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各界关注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明慧澳洲、新西兰记者站综合报道)澳洲和新西兰各界专家及民众在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最近访问当地期间,一起深入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商讨有效方法,呼吁政府调查并立法,共同抵制中共强摘器官。

悉尼专家学者呼吁揭露和制止活摘器官


图1:在悉尼韦斯利会议中心(Wesley Conference Centre)电影放映及座谈会上,澳洲专家学者与麦塔斯一起探寻如何共同阻止活摘器官的继续。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晚,在悉尼韦斯利会议中心(Wesley Conference Centre)举办的放映电影及座谈会上,悉尼大学医学教授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女士在对比了中美两国的器官捐赠数据后表示:中共的所谓自愿捐赠器官数量远低于官方实际进行的移植手术数量。

辛格教授还讲述了她亲自做“订购器官”调查的经历,她说:我以“肾病末期患者”的名义在今年六月五日联系了北京一家医院的肾病科大夫,我和他讨论了移植手术的价格。他表示:三周的治疗费用为一万美金。那位大夫还强调:如手术失败,将会把我转去北京的另一家医院,那家医院是做大量移植手术的地方,肾脏移植价格为六万元。但当我问到等待周期及那家医院的名字时,那名大夫变得很警惕。辛格教授表示:我越问细节和等待时间,他的声音听起来越紧张。最后我们达成协议:我将我的“病例”发给他以便进行下一步程序。

澳洲人权律师事务与人权小组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国际人权律师布里奇特(Madeleine Bridgett)则表示:在韩国换器官通常要等待五年,很多国家的自愿捐赠器官系统很薄弱,澳洲有2.14万人在等待移植器官。但在中国拿起电话就能很快获得器官,中国发生的事情很不寻常。由于中共封闭了外界的调查,看不到那里发生了什么,所以现在知道这方面情况的人应该打破沉默,不断揭露和讨论这个话题,以便让更多人了解和关注这些问题。

麦塔斯认为:中国的大规模移植始于中共实施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他说:在中国,器官可以提前出售给病人,医院甚至可以按需打电话到法庭或监狱订购器官;大量良心犯被如此按需杀害。中国的器官移植滥用是政府控制的,大量军队和武警医院都在参与。而其它一些国家器官的非法交易则是黑市上的私人行为。

麦塔斯还表示:尽管中共一再否认其强摘器官、按需杀人的罪行,但它否定不了自己公布出来的数据。最新强摘器官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量为六万至十万例,这是用中共自己的统计数据计算出来的,报告中有二千二百多个注脚都来源于中共自己的数据。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令悉尼民众震惊


图2:观众们在悉尼行政中心观看纪录片《活摘》后与麦塔斯互动探讨如何制止“活摘”罪行

九月二十六日晚在悉尼行政中心(MSGM Sydney Executive Centre)放映加拿大获奖纪录片《活摘》(Human Harvest,又译为《大卫战红魔》)后,一百多位观众被骇人听闻的活摘器官事实所震惊。


图3:理查德夫妇表示:我们应该写信去呼吁市政厅和联邦议员立即制止中共“活摘”罪行

大学讲师理查德(Richard Lucas)和罗尔(Karol Vestjens)夫妇表示:有钱人去买器官,供方按需杀人?看完影片我在向麦塔斯询问这个问题时,得到这个答案:中共活摘健康人的器官去治愈有病的人。我感觉太震惊了,我从来没想到会是这样,他们杀健康的人去治愈病人,这好象是在颠倒思维、让人难以置信!令我震惊!

罗尔女士说:今天医生在理查德脸上注射麻药时他痛得跳起来,试想:如果活摘器官时不打麻药,这致使人承受何等痛苦和惊恐?!

理查德表示:我们要亲自写信给市政厅和联邦议员,让他们知道这事有多么重要。我们都应该做这些事来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事情可是太大的问题了,应该被立即制止。


图4:澳洲人保罗·弗利(Paul Folley)表示:活摘器官是二十一世纪最大的人权和人性灾难

澳洲传统价值、家庭、家园守护联盟的保罗·弗利(Paul Folley)表示:“活摘”器官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所发生的最大的人权和人性灾难性的罪恶。我希望澳洲人关注这个问题,我们不能让这个“活摘”罪行持续在中国发生,我们的医生和医院应该知道这些,并且不参与作恶。

他说:如果你在医疗行业,请让各位知道在中国发生了什么。请告诉他们不能进行任何与活摘器官有关联的中国医疗机构的任何合作。我们澳洲人应该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去抵制参与活摘器官的罪行。我们应该广传这个消息让大家都知道,最起码不要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参与了“活摘”。


图5:华人移民王先生以自身经历表示相信《活摘》所呈现的内容

华人移民王先生看完电影后表示非常气愤,他说:我太气愤了,我觉得中国人的道德良知被中共摧毁到如此可怕的地步。共产党罪大恶极。我看到过媒体报道西班牙国家法庭起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江魔头是中共“活摘”器官的元凶,应该被抓到国际法庭审判。

他建议:澳洲医生不要推荐病人去中国换器官;中国大陆民众看不到今天放的短片,是否可以翻墙放这片子给大陆同胞看,中国人应该管自己的事。

王先生还以自身经历表示他相信《活摘》纪录片所呈现的内容,他说:我很相信今天影片所讲的,中共掩盖事实的手法我都经历过。因为我是在中国毛时期长大的,我于一九七三年离开中国,中共怎么对待它的“阶级敌人”我都经历过,那时叫“黑五类”,现在叫“不合适的人群”。我的亲戚最近回中国又被抓起来了,目前新疆抓得很凶,我的那些维吾尔族朋友都不能联系到家人了。

堪培拉大学讲师:活摘器官是群体灭绝罪


图6:在堪培拉沃道夫酒店放映电影引起与会的澳洲人士震惊

九月十七日晚,在堪培拉沃道夫酒店(The Waldorf Apartment Hotel Canberra)的会议厅播放的纪录片《活摘》引起与会的澳洲主流社会人士震惊,电影放映之后麦塔斯与各界人士互动问答。


图7:尼尔(James Neill)博士

堪培拉一所大学的讲师尼尔(James Neill)博士看完影片后表示非常震惊,尤其是器官移植的数量如此庞大。他说:现在我知道强摘这件事不仅有,而且规模很大,而且是持续性的。我没看多久就明白了,一年十万,这是群体灭绝罪。”


图8:观众在观看《活摘》后,纷纷在制止强摘器官的倡议书上签字

堪培拉居民盖瑞(Gary)看完纪录片后表示:“我们夫妻俩还有几个邻居和他们朋友等,一共来了十几个人,看完纪录片,感觉特别震惊和悲愤。这些证据足以证明正在发生的这一切,很多澳洲人还不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着这样的惨案。但我们的政府在做些什么呢?尽管中共的确控制着贸易等手段,但唯一能曝光这一切的,就是澳洲政府站出来提出质疑或者用我们能利用的方式施加压力,我们必须把这个问题在中共面前摊开。”

一位被中共灌输了许多诬陷法轮功谎言的中国女孩看完电影后,聆听当地法轮功学员轩女士向她讲述亲身修炼体会过程中,对法轮功真相得以深入了解,清除了对法轮功的误解。轩女士赠送她一本讲述活摘器官罪行的英文书,她体会到法轮功学员为何自己花钱制止和购买真相资料赠送给人们的意义,并理解了放映纪录片和举办“真善忍美展”的目的和意义。她也意识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问题的严重性,活动结束的时候,她还不舍得离去,和轩女士交换了电话号码,想了解更多中共的罪行。


图9:七十多位报名观看电影的观众也观看了“真善忍美展”

当天,在电影放映场地隔壁还举办了“真善忍美展”,七十多位观看电影的观众也参观了美展。纪录片所呈现出的关于活摘器官的证据,以及美展所呈现出的静默无声却充满感染力的揭露迫害的画作,都令观众们感到震惊和悲愤。

奥克兰律师:中共破坏国际人权原则

九月二十五日晚,在新西兰奥克兰法学院的阿尔吉演讲厅(Auckland Law Faculty, Algie Lecture Theatre),当地社会各界人士与麦塔斯座谈时,奥克兰公民自由委员会主席威尔逊(Barry Wilson )律师指出:中国缺乏独立的司法机构,没有能力审查行政部门的决策。中国的制度是一个对权力没有限制的,当局可以为所欲为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无论他们的决策有多么愚蠢或傲慢。法律只是一种用来控制和支配人民的工具,从安全评级和社会公正的角度上讲,中国法律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并且中国政府(中共)采取野蛮和蛮横态度,来破坏国际人权原则。


图10:奥克兰公民自由委员会主席威尔逊(Barry Wilson)律师

威尔逊律师还表示:中国政府(中共)还发展专门监控维护人权人士和律师的手段。根据中共法律,警察可以将他们关押在指定的任何地点,并进行住宅监控,拒绝律师访问的请求,拒绝通知被拘留者家属他们的下落,这其实是一种完全无视最基本法律原则的行为。

在谈到中共对海外的渗透以及其它国家对中国人权问题妥协时,威尔逊表示:法轮功学员们在这个历史时期给全世界树立了最好的典范,他们运用媒体及各种方式,坚持不懈地告诉人们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我本人非常支持法轮功。希望大家都来好好了解一下,中共为何镇压法轮功,法轮功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不好的影响,更不会对他们的政权有任何威胁,为什么他们要把法轮功视为敌人?

麦塔斯在访问期间还向澳洲各界提出了十项建议,包括建立一个反强摘器官的机构。该建议书将提交给澳洲国会人权委员会以及澳洲国家健康部门。

他在建议中提到,希望澳洲民众在一份关于制止强摘器官的倡议书上签字,以推动立法机构立法,如果有澳洲人参与不道德器官移植将受到惩罚,澳洲涉及中共强摘器官的厂商和代理中介也将受到惩罚。

麦塔斯呼吁澳洲和新西兰政府禁止涉及强摘器官的人员入境;澳洲和新西兰应立法禁止医疗保险为海外器官移植或去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提供担保;联邦议会和地方议会应该组织人员独立调查中共的强摘器官情况,并持续搜集证据。

麦塔斯还建议新西兰国会通过一项决议,表达对中共器官移植滥用的关注。新西兰政府应呼吁中共配合,对中国的器官移植问题进行独立的外部调查。新西兰需禁止对中国的器官移植专业人员进行培训,以及与他们合作、研究和交流。

悉尼大学教授呼吁立法打击活摘器官罪行(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九日】(明慧记者陈心宁、夏纯清澳洲堪培拉报道)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中午,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医学教授玛丽亚•费托罗•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在堪培拉国会大厦内举行的首次反强摘器官听证会上,就活体摘取器官的议题进行了深入的演讲和说明,令在场的议员们进一步了解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2014-7-18-minghui-falun-gong-canberra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医学教授玛丽亚•费托罗•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在堪培拉国会大厦内举行的首次反强摘器官听证会与遭受过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合影。

本次由澳洲国会议员反强迫摘取器官组织(PAFOH)发起的听证会不但乃全球先例,与众不同的是,议员们还邀请了一百名法轮功学员前来旁听。辛格教授在会上做了题为《活摘器官:法律、医学伦理和社会责任》的说明会,她使用数据和各界的调查结果,阐述了发生在中国的非法器官移植和交易。辛格指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器官捐赠率几乎等于零,然而中国卫生部的资料却显示,过去十年,中国进行了大量的器官移植。辛格补充说道,在《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中,作者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指出,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间,中国估计有四万一千五百例无法解释的器官移植。美国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也通过和一百名目击证人的采访中和深入调查后发现,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间至少有六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因器官被谋杀。近日中共更公开证实了在中国有95%的器官来源于死刑犯和良心犯。为此,辛格呼吁国际社会即刻向中共施压,制止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

澳洲议员关注活摘器官

耗时几个月筹备本次说明会的辛格教授介绍,澳洲国会议员反强摘组织是由澳洲参议员约翰•马迪根(John Madigan)和众议员克雷格•凯利(Craig Kelly)发起,并在澳洲国会成立的一个友谊团体。目的是要使议员们认识和关注强摘器官和移植旅游的问题,进而在澳洲立法制止这种暴行。

对于参加本次听证会的感想,辛格说:“看到那么多观众,看见现场的参议员和国会议员们明显的想要关注,这非常鼓舞人心。我相信好事将接踵而来。我认为参议员约翰•马迪根和众议员克雷格•凯利非常重视这件事,而他们实际上做了很多,让事情有了进展。”

立法打击活摘共谋势在必行

二零一三年三月,澳大利亚参议院一致通过一项动议案,就联合国和欧洲理事会提议的防止贩卖器官、组织和细胞,打击贩卖被摘取的人体器官的国际协议,要求澳洲政府共同反对活体摘取器官的行为。辛格认为那是制止暴行一个良好的开始,但是她也期许澳洲政府能够加强立法,彻底杜绝这类非法行为。

“当前我们拥有最基本的(法律),但我们还需要建立一个更加坚实的法律来打击活摘行为、打击参与的不法器官贩卖者和集团,甚至打击购买器官者,进而防止这种问题。我真的认为这是共谋,如果你从不该获取的人身上得到(器官),即使你是个病患,你也不可以这样做。因此,只将矛头指向医生、贩卖者并不能解决问题,我认为需要立法来改变。”

辛格教授乐观地说:“我想无论是澳洲境内或境外的(呼吁)活动,将可制止活摘器官贩卖的罪行。我相信将会有来自国会的大力支持。”

活摘暴行不容忽视

是什么样的动力使辛格如此积极反对活摘器官?她说:“二零零六年我从大卫•麦塔斯那得知发生在中国的事情,此前我从未听闻,我感到非常震惊。我们必须站出来做点什么,即使这对我个人并没有直接影响,但却是人人不能忽视的人类道德问题。”

“我会继续在医疗界中呼吁,下周我们将在器官移植刊物中发表文章,进一步向医疗界揭露活摘问题,持续和我的同事们一起努力让更多人关注并有所改变。”

辛格:“法轮功学员的脸上从未有一丝恨意”

十分关注中共活摘器官情况的辛格,接触过许多曾经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她表示从未在他们脸上看过恨意,令她感到佩服和不可思议。“和那些曾经历过(迫害)的人见面非常难以置信,不只是因为他们被严重迫害过,而是他们的脸上从未有一丝丝恨意或暴力的回报,完全是对与错的对比,他们坚韧庄严的方式,非常鼓舞人心。”

辛格也建议学员继续向自己区域的议员和政要表达心声,让他们知道澳洲必须进一步立法来维护人权,防止澳洲公民加入非法器官买卖的交易,从而抵制中共的暴行。

悉尼国际器官移植会 专家谴责中共强摘活体器官(图)

92348021657

92348021658
2013年器官移植与获取学会第12届国际会议(ISODP)于2013年11月21日至24日在澳洲悉尼达令港的会议中心举行。

【大纪元2013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史群悉尼报导)2013年器官移植与获取学会第12届国际会议(ISODP)于2013年11月21日至24日在澳洲悉尼达令港的会议中心举行。来自全球42个国家的560位器官捐赠和移植专家参加了这次会议。国际医学界对中共活摘器官深感震惊。

此次会议的主要议题包括如何提升器官移植的成功率、捐赠专家的角色和如何得到家属许可,以及禁止和防止器官贩卖的国际框架等话题。

国际医学界对中共活摘器官深感震惊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各国医学专家一致反对中共强取死刑犯器官的做法。对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更为严重、令人发指的指控,他们表示相当震惊,并认为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ISODP会议的主席查普曼教授(悉尼Westmead医院肾脏专家,前澳纽移植学会主席和世界骨髓捐献者协会前任会长)对记者表示:“我们很明确,中国不应该从死刑犯那里获得器官。我们移植学会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说法,那就是使用死刑犯的器官必须停止。”

波索仁森(Dagwen Del Borsorensen)是来自挪威一所医院的主治医生,他向记者表示:“(中共活体摘取器官)从道义上讲,绝对不能这么做。”

一名来自美国休斯顿的华裔移植医生相信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因为共产党总是做丑陋的事情,自1949年以来,他们做了些什么?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之前还有大跃进饿死了很多人,他们在历史上做了很多坏事。我相信他们会因为得到器官而去杀人。法轮功学员有什么错?人们只是通过锻练,得到健康的身体。他们又不伤害人,为什么要做这种可怕的事情呢?”

他说:“从我了解到的情况,2002-2005中国器官移植显著增多,等待的时间很短,几天和几周。这在美国根本不可能,人们至少得等上几个月甚至几年。最近中共因害怕人们的谴责有所收敛。”

还有医生向记者表示,此次会议也讨论了关于器官贩卖的情况,“几乎所有的与会专家都表示器官的贩卖是不可接受的。”

医界无法回避中共活摘罪行

对中共有组织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反人类罪行的指控,其残暴和血腥程度,让一些人不想、也不敢相信。但是,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说,大量证据证明了活摘器官已经发生,并且还在继续发生。

2006年3月8日,有多位证人指证,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对法轮功学员的活摘器官恶行被曝光。也就在当年,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前加拿大国会亚太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接受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请求,独立调查关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到大规模活体摘取器官的指控,陆续发表三版独立调查报告,并于2009年11月完成《血腥的器官活摘》一书。

麦塔斯说:“移植学会已明确表示,中国不应该使用囚犯的器官,这一点已得到肯定。从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那里获取器官这一事实,不仅是一个医学问题,更是一个法律问题。使用囚犯的器官,无论是哪类囚犯的器官,从医学伦理或道德来讲都是错误的。从良心犯那里获取器官更是犯下了反人类罪。”

他进一步说:“中共有责任解释这些器官的来源。世界卫生组织对器官移植的指导原则是可追溯性,透明度和问责制。”

证据表明中国移植系统已犯下危害人类罪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 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的发言人诺托(Damon Noto)称:“在过去几年里出现的大量证据已经表明中国的器官移植体系是违背国际医疗伦理守则标准的。同时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中国的移植系统已犯下危害人类罪,他们利用如法轮功修炼者等良心犯,作为他们器官捐赠制度的来源。”

“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有必要对中国的移植医学系统做一个全面独立的第三方调查。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他们是世界上唯一持续使用死刑犯器官作为主要移植来源的大国,也是唯一一个没有透明的制度,如明确鉴定用于移植的器官来自何处,或到底有多少器官和什么类型的器官用于移植。此外,中国承认使用死刑犯作为器官捐赠的主要来源,但并没有透露每年有多少人被处死,这些人是谁。”

诺托说:“很明显,中国的所谓‘司法程序’不符合西方司法系统确保公平和公正审判的准则。此外,如果我们还在等待毫无疑问的不道德摘取良心犯器官的直接证据,我们担心危害人类罪未来将会继续,而可能被夺取的生命将是不可估量的。”

中共“此地无银三百两”

活体摘取器官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OIPFG)则认为,1999年前,器官捐赠非常短缺,但也没有发生为取得人体器官而大规模杀人的事。

WOIPFG认为,中共对法轮功修炼人群体性迫害不是因为“器官捐赠短缺”,是因为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真善忍”,中共对该修炼团体进行大规模迫害与虐杀,而让中国在1999年后的短短几年,成为世界最大的器官移植国。如果说,是因为器官捐赠短缺,让一些无良的医生也加入了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成为医生杀人的理由,那么,这些医生与当年参与屠杀犹太人的纳粹医生又有何区别。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对这个问题向本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说:“谁能解释中国那几年的器官移植数量爆发到需要到世界各地找病人的程度?器官是谁的?”

他表示:“国际上一直在批评中国用死刑犯器官,中共一直否认。为什么突然在2005年11月份向国际上宣布中国器官来源全部是死刑犯?是否知道有大量器官来自比取死刑犯器官严重的多的罪行,早晚要曝光,不如先行预防?否则,为什么会突然承认多年一口否认的被认为是中共侵犯人权的重要标志的死刑犯器官?”

“如果没有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事,中共绝不会承认使用死刑犯器官。你会听到原来的谎言,中国只用自愿捐献器官。中共承认用死刑犯器官只是为了掩盖另一个更大的豺狼般的罪恶。在法轮功揭露真相之前有任何国际压力迫使中共试图显示改变吗?”

“这些似乎积极的‘改变’(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所谓的改变)来自法轮功学员曝光活摘器官的压力。只要问问医生或称中共在改变的人,这些变化从何而来?这种变化的动机是出于掩盖他们罪行。”

中共当局说辞前后矛盾

1.2005年7月世界肝脏移植大会上,黄洁夫代表中国政府首度正式承认,目前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2.2006年4月10日,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否认大多数器官来是死刑犯的说法,说是大部份来自去世的中国公民这些人生前自愿捐献器官。

3.2006年9月28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主持例行记者会。有人提问:近日有报导称,中国存在人体器官移植买卖,你对这个报导有何反应?秦刚否认,只是说严格按照法规,利用死刑犯器官十分慎重等。

4.2006年11月18日,英文版中国日报报导,黄洁夫在广州外科医生大会上承认,除了小部份来自车祸死亡者,大多数器官来自执行了死刑的犯人。(同一会议,新华英文报导避开了大部份器官来自死刑犯的内容)。

5.2009年8月26日,英文版中国日报报导,中国在前一日成立了国家器官捐赠系统,以逐步摆脱长期依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情况。

6.2010年,马德里器官捐献和移植大会,黄洁夫称90%摘取器官来自死刑犯。

7.2011年3月中共两会期间,黄洁夫接受今日中国杂志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国每年有约100万终末期肾病患者,约30万终末期肝病患者,每年急需移植挽救生命的患者众多。但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的移植器官,现主要依赖死囚器官,这构成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8.2012年3月6日政协小组会和3月22日在杭州,黄洁夫承认死囚器官一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但他闭口不谈移植死刑犯器官是否涉及道德问题。他表示中国将在五年内取消从死刑犯身上移植器官的做法。

(责任编辑:何蔚)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11/29/n4022811.htm

酷刑受害者在悉尼揭露薄熙来罪行(图)


(图片来源: 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3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清流澳洲悉尼采访报导)近日王立军、薄熙来的内斗消息甚嚣尘上,成为海内外华人关注的最大热点之一。原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出逃成都驻美领事馆,并向其提供大量薄熙来的犯罪证据事件发生后,薄熙来在任大连市市长期间对法轮功修炼人的凶残迫害真相也引起各界关注。

法轮功学员刘雅琴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叙了自己因修炼法轮功在大连所遭受的迫害。刘雅琴是中国东北财经大学的毕业生,曾久病缠身,修炼法轮功后得以康复。二零零零年,为了制止迫害法轮功,她到北京上访,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的一处戒毒所和拘留所。二零零一年被判二年劳教,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女子大队。那里关押了上千名法轮功学员。

澳洲法轮功学员起诉薄熙来

二零零六年澳洲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起诉薄熙来。作为证人的刘雅琴揭露说,在大连教养院女子大队时,她被关进小号,七天七夜不让睡觉,一闭眼就打她,把她打的面目皆非,给她带“刑帽”,差一点把她勒死。她经常听到楼下一间小号传出被酷刑拷打者发出的惨叫。 同修韩淑华被恶警吊起来,拿开水往脚上烫,烫出大泡以后再用脚去踩,当即人就不能走路;三十多岁的女学员常学霞被吊的胳膊脱臼错位,然后将裤子扒下,往阴道里塞拖布、鞋刷子等脏物。 王秋霞被活活打死。孙莲霞在折磨的已经坐不起来的情况下,恶警强迫她坐在地上两个多小时,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还有被迫害致残的曲辉、刘文灿等人。薄熙来手下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性虐待、酷刑折磨令人发指|”。

薄熙来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引用“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中的证据说:“薄熙来在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任大连市长,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四年任辽宁省省长。在其任职的年度之内,据我们的女证人说有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被手术摘取。”

对于薄熙来所犯罪行,前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决策计划主管、现任加拿大民主联盟国家安全问题资深成员大卫•哈瑞斯(David Harris)评论说,“(迫害中)人们经历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制离婚、心理折磨,更别提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身体虐待,这一切显然是背离国际司法的理念。我们甚至还听到强行摘取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牟利……薄熙来被控参与了这一切伤害,这些控告的证据是可信的。”

刘雅琴叙述道: “一天,我被叫去做抽血化验,另一位学员果芸飞在做完抽血化验后即被隔离,说是患有肝炎,当时我有些怀疑,全中队就她最年轻,总是活蹦乱跳的怎么突然得肝炎了呢?十天左右她被送回来,说是误诊。我也就没有再多想。二零零六年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的事情披露后,我回忆起果芸飞的事情,出了一身的冷汗,泪水不断的流了下来。果芸飞那次被隔离是去做配型,是活体摘除的对象”。

刘雅琴接着说,其实大连的很多老百姓都知道恶警使用各种招术与刑具迫害大法弟子。如长时间电击生殖器,八根高达七百二十伏电棍同时电击,用警绳勒嘴和坐老虎凳,用胶带将他嘴、眼封住,用棒子捅阴道、灌辣椒水、用开水烫肢体。用瓶吊小便处、三十万伏将皮肤电焦糊。用吊铐入肉三分并打断两根肋骨,打掉一颗牙不让睡觉,用鞋底子不停地抽打脸与头部,脚绑在椅子的腿儿上,双手背铐在椅子背上,头用四层床单蒙住戴上手铐脚镣用污秽的语言侮辱大法,用筷子猛捅大法弟子的嘴和喉咙鲜血溅得四处。用胶皮棒打,用胶皮管强制灌食,体罚殴打,用车轮战术和体罚并用,非法抄家强抢民财占为己有。用三角皮带打、用针扎、死人床等等。它们对法轮功学员所犯的罪行罄竹难书。

薄熙来使大连市和辽宁成为迫害重灾区

据明慧网提供的资料,薄任大连市长(一九九三至二零零一)及辽宁省长(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因积极参与迫害,使辽宁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截至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经国际人权组织证实,辽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一百零三人,居全国第四。

据海外媒体揭露,在薄熙来任职辽宁省省长期间,辽宁省投资十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仅在沈阳于洪区马三家一地就耗资五亿多元,在二零零三年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大量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此,遭受酷刑虐待。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经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 争的经费。”

薄熙来因血腥迫害法轮功,已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被以“反人类罪”或“群体灭绝罪”告上了法庭。

责任编辑:何蔚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3/8/n35341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