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独立法庭: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人民法庭”于6月17日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国(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冠奇/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蔚诺、徐简综合报导)调查中共强制活摘器官的国际独立“人民法庭”于6月17日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国(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并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法庭内聚集了大约200名旁听的民众。

由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从去年10月起成立,经过多方取证、听证和调查后,今天在伦敦做出了最终宣判。尼斯爵士是国际刑事犯罪领域的知名人士,1998年至2006年期间,他主导了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

尼斯爵士在公布宣判结果时说:“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无可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时间很长,所涉及的受害者众多。”


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判定,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冠奇/大纪元)

该独立法庭由“终止中国(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发起。 仲裁法庭在过去八个月中一直从医学专家,人权调查员和其他人那里获取证据。判决书称“法庭以多种形式来鉴别证据,并根据与每个案例的证据进行个别处理,然后得出一系列结论,这些结论不受中国(中共)人权恶名或其它偏见的影响。”

法庭称,中国医院提供的移植等待时间非常短,通常只有几周,这在医学理论上无法说通。

调查人员曾致电中国的医院询问器官来源,被告知某些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大规模体检

在听证环节,一名法轮功学员和一名维吾尔族良心犯在证词中都提到,他们曾在中国的监狱中进行了多次的身体检查。

曾在一个女性劳教所里被监禁一年的法轮功学员、现人权活动人士曾铮向人民法庭提供证据,讲述自己曾在被关押期间曾多次被要求接受体检和验血。


法轮功学员曾铮向人民法庭提供证据,讲述自己曾在被关押期间曾多次被要求接受体检和验血。(冠奇/大纪元)

曾铮说:“在我们被送往劳教所的那天,我们被带到一个医疗仪器前,做身体检查。我们还被盘问曾患过什么病。我说我得过肝炎。”

“第二次大概是我进入劳教所一个月后,每个人都带着手铐,被送上一辆面包车,再被送往一个大医院进行更彻底的身体检查。我们照了X光片。第三次是在劳教所,他们(中共当局的人)给我们抽血化验,我们被要求在走廊站成一排等待检查。”

在2001年逃出中国后,曾铮在得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时,回想到自己当初被反复要求做身体检查很可能是活摘器官的医疗筛选程序。

在作证时,曾铮提到:“在劳教所里的犯人都不允许互相交换联络方式,所以也不可能在被释放后互相联系。当某个人从劳教所消失了,我就默认为这个人被释放回家了。”

“但是,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因为没有联系方式,现在回想,那些人(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很可能被带到医院,被强制摘取了器官因而失去了生命。”

中共“器官自愿捐赠计划”混淆视听

2014年中共称会停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间接承认此前一直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中共否认活摘器官的罪行;中共并推出了“器官自愿捐赠计划”的政策。

但人民法庭的判决书针对这一点进行了驳斥,判决书称:“累积的数字证据(不包括虚假的中国数据)表明:跟实际执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相比,最近成立的‘中国自愿捐赠计划’不可能提供足够的“合格捐赠者””

“在实行‘自愿捐赠计划’之前”,中国就有大规模用于器官移植手术和医务人员工作的设施。”

法庭估计,在中国每年进行多达9万次移植手术。而中共官方给出的数据远低于此。有人呼吁英国议会禁止英国患者前往中国进行移植手术; 来自各个党派的50多名国会议员支持这项议案。以色列、意大利、西班牙和台湾已经实施了此类限制。


6月17日,人民法庭内聚集了大约200名旁听的民众。(冠奇/大纪元)

附:“人民法庭”判决书节选

2018年12月,法庭发布了一项临时判决: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无可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作案时间很长,所涉受害者众多。

从那时起,法庭在试图获取证实活摘器官的资料时,就面临来自中国(中共)无所不在的保密、沉默和混淆视听(等行为)。法庭不会被吓倒,并会根据当前的证据,做出一项判决。

中国(中共)迫害人权的恶名,并未对法庭作出正确结论产生影响。(注:即不会因为被告名声恶,就做出对其不利的判决)法庭采取的工​​作程序,保障了公平对待中国的利益。

法庭以多种形式来鉴别证据,并根据与每个案例的证据进行个别处理,然后得出了一系列结论,这些结论不受中国(中共)人权恶名或其它偏见的影响。

我们的结论如下:

中国医生和医院承诺,只要极短的等待时间,就可以获得用于移植的器官;
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遭受酷刑;
累积的数字证据(不包括虚假的中国数据)表明:
跟实际执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相比,最近成立的“中国自愿捐赠计划”不可能提供足够的“合格捐赠者”;

在实行“自愿捐赠计划”之前,中国就有大规模用于器官移植手术和医务人员工作的设施。
法庭掌握了强制器官摘取的直接和间接证据。
当把这些个别结论综合在一起后,法庭得出了最终的必然结论:

大规模强迫摘取器官活动,已经在中国进行了多年,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现在中国(中共)对维吾尔人进行迫害和医学检测,也许在适当的时候,外界也会得知中国(中共)强迫摘取这一群体器官的证据。

法庭没有证据表明,与中国(中共)器官移植有关的重要基础设施已被拆除,并且没有得到那些器官来源的令人满意的解释,因此法庭认为,中国(中共)强摘器官的行为一直持续到今天。

法庭审议了这是否构成种族灭绝罪。

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都有资格作为种族灭绝罪中的“团体”。

对于法轮功学员,中国(中共)犯下了下列灭绝种族罪的罪行:

杀害该团体的成员;
对该团体成员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
法庭指出,强迫摘取器官具有无与伦比的邪恶。鉴于这一点,衡量一下证据和法律,对于那些有权在国际法院或联合国进行调查和诉讼的人来说,有责任来鉴定是否种族灭绝罪成立, 他们应立即采取行动,确定违反“灭绝种族罪公约”人的任何责任。

反对迫害法轮功和维吾尔族人的委员会有合理怀疑,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被施以下面一项或几项(迫害)行为:

谋杀;
灭绝;
违反国际法基本规则的监禁,或其它严重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
酷刑;
强奸或任何其它形式的性暴力;
根据国际法普遍承认的,针对种族、民族、族裔、文化或宗教理由进行的迫害;
强迫失踪。
各国政府和国际机构必须履行其职责,不仅要对可能的种族灭绝指控,而且还要对危害人类的罪行进行指控。如果无所作为,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世界各地的个人可能采取共同行动向政府施压,使这些政府和其它国际机构将不得不采取行动。

责任编辑:林妍

人民法庭临时判决:确认中共大规模活摘器官


伦敦“独立人民法庭”法律顾问Hamid Sabi(左)和法庭主席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Justin Palmer/大纪元)

大纪元2018年12月12日讯】(大纪元英国记者站报导)经过三天的听证会,伦敦“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 )全体成员于12月10日一致通过,颁布一项临时判决草案,草案中确认:对犯人和良心犯活摘器官的事情在中国大面积地发生著。

这项临时判决草案的发布对人民法庭来讲是不寻常的,其旨在减少中国的无辜受害者。

法庭主席,曾主导前南斯拉夫总理米勒舍维奇国际审判的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说:“判决结果的广传也许会为那些可能被杀害的人带来生还的机会。”

法庭的最终判决将于明年春季作出,并将详细说明这个罪行是否违反了国际刑事法律、元凶是谁等等。在此之前,法庭将继续收集证据。法庭也公开邀请中共当局加入这一法律程序中,目前中共当局对此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30名证人给出令人震惊的证据

此次“独立人民法庭”的公开听证会于12月8日开始,为期三天,在此期间,包括难民、调查人员和医生在内的30多名证人给出了令人震惊的证据。

法庭的法律顾问Hamid Sabi说:“包括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人、一些基督徒和一些佛教徒在内的许多良心犯,在被关押期间定期接受体检。时机一到,他们的器官会被摘除。有一些人,没有被施以任何麻醉剂,这是非常可怕的方式,之后器官被立即移植到需要做器官移植的病人身上” Sabi也是调查“(伊朗)伊斯兰国”大规模杀害政治犯的独立法庭的法律顾问。

证人们在法庭上回顾自己的惨痛经历,使在场的一些观众落泪。一些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证人,回顾了他们被抓、被酷刑折磨,又被强制体检的经历。

一位名叫刘玉梅(音译)的法轮功修炼者回忆了她遭受酷刑的痛苦经历,她被用铁链绑在地上长达10个小时、被电击、被灌食58天。之后,她还遭受到监狱中的犯人和狱警的性侵。

她说:“我接受了体检⋯⋯但是他们发现我已经快死了。”

另一位名为尹丽萍(译音)的法轮功修炼者回忆说,她在受关押期间,与其他另外50个法轮功修炼者一起接受了X光检查,并听到医生说:“这些法轮功修炼者的胸腔非常干净。”

最近,来自国际性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一份报告显示:“可靠的证据表明,从21世纪初开始,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因其器官而被大规模杀害。”

报告补充说:“中国的器官移植行业仍然庞大且不断增长,而在过去十年中,通过司法系统被处决的囚犯数量却有所下降。”

“独立人民法庭”的正义审判

“独立人民法庭”由六名成员组成,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法庭主席,他曾主导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法庭的其余六名成员均是国际法、医学、商业、国际关系和中国历史方面的专家。

安华托蒂是一位维吾尔族的医生,他作证时承认自己曾于1995年在中国工作期间,在上级的指示下,被迫将一个人的器官活体摘除。

“英国有句话叫做‘好到难以置信’。而这(活摘器官)是‘坏到难以置信’”,他在举证后,接受采访的时候说。

他说:“我希望这给中国领导人传达了一个严肃的信息,就是你对人民做的事情,希特勒已经做过了。所以不要尝试,因为有一天,你将在这个法庭接受审判。”

当国际官方机构不愿意调查某个严重犯罪问题时,受害者通常会成立人民法庭,进行独立调查。虽然这种民间成立的法庭无法引渡罪犯,但可以推动收集证据等方面的进展,并提高国际社会对该罪行的关注度。

责任编辑:杨亦慧

白宫事件媒体大转向 中共部长维也纳大尴尬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唐宇4月30日报导)中共卫生部长近日在维也纳参加欧洲共同体健康部长会议时,在新闻发布会上被媒体记者打了个措手不及。

据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2006年4月27日伦敦报导,对中共官员来说,如今出国如果不遇到人权抗议几乎不可能了。比方说最近发生的几乎人人皆知的白宫南草坪抗议事件。

据报导,中共卫生部长到维也纳参加欧洲共同体健康部长会议时,在新闻发布会上首先被问及的问题让他始料不及。记者单刀直入地问他对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看法。搞得这位中共部长好不尴尬。

大纪元新闻网3月9日爆光中共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后,世界几乎与中共同时沉默了三周。在“部署完毕”的中共公开否认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后,一些国际重大媒体立即作出了帮腔反应;在中共向美国抛出160亿订单后,白宫发言人也声称认同中共的否认。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日前接受采访时说,就中共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他联系过世界上许多大媒体的记者朋友,和他的关系都不错。但他们都明确告诉高智晟:我们报纸来到了北京,落到了中国,很多情况下你不考虑利益是不可能的。

高智晟指出,这就是说作为记者他们本身基于他们的良心道义和责任对这个事件觉得应该报导,但是他们也要受制于他们的媒体本身。

而从这些记者的话中,人们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们的媒体与中共是有利益上的厉害关系的。

4月20日,以抗议中共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为强烈背景的白宫南草坪事件发生后,世界主流媒体尤其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媒体,在对中共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报导上发生了令人惊诧的巨大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