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掩盖器官移植罪行 国际健保组织被蒙骗


中共器官移植改革是最大的谎言。(JEFF PACHOUD/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7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日前,在中国云南省昆明市举行的器官移植研讨会上,部分全球医疗保健机构的与会代表在中共提不出明确器官来源的情况下,“赞扬中共医疗机构的器官移植改革”。对此,世界各地医生表达强烈质疑之声。

美通社(PR Newswire)刊登“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的一篇声明稿说,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在研讨会上,否认中国有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的情况,但他再次拿不出证据来。

对此,国际人权机构“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执行董事托斯顿.泰瑞(Torsten Trey)医生说:“知名的医疗保健组织在没有进行令人满意的调查,探究中共是否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的情况下,即赞扬中共的器官移植改革,这是荒谬的。”

泰瑞说,毫无根据的移植改革声明,不能被盲目地接受。

“(我们不知道中共关押了多少良心犯。)对这些人数不明的良心犯来说,所谓的‘中国梦’已成为他们在中国移植中心的一场噩梦。”泰瑞说,“有哪一个组织可以保证,良心犯的器官没有被送进公众的器官捐赠体系里?如果无法保证,现在的任何背书都是言之过早的。”

虽然中共要求在2015年终止自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但是其1984年允许这个作法的法规还没有被废止。

中共宣称,到2020年中国器官捐赠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近期,在中国海南省建立的“经济特区”的公告,引发外界对中共或将扩大器官移植旅游的担忧。

中共官员吹嘘说器官捐赠数量前所未有地增加了,但他们没有回应各界对良心犯被强制摘取器官的关注。据报导,法轮功学员被非自愿地活摘器官,而且被计入了器官捐赠的数量中。专家警告,这样的作法将创造器官洗白(laundering organs)的后门。

泰瑞表示:“不可思议的是,知名的医疗保健机构只注意到所谓的改革,而良心犯的遭遇及其成为器官供应源的问题,却没有被提及、检视及解决。”

中共和世界各国医疗机构保持关系,并持续进行非法的医疗行为。非自愿摘取器官是国际人士一再谴责的罪行。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都通过决议案,强调了这个问题。明尼苏达州众议会和参议会日前致函给习近平主席,吁请结束在中国发生的强摘人体器官的非法行为。

DAFOH于2012年发起向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请愿活动,要求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封请愿书迄今为止全球已有250万人签署,成为史上第二大请愿书。#

责任编辑:李缘

川人:中共器官捐献与移植模式获国际“赞誉”?

大纪元2017年08月07日讯】8月5日,2017年全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会议在昆明召开。中共新华社报导称,在中共的组织下,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接近30万,完成器官捐献案例已累计超1.2万例。2017年1至7月,中国完成捐献移植2,866例,同比增长33%,实现跨越式发展。新华社还恬不知耻的称:“我国器官移植数量和质量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准,规范、公平、高效的体系受到国际赞誉。”

中国家卫计委医政管理局副局长郭燕红表示,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是以人民健康为中心,是保障人民群众健康的重要内容。它还表示自2015年以来,中国已成功实现器官来源的转型,所有移植器官均来源于社会公民自愿捐献。但郭并没有解释中国的器官来源为什么会在2015年突然转型,更没有说明它为何会着重强调“所有移植器官均来源于社会公民自愿捐献”。

近十年来,随着中共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的罪行被国际社会广泛曝光,越来越多的证据都表明中国爆发式增长的器官移植产业背后有着一个庞大的活体人体器官供给库存在。为此以严谨著称的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在认真分析核实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证据后,纷纷发表声明谴责中共活摘人体器官。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呼声表决”的方式一致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2016年7月27日,超过半数以上的欧洲议会议员签署了《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48号书面声明》,要求欧洲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调查中共活摘人体器官暴行。事实证明,中共器官捐献与移植模式不仅没能获国际“赞誉”,相反还面临国际社会的严厉指控。由此可见,睁眼说瞎话是中共固有的中国特色,这种特色是黑色。

正是由于中共面临活摘人体器官指控的巨大国际压力,所以中共于8月5日,在昆明召开2017年全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会议,试图通过会议来辟谣,来佐证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合法性。令中共遗憾的是,会议上中共自己公布的器官移植数据非但没能自证中共清白,相反却再一次佐证了中共活摘人体器官暴行至今仍大规模存在。

中共自称:“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接近30万,完成器官捐献案例已累计超1.2万例。”按照这个数字计算,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后器官被用作移植的比例高达4%(登记捐献器官移植比=器官移植数量/登记捐献器官人数),即100人登记捐献器官,其中就有4人的器官已经被用作移植手术了。而在美国,这个“登记捐献器官移植比”是多少呢?美国2016年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为1.34亿人,2016年完成了3.36万起器官移植,所以美国2016年登记捐献器官移植比为0.025075%,而中国的登记捐献器官移植比为4%是美国比例的159.52倍。中共还称2017年1至7月,中国完成捐献移植手术2866例,2017年1至7月,中国的登记捐献器官移植比约为0.995%,是美国2016年登记捐献器官移植比39.68倍。所以中共自己提供的数量不但不能证明中共清白,相反却再一次暴露出中国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供应库。

2017年6月,吉林旅游广播在网上刊登一个“公益”广告,称6月1日至30日,吉林旅游广播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儿童肝移植免费救助活动。活动共有10个名额,手术费全免。若有6个月至18周岁,由于各种原因导致晚期肝硬化,需要进行肝移植的患儿,可拨打电话参加。

针对这个活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过调查发现,该活动有涉嫌突击杀戮在押器官供体库的人质的可能。在人类历史上各大医院能有人体器官移植免费促销活动的仅有中共控制下的中国,而欧美民主国家的各大医院均没有人体器官移植促销活动。可见“人体器官移植促销活动”存在的本身就证实了中共地下人体器官供应库的真实存在,有了这个器官供应库才能按需进行器官移植手术,才能搞大型的器官移植促销活动。同时中国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供应库更能合理解释“中国登记捐献器官移植比”远远高于美国数十倍、数百倍的现象。

2016年6月21日的调查录音显示,黑龙江省牡丹江市“610办公室”综合科科长朱家滨,亲口承认自己参与活摘器官,并对调查人员声称:“你要是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把你活摘了,你信不信?”同样的湖北十堰媒体也高调报导了器官移植已成为十堰的一张名片,器官移植在十堰就像买白菜一样常见。所以中共新华社所称的中共器官捐献与移植模式获国际“赞誉”根本都不存在,相反真实的情况是国际社会对中共器官捐献与移植模式一直有诸多尖锐批评。

现在,中共新华社再一次颠倒黑白,替中共活摘人体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模式叫好,并称获国际“赞誉”,这一切都说明中共一边作恶一边说谎的流氓本性从来没有改变。事实终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中共新华社口中的国际“赞誉”必将成为国际大审判。中共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的暴行必将面临全人类的正义审判,中共及其活摘人体器官的参与者也将为此邪恶暴行付出代价。

责任编辑:高义

玉清心:2017器官移植医师年会为何选在昆明开

大纪元2017年08月05日讯】2017年第四届中国器官移植医师年会于8月3日至5日在昆明召开。主办方照例是郑树森把持下的器官移植医师分会,郑是大会主席。共同主席是:沈中阳、石炳毅、叶启发、彭志海……二十名主刀医生,都是“活摘大户”,全部上了“追查国际”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调查名单。这样一批邪恶之徒组织召开的器官会,其险恶用心已昭然若揭。

“中国器官移植医师分会”,是2013年为能举办器官移植医师年会而成立的。中国医学界早已有了中国医师协会和相关的会议,为什么非要单独再建分会再办年会?是因为形势所迫。

2012年薄熙来倒台,周永康下台,十八大换届,中共高层博弈激烈。中国政局的剧烈动荡,直接波及到敏感的器官移植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生们更加惶恐不安。移植医生患病、自杀、他杀、失踪的事件频频发生,移植队伍士气低落。

2014年上海肿瘤医院张世林医生跳楼事件,在移植界内部再次引起轰动。上海肿瘤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张世林从8层楼办公室跳下摔死。以前他工作勤勉,每天朝五晚九,有时一周要做17台肾移植手术。不知为何,两年前开始,张不参与做手术了,平时主要看看门诊。同事说,张世林一进手术室就心慌,无法集中精力手术。同学说,一个平时喜欢说笑,爱请朋友聚会,抢著买单的人,不但变得少言寡语,独往独来,而且对他从事的工作由热爱变得厌烦。

张世林和七年前在长海医院跳楼的李保春都是肾移植专家,出事时都是44岁,死因都是“抑郁症”。

中共为继续推行活摘,要解决操刀医生“心发慌、手发抖”的“抑郁症”问题。施用的良方,除了金钱利诱外,还需要不断给医生灌输江泽民迫害的邪恶理念。

年会发起人郑树森,有办“洗脑班”经验,他是浙江省反X教协会副理事长,编写过大量诋毁构陷法轮功的虚假宣传材料,在浙江大学举办反X教讲座,给在校学生洗脑。

能把移植医生定期召集来接受洗脑,利用专业年会是方便有效的途径。于是有了分会和年会。把年会办成变相的“洗脑班”,是黄洁夫、郑树森之流的真正目的。年会能强化“洗脑”,象给医生打了强心针,让移植医生拿刀的手“不抖不软”。

2014年首届年会在杭州召开。郑树森在自家地盘尽犬马之劳。。2015年武汉第二届年会,2016年南京第三届年会,也都是选在“活摘大户”的地盘上召开的。

今年第四届年会在昆明召开,其间更多了一层意思。昆明四季如春,但这座美丽的春城,多年被活摘的黑幕笼罩着。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等26家医院因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追查国际”列入2014年12月23日公布的追查名单中。臭名昭著的“云南省法轮功转化基地”是省委书记白恩培成立的。2014年8月29日,白恩培被调查,44天后,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也落马。

2016年8月18,被媒体冠名“双百”院长的王天朝受贿案,在昆明开庭审理。而王受审时间颇为敏感,当天,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在香港湾仔会展揭幕。王天朝在这一天受审,显然不是巧合。香港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邀请了黄洁夫、郑树森专题演讲,参加会议的53名中国医生,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香港那边在开国际器官移植会,当局在这边安排涉嫌活摘的医院院长受审。显然,当局在借昆明的审案否定香港的国际器官移植会。

云南是江派的窝点之一。薄熙来下台前还铤而走险去了趟云南,可见那里有江派依仗的邪恶势力。当前不是要清除薄熙来流毒,清洗江系余孽吗?血债帮们就把邪恶的活摘年会放在昆明开,以借尸还魂!不是一年前拿审王天朝和香港器官会做对吗?那就召集全国的活摘医生来昆明示威:要把迫害和活摘进行到底。

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犯下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而中共利用来迫害法轮功的这些人,也正遭到各种恶报。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生,自杀他杀案例尤其多,触目惊心。人类的历史早已证实,迫害修炼人,会招致最严厉的天谴。

责任编辑:朱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