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吉林免费器官移植促销背后有黑幕

大纪元2017年06月26日讯】刚刚看到大纪元的一则令人震惊的新闻:美国时间6月23日,“追查国际组织”在美国国会举行的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为主题的研讨会上,披露了一个最新的调查结果,那就是2017年6月1日至30日,吉林旅游广播电台联合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发起10例免费儿童肝脏移植计划。

笔者随即在吉林旅游网上搜到了相关的信息。信息称,在中国,每年因先天性胆道闭锁等疾病导致终末期肝硬化进而死亡的患儿约2000-3000名,而肝移植是治愈此类疾病的唯一有效手段,但是十几万元的手术费让很多困难家庭无力承担。因此,吉林旅游广播联合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10例免费儿童肝脏移植行动,即不仅移植免费,而且住院期间的所有医药费、手术费全免。面向对象年龄是从6个月至18岁。手术采取劈离式肝移植手术方案。

这样的促销难免让人产生疑问:如同以往一样,信息并披露器官的来源,但既然能发出这样的促销信息,就意味着医院手中业已掌握著器官供体。要知道,在西方国家,等待器官的移植时间都很长,如美国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时间,肝移植2年,肾移植3年,是以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广告。这样的广告给人的感觉就是大家只要报名,筛选合格后就可以了。

然而,这不是普通的商品,而是器官移植。吉林大学医院从哪里得到了这些供体?为何这些供体要“自愿”捐献肝脏?他们捐献后会怎样?

此外,根据这则广告,手术将采取劈离式肝移植手术方案。所谓“劈离式肝移植手术”指的是将成人供肝分成两个部分,同时分别移植给两个不同的受者。一个供肝可分割成左外叶、右半肝两个移植物,也可分割成左半肝、右半肝,分别予以移植。如果是成人移植给儿童,那所需肝脏可能只要五分之一。

换言之,10个接受肝移植手术的儿童背后至少需要有2个成人活体捐献肝脏,或者更多的儿童捐献者。这些成人或者儿童来自哪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可以公示吗?

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原因就在于自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内幕首度在国际上曝光后,引起了世人的关注,经过各方调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大陆不断增高的器官移植手术背后,正是对遭到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虐杀。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大陆还出现了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器官移植旅游热”以及免费器官移植促销现象,如2006年4月28日,湖南人民医院曾推出免费20例肝肾移植的广告。

在医院不能公示捐献者的信息下,这样的现象只能让人们高度怀疑这样的免费器官移植促销的背后,同样隐藏着几条人命。而且,吉大第一医院以往的器官移植手术也被高度怀疑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从2004年至2006年三年间,该医院器官移植中心进行了16例肝移植手术,不过全部是邀请的外院专家。2007年,因海外曝光中共 活摘法轮功器官,中共卫生部进行了全国肝移植医院资质认证,对肝移植进行了系统的管理,此后这项工作一直停滞。2010年,吉大第一医院再度开展肝移植手术,并完成了多例肝移植手术。

吉林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兼白求恩医学部学部长王冠军被调查,其主要分管医学教育、医疗服务和公共卫生管理工作,分管部门包括医学部和医院管理处。其问题虽然表面上涉及基建修缮和物资采购方面的腐败,但也正是在其担任吉大第一医院院长期间,该院为了赢取巨额利润,通过各种手段,包括许诺提升原在中日联谊医院(医大三院)工作的器官移植医生傅耀文为第一医院副院长等“好处”,将其和肾脏移植中心一同“挖”到了吉大第一临床医院名下。该中心在广告上称,傅耀文完成同种异体肾移植2600余例次,自体肾移植20余例。而该中心仅在前两个月的时间里,就做了50多例器官移植手术,还有几十人在排号,等待做器官移植手术。

傅耀文从哪里搞到了这么多可供移植的器官?这显然与其妻子孙苏平有关。孙现任长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院长,之前曾任某检察院检察长。孙在政法委的两个要职很容易搞到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而且不会有什么麻烦。

毫无疑问,傅耀文的罪恶与王冠军的支持和允许是密切相关的,二者关系密切,从这一点上说,一直向学生强调医德、灌输孔孟之道的王冠军也是确凿无疑的帮凶。而在疑难血液病的诊治和治疗方面被称为专家的王冠军是否与傅耀文在器官移植上有所合作,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王冠军落马后,吉大第一医院的器官移植手术并未停止,其如今居然推出了器官促销,令人不寒而栗。这不仅说明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仍在吉林继续存在,而且也表明某些人在当今政府对器官移植日趋严厉的政策下,似乎正在急于将手中的“供体”用完,而这意味着还有法轮功学员被残害。对此,我们不能不关注,我们不能不呼吁,以拯救那些仍在遭受迫害、被推上手术台的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责任编辑:莆山

调查线索:镇江市一医院37天内找到心脏移植供体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

调查线索:江苏省镇江市一医院37天内找到心脏移植“供体”

调查线索:“肝移植女孩儿”的肝脏是谁的?

肝移植患者亲属说:“好像有肝源在那儿等着”


调查线索:江苏省镇江市一医院37天内找到心脏移植供体

《现代快报》7月2日封9版,用半版的篇幅报道了一起心脏移植手术。在“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个六旬心脏病患者李某,镇江医院37天即找到供体并完成心脏移植手术,从2014年11月10日入院到2014年12月16获得供体心脏开始手术,总共37天。这其中还包括检查、治疗及最后决定作移植、配型等等的时间。

对于心脏移植手术,一个病人接到一个健康心脏的“供体”,就是一个健康的人失去生命,加上配型的难度,应该肯定,在这样短时间内找到“供体”,尤其在一个市级医院,说明中共在全国一定有庞大的活体器官库,在全国范围内调配。

请见此报道的扫描件:
jiangsu_zhenjiang-organ_transplant_newsreport
图:《现代快报》江苏省镇江市一医院37天内找到心脏移植“供体”


调查线索:“肝移植女孩儿”的肝脏是谁的?

2015年8月17日,中国吉林《新文化报》新文化记者杨益报道了一篇文章《您关注的肝移植女孩儿回来了》,文中说:“2014年2月25日,本报报道了……(一年前)主人公,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国际商学院会计系大四先生崔雪莹患急性肝衰竭,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接受肝移植手术。”

一年前,吉林大学肝移植中心副主任、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吕国悦给崔雪莹进行了肝移植手术。吕国悦说,截至目前,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已……完成肝移植百余例,肝移植接受者中,年龄最大者为64岁,最小者9岁。

吕国悦说,所谓肝移植就是采用外科手术的方法,切除已失去功能的病肝,然后把一个有生命活力的健康肝脏植入人体内,……这个过程俗称‘换肝’。”

看过文章,人们不禁疑问,“肝移植女孩儿”的肝脏是谁的?吕国悦说,“把一个有生命活力的健康肝脏植入人体内”,所谓“有生命活力的健康肝脏”来自哪里?是不是来自十六年来被非法抓捕、被失踪的法轮功学员?如果追踪下去,是不是能够查到“肝移植女孩儿”的肝脏来自哪里?她应该知道是谁给了她有生命活力的健康肝脏,她会知道真相吗?

请有条件的新闻媒体或调查机构去调查一下,将真相公布于众。


肝移植患者亲属说:“好像有肝源在那儿等着”

〖山东消息〗2015年7月中旬,一位朋友的亲戚是青岛人,患了肝病,到北京各大医院治疗,医生都说要做肝脏移植手术。她的亲戚七月初回到青岛三大医院(指青岛市立医院、海慈医院、市中心医院的总称),做了肝脏移植手术。

朋友高兴的告诉我:“我那个亲戚真幸运,好像有肝源在那儿等着,第一天住进医院,第二天做了全面检查,第三天做了肝移植手术,‘真碰巧了’,一共花了40万元,住院时,交给医院4万元,亲手交给医生36万元现金。医生还说,肝的好坏能关系到一个人脾气好坏,但愿给你换个温柔型的。”

从医生的言语即可看出,器官移植随时可做,并且可以任意选择。稍微有点头脑的人想一想,什么样情况下能够随时得到器官来源。只有中共在全国有庞大的活体器官库,才能做到,而众多事实曝光中共在做出这全人类最大的邪恶之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而且,种种迹象反映,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很可能仍在进行。

调查线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移植供体可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五日】在吉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简称吉大一院)做肝移植手术的病患,获得匹配供体(器官)的等待时间异常的短,且有“供体等病患”的现象。

最近,一个叫张俊平(音)的吉林省松原市的四十多岁的男子,在吉大一院成功地移植了肝脏。张俊平只等待了二十天,就得到了匹配的肝脏。因为张俊平在九月底出院,所以猜测手术时间在今年八月。据一位陪护张俊平的亲属讲,他们还算幸运只等了二十天;还有更幸运的,当天来当天就能得到匹配的肝脏,上午来匹配上了下午就可做手术;不走运的话,得等上两、三个月才能得到匹配的供体;还没有没得到匹配肝脏的病患;这位自称是张俊平妻子的中年妇女说,就她所知,先于他们来到吉大一院做肝移植的病患都得到了匹配的肝脏。

要达到这样快速匹配成功的效果,得储备多少人的肝脏啊?!不对,离体的肝脏不可能长期保证新鲜,必须是一个庞大的活体供体库,即:有一大群活人被“储备”着,等着被宰杀!等着被摘掉肝脏、肾脏、心脏……,被拿去换成钞票!这绝不是阴谋论,绝不是无中生有,从二零零六年起,国际上就有很多人士调查、论证了此事:《血腥的活摘器官》(二零一一年,作者: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国家掠夺器官》(二零一二年)和《屠杀》(二零一四年,作者:伊森·葛特曼),这三本书详尽地证实了中共有系统地组织虐杀法轮功学员,强行活摘他们的器官贩卖的邪恶罪行。

张俊平的手术很顺利,没有明显的排异反应,也没象有的病患在术后打抗排异针时,出现那种象疯了一样的怪异现象:很多患者会(因麻醉剂的作用?还是冤魂附体?)产生幻觉,把医务人员或周边的人看成是小鬼,并打啊骂呀摔东西啊闹啊什么怪状都有。如果是这个样子,病患就得被绑在病床上。

为买这个别人的肝脏,张俊平他们家花了十多万人民币。这次肝移植手术共花了六十多万,其中有十多万可以报销。在接下来的一年内还得付六、七万元用于抗排异药物的费用。再以后,费用就要少一些。等到七年后,这个移植过来的器官就完全是自己的了,就不用抗排异药了。说这些话时,张俊平的妻子面带逃过一劫后的那种放松、惬意甚至有点点自得的神情。

壮年却身患绝症,而又遇峰回路转,手术成功。病患和亲人们定会感到庆幸,也让旁观者感到欣慰。但是,此时人们对那个提供好肝脏的人是什么样的态度和感情呢?也许有人觉得那只是个交易,公平的交易,一手钱一手货。也许有感恩,怜悯,或伤感……。若“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没有发生,这也最多是个科技带来的新的伦理问题罢了。

可是,现在有关这个手术的信息,却关乎正义与邪恶的此消彼长。

《屠杀》一书的作者伊森·葛特曼估计,迄今为止,超过六万四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每天这个数字都在增长。又因为吉林省是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重灾区,所以我们有理由强烈呼吁正义人士和正义力量关注吉大一院的器官移植手术:关注并调查该院手术中的器官来源,关注并调查该院患者获得供体的时间长度,关注并调查该院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关注并调查参与手术的医生和接受手术的患者信息。收集证据、证言,为将来的全球公审邪恶集团做好准备。

调查线索:吉林女子监狱涉嫌活摘

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三年,我被绑架到吉林女子监狱,遭到迫害,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每年都要检查两次身体,抽血、拍X光片,和我们在一起的刑事犯人都不做检查。可是身体真的有病的学员,并不给医治。

在二零零四年十月份,有一名松原的大法弟子,名字好象叫郝桂贤,三十多岁,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说她子宫内有肌瘤,要到长春劳改医院做手术,可是只有三天的时间,人就没了,陪她一同去的刑事犯人说;人死了。当时听到消息的人都很惊愕,一个鲜活的人怎么三天就没了。

在二零零四年的一月份,从德惠看守所绑架来了四、五个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说是在看守所时绝食,其他法轮功学员都分到了教育监区,而这位法轮功学员在入监队,只有两、三天的时间,人就没了,说是死了,和她一起来的有个叫胡杰的,称她叫小贤。后来听到有一个叫陈丽华的帮教(松原人)说:她前一天去“转化”(就是让她放弃修炼)她时,人还好好的,第二天人就没了。

为了制止迫害,严惩凶手,请知情者给予补充。

【杨宁】吉林松原隐匿着中国的“奥斯威辛集中营”?

songyuan-qinglongshan
google-map 吉林省松原地图(截图)

杨宁

【大纪元2013年11月22日讯】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时期最主要的也是最臭名昭著的集中营和灭绝营,位于波兰距克拉科夫西南60公里的小城奥斯威辛。据统计,约有110万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杀,超过九成的遇害者都是犹太人。二战后,该集中营成为纳粹种族灭绝的历史见证,并被纳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警示世界“要和平,不要战争”。

六、七十年后,很多人以为这样的罪恶、这样的集中营早已离现代文明远去,然而,出乎世人意料的是,类似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类似的集中营——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下器官库,依旧存在,而且就存在于我们的身边。

早在2006年,有证人在海外曝光沈阳苏家屯地区存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下集中营并存在活摘器官的罪恶后,有来自大陆沈阳军区军医系统的证人亦投书披露: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需要的时候可大规模调动,转移5,000人只需要一天就可以了,专车专列,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

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12万的代号为672-S的集中营究竟在哪里?若干证据和来自上天不断的警示都将其指向吉林松原。笔者找到的依据和警示如下:

一、在2006年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曝光代号为672-S集中营的当日,吉林松原干安、前郭地区发生5级地震。地震和曝光器官库两件事,除了在时间上的巧合外,地点上难道没有某种联系?

经查,松原市下辖的前郭县、长岭县、干安县、扶余县的行政区域代码正是“72”,而代号中大写的S,极有可能是“松原”的“松”字的首位字母,代表松原,这样的代码方式并不少见。至于“672-S”中的“6”的含义,笔者推测可能有两个意思,一是指36个集中营的序号;二是指其受中央“610”办公室直接管辖。据2006年4月明慧网的报导,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狱警对法轮功学员讲,凡是两次或三次被抓捕坚决不转化的年轻的男大法弟子,全部份批转移到“青龙山”,对外宣称是批捕,转移时不许带衣物,之后就音信全无。而“青龙山”归中央直接管理,这个青龙山就位于松原市前郭县王府镇。青龙山以及附近区域就是672-S集中营所在地的可能性不小。

二、位于前郭和干安间的青龙山是山区,便于隐蔽;山中还建有若干地下防空洞,符合建立秘密集中营的基本条件。关押12万人不成问题。

三、吉林松原地区存在驻军和武警部队,同样符合中共设置秘密集中营的条件,而且松原市、前郭县到王府镇南之间的铁路居然实行了军事监管,并在地图上没有任何标识。

据2005年12月20日新华快讯报导称,该段铁路2001年前很不安全,尤其是在松原市南侧的208公里道口处更是事故频繁,但从2001年3月26日起,为“确保绝对安全”,这个道口“设民警定位、定岗、定时全方位管理,收到了显著效果”,“截至今年12月1日,长白线208公里监护道口实现了安全无事故1800天,创造了历史最高纪录”。

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地区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又是什么原因,这个道口要实行军事管制?而且在军事管制后,道口出奇的安全?这不禁让笔者想起了二战时期纳粹秘密押送犹太人的一列列火车,沿途每站均有士兵戒严,其目的就是避免为外界所知。

显然,中共当局在2001年3月起开始军事监管这个道口,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那一年不仅是迫害法轮功的高峰,也是江泽民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政策后不久,更是薄熙来夫妇在大连开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后,向全国“推广经验”的高峰。如果松原地区的确存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672-S集中营,上述问题均迎刃而解,即该铁路是通往关押法轮功学员集中营的中转站,为避免外界知晓,必须实行军事监管,而且也只有中共当局可以随意篡改地图。

四、松原地区铁路四通八达,可连接东三省、内蒙古的主要大城市,也就是说,东三省乃至内蒙古或者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可以通过铁路运送到672-S集中营,或者因为器官移植的需要,而被迅速送到某地,直接下达命令者应该是中央政法委高层和军队高层。

五、2006年大陆一名读者投书,称他从一名在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做过肾脏移植的患者处得知,其供体来自松原,而供体的另一个肾移植给了另外一个患者。

六、松原前郭县地震频繁。自今年10月31日以来,仅仅20天,就在同一地点(前郭县)连续发生了七次3~6级地震。上天一再示警,难道不是对中共当局继续掩盖真相的愤怒?或许更是为了引起世人的关注,因为活摘法轮功器官的罪恶仍在继续?松原的集中营依旧存在?

查阅资料,发现中共近两年来的器官移植虽然较以往少了许多,但却依旧没有停止,而且供体和受体的配型速度依然很快。

如在2013年7月4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肾脏移植高峰论坛上,就有来自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泌尿外二科沈易男护士的研究论文《社区护理干预对肾移植术后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而该泌尿外二科在全国肾移植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不经过大量的手术,如何能有如此丰富的经验?用于移植器官的供体来自何方?

2013年《吉林医学》第22期刊登了《肾移植术后顽固性呃逆1例报告》的论文,作者来自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泌尿系统疾病诊治中心,内中提到今年2月该院收治了一名尿毒症患者,并给其进行了异体肾移植术。2012年11月17日,吉林省伊通县魏凤琴在辽宁省沈阳陆军总医院做心脏移植手术,住院十天,即配型成功,等到供体。2012年11月,现任解放军第三〇九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的石炳毅,为总参某院校的一位正军职离休干部做了肺移植手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配型成功,供体究竟来自哪里?

2012年9月26日,中国器官移植网还发表了《从申请到手术只用3天,吉林男子肝移植手术成功》的文章,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强烈吸引那些急需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们。有着如此信心的医生们,如果背后没有一个强大的器官库的支持,他们敢做这样的广告吗?

这一切的一切说明,松原672-S这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最大的集中营,很可能是中国的“奥斯威辛集中营”,而且目前仍在为东北地区乃至北京一些医院提供着器官来源,而每一个说不清供体来源的器官移植手术都很可能意味着一位法轮功学员的遇害。对于这样持续且没有终止的恶行,上天怎不震怒?中共领导人的罪责怎能不添加?而我们又怎能不去关注?!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11/22/n4016639.htm

应变真快!中共忽然篡改吉林省地图(多图)

2006年5月21日 星期日

作者:怀明


图1. 显示王府镇的位置。图中松原市、干安、和王府镇为笔者多方求证后加上去的。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5月19日登载的《看集中营的存在》一文提到“在吉林省松原前郭县王府镇有一个青龙山村”,疑与吉林松原“青龙山”集中营有关。看后不由上网查看是否有这么一个王府镇站。

从网上搜索“电子地图”,很快跳出许多连接。然而打开这些连接击点沈阳或长春时大多网站都交白卷——返回一张空白图。不久前这些网站还都正常反馈的。应变得好快呀!

尽管有些地图网站还能反馈,但显示的地图明显的作过修改。而且留下很多尾巴。有几个网站显示在吉林长春和白城之间有长白铁路线,然而松原市并没有显示(如图1)。

如果放大地图时,从出白城后不久到王府镇南的铁路则给清掉了(如图2)。

也有网站在显示放大地图时干脆将松花江以南从松原市、前郭县、到王府镇南之间的一切都挖掉,从而造成一大片空白区(见图3)。


图2. 白城和王府镇南间的铁路给清掉了。


图3. 从松花江以南从松原市、前郭县、到王府镇南之间的一切都挖掉了。

查遍中国所有能查到的网站,毫无例外,包括松原市、前郭县、和王府镇之间的铁路线要么没标地名,要么没有铁路。真是拙拙怪事。是谁这么胆大妄为、敢将这段的铁路图给故意搞掉了?

沈阳军区老军医5月7日揭露说中共中央军委将针对法轮功而封闭特别军事监管管理区的相关资讯、并对泄密行为进行严厉处罚。难道这段铁路属于特别军事监管管理区,所以才给卡掉了? 恐怕这是唯一能解释得通的道理。要不然怎么所有网站上都少这一段? 如果将这一段划成了特别军事监管管理区,试想谁敢抗命不遵? 显然中共中央军委的指令已经得到强化实施执行。这也从反面证实了沈阳军区老军医所揭发材料的真实性(笔者藉此机会谨向老军医拜谢! 感谢您置生命危险于不顾,大义凛然揭露将中共灭绝人性的暴行曝光)。

这段铁路真在特别军事监管管理区吗? 笔者没有证据。但有件新闻报导(见图7)很令人深思。2005年12月20日新华快讯报导说这条铁路在2001年很不安全,尤其是在松原市南侧的208公里道口处更是事故频繁。「仅2000年,该道口相继发生了8起交通肇事,造成9人死伤,报废车辆6辆,影响行车10余小时的严重后果,当地的老百姓都把这个道口称之为‘虎口’”。但从2001年3月26日起,为“确保绝对安全”这个道口“设民警定位、定岗、定时全方位管理,收到了显著效果”。」「“截至今年12月1日,长白线208公里监护道口实现了安全无事故1800天,创造了历史最高记录。」

这可真是个奇迹啊。从那么个事故频繁的道口,仅仅靠“民警定位、定岗、定时全方位管理”就能收到如此显著效果?

2001年2月1日明慧网揭露江泽民刚刚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政策。而后许多法轮功学员便被用火车押解到松原青龙山集中营。也正是从此以后这条铁路才被要求要“确保绝对安全”的。

那么前郭县王府镇的青龙山村是不是就是青龙山集中营呢? 笔者不知道。但这个地区究竟有没有值的掩盖的“秘密军事基地”呢? 笔者从网上看到在王府镇西约12公里处一处“村庄”的东侧有一新整齐建筑物群,约400米见方(图4-5)。


图4. 王府镇西12公里处一处“村庄”的东面有新整齐建筑物群(箭头)。


图5. 图4箭头所指的地方是王府镇西12公里处一崭新建筑物群。

查遍周围村庄,未见别的村庄有如此大的建筑群。虽然笔者不敢排除这建筑群是村庄企业的可能性,但这个建筑群实在令人生疑。另外在王府镇和干安之间有山区(图6),其内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也值得探查。


图6. 王府镇和干安之间有山区。


图7:长白线208公里监护道口实现安全无事故1800天。

附:

大纪元《看集中营的存在》

【大纪元5月19日讯】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曝光后,社会各界纷纷提供线索,证实集中营的真实和存在。

**********************************************
大沙漠中的集中营

消息来源称,有个地方是大沙漠,把法轮功学员送到那里实行强迫劳动等迫害,那里都是无期犯人,连警察不愿意去,叫坏人管着,据说让法轮功学员每天打万斤石头,最终就累死饿死为止。如果从那里走出去需要一星期的时间,很难出来。

**********************************************

新疆也有集中营

一位在2001年被非法关入上海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说:有一次,一个监视我的吸毒人员恶狠狠的对我说:你要是还不“转化”就把你送到新疆去。我感到有些奇怪:已经被关到劳教所了,还要送到新疆去干什么?难道在上海的劳教所被迫害和在新疆有什么不同吗?

当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曝光后,我偶尔脑中闪过对此事的回忆,发现这些恶人的话绝非空穴来风。因在当时早已建立对大法弟子迫害的集中营,这些人可能或多或少的有所闻,才会以此来威胁。

**************************************************

图门于2002年又成立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

曾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听到马三家内部消息说:图门于2002年又成立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这又是一个集中营。

**************************************************

吉林松原“青龙山”集中营

2006 年3月31日,沈阳军区后勤部下属一名老军医指证:吉林有法轮功集中营代号672-S,此法西斯集中营关押人数超12万,是规模最大的一个。据老军医同时指证: 所谓的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需要的时候可大规模调动,转移5,000人只需要一天就可以了,专车专列,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

天警世人,根据中国大陆媒体报导:中国台网测定, 2006年03月31日,20时23分15.7秒在吉林干安、前郭间(北纬44.7,东经124.0)发生5.0级地震。

据了解,干安和前郭两县均有铁路线通过, 符合以上老军医报导中“大规模调动”的基本条件, 有些中国东部经济发达的县、市也是没全通铁路的。而且,在吉林省松原前郭县王府镇有一个青龙山村,离干安县很近。

据明慧网4月27日报导,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狱警讲,“青龙山”归中央直接管,凡是两次或三次被抓捕坚决不转化的年轻的男大法弟子,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折磨一个月左右全部分批转移到“青龙山”,对外宣称是批捕,转移时不许带衣物,之后就音信全无。

一名曾被关押在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说:从2004年春天开始,大约有五到六批, 每批10多人, 30岁左右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被转移到一个叫“青龙山”的地方。(5/19/2006 4:05:53 AM)

新文化报:吉大二院一天找到合适心脏

【大纪元2006年4月23日讯】据国内一位读者提供的信息,长春的《新文化报》在3月4日发表了一篇报道,赞扬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吉大二院)仅在一天之内即为患者找到了合适的心脏供体,还叙述了心脏摘取过程。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地处长春市中心,是一所综合性医院。2006 年3月4日长春《新文化报》 [热綫:0431-96618(24小时)]报导:2006 年2月28日,吉大二院为来自温州的谢抱时女士成功做了心脏移植手术。医院的诊断书上是这样写的:2月27日,小谢在弟弟的陪同下,来到吉大二院心脏外科做检查。医生说如果不做心脏移植手术,寿命已经超不过三个月了,所以第二天就给她做了移植手术。

吉大二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苗礼宁讲解说:心脏的缺血时间不能超过4~6个小时。也就是说,从供体死亡到心脏移植手术做完,最多不能超过6个小时。谢抱时27日到医院检查、医生做出手术建议的时候,那个被作为供体的人肯定是活着的;而且第二天谢抱时上手术台接受移植的几个小时前,那个被作为供体的人也必须还活着,这样才能保证被摘去了的心脏可以被移植成功。报道中说:从供体上取出心脏仅用了10多分钟,第一队人马把心脏快速送到医院,上百公里的路程仅用了一个半小时;心脏被送到手术室内,另一队人马已经把患者的心脏取出,又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手术,终于成功地完成了手术。

报导中没有说明活体器官供体的来源。而患者头一天入院检查,第二天就找到了合适的心脏供体幷作了手术,不知吉大二院从哪里这么快速能弄来活的供体?

据该院自己报道,截止2003年底,吉大二院肾病内科还进行了成功的肾移植手术近100例。

附相关地址电话: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吉大二院)
地址:长春市自强街18号 邮编:130041
电话:0431-8975634 院长:赵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