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器官罪行震惊丹麦医学界(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明慧记者舒慧丹麦采访报道)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至十八日,丹麦的“医生日”(Lægedage)活动在哥本哈根贝拉中心(Bella Center)举办。为期一周的“医生日”活动是丹麦医疗系统中执业医生的大型活动,由“执业医生组织”(Praktiserende Lægers Organisation,PLO)和“丹麦全科医师学院”(Dansk Selskab for Almen Medicin(DSAM)在每年的第四十六周主办。据主办方透露,本年度参加活动的人数在五千人次左右。来自丹麦各地区包括格林兰和法罗群岛的医疗工作人员,以及医疗器械公司,政府部门和金融等相关机构前来参加。

“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国际组织(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简称(DAFOH)也在贝拉中心大厅设立的展台,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事实曝光。不少参加活动的医生和参展人了解活摘器官的真相后,在征签表上郑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共同制止活摘罪行。

2016-11-21-organharvesting-denmark-01

2016-11-21-organharvesting-denmark-02

2016-11-21-organharvesting-denmark-03

2016-11-21-organharvesting-denmark-04
图1-4:人们了解真相后,纷纷签名支持反活摘

强摘器官 冲击人的道德底线

不少参加活动的医生看到展台的条幅: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马上就过来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人们很难相信在当今世界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人们观看美国著名作家、人权活动家葛特曼以及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调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纪录片,和“活摘——十年调查”片子后,震惊、难过和人的善良本性都会使他发自内心地用行动帮助终止迫害。

Line Kolin 在实验室工作,她和她的母亲一起来参加医生日的活动, 母亲是医生,她们都在征签表上签了字,支持反迫害。

2016-11-21-organharvesting-denmark-05
图5:医务人员Lis Hansen,和Jørgensen签名支持反活摘

不少医生说:“这么残酷的事情,怎么能允许它发生呢?”“那当然要签名了,怎么能拒绝说‘不’呢?这种迫害必须要停止。”“我要签名,制止这场悲剧。”“同事告诉我,在中国发生这种活摘器官的事,这个行为太恐怖了,不可思议,必须制止。所以就过来签名。”很多人都是没有任何的疑问,二话没说就签名。

一位女士说:“我相信这种事情在中国发生,因为中国的那个政府是专制政府,不把人当人,他们不尊重生命。所以我相信在那里会发生活摘的事情,但是太可怕了。你们做的事情太有意义了,我支持你们。”

一位医生表示他希望没有丹麦人去中国做器官旅游移植。

义不容迟 排队等签名

第一天和第二天活动的时候有很多人说不知道这个消息,第三、第四天很多人就知道了,有的是听同事说的。有一位麻醉护士这两天听到同事们在议论,甚至有些人活摘器官的手术都不用麻醉药,她觉得太可怕了,她想帮助制止这件事,她问怎么样才能帮助你们。义工告诉她可以签名反对活摘器官,还可以告诉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让大家都知道,这样就能帮助尽快的停止迫害。

2016-11-21-organharvesting-denmark-06
图6:法罗群岛的医生签名后说:虽然法罗群岛很小,人口不多,但也能支持反活摘

有的人没有太多的时间停留,就拿资料回去仔细看。看过资料后直接过来签名。在十六日那天,也就是活动的第三天,很多医生已经看过资料,知道在中国正在发生的活体摘除器官的事情,良知和道义使他们不约而同地来到展台前签名。在中午午餐休息时间很多人排着队签名。有几位医生十七日过来签名时表示:“昨天太多人了等不及,今天抽空过来签名,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制止活摘器官的罪恶。”

长期关注法轮功被迫害

在医生日期间义工还遇到一些长期关注中国人权情况,特别是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情况的人。

2016-11-21-organharvesting-denmark-07
图7:主办方工作人员(中)倾听义工介绍后签名反活摘

一位医生签字后表示:他一直在关注,追踪中共活摘的情况。二零一三年的医生日,他看到了中共活摘的信息,今天又看到DAFOH 的展台,你们告诉人们在中国活摘器官的真实情况。他去听了上个月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来丹麦举办的研讨会的演讲,并且关注丹麦报纸对研讨会的报道。他还参观了在哥本哈根举办的真善忍美展。

一位老师在美人鱼景点看过活摘器官的资料,她的女儿在日内瓦人权组织工作,了解中国的人权情况,曾经和她谈起一些有关中国的情况,她的学生中有两个来自中国的学生。她对中国有较多了解,所以当她来到站台前,毫不犹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在参观的人中也有一位在丹麦工作的中国医生。她表示,她虽然知道在中国的人权迫害,但不知道这么残酷,她说:“你们做了很有益的事情,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我很支持你们。”她希望看《活摘》电影,并且拿了很多资料回家。

丹麦广播电台曝光中国器官移植黑幕(图)

文: 丹麦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六日】二零一六年九月底,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来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向丹麦社会各界介绍了他与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一起合作的、对发生在中国大规模活体摘取器官罪行的最新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丹麦广播电台“Radio24syv”在麦塔斯访问丹麦期间,邀请他到演播室做现场直播采访。

2016-10-15-falun-gong-denmark_01
丹麦电台“Radio24syv”介绍道:“中国的医院进行器官移植的数量远远超过官方公布的数字。一份新的报告提出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为中国精英提供移植器官的来源问题。”

器官供体多来自于法轮功学员

一开始,主持人阿拉普(Anne Sofie Allarp)就直奔主题,询问麦塔斯,在中国,目前所出现的大规模器官移植的供体究竟从何而来。麦塔斯立即给出了他十年来调查的结论:“(器官)大部份来自(监狱里关押的)良心犯,其中最大比例的是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先生在十年时间里,通过对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独立调查中,接触了许多法轮功学员。麦塔斯根据自己的了解,以第三者的身份向丹麦的听众介绍他的认识:法轮功是一种修炼功法,从一九九二年开始由李洪志先生传授,这是结合了佛家和道家理念的一种传统的气功。一开始,中共当局很鼓励民众修炼法轮功,因为这对人民的健康有益,也减少了国家的医疗费用负担。由于法轮功在民众中非常受欢迎,学炼法轮功的人数增长飞速,这很快引起了中共当局的不安。一九九九年,中共政权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造成了十几万法轮功学员被捕,并被关进监狱受到强制洗脑和酷刑迫害。

中国医院鼓吹兜售移植“成果”露罪证

麦塔斯在广播采访节目中介绍了他们对活摘器官进行独立调查的数据来源,他表示这些数据都是中国的医院自己“骄傲”地宣扬出来的。在主持人阿拉普好奇地追问下,麦塔斯解释道:“在中国(医院里的医生、护士)根本不公开讨论器官的来源问题,那是中共的红线,医生在他们的报告里面会介绍一年做了多少移植手术、有怎样的移植成功的经验,我们从中得知他们所做的移植的数量规模。”

麦塔斯表示,中共政府一直在掩盖着有关移植器官来源的真相。他说:“中共政府对于器官来源的表态几乎就是信口雌黄。一开始,中共说这些器官都是来自捐赠者,但中国其实没有捐赠系统,同时他们也没有因车祸等突然死亡的器官分配系统。然后他们又说,是来自死刑犯,但是他们又不愿意公布死刑犯的数据,这样器官的真正来源还是无法追踪,况且,一般死刑犯在判决后七天内就被执行了。现在,他们又说器官都来自捐赠,我们也调查了他们的捐赠系统,数字非常小。总之,他们不敢去面对事实,只是不断改变着说法。”

麦塔斯表示,他和大卫·乔高的十年独立调查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他们对每一个做器官移植的医院进行数据信息的搜索,包括他们的网站、新闻、员工的确认和医院自己所做的报告等等。他说:“其实每个医院都有很多资料信息可查。调查是枯燥而繁琐的,但我非常确信,我们的调查数据是准确的,只是要整合在一起非常花时间。”

震惊于人类的堕落可以如此深重

在直播采访中,主持人阿拉普非常震惊于中共至今仍然在进行活摘器官。麦塔斯在节目中也表示,他虽然之前就对中共的邪恶有所知,但他还是对他们自己的调查结果感到震惊。

麦塔斯说:“事实上,我一开始的时候,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只是想确认这样的(活摘器官)罪行是否真的存在。当然我最初的希望是,通过调查证明,这些指控都是不存在的。但我们的结论却是:这些罪行全部都存在,而且数量惊人,这罪行已经持续了很多年!我不能说我很惊讶于中共的行为,因为我之前就与他们打过很多交道。但我还是有些震惊,我震惊于人类的堕落有时候可以达到如此之深重的程度!”

绝不停止与罪恶的战斗,直到罪恶停止

从二零零六年以来,麦塔斯和乔高开始对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进行独立调查,已经走过了漫长的十个年头。麦塔斯表示,他将一如既往地对这场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的罪行调查、追踪、挖掘、曝光下去。

他说:“一开始我有点担心,一旦我不做了,这些数据就会丢失,因为除了我和乔高之外,好象没有人在做调查。但现在情况不同了,有许多非政府组织,比如医生反活摘组织(DAFOH),还有很多个人(例如伊森·葛特曼)都在参与追踪调查,在用各种方式揭露发生在中国的这场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我个人的认识是,绝不停止与罪恶的战斗,直到罪恶停止。”

丹麦《贝林报》专题报道中共活摘罪行

文: 丹麦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丹麦三大日报之一、已有二百六十多年历史的老牌丹麦报纸《贝林报》(Berlingske)发表了该报记者安德森(Mikkel Andersson)署名的两篇文章:“当政治犯被按需杀戮时”和“信仰者被当作器官库”。

2016-10-13-falun-gong-denmark_01
丹麦报纸《贝林报》刊登两篇文章:“当政治犯被按需杀戮时”和“信仰者被当作器官库”

2016-10-13-falun-gong-denmark_02
丹麦报纸《贝林报》的网站上刊登文章:“当政治犯被按需杀戮时”

这两篇文章占据了该报两个整版的篇幅,深入报道了记者在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访问丹麦期间,对他所进行的独家专访。文章详细介绍了麦塔斯与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大卫·乔高对发生在中国的大规模活体摘取器官所进行的十年之久的独立调查过程,以及他们与另一位独立调查员,记者、作家伊森·葛特曼共同合作推出的最新调查报告 ——《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

以下是对这两篇文章的摘要报道。

十年调查,揭露灭绝人性的大规模活摘器官罪行

在“当政治犯被按需杀戮时”一文中,记者写道,大卫·麦塔斯告诉记者,他们在十年调查中收集的资料与数据显示:中国的器官移植产业主要是建立在对良心犯的杀戮基础上。

麦塔斯回顾道,早在二零零六年,他听到了一位中国女士的证词:她做医生的丈夫做了很多摘取眼角膜的手术,而那些眼角膜的供体都是监狱里的良心犯,由于摘取器官他们被活活杀害。

多年来,麦塔斯作为加拿大政府的代表从事人权工作,他也是加拿大犹太人组织B’nai Brith的首席律师。当时他接受了这样的任务,通过调查以确认这样的指控是否属实。十年以后,他对此指控已毫无疑问。最近,他与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记者/作家伊森·葛特曼一起,共同发表了《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在这本五百多页的书里,记载了大量的第一手调查材料,从而使作者们得出结论:中国当局杀害了那些良心犯,并高价出售他们的器官给中国和外国的病人。

器官移植等待时间超短 移植数量巨大

报告列举的大量证据显示,活摘器官的事实在中国普遍存在。麦塔斯认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条件是,为获取器官而旅行去中国的病人等待的时间超短。麦塔斯说:“我们采访了大量的为器官而去中国旅行的病人,他们被告知,他们随时都可以来进行器官移植。”这么短的等待时间非常值得关注,因为捐献者一旦被宣布脑死亡,器官的存活时间非常短。因此通常器官移植手术需要等待很长时间,直到有人不幸遇难或因病死亡,而这都是不可预期的。“非常不容易知道,到底有多大数量的器官是来自于良心犯。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中共)当局不愿意公布这个事实。”麦塔斯解释道。“我们只能从医院公布的数字中了解到有多少器官,但无法知道受害人的数字,特别是良心犯的数字。因此一切都只能是估算。”

中国和许多国家一样,也有自愿捐赠器官的登记系统,但是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在二零一二年到二零一三年期间捐赠器官者仅一千四百人。而据CNN报导的中国官方公布的器官移植数量达到每年一万例。但是他们的独立调查报告表明,根据中国众多医院自己公布的移植数据,中国每年的移植数量在六万和十万例之间。

麦塔斯认为,真实的数字可能更高。官方公布的数字和独立调查员的报告数字之间有这么巨大的差别,麦塔斯说:这是因为他们把良心犯只当作器官的供应者,他们按需而被处死。在中国法律里没有关于这种屠杀的说法。但这是非法的吗?“非法在中国是一个非常相对的概念,因为共产党掌控着司法、法官、辩护人以及调查者。法律只在共产党允许时才生效,而共产党不希望活摘受到法律限制,因此,在法律不起作用时,(在中国)很难说这是非法的。”麦塔斯解释道。

医院吹嘘兜售 暴露犯罪证据

发生在中国的如此大量的活摘器官以及任意杀戮,主要动机是什么呢? 麦塔斯认为,动机有各种各样。他说:“对某些人而言,这是保持政权的一种控制方式;对医院来说是保证其继续运营的方式;对医生来说是一种赚钱的方式,从技术角度来讲他们有了吹嘘炫耀的资本。只要不涉及器官来源的问题,他们的确可以炫耀他们所进行的移植是多么先进、成功完成了多少移植手术等等。其实,这也是我们调查数据的大部份来源,通过医院的吹嘘炫耀,了解到他们的罪迹。”

医生成了杀人犯,法轮功学员成了器官库

在记者的另一篇报道“信仰者被当成器官库”中写道:一份新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每年屠杀一万被关押者,并摘取他们的器官。他们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中共对他们进行仇恨宣传。在中国,这种由国家支持的极端罪行普遍存在,从而医生成了杀人犯。

文章介绍道:法轮功是一种传统气功。一开始,得到了人们的广泛认同和支持,包括中共官方。后来,法轮功不断受到中共迫害。一九九九年,中共政权开始对法轮功全面镇压,包括大规模的逮捕、关押和政治迫害。到目前为止,法轮功依然遭受着中共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为担心家人和朋友遭受牵连,在被关押时拒绝说出他们的身份。也就是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来自何处。他们的家人也无法打听到他们的下落。对这些人的迫害是最严重的。独立调查报告的结论是,这些被关押的人数巨大,当他们的器官符合了中国和外国的器官旅游者的移植指标时,他们就被按需杀害。

在全球判定用非法器官进行移植为犯罪

在调查中,麦塔斯发现,很多人如果知道自己接受的是良心犯的器官,他们就不会接受移植。他说:“他们当然不会被告知这是来自良心犯的器官,而被告知是来自死刑犯或者自由捐赠者。但当他们最后被告知器官的真实来源时,他们会深深地震惊。很多与我交谈的人给我的印象是,如果他们知道这些器官是非法获取的话,他们是不会接受移植手术的。但是,从最根本来讲,我不认为这样的抉择要由一个病人来做出。”

目前,麦塔斯正在致力于推动在全球范围内,判定用非法器官进行移植手术为犯罪行为。他指出,丹麦在这一行动中可以发挥应有的作用。他说:“在人权方面,丹麦的声音是举足轻重的。重要的是,丹麦政府和国会议员们可以公开地、持续地在最高层面提出这一问题。”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震惊丹麦医学界(图)

170446492158

【大纪元2013年11月17日讯】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五日,丹麦一年一度的“医生日”活动(Lægedage)于坐落在首都哥本哈根市郊的北欧最大展览中心贝拉中心(Bella Center)举办。丹麦与瑞典法轮功学员作为义务工作者,响应“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国际组织(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简称DAFOH)发起的全球征签活动,呼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设立了的展台。这个展台成了此次展览大厅的聚焦点,引起了众多丹麦医生的强烈关注。

“医生日”活动是全丹麦医疗系统的大型活动,历时一周,由“执业医生组织”(Praktiserende Lægers Organisation ,PLO)和“丹麦全科医师学院”(Dansk Selskab for Almen Medicin (DSAM)在每年的第四十六周主办。丹麦“医生日”活动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为医生提供不同的专业进修课程,以不断提高丹麦医生的医术水平与能力; 二是由丹麦与健康、医疗设备有关的公司及各种医生协会等组织办展,使参加课程学习的医生们在中间休息时间,可以参观各种展台,为医生们提供最新的医学及工作、福利信息。此外,主办方还就一些丹麦当今医学与健康保健方面热点议题,举办辩论会等各种活动。

“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一课”

据主办方介绍,今年的“医生日”活动,共为医生们提供了一百多种不同的进修课程,有二千五百多名医疗工作者参加了各种课程的学习和培训。在课间的休息时间,很多医师都到各个展位来参观,了解多方面信息。

一位医师在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展位前停下来,认真观看电视机里播放的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以及世界各种组织、机构正义人士呼吁关注,共同制止罪恶的录像。他很震惊,急切想了解详细情况。法轮功学员和他交谈起来,告诉他:在丹麦一个病人等一个肾脏,可能要等上五年、十年。因为在捐赠人遇到车祸或其它意外后提供的器官,又恰好与病人之各种化验匹配的机率非常小。而且如果幸运地得到匹配的器官的话,一得到消息,马上就要手术,因为供体在这之前是未知数。而在中国,医院却告诉你,二周可以得到一个肾,提前而且明确告诉你什么时间手术。静下心来想想,这多么可怕!这明摆着有一个庞大的人群,已经被做好了各种化验,所有资料登记在册,随时可能被杀戮,就等着合适的病人前来!这位医生明白了在中国正发生的罪恶,非常震惊,他真诚地对学员表示:“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一课。”

“我反对这种器官交易”

丹麦医师罗斯迪女士从事医疗工作已有三十五年,她了解到在中国正发生的活摘器官现状后,签名支持DAFOH的活动,她表示:“在丹麦之外的国家如亚洲非法贩卖器官,我知道有人旅游到亚洲国家做移植手术,虽然我不知道谁去那里做了,但我读到过相关的信息。我反对这种器官交易的做法。”

罗斯迪医师说,丹麦的法律规定有两个方面:如果医生介绍病人去外国进行来源不明的器官移植手术,是不允许的,将受到法律的制裁。但对于病人来说,在外国做了器官移植手术后回到丹麦,他将得到与其他病人一样的治疗。罗斯迪医师认为,这种规定是有缺陷的,会起到鼓励人们去做这种非人性的事情。医生的责任是拯救生命,但不能以救一个生命的名义去杀另一个生命。

“要给卫生部门主管官员发送信息”

活动中有一个来自格林兰岛的展位,三位工作人员向参加活动的医生、实习医生介绍格林兰的医疗卫生现况,欢迎更多的医务工作者到那里工作。法轮功学员Gisela向他们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Gisela以前患肾病非常严重,到了要透析,甚至考虑要换肾的程度。后来炼法轮功后不长时间就好了,还完成了大学学业。现在,Gisela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法轮功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可是这么好的功法的修炼者却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被杀害。

这三位格林兰人十分震惊,眼里含着泪,表示迫害太惨烈了,建议DAFOH向格林兰岛的卫生部门主管官员发送这些信息,这样能帮助更多的人知道真实情况,共同制止罪恶。

法罗群岛议员:请再寄给我详细资料

一位非常有礼貌的男士在路过展台时,听了法轮功学员讲述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后,他毫不犹豫地在征签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学员告诉他,为了能够在丹麦也像西班牙等国家一样,正式立法,阻止丹麦公民去中国,获取这种不法器官,进行这样的非法移植手术,他们正在向丹麦公民征签给议员的呼吁信,建议在丹麦对此立法,目前已经有几千人签名。这位先生告诉学员,他是丹麦自治领域法罗群岛的地方议员。为了让法罗群岛的人民也了解这个真相,他留下了自己的通信地址,请学员把详细资料寄给他。

尽全力共同制止罪恶

170446492159

170446492160

一位曾经担任过丹麦某一器官移植协会负责人的医生,听到中共政权所做的这种伤天害理的罪恶,他在征签表上签字后表示,作为在这个领域工作过的医生,知道一些在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的情况。他留下自己的联系信息。后来他意识到,让丹麦器官移植医生们知道这一真相是多么重要,他又写下了丹麦移植器官协会各个相关人员的联系信息。他嘱咐道:“你们就告诉他们我的名字,说是我让你们找他们的。”

在DAFOH的展位旁边是“丹麦临床针灸协会”的展位。展位上的工作人员看了中共强摘器官的资料后毫不犹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后来在深入的交谈中了解到还有一份给国会议员的征签时,她马上又在这封信上签字。她表示:相信经过大家共同努力,能尽快制止罪恶。

一位医师看了资料后问DAFOH的志愿者说:我能做什么?得到回答,可以签字支持。签字后他又问:我还能做什么?——可以告诉你的朋友、同事这个消息,让他们也共同制止活摘器官。他还继续问:我还能做什么?他希望尽自己的能力,从多个方面帮助制止“这个星球上前所未见的罪恶”。

许多医生从展台拿走资料仔细阅读后,不多时再次回到展台来,在征签表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有的医生问:“我可不可以多拿几张征签表,好让我的同事们也签名?”当得到肯定的答覆后,他们认真地记下了回覆寄信的地址,表示会把签了名字的表格寄回来。

有一位医生向法轮功学员介绍道:“我们回到上课的教室里,大家都在谈论这件事。大家感到太令人震惊了!”还有更多的医生们一再问道:“我们还能够为此做些什么?”

DAFOH志愿者:让丹麦医生了解中共活摘器官真相

来自丹麦以及从瑞典的邻近城市专程赶来参展的法轮功学员们作为DAFOH的志愿者,五天来全身心投入。非常用心地给医学界人士讲述中共强摘器官的真相。

陈女士表示:我们来到这里主要是向更广大的丹麦医学界呼吁,帮助我们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这件事已在丹麦引起很大反响,今天借丹麦“医生日”这一机会,希望引起更多医生的重视。

今年夏天,总部设于美国华府的“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发起全球征签活动,吁请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到目前为止已征集到八十多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民众签名支持。这一轮全球征签活动将于十一月三十日截止。在这个日期之前,人们仍然可以到DAFOH的网页(www.dafoh.org)上,在线签名。在丹麦的DAFOH志愿者从今年八月中旬起到十月中旬,征集到五千多人签名。这次在“医生日”的征签,使很多医生了解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并纷纷签名表达正义呼声。

(责任编辑:杜祥)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11/17/n4013023.htm

丹麦议会副主席谴责中共活摘器官(图)

文/丹麦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持续曝光。在刚刚结束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上,两个国际非政府组织曝光了发生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及被盗卖的人权惨案,并要求联合国紧急调查。与会的一百九十多个国家驻联合国代表及非政府组织成员听取报告后深感震惊。世界各国的正义人士纷纷谴责中共违反人性的罪恶行为。丹麦议会副主席,丹麦人民党副主席孙恩•艾斯普森(Søren Espersen)认为:中共所犯的是国际人权罪行。


丹麦议会副主席索伦•艾斯普森:中共所犯的是国际人权罪行

艾斯普森先生在接受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他一直在关注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这件事情,他曾在几年前美国的《国际先驱论坛报》上看到过相关文章,难以想象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的罪恶存在。

他说:“我也在网上读到了许多、特别是来自美国的文章,如果这哪怕只有极小一部份是真实的,都是太可怕了!我曾经就这个问题在丹麦的议会里询问过外交大臣,但他却无法真正回答我的问题。但我相信,有了这么多的证据,这种活体摘取器官的事情一定是真实的。如果这是真实的,那么中共当局犯的就是国际人权罪行。”

艾斯普森说:“他们(中共)现在开始对有关这些问题做了回答。我听说,例如,死囚犯一直要等到有人需要他们的器官的时候,才执行死刑。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当局或者说中国的卫生系统总是能够提供合适血型的、无论是什么血型,他们都能供应正确血型的器官。现在我理解我们所谈论的是,在中国每年有一万个器官出售,他们不可能都是来自因交通事故而车毁人亡者,勿需质疑,许多器官是非法获取的,而这在其它国家,就会被视为反人类罪。”

对于正在发生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迫害,艾斯普森表示,他们(中共)必须被诉诸法律。他说:“我不相信中国人还能再接受这种压迫。我了解到,法轮功在中国就有上亿学员,我也知道,在海外他们有很多支持者。这是非常强大但又非常平和的精神运动,他们用非常美好的方式来认识世界。”

艾斯普森最后表示:“毫无疑问,一旦中国和中国人民得到了自由,他们将会感谢法轮功学员。我相信中国人民会有自由的未来,这就是为什么我每天对此充满希望。”

丹麦议员呼吁紧急调查中共集中营事件

【明慧网2006年4月10日】最近,丹麦国会议员兼人民党外事发言人孙恩•埃斯伯森(Soren Espersen)先生,就中共设立秘密集中营,杀害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并贩卖法轮功学员的内脏器官,最后在集中营内焚尸灭迹的暴行一事,接受大纪元特约记者采访。以下是采访录音记录:

记者:许多人听说了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器官)事件一事时,他们感到难以置信。你听到此事后,第一反应是什么?

孙恩•埃斯伯森:当一听到这件事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简直太恐怖了,现在还会发生这类事情。我们只听说过在斯大林时期的古拉格集中营,40年代的纳粹集中营中发生过。当想到这类事情还可能发生在2006年,是很恐怖的。

记者:听说你就此事专门给丹麦外交部长写了信,你在信中写了什么?

孙恩•埃斯伯森:我要求丹麦政府去问中共政权事情的情况,是否这是真实的还是一种传言?并且要求中共允许国际红十字会和联合国的代表去中国的监狱,他们所说的死亡集中营进行调查。据我了解,此类集中营在中国有好几个,允许国际红十字会和联合国的代表去中国,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进行独立调查,这是非常必要的。

记者:你是否得到了回覆?

孙恩•埃斯伯森:几天前当我读了有关报告后,才递上了我的信,我期待外交部在一星期内给予答复。这非常重要,就是所有西方政府都对中共施加压力,让它们停止这种行为。如果中共政权想进入文明社会,就必须停止做此类事。

记者:当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集中营发生了类似的情况。由于西方的媒体、政府对此事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战争结束,真相才公布于众。现在的情况也好象当年,为什么这么多西方媒体和政府对此事保持沉默,对此你有何看法?

孙恩•埃斯伯森:确实你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事实上,如果我们从历史角度来思考,是非常有意思的。如果我们回顾历史的话,二战时期,中国有很多人都是日本集中营的受害者,并且清楚的知道什么是集中营。日本在东南亚各国所犯下了罪行,中国自己本身也是受害者,现在中共却变成了另一方(迫害者),让人感到很不好。

记者:你认为从中可以吸取哪些教训?

孙恩•埃斯伯森:必须停止这类事情。首先,我的意思是,如同当年发生在古拉格集中营和纳粹集中营的情况一样,国际红十字会被允许到那里去了解真实情况。这是国际社会的首要途径,去了解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不是仅仅依靠这份报告。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样国际社会就可以对中共施加压力。

记者:你认为丹麦政府应该在苏家屯事件上如何做?

孙恩•埃斯伯森:对于丹麦政府来讲,丹麦是联合国安全理事的成员,在欧洲社会也有很重的发言权。还有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有很多的方面我们可以对中共政权施加压力。如果丹麦在这件事首先能做出反应,那就很好。

记者:最新消息来自一位老军医指证说,中共有36个类似这样的集中营,它们可以在几天或几周内销毁所有的证据,即使去调查也未必能有用处,你对此怎么看?另外,当此事曝光后,中共3周后才表示否认,你怎么认识此事?

孙恩•埃斯伯森:这就是我认为国际组织必须进入中国调查并成为压力的原因。今天我才得知,类似的集中营还不止一个。尽管我们还不能准确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重要的是能够进入集中营,就算中共能销毁证据──当然,证据被销毁本身这件事也是很可怕的。但最重要的,是关闭这些集中营。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不能这样对待人民。

成文:2006年04月09日 发稿:2006年04月10日 更新:2006年04月10日 02:27:5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6 MINGHUI.ORG

丹麦国会议员提出调查苏家屯惨案

文/丹麦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6年3月23日】苏家屯爆出惊天惨案,几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谋杀,器官被活活割下、出卖一事,引起丹麦国会议员,丹麦人民党外事发言人孙恩•埃斯伯森(Soren Espersen)先生高度关注。在他给一人权组织“中国人权网络”的复信中已要求丹麦外长就此事给予书面答复。


丹麦人民党外事发言人埃斯伯森(Soren Espersen)先生高度关注苏家屯集中营

据丹麦法律规定,外长必须在10天内对议员的质询给予书面答复,答复将登载在丹麦国会网页上,供关心者查询。

孙恩•埃斯伯森先生在提问中写道:“请问外长,是否会要求中国政府允许由红十字会或联合国派出观察员,到辽宁省沈阳的苏家屯集中营进行调查。外长是否仍然会持续给予中国政府压力,以期中国开放其集中营和监狱,以使红十字会或联合国代表得以对其进行经常性的调查?”

孙恩•埃斯伯森先生说,中国系统性的摘取犯人器官一事,已经被许多西方媒体报导过。这个新暴露的苏家屯集中营,被人们称为:“死亡集中营”,它仅有的目地就是毁掉人的道德良知、摘取他们的器官。

孙恩•埃斯伯森先生指出:在冷战时期,外长曾经亲自参加反对苏联古拉格集中营的运动。外长也许有兴趣注意到,美国情报系统的调查所指称,有400万到600万中国人被关在古拉格式的集中营里,有的被关进劳改营里。而至今为止,中共政府仍然掩盖这黑色秘密。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6/3/26/71198.html)

成文:2006年03月22日 发稿:2006年03月23日 更新:2006年03月23日 02:06:4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6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