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大学教授呼吁立法打击活摘器官罪行(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九日】(明慧记者陈心宁、夏纯清澳洲堪培拉报道)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中午,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医学教授玛丽亚•费托罗•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在堪培拉国会大厦内举行的首次反强摘器官听证会上,就活体摘取器官的议题进行了深入的演讲和说明,令在场的议员们进一步了解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2014-7-18-minghui-falun-gong-canberra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医学教授玛丽亚•费托罗•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在堪培拉国会大厦内举行的首次反强摘器官听证会与遭受过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合影。

本次由澳洲国会议员反强迫摘取器官组织(PAFOH)发起的听证会不但乃全球先例,与众不同的是,议员们还邀请了一百名法轮功学员前来旁听。辛格教授在会上做了题为《活摘器官:法律、医学伦理和社会责任》的说明会,她使用数据和各界的调查结果,阐述了发生在中国的非法器官移植和交易。辛格指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器官捐赠率几乎等于零,然而中国卫生部的资料却显示,过去十年,中国进行了大量的器官移植。辛格补充说道,在《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中,作者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指出,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间,中国估计有四万一千五百例无法解释的器官移植。美国中国问题专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也通过和一百名目击证人的采访中和深入调查后发现,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间至少有六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因器官被谋杀。近日中共更公开证实了在中国有95%的器官来源于死刑犯和良心犯。为此,辛格呼吁国际社会即刻向中共施压,制止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

澳洲议员关注活摘器官

耗时几个月筹备本次说明会的辛格教授介绍,澳洲国会议员反强摘组织是由澳洲参议员约翰•马迪根(John Madigan)和众议员克雷格•凯利(Craig Kelly)发起,并在澳洲国会成立的一个友谊团体。目的是要使议员们认识和关注强摘器官和移植旅游的问题,进而在澳洲立法制止这种暴行。

对于参加本次听证会的感想,辛格说:“看到那么多观众,看见现场的参议员和国会议员们明显的想要关注,这非常鼓舞人心。我相信好事将接踵而来。我认为参议员约翰•马迪根和众议员克雷格•凯利非常重视这件事,而他们实际上做了很多,让事情有了进展。”

立法打击活摘共谋势在必行

二零一三年三月,澳大利亚参议院一致通过一项动议案,就联合国和欧洲理事会提议的防止贩卖器官、组织和细胞,打击贩卖被摘取的人体器官的国际协议,要求澳洲政府共同反对活体摘取器官的行为。辛格认为那是制止暴行一个良好的开始,但是她也期许澳洲政府能够加强立法,彻底杜绝这类非法行为。

“当前我们拥有最基本的(法律),但我们还需要建立一个更加坚实的法律来打击活摘行为、打击参与的不法器官贩卖者和集团,甚至打击购买器官者,进而防止这种问题。我真的认为这是共谋,如果你从不该获取的人身上得到(器官),即使你是个病患,你也不可以这样做。因此,只将矛头指向医生、贩卖者并不能解决问题,我认为需要立法来改变。”

辛格教授乐观地说:“我想无论是澳洲境内或境外的(呼吁)活动,将可制止活摘器官贩卖的罪行。我相信将会有来自国会的大力支持。”

活摘暴行不容忽视

是什么样的动力使辛格如此积极反对活摘器官?她说:“二零零六年我从大卫•麦塔斯那得知发生在中国的事情,此前我从未听闻,我感到非常震惊。我们必须站出来做点什么,即使这对我个人并没有直接影响,但却是人人不能忽视的人类道德问题。”

“我会继续在医疗界中呼吁,下周我们将在器官移植刊物中发表文章,进一步向医疗界揭露活摘问题,持续和我的同事们一起努力让更多人关注并有所改变。”

辛格:“法轮功学员的脸上从未有一丝恨意”

十分关注中共活摘器官情况的辛格,接触过许多曾经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她表示从未在他们脸上看过恨意,令她感到佩服和不可思议。“和那些曾经历过(迫害)的人见面非常难以置信,不只是因为他们被严重迫害过,而是他们的脸上从未有一丝丝恨意或暴力的回报,完全是对与错的对比,他们坚韧庄严的方式,非常鼓舞人心。”

辛格也建议学员继续向自己区域的议员和政要表达心声,让他们知道澳洲必须进一步立法来维护人权,防止澳洲公民加入非法器官买卖的交易,从而抵制中共的暴行。

中共仍在活摘器官 著名律师吁制止罪行

华人:良心告诉我 要出来做些事 西人:摘取器官离我们不远 我们都是地球村一部份


9月29日,在多伦多举办的一个公众论坛上,国际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表示,中国移植手术所用器官,大部份还是来自被关在监狱的人,绝大部份是来自法轮功学员。(摄影:Matthew Little/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活摘人体器官”罪行仍在中国发生,9月29日,在多伦多举办的一个公众论坛上,国际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表示,中国移植手术所用器官,大部份还是来自被关在监狱的人,绝大部份是来自法轮功学员。他呼吁人人行动,制止这种反人类的罪行,“让我们创造未来”。

2006年开始,麦塔斯及加拿大政府前亚太司司长乔高(David Kilgour)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展开了独立第三方调查。结果至少发现了52项可以证实的证据,证明中国存在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做移植的暴行,而且大部份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2010年出版的《血腥的器官摘取》收集了有关证据。

麦塔斯及乔高除了做大量调查外,也在全世界倡议重视及制止活摘器官的恶行。麦塔斯在9月29日的论坛上介绍了活摘器官的发展情况。他说,我们看到在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有相当下降,也看到中国政府在改变器官移植的政策。遗憾的是,我们没看到这种滥用器官移植的做法在中国结束。”

麦塔斯说: “我关注的是,要停止杀害法轮功学员并获取他们的器官。”

“我不认为已经达到这个目的,相反,可能还增加了。”他说,虽然移植器官数量减少,但另一个器官来源的死刑犯数量也减少。这意味着,“来自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增加了。”


国际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称,不能依靠中共自己改变,要停止杀害法轮功学员并获他们的器官。他说:“我们不要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么事,让我们创造未来。” (摄影:Matthew Little/大纪元)

江泽民体系是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薄熙来是迫害的主要责任人之一。9月28日,中共官媒新华网公布,薄熙来被开除党籍及公职,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在回答提问时,麦塔斯称,不能依靠中共自己改变。“我们不要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么事,让我们创造未来。”

麦塔斯提出了5条建议:加拿大政府敦促美国政府公布王立军提交的文件,相信有活摘器官的信息;通过国会立法制止这种国际性的器官移植滥用;立法要求到国外做器官移植者预先报告;药物公司应停止到中国做抗排斥的临床药物试验;医疗保险不应为可能违反加拿大法律标准的海外器官移植付款。

他说:“任何时候设立保安措施,防止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滥用,都是需要的。”

中西方民众:人人有责任制止邪恶

参加当天论坛的多伦多华裔居民范先生说,他一直很关心发生在中国的事。“在中国的器官移植,非常恐怖。”

“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未有过这么恐怖的事件。”他说,“以前我曾怀疑是否会有这样的事,现在已经是公开的,无法隐瞒。”

来自香港的范先生表示,中国移民应该多了解这些事,中共用一种恐怖主义的手法,令人们不敢出声。范先生说,良心告诉他,需要为中国人的人权发声。“作为一个真正的人,不应该有这些害怕。因为人有做人的尊严。我的良心告诉我,我要出来做些事。”

多伦多西人护士Nora Anderson在论坛结束后说:“我认为,加拿大人及世界上的人了解在中国发生的人权罪行非常重要。因为中国正在变成很重要的贸易伙伴,我认为有机会使用这个砝码,从经济上迫使中国政府做出改变。”

Anderson认为,人类是一个整体。她说:“我们做的任何事都会影响他人。中共对人权的践踏不是当地的问题,它影响了我们所有人,我们要发声,我们要使改变发生。”


加拿大反虐待警示中心副总裁兼首席营运官Sanderson Layng称,摘取器官不是离我们很远的事,我们都是地球村的一部份。(摄影:Matthew Little/大纪元)

加拿大反虐待警示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Abuse Awareness)副总裁兼首席营运官Sanderson Layng称,人们对于践踏人权的事有时觉得难有所为,历史上纳粹迫害犹太人的事件就是一个教训。

“我们想让人们了解并参与。”他说,全球化的趋势使大家不可能相互分割,“摘取器官不是离我们很远的事,我们都是地球村的一部份。”

更多世人站出来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两年前出版的《血腥的器官摘取》只有2位作者,今年7月出版的《国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有12位来自不同行业的专家作者。

“中共是该罪恶中的主要因素。”作者之一、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AFOH) 执行总监崔雷(Torsten Trey)说,中共使中国变成了一个缺乏伦理标准的社会,而缺乏伦理标准使中国的医生参与了摘取人体器官的罪行。

纽约大学Langone 医药中心生命伦理部主任Arthur L. Caplan说:“器官移植的最终伦理责任是移植团队…。他们不能说不知道器官哪来的,他们不能说不关心器官的来源。”

另一名美国医生Eric Goldberg说:“通过不道德或犯罪手段获得器官,将使临床试验数据也变成犯罪及不道德。”

麦塔斯说,在中国发生的活摘器官在国际上已经形成一个关注社区,这些人很多是器官移植界的领先专家。“我相信,这将对中国有冲击。因为中国的器官移植专业人员,需要到海外参加培训、会议及研究。”

另一方面,中共政府对此也从最初的否认到现在承认。2005年7月,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首次承认,95%的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麦塔斯说,黄洁夫2009年8月还在中国日报发表声明,说监狱中的犯人“绝对不是器官移植的合适来源”。但是,这种摘取人体器官的行为到今天还没有停止。

世界上的一些国家,比如加拿大、法国、比利时及以色列等,已经在寻求立法,防止本国人到外国接受不符合道德的器官移植。以色列通过的一项立法,不允许保险系统给去中国做器官移植的以色列人付款。
(责任编辑:林妍)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0/1/n369533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