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移植医生聚北京 拒绝证实中共停用死囚

gettyimages-57403014
2006年4月台北,法轮功学员在街头剧院表演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 (PATRICK LIN/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6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报导)来自全世界的外科医生10月17日(周一)聚集在北京开会。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说“系统里100%是自愿公民捐献者”。但美联社报导,外界持续质疑,中共并没有准确报告移植数量或履行承诺。

来自世卫组织和器官移植学会的医生被中共邀请参加会议。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说,尽管面临非法器官交易和腐败行为的挑战,北京在努力改善器官移植系统,增加透明度。

黄洁夫在会议上说,他可以保证,自从2015年以来,“我们的系统里100%是自愿公民捐献者。”但黄洁夫又称,“偶尔的违法是不可避免的”。他承认,系统当中仍然存在腐败。

美联社报导说,鉴于中国长期的黑市器官交易和器官供体短缺,外界持续质疑,中共并没有准确报告移植数量或履行承诺。

报导说,按照它自己的数字,中国的器官捐献率是世界上最低的。但是中共却宣称它需要数百家更多的医院和医生。

人权团体和医生反对中共使用死囚器官做移植,因为担忧它可能促使中共为了器官而杀人。在国际压力下,中共政府官员承诺停止这一做法,官媒也在公开报导这一话题。

中共恐惧强摘器官指控的一个迹象是,会议在人民大会堂的华丽宴会厅举行。这里通常是接待外国领导人和举行共产党活动的地方。

外国医生拒绝证实中共停止使用死囚器官

在周一的会议上,医生们说他们在全中国会晤了病人,访问了医院。但是与会的医生们没有说,他们是否可以证实中共已经停止使用死囚器官。

哈佛医学院外科医生兼教授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告诉美联社:“我们没有义务向你证明它(使用死囚器官)为零。”“是(中共)政府有义务履行法律,就像我们去的全世界其他国家一样。”

中共据信执行的死刑超过任何其他国家,但是政府不披露具体数量。

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2005年公开承认,中共摘取死囚器官做移植。六年后他共同撰写的一篇论文说,有90%的中国移植医生使用死囚器官。

中共医院使用死囚器官被“抓包”

今年有一篇报导揭露,一名加拿大病人从中国接受了一名死囚的肾脏。黄洁夫回应说,涉事的医生和医院已经被勒令停止做移植。

前器官移植学会主席飞利浦•奥康纳告诉美联社,他愿意跟医生合作,支持任何国家的改革。奥康纳解释国际移植界跟中共当局的互动说:“你可以选择彻底孤立某人,但是那意味着他们的做法变得复杂化。或者你可以选择跟他们互动,你告诉他们你的观点,解释为什么他们最好改变。”

世卫组织说,中国去年实施了11,000例器官移植,但是外界怀疑,非法的、未记录的手术数量远远更多。

今年六月份,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等三人发布了一份新报告。他们在对中国712家医院开展肝肾移植的公开记录进行了细致的取证调查之后断定,中国医院每年进行6万到10万例器官移植。

他们说,单单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每年就实施6000例移植。几家医院的数量加起来轻易就超过了官方数字。麦塔斯在美国国会作证时说,这些证据暗示中共“大规模杀害良心犯”。

责任编辑:孙芸

调查线索:中共仍在经营活体器官移植库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

(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天内找到配型肝

九月一日,一位男性住进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原河南医科大学),九月五日,医生检查,发现肝坏死。

仅一天时间,配型成功,家属交六十万现金。

九月六日,医生立即给这位男性做十三小时的肝移植手术。

同病房的一男患者和他同时做肝移植手术,现在两人都恢复良好。

人们问:哪来的这么多现成的肝?

(二)北京某医院二十个工作日就拿到心脏供体

辽宁省本溪市第二高中英语老师花宁,因患心脏病,于八月二十四日到北京某医院就医,九月十六日下午,该医院为其做心脏移植手术,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十时,术后的花宁从ICU病房转入普通病房。

从有限的信息得知,该北京医院在二十天内就给花宁找到了心脏供体。

2014-9-24-minghui-organ-clue-1

以上两例都是发生在刚刚过去的二零一四年八、九月间,种种迹象表明:提供活体摘取器官的人体库仍然存在,需更严密的调查、揭露。

前辽宁公安厅长涉周永康活摘器官案送北京审查

周永康案重大突破 沈阳参与活摘及非法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的关键证人被押往北京

0918362482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贪腐案,传再有政法高官被查,属于副部级的前辽宁省公安厅长、省政协副主席李文喜于中国传统新年前被中纪委双规,并直接带往北京调查。不过,中共当局尚未公开证实该消息。这是继公安部前正部级副部长李东生后,再有与周永康关系密切的公安高官被查。(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4年0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案涉活摘器官罪,近期再有深度参与活摘器官罪恶的政法委高官被查。属于副部级的前辽宁省公安厅长、省政协副主席李文喜于中国传统新年前被中纪委双规,并罕见直接带往北京调查。虽中共当局尚未证实该消息,但来自北京的消息称,李文喜是涉周永康参与活摘器官罪恶的重要证人。

这是继中共公安部前正部级副部长李东生后,再有与周永康关系密切的公安高官被查。

李文喜罕见被带到北京受审

北京的消息指,李文喜作为周永康、薄熙来的打手,知道大量周永康、薄熙来参与活摘器官罪恶的黑幕,他直接参与周、薄的很多事情,其中涉及联合与沈阳军方合作,黑道勾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罪行,事关重大,因此被送往北京受审。

早在一年前,周永康心腹、原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政法委书记吴永文于2012年12月13日(也有消息称2013年1月1日后)同样被秘密逮捕并带往北京接受审查。按中共惯例,被押往北京接受审查的案件都非同寻常,通常背后有大后台的落马官员才会被押送北京受审。而李文喜、吴永文的后台均指向周永康。

此外,李文喜被双规的消息释出的时间耐人寻味。中共江泽民集团打手陈光标打着“慈善”的幌子,自1月7日起在美国纽约炒作13年前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事件流产之后,又对习近平等中南海核心人物用曝光其家族成员海外资产的方式做威胁。此后,习近平阵营选择在中国新年大年三十公布抓捕了江泽民扬州大管家,随即又在海外抛出涉周永康、薄熙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主谋之一的辽宁公安厅厅长李文喜被双规的消息。

显然,李文喜被双规是习近平的重大反击,为周永康案罪名升级成活摘器官等埋伏笔。多年来的“江、胡斗”延至现在“江、习斗”事实上都是围绕着法轮功问题而展开的殊死搏击。

李文喜是周永康在辽宁实施迫害法轮功的核心人物

李文喜是周永康在辽宁直接实施迫害法轮功的重要核心人物,同时也是周永康、薄熙来等人策划的未来中共江泽民集团的内部关键人物之一。由于周永康在辽河油田及盘锦市任职期间与李文喜结下的利益同盟,加上薄熙来在辽宁经营期间与李文喜非同寻常的上下级关系,使李文喜与周永康、薄熙来等人不仅成为利益共同体,而且由于政治上的共识使这些人成为结盟死党。

消息人士披露,李文喜在任辽宁省公安厅长期间,动用非法手段使辽宁省委省政府及各市公安局长等多名政敌深陷窃听门,并抢掠矿山资源、私设家族武装、贪赃枉法、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镇压群众、滥杀无辜等。由于周永康、薄熙来等人的保护,举报人遭到各种打击报复,多年来李文喜却“安然无恙”。

李文喜被追查国际列作“追查涉案主要责任人”

资料显示,李文喜在“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多个通告中被列作“追查涉案主要责任人”。此外,原中共辽宁省委副书记、辽宁省省长薄熙来;中共辽宁省委副书记、江泽民外甥夏德仁等也同时“榜上有名”。

李文喜更是“追查国际”追查毁容虐杀高蓉蓉的凶嫌之一。2005年6月16日,曾因电刑毁容广受国际关注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女士,在“6.10”的长期迫害下去世。追查国际组织发布通告,调查残害高蓉蓉的凶手。

据“追查国际”调查显示,时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的李文喜,是高蓉蓉致死案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最严重省份在中国辽宁省

1999年4月,江泽民在政治局会议发言中明确提出三条指示,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此后,薄熙来和薄谷开来夫妇最早在辽宁省大连市开始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进行贩卖牟利。

由于薄熙来对江泽民迫害政策的竭力配合,在薄熙来担任大连市长和辽宁省长期间,大连最先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被残害的法轮功学员尸体的罪恶。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最严重的城市在中国沈阳,最严重的省份在中国辽宁省。
  
因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尸体获利巨大,当年大连、沈阳市及辽宁省委省政府高层,特别是辽宁省(包括大连和沈阳)卫生局、军警、公安和医学系统,及黑道中介等共同参与其中。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在辽宁省高层、大连、沈阳高干子弟、医学圈子内不是秘密,知道的人很多。

在江泽民的默许和纵容下,中国大陆发生大规模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以及死刑犯器官的事例,在中国大陆被关进劳教营的法轮功修炼者被当作活体器官库。

薄熙来、李文喜积极迫害法轮功被江迅速提拔

1999年7月20日后,江泽民为了推行其迫害政策,同时解决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问题,1999年8月10日至15日,江泽民来到辽宁。

据薄熙来最信任的司机王某某披露,江泽民非常明确地对薄熙来表示:“你对待法轮功应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当谷开来听说这事时,马上给薄熙来出主意,大连只有在镇压法轮功方面“脱颖而出”,薄熙来才能“鹤立鸡群”,获得晋升的机会。

于是,薄熙来马上加大力度镇压大连的法轮功学员,与此同时,在江泽民的批示拨款下,薄熙来扩建了很多监狱,中国各地无处遣送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运到了大连。

大连很快成为中国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据联合国人权组织报导,2000年10月,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的警察,将18位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其强奸,导致至少五人死亡、七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此事件在国际媒体曝光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1999年江巡视后不久,薄被迅速提拔进了辽宁省省委,2000至2001年期间薄当上了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2002年成为省长。作为薄熙来的马前卒,2000年之前,李文喜均在辽宁省本溪市工作,主攻公安、政法系统。在紧跟薄熙来迫害法轮功之后,其于2000年1月开始也快速升迁,被调任辽宁省公安厅担任副厅长、党委副书记。此后又被任命为辽宁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和辽宁省省长助理等要职。

当薄熙来选择突破人类道德底线,率先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被法轮功海外起诉而且被判有罪之后,江泽民把薄熙来看成了江派在“十八大”政变后的权力接班人。因为江泽民很明白,这样欠下法轮功血债的人,才能真正和江派“一条心”地维持这场原本绝不该发生的迫害。这是薄熙来生命中最重要转折点,堕落深渊的开始,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沈阳军区老军医指证苏家屯集中营内幕

2006年3月9日,《大纪元》发表“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售法轮功学员器官”。化名皮特的大陆资深媒体人独家爆料,称在辽宁沈阳苏家屯区有个类似法西斯的秘密集中营,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这里很多法轮功学员离奇死亡,焚尸前内脏器官都被掏空出售。

同年3月17日,第二位证人现身。《大纪元》以“主刀医生太太揭苏家屯器官摘取黑幕”为题,进一步点明上述集中营就设在沈阳市苏家屯区雪松路49号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证人安妮的前夫曾亲自摘取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从2003年开始,他开始出现精神恍惚,晚上盗汗作噩梦,床单湿透了一个人形。后来他才告诉家人,医院大量摘取法轮功学员的肾脏、肝脏等器官,这些学员很多还是活的。叫他干的人说:“你已经上了这条船了,杀一个人是杀,几个人也是杀。”那时他们被告知,残害法轮功学员不算犯罪,是帮共产党“清理敌人”。

2006年3月31日,《大纪元》刊登了“沈阳军区老军医指证苏家屯集中营内幕”。这位了解中共活摘器官内幕的沈阳军区总后勤部下属的一名老军医表示:“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但是目前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改营、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在我接触的资料中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

老军医还透露说:“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也就是说法轮功如同中国许多的重刑犯一样,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成为商品。我能讲的只有这些了。”

李文喜被双规 周永康案或以活摘器官等反人类罪被起诉

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持续了十多年的“江、胡斗”,转化成“江、习斗”。习、李接班以来,为了执政,高调反腐,打掉了多名江派贪腐高官,江派在党政军中的势力受到全面清洗。江派心腹、“十八大”中共中央委员蒋洁敏、李东生等也应声落马。

近期,多方消息称,江派铁杆周永康已被控制,只待官方公布消息,并有迹象显示,江派政治大管家曾庆红处境也不妙。

中共江泽民集团不甘心失去权力,面临清算的下场,在围绕废除劳教制度、上海自贸区、薄熙来案审理等事件上一再搅局失败后,再向习、李、胡、温阵营发出“同归于尽”的死亡威胁,促使局势升级,习阵营也频频出招回应。

近期,在中共江泽民集团打手陈光标打着“慈善”的幌子,自1月7日起在美国纽约炒作13年前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事件流产之后,江派势力又利用海外媒体释放中南海高层海外秘密资产的黑材料,摆出一副“要死大家一起死”的架势。

马年除夕这天,江泽民的扬州老家大管家季建业被宣布移交司法。此消息在传统的大年三十这天公布,实为罕见,对江泽民的警告意味非常明显,是习近平对江做出的又一还击。

2月12日,又传出直接涉及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李文喜被双规的消息。顺藤摸瓜,李文喜因为深度参与辽宁活摘器官罪恶,对周永康案升级以活摘器官等反人类罪起诉的意义重大。

法轮功问题成中国局势核心 中共因维持镇压将赔上政权

周永康是在由江泽民时期向胡锦涛时期的过渡期间进入中共中央,在政法系统长达10年。在中国大陆,中共政法、军队系统广泛出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而且最直接部门就是周永康掌控的政法委下属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从海外媒体最近几年公布的真相显示,周永康罪恶涉庞大杀人网络、滥用武力、暗杀等等。

随着薄熙来案的骨牌效应,与之合谋政变的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正成为薄案第二集主角。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周永康涉及多起命案。事实上,周永康与薄熙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杀人网,中共高层早已掌握,只是命案太大,涉及中共政权垮台问题,现在中南海面临的难度是如何公布周永康罪恶。

接近北京高层的知情者透露,中共内斗的核心问题,就是如何对待江泽民、周永康控制的“6.10”、政法委系统迫害法轮功这十多年犯下的反人类杀人罪证。证据都在中共高层掌握之中,因事态严重,大多数中共高层官员不愿为江氏集团背黑锅。这也是江泽民、周永康最恐惧的事情,周永康策反目的就是为掩盖政法委治下中国各地劳教所犯下的活摘器官杀人网罪恶,其利益巨大,黑幕惊人。

薄熙来事件后,中共内部分崩离析,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阵营的权力厮杀你死我活。江派因迫害法轮功而恐惧被清算,全力阻击习、李改革,甚至多次采取暗杀。《大纪元》获消息称,周永康曾策划发动政变,刺杀习近平,两年之内用薄熙来替代,但没有成功;而且江泽民多次对胡锦涛也刺杀未遂。中南海高层生死搏击越演越烈,中共面临崩溃。

而造成中共危机的根源是前党魁江泽民集团发动的持续近15年的对一亿无辜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迫害者把整个国家政权重心压在上面,致国家法制崩溃、经济破产、道德摧毁而不顾,把中国社会推向灾难的深渊。中国任何当权者试图回避法轮功受迫害的情况下谈改革,已没任何可操作性。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4/2/14/n4083486.htm

调查线索:肾移植者证实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

一个肾移植者证实所摘器官是法轮功学员的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在北京周边某市有一位肾移植者,与一法轮功学员的丈夫是好朋友。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曝光后,这位法轮功学员问他:“你知不知道所摘器官是谁的?”他说:“知道,是法轮功学员的,是一个二十三岁小伙子的。”这位法轮功学员听后非常震惊,于是又详细的问了一些情况。

那是在二零零四年,这位四十多岁的男士得了肾衰竭,在当地医院做透析。一天,他遇到一个做过肾移植手术的朋友刘某某。这位朋友当时就介绍这位男士去北京三院(北医三院)做肾移植手术。据说,这位刘某还介绍过其他人。

这位男士去了北医三院。他说:这个医院的大屏幕上展现的是该医院成功移植器官多少多少例,肝多少例,肾多少例,心脏多少例 (这些具体数字该人记不清了) 。中共活摘器官的事被揭露出来后,该院大屏幕上这些内容就没有了,被删除了。

这位男士说:当时在医院住院准备做移植手术的有几十人,都是等着做不同的器官移植的。他住院大约一星期左右,就和另一个换肾的人同时被医院拉到了山东日照某医院换肾。当时医院告诉说肾源是“死刑犯”的。但是后来都知道是法轮功学员的了。

据这位男士说:当时这个医院有几十人同时做不同的器官移植手术。做完后没几天,患者身体还没恢复好,就被撵出院了。因为医院又来了一批准备做移植手术的患者。这个医院当时就是这样一批接一批的做。

可见,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事实是确信无疑的。

调查线索:北京佑安医院医生护士参与在全国各地摘取器官

据一位家属透露,其家人是北京佑安医院护士。在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间,其家人与单位的另一位护士和一名大夫,在全国各地忙着摘取“死刑犯”的器官,每月每周都有任务,全国各地飞。被摘取器官的所谓的“死刑犯”岁数在三十至四十岁左右,没有病历档案,更没有姓名,对她们护士只统一口径是“死刑犯”,属国家机密,不让外传。那段时间他们每人都挣了很多钱。有一次摘完器官,主刀大夫私自摘取了一对眼角膜占为己有,私下赚了很多钱。二零零六年以后这种摘取器官少了很多,现在,北京佑安医院这些医生护士就不那么忙了。

调查线索:北京阜成门外医院换心脏 半个月配型成功

在二零零九年,李静杰之父亲在北京阜成门外医院心血管科换的心脏。当时花费三十六万,据说是二十六岁的男青年(枪毙的“犯人”),半个月配型成功。

从警察嘴里吐出的活摘器官线索

文/大陆知情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我认识一个北京警察,名叫吕霖博,现在北京市新安劳教所上班,家住北京市房山区。在一次与他聊天时,他无意中透露出一个消息。他说,他二零零一年前后曾经在北京天安门地区上班,参加了对天安门广场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和审讯工作。他说那些人很多都不报姓名,有些人被判了刑,有一些人被用作“备份”。

因为我早就听说过中共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的事,所以我对吕提到的“备份”一词很敏感,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词汇。我追问他:“备份”是什么意思?他一愣神儿,说:这你就别管了。马上岔开了话题。

当年到天安门上访的很多法轮功学员,为了不牵连家人和不配合中共的遣返,不报姓名和地址,所以警察无法遣返,他们被关进集中营。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位于辽宁沈阳市苏家屯区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被揭露出来。读了加拿大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的披露中共邪党活摘器官的报告,我越发觉得“备份”一词背景深刻,他准确佐证着中共邪党把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作为“备份人体器官库”的罪恶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