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关于活体器官移植和几则耳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调查线索:关于活体器官移植和几则耳闻

1. 关于器官移植中缺血时间的背景

仅自现在医学科学角度而言,将一人的器官移植给另外一人,自器官切取至移植成功所需要的时间均为器官的缺血时间。缺血时间分为热缺血和冷缺血时间,热缺血时间对移植脏器的功能、移植后的效果至关重要。

举例:脏器移植器官切取的流程大致为(仅以活体移植为例):夹闭目标脏器主要血管,迅速将目标脏器移出体外(此段时间为热缺血时间),在体外进行灌注,灌注后至移植成功的时间为冷缺血时间。不同的人体器官对于缺血的耐受性不同:肾脏,目前业界公认的热缺血时间不应超过三十分钟,最好在二十分钟内,且越短越好。心脏的心肌细胞对于缺血的耐受性较差,教科书中的经典描述是缺血四分钟就可以导致心肌细胞不可逆的损伤。肝脏对于热缺血的耐受性相对较好。目前认为活体移植效果优于尸体移植效果的原因之一即在于热缺血时间相当短(冷缺血时间也缩短)。

实际上,器官移植领域的人也一直在寻找降低缺血对移植脏器功能损伤的办法,但热缺血时间是非常难以缩短的。以尸体器官移植为例,供者死亡后脏器即无血液供应,热缺血时间开始,肾脏、肝脏在标准时间内或尚有移植可能,但心脏的功能必然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如果能保持供体脏器的血液供应,那热缺血时间就会大大减少,活体移植和脑死亡供体脏器移植都属于这种情况,所以部份人,在供体尚未死亡的情况下,即开始窃取供者器官。

这样的罪恶在我的听闻中,很早之前即已存在(下文详述),当时移植脏器主要来源为死刑犯,在没有经过供体及其亲属同意的情况下,切除供者器官以牟利,这已然是极大的犯罪。

2.四则听闻

因为本人不是从事器官移植工作的专业人员,以下事件均为不同场合下的听闻,非亲身经历,均据从事器官移植工作的专业人员所述整理,无个人添加或人为修饰。

二零零四年,一名从事肾移植的医生讲述的,事情的发生地点是在新疆,事情的发生时间早于二零零四年。在当时的部份地区还有枪决时,打心脏的方式(打后脑是破坏呼吸心跳中枢,枪决后心脏即停跳),即有人通过贿赂执行枪决的人员,要求其打的时候打偏一些,即子弹没有打到心脏,而打到了肺,行刑完毕后心脏还未停跳,被执行死刑者会因出血性休克而死亡,虽然切取脏器时是否还有心跳并不一定,但热缺血时间必然缩短。贿赂的代价仅为两包中华烟。

这一行为方式似乎并不少见,在同期,一名从事肾移植的医生讲述了另外一事件。此名医生与其他医生一同去切取死刑犯脏器,但这名犯人在行刑后并未死亡,在切开皮肤及其下各层组织至腹腔时,该犯人因为剧烈的疼痛而苏醒,开始呼救、叫喊并咒骂窃取其脏器的人员。车门口守卫人员说:“你们让他小点声”,被行刑者说:“做鬼都不放过你们!”当时给叙述者造成的印象很深。

第三件事是从事心脏移植的医生转述的,属于他的听闻。时间是在二零零七年,事情发生地点是在广东(不知具体区域),手术室与行刑室是并排的(或意为距离很近),被行刑者按照注射死亡准备,实际是深度麻醉,切除其心脏和或肺脏后,直接移植(步骤为亲体活体器官移植步骤,典型活摘)。

这些事情,是业内人士在闲聊的时候讲述的,可以从一定角度反映当时器官移植领域活摘存在的情况。

第四件事是民众对于器官窃取的反应:这件事发生在安徽,时间是二零零五年。被行刑者的亲人(据说有两个卡车,百余人),尾随执行枪决的警车至枪决地点(该地无专门刑场)。在医务人员切取被行刑人的脏器时,被其亲人发觉,愤怒的亲人砸毁了窃取器官用的车辆,殴打了正在切取脏器的医生和护士(当时医生护士均穿着迷彩服),拉走了被行刑者的尸体。这件事情反映了普通百姓对于窃取脏器事件的最直接的心态。


调查线索:“种好少年一颗心”,到底是谁的心?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扬子晚报》以“手缝200多针 种好少年一颗心”为题,报道了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在南京市第一医院心胸外科进行了心脏移植的经过,文章中提到,这个男孩只等了四十多天,就等来了供体,而南京市第一医院正好从二零零一年开展换心手术,做了近四十例心脏移植手术。

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正好是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开始的时候,据后来的诸多线索揭示,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器官活体摘除,而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南京第一医院(南京市第一医院)被“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列在首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的公告中。

这里,南京市第一医院做的这场手术的供体的来源不明,值得调查:被移植的心脏到底是谁的心?


调查线索:近期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频繁进行移植手术

近期,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频繁进行移植手术,部份患者姓名和参与医生如下:

1.病患姓名:胡亦镇,男,40岁,住院号:826347,于2013年11月9日进行肝移植手术。
参与医生:樊嘉,周俭,孙贱,王征,肖永胜,杨欣荣,高强,朱小东

2.病患姓名:李万良,男,63岁,住院号:727519,于2013年11月1日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医生:樊嘉,周俭,黄晓武

3.病患姓名:录建中,住院号:818298,于2013年10月22日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医生:樊嘉,周俭,黄晓武

4.仲雷,住院号817131,于2013年10月10日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医生:王春生,陈昊,杨守国

以上器官均来源不明。

医院地址:上海市枫林路180号
电话:(021)64041990


205医院的两次膀胱移植

我们地区有一位朋友(是位母亲)的儿子得了重病,是膀胱巴坏死,需要做手术,分别在2011和2012年先后做了两次膀胱移植手术。怀疑移植的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事情的经过:这位母亲和儿子住在两地,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儿子做手术的事,母亲不知道。后来儿媳妇无意中说出了朋友的父亲是陈荣山,是通过朋友在辽宁205医院做的手术,儿媳妇说:开始,他们说是一个得了癌症的老太太的器官,我们没要,后来说有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自愿捐器官,你们要不要,我们就说要。在做手术时,看到手术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可医生们出来进去的象没事一样,就问医生:将要移植的膀胱在哪里,我可以看看吗?医生说:现在没有,手术是同时进行的。这位母亲听到后很震惊,对儿媳说:全世界都知道205医院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窝,国际追查组织已调查陈荣山。儿媳说:你也知道陈荣山?这位母亲说:全世界都知道。儿媳一下子不说话了,怎么问也不说了。

第二次,在2012年正月,这位儿子做了手术之后不久,又犯病了,就又想去辽宁医院。儿子本来生活拮据,没有能力支付手术费,就向亲戚借钱,母亲劝他不要再去做器官移植手术了,儿子很生气的说:人家那里已经准备好了。母亲极力的反对,儿媳说:我们不移植了,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我们换个人工的。

儿子去了第二天,这位母亲给儿子打电话,问住上医院没有。他们说:已经做了手术了。

这位母亲就觉得这么快,很不正常,但儿子和儿媳什么也不肯说。

调查线索:大陆多个黑狱对法轮功学员抽血化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

调查线索: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可疑检查身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这段时间,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七大队女队,在这期间,我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曾几次被带到院内的一间空房内检查身体,来参加检查的有平安台劳教医院的院长。我被检查出心速过快,但没有给予任何治疗,还被其中一女的恶声恶气的骂了一顿。当时我就觉得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及其凶残的,他们更不会对法轮功学员身体健康关心的,那些吸毒卖淫的犯人都被指使着随便打骂看管法轮功学员,可是检查身体却不给犯人检查,单给法轮功学员检查。

现在看来,那些检查都是为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人体库做准备的。

还有一次,一个包夹我的犯人对我说:不悔过的法轮功学员会被送到一个山洞里害死。她说的山洞很可能是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场所。

调查线索:我在武汉洪山监狱被抽血化验的经历

二零零六年夏天,我(法轮功学员)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集体被邪党人员非法送到武汉洪山监狱分配站。一到那里,就被集体“体检”,“抽血化验”和胸透。抽血时,是用大注射器抽血,放在大玻璃管里,上面贴有标签,有个人的详细信息;旁边有一间房子,全都是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男女都有。

现在想来他们有可能在查找可用的活体移植供体。

调查线索:天津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抽血

最近看了关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个视频,里面有调查问话录音,让我(法轮功学员)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曾经在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在改称天津滨海监狱)五监区遭受迫害。在这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三、四十人。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们干完活(奴工迫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召集到院子里。有一辆大巴车停在院子当中。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要求脱去上衣,先是被要求做一个透视类的检查,然后又被强制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面前,从胳膊上抽出一针管血。当时我心里猜想:邪党这是在无偿的采集血液呢!哪里知道还有更加令人恐怖的事情?!有些刑事犯人议论:说是担心有肺结核,所以给法轮功特殊照顾,做一个体检。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姓名暂时不便公开)见到从人体抽出血液,马上“吓得”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现在想起来这件事,真的让人不寒而栗:原来它们是在调查我们哪个人的器官和等待的人匹配啊!

调查线索:广东省梅州监狱大量抽法轮功学员的血液

我是一名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梅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梅州监狱曾经对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专门进行过所谓的体检,其中有大量的抽血化验,可能就是在建活体摘取器官的档案,事情大概情况如下:记得有一次是二零零六年期间,邪党正在全面实施对里面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威胁我们一定要接受体检,主要是抽血,大约有100cc,用一个小的帆布一样的密封袋子装,当时觉得奇怪,体检要抽这么多血?听说就是炼法轮功的人才抽,其他刑事犯没有进行这样的体检,现在就明白了,是为了建立准备摘取器官的档案,当时邪恶的头头曾经暗示,对顽固的可以设计暗杀掉。地点是在梅州监狱后勤监区三楼会议厅,外面公开的编号是1102分监区。

调查线索: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医院蹊跷的身体检查 不告知结果

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零年,甘某某,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医院监区院长,男,五十多岁,中等身材,头较大,方脸,两次给法轮功学员潘绪军测量心电图,未告诉检查结果。潘绪军恢复进食后,甘某某在医院监区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宿迁市医院,由五监区副教导员孔叔伟、警察张元盛带着给潘绪军测量心电图等,也未告诉检查结果。

在监狱医院(不是医院监区)检查肝功能一次,也未告诉检查结果。

在医院监区的前院许多犯人和潘绪军被强行抽血,未告诉检查结果。

这些检查全部发生在潘绪军绝食反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之时,而且检查结果都未告知被检查者潘绪军。

二零零五年前后,法轮功学员潘绪军和洪泽湖监狱二分监区犯人被抽血,未告诉检查结果。

法轮功修炼能使人祛病健身、身体健康,监狱相关人员明知这一点,却用各种酷刑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甚至迫害致残、致死。另一方面,又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信息很关心,似乎很矛盾。但是,想到中共这些年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不由得使人联想:采集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方面的信息,以备摘卖人体器官之需。

调查线索:中国上海市中山医院近期一器官移植手术

患者姓名:仲雷,男,四十一岁  住院号:817137 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日,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不明。
主刀医生:王春生,杨守国,张红强
医院地址:上海市枫林路一百八十号
医院电话:021—64041990

调查线索:近期上海复旦附属医院多起器官移植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近日,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进行了多次器官移植手术,连其院医生也说近日“枪决犯人”真多(这位医生并不清楚器官的真正来源,只以为都是死刑犯的)。

已知有限的近期移植患者:朱为龙 (6月份进行的肝移植,已死亡)、张大林(8月3日进行了心脏移植)、胡小勇(8月15日进行心脏移植)等。

请相关组织或人员调查器官的来源。

医院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枫林路180号 邮编:200032
电话:(021)64041990

以下是参与移植到主刀医生:

朱同玉,男,1966年出生,主刀肾脏移植(现任中山医院副院长,复旦大学器官移植中心研究室主任)此人在几年前就已经在海外被起诉,却行为依旧。

樊嘉,男,1958年出生,主刀肝脏移植(现任中山医院副院长,复旦大学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官网介绍其至2006年12月已进行500多例肝脏移植。

王春生,男,1964年出生,主刀心脏移植(复旦大学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官网介绍其每年进行30-40例心脏移植手术。

调查线索:中山医院肝脏活体移植十年1000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

调查线索:同济医院2011年至2012年3月实施18例心脏移植手术, 供体不明

2012年3月2日,《长江日报》 “教科卫”版报道:“2011年至今,同济医院进行了18例心脏移植手术”。

2012年2月22日,《长江日报》报道,2月14日,15日和16日三天,同济医院连续对三人实施了心脏移植手术,“3人换了3颗心”。

2月14日(周三),仅仅经过不到4个月,同济医院心胸外科工作人员就给湖北省广水市15岁小易(化名)找到了一颗“匹配的心脏”。而文中并没有指出这颗“匹配心脏”的来源情况。心胸外科医疗主任魏翔是给小易换心手术的主刀。

2月15日(周四),同济医院心胸外科工作人员为36岁的李某实施了心脏移植手术;2月16日(周五),同济医院为48岁的吴某实施了心脏移植手术。同样,他们的“匹配心脏”的来源情况不明。

参与的人员:
同济医院心胸外科朱学海
同济医院心胸外科魏翔
同济医院输血科副主任涂同涛
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陈孝平

调查线索:中山医院肝脏活体移植十年1000例

2011 年8月1日 《徐汇报》第14版报道:自从2001年至2011 年8月1日,十年中,中山医院肝外科实施活体肝脏移植1000例。在这些肝移植患者中,年龄最大83岁,最小仅为3个月。而中山医院这1000例活体肝脏移植中,肝脏来源可疑。

大家知道,2001年正处于中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猖獗的时候,“中共的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给全国为牟取暴利的公安不法人员和医院中进行活体移植的医生提供了条件。随着,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的曝光,一个个活体移植的事实将被查清。

调查线索:北京阜外心血管医院三天就提供活体心脏移植器官

2011年8月18日的,《三晋都市报》第7版刊登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王增荣“只等了三天,北京阜外心血管医院就找到了适合他血型的心脏源。‘近60岁的人换了30岁的心脏’”。(报道地址山西广灵县惠花村 职业剪纸 相关人李闵)。

据推测,北京阜外心血管医院三天就能给王增荣提供活体心脏器官用于心脏移植,该医院或中共的医院一定存有一个大的活体的器官源,以及相关数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7/254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