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抽血与绿色通道背后的活摘器官罪恶


新疆某机场出现为特殊旅客、人体器官运输专门开辟的快速通道。(网络图片)

编写:俞晓薇


英国维吾尔协会负责人、外科医师安华‧托帝亮出手机内的照片,指出新疆某机场出现为特殊旅客、人体器官运输专门开辟的快速通道。(陈柏州/大纪元)

大纪元2017年12月29日讯】中共宰割人民,而“宰割”竟然不是比喻。这个话题,会有多沉重?

从2000年开始,大陆器官移植呈爆炸式增长,等待供体的时间短得不可思议,在全世界绝无仅有。有些医院以促销招揽客户,还出现“包换包退”的广告词。非常迅速地,以人体器官为前提的移植手术,在中国成为带来巨大利润的新兴产业。在白色的病房内,隐藏着中共的灭绝人性和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滔天罪恶。

强行抽血疑云

多年来,大批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期间经历了体检和抽血。有调查人员认为,这明显是以器官移植为目的而进行的。近几年,陆续发生了在家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强行抽血的事件。据明慧网报导,为了抽取法轮功学员的血样、口液,各地警察不择手段地上门骚扰、绑架,并且威胁家属。“追查国际”将其视为一项佐证,证实中共活摘器官至今仍然猖獗。

2017年12月14日,辽宁省锦州市义县城关乡派出所所长和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单明媛家抽血。当时单明媛不在家,结果警察抽取了她的丈夫王会华的血样,还告诉她丈夫说是好事。

12月12日,贵州安顺法轮功学员周智君被强行抽血。当天上午国保大队、派出所等人员上门,说要抽点血建档案,让周配合。周智君拒绝,但被四个人一拥而上、强行抽血并拍照。

2014年,明慧网发表了《多地警察上门逼迫法轮功学员验血》一文,报导了20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抽血的案例。他们来自辽宁、湖南、贵州、北京等地,包括80岁的老者。

独立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美国记者伊森‧葛特曼透露,他在调查时发现,多个证人在中国监狱里被强行抽血和做相关的以器官移植为目的的体检。在葛特曼的著作《屠杀》中,有一位证人叫王春英。她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时,和其他30几个人一起被强行抽血。

王春英说,当时9个警察强行把她按在床上,“在脚脖子那里抽了5~6毫升血,我做了30年的护士,一般的肝功能、肾功能检查不用抽这么多血。这是正常血量的两三倍。这次抽血的背后一定有检查其它功能的目的。一直到我2009年11月份离开马三家,都没有把化验的结果告诉我们。”

中共在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从2000年开始,大陆器官移植迅猛增长,其发展的起点和高峰期恰与中共迫害法轮功重合。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在海外被首次曝光。此后10年,“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独立调查人员通过调查取证,取得了大量证据资料,证实:中共活摘器官确实存在,在中国存在着一个庞大的活体器官库,活摘器官的受害主体是法轮功学员。

维族医生揭露中共

维吾尔族人安华‧托帝(Enver Tohti)是目前唯一一位现身作证、实施过活摘器官的大陆医生。

1995年7月的一天早上,当时在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工作的安华‧托帝,在主任的安排下,带着野外手术设备和两名助手,赶到乌鲁木齐西面的西山刑场。一名行刑后的犯人躺在地上,安华和助手快速摘除了犯人的肝脏和两个肾脏。托帝说,子弹打在犯人的右胸,他没有死,还可以活下去。可是,摘取器官终止了他的生命。主任叮嘱他说:“记住,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这个事件如噩梦般挥之不去,折磨著安华的良知。后来,他流亡英国,走上维护人权的道路、并毅然现身讲出当年在行刑场的经历。

今年10月,安华‧托帝到台湾举办讲座,揭露了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牟利的新证据——中共在新疆实施的“健民工程”。据安华‧托帝介绍,中共从2016年6月开始,以“全民健康体检”之名,只针对维族人进行大规模的全面抽血和体检。据去年9月份媒体报导,当时此项任务在新疆和田地区已经完成。今年根据伊森‧葛特曼的调查,至今有99.7%的维族人已完成抽血。

安华‧托帝质疑,这是中共为了扩大器官移植规模而建立血型配对器官库。他谈到,在中国大陆,“最便宜的东西就是人命”。中共没有道德底线,从来不把人当人看。出生在共产党统治以外的地方的人,不会了解共产党有多么邪恶。

谈到为何法轮功成为受害主体,托帝表示,“因为这群人不抽烟、不喝酒、器官品质好,因此,成为主要受难群体”。他还说,“在中国所有人、你只要把自己排除在共产主义分子之外的人,就是潜在被摘器官的目标”,因此,不只法轮功,被摘取器官的有维族、家庭教会等。他表示,如果能够在中国追踪到失踪人口,会发现,涉及器官摘取的失踪是很普遍的现象。

安华‧托帝提到,在一份中国医疗杂志里,有一篇“两例心肺移植术”的论文,其中写道:“供体入室后,按常规予以麻醉及插管”。从死人身上摘取器官为何要插管?外科医生的经验告诉托帝,“供体肯定是个活人!”他表示,这种医学案例居然公然发表在权威期刊上,“实在太恐怖了!”

绿色通道 通向何处?

2016年4月29日,中共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安部、交通运输部、中国民用航空局、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六个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通知》。随后,大陆各个航空公司争相开通“绿色通道”。

2016年5月9日,中共央视对全国首例通过“绿色通道”运送器官做了报导,当时是从700公里外的杭州转运到湖北武汉协和医院的一间移植手术室,全程仅用4个小时,“大大提高了器官成活率和手术成功率。”

据大陆媒体报导,南方航空公司自2016年5月开通“绿色通道”后,截至2017年10月,已运输活体器官超过500件,成功率达100%。

“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对此评论说:“中共大张旗鼓地开通‘绿色通道’并大力宣传报导,其实是要为当局宣称自2015年1月1日起公民自愿捐献器官成为移植供体的唯一来源而站台,以掩盖活体器官获得的真实来源。”

汪志远告诉记者,“绿色通道”说明“中共有庞大的器官供体库,统一调配,快速运转、使用。”“大陆各地很多城市都有活人器官库,大部分的人体器官是在当地获取。空运器官实际上比较少。尽管如此,仅南航这一个航空公司一年内就运输500多例活体器官,这是十分可怕的。”

汪志远还表示:完全有理由推测,“绿色通道”可以被中共用来运输活人,因为中共的活摘器官是按需杀人。

有关绿色通道,安华‧托帝医生在台湾时曾向记者展示他手机内的照片,显示在新疆某机场,出现为特殊旅客、人体器官运输而专门开辟的快速通道。机场地板上,可见以简体字和维吾尔字母书写的通道标示。

托帝认为,要让机场设立特殊通道,说明交通量庞大。“我觉得毛骨悚然!如果这是真的,这个交通量要有多大才能让一个机场建立这么一个专用通道?每天有多少个无辜人的生命被摘(器官被活摘)?”

罪恶链条

中共活摘民众器官,早有记录,并不始于法轮功学员。1978年4月,年轻女教师钟海源被执行死刑时,被活体取肾,就为了一位患肾衰竭的高干子弟。她的鲜血滴满了施行手术的军车底板。1995年,河北青年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同样被指是“故意错判”,也涉及器官移植。

近几年,大陆曝光了武汉地下卖肾车间,还有江西圈养活人供取肾,听来都令人心惊不已。而这又怎能与中共政府权力运作下的大规模活体强摘器官、害命盗尸、甚至将尸体制成标本继续牟利的罪恶相提并论?

大陆网友愤然写道:“过去说共产党宰割人民,是一种比喻的说法,指它奴役、镇压人民。现在说共产党宰割人民,完全是一种叙述的说法,指它开枪血腥屠杀、活摘器官,等等。”

还有人说:“当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供体不够用的时候,普通民众就该被派上用场了。所以,那些说‘活摘器官和自己没关系的’老百姓啊,醒醒吧,在中共这台绞肉机里,每个人都可能成为那个供体。只有彻底摆脱中共从精神到肉体的控制,在中国解体中共,才是解脱之道!!!”

中共执政68年,虐杀生命、宰割肉体、禽兽不如。活摘器官被曝光,令世人看清暴政的极度邪恶。目前,美国、欧洲议会等国家和团体、全球的正义人士都严厉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行径,要求中共立刻停止活摘罪行、释放无辜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揭露中共、解体中共,就是脱离邪恶、拯救生命。只有抛弃中共、重建道德,才能杜绝发生在大陆的强摘和盗卖器官的罪恶。

责任编辑:高义

【杨宁】松原连震透惊天罪恶 新疆频繁地震亦有隐情?

【大纪元2014年02月16日讯】据中国地震台网消息,2月12日17时19分,在新疆和田地区于田县(北纬36.1度,东经82.5度)发生了7.3级地震,震源深度12千米,属于浅源型地震。震中则位于高海拔山区,人口稀少,暂无人员伤亡报告。截至2月13日10时整,强震后共记录到余震809次。如此频繁和高烈度的地震,上天在传递怎样的信息?

和田地区位于新疆西南部,昆仑山脉北麓,下辖于田、和田、民丰、皮山、策勒、墨玉等县。据悉,和田地区在2008年也曾发生过7.3级地震,至于小震这些年来也从未间断。如今年2月13日,民丰县发生3.2级地震;2月11日,和田地区先后发生3.1到5.4级地震3次;1月24日,和田县发生3.1级地震。去年12月22日,和田地区则发生了 3级地震;12月18日,皮山县发生3.6级地震;11月6日和1日,策勒县分别发生3.6级和3级地震……

当然,新疆地震频繁的不仅仅是和田地区,还有几个地震连连发生的地区。大致还有4个地区,仅以最近4个月发生的地震为例:

一是喀什地区,其东临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依喀喇昆仑山与西藏阿里地区为邻,西靠帕米尔高原,东北与阿克苏地区柯坪县、阿瓦提县相连,西北与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阿图甚市、乌恰县、阿克陶县相连,东南与和田地区皮山县相连。如1月26日,伽师县发生3.3级地震;1月16日,巴楚县3级地震;去年 12月7日,叶城县3.2级地震;11月16日,叶城县3.1级地震;11月9日,伽师县.3.3级地震。

二是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如1月29日和28日,乌恰县分别发生4.1级和3级地震;去年12月31日,乌恰县发生3.3级地震;阿图甚市在12月25日、12月12日、12月10日、12月9日分别发生3级左右地震;11月17日,阿合奇县、阿图甚市交界发生3.9级地震;11月4日,乌恰县 4.3级;11月2日,阿合奇县3.6级。

三是阿克苏地区。如去年12月30日,库车县发生3级地震;12月1日,柯坪县5.3级地震;11月17日,拜城县3.2级地震;11月15日,乌甚县、温宿县交界3.4级地震;

四是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1月24日,且末县发生4级地震;去年12月29日,和静县发生3.3级地震;12月27日,轮台县3.2级地震;12月1日和11月24日,且末县分别发生3.9级和5.6级地震;11月15日,博湖县、和硕县交界3.4级地震;11月8日,和硕县3.1级地震。

值得关注的是,频繁发生地震的这五个地区皆位于新疆的西部或西南部,彼此相连,而且一些地震区域也可以跨地区相连,如阿图甚市、乌恰县、伽师县、巴楚县相距并不遥远;皮山县与和田县、于田县与民丰县、和静县与和硕县等也彼此相望。此外,地震发生在上述5个地区的具体位置也相当精确,而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疑问。

中国古人讲“天人合一”,任何异象都有所昭示。西汉的董仲舒在其“天人感应”学说中就认为,天人相类相通,天的赏罚是依据人类行为好坏而施。他认为地震,乃是昭示臣有贰心,政权不稳,帝王需自责不能附远安民,其补救措施为举贤良方正,罢扰民之事。中国古人还云:“地震,乃是五行失调的结果。天地之气,不能失调。如果阳气不能下降,阴气不能上升,就会发生地震。”它与政府逆天理行事,特别是帝王的不作为有直接关系,是上天对人类的一种警告。

这样的来自上天的警告在中国层出不穷。去年松原诡异的地震就引起了人们的困惑。笔者为此曾连续写过几篇关于松原连震背后隐藏的秘密的文章,并通过多方资料的比对、分析、论证,指出松原地区在历史上绝非是个地震活跃带,也与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没有关联,反而诸多的证据表明,从2003年开始的松原地区频繁的地震,特别是今年更加密集的地震,如四十天内连震712次,只能与中共在此隐匿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秘密器官库“中国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有关。

而在笔者文章发表后,中共突然不再发布关于松原的地震情况,明显有欲盖弥彰之嫌。然而,松原自去年12月到今年2月,地震却依旧未停。

让笔者对新疆地震产生类似怀疑的原因在于:一是历史上新疆虽然地震较多,但近十多年来的地震如此频繁、如此之多还是十分罕见;二是上述所言的地震发生区并非都是专家们所考证的地震带;三是频繁发生的地震都集中于几个固定的点,这与松原地震十分相似;四是地震是天象的一种反映;五是新疆也是器官移植手术做的最频繁的地区之一,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兰州军区第474医院都开展了器官移植手术。

那么,新疆地震背后有什么隐情?笔者大胆推断,除了地方戾气增多、天怒人怨外,更主要的原因是与新疆存在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有关。

早在2006年,来自大陆沈阳军区军医系统的证人投书披露:中共在全国有36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苏家屯医院仅是其中的一个。另据法新社2000年10月1日报导,两所专门用于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已经建成,一个在西北,一个在东北,每个集中营都可容纳五万人。此外,据明慧网2000年10月6日也报导称,一所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在偏远的新疆建成,知情人士透露看见有法轮功学员被用火车押往新疆集中营,但没人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因为没人从那里出来。而从劳教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曾铮表示:“警察非常明确的威胁我们说,你们如果不转化,你们会被送到新疆大西北某个地方……。”

显然,新疆存在着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而且应该不止一个,尤其在中共疯狂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些年,这些集中营成为了秘密的人体器官库。这是因为新疆地处偏僻,很难被外界发现;而且在当年毛泽东提出“三线”建设后,作为“三线”地区的新疆构筑了大量的防空工事、地道和掩体等战备设施,完成了综合库和石油库工程,还新修了国防公路和战备公路,与外界沟通没有问题。

据当时的文件显示,新疆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田专区、阿克苏地区的库车、沙雅、新和、拜城和阿瓦提县,喀什专区的莎车、叶城、麦盖提、泽普、巴楚县和吐鲁番、鄯善、托克逊地区共计28个县是新疆的小三线,以上地区很多都有中共军队驻扎,而上述地区构建的防空工事、地道和掩体大部份建在人烟罕至地方,装上几万甚至几十万人,乃至转移都不成问题。让我们惊讶的是,上述绝大多数地区正是近些年地震频繁的所在,难道这两者真的没有关联?或许,这就如同当年纳粹的集中营一样,当纳粹覆亡时,所有的真相才会被还原,而在中共垮台之前,我们惟有听从上天的警示,去努力找到并制止这样的罪恶继续。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2/16/n4084628.htm

调查线索:新疆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活摘器官

我是大陆法轮功学员,听其他同修说起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事,我就想起我在新疆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泌尿外科的过道里,亲耳听到那些医生、护士们说的他们取肾脏的一段话。

一天,在病房过道里,一个护士问另一个护士是怎么取脏器的,另一个护士说:我们快速的给那些“死刑犯”静脉推注多少多少毫升氯化钾(具体多少毫升我记不得了),我们这边一推完,医生就开始取,说着还在形容那些“死刑犯”的表情,具体原话我不记得。但当时的意思是说表情非常痛苦,形容喊得鬼哭狼嚎的。

这件事说明:

1、那些他们所谓的“死刑犯”没有完全死,就被摘了器官。
2、在他们说的时候,护士长还说:空军医院要比我们取的还要多。那说明取脏器的前前后后多家医院同时都在取。大家知道,现在的医学脏器的移植的匹配,正常的来源渠道是非常困难的,有的需要几年甚至更久的等待。那么,那么多家医院为什么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取回较多的脏器?说明脏器来源不明。

请有条件的人士查证此事,是否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活摘器官。

新疆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泌尿外科医务人员:
主任:高清元
副主任:童焱鑫、常纪伟等
护士长:李红、护士:王一苪、张英等
(听说,主任高清元与护士长李红已换,现任不知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5/-262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