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前进劳教所频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抽血

文: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二零一一年,哈尔滨双城区国保警察绑架了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六人被判重刑关押在监狱,其他大部份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迫害。

前进劳教所所长王亚罗、叶云指使狱医王忠良对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抽血化验,并进行器官检查,做心电、做B超、验尿、验血等检查。据了解,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前进劳教所的近三十名双城区法轮功学员全部遭到强行体检,而且检查的非常详细,并做了详细的个人记录。

我就是被抽血的其中一员,至今在胳膊弯的血管处还留下一个很明显的针眼,经常发痒。

拒绝体检的法轮功学员遭到狱医王忠良连打带踢。法轮功学员陈敏的非法劳教期将满,她提出不体检的要求,王忠良当众将她踢倒,连踹数脚,再将她拽起来强行体检。

劳教人员、佳木斯的胜利美等人见状也要求劳教所给自己做体检,却被狱医王忠良拒绝。这些劳教人员不明白,还说:“看对你们法轮功多好,半年就给你们体检一次,我们就没有这个待遇。”其实她们也看到,狱警平时对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用电棍电击、上大挂、强制劳动奴役,给法轮功学员吃的黑馒头、冻大头菜汤,简直是猪狗食。

劳教所为什么不惜那么大的代价对每一位法轮功学员进行抽血、体检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在国际上被曝光后,我们有理由推测他们是为活摘器官、按需杀人做准备,真是邪恶至极。

另外,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在解体之前就将门牌换成戒毒所,为了伪装成戒毒所,在劳教所内放映戒毒片强迫法轮功学员看,将法轮功学员当作吸毒者,不看就殴打,看后又强行所有人在一大长布上签名,签名时教育科一男警察扛着录像机录像,不知搞什么鬼?

前进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那里的警察多数是从万家劳教所转过来的,所长王亚罗安插、提拔了他的许多亲信,如一大队长王敏是他本家妹妹,二大队王晓伟据悉也是他亲属,狱医王忠良更为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卖命。王亚罗还曾公开叫嚣说:前进劳教所对法轮功的迫害绝不手软。

知情人称杨滨生前在哈尔滨劳教所医院被摘器官

文/黑龙江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七日】几天前,看到哈尔滨市平房区新疆派出所所长刘洪伟突发脑干大面积出血患了半瘫、无法行走、不能说话的消息。看到他恶报上身,使我想起一个曾经遭受他迫害的年轻人——法轮功学员杨滨。

十多年前的二零零三年,刘洪伟任平房镇派出所所长期间,参与指使非法抓捕东安徽车发动机厂二十六岁未婚的法轮功学员杨滨,只十五天,杨滨就被害死。一个文静的年轻人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命丧恶人之手?

据知情人讲,杨滨是从哈市某劳教所医院被摘了器官后拉回二四二医院“抢救”的,完全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做戏。当时就听说杨滨被送到二四二医院前就已经被迫害致死了,杨滨的前胸后背都是血。遗体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被火化,出殡的时候有好多警车和警察。

2014-9-26-minghui-pohai-yangbin
杨滨北迫害致死后遗体被运回242医院“抢救”

那天得到消息说杨滨被拉回本厂医院(原空军二四二医院)抢救,人们发现从二四二医院的大门一直到抢救杨滨的那个病房都被警察封锁着,根本不让法轮功学员靠前,扬言谁过来就抓谁。

杨滨约一米九的个头,匀称的身材,一笑两个酒窝,白白净净的一脸书生气,他还是个百里挑一的帅哥儿,口碑很好。杨滨是深受单位同事和领导的好评的一名优秀员工。

一九九六年只有十九岁的杨滨,知道法轮功是用于修炼的佛家功法,于是他走入了这个修炼的群体。杨滨所工作的东安厂原来是生产战斗机的保密厂,年轻人很多,修炼的人也不少,小哥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都自然的说到法轮功,大家都非常认同“真、善、忍”的法理,都是有一个想做好人的愿望才走到一起来的。休息日他们出去洪法,让更多的人走进来做好人。他似乎觉得能有这么好的功法修炼,人才活得才有滋有味。

一九九九年在法轮功受到中共政治流氓集团的栽赃陷害、非法打压时,杨滨和同修一样多次走向社会向世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希望世人能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有法轮功学员回忆说:第一次与他见面时,发现他语言不多,却能感受到他那纯净祥和的心态。别人谈体会,他就静静的听,有点空闲时间就抓紧看书学法。

二零零零年以后,杨滨被迫害流离失所了。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们经常在一起,使我对他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当听到有的同修被迫害时,他总是非常难过;一谈到对师敬对法坚定时,他又是那么的自信。一次他讲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过后不久,安全局的人把他找了去,认为他是“重要人物”,对他进行了详细调查,那时他才二十二岁,最后没找到迫害的借口,就叫来一个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让他说出那个同修的事,当时他义正辞严地说:“我不知道。”他没有出卖同修。后来他们又找来一个认识的人说:他知道那个同修的事,他都说了。当时他看着那个人说:“我什么也不知道。”就再也不说话了。邪恶之徒找不出任何迫害的理由,只好把他放了。

中共政治流氓集团残酷迫害使他几年不能回家。 杨滨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时时处处事事严格要求自己,把自己的全部精力用来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有时同修问他:你想家吗?他说有时想妈妈,妈妈特别好。

二零零二年底他回到家乡;二零零三年二月八日杨滨和另一同修在平房区南厂去平房镇挂真相条幅时被人恶告,遭平房镇恶警所长赵寒彬、刘洪伟及恶警徐洋驾车追赶,强行将杨滨绑架回派出所。在平房镇派出所,赵寒彬一伙对杨滨进行酷刑逼供,并把杨滨送到平房公安分局;半个月后杨滨被迫害致死。

当时,海外媒体记者对杨滨死亡案进行了调查,杨滨原单位哈尔滨东安厂公安处一男性人员证实杨滨的死亡;杨滨原工作的二零四车间承认杨滨因修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平房公安分局看守所一男警一听记者调查杨滨的死亡情况,竟开口大骂;派出所一男警不肯回答有关杨滨的问题。

十一年过去了,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很多是明白真相了的,有的不再去干坏事了,有的在为自己的后路想辙,有的积极配合国际司法调查组织,提供犯罪者的证据。

据说杨滨爸爸因为思念儿子又欲告无门,忧郁而死已有几年了,那时杨滨的妈妈心脏病较重,没人敢告诉她儿子的事,现在还不知道杨滨的妈妈是否还健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