年的迫害不仅波及了十几亿中国人,逆转了中国社会的进程,更对人类的命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迫害的十几年中,每到这个日子前后,全世界法轮功学员都会在各地集会,声讨中共和江泽民集团的暴行。今年的7月18日至23日,全球各地法轮功学员同样是举行各种活动,要求停止迫害,法办江泽民,解体中共。

在这个敏感时期,松原发生不同寻常的地震,上天究竟在传递怎样的信息?笔者几年前曾撰写过几篇文章,关注过松原地震。当时提到,并非地震带的松原自2003年以来地震相当频繁,而且几乎都发生在同一地区。如2013年从10月31日到12月8日40天内,松原地区共记录到前郭县发生地震712次,其中15次是3到6级地震,2014年的地震同样未止,1~4级地震不断。2015年的地震虽不见公开报导,但据说也并未停止。2016年全年地震13次,最大震级是3级。

此外,官方资料显示,自2013年以来,到2016年底,松原共发生地震1362次,其中5级以上5次,4到4.9级以上10次。是什么原因让上天对松原格外的“关照”,地震频发?

笔者在撰写的文章中,通过多方资料的比对、分析、论证,指出松原地区在历史上绝非是个地震活跃带,也与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没有关联,反而诸多的证据表明,从2003年开始的松原地区频繁的地震,特别是2013年密集的地震,只能与中共在此隐匿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秘密器官库“中国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有关。

早在2006年,有证人在海外曝光沈阳苏家屯地区存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下集中营并存在活摘器官的罪恶后,来自大陆沈阳军区军医系统的证人亦投书披露: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根据笔者的合理分析,这个“672-S”极有可能就是松原。

中国古人讲“天人合一”,是以上天正是通过十几年的频繁地震,来彰显对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的震怒。或许是海外的强烈曝光,或许是周永康2014年的落马,松原市原本做器官移植的十几家医院突然销声匿迹,至少表面上不再看到公开宣传,而近两年多来的地震较之前减少,也似乎在印证著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有可能被转移。

不过,今年7月连着三次发生地震的宁江区伯都乡伯都村却令人生疑,因为宁江区内矿产资源丰富,石油储量1.3亿吨,天然气储量10亿立方米,辖区内还有石油新村。这与之前发生地震的前郭县有共同点。

建于1961年的吉林油田正地处松原市。据中国石油网站报导,2013年多次地震的震中位于前郭县查乾花镇,周边分布着隶属吉林油田的采油厂、松原采气厂、供电公司等单位,它们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那么,最新地震发生地的宁江区伯都乡下辖的石油新村也应该隶属于吉林油田。难道这个地区藏有什么未知的秘密?难道罪恶还在持续?

中国古人从来都讲“人在做,天在看”,松原的罪恶上天都在一笔一笔的记录著,而上天十几年来的愤怒一直未休,一直在通过地震的方式警告著当权者,尤其在特殊的日子里。无疑,如果当权者和世人无视上天的警告,天谴将终有不期而至的那一天。

责任编辑:莆山

调查线索:吉林女子监狱涉嫌活摘

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三年,我被绑架到吉林女子监狱,遭到迫害,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每年都要检查两次身体,抽血、拍X光片,和我们在一起的刑事犯人都不做检查。可是身体真的有病的学员,并不给医治。

在二零零四年十月份,有一名松原的大法弟子,名字好象叫郝桂贤,三十多岁,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说她子宫内有肌瘤,要到长春劳改医院做手术,可是只有三天的时间,人就没了,陪她一同去的刑事犯人说;人死了。当时听到消息的人都很惊愕,一个鲜活的人怎么三天就没了。

在二零零四年的一月份,从德惠看守所绑架来了四、五个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说是在看守所时绝食,其他法轮功学员都分到了教育监区,而这位法轮功学员在入监队,只有两、三天的时间,人就没了,说是死了,和她一起来的有个叫胡杰的,称她叫小贤。后来听到有一个叫陈丽华的帮教(松原人)说:她前一天去“转化”(就是让她放弃修炼)她时,人还好好的,第二天人就没了。

为了制止迫害,严惩凶手,请知情者给予补充。

【杨宁】吉林松原隐匿着中国的“奥斯威辛集中营”?

songyuan-qinglongshan
google-map 吉林省松原地图(截图)

杨宁

【大纪元2013年11月22日讯】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时期最主要的也是最臭名昭著的集中营和灭绝营,位于波兰距克拉科夫西南60公里的小城奥斯威辛。据统计,约有110万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杀,超过九成的遇害者都是犹太人。二战后,该集中营成为纳粹种族灭绝的历史见证,并被纳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警示世界“要和平,不要战争”。

六、七十年后,很多人以为这样的罪恶、这样的集中营早已离现代文明远去,然而,出乎世人意料的是,类似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类似的集中营——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下器官库,依旧存在,而且就存在于我们的身边。

早在2006年,有证人在海外曝光沈阳苏家屯地区存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下集中营并存在活摘器官的罪恶后,有来自大陆沈阳军区军医系统的证人亦投书披露: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需要的时候可大规模调动,转移5,000人只需要一天就可以了,专车专列,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

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12万的代号为672-S的集中营究竟在哪里?若干证据和来自上天不断的警示都将其指向吉林松原。笔者找到的依据和警示如下:

一、在2006年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曝光代号为672-S集中营的当日,吉林松原干安、前郭地区发生5级地震。地震和曝光器官库两件事,除了在时间上的巧合外,地点上难道没有某种联系?

经查,松原市下辖的前郭县、长岭县、干安县、扶余县的行政区域代码正是“72”,而代号中大写的S,极有可能是“松原”的“松”字的首位字母,代表松原,这样的代码方式并不少见。至于“672-S”中的“6”的含义,笔者推测可能有两个意思,一是指36个集中营的序号;二是指其受中央“610”办公室直接管辖。据2006年4月明慧网的报导,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狱警对法轮功学员讲,凡是两次或三次被抓捕坚决不转化的年轻的男大法弟子,全部份批转移到“青龙山”,对外宣称是批捕,转移时不许带衣物,之后就音信全无。而“青龙山”归中央直接管理,这个青龙山就位于松原市前郭县王府镇。青龙山以及附近区域就是672-S集中营所在地的可能性不小。

二、位于前郭和干安间的青龙山是山区,便于隐蔽;山中还建有若干地下防空洞,符合建立秘密集中营的基本条件。关押12万人不成问题。

三、吉林松原地区存在驻军和武警部队,同样符合中共设置秘密集中营的条件,而且松原市、前郭县到王府镇南之间的铁路居然实行了军事监管,并在地图上没有任何标识。

据2005年12月20日新华快讯报导称,该段铁路2001年前很不安全,尤其是在松原市南侧的208公里道口处更是事故频繁,但从2001年3月26日起,为“确保绝对安全”,这个道口“设民警定位、定岗、定时全方位管理,收到了显著效果”,“截至今年12月1日,长白线208公里监护道口实现了安全无事故1800天,创造了历史最高纪录”。

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地区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又是什么原因,这个道口要实行军事管制?而且在军事管制后,道口出奇的安全?这不禁让笔者想起了二战时期纳粹秘密押送犹太人的一列列火车,沿途每站均有士兵戒严,其目的就是避免为外界所知。

显然,中共当局在2001年3月起开始军事监管这个道口,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那一年不仅是迫害法轮功的高峰,也是江泽民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政策后不久,更是薄熙来夫妇在大连开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后,向全国“推广经验”的高峰。如果松原地区的确存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672-S集中营,上述问题均迎刃而解,即该铁路是通往关押法轮功学员集中营的中转站,为避免外界知晓,必须实行军事监管,而且也只有中共当局可以随意篡改地图。

四、松原地区铁路四通八达,可连接东三省、内蒙古的主要大城市,也就是说,东三省乃至内蒙古或者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可以通过铁路运送到672-S集中营,或者因为器官移植的需要,而被迅速送到某地,直接下达命令者应该是中央政法委高层和军队高层。

五、2006年大陆一名读者投书,称他从一名在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做过肾脏移植的患者处得知,其供体来自松原,而供体的另一个肾移植给了另外一个患者。

六、松原前郭县地震频繁。自今年10月31日以来,仅仅20天,就在同一地点(前郭县)连续发生了七次3~6级地震。上天一再示警,难道不是对中共当局继续掩盖真相的愤怒?或许更是为了引起世人的关注,因为活摘法轮功器官的罪恶仍在继续?松原的集中营依旧存在?

查阅资料,发现中共近两年来的器官移植虽然较以往少了许多,但却依旧没有停止,而且供体和受体的配型速度依然很快。

如在2013年7月4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肾脏移植高峰论坛上,就有来自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泌尿外二科沈易男护士的研究论文《社区护理干预对肾移植术后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而该泌尿外二科在全国肾移植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不经过大量的手术,如何能有如此丰富的经验?用于移植器官的供体来自何方?

2013年《吉林医学》第22期刊登了《肾移植术后顽固性呃逆1例报告》的论文,作者来自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泌尿系统疾病诊治中心,内中提到今年2月该院收治了一名尿毒症患者,并给其进行了异体肾移植术。2012年11月17日,吉林省伊通县魏凤琴在辽宁省沈阳陆军总医院做心脏移植手术,住院十天,即配型成功,等到供体。2012年11月,现任解放军第三〇九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的石炳毅,为总参某院校的一位正军职离休干部做了肺移植手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配型成功,供体究竟来自哪里?

2012年9月26日,中国器官移植网还发表了《从申请到手术只用3天,吉林男子肝移植手术成功》的文章,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强烈吸引那些急需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们。有着如此信心的医生们,如果背后没有一个强大的器官库的支持,他们敢做这样的广告吗?

这一切的一切说明,松原672-S这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最大的集中营,很可能是中国的“奥斯威辛集中营”,而且目前仍在为东北地区乃至北京一些医院提供着器官来源,而每一个说不清供体来源的器官移植手术都很可能意味着一位法轮功学员的遇害。对于这样持续且没有终止的恶行,上天怎不震怒?中共领导人的罪责怎能不添加?而我们又怎能不去关注?!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11/22/n40166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