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山:上海医院“小儿活体换肝”直爆活摘罪恶

大纪元2018年07月21日讯】7月20日,大陆搜狐网有一篇题为《仁济要闻|我院在国家卫健委“双提升”新闻发布会上分享仁济经验》(http://www.sohu.com/a/242306236_374905)的新闻报导,透露和间接证实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

报导中称,7月19日上午,由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医疗部门主办 的“医疗技术能力和医疗质量水平双提升”新闻发布会,在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召开。上海交大附属仁济医院院长李卫平作了题为《以创新技术和精细管理,推动医疗技术和医疗质量双提升》的报告。

报告中提到:“肝移植由于技术难度极高,一直被喻为外科领域的皇冠,而小儿活体肝移植则被称为皇冠上的明珠。我院肝脏外科于2006年开始致力于小儿活体肝移植的探索,经过十余年的拼搏、创新,该学科已成为国内成长最迅速的学科之一。2017年实施小儿肝移植术442例;累计实施小儿肝移植术1424例;年手术量连续七年位列世界单中心医疗体第一。”

近日,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移植专家黄洁夫在央视《面对面》访谈节目,承认中共移植器官领域长期使用死囚器官,他不止一次的承认中国使用死囚器官以避开“国际追查组织”对中共大数量活摘器官罪行的追责。但是,上海仁济医院院长李卫平的医学成就报告更进一步证实了大量非法器官供体的存在,“累计实施小儿肝移植术1424例”,意味着中国活体器官移植手术广泛到已经深入了儿童群体。

其他国家的儿童肝移植手术的数量和预后生存率都不能超过上海仁济医院,也是因为上海仁济医院有鲜活的供体以保证手术数量和质量,有优于欧美国家顶尖移植中心的经验。

中国自愿捐献器官的人数少,签署器官捐献协议之后,此人的器官何时可以被使用还有非常长的路和不确定性。中国每年的死刑执行人数都有案可查,而且移植器官本身对供体的身体状况要求苛刻,死囚器官不可能都适合用于移植。再有,十多年来,中共为了表现“人道主义”,对中国死刑犯启用注射执行,成克杰与文强都死于注射执行,当然注射执行的死囚器官也不可用于移植。

2017年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披露,2017年6月1日至30日,吉林旅游广播电台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10例免费儿童肝移植计划。中国器官移植供体过剩现象再次引外界关注。

这个计划针对的对象是6个月以上至18周岁以下需要进行肝移植的患儿。而手术采取的是劈离式肝移植方案,即:将成人供肝分成两个部分,同时分别移植给两个不同的受者。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与上海仁济医院,将这两个医院的消息结合起来看应该可以确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还在进行中,而且器官移植技术不断创新和攀升,医生们对器官来源是否合法,活摘器官是否构成犯罪竟然麻木或者明知故犯。在中国的医学器官移植领域,也把杀人害命的行为堂堂正正的在手术台上进行,甚至把罪恶当作成就在报告会上宣传。被魔鬼利用,最终成为魔鬼中的一员。

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团体不仅局限于公检法系统,还深深地涉及到医疗领域,中共在大规模实施反人类的虐杀,在中共红色恐怖之下,完全把治病救人的医院改造成发财的产业,把医生变为了杀人狂魔。

备注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原名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也是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医科院校之一。其前身是圣约翰大学医学院(1896-1952年)。

上海仁济医院成立于1844年,原名中国医馆,为英国伦敦会传教士雒魏林在上海南市创办,是上海开埠后建立的第一家西医医院。

上海瑞金医院原址为广慈医院(圣玛利医院),由天主教江南传教区法籍主教姚宗李创办于1903年。

责任编辑:朱颖

许茹:魔都上海高调宣传着魔肝移植医生背后


中共器官移植医院都涉嫌活摘器官。(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8年06月18日讯】上海,人称“魔都”,该称谓最初来自于20世纪初旅居上海的日本名作家村松梢风的小说《魔都》,小说中描绘了上海错综迷离的世像。2015年11月,中共官媒新华网曾发表“上海为什么叫‘魔都’?”一文,称上海“魔都”由来的三种说法,除了村松梢风首次将上海称为“魔都”外,还称旧上海的十里洋场是“魔都”的最好体现;此外,在动漫中,“魔都”已成为动漫迷对于上海的正式代称,而且影响已经传到海外。

不过,坊间还有一种说法,近几年“魔都”之谓与发迹于上海后成为中共魔教的大魔头江泽民存在关联。上海是江泽民的政治老巢,是江氏家族的最后堡垒。江的儿子江绵恒、江绵康以及侄子吴志明经营上海数十年,全面渗透上海政商圈。在江派马仔几十年的掌控下,光怪陆离的上海不仅充满了魔性,还兼备妖性。近日发生的一件事就很说明问题。

据上海媒体报道,6月14日下午,由上海市委宣传部、市教卫党委、市卫生计生委共同主办的夏强“先进事迹报告会”在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举行。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周慧琳,市政府副市长翁铁慧会见了报告团成员。

夏强何许人也?其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副院长、肝脏外科主任。根据报道,他带领团队历经14年,实现肝移植手术从零起步到刷新世界纪录的飞跃,连续七年肝移植手术量居全国首位,连续七年儿童肝移植手术量居世界首位。

另据此前大陆媒体披露,12月29日,在2017年倒数第三天,仁济医院宣布,2017年肝移植手术量突破800例,这意味着夏强团队创造了全世界单中心完成全年肝移植数量的最高纪录。而在2017年8月23日,夏强团队还宣布了另外一个数据——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儿童肝移植手术完成1000例,占全国儿童肝移植总量的一半。

对于夏强取得的成绩,周慧琳在报告会上号召全市各级党组织要结合即将开展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广泛开展向他学习的活动,学习他“不忘初心、砥砺奋进”等所谓的精神。

无疑,这两年由最高层提出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俨然成为了中共各级政府官员最为常用的说辞。什么是中共的“初心”?官方御用文人的解释是,“初心”就是“中共党人自建党之初就树立的奋斗精神和对人民的赤子之心”,“不忘初心,就是不要忘记中共的理想、信念、宗旨”。而真实的历史是:当年中共欺骗老百姓的“初心”是要建立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的国家。

不过,无论是从1949年前中共“保卫苏联”的中东路事件中,从中共在抗日战争、国共内战中的残忍、卑鄙行径中,还是1949年后中共发起一次次运动,残害至少八千万中国人看,中共的“初心”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不过是为了夺取政权来欺骗国人的。

回过来再看被上海市政府高调宣传的夏强有着怎样的“初心”。身为医者,救死扶伤是天职,然而,夏强究竟是妙手仁心的医者还是披着医者身份的魔鬼呢?

海内外大量的证据显示,与世界发达国家等待器官移植需要较长时间不同,中共移植器官等候的时间相当短,有多家中国医院网站保证1~2周内就能为病人找到器官供体。而据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统计,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率极低,仅约0.6/100万人。2013年11月,有中资背景的香港《凤凰周刊》发表长篇报导《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文章写到,“过去十年,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盛行一时,高效得不可思议的移植手术屡见报端。”“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

同样有大量证据表明,1999年起被中共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诸多医院器官的供体,而且全国各地存在着多处庞大的器官库。“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录音也证实,不少医院都承认使用的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凤凰周刊》的文章也明确指出:“在中国无法获得法律保护的法轮功学员、中国女劳教所囚犯、社会流民、被拐卖的的妇女儿童都可能是……盗卖器官的目标。”而这背后的黑幕在未来的某一天被揭开时,一定触目惊心。

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中共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2005年首度承认器官来源“95%来自死刑犯”。2010年器官移植大会,黄又称“中国1997年到2008年间的超过10万例移植器官,90%来源于死刑犯。”其目的就是为了掩盖当局有系统地屠杀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因为证据同样表明,健康状况并不佳的死刑犯是撑不起器官移植的市场的。

没有人敢公开否认,2006年开始从事肝移植的夏强没有使用过来历不明、甚至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夏强曾如此说过:“对肝移植我是著了魔的。我现在简直像上瘾一样,每周至少做二至五台肝移植,失败了也不怕,认真总结分析,第二天就会继续做。”

是什么让他失败了也不怕?或许就因为在其他国家难得的器官,对其而言是轻而易举就可得到。换言之,他在救人的同时,也在有意无意成为害死无辜者的帮凶。从这个角度上说,着了魔的夏强与真正的仁心仁术相距甚远,不过是披着医者身份的魔医。至于其初心,也不过是骗人的谎言罢了。

身为魔都的上海,宣传着了魔的魔医,且号召上海上上下下向其学习,其最终目的大概是将越来越多的上海人魔变,进而将更多的人拉入地狱,而这正是大纪元推出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所揭示的: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学说、一种社会制度,它是一个邪灵,其目的是通过毁灭文化、败坏道德来毁灭全人类。

责任编辑:莆山

网爆“肝衰竭”患者上海华山医院当天肝移植

器官来源可疑

2016-8-8-shanghai-huashan-01
大陆网站日前爆出一名“肝衰竭”患者入住上海华山医院当天即获得肝源,并成功进行肝移植。(网站截图)

大纪元2016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报导)大陆网站日前爆出一名“肝衰竭”患者入住上海华山医院当天即获得相匹配的肝源,进行肝移植。其换肝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器官来源受质疑。

大陆“轻松筹”网站的这个为父亲筹款的项目发起人鲁晓倩介绍了整个过程:2016年4月24日,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说,让父亲“先治疗,实在不行,只能转院进行肝移植手术”,到“贵人相助”,再到父亲4月28日“如愿转入华山医院”,再到后来“很幸运”“当天正好有肝源适合我父亲”“马上安排手术”。

2016-8-8-shanghai-huashan-02
(网站截图)

结果,鲁晓倩的父亲4月28日22点30分推进手术室; 29日凌晨,肝源抵达手术室内;与此同时,衰竭的肝移除; 进行肝移植;8点父亲安然出了手术室;医生告知手术很成功。

随文附上的包括:鲁晓倩的父亲“鲁三家福”的入住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的诊断证明、转院后入住上海华山医院的诊断证明、华山医院的三张16万元、22万元以及2万元的住院预缴费收据。上海华山医院的诊断证明显示,患者鲁三家福在住院期间进行了肝移植。

2016-8-8-shanghai-huashan-03
(网站截图)
2016-8-8-shanghai-huashan-04
(网站截图)
2016-8-8-shanghai-huashan-05
(网站截图)

网站显示,这次筹款受助人对象是鲁三家福,身份证已提交;筹款的收款人是鲁三家福的女儿鲁晓倩,鲁晓倩提交了身份证以及关系证明。筹款目的是为鲁三家福筹集肝移植手术后的巨额治疗费用。

“轻松筹”网站没有提到鲁晓倩的父亲移植肝脏的供体来源,但是其换肝速度之快短到一天,并且整个过程如同一条龙服务,令外界尤为怀疑器官来源。

据悉,美国拥有庞大而发达的全国器官捐献系统,900多万自愿捐献的人群。但是美国卫生部表示,在美国肝移植平均等待时间约为2年。

相比之下,中国没有一个有效的器官捐献系统。中共称,取消死囚器官捐献后,公民器官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但中共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2015年11月18日接受《纽约时报》和《北京青年报》采访时候,暴露了中共所谓的器官捐献系统实际上处于瘫痪状态,并没有运作起来。

那么中共用于移植的器官从哪里而来呢?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今年6月23日曾引述最新调查报告表示,在中国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迫验血和体检;这些测试结果被放入一个活体器官数据库中,所以器官的匹配才可以进行得这么快。

责任编辑:高静

调查线索:上海华山医院住院当天肝移植 器官来源可疑(2则)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

调查线索 1:上海华山医院住院当天肝移植 器官来源可疑

据网上的一则消息,“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的一句‘你父亲已经严重肝衰竭,必须马上住院,否则有生命危险,不用回家收拾了,需要立即住院’,对于我们家犹如晴天霹雳,平时身体状况良好的父亲,怎么会突然间得此重病,强忍住泪水,询问医生如何挽救父亲性命,医生说先保守治疗护肝抗病毒,先治疗,实在不行,只能转院进行肝移植手术。

之后几天,父亲情况急转直下,医生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我们便开始拼命联系可以做手术的相关医院。终于在五院住了四天之后,通过辗转联系贵人相助,在四月二十八日,如愿转入华山医院。

很幸运,刚刚转入院的当天,医生马上找我们谈话,当天正好有肝源适合我父亲,如果同意,马上安排手术,但是手术费需要至少六十万。

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当然得治,治了还有希望,不治肯定就没有希望了。于是,果断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上了字,随后立马开始四方借钱。真的第一次感受到人生如此无助,哭着打完能打的能借的所有电话,加上自己家所有积蓄,总算把手术要用的钱准备的差不多,马上跑去交钱。

之后忐忑等待父亲的肝移植手术开始。父亲于四月二十八日二十二点三十推进手术室,二十九日凌晨一点,肝源到达手术室,衰竭的肝成功移除,肝源成功移植,八点父亲安然出了手术室。医生告知,肝移植手术很成功,接下来就是看新肝能不能发挥作用了。

我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稍微放宽一会儿”。

2016-8-2-qschou
(链接:http://www.qschou.com/project/index/93b3edb8-b633-42e9-910f-33ae404557b3)

文中看,从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说:“实在不行,只能转院进行肝移植手术”,到“贵人相助”,再到“如愿转入华山医院”,再到“很幸运”“当天正好有肝源适合我父亲”“马上安排手术”,这“一条龙服务”,迅速又周到,但是,是不是又很可疑哪?在美国这个自愿器官捐献有广泛民众基础的国家,等待肝移植的时间是十二~三十六个月。而在中国,当天就能得到能够配上型的活肝脏,太过可疑!

稍微有点头脑的人想一想,什么样情况下能够随时得到器官来源?只有中共在全国有庞大的活体器官库,才能做到,而众多事实曝光,中共在做出这全人类最大的邪恶之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呼吁国际社会调查中共这个仍在发生的、超过人类道德底线的可怕罪恶!

调查线索 2: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又一例肝移植手术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获知,吕万箫,男,四十一岁,建筑公司大包工头儿,家住青岛市。约两个月前,因确诊肝癌在北京某医院做手术,医生打开肚子一看,已是晚期,无法手术,又关上肚子。

家属立即联系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又名青岛山大医院)做肝移植手术。

大约八天后,吕万箫被转入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住院,入院两天,请北京专家在该院进行了肝移植手术,及部分肠管切除。

仅买肝一项就花了四十万元,手术当天共花了七十万元。

当时医生说,要让病人躺着进来,站着出去。手术一个多月后,吕万箫仍住在青大附院重症监护病房。

上海提篮桥监狱的可疑体检

文: 上海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据知情人透露,上海提篮桥监狱从二零一零年开始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年在十二月份特定的时间进行所谓的“体检”,而且是专门体检,在上海监狱总医院的一辆专门的体检车内进行,与台湾籍,港澳籍的犯人一起体检,而与其他大批服刑人员分开体检。

对法轮功学员的体检比一般监狱犯人要详细得多,几乎是全套的体检:抽血、B超、心电图胸透、肾脏B超、肝脏B超、心脏B超、胆囊B超,非常详细,而且体检后还要拍照片。据说在上海女子监狱也是如此。

知情人透露,平时法轮功学员被长期关在监区的3.3平方的小间内,双手被反背面壁,坐在只有十厘米的线圈尖口上体罚虐待,每天长达十八小时之久。

2015-7-21-mh-shanghai-pohai-tilanqiao-jail-1
3.3平方米的面壁小间

提篮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全面“体检”,其背后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希望大家关注。

目前提篮桥监狱的610头目倪永斌
目前提篮桥监狱的610头目倪永斌

投书:曝中国女大学生刁爱青被活摘器官内幕

上海军方医院黎介寿团队活摘刁爱青小肠、挖双眼、剥头皮和耳朵

【大纪元2014年01月02日讯】(编者按)新年伊始,一读者向大纪元投稿,披露中国南京女大学生刁爱青被有预谋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报告内容令人惊骇。

根据该调查报告,诡异的南大碎尸案发生在1996年1月19日大雪后的南京。1033片不同来源的碎尸片和折叠成四层的肠子和三根手指,被分装在几个提包中,抛撒在南京军区总医院周围。刹时流言四起,市民恐慌。可媒体却没有片言只字的报导。此案沉寂多年,2008年6月却因一个来自网友“黑弥撒”的网帖而激起波澜。网上留言众多,有人故布疑阵,有人冒死爆料,网上信息数度被封又接连不断。案情扑朔迷离。

以下是该调查报告的部分摘录。

一.活摘器官的现场是汤山分院

1. 杀人现场
活摘刁爱青器官的杀人现场在南京汤山镇1号(南京军区总院汤山分院),即网友“黑弥撒”所说的“戴笠楼”。活摘和移植手术分两组进行。供体组由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讲师李幼生负责。当时他师从黎介寿学习小肠移植。受体组是黎介寿和李宁。

2. 谁载刁爱青去“屠宰场”?
1996年1月10日中午,时任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主任的“射手”,开宾士车载着刁爱青和他前妻所生的女儿王锳杰,和作家马原等人组成“旅行团”,藉口去汤山镇康复中心看内部电影和参加舞会,把刁爱青带入“屠宰场”。

王锳杰是刁的同学和室友,案发后退学并失踪。笔名“金色誓言”的作者,在《圣诞节的温柔》一文中作如下描述:回程时“旅行团少了一人,”“女孩便是那没有水晶鞋的灰姑娘,过了十二点以后,幸福之门便会自动关上,她将会被封锁在一个叫做‘冰之国’的世界里。”冰,兵同音,“兵之国”暗喻军队医院。

笔名“金色誓言”的作者就是刁爱青的小肠受体,男,28岁,因患坏死型急性小肠炎于1995年12月21日入住汤山1号康复中心治疗。1996年11月康复出院。

《学科带头人——国际著名普通外科专家黎介寿院士》一文说:“1996年1月19日,黎介寿院士再次成功地进行了亚洲第2例人体异体小肠移植手术,使南京总医院成为全世界能施行这一移植术的9个国家中的24所医院之一,是当时亚洲唯一能施行这一手术的医院。”时间为1996年1月19日。地址是南京中山东路305(作者:解放军普通外科研究所发表日期:2007-08-01)网址http://www.njzy666.com/SurgeryWeb/manage/Info_Manage/Info_File/2010-5-4/2010541111228288840.html

巧合的是,1996年1月19日手术实施日正好是首次发现刁遗体部份的日子。

二.活摘刁爱青器官的五名凶手

1. 黎介寿,南京军区总院副院长,组织和策划活摘刁爱青器官。用活体小肠保证这次具有医学价值的小肠移植手术成功,以此作为他96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进阶石。网友“Hostel119”在2011-12-09的15:10:09揭秘黎介寿是:“有那么一个军医,青年时在藏区呆过,机缘巧合碰上了几次天葬,甚至为此着迷,几年后,他回到南京,认识了两个志同道合的人,谋划了几次作品,3根手指,3个人,1个誓约,不能背叛,直到死亡。” 2011-12-09 15:43:16他再次发言:“我还可以告诉大家,刁爱青并不是第一个,也并不是最后一个,范围也并不局限于南京,这是一个小群体的秘密,为了保密,所有的人都参与在其中,所以没有人会坦白”。

2. 黎磊石,南京军区总院副院长、著名肾脏病专家,参与了活摘刁爱青的肾移植手术。黎磊石个性刚烈。南大碎尸案2008年被爆光后他内心痛苦,在警方取得刁父的血样,对比小肠的DNA后,他压力更大,在2010年5月从位于北京西路14层的家中跳楼身亡。黎磊石跳楼自杀,或许可解读为忏悔或以死亡披露真相。

3. 石翠英,女,身高1.65, AB血型。1969年7月17 日出生于山东聊城,案发时27岁,在黎介寿教授手下当研究生,专业是器官移植配型。新华网《揭秘省器官移植中心》报导:“江苏省器官移植配型中心2004年5月在南京公开挂牌。该中心主任石翠英说,他们从1996年就开始配型。”(见:《揭秘省器官移植中心》: (www.xinhuanet.com 2004-05-03 日09:18分)石翠英在刁爱青第一次高考体检后,就锁定了刁爱青的血型。(血型A, Rh阴性,俗称熊猫血。汉人中的比例只有千分之三)

4. “金色誓言”说:“凶手是射手,系主任。”真名可能叫王建新?兼职作家,开黑色奔驰车。父亲吴人鉴,又名王诤,有大将军衔。“119案调查期间,匆忙辞去系主任公职,带妻儿去了南方。有网友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刁爱青’是被一帮人所杀。其中有一个肯定非富即贵,而且家中有病人需换器官;还有一个肯定是南大校内的,对刁的情况和档案了如指掌,这样才知道刁的器官与需要者匹对。”“射手”和石翠英1995年结婚。

5. 马原,先锋派作家,1953年生,辽宁人,身高1.84米,有“谜人的酒窝”。2012年高调出书《牛鬼蛇神》,号称“王者归来”。“金色誓言”的文集描写刁爱青痴迷于“王子”,两人有性关系。马原在本案中的角色是扮演“王子”,把刁爱青诱入“冰之国”,而后丢下“灰姑娘”自行离去。案发时他有老婆和五岁的儿子,案发后离婚。

三. 摘了哪些器官?受体是谁?

1. 刁爱青的小肠和肝被摘取

刁爱青的小肠和肝被摘取。刁的血型A,Rh阴性,免疫配对生命力强大。从医学角度讲,全肠移植受体须同时进行肝、肾移植,免疫反应会降低,手术成功率会大大增加。96年之前小肠移植成功的案例,均附加肝或者肾综合移植,单独小肠移植全部失败。刁爱青小肠和肝的受体人网名叫“WCAT666”,笔名“金色誓言”,他是1996年1月19日亚洲第二例小肠移植手术的的病人。毕业于江苏常熟市86届高三(2)班,医学院毕业。网友披露他是前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的儿子。名叫陈之平或程熙,真名尚不能确定。可确定的是,“金色誓言文集”中的许多文章都在暗示读者,他就是刁爱青的小肠受体,因患坏死型急性小肠炎于1995年12月20日左右入住汤山1号康复中心治疗,于1996年11月出院。

2. 刁爱青双眼被活摘。 
   
“WCAT666”的个人博客里,有篇网文《眼睛》描述一个儿童被换上了一双成人的眼睛,他母亲一见那双眼睛就恐惧。刁爱青的双眼被活摘,“WCAT666” 帖子中有如下描绘:“更何况还有两个像戳破的气球那样耷拉下来的眼袋,以及因为脑压的变化而怪异的半张半闭的眼睛,还有合不拢的嘴。”

刁爱青眼睛受体是一名儿童:网上有一篇碎尸案小说,称眼睛受体是南京大学外语教授陈新仁的儿子,但该作者声明故事半真半假。故刁爱青眼睛受体也无法确认。

3. 刁爱青的头皮和耳朵被活摘

“WCAT666”发帖曾经描述刁爱青的头被“匕首男”360度旋转后,从脖子开始被剥皮,脸皮和头发以及耳朵像脱袜子一样被剥下来。新华日报在《江苏省优秀医学重点人才-南京军区总医院普外科专家李幼生》的报导中说:“李幼生,师从黎介寿教授,是国内及亚洲首例小肠移植,肝小肠联和移植的主要完成人员,也是国际上首例头皮及耳廓复合组织联合移植的主要完成人之一。”(见《江苏卫生》发布时间:2007年1月3日)

“WCAT666”描述的刁爱青被活剥头皮和耳朵的情景,和《新华日报》报导的首例头皮及耳廓复合组织联合移植,不谋而合。供体是刁爱青。

“WCAT666”说,杀死她,“主要是头”。刁女的头皮和耳朵的受体不详。另有网友说,刁爱青的肾“顺手给了二哥”。但不能确定该网友指的是不是吴人鉴的二公子王皖民,他是总参三部的负责人。

四. 精心策划的陷阱?

“金色誓言”的作者,在文集中写道:“搭讪我的是一个女人”。“射手”逼迫前妻所生的女儿王锳杰(1975年生)加入特务组织。在刁爱青复读时,王锳杰搭讪刁爱青并结为朋友。“王锳杰后来把刁介绍给父亲。”“射手”后来出钱让刁去上南大信管系成教班。“射手”给过刁爱青一张瓷娃娃明信片,上书“距离越来越近,感情越来越深,离不开。”网友“腊八2012”,2011-11-30 10:33:33发帖说:“刁爱青中计了,原来爱情可以那么美好,甚至忘记了深陷陷阱。凶手有车、文学气质、头脑冷静,宰人环境,上面那个王XX,还真是很像!”网友“腊八2012”好像是WCAT666的妹妹陈静。

1996年1月19日案发时捂盖子的是鼓楼分局局长孙文德。2012年南京1.6枪案发生时,任江苏省公安厅庭长,因为周克华身份曝光,后转任省政协副主席闲职。由另一位“捂盖子派”网名“很多的”李国华继任省公安厅副厅长。李国华在1996年案发时担任南京大学团委书记。2008年“黑弥撒”帖子风波时,李国华时任泰州市委书记,曾以网名“很多的”跟帖,一口咬定“黑弥撒”是凶手。

五. 南大碎尸案和爆头哥周克华案相关联

1. 网友“WCAT666”

“WCAT666”是总参谋长陈炳德的儿子,笔名“金色誓言”。2002年曾手捧《圣经》自杀四次,因肠移植内心有罪恶感。他说:“我本来已经死了,她是活着的,为什么要杀她。”2005年,“金色誓言”决心“步步为营”,披露真相。

2. 网友“黑弥撒”

“黑弥撒”就是在假案击毙周克华大戏中被打死的,长沙市雨花派出所民警段志鹏,“黑弥撒”说:“我知道此事。不早于2005年的下半年”。即“金色誓言”决意揭露后不久。“金色誓言”的梅李中学同学郭云在长沙做生意十多年,认识长沙资深警官段志鹏的父亲和段志鹏。郭云在2010年被爆头时,段志鹏就在现场并受伤。段志鹏网名“Btg2”说:“这厮差点被我擒住,我也差点死在他的枪下。”讲的就是郭云被爆头时,他与周克强枪战的过程。爆头哥从2009年开始杀人,到2012年南京1.6枪案,打死的全是因为南大碎尸案在网上发帖的知情人。南京1.6枪案受害人程某,中共媒体对受害者是谁讳默如深。有人怀疑,南京1.6案枪杀的受害人就是“WCAT666”(程熙?陈之平?)“WCAT666”,即“金色誓言”的14岁女儿在2011年10月23日,在常熟梅李镇神秘地裸死河中。

“WCAT666”的太太和女儿住在梅李镇。胡锦涛,温家宝曾派副总理回良玉和中央警卫团副团长李润田专门到南京密查碎尸案。温家宝3.14公开倒薄后,“血债帮”调用38军和周永康的武警包围中南海,与李润田为副团长的中央警卫团对峙,结果李润田被打死。温家宝2012年4月到地方视察,旁边的副团长换成别人。但李润田是死是活,至今没有一个说法。爆头哥周克强在长沙两年共杀四人,不是为了抢钱,而是要把南大碎尸案的网上爆料人灭口。

(责任编辑:李辛)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4/1/2/n4048795.htm

调查线索:大陆多个黑狱对法轮功学员抽血化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

调查线索: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可疑检查身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这段时间,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七大队女队,在这期间,我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曾几次被带到院内的一间空房内检查身体,来参加检查的有平安台劳教医院的院长。我被检查出心速过快,但没有给予任何治疗,还被其中一女的恶声恶气的骂了一顿。当时我就觉得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及其凶残的,他们更不会对法轮功学员身体健康关心的,那些吸毒卖淫的犯人都被指使着随便打骂看管法轮功学员,可是检查身体却不给犯人检查,单给法轮功学员检查。

现在看来,那些检查都是为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人体库做准备的。

还有一次,一个包夹我的犯人对我说:不悔过的法轮功学员会被送到一个山洞里害死。她说的山洞很可能是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场所。

调查线索:我在武汉洪山监狱被抽血化验的经历

二零零六年夏天,我(法轮功学员)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集体被邪党人员非法送到武汉洪山监狱分配站。一到那里,就被集体“体检”,“抽血化验”和胸透。抽血时,是用大注射器抽血,放在大玻璃管里,上面贴有标签,有个人的详细信息;旁边有一间房子,全都是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男女都有。

现在想来他们有可能在查找可用的活体移植供体。

调查线索:天津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抽血

最近看了关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个视频,里面有调查问话录音,让我(法轮功学员)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曾经在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在改称天津滨海监狱)五监区遭受迫害。在这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三、四十人。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们干完活(奴工迫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召集到院子里。有一辆大巴车停在院子当中。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要求脱去上衣,先是被要求做一个透视类的检查,然后又被强制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面前,从胳膊上抽出一针管血。当时我心里猜想:邪党这是在无偿的采集血液呢!哪里知道还有更加令人恐怖的事情?!有些刑事犯人议论:说是担心有肺结核,所以给法轮功特殊照顾,做一个体检。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姓名暂时不便公开)见到从人体抽出血液,马上“吓得”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现在想起来这件事,真的让人不寒而栗:原来它们是在调查我们哪个人的器官和等待的人匹配啊!

调查线索:广东省梅州监狱大量抽法轮功学员的血液

我是一名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梅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梅州监狱曾经对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专门进行过所谓的体检,其中有大量的抽血化验,可能就是在建活体摘取器官的档案,事情大概情况如下:记得有一次是二零零六年期间,邪党正在全面实施对里面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威胁我们一定要接受体检,主要是抽血,大约有100cc,用一个小的帆布一样的密封袋子装,当时觉得奇怪,体检要抽这么多血?听说就是炼法轮功的人才抽,其他刑事犯没有进行这样的体检,现在就明白了,是为了建立准备摘取器官的档案,当时邪恶的头头曾经暗示,对顽固的可以设计暗杀掉。地点是在梅州监狱后勤监区三楼会议厅,外面公开的编号是1102分监区。

调查线索: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医院蹊跷的身体检查 不告知结果

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零年,甘某某,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医院监区院长,男,五十多岁,中等身材,头较大,方脸,两次给法轮功学员潘绪军测量心电图,未告诉检查结果。潘绪军恢复进食后,甘某某在医院监区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宿迁市医院,由五监区副教导员孔叔伟、警察张元盛带着给潘绪军测量心电图等,也未告诉检查结果。

在监狱医院(不是医院监区)检查肝功能一次,也未告诉检查结果。

在医院监区的前院许多犯人和潘绪军被强行抽血,未告诉检查结果。

这些检查全部发生在潘绪军绝食反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之时,而且检查结果都未告知被检查者潘绪军。

二零零五年前后,法轮功学员潘绪军和洪泽湖监狱二分监区犯人被抽血,未告诉检查结果。

法轮功修炼能使人祛病健身、身体健康,监狱相关人员明知这一点,却用各种酷刑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甚至迫害致残、致死。另一方面,又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信息很关心,似乎很矛盾。但是,想到中共这些年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不由得使人联想:采集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方面的信息,以备摘卖人体器官之需。

调查线索:中国上海市中山医院近期一器官移植手术

患者姓名:仲雷,男,四十一岁  住院号:817137 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日,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不明。
主刀医生:王春生,杨守国,张红强
医院地址:上海市枫林路一百八十号
医院电话:021—6404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