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展览公司尸体交易背后的薄谷夫妇


第一展览公司网站纽约分页免责声明的网页截图

作者:周晓辉

【大纪元2012年08月16日讯】近日,总部设于美国亚特兰大的“第一展览(Premier Exhibitions)”公司网站上的一则免责声明引起了网民的关注,而且其免责的内容与刚刚因谋杀罪受审并被披露主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倒卖其尸体的谷开来有着密切关联。

该声明有两段,具体内容如下:完整的人体标本来自于那些生活在中国并自然死亡且死后无人认领之人。根据中国法律,他们最终将被送至医学院用于教学和研究。他们的身份、病历和死因等相关信息被严格保密。本次展览的完整尸身来自于中国公民的尸体。这些公民的尸体来自于中国警方,可能是他们从监狱中获得。本公司无法独立核实他们是否属于被关押在中国监狱中被处死之人。

网络搜索显示,早在2010年底,“第一展览”公司就迫于美国各界的压力发表了尸源来历不明的声明,至迟在2011年,上述声明就见诸于其网站。这份免责声明明确告知世人:展览所用的人体标本来自于中国,是由中国警方提供的,有可能是在押的“犯人”。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了中国警方堂而皇之地为该公司提供尸源。

由此产生了如下疑问:尸体既然来自警方,那么是谁授意警方做的?显然,没有高层的命令,普通的警察断不敢行此违背天理之事。而且,这些尸体来源的身份是什么?他们真的是无人认领的死刑犯还是被中共虐杀的良心犯?此外,“第一展览”公司不过是展览方,谁在“处理”警方提供的尸体?谁在从事这肮脏的出口生意?

无疑,从“第一展览”公司在中国的合作方我们就可以一窥端倪。据悉,“第一展览”公司从1997年开始就在全世界各地如美国、英国、德国、奥地利、瑞士、比利时和日本等地进行以盈利为目的的“尸体巡回展”,而连续不断提供尸体的正是来自大连的尸体加工厂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和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它们的成立时间也十分特别。

1999年8月,就在江泽民掀起镇压法轮功的狂涛一个月后,中国第一家尸体加工厂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在大连成立,该外资企业是经大连市外经贸局和大连市工商局批准的,由薄熙来亲自点头。据悉,这家工厂有2,000平方米的人体标本制作车间。曾担任其首席运营官的大连医科大学教授隋鸿锦(音译)曾在接受大陆记者采访时透露,“哈根斯以前在德国以外的厂子都是手工作坊式的,并不成规模,技术要求也没有达到现在的高度。大连工厂设立后,公司才达到了全球最大规模,标本制作技术跻身世界一流。”

就是这个隋鸿锦,后从哈根斯辞职,成立了自己的尸体加工厂: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据说,这家公司附近有三家劳教所,而就是这三家劳教所曾多次传出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而美国“第一展览”公司曾在2006年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从其手中购买过若干死尸和器官。

据悉,哈根斯公司每年制作至少40具完整的各种造型的人体塑化标本,所有人体标本都用于商业性展出。截至到2006年,哈根斯大连公司的年利润已占总公司利润的70%~80%。该公司的老板、德国纳粹后裔冯‧哈根斯曾得意地告诉中外记者,工厂之所以选在大连,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政策优惠、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以及充足的尸体来源。

由于中国人自古有着“入土为安”、“死要全尸”的观念,根本不可能同意让亲人的尸体被剥了皮到处去展览,是以捐献遗体在中国并不普及。很显然,充足的尸体来源只能是是来自警方,而且只能是来自那些受到迫害的人数众多的群体,那些被中共迫害的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以及政治犯无疑符合这个条件。2006年沈阳苏家屯活摘器官的被披露佐证了这一点。

那么,为什么是大连而不是其它城市出现了尸体加工厂?这当然与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和其妻子谷开来密不可分。在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后,在绝大多数省市都采取消极态度之际,为了博取上位、讨得江泽民欢心的薄熙来紧随其后开始大力镇压法轮功。大连以及整个辽宁成为镇压法轮功的急先锋。为了在政治上获得升迁的同时,在经济上也获得收益,在谷开来的主谋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及贩卖法轮功学员尸体成为薄、谷等获取收益的又一途径。

哈根斯加工厂和其它尸体加工厂就是薄、谷的赚钱机器之一。谷开来与英国商人海伍德利用在英国开办的公司,与哈根斯加工厂合作,直接参与了倒卖尸体、出卖器官的罪恶,攫取了巨额金钱。

哈根斯自称迄今(2006年)已有1,300万参观者观看过其主办的尸体展览,若按每张门票10欧元计算 ,已足够可观。不过外界盛传哈根斯通过全球巡回展已经赚取了10亿美元,而薄、谷赚取了多少由此推断,应该是不难想像的。

尽管哈根斯对外一直否认采用中国人的尸体,而称其所用的尸体都来自欧洲的自愿捐献者,但“第一展览”公司的免责声明无疑戳穿了其谎言,更将隐藏在哈根斯身后的谷开来、薄熙来的罪恶昭然于天下。

毫无疑问,正是对于金钱、权力过分的、自私的、贪婪的追求,才有了“第一展览”、哈根斯这样不讲道德的公司的存在,才有了薄、谷这样丧失人性的恶魔的存在。这样的公司和这样的恶魔的存在无疑是对整个人类的侮辱,也是所有善良正直之人毫不犹豫鞭挞和摒弃的,也必将在不久的将来受到正义的审判。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16/n3660430.htm

日内瓦《时代报》:非法器官交易见证人


7月 26日,阿不都热依木在瑞士的纳沙泰尔接受日内瓦《时代报》(Le Temps)的采访。 (网络截图)

【明见网7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7月26日明显紧张的阿不都热依木在瑞士的纳沙泰尔接受日内瓦《时代报》(Le Temps)的采访。多年来他是中共倒卖器官罪行的见证人,欧洲却似乎没人想听。现在他在瑞士的纳沙泰尔遭遇逮捕。

据《时代报》报导,阿不都热依木在逃亡。不是因为他的庇护申请已在欧洲几个国家遭到拒绝,而是在躲避中共秘密警察,他们在追踪他。阿不都热依木为他的生命担忧。因为这个维吾尔族人知道的太多了。他知道太多中共在新疆犯下的罪行,那里的穆斯林维族多年来被中共当局镇压。

10年来阿不都热依木是国家机器的一部份。他曾在新疆省会乌鲁木齐当特警。接受日内瓦报纸《时代报》的采访时他告诉记者他如何从1993年至1997年作为特警对死囚发出枪决命令。从事这个特殊职业,他了解特定死刑犯的器官如何被盗取,被当局售卖,并为当局带来大笔金钱,并且这种做法并不罕见。2009年英语版的《中国日报》报导说,中国三分之二捐赠的器官来自死囚,但是具体细节则不为人知。阿不都热依木可以补上这一空白。

他希望在日内瓦联合国对中共在他的家乡犯下的罪行作证,但是一直没有实现。阿不都热依木于2008年经由罗马来到欧洲。阿不都热依木在欧洲一直没有合法身份,他在瑞士的避难申请被拒绝。在20日他在瑞士纳沙泰尔被逮捕了。根据都柏林协议意大利必须决定他是否能够在欧洲寻求庇护。2009年7月,他已经被从挪威驱逐到意大利,但在意大利他没有安全感。

因为对生命担忧,他从新疆特警职位上退下来,2007年他离开中国,当警察的老朋友帮助他逃往迪拜。他在那里的亲戚处寄居,但他受到中共特务的威胁,因此想移民到挪威。他设法从意大利得到申根申请。

于是,他订了罗马的航班,2008年9月在罗马度过一夜后,来到奥斯陆。他的避难申请没有成功。并且他受到其他维族人的威胁,他认为他们是中共特务。两个月后,他的父亲在新疆神秘地去世了。2009年6月,阿不都热依木离开挪威。在意大利,他第二次递交庇护申请。在意大利,5个月中他被从一个营地送往另一个。在西西里,他看到一个中国人用手机对他拍照。他决定在2009年11月进入瑞士,第三次提出庇护要求,但同样没有成功。瑞士联邦行政法院提到都柏林公约,依此他应该回到意大利。但是他认为,在意大利有30万中国人,他在那里不安全。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10年担任中共安全机构的一成员,深谙它的阴谋。阿不都热依木继续留在欧洲难民营,他的秘密见闻继续不为人知。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FDD)的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对此深为遗憾。这位中国问题专家认为阿不都热依木是重要的死囚器官贸易见证人。“任何来自中共安全机器的直接证据,都非常重要,特别是它来自危机重重的地区,如新疆。更何况,它是关于这样一个敏感的盗取器官的问题。”这位美国研究人员对《时代报》表示。

他认为阿不都热依木可信,一名来自乌鲁木齐维吾尔族医生的证词印证了死囚器官被盗取。不过,正式的证据仍然很少。

阿不都热依木的证词是否能够公开,现在取决于意大利当局。

大赦国际曾经指责中国一年处死5000或更多的囚犯,而且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取走犯人的器官。这些器官被用来给愿出高价的外国患者进行器官移植。

英国《观察家报》说,英国医院的病人,已经在大陆接受肝脏移植。报导说,大陆囚犯被处决后,立即被医生摘除器官,移植给需要的病人。

据澳洲昆士兰《快递邮报》报导,目前已有多达7个澳洲人从中国被处死的囚犯身上获得了肾脏移植。澳洲维省莫纳甚医疗中心的梅恩(Ian Main)医生表示,在中国做肾脏移植,他们付出的价钱为1万5千至5万澳元不等。一些移植患者手术后受到感染,到目前做过此类器官移植的患者已有5人死亡。

据悉,多数中国死囚的器官都是在军方医院被取出,器官被取出后,犯人在麻醉状态下死亡,而不是被枪决。摘除死刑犯器官牵涉道德跟人权问题,外界谴责做器官移植的医生怎么能参与这种非法器官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