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国会全体通过制止强摘器官法案(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报道)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晚,旨在打击强制摘取、非法贩运人体器官的《S-240法案》获得加拿大国会所有党派的支持。经过第三次审阅,国会全体通过了该法案。在正式成为法律之前,该法案将被提交到参议院进行最后审阅。

之前,该法案已在参议院(第一轮)、国会外交委员会得到全体通过。四月三十日,在各个党派议员的共同努力下,《S-240法案》最终在国会通过。

源于加拿大参议院的《S-240法案》涉及两方面法律:一个是刑法,将在海外移植未经许可的器官视为刑事犯罪;二是涉及移民及难民保护法,即不接受参与过非法器官交易者以移民或难民身份进入加拿大。

司法部长国会秘书:《S-240法案》将人体器官商品化定为刑事犯罪

加拿大司法部长和总检察长以及民主制度部长的国会秘书、自由党国会议员Arif Virani在当晚的发言中表示,《S-240法案》在国会的第三次审阅是国会十多年来打击贩运器官重要工作的高潮。

他说:“这表明,打击器官贩运和保护被强摘器官的弱势民众是我们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

他表示,该法案向加拿大人发出了重要提醒,不要利用国外器官捐献的漏洞解决移植器官短缺的问题。《S-240法案》将加强加拿大对器官贩运的反应,制定四项与这一行为有关的新《刑法》罪行,扩大对这些新罪行的域外管辖权,并修订《移民和难民保护法》,增加此类罪犯不得进入加拿大的新理由。

他更具体地说明,《S-240法案》提出将所有参与强摘器官进行移植的人定为刑事犯罪。器官贩运涉及各种行为实施者,包括联系潜在器官接受者与潜在器官捐献者的经纪人、非法摘取器官进行移植的医疗专业人员、以及为自己或他人购买器官的人。

Virani说,该法案还提出通过实施新的金融交易犯罪,更具体地将人体器官商品化定为刑事犯罪。在明知或不顾及捐献者是否同意摘取器官的情况下,这一判罚将禁止参与此类器官移植或为其提供方便。

他说,该法案还将扩大域外适用范围,这意味着出国购买器官以便移植(也称为 “移植旅游”)或在国外犯下任何新罪行的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之后可能会在加拿大被起诉。根据该法案的目标,这些新规定将有助于阻止加拿大人和永久居民通过移植旅游刺激需求,以助长器官贩运。

他表示,由于非法器官贩运是一个国际问题,犯罪的域外适用将有助于保护国外的弱势群体。《S-240法案》的规定将使加拿大在打击器官贩运和保护国际人权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议员:中共强摘器官工业化加拿大人决不能成为同谋

国会议员Borys Wrzesnewskyj说:“中国军队通过其军事医院建立了一个工业规模的巨资企业生意——摘取被(非法)关押在中国庞大司法网络中的良心犯的人体器官,以便(被)订购。”

Wrzesnewskyj议员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提出的最初立法草案《C-500》已经成为波兰和比利时类似立法的模板。但该法案,以及后期在第四十届议会提出的《C-381法案》,还有前任司法部长Irwin Cotler在第四十一届议会推出的《C-561法案》都没有走完立法过程。他说:“现在是加拿大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加拿大人决不能卷入这个堕落、邪恶的产业。”

“在我首次提出处理贩运人体器官问题的立法十一年之后,我感到鼓舞的是,打击这种恐怖、这种现代式(人类)自相残杀的立法将最终在第四十二届议会颁布。”


图1:Garnett Genuis议员在接受采访时谈到提出类似法案的初衷时说,加拿大可以建立自己的法律,零容忍加拿大人在强摘器官方面成为同犯。让加拿大站在正义的一边。

Garnett Genuis议员在接受采访时谈到提出类似法案的初衷时说:我认识到的现状是,在全球一些国家,尤其是在中国发生着工业化的强摘器官。许多人因强摘器官被杀害,有些人在还活着的情况下,就被摘取器官用于移植,这是令人极端痛苦的恶行。我们无法控制在领土以外发生的悲剧,但是我们可以建立自己的法律,零容忍加拿大人在强摘器官方面成为同犯。让加拿大站在正义的一边。


图2: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司法部长反对党批评家Murray Rankin在国会第二次审阅中,附议(second)该法案。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加拿大不能成为这种“可怕罪行”(horrendous crime)的同谋。

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司法部长反对党批评家Murray Rankin在国会第二次审阅中,附议(second)该法案。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初的推动力之一就是大量中国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的事实。“这种恶行在哪里都是错的。”加拿大不能成为这种“可怕罪行”(horrendous crime)的同谋。

跨党派合作 共同制止强摘和贩卖器官

Genuis在发言中首先感谢和表彰参众两院所有参与这一(立法)进程的议员,“长时间里,进行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坚定工作”。他敦促所有人与参议员进行对话,使该法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以确保该法案的最后版本在本届议会成为法律。

他希望本届议会能使该法案成为法律,“我们能够为世界上最脆弱的国家做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其他议会迄今未能做到这一点。”

Rankin在发言中说:“新民主党全心全意支持《S-240法案》。“他希望该法案在本届议会通过。“我毫无保留地支持该法案,以便其进入下一个立法程序。”

法案通过后,来自不同政党的议员从座位上走到会议厅中央相互握手、拥抱,互相祝贺

加国会委员会通过制止强摘器官法案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报道)经过两天的听证,加拿大国会“外交和国际发展常设委员会”于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修改并投票全体通过了旨在打击强制摘取、非法贩运人体器官的《S-240法案》。在正式成为法律之前,该法案将被提交国会众、参两院进行最后审阅。

源于加拿大参议院的《S-240法案》涉及两方面法律:一个是刑法,将在海外移植未经许可的器官视为刑事犯罪;二是涉及移民及难民保护法,即不接受参与过非法器官交易者以移民或难民身份进入加拿大。


图1:经过两天的听证,加拿大国会外交和国际发展常设委员会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修改并全体通过了S-240号法案。图为加拿大国会外交和国际发展常设委员会听证会现场。

《S-240法案》针对中共国家运作、工业规模强摘器官

将《S-240法案》引入国会的保守党国会议员加内特·吉尼斯(Garnett Genuis)在二月二十六日的听证会上说:“(该法案) 是寻求应对中国的(强摘器官)情况, 他们正在从活着的、经常是清醒的政治犯身体上提取重要器官,并将此作为国家政策。”

“通过胁迫和掠夺方式……获取器官。该法案也是对此作出的反应。”


图2:保守党国会议员加内特·吉尼斯(Garnett Genuis)在听证会上发言。

吉尼斯议员在去年十一月二十日的第一次辩论发言中说:两位著名的加拿大人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发现了一些令人震惊的事情。他们通过艰苦的研究发现,中国医院每年有六万至十万例人体器官被移植,那里几乎没有自愿捐赠的制度。大多数器官来自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学员。


图3: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自由党国会议员鲍瑞斯·瑞兹纽斯科基(Borys Wrzesnewskyj,中)在听证会上用“当今时代最黑暗的罪恶”来形容中共强摘人体器官。

十一年前在议会提出类似法案的自由党国会议员鲍瑞斯·瑞兹纽斯科基(Borys Wrzesnewskyj)用“当今时代最黑暗的罪恶”来形容强摘人体器官。他对委员会说:“自二战以来, 我们从未看到过象中国那样,由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运作的工业规模的人类恐怖。”

议员:《S-240法案》是立法者对至关重要工作恪尽职守的展示

吉尼斯议员的外祖母曾是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他说,外祖母之所以能够幸免于被抓捕、折磨和被关入集中营,都得益于她所在社区的保护和援助。

吉尼斯说,他希望该法案在本届议会获得通过,“这样我们就可以看着我们的孩子的眼睛,告诉他们,我们不仅仅是在谈论一些想法,而是实际上把好事办好了。”

瑞兹纽斯科基议员说,《S-240法案》创造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全部政党以及议会两院的支持使该法案成为“立法机构和立法者对更重要、至关重要工作恪尽职守的展示”。

他在去年十一月二十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特别提到,调查表明,被强摘器官的受害人大多来自良心犯等弱势群体,……而法轮功修炼团体是遭受迫害人数最多的。“对此,与我们联手合作的经验人士掌握了这个黑行业的第一手证据。”

新民主党议员特雷西·拉姆齐(Tracey Ramsey)表示,十月即将举行下一次联邦选举,在时间很短的情况下,新民主党希望该法案能迅速获得通过。她说:“在全球范围内,我们强烈反对贩运人体器官,以及操纵、虐待人们以攫取其器官的恶行。“

自由党国会议员安妮塔·万顿贝尔德(Anita Vandenbeld)女士在听证会上感谢吉尼斯等议员的工作,她表示,自己百分之百地支持该法案成为立法,非法器官贩运是国际上最暴力、非人性的犯罪之一,在反对强摘器官方面,加拿大应该成为全球表率。她说,我们也同样认识到了立法的紧迫性。

麦塔斯:立法的国家有效地制止了强摘器官

委员会还通过电话听取了大卫·麦塔斯的意见。麦塔斯说,颁布了类似立法的国家,在阻止其公民从器官来源非法的中国获得器官方面,取得了显着成效。

麦塔斯说:“以色列立法通过后,(到中国移植器官的)情况从非常普遍变成了完全消失,或者几乎完全消失。”他说,台湾有也有相关立法, 那里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人数也在急剧下滑。“因此,这两个政府的立法实际上是非常有影响力的。”

他说,其它已将类似立法纳入法律的国家包括西班牙、意大利和挪威。

国会议员呼吁立法 十年坚持不懈

吉尼斯表示,来自不同政党议员的努力出台类似立法已有十多年,他希望这次《S-240法案》能成为法律。

他说:“这方面的法案已经有十年了。这代表了世界上一些最优秀的人权领袖所做工作的高潮,比如(前司法部长)欧文·科特勒(Irwin Cotler)、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

制止活摘器官立法 加国会委员会全体通过


经过两天的听证,加拿大国会外交和国际发展常设委员会2月27日下午修改并全体通过了S-240号法案。图为加拿大国会外交和国际发展常设委员会听证会现场。(任侨生/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3月01日讯】(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报导)经过两天的听证,加拿大国会外交和国际发展常设委员会2月27日下午修改并全体通过了S-240号法案。该法案旨在打击强制摘取、非法贩运人体器官。该法案将提交国会进行最后的审阅。

源于加拿大参议院的《S-240法案》涉及两方面法律:一个是刑法,将在海外移植未经许可的器官视为刑事犯罪;二是涉及移民及难民保护法,即不接受参与过非法器官交易者以移民或难民身份进入加拿大。

《S-240法案》——针对中共强摘器官撰写

将《S-240法案》引入国会的保守党国会议员加内特·吉尼斯(Garnett Genuis)于2月26日投票前一天对委员会说:“(该法案)是寻求应对中国的(强摘器官)情况,他们正在从活着的、经常是清醒的政治犯身体上提取重要器官,并将此作为国家政策。”通过胁迫和掠夺方式获取器官。“该法案也是对此作出的反应。”


保守党国会议员加内特·吉尼斯(Garnett Genuis)在听证会上发言。(任侨生/大纪元)

吉尼斯在去年11月20日的第一次辩论发言中说:两位著名的加拿大人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发现了一些令人震惊的事情。他们通过艰苦的研究发现,中国医院每年有六万至十万例人体器官被移植,那里几乎没有自愿捐赠的制度。大多数器官来自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学员。

在前几个议会提出类似法案的自由党国会议员博里什·瑞兹纽斯科基(Borys Wrzesnewskyj)用“当今时代最黑暗的罪恶”来形容强摘人体器官。 他对委员会说: “自二战以来,我们从未看到过像中国那样,由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运作的工业规模的人类恐怖。”


2月26日,提出类似法案的自由党国会议员博里什·瑞兹纽斯科基(Borys Wrzesnewskyj)在听证会上用“当今时代最黑暗的罪恶”来形容强摘人体器官。 (任侨生/大纪元)

议员:S-240是立法者对至关重要工作恪尽职守的展示

吉尼斯说,他希望该法案在本届议会获得通过,“这样我们就可以看着我们的孩子的眼睛,告诉他们,我们不仅仅是在谈论想法,而是实际上我们把好事办好了。”

他说,《S-240法案》创造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全部政党以及议会两院的支持,使该法案成为 “立法机构和立法者对更重要、至关重要工作恪尽职守的展示”。

新民主党议员特雷西·拉姆齐(Tracey Ramsey)表示,10月即将举行下一次联邦选举,在时间很短的情况下,新民主党希望该法案能迅速获得通过。她说 : “在全球范围内,我们强烈反对贩运人体器官,以及操纵、虐待人们以攫取其器官的恶行。”

麦塔斯:立法的国家有效地制止了强摘器官

委员会还通过电话听取了大卫·麦塔斯的意见。麦塔斯说,颁布了类似立法的国家,在阻止其公民从器官来源非法的中国获得器官方面,有了显著成效。

麦塔斯说:“以色列立法通过后,(到中国移植器官的)情况从非常普遍变成了完全消失,或者几乎完全消失……现在(台湾有)立法,那里到中国的移植旅游急剧下滑。因此,这两个政府的立法实际上是非常有影响力的。 ”

其它已将类似立法纳入法律的国家包括西班牙、意大利和挪威。

国会议员呼吁立法 十年坚持不懈

吉尼斯称,来自不同政党的议员努力出台类似立法已有十多年,他希望这次该法案能成为法律。“这方面的法案已经有十年了。这代表世界上一些最优秀的人权领袖所做工作已被推向高潮,比如 (前司法部长) 欧文·科特勒、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

瑞兹纽斯科基议员在去年11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特别提到,十年前他提出这一法案时,多数加拿大人为此感到震惊。调查表明,被强摘器官的受害人大多来自众多良心犯等弱势群体,都是西方富有者猎取器官的对象,而法轮功修炼团体是遭受迫害人数最多的。“对此,与我们联手合作的经验人士掌握了这个黑行业的第一手证据。”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活摘器官调查员大卫·乔高接受采访时提到,他和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已走访了世界上五十多个国家。

他说,很多国家都有了这方面的立法。但是,“令人非常尴尬的是,加拿大人长期以来一直参与这个议题,但仍未立法。我知道国会议员鲍里斯、前司法部长考特勒(Irwin Cotler)都曾提出过类似法案,并获得了参众两院议员的支持。因此,我希望能尽快看到这项法案的通过。”他说。

责任编辑:行云

加拿大参院通过法案 打击贩卖人体器官


近日加拿大参议员全体通过了打击人体器官贩运的法案S-240。该法案将被送到国会,有望成为法律。 参议员萨尔玛·奥特拉吉安(Salma Ataullahjan)和保守党国会议员加内特·吉内斯(Garnett Genuis)10月25日——在参议院通过该法案两天后,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这一消息。(Garnett Genuis脸书)

大纪元2018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报导)近日,加拿大参议院一致通过了打击人体器官贩运的法案S-240。该法案将被送到国会,有望成为法律。

参议员萨尔玛·奥特拉吉安(Salma Ataullahjan)和保守党国会议员加内特·吉尼斯(Garnett Genuis)10月25日——在参议院通过该法案两天后,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这一消息。

S-240法案,修订了加拿大《刑法典》和《移民和难民保护法(贩卖人体器官)》[Immigration and Refugee Protection Act (trafficking in human organs)]的法案,类似于吉尼斯2017年提出的法案,被参议员奥特拉吉安引入参议院法案,以期加速其立法。

奥特拉吉安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说:“该法案修订了《刑法典》,对与贩运人体器官和组织相关的新罪行进行了规定。”

“它还修订了《移民和难民保护法》(Immigration and Refugee Protection Act),规定加拿大不能让参与贩运人体器官和组织的永久居民或外国公民进入加拿大,如果移民部长认为他们从事任何与贩运人体器官有关的活动。”

吉尼斯议员在25日的发布会上说,这项法案得到了不同政治派别参议员的大力支持。根据事实,不同党派的议员们在过去提出了类似的法案,这项法案获得了跨党派的支持。

他说,“我提交的类似法案,C350是对自由党议员鲍里斯·瑞兹纽科斯基(Borys Wrzesnewskyj)法案的附议,因此我们很高兴看到跨党派的支持。” 他提到,除了瑞兹纽科斯基过去曾引入了类似的私人成员法案外,加拿大前司法部长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也提出过相关法案。

“这项法案不是一党的倡议。尽管如此,我们仍未听到政府在这方面的立场。⋯⋯我们希望他们能做正确的事情,并支持该法案。”

他说:“我向所有党派的议员发出的呼吁是,这是一项良好的人权倡议,是一项非党派性的倡议,这是需要做的。让我们挽救生命吧,让我们确保它在下次选举之前完成。”

通过这项法案之前,加拿大参议员们听取了有关团体的意见,其中包括对器官贩运问题展开调查的人权活动家。

前国会议员和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5月在参议院委员会表示,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以政府名义在背后支持强摘器官。

他表示,对强摘器官而言,在中国发生的和在某些城市的后巷发生的性质不同。

据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乔高的调查,在中国,为了获取鲜活的器官,在被监禁者还活着的情况下,强摘其器官,没有受害者在手术中幸存,参与者因此非法牟取的暴利,数以十亿元计。

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受害者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也包括中国西部的维吾尔穆斯林社区等其他受害者群体。

责任编辑:岳东卿

立法打击器官强摘 加参议院举办专家听证


左起David Kilgour、参议员Jane Cordy、参议员Nancy Hartling、参议员Thanh Hai Ngo、参议员Wanda Thomas Bernard、参议员Salma Ataullahjan、David Matas、和参议员Kim Pate,在法案S-240听证会后合影。(周荔敏/新唐人)

大纪元2018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报导)5月23日,加拿大参议院人权常务委员会举办S-420法案的听证,论证加拿大应该有自己的立法,以打击器官贩运,特别是当涉及到强迫摘除器官的国家,如中国。

贩运人体器官是全球问题 加国需要立法

S-420法案倡议者参议员Salma Ataullahjan说:“贩运人体器官已成为全球性问题。”

该条例草案旨在修订《刑法典》,以创建与贩运人体器官和组织有关的新罪行,同时寻求修订《移民和难民保护法》,禁止任何从事贩运人体器官或组织的永久性居民或外国国民进入加拿大。

据Salma Ataullahjan参议员介绍,加拿大目前尚无禁止器官移植旅游的立法,移植旅游是指出国旅行购买器官,然后返回加拿大的做法。

Ataullahjan说:“器官贩运是针对贫困和其他弱势人群的一种做法,违反公平、正义和尊重人类尊严的原则。”

中国强摘器官严重 法轮功学员是主要受害者

前国会议员兼亚太司司长David Kilgour先生也出席了听证会,他强调了中国局势的严重性。

Kilgour说:“让我一直不能释怀的一点是,一个母亲的悲剧,为了让她的孩子可以上大学,她出卖肾脏。”他表示,现在,世界上196个国家中,只有一个国家,以政府方式运行这一贩运──在中共操控下的中国,受害者中没有幸存的。

他表示,重要的是要区分,在某些城市隐秘发生的事件和类似中国发生的国家级事件。

根据 Kilgour和温尼伯人权律师David Matas的调查,中共一直在大规模从良心犯身上获取器官──主要是法轮大法学员,这些行为助长了对中共官员有利的上亿美元的业务。

Matas也在听证会上发言,他说在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国的器官移植人数迅速增长。

Kilgour、Matas和美国调查记者、作家Ethan Gutmann在2016年进行的最新调查显示,每年至少有6万个器官移植在中国发生──远远超过中共政府援引的官方数字1万。

“算起来,这意味着在中国,每天大约150人因器官强摘被杀害。在这些行动中,没有幸存者。”Kilgour说。

“非常刺耳”的案例:一加拿大医生的50病患去中国移植器官

该参议院法案类似于C-350法案,是由保守党议员Garnett Genuis提出的一项私人法案,该议案正在国会推进。一般,私人法案很少成为立法,但Garnett Genuis和 Ataullahjan希望参议院法案的存在有助于确保其通过。

自由党和保守党党团议员也曾提出类似的法案,包括两次由自由党议员Borys Wrzesnewskyj和前自由党议员、前司法部长Irwin Cotler提出的法案。

参议员Jane Cordy表示,多次看到法案被由自由党和保守党提出,但总是一无所获,她说,“必须反躬自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采取立场,做一些事情。’”

她补充道:“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认为,有时我们在加拿大作壁上观,认为不会影响我们,但当我听到多伦多一个医生让50个病人去中国移植器官,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刺耳的。”

Cordy指的是Matas报告中的例子,多伦多St. Michael’s Hospital医院的一名医生的50个病人去中国接受了器官移植。

包括台湾、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和挪威在内的一些国家,通过了限制其公民在国外接受器官移植的立法。

制止器官贩运需要立法威慑

Ataullahjan认为,如果该法案通过,那些欲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游客,对器官的来源会更加清醒。

“他们会看见他们将进入的是什么样的国家,……在那里有很多浑水,没有明确的法律。”

Matas说,这项立法还将对参与强迫器官摘除的中国医务人员起到威慑作用。

“中共根本不在乎。他们首要关注的是控制民众,而不是尊重人权。但移植行业并不像,中共关注控制那样,受到关注。”

他说,参与器官强摘的人不能进入加拿大,甚至更糟,这些人会被起诉,如果你被允许进入,这意味着他们会被起诉。“即使被起诉的人数很少,也会发出(警告)讯息。”

参议员吴蓝海(Thanh Hai Ngo)提出了一个想法,即是否可以根据加拿大新近通过的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制裁那些强摘器官的责任人,该法案的目标是对侵犯严重人权行为负有责任的外国人。

Matas回答说:“从法律上讲,他们在这项立法的范围之内,可以加入到(嫌犯)名单中。”#

责任编辑:岳东卿

不惧中共 调查活摘 麦塔斯获加拿大甘地奖(图)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6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陈秋颖综合报导)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日前获得了加拿大甘地中心颁发的甘地和平奖。麦塔斯表示现今独裁国家的人们没有言论自由,面对的是比甘地时代更严酷的镇压。

6月7日晚,位于加拿大温尼伯市的加拿大甘地中心颁发了甘地和平奖。加拿大温尼伯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获奖。

加拿大甘地中心秘书Laksh Khatter表示,“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因他们对强摘器官的调查而闻名。麦塔斯和乔高发现了大量独立调查证据,证实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后杀害。他们还发布了包括‘血腥的器官摘取’等书。”

麦塔斯则说:“我们这些在中国伊朗这些国家以外的人应该倡导在这些国家里的甘地的理念,因为在这些国家的人为自己追求自由时冒着生命危险。”

“这是之所以我为停止在中国大规模活摘良心犯的器官而战,主要是法轮功学员,当然还包括藏族的佛教徒、维族穆斯林和地下基督教人。”

据悉,麦塔斯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自2006年起对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展开调查。通过网站、出版物、简报、床位数,以及患者流量等一系列指标,对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逐一进行查实。

持续10年的独立调查后,二人证实,中共当局摘取器官的罪行大规模的存在,而且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良心犯仍然是政府迫害的主要目标。

在这么多年的研究中,麦塔斯也曾受到过中共的威胁或伤害。麦塔斯此前在接受《看中国》采访时曾表示:“我当然受到过威胁,但没受到过伤害。有一次我在一个活动主办方的办公室,当时办公室后面的窗户上就挨了一枪,虽然应该是策划好的,但所幸没有人受伤。”

麦塔斯还提到有一次,他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市附近要进行演讲时,还曾接到中共网络警察的电话威胁。

他说:“中共在国内安排好人给我打电话,还有在审问室里的那种人,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我是网络警察,你现在所做的事已经威胁到了你的生命,难道你不害怕吗?’当时他们就这么问我,然后我跟他们说,如果你不喜欢我说的‘活摘’的这些事,那你应该去制止中国国内的活摘罪行,而不是想着要刺杀传播真相的人。我想这就是我要说的直接威胁吧。”

不过即便面对这样的威胁,麦塔斯仍不改其志,愿意持续下去。他也认为在中国,争取人权的人们反而成了受害者,因此他选择站出来。

“我想说,我面临的这种威胁,和在中国国内的人们所面临的威胁相比,不算什么。就拿跟我在做同一件事的人权律师高智晟来说,他一直在跟迫害做斗争,遭受过关押、折磨、殴打,身体遭受了严重的伤害。在中国做跟我在这里做一样的事情,是会从人权律师变成人权受害者的,中国和国外的情况是不一样的。至于我为什么做这件事,我是觉得,有一部分原因是,在很多国家,有的事情是当地人完全可以解决的,不用外人帮忙;但是在中国,人权这件事是个例外,局内人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这些局外人就必须要站出来。”

加媒:幸存者呼吁加总理关注中共器官走私(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明慧记者英梓综合报导)加拿大法文媒体Huffington Post记者Catherine Lévesque,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发表了酷刑受害者呼吁总理关注中共活摘器官的报导。报导中称,中国劳教所的幸存者被关押,很可能是为了非法摘取器官,他们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采取行动,制止这场每年杀害了十多万中国人的灾难继续在暗中进行。


图1:加拿大法文媒体Huffington Post刊登了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罪行的报道 。 (网络截图)

记者采访了两位受害人:Cindy Song和荆天。报导中称,二零零一年被(非法)抓捕后,当时二十六岁的Cindy Song,作为一名“良心犯”被送往中国东部淄博市的一个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三年。她的罪名是按照法轮功的教导做人。

报导中称,近十八年来,中共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许多人在被(非法)抓捕后神秘失踪。Song女士在劳教所每天被强制劳动从早晨六点开始直至二十三点结束,有时到午夜。她的每次用餐时间只有五分钟,上洗手间需要申请许可。被(非法)关押的人之间不允许交谈。她叙述说,和她所遭受的那些酷刑折磨相比,“(去劳动)那些时间还比较平静。”“(他们)可以使用各种暴力,可以致命。”

报导称,如果不是一天工作十八或十九个小时,Song女士会被单独(非法)关押,被酷刑实施者殴打,参加强制洗脑班,甚至几天不许睡觉。一次,她被罚站九天九夜。

报导称,那些和她一样被(非法)关押者还会被强行接受医学检查。在她来到劳教所之前,一名医生强行采集Song女士的血样、尿样,并对她进行透视检查。

报导称,到了劳教所,她被强迫在一份同意捐献器官的表格上按了指印。看守她的狱警们有时会说起,他们有“指标”要完成,或者威胁说,要把她送到一座“特殊监狱”去,那样她就再也回不来了。

二零零六年揭露罪恶的重要日子

报导称,最早承认政治犯因强行摘取器官被杀害的人中,有中国东北苏家屯集中营一名外科医生的前妻。二零零六年三月的一天,她匿名揭发了这些暴行。她的丈夫曾向她承认,他曾经摘取过一些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其中有些是活体摘取。他所工作的医院还摘取肝脏、肾脏和皮肤,然后将尸体扔进一个焚烧炉里,毁灭证据。


图2:从左至右:荆天、她的母亲Chen Jun和妹妹Jing Cai曾经拥有幸福的时光。(来源:本人提供)

另一位被采访的法轮功学员荆天,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间曾多次被抓捕和(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她表示那时她才明白自己被(非法)关押期间为何被强制体检。“我感到震惊,简直不敢相信”,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报导称,她也是残酷暴行的受害者。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曾在寒冬季节被几乎赤裸地绑在一棵树上,还曾被悬吊在一座砖窑上。她曾目睹一些人被殴打致死。

报导称,回忆起那段痛苦的经历,荆女士记得医生抽取了她大量血液——足足装满了八只试管——她还被迫回答一些关于和自己亲属及前同事关系的问题。

“因为我在一座大城市生活,因为我认识一些人,因为我和我的家人关系亲近,他们没有做什么。但他们还是持续进行基础常规检查。”

她讲述道,其他的犯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一些人午夜刚刚被送来,凌晨之前就消失了。

渥太华的反活摘法案

文章称,器官走私重新成为新闻话题,保守党议员Garnett Genuis希望重新推动自由党前部长Irwin Cotler提出的C-561法案。这部法案二零一三年只在议会进行了初步审查。C-561法案提出对参与器官走私者进行刑事处罚,无论是在加拿大还是外国,只要存在金钱交易而且没有获得捐赠者同意的器官移植都属此类。

“这里,在加拿大,我们对此存在法律空白,应该予以规范,”Genuis先生在演讲中表示,“现在尚无法律禁止加拿大人前往外国接受非法来源的器官移植。”“根据国际法律,支持器官走私是反人类的犯罪,因此在这里,在加拿大,也应该被认定为犯罪。”

前联邦议员David Kilgour及人权律师David Matas曾于二零零六年发表联合撰写的报告,这是首次对中国良心犯器官走私罪行的曝光。

报导称,这两位人士以及记者Ethan Guttmann在十年后的二零一六年,发表了一份厚达七百九十八页的报告,其中认为中共二零零零至二零一五年间非法摘取的器官最高可能达到一百五十万个。而非中共宣称的,每年约有一万例器官移植。

加拿大应该“睁大双眼”

报导称,特鲁多政府希望加强与中国的联系,Kilgour认为加拿大应该在人权方面“睁大双眼”,并对“加拿大价值”坚持到底。“人们担心这个法案(C-561)无法通过,因为这会触怒中共。但如果他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又怎么会被触怒呢?”他讽刺地说。

对Cindy Song的酷刑折磨在二零零四年——她被释放前几个月,才结束。他的父亲每天都追着劳教所负责人,要求女儿被释放。回首过去,Song女士认为,对她的各方面营救让她得以幸存。“我认为如果没有我父母的帮助,我可能就‘消失’了”,今年四十二岁的Song女士表示。

另一方面,荆天经过了多次绝食,抗议对其的(非法)关押。她在足足五十天没吃任何食物之后被释放,因为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四十七岁的荆女士认为,将她送回家是因为怕她的死亡产生负面影响。无论如何,他们也不愿意摘取经过长期饥饿的、状态糟糕的器官。

在加拿大的新生活

报导称,两位女士后来来到加拿大过上了相对平静的生活。Song女士学习了法律,希望成为一名律师,荆女士喜欢园艺,并在温哥华的旅游景点揭露中共政权的罪行。

宋女士说:“让人了解关于中国正在发生事情的信息很重要。在加拿大,很难想象那样的事情正在世界上发生着。但是它们确实在发生。”

“这是发生在现代的群体灭绝。我们回应的方式关乎我们人类和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