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纪实录(四)沈阳军医曝苏家屯是活摘集中营的冰山一角


在苏家屯事件的第二位证人出来作证之后,中共针对这一指控出奇的沉默了三个星期。直到2006年3月27日,中共匆匆颁布《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禁止人体器官买卖,但施行时间却定在三个月后的七月一日。引起外界的普遍质疑。3月2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否认苏家屯事件的存在,并高调要求国际社会前往调查。

也许是对外交部这个声明的一个回应,2天之后,2006年3月31日,一名署名沈阳军区老军医的国内人士给大纪元网站投书,再次证明苏家屯集中营的存在,并且说,据他了解,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苏家屯医院仅是中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根据最新的决定: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分子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也就是说法轮功如同中国许多的重刑犯一样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成为商品。

他还透露,目前苏家屯集中营的法轮功学员人数锐减,即使进入苏家屯地区调查也是查无证据,因为转移几千人太容易了。转移5000人只需一天即可。

以下是沈阳老军医的投书内容:

本人系沈阳军区总后勤部下属的一名老军医,出于安全原因,暂不公布身份。关于海外宣传的关押法轮功的苏家屯地区的医院的情况是属实的,但是与实际公开的有一定的偏差,就是说所谓的苏家屯地下集中营的确存在,摘除器官也很普遍,焚烧尸体甚至活人直接焚烧也很普遍。

家属得到的骨灰是动物或火葬场回收的骨骸

但是像许多的国家规定一样,省一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之下设立重刑犯罪分子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是中共中央军委在1962年就有的文件,而且一直沿袭至今,根据该文件规定,死刑及罪大恶极的重刑犯罪份子可以根据国家及社会主义发展需要进行相应的革命化处理,在文革期间最大的革命化处理就是食用,就是用来做食物,其次是建立各种工程及进行生产作业。

根据1984年的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许多的地方公检法部门对待该问题基本上要么是直接移植然后火化,要么击伤进行形式死亡仪式后直接移植然后火化。

进入1992年后,实际上完全公开化了,由于许多行业的发展,人体成为昂贵的工业资源原料,活人甚至死人尸体成为原料。

目前的中国的许多的火葬场在接受尸体后实际上许多尸体并没有火化而是通过火葬场的暗道被秘密转移,家属得到的骨灰很多都是动物或火葬场回收的骨骸,甚至很多骨骸是古代甚至是二战时期的死难者。而这些尸体则被高价源源不断的通过许多渠道转移至官办的各种工厂成为制作各种产品的原料。几乎中国所有的大型火葬场都进行这样的生意。

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

中共目前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已经公开宣布为阶级敌人,也就是最严厉镇压的对象,也就是重刑犯。所谓的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但是目前的法轮功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改营,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

吉林集中营代号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

在我接触的资料中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集中了很多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重刑犯,各种政治犯,但是地址不详。

苏家屯地区医院地下集中营在2005年初2005年之前的确曾关押超过1万多人

苏家屯地区医院的所谓的地下集中营在2005年初的确曾经关押超过1万多人,但是目前日常的关押人数仅保持在600~750人,很多已经被转移至其他集中营。

转移5000人只需一天即可专车专列用封闭的铁路货车

转移5000人只需要一天就可以了,专车专列,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因为我曾经目击从天津向吉林地区的转移列车,一次专列转移超过7000多人,全副武装,夜间进行。所有的人都被拷在专门的扶手上象被吊起来的白条鸡一样。

目前即使进入苏家屯地区调查也是查无证据

目前即使进入苏家屯地区调查也是查无证据,因为转移几千人太容易了。

中央同意将法轮功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

需要了解的是根据最新的决定: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分子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

也就是说法轮功如同中国许多的重刑犯一样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成为商品。

我能讲的只有这些了。

一个月后,2006年4月30日这位沈阳老军医再次向大纪元投书,提供了中共通过军事系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器官移植的部份内部资料。他表示,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比公开的要多几倍。中共甚至出口巨大数量的活体到海外进行器官移植,然后通过中共在海外的特殊机构焚毁人体。以下是沈阳老军医第二次投书的内容:

关于法轮功器官移植取证问题的部份补充资料

本人在上月底就沈阳及中国部份地区的国家处理法轮功的相关问题进行了说明,现将部份其它资料予以公开,以便于国际社会尽快制止该类行为的继续。

目前最大的问题可以说发生在法轮功及其他被强制关押人员的器官移植的取证上,由于取证非常困难,因此,导致相关的海外机构对此事件由于缺乏足够的证据而难以解决。

在取证这一点上,现将整体的本人可以接触的简单官方流程予以披露,希望有关机构能够在此中获得必要的启示。基于安全原因,本人仍不能完全公布完整的流程,仅将其中的部份进行讲述。

一,器官移植的强制办法

在整体上所有被进行器官移植的人员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自愿,一类是非自愿,但是在官方的口径上都是自愿的,怎么理解呢?就是法轮功及其他关押人员在关押期间使用是真实的名称,但是在进行器官移植时使用的是伪造的假名字,也就是一个虚构的人出现,但是这个人的资料是完整的,而且是在器官移植的自愿书上签字的(当然是代签的)。我接触的资料中仅这种伪造的代签资料有6万多份,都是什么本人自愿进行某种器官移植,并承担一切后果,甚至还有移植心脏,许多的签字都是一个人的笔迹。这类资料的保存期限是18个月,然后必须销毁。该资料的保存机关为省级军区,查阅资料须经中央驻地方专员批准。这里有一个注意的地方就是,在进行器官移植的过程中,如果器官移植失败,被移植器官人员的资料和尸体必须在72小时内全部销毁。整体的资料和尸体,甚至是活人焚毁必须经军事监管人员认可。军事监管人员有权逮捕,关押,强制处决任何泄露消息的医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员等。军事监管人员由中央军委授权相关军事人员或军事机构执行。

二,活体取得

任何被确定将进行器官移植人员,很多将被从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集中营等带离,此时他们将失去名字,只有一个代号,而与此代号相对应的是一个伪造的自愿进行器官移植的自愿者。而该人员将会被告之将进行身体检查,然后是局部麻醉,接下来就是活体移植,由于必要原因,在进行相关的交接的军事监管人员的部份省略。

三,为什么巨大的器官移植与实际数据相差巨大

很多人都将器官移植的数据集中在官方公开的部份上,实际上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要多几倍,例如:如果官方公开的是一年是3万例,那么实际进行的数量应是11万例,这也是中国器官移植价格剧降的根本原因,由于有巨大的活体来源,因此,许多的军事背景的医院在公开上报的同时,私下也大规模的进行独立的器官移植,导致实际的数量远远高于官方统计,我在此之前讲过,在这些人眼中,这些被进行器官移植的人员已经不被作为人类看待,而是如牲畜一样的动物,作一例,两例或许还心有余悸,但是一旦经过几千几万例的过程后,一切都被改变,活体移植,活人焚烧都变得麻木。人人都知道中国有很多的产品出口,但是在中国的出口产品中还有巨大的活体出口,所谓的活体出口就是境内外势力结合将符合要求的人员以商品的形式卖到国外,在国外进行器官移植,移植后人体同样焚毁(注意:中国在海外有机构专门处理被活体移植的尸体,很多中国在海外的使领馆都参与其中),一切与人类活体有关的出口产品中,中国的产值是世界第一。这些出口的活体几乎都有伪造的自愿资料,具体的方式不详,了解的是2005年出口活体超过940人。在中国与世界上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中国是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几乎在2000年以后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85%以上,该数据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份,有几个人因此升为将军,原因就是该领域的成绩。

四,证据的监察系统

我在此之前讲过,器官移植的管理系统是军队,其意思就是该类事情的管理及机构的核心是军事系统,这是政府机构望尘莫及的,因为一旦成为军事机密是无法获得资料的,因为军事系统的运转相信大家都了解。所以需要将一定的注意力关注到许多的军事设施上,那才是真正的集中营。

断断续续,先提供这些了。由于安全原因无法详细描述,请见谅。

沈阳老军医

责任编辑:何洁
http://public2.soundofhope.org/node/299381

医学专家:中国器官移植与“按需杀人”


在中国,部队管理着监狱,他们不在乎看着器官被摘走,器官的摘取往往是由军医来做。图为医生进行医疗手术(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2年03月31日讯】(新唐人记者曾铮费城报导)2012年3月13日,曾被评为科技界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人物之一的国际知名专家、美国宾夕法利亚大学生物伦理学(Bioethics)中心主任卡普兰(Arthur Caplan)教授在美国费城医学院(The College of Physicians of Philadelphia)发表了“使用囚犯遗体做器官来源的道德伦理问题(The Ethics of Using Prisoners as Sources of Cadaver Organs)”的学术演讲,并重点谈到了中国境内非法使用囚犯器官,以及“为需求而杀人”的活摘器官的惊人罪行的普遍性。以下是卡普兰教授此次演讲节选。

一、遗体捐献体系的缺失与巨大的国内国际需求

中国一年有5000多例死刑,这是推测出的最接近的数字。中国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它没有一个遗体捐献系统,主要是文化原因。

不管原因是什么,不管这些原因有没有道理,或能不能被克服,事实是,中国没有任何遗体捐献体系。

但是,中国的器官需求却非常巨大。不管你信不信,有人估计,中国有一百万人等着做器官移植。

中国也有一个巨大的器官移植旅游市场,中国的医院在网上到处做广告说,到中国来吧,我们可以在几周内就给你做肝移植,如果你肯出大价钱的话。

二、按需杀人(Killing on Demand)

中国官方发布统计数据,说他们在过去十年做了两万多起肝移植,他们还说其中有1475个肝来自活体捐献者。中国没有遗体捐献系统,那1475个活体捐献者是谁呢?我们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些肝来自于被杀的囚犯。被杀囚犯是唯一可能的来源。

中国也不征求囚犯的同意。杀死囚犯的时间根据器官移植的需要来安排,特别是对器官移植旅游者,如果你到中国去,要在你停留的三周内完成肝移植手术,这就意味着得安排杀掉一个人,要通过血液和组织配型来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供体,然后在你离开之前杀掉他们。

如果你只是干等有人在监狱里死去,你不可能在三周内就等到一个肝,而且这个肝还要配得上你的血型和体质。你只能去找到合适的供体,然后在器官移植游客还在时把他们杀掉。这就是根据需求来杀人。

我之前讲过,中国改变了执行死刑的方式。所以,作为囚犯,你被枪毙了,在此之前已经查过你的血型和组织类型,然后当场就把器官取走了。

三、军医是按需杀人的主要杀手

这一切能够实现,是因为都是由部队来做的,这是监狱。在中国,部队管理着监狱,他们不在乎看着器官被摘走,器官的摘取往往是由军医来做。由于部队管理着监狱系统,他们有医学工具和技能来完成这种事,所以他们能做成在美国永远也不会发生的事情。

四、罪行应在3-5分钟之内就停止

最近,中共卫生部副部长承认他们确实使用了囚犯的器官。之前他们一直不承认,说:“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几天之前,他出来承认了。

中共卫生部副部长还说,他们有个计划,说他们要建立一个遗体捐献系统,就是像我们美国这种系统一样,有器官捐献卡,这样他们能提高公众的信任度,建立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

他说,器官短缺是中国器官移植的瓶颈,因为他们没有公民遗体自愿捐献的系统,死刑犯成了中国器官移植的的主要器官来源。他们自己承认了,所以我们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中共计划建立一个器官捐献体系,来适应中国的国情,可能是要克服文化障碍,鼓励遗体捐献。他还说,目前依靠死刑犯获取器官的状况要在3-5年内改变。

我以为,这种从死刑犯身上取得器官的系统应该在3-5分钟内就改变。不能再等五年才结束这种为器官移植游客按需杀人的行径。为什么呢?

五、无辜之人被杀害

因为在中国,有时候人们是因为犯了罪才被关进监狱的,但有时候却是由于政治或精神信仰的原因被关押,比如法轮功学员。有时候因为他们是西藏人,或其他想取得独立自由的人。

在中国,能够招致死刑的原因非常多,而这些原因是许多人权组织所不能认可的。所以当谈到处死囚犯时,他们可能是政治异见者、精神信仰异见者、 轻度违法者, 或完全不该治罪者。

我们不是在谈每年因真正犯了重罪而被处死的5000人,很多“按需被杀”的人根本就不该进监狱。所以中共这种制度真是令人作呕。

六、我们时代最大的悲剧

我今晚想说,我们时代最大的悲剧之一,是缺乏对这种丧尽天良的罪行的谴责。这种状态在中国年复一年的持续着,没有人站出来谴责。

为盗取器官而杀人,不经受害人许可,有些人根本就不该被关,却被野蛮残酷的关押。这是器官移植界最令人发指的罪行。

然而,来自中国的关于器官移植的文章仍在医学杂志上发表,从中国来的人仍在国际会议上谈论器官移植的成果,我参加过几次这样的会议,国际制药公司仍然在赞助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的药物研究……

这该死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啦?医学院的医师们不应该谴责这种罪行吗?美国医学协会不应该说这是错的吗?

七、医学权威杂志抵制按需杀人后取得的“科研成果”

去年我提出在《柳叶刀》(Lancet)杂志抵制来自中国或其他任何按需杀人的国家的文章,一些其他医学杂志也参与了这种抵制行为,包括《美国器官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美国生物伦理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Bioethics)、《移植进展杂志》(Transplantation Proceedings)、《临床研究》(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等。

八、杀人仍在进行 五年太久了

但是医学界和科学界的其它重要杂志却保持沉默。我知道为什么。人们不想得罪中共,不想现在面对中共政府。

出于多种原因上,我们想鼓励中国进入国际社会,而不是因它涉及人权犯罪就赶它出去。但他们确实在犯罪。

要五年以后才在中国建立遗体捐献制度,在这种野蛮残暴的为获取器官而杀人的行为仍然在中国存在的情况下,五年的时间太长了吧。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3/31/n355527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