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海报征选颁奖 70国作品参赛

大纪元2021年01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2020制止在中国的活摘器官—国际海报征选大赛颁奖典礼暨作品展开幕式”1月16日在台北举行,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TAICOT)理事长萧松山教授表示,有来自全世界70个国家地区的1,049件参赛作品共襄盛举,所有人共同促成了这一场高水准的国际级比赛。

台韩日民团共同举办国际级海报征选大赛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更多内容……

美🇺🇸弗州地方决议案 吁制止到中国🇨🇳移植器官

大纪元2021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报导)2021年1月12日,美国弗吉尼亚州仙纳度县委员会(Shenandoah Board of Supervisors)通过一项决议案,以警示当地居民,帮助制止当地居民前往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无意间成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共谋。

决议案表示,多方可信报告显示,中共大规模杀戮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获取他们的器官售卖,用于器官移植手术。并且,这种行径还在继续。

这项决议案的副本,也抄送给弗吉尼亚州州长和弗吉尼亚州卫生署。

点击决议案原文。

以下是这项决议案的中文翻译:

仙纳度县委员会决议案

更多……

世界报:法国议员关注中国器官移植来源问题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明慧记者德龙编译报道)法国最大的报纸之一《世界报》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报道了法国六十五位国会议员就中国存在不道德摘取人体器官用于器官移植,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受迫害的维吾尔族人都可能是受害者,表示担忧,建议国家立法,阻止法国人到中国进行非法移植器官。

该报道中说:在中国残酷的专制体系下,仍然存在许多灰色区域,其中包括未经事当事人同意就从被拘禁者身上摘取器官的问题。尽管中共宣称已禁止摘取死刑犯的器官;但是,器官移植在中国许多的私人和公立医院中进行,其规模和提供器官的快速性都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超记录水平。因此外界对此纷纷提出质疑。

该报道指出:中国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一直是保密的,但是非政府组织根据中国官方司法部门公布的数据估算,中国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约为一千人左右。那么中国能做到如此大规模而快速提供人体器官移植这个事实,更加重了外界的猜测。

报道指出,在中国,中共迫害法轮功,维吾尔族人也同样遭到中共的迫害,他们都有大批的成员被关押在监狱和拘留所遭到迫害,他们的器官成为了器官移植产业的来源。

文中引用了中国问题专家约书亚·罗森茨威格(Joshua Rosenzweig)的话,说:“大赦国际组织长期以来、一直就中国器官移植产业中的透明性问题提出质疑。”

该报道中对中法两国的移植器官情况做了对比:“ 法国因器官短缺,所以平均等待期(三年),使得有15%至30%的患者在等待期间死亡。而在中国,器官移植是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产业。 平均移植时间只有十二天。”

报道中并提到,法国六十位国会议员认为,尽管存在不确定性,但必须予以高度的关注。

追查国际致国际器官移植大会的公开信

追查国际致国际器官移植大会的公开信

大纪元2018年06月29日讯】6月30日至7月5日,国际器官移植学会TTS组织的第27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将在西班牙马德里举办。中共将有39名医生和相关人员参加会议,其中两位代表王海波和郑树森将做重点发言。鉴于郑树森曾有被《国际肝移植》杂志因器官来源不明被撤稿和被处终身禁止投稿的前科,两年前TTS在香港举办的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也因涉嫌违反协会规定被取消论文和发言。海外追查国际有充分证据证明郑树森非法获取的器官中很可能有来自法轮功学员。

郑树森本人还长期担任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工具之一浙江省反邪教协会的理事长。

追查国际认为允许郑树森参与移植大会并发言可能违反了TTS在香港大会期间作出的调查和处理的许诺,也可能违反了TTS相关规定和国际医学伦理,因此给会议组织者发出公开信,并同时发给相关国际组织和个人,要求TTS公布调查结果并取消郑树森的会议代表资格和发言资格。

以下为公开信全文内容:

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主席暨器官移植协会会长:

据贵会网站上的公开信息,第27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将于6月30日至7月5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办。据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有39名医生和相关人员参加会议,并有两名代表王海波和郑树森做重点发言。

我代表追查国际希望提醒大会,有充分证据证明郑树森长期以来非法获取器官,其中很可能有来自非自愿捐献的良心犯和因宗教信仰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而不是中共自己声称的死刑犯。郑树森本人也有涉嫌违反国际社会关于器官来源规定而被撤回论文和会议报告的记录。

1. 2016年8月贵会在香港举办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器官移植协会前会长杰里米·查普曼(Jeremy Chapman)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一篇提交给周四专场会议的论文或许违反了贵会的一项规定,即不能用来自死囚的器官做研究。

查普曼没对论文提交者指名道姓,但《纽约时报》称“若干参会人员指认其为浙江大学的器官移植外科学家郑树森” 。

查普曼博士还表示,贵会已经告诉中国政府来调查此事,而且贵会也会自行展开调查。他说,怀疑一经查实,该论文作者将被公开姓名、列入耻辱榜,并永远被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开除,以及禁止在移植期刊上发布任何论文。然而,事后贵会和中方都没有公布调查结果,事情不了了之。

2. 2017年1月30日,澳洲悉尼麦克利大学临床伦理学教授罗杰斯(Wendy Rogers)联名大学同事,致信《国际肝移植》(Liver International)杂志社,要求取消该杂志网站2016年10月发表的来自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郑树森和副主任医师严盛的论文,原因是“缺乏可信的证据证明器官的来源符合道德伦理”。

收到投诉信后,杂志社主编通知作者提供可信的证据证明器官来源,但是直到2月3日的最后期限,作者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杂志社担心“其肝移植研究所依据的数据,来自死囚的器官”,因此决定取消发表,并决定终身禁止(life-long embargo)采用郑树森和严盛这两人的投稿。

在《国际肝移植》宣布撤回该论文一周后,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博士在接受中国官方媒体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中国器官捐献移植委员会支持杂志社撤回这篇论文的决定,因为这篇文章采用的数据是失实的”。

他还在接受采访时说:“2011年—2014年我们公民捐献的肝脏器官是1910例,”但这与他在梵蒂冈峰会上所说的完全不同。他在峰会上表示,从2011年到2014年,共有2342名中国公民在死后捐赠了他们肝脏。如果郑树森在医学论文中数据造假,他怎么能被公众所信任?如果中共官员们可以随时随地改变他们呈现给公众的信息,那么中国的移植行业如何可信?

3. 郑树森还担任浙江省反邪教协会理事长。中国反邪教协会及其各地分会(如浙江省反邪教协会)是由具有宗教或者科技身份的党政高级官员成立的受中共610办公室领导的组织。

该协会的所有活动,都是通过政府及其媒体的参与,用其成员的宗教或者科技身份,向国内和国际社会发布和解释中国当局迫害法轮功的理由,向中国当局建议镇压法轮功的措施,制造反法轮功的理论,并直接参与包括转化法轮功修炼者在内的各种迫害活动。

郑树森自浙江省反邪教协会2007年成立迄今为止先后担任副理事长、理事长,积极组织、参加各种反对法轮功的会议和培训相关人员,并主持编辑反法轮功的专著。是中共政治和信仰迫害的帮凶和执行者。

自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OPO于2014年11月23日成立以来,郑树森还担任其主席。自中共当局宣布于2015年1月1日开始废除使用死囚犯器官进行移植之后,该组织便一直是中共国家人体器官捐赠系统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但该组织的主席郑树森也恰好是受“610”办公室 监督的一名中共官员。“610”办公室因其侵犯人权等行为而臭名昭著。这两个组织的目标和迫害的对象都是法轮功修炼者,这并非巧合。

《追查国际对郑树森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020

贵会和您本人都在国际医学界及移植界享有盛誉,相信并不想和在医学伦理道德上有严重疑点的郑树森公开合作或为其提供讲台,也不愿意在中国移植界黑幕最终全面曝光后与其有合作历史,哪怕是不自觉或不知情的。

本组织恳请您和您的组织兑现自己在2016年香港TTS会议后的承诺,对郑树森涉嫌医学论文造假和违反医学伦理的行为进行独立的、可验证的调查并公布调查结果,并根据其被医学杂志退稿和被国际移植会议取消发言的历史,取消其参加此次会议及发言的资格。

汪志远 主席

2018年6月28日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调查线索:快速器官移植 供体不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日

调查线索:吉林省大安市太山乡邢爽在北京做肝移植 肝源不明

吉林省大安市太山乡一中学英语教师邢爽,30岁,2014年9月9日,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被诊断为肝癌晚期,一直在北京友谊医院治疗。开始说换肝60万元人民币,后来还打折啦,没花那么多钱。11月1日就换完肝了。大安教育系统还公开为她换肝捐款。其肝源不明,值得调查。

2014-11-17-investigationclue-1
(网路截图)
2014-11-17-investigationclue-2
(网路截图)

太山一中 电话 0436 5830011
邢爽宅电或她丈夫电话 15944653265
太山一中团委联系人 13596859579

现在北京移植心、肝的特别多,只要有钱就能做移植,急诊就可以联系,内科也可以给外科打电话,就能做移植,而且随时都可以做移植手术。

最近,大安有一个心脏衰竭的妇女,去北京阜外心血管医院(阜成门附近)治疗,医生让换心脏,一个心脏四十万人民币。家属同意了,检查发现有脑梗死,换不了。这个妇女在2014年10月底左右死亡。

其中,中医:马丽红(女,40多岁、教授),周二门诊;西医:胡保连,70岁左右(原在美国呆过、教授)周二门诊(半天),特号需300元一个号,周五门诊(半天),14元。这两人都是建议那个心脏衰竭的妇女换心脏。


调查线索:沈阳医科大学可疑肾移植 当即拿到肾供体

近日,听一同事讲,大约在二零零五年或二零零六年,她的小叔子得了尿毒症,人当时都不行了,就被她的大伯哥背着送到沈阳医科大了。去了就住院,当时,她的小叔子就得到了匹配的肾脏,花了五万多人民币,做了肾移植手术,也就是等待的时间超短。

当我的另一个同事问到那肾脏的来源时,她说当时正好有一个“死刑犯”。

但是,是不是什么死刑犯值得怀疑,因为中共邪党把法轮功学员都视为广义上的“死刑犯”。况且,即使是死刑犯,也应讲人道。

所以我把这个情况说出来,请国际组织调查沈阳医科大的这起可疑肾移植。


调查线索:沈阳陆军总院可疑眼角膜移植手术 五天找到供体

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我陪家属去沈阳市第四医院看病,等待期间,与身边一人聊天,他谈到他的儿子二零一四年八月患眼病,需要换眼角膜,沈阳第四医院要价十万元,他和家人觉得价格太贵,没有接受,后转致沈阳陆军总院。八月八日入院,十三日,就找到了供体,收费三万元。

我问他是否知道什么人提供的供体?他说是一个年轻人,“车祸去世”,还说眼角膜是鲜的,没有经过冷冻;还说当时手术很急,临时通知他们过去的;还说当天还有另外两个需要换眼角膜的病患也去了,说如果他儿子用不合适,就给他们用。

谈话中,这个人还说,沈阳陆军总院有器官供体来源,每个月都能给送来几个。

同样的手术,价格差距如此之大,即使是车祸,也不可能当时就取下当事人的器官,而且聊天中,对方好像对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事情也有比较详细的了解。

由此,从经验判断,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恶还在进行中。


调查线索:辽宁大连患者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医生肝移植 肝源费免费

二零一四年,辽宁大连患者本人称,九年前,他被检查出已是肝硬化晚期,是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医生王立明(音)主刀,给他做了肝移植手术,他花了三十万元医疗费,肝源费免费。


调查线索:北京朝阳医院肝移植 两周拿到肝供体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中旬,新疆一个女士得肝癌晚期,去北京看病。两周以后,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她接到北京朝阳医院来电话,说可以做肝移植手术,费用是一百万。

家属问供体来源,医院说是最近要枪毙一批“犯人”(所以有器官)。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她乘飞机赶往北京,说是在北京的朝阳医院,十二月二十五日,要做肝移植手术。

据悉,这位女患者姓朱,四十岁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