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大一附院被举报私收肝源费 器官来源不明


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因涉嫌活摘罪行被追查国际追查。(网页截图)

大纪元2019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科医生被举报私收35万肝源费”,不出示肝源检验报告,只收现金,不开收据。近年来,该院器官来源充足、移植数量巨大,但其器官供体来源受外界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郑大一附院)是河南省最大的三级甲等医院。据悉,郑大一附院肝源、肾源多,肝移植数量在全国位居前列。在其官网上,明确写着“我院符合肾移植条件的患者,等待时间相对其他国内医院较短”。

沈阳企业家、法轮功学员于溟曾到多家医院实地调查大陆器官移植手术现状。于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有的患者对于不开收据没有避讳,觉得很正常,有的直接找器官移植医生去做手术。各个医院收费的价格都不一样,管理混乱。

于溟表示,“器官来源没有正常的。大夫自己都跟我们说,他们医院自己有一些人在做这些事情。医院对外宣称有三种来源:一是死刑犯的(2015年以后还在用);二是交通意外的,10个有9个说是交通意外的;三是捐献的,但捐献的少之又少基本没有。”

“在北京武警总医院,患者不到一个月就能配上肾源。”他说,“在调查过程,如果不挂号、不把所有个人信息留给医院,医生马上就说做不了。刚开始他还说能做。”

追查国际的调查认为,中国存在着活人器官供体库,才能使在中国医院普遍等待器官时间超短。

据澎湃新闻6月21日报导,今年2月2日,河南商丘市民李先生的父亲在郑大一附院肝移植科做了肝移植手术。手术前几天(1月29日晚),肝移植科医生温某告知他们须提前备好肝源费用35万元,只能现金,不能转账。

1月31日晚,他们将35万元现金装进背包,送到医生休息室,放到温某面前的桌子上。温某未开任何收据和票据。但李先生向澎湃新闻提供了温某收取35万的相关录音。

截至此案曝光时,李先生的父亲仍处于重度昏迷状态。家属对肝源是否合格表示质疑,要求医院出示肝源检验报告。

5月中旬,李先生将郑大一附院举报到河南省卫健委和郑州大学,称其涉嫌乱收费和医生私收肝源费、医院拒绝提供植入肝源检验报告等情况。但一直未获回复。

郑大一附院5月17日仅出具了一份没有盖章的回复,称通过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分配生成的器官接受确认书,可以证实器官来源的合法性。但回复未提及医生温某是否收取3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网友披露外,陆媒此前也曾报导过医院收取器官费不开收据,令人质疑器官的来源不明。如,北青网2017年12月21日报导,患者姜先生投诉,自己在湘雅三医院做肾移植手术,缴纳了27万元的“肾源费”,院方没有开出任何收据凭证。

红会和医院互推责任 掩盖供体真相

6月14日,郑大一附院医患办副主任丁珂向澎湃新闻称,涉事医生确实有收35万元,已交河南省红十字会,但拒绝出示相关票据。而当日下午,河南省红十字会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对丁珂的说法予以否认,称“说这话极不负责”。

该负责人称,省红十字会基金的主要来源,是“器官移植‘受益机构’医院,因为医院做手术有收费”,“都是医院公对公账户打过来”。“医院捐助多少,没有强制和具体标准”。“红会负责器官捐献工作”,而“卫生部门负责监管器官分配”。

近年来,有的地方红会和移植医院曾因分赃不均闹翻脸。《新京报》等多家陆媒报导,地方红会是器官捐献的第三方机构,掌握捐献者资源,但红会认为受益最大的还是移植医院。广东、江苏等多地红会都曾要求医院认捐(达成捐赠意向和捐赠协议)来换取其器官捐献资源。

报导还称,尽管“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投入运行已有两年(当时为2013年),2/3器官仍在系统外分配。

追查国际负责人、曾在哈佛大学做医学研究的汪志远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按规定红十字会不应该参与器官的交易,只起一个登记、见证的作用。但在中国大陆,实际操作是乱套的。其实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就是个招牌,都是医院和610(非法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系统在操纵。

“比如北京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截止今年初,我们调查它还没有开张只是在筹备。北京有23家注册的器官移植医院,每年大规模做着(移植手术),但是北京的红十字会还没有开张,只是说起宣传作用,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他说,“捐献没有开始,移植器官哪来的呢?那就渠道不正常嘛。”

汪志远指出,中国的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系统就是一个幌子,只是为了应付外界的指控搞的东西。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也是一样,经追查国际调查,医务人员基本反映是“上不去、打不开”。

如,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协调人王主任就说:那个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是走形式,骗人的!有录音:

“此外,中共公布的捐献数量也是骗人的。2017年登记愿意捐献的人有30多万,按照正常死亡规律是千分之7左右,三十万人捐献一年也就是两千一百多人(的器官能够捐献),加上(器官对)热缺血的时间限制(能用的器官)就更少。(而)他们每年做的移植手术1万多。它报的数字正好戳穿了它的谎言。”他说。

汪先生表示,目前中共仍在疯狂地进行器官移植,历史上哪有这样的事情?人们现在不知道,在不远的将来,这个事一旦曝光,那人是会震惊的。就像二战时,希特勒在纳粹集中营大规模地屠杀犹太人谁都不知道,战后人们到集中营一看,堆积如山的尸骨,人们才傻眼了。活摘器官的事情一旦曝光,一定会震惊世界。

于溟呼吁,希望更多的人来了解真相,帮助制止活摘器官罪行。他表示,关于活摘器官,现在西方社会的媒体包括政府都已经意识到了,但是一些社会的公民还意识不到。迫害真相和美国人民也是息息相关的,让人们认清中共这个魔鬼政权。

责任编辑:高静

青橙:对中国器官移植的见闻

大纪元2017年09月07日讯】一九九二年前后我在北京一家医院内科实习,带我的医生人挺好,工作优秀。有一天夜班之后的清晨,他跟我讲述原来在宣武医院工作期间参与执行死刑现场对死刑犯器官摘除的经历。其实流程不复杂,当年在宣判执行死刑之后都要通知医院对犯人进行身体的检查,确定血型等等。执行死刑一般都在清晨,所以医生们带上手术工具和药品跟随死刑犯的囚车出发去刑场,路上给犯人注射抗凝血的药物,那个年代执行死刑的军警开枪在犯人的头部射击,选择的部位比较特殊,犯人虽然脑死亡但是心跳和呼吸尚存,就在犯人昏迷到死亡的这几分钟的时间医生一拥而上,非常麻利的切腹取器官,装进准备好的储藏盒。那是一个阴冷的早晨,说话的时候我心情又紧张又沉重,好像亲身经历了杀人现场,其实跟我讲述这件事的医生内心也很压抑,此后好久我都在回忆那些恐怖的画面,挥之不去。

到了1998年,我父亲因为肾结石在部队309医院住院(后来该医院成立了规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去医院看望他的时候,听说泌尿科的病人正在闹,原来病房十二个患肾衰竭尿毒症的病人需要换肾,而据说第二天死刑犯枪决,有五个肾脏分配到309医院,一个肾7万元左右(一般一位患者换一个肾就可以活下去了)。这一夜病人和家属都不睡觉了,与医生吵闹争抢肾脏。看到他们的恶劣表现,父亲深感恶心想早点出院,我又想起实习医生的讲述,觉得医疗系统也越来越没有道德底线了。

2005年,娱乐界新闻报道了著名演员傅彪的第二次肝移植手术,当时我吃了一惊,我记得2004年他因为肝癌刚刚换过肝,怎么时隔不到一年又换了,肝怎么那么多啊!几个月后傅彪离世,喜欢他的影视作品的朋友们和我议论,深感惋惜,我说,‘一个人生了绝症就是到寿了,再换肝也无济于事,再说哪里来的那么多肝啊?又不是树上结的,怎么想换就换? 一个人就一个肝,换给了傅彪这个人就得死,难道用二个健康人的生命去换一个绝症人的生命,而且也没有延长他的生命,这是为什么?’朋友听了非常震惊,从来没有这样想过,都觉得医学发达了,移植器官可以救命应该是好事。那个时候,新闻里当作医学成就还报道了换脸,我非常厌恶这些实验性的手术,觉得中国的医疗系统不能安心的治病救人,都在玩什么花样啊。

时至2006年,更令人恐惧的对大批法轮功学员群体活摘器官事件被报道出来,我一点也没有怀疑,我的见闻足以支持我相信这些政府参与规划的屠杀生命的残酷事实。只是,后来进行摘取器官不用再去刑场和施行枪决的程序,现场已经和焚尸炉联在一起,医院就是杀人和焚尸灭迹的地方。

此后,又有几例移植器官的案例出现在我周围,2008年一位朋友的湖北远亲,一对兄妹来北京,哥哥做了器官移植手术,手术成功道别的时候,他们对我的朋友说起肝脏来自法轮功修炼者,医生都说法轮功修炼者健康。2010年辗转听说了一位老年亲属的干儿子肝癌死亡的消息,告诉我这件事的人说,‘换肝花费30万,老年亲属赞助他10万,但是一年多之后还是死了,白花钱!’我对她说:‘别人的肝能好好的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工作吗?那个因他而死的人以后得怎么讨债啊?欠下的命怎么还?如此滥用器官移植不就是为了赚钱吗?排异反应不是那么好控制的。医院也不敢真正的暴露他们器官移植的术后生存率,能活下来的太少了。以后你得劝告那些相信移植能够救命的人,不要为了活命就不顾一切,其实,害人害己!’

比较明确的一例大概在2012年,我的一位亲人告诉我,他在北医三院看到我们认识的谢大夫突发重病,众医生喊着他的名字推着他在楼道里往急诊跑,他口吐鲜血,非常危险。一年之后,听说谢大夫已经恢复了工作。2014年我见到他,看他依然脸色苍白,简单聊了几句,问他是什么病,他说是肝硬化,我问他确定已经治好吗?他说已经好了,他说自己非常幸运。后来我有些疑惑,因为肝硬化晚期吐血的时候肝脏状况已经不容易逆转了。直到有一位谢大夫的病人告诉我,她听到谢大夫科室护士说,谢大夫非常幸运,他幸运的在一周之内找到肝源做了肝移植手术。原来如此!大概,我们身边做过器官移植手术的人都默默的不敢张扬,这样的人很多……

由于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和死刑犯的器官进行贩卖,养肥了这个泯灭人性的市场,最近几年民间为了盗窃器官而杀人害命的案例也屡见不鲜,失踪人口不断增加,几位的从天水来的务工者都告诉我,他们家乡非常紧张小孩被偷被抢,时不时就有远途上学的青少年路上失踪。在内蒙一个小城市听远房弟弟说起刚刚发生的一起命案,一个28岁的青年的尸体从河里捞出来时发现内脏已经被掏空,他跟一位当地的煤矿主的老婆通奸遭报复,所有器官都摘掉了。他说“这个小伙长得可好可好了”。这些案例都没有登上新闻的可能。

其实,在中国大陆随便与人聊一聊,大多数人都听闻过自己身边与移植器官、人口失踪等有关的事件,可想而知这些年涉及的数量有多少。从我见闻的案例中也可以佐证海外媒体曝光的江氏流氓集团过去十几年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从国家层面来看,司法系统和医疗系统联合杀人,罪孽深重,必遭天谴。从患者角度来看,为了自己活命而残忍的杀害另外一个人,不是同样在犯罪吗?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命终之后又怎么样面对为他而死的人?奉劝那些相信移植救命的人,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

责任编辑:朱颖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大纪元)

大纪元2017年07月21日讯】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169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及部分无资质开展移植的医院,和部分公民器官捐献机构持续进行了电话跟踪调查。结果显示,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国家犯罪还在继续。而且,再度出现了肝移植免费促销的现象!

本报告公布了104个电话录音,它们是来自对近100家医院的医生、护士、移植科主任及院长进行的调查。被调查者来自中国大部分省份,他们的反应从不同角度反映出大陆器官移植的真实现状。

最新调查显示

1、移植量没减,特别是有资质的169家医院基本都在大量开展器官移植,年移植量上百例至千例。这里讲的移植量只是从部分调查对象的口述记录中计算的,实际移植量可能更大。

2、等待时间短、供体充足、供体质量好的状况没有改变。而且,有种种迹象显示有器官活人供体库的存在。由此可以推断,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没有停止。

3、在中国近年出现的移植新动向,应该引起海内外社会各界的警觉。 2015年后,中共在所谓的“脑死亡”捐献器官取代“死囚器官”的谎言和卫计委的网络器官分配系统的合法外衣掩盖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成了常规业务,较前更加冠冕堂皇,更具有欺骗性!

1)关于“脑死亡”捐献器官

对于“脑死亡”捐献,2017年4月15日我们调查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肾移植研究室张文岚医学博士,她说:“现在国家还是心脏死亡可以捐献,脑死亡还没有一个明确诊断,所以没有。”

而2015年后中国都声称是在用DCD(心死亡)和脑死亡捐献供体。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移植医生吴李鸣说:我们现在主要就是DCD这块,国家政策允许,反正鼓励我们都照常做。

哈医大附一院肝外科医生朴大勋说:现在国内己实行脑死亡这种法律了,不像过去那种非法的,现在是合法的。

对于“脑死亡”器官的获取,2017年5月30日广西南宁解放军第303医院肝移植医生兼器官协调员廖吉祥有一段自白:因为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有一个人走掉了。我给你打保票,供体质量肯定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那个,那个,就是说,就是以前的,大约是这样子 。我们这边经常很多,也是用十来二十岁的人,那个小孩……。司法(器官)质量,还不一定就比现在的脑死亡的供体质量好,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器官,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时间)。

2)国家卫计委的网络分配系统

有稳定供体来源的移植大户,如广西303医院和181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郑州市人民医院都称他们供体是国家分配来的。

被调查到的医生护士、红十字会捐献器官协调人、医院器官协调人,都说没登录过这个网站。303医院的器官协调人廖吉祥说,有密码,国家不想让人知道器官秘密。毓璜顶医院器官协调人王主任说:那个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是走形式、骗人的!

如果官网有器官分配,那么大批定期送来的“脑死亡”器官来自哪里?

4、更为严重的是,吉林旅游广播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一个月的前10名儿童免费肝脏移植促销活动(2017年6月1-30日),涉嫌有突击杀戮在押器官供体库的人质的可能。[1]

第一部分:医院器官协调人

对6家移植医院的8名器官协调员进行的10次电话调查,显现出如下信息:

一、涉嫌人体器官库

1、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保证能在10天之内搞到30岁以下的配型肾供体;器官来源既不是捐献的,也不是从卫计委器官网上拿的,而是自有渠道;烟台红十字会与当地监狱有单独的联系,(获取犯人器官)他们那边有操作流程。
2、浙江国际医院:肝源主要还是靠院长郑树森的关系,每二天就有肝源消息。
3、广西南宁303医院:我们是国家器官网分配来的,到时候就来了。

二、“脑死亡”捐献 是活摘器官

1、广西南宁303医院:(死囚)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捐献,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一个人走掉了。
2、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移植中心器官协调员郭晖说:活体移植,一个是亲属捐献,一个就是脑死亡捐献。现在所有移植都是这两种途径。

三、可疑的各医院“劝捐”

1、解放军北京302医院器官协调人马骁:我是到各医院联系供体的,我们有好多合作医院。
2、湖南湘雅二院:主要是靠下面医院医生这个环节。我们让医生去和病人讲,家属不相信我们,相信医生。他对你表示怀疑,那当地红十字会他们就负责解释说,这个工作是国家支持的一个正常的工作。

查看追查国际104个调查电话录音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责任编辑:高静

调查线索:武汉市协和医院仍然进行活体肾移植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

调查线索:吉大一院打着器官捐献的幌子 一天进行多项器官移植
调查线索:沈阳463医院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调查线索: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调查线索:武汉市协和医院仍然进行活体肾移植

调查线索:鞍钢集团总医院、鞍山市中心医院、铁西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调查线索:一起可疑的心脏移植手术

调查线索:一位前军人在太原武警医院见证活摘器官

调查线索:吉大一院打着器官捐献的幌子 一天进行多项器官移植

吉大一院副院长吕国悦,主导器官移植。2016年8月,吉大一院官网报道:

2016年8月8日,一男患者在吉大一院完成了肝移植手术,而肝源供体只等待了短短几天。

2016年7月12日,吉大一院在24小时内完成了16台器官移植手术,包括:3例肝移植,其中包括一例二次肝移植,8例肾移植,2例角膜移植。

对于肝移植,吉大一院官网报道称:“能够保证三个病人同一天取得供体,并顺利完成肝移植,标志着我院肝移植水平达到新的高度。”

其中一位报道题为《肝移植火红的七月》,一篇题为《肝胆胰外一科24小时攻坚3例肝移植成功》,但是,报道均打着器官捐献的幌子,但并未仔细说明移植中的肝、肾、眼角膜的来源问题。

调查线索:沈阳463医院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二零零三年,在沈阳463医院换肾的患者家属回忆患者换肾经历。据患者家属回忆,患者(老人)二零零三年得了肾坏死,经由当地医院(通化市中心医院)做透析的一个医生介绍,到沈阳463医院做的肾移植手术。

当时他们租住在463医院的医生买的房子里等待肾源,住所离医院近,费用比住院划算,也是该院医生推荐,当时有很多等待器官的人都是这样住的,这也是当时医院内部人员的一个产业链。

没等多久,这个患者就等到了。患者做手术的当天,有四个患者(都是男的)都是做的肾移植手术。据说,有两个人没有成功,但是医生说,还有肾源。

当时给该患者手术的医生是一个刚留学回来的研究生,好像是医院重点培养的目标。可惜患者家属只记得他是朝鲜族人,其余的信息就都不记得了。

沈阳463医院(全名:沈阳解放军463医院),百度“沈阳463医院肾移植”可见,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沈阳463医院百度贴吧仍有人询问“这里的肾移植怎么样啊”,还可见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baidu.51nanke.net显示的“举行全国肝、肾移植影像学技术学习班…沈阳463医院…”的“院内新闻”下的标题,在huizhi123.com(慧知网)下有关于沈阳463医院泌尿外科的详细介绍,其中提到:

“463医院泌尿外科于2000年被批准为军区泌尿外科研究中心,是辽宁省泌尿外科,器官移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单位……肾脏移植技术在东北地区属于领先地位。已完成肾移植手术1200多例……2005年,开展省内首例亲属活体肾移植,至今已完成80多例,是卫生部批准的肾脏移植准入单位。”

泌尿外科军医博导团,包括郭宏欣(肾移植)、杨乃民、王柏华、富侠、杨敬进、石歧兴、刘冬烨、姜泰茂等医生。

调查线索: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简称青大附院,地处青岛市江苏路。器官移植中心在住院二部的三楼,这里有十四个病房,约二十七个床位,大多是肝移植。床位空位很少,几乎每天或隔一、两天就有手术。来住院的人等肝源的时间一般是一周左右,一个手术下来的费用基本是一百万元。

这个器官移植中心成立大约两年了,现在有一个副院长在这里当主任,据说是从北京武警总院调来的,还有两个主任是从天津等地调来的,下面还有主任和大夫。

从北京调来的挂牌副院长的主任名字:臧运金
主任:郭源、范宁、张斌、李志强
主治大夫:关鸽、辛洋、赵扬、王新、孙延东、
值班电话:15821958979

调查线索:武汉市协和医院仍然进行活体肾移植

二零一七年一月初,笔者了解到,一位已“三退”的老人,提到自己亲属在二零一六年九月份,在武汉市协和医院做了肾脏移植手术,大约花费人民币四十~五十万元,医院方未透露供体的具体信息,只说是“死囚”,年龄约三十来岁,并强调供体身体非常好、非常健康,肾源非常好。目前患者已经出院,但并未见好转。

所以,武汉市协和医院有可能仍在持续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调查线索:鞍钢集团总医院、鞍山市中心医院、铁西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1999年7月20日,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以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江泽民集团按照“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迫害法轮功中,一种非常重要但被极力掩盖的迫害手段就是允许大规模谋杀法轮功学员以强行摘取器官和做器官贸易,通过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来牟取暴利。

二零零一年,卫生部颁布了辽宁省可以进行器官移植的五家医院,鞍钢集团总医院即名列其中,然而事实是鞍钢集团总医院、鞍山市中心医院、铁西医院,长期以来一直进行器官移植,其中包括肾移植、肝脏移植、心移植等等,移植数量无法统计,数目惊人。其中尤其鞍钢集团总医院,以迟树平为“骨干”的医疗团队,发表多篇器官移植的学术论文,其中一篇,就建立在八十例器官移植基础上。

一、鞍钢集团总医院

鞍钢集团总医院是三等甲级医院。泌尿外科是鞍山市开展肾脏移植手术最早、例数最多的专科。

迟树平,鞍钢集团总医院北京大学吴阶平泌尿外科鞍山中心主任,主任医师,一九九零年毕业于大连医科大学临床医疗专业,在泌尿外科临床十八年。一九九九年,到上海长征医院泌尿外科及肾移植中心学习,二零零一年,开始肾脏移植手术,到二零一二年,在省内外,对尿毒症患者施行肾脏移植手术二百七十余例。

刘新,泌尿外科主任,做肾移植。

其他参与医生郑玉刚,李文碧,王云峰,江海燕,徐显华,王虹。李静((以上九名已确认参与器官移植)

地址: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健身街3号。
联系电话:0412-2227043 邮编:114001

二、鞍山铁西医院

钟鸿烈 ,硕士研究生,主任医师,中华医学会鞍山市泌尿外科分会主任委员,现任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鞍山医院医疗副院长。做肾移植。

其他参与的医生李永刚,泌尿外科,
其他医生:陈余粮、刘威、潘斌、陈东、陈静、赵旭(以上六人不能确认参与器官移植)

铁西医院地址:鞍山市铁西区人民路民主街166号
电 话:0412-8813788(医务科),0412-8814448(院办公室),0412-6707222(总机)

三、鞍山市中心医院

徐忠 ,泌尿外科主任医师

其他泌尿外科的医生:孙孟仁 ,朱晓东 (以上三名不能确认参与器官移植)

联系方式:电话号码:0412-5535948 5930000
地址:鞍山市铁东区南中华路77号 邮政编码:114001。

在器官移植的高峰期,时任鞍山市市长的是谷春立,政法委书记是赵乃金。据知情人提供消息,鞍山医院进行器官移植的活体器官移植库曾设在汤岗子疗养院对面的65751部队。

我们希望知道内情的善良世人提供更多消息,公布更多内幕。

调查线索:一起可疑的心脏移植手术

长江商报网2016年6月报导了一起心脏移植手术。2016年6月19日早上,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医生王国华,从十堰携带活体“捐献”器官(心脏),乘坐十堰发往汉口的D5222次列车,前往武汉,为患者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文中声称“捐献器官”,在目前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仍实施器官活摘的背景下,请有条件的正义人士关注一下这起手术的器官来源。

附:
原报道标题:动车因大雨被堵路上 绿色通道助待移植心脏及时送达
网址:http://www.changjiangtimes.com/2016/06/537396.html


网络截图

另,2016年9月,一消息来源称,湖北省十堰东风公司总医院,目前仍然在做肾移植的手术。由于消息封闭,器官来源不详。

调查线索:一位前军人在太原武警医院见证活摘器官

2016年9月15日晚10时多,我(一位法轮功学员)和一位法轮功学员遇到一外地年轻人,和他讲真相劝三退,他明白真相了,主动告诉我们,他叫某某某,今年37岁,在武警部队呆了8年,这次是和朋友接一个工程项目的。他主动要真相资料,他三退了。

我讲到中共邪党各大医院都做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我们国家有的高官落马都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有关。他说他在部队时,在太原武警医院值班,亲眼看到了活摘“死囚”器官,每活摘一个,还发一百元补助费。

我说,那根本不是“死囚器官”,哪有那么多死囚呢?那都是修炼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中共邪党十七年迫害法轮功,迫害死了无数人,国际上有调查活摘法轮功的人士,迫害事实清清楚楚,有联系器官的电话录音等等,劝他一定要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实一一都揭露出来,摆放自己的位置,选择美好未来。

他惊醒了,嗯了一声,打断我的话,靠近我,吐出了真言:“共产党没有人性!!!共产党没有人性!!!我走了,下次有缘再相见。”他就飞快走了。

组图:消失了的大陆器官移植网站

2016-7-3-news-3-01

大纪元2016年07月02日讯】大陆多家医院曾在网站上公开招摹病患前来移植器官,并且保证器官等待时间超短,可低至1-2周。大陆活摘人体器官黑幕在国际曝光后,这些网站现在已经消失。

以下网站截图来自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天津):

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周。

2016-7-3-news-3-02
(来源:原文被删,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207021805/http://www.ootc.net/)

解放军第二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上海长征医院):

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

2016-7-3-news-3-03
(来源:原文被删,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http://web.archive.org/web/20050210151434/www.transorgan.com/apply.asp)

中共活摘器官黑幕曝光之后,该网页被修改为:患者一旦入院,我们会尽快安排手术时间。

2016-7-3-news-3-04
(图片来源:http://www.transorgan.com/apply.asp)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沈阳):

一般肝脏移植,最快只需一个月,最慢不超过2个月左右。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即可以寻求到HLA相匹配的供体。如有问题在一周之内再次进行移植手术。

2016-7-3-news-3-05
(来源:原文被删,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http://web.archive.org/web/20041023183012/zoukiishoku.com/cn/jueding/index.htm)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的费用表:

2016-7-3-news-3-06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的费用表 (该网站已关闭,截图来自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422143018/en.zoukiishoku.com/list/cost.htm)

该网有日文、俄文、英文、中文版,在中共活摘器官曝光后,该网站已关闭。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活体肾脏移植说明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在网站上对其器官移植质量的说明,强调用的是“活体”:

2016-7-3-news-3-07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对器官质量的在线问答(该网站已关闭,截图来自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41023193430/zoukiishoku.com/cn/wenda /index.htm)

“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的网站消失了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在2006年3月9日被知情人披露出来之后,“中华医学会”(www.cma.org.cn)下面的“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的网站 (www.cstx.org)很快消失了。如果到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www.archive.org)查询,还能找到www.cstx.org过去的备份,备份显示该网站最早消失是在2006年4月,正好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刚刚曝光几天之后。是巧合还是心虚?

2016-7-3-news-3-08
(备份网址:http://web.archive.org/web/20051201024138/www.cstx.org/xhjj2.htm)

中国与美国的器官平均等待时间对比

2016-7-3-news-3-09
美国拥有庞大的器官捐献系统,有900多万自愿捐献的人群、有发达的全国捐献网络。根据美国卫生部报告,美国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时间:肝移植2年,肾移植3年

(部分内容来自追查国际、明慧网)

责任编辑:舒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