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610官员坐镇 给上海法轮功学员采血


图为示意图。 (MARK RALSTON/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0年08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7月15日,上海市杨浦区公安分局长海路派出所。上海法轮功学员丛培喜,被一众警察扭胳膊、扳手指、勒脖子、捂嘴巴、捏耳朵、磕肩胛骨、揪头发、夹腿,强行采血、采指纹、照相……

明慧网报导,在采血现场的包括上海市杨浦区公安分局的“610”副组长任日嫩,一个穿便衣的采血者,一个操作电脑的采集指纹者(穿便衣),以及长海路派出所的丁健敏、李杰、周群敏等人。当天同时被采血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吴扣娣。

“610”办公室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是江泽民下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一切法律之上。

中共“610”人员为何参与给法轮功学员采血?采血的背后有何不可告人的秘密?

“610”涉参与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血型配型,是器官移植的必要条件。

德国美因茨大学医学中心李会革教授表示,“强行采血是违法的,它可以为中共的‘维稳’提供鉴定人的生物样本,而且,采血可以为器官移植提供便利条件,因为从血样中可以查验DNA,可为器官的移植进行筛选,找到潜在的器官供体。”

明慧网报导了“610”人员涉嫌参与活摘器官的案例。

2019年7月2日,山东青岛市“610”、即墨“610”和公检法等部门,联手将法轮功学员何立芳(何立方)迫害致死。何年仅45岁。

明慧网报导,家属强烈怀疑何立芳被活摘器官。何立芳的遗体,胸前有缝合的刀口,后背也有刀口。脸庞显痛苦状,嘴巴张着,鼻子和嘴里有血迹,牙缝往外渗血,身上都是伤,几乎没有好的地方,腿、胳膊淤青遍布、发黑。

2016年4月30日,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高一喜被迫害致死。警察强行解剖高一喜的尸体,摘走所有器官,最后声称高一喜死于心脏病。

总部设在纽约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2016年6月21日对高一喜死亡案取证,电话调查了涉案责任人之一、中共黑龙江省牡丹江市“610”办公室综合科科长朱家滨。朱家滨称,将器官“卖了”赚钱。

2014年3月14日,山东省莱州市女法轮功学员侯雪玲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店子洗脑班,莱州市“610”的程江涛威胁侯雪玲:“看你年纪轻轻的,肾源一定不错,把你两个肾都摘出来。再不交待,把你直接送济南监狱,那里换肾的更多。”

与“610”关系密切的中共反X教协会,也涉嫌参与活摘人体器官。

比如,浙江省器官移植专家郑树森,曾是浙江省反X教协会理事长,2007年起他曾主导迫害法轮功的研讨会。郑树森“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犯罪”,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追查。

法轮功学员被长期常规性采血 上海警察:“国家规定的”

上海法轮功学员被采血并非个例。实际上,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场所普遍、长期对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采血。

并且,在迫害法轮功早期和中期,中共采血,只针对法轮功学员,不针对普通犯人。

现旅居美国的法轮功学员张玉华,原是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教授和系主任、南京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及法治委员会委员。自从1999年中共镇压法轮功后,她被剥夺工作,累计被非法监禁长达7年多。

张玉华向大纪元记者介绍,她2004年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女子监狱期间,2009年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期间,被数次抽血。但都一律不给体检结果和抽血结果。

她说,这种抽血,只针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针对普通犯人,“劳教所的普通犯人还对我说:劳教所只给你们‘体检’,不给我们‘体检’。”

这种给法轮功学员的“专门”体检,在全国普遍存在。比如:2013年11月20日,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对全体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做专门“体检”。检查项目包括:心电图、抽血、X光透视等。

这种做法持续20年至今,甚至有警察透露:这是“国家规定的”的政策。以下简单列举近期四个案例:

2020年7月下旬,上海松江公安分局(城中派出所)多名国保警察,把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强行从家里绑架到城中派出所非法采集个人信息包括照相、采血、笔迹、电话号码。

明慧网8月8日报导,上海浦东新区已有约10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采血。

8月2日,上海市法轮功学员沈芳遭暴力采血。石门二路派出所四个警察,到沈芳老人家敲门,沈芳不开门,警察就叫了个锁匠,强行把沈芳的家门打开。

四个大男人按住沈芳老太太的身体,抓住她的手腕,欲强行采血,沈芳不配合,并责问他们:为什么要采她的血?这些警察说来说去就一句话:“这是‘国家规定’的!”

上海部分医院医生涉嫌活摘器官

中国自2000年以来器官移植市场呈爆炸式增长。相比国外要等2~3年,中国一些医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时间短到不可思议的1~2周。

例如,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上海长征医院)网站上显示的该院“肝移植例数”,在2006年活摘器官在海外曝光之前的爆炸式增长(下图)。


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历年肝移植例数(明慧网)

上海市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谭建明2003年曾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为一名患者做肾移植手术,在2个多月中用了8个备用肾配对测试,由于患者的抗体反应,7个没成功,直到第八个肾相配成功移植手术得以顺利完成。

中共媒体报导,上海市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夏强做肝移植做到上瘾着魔。夏强对记者说:“对肝移植我是着了魔的”,“我现在简直像上瘾一样,一天不到病房看病人,心里就会不踏实;每周至少做2—5台肝移植,失败了也不怕,认真总结分析,第二天就会继续做。”

很多法轮功学员自中共发起迫害以来莫名失踪。1999年,中共时任党魁江泽民因恐惧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中共党员,下令灭绝式镇压。

目前身居海外的郭国汀律师说:“我亲自办理的上海黄雄案件就是这样的。黄雄在上海交通大学的宿舍失踪,没有任何信息,我们也查过好多地方都没有。”法轮功学员黄雄于2003年4月失踪,至今音信全无。数年前,家人发现黄雄的户口已被注销。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不否认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2015年2月8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脏病理科主任医生谭云山展开调查。在调查中,谭云山不否认使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以下是电话调查录音:

谭云山:现在做肝移植,所有的肝脏供体都是“源头”拿的。我们当然知道供体是谁的,至于法轮功不法轮功,我们不管。如果它符合标准,不管你是谁。

调查员:您知道?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已经供认了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那在那个政策下是不是都在做啊?

谭云山:对,对。

中国近期再爆疑似活摘器官案例

上海法轮功学员疑被活摘器官的案例,20年来在全国普遍存在。

器官移植,这在中国是一个至少涉及几十亿美元的巨额利润行业。解放军309医院网站如是介绍:“近年来,(器官移植)中心作为医院的重点效益科室医疗毛收入由2006年0.3亿元增涨至2010年2.3亿元,5年增长近8倍。”

全国的法轮功学员不幸成为中共国家杀人机器 下的牺牲品。2016年6月,由三位作者组成的一个团队在美国华盛顿DC发布了一份里程碑式的报告,报告表示,2000年-2016年,中国可能进行了高达150万例的器官移植手术;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今年6月19日至25日,中国公民孙玲玲在武汉协和医院先后获得4颗可匹配的心脏用于器官移植。其中,孙等待到第2颗器官,仅用3天时间;等待到第3、4颗器官,仅用6天时间。

8月6日,武汉协和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在同一天14个小时内,成功完成4台心脏移植手术。

就中国最近再次发生可疑活摘人体器官等事件,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加里·鲍尔(Gary Bauer)建议,美国应该做好制裁的准备。他说,“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应做好准备,对那些授权或参与了强摘器官的任何中共官员、医生或机构,实施针对性的制裁。”

中共强摘人体器官黑幕自曝光后,一直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要求立即停止这种非人行径。

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投票通过一项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

欧洲议会呼吁欧盟针对中共的器官移植行为进行全面且透明的调查,并呼吁欧盟对那些参与违反器官移植伦理行为的人提出起诉。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表决一致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责任编辑:孙芸

承山:上海医院“小儿活体换肝”直爆活摘罪恶

大纪元2018年07月21日讯】7月20日,大陆搜狐网有一篇题为《仁济要闻|我院在国家卫健委“双提升”新闻发布会上分享仁济经验》(http://www.sohu.com/a/242306236_374905)的新闻报导,透露和间接证实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

报导中称,7月19日上午,由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医疗部门主办 的“医疗技术能力和医疗质量水平双提升”新闻发布会,在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召开。上海交大附属仁济医院院长李卫平作了题为《以创新技术和精细管理,推动医疗技术和医疗质量双提升》的报告。

报告中提到:“肝移植由于技术难度极高,一直被喻为外科领域的皇冠,而小儿活体肝移植则被称为皇冠上的明珠。我院肝脏外科于2006年开始致力于小儿活体肝移植的探索,经过十余年的拼搏、创新,该学科已成为国内成长最迅速的学科之一。2017年实施小儿肝移植术442例;累计实施小儿肝移植术1424例;年手术量连续七年位列世界单中心医疗体第一。”

近日,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移植专家黄洁夫在央视《面对面》访谈节目,承认中共移植器官领域长期使用死囚器官,他不止一次的承认中国使用死囚器官以避开“国际追查组织”对中共大数量活摘器官罪行的追责。但是,上海仁济医院院长李卫平的医学成就报告更进一步证实了大量非法器官供体的存在,“累计实施小儿肝移植术1424例”,意味着中国活体器官移植手术广泛到已经深入了儿童群体。

其他国家的儿童肝移植手术的数量和预后生存率都不能超过上海仁济医院,也是因为上海仁济医院有鲜活的供体以保证手术数量和质量,有优于欧美国家顶尖移植中心的经验。

中国自愿捐献器官的人数少,签署器官捐献协议之后,此人的器官何时可以被使用还有非常长的路和不确定性。中国每年的死刑执行人数都有案可查,而且移植器官本身对供体的身体状况要求苛刻,死囚器官不可能都适合用于移植。再有,十多年来,中共为了表现“人道主义”,对中国死刑犯启用注射执行,成克杰与文强都死于注射执行,当然注射执行的死囚器官也不可用于移植。

2017年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披露,2017年6月1日至30日,吉林旅游广播电台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10例免费儿童肝移植计划。中国器官移植供体过剩现象再次引外界关注。

这个计划针对的对象是6个月以上至18周岁以下需要进行肝移植的患儿。而手术采取的是劈离式肝移植方案,即:将成人供肝分成两个部分,同时分别移植给两个不同的受者。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与上海仁济医院,将这两个医院的消息结合起来看应该可以确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还在进行中,而且器官移植技术不断创新和攀升,医生们对器官来源是否合法,活摘器官是否构成犯罪竟然麻木或者明知故犯。在中国的医学器官移植领域,也把杀人害命的行为堂堂正正的在手术台上进行,甚至把罪恶当作成就在报告会上宣传。被魔鬼利用,最终成为魔鬼中的一员。

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团体不仅局限于公检法系统,还深深地涉及到医疗领域,中共在大规模实施反人类的虐杀,在中共红色恐怖之下,完全把治病救人的医院改造成发财的产业,把医生变为了杀人狂魔。

备注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原名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也是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医科院校之一。其前身是圣约翰大学医学院(1896-1952年)。

上海仁济医院成立于1844年,原名中国医馆,为英国伦敦会传教士雒魏林在上海南市创办,是上海开埠后建立的第一家西医医院。

上海瑞金医院原址为广慈医院(圣玛利医院),由天主教江南传教区法籍主教姚宗李创办于1903年。

责任编辑:朱颖

许茹:魔都上海高调宣传着魔肝移植医生背后


中共器官移植医院都涉嫌活摘器官。(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8年06月18日讯】上海,人称“魔都”,该称谓最初来自于20世纪初旅居上海的日本名作家村松梢风的小说《魔都》,小说中描绘了上海错综迷离的世像。2015年11月,中共官媒新华网曾发表“上海为什么叫‘魔都’?”一文,称上海“魔都”由来的三种说法,除了村松梢风首次将上海称为“魔都”外,还称旧上海的十里洋场是“魔都”的最好体现;此外,在动漫中,“魔都”已成为动漫迷对于上海的正式代称,而且影响已经传到海外。

不过,坊间还有一种说法,近几年“魔都”之谓与发迹于上海后成为中共魔教的大魔头江泽民存在关联。上海是江泽民的政治老巢,是江氏家族的最后堡垒。江的儿子江绵恒、江绵康以及侄子吴志明经营上海数十年,全面渗透上海政商圈。在江派马仔几十年的掌控下,光怪陆离的上海不仅充满了魔性,还兼备妖性。近日发生的一件事就很说明问题。

据上海媒体报道,6月14日下午,由上海市委宣传部、市教卫党委、市卫生计生委共同主办的夏强“先进事迹报告会”在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举行。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周慧琳,市政府副市长翁铁慧会见了报告团成员。

夏强何许人也?其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副院长、肝脏外科主任。根据报道,他带领团队历经14年,实现肝移植手术从零起步到刷新世界纪录的飞跃,连续七年肝移植手术量居全国首位,连续七年儿童肝移植手术量居世界首位。

另据此前大陆媒体披露,12月29日,在2017年倒数第三天,仁济医院宣布,2017年肝移植手术量突破800例,这意味着夏强团队创造了全世界单中心完成全年肝移植数量的最高纪录。而在2017年8月23日,夏强团队还宣布了另外一个数据——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儿童肝移植手术完成1000例,占全国儿童肝移植总量的一半。

对于夏强取得的成绩,周慧琳在报告会上号召全市各级党组织要结合即将开展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广泛开展向他学习的活动,学习他“不忘初心、砥砺奋进”等所谓的精神。

无疑,这两年由最高层提出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俨然成为了中共各级政府官员最为常用的说辞。什么是中共的“初心”?官方御用文人的解释是,“初心”就是“中共党人自建党之初就树立的奋斗精神和对人民的赤子之心”,“不忘初心,就是不要忘记中共的理想、信念、宗旨”。而真实的历史是:当年中共欺骗老百姓的“初心”是要建立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的国家。

不过,无论是从1949年前中共“保卫苏联”的中东路事件中,从中共在抗日战争、国共内战中的残忍、卑鄙行径中,还是1949年后中共发起一次次运动,残害至少八千万中国人看,中共的“初心”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不过是为了夺取政权来欺骗国人的。

回过来再看被上海市政府高调宣传的夏强有着怎样的“初心”。身为医者,救死扶伤是天职,然而,夏强究竟是妙手仁心的医者还是披着医者身份的魔鬼呢?

海内外大量的证据显示,与世界发达国家等待器官移植需要较长时间不同,中共移植器官等候的时间相当短,有多家中国医院网站保证1~2周内就能为病人找到器官供体。而据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统计,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率极低,仅约0.6/100万人。2013年11月,有中资背景的香港《凤凰周刊》发表长篇报导《中国人体器官买卖的黑幕》。文章写到,“过去十年,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盛行一时,高效得不可思议的移植手术屡见报端。”“换肾跟买猪腰子一样容易。”

同样有大量证据表明,1999年起被中共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诸多医院器官的供体,而且全国各地存在着多处庞大的器官库。“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录音也证实,不少医院都承认使用的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凤凰周刊》的文章也明确指出:“在中国无法获得法律保护的法轮功学员、中国女劳教所囚犯、社会流民、被拐卖的的妇女儿童都可能是……盗卖器官的目标。”而这背后的黑幕在未来的某一天被揭开时,一定触目惊心。

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中共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2005年首度承认器官来源“95%来自死刑犯”。2010年器官移植大会,黄又称“中国1997年到2008年间的超过10万例移植器官,90%来源于死刑犯。”其目的就是为了掩盖当局有系统地屠杀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因为证据同样表明,健康状况并不佳的死刑犯是撑不起器官移植的市场的。

没有人敢公开否认,2006年开始从事肝移植的夏强没有使用过来历不明、甚至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夏强曾如此说过:“对肝移植我是著了魔的。我现在简直像上瘾一样,每周至少做二至五台肝移植,失败了也不怕,认真总结分析,第二天就会继续做。”

是什么让他失败了也不怕?或许就因为在其他国家难得的器官,对其而言是轻而易举就可得到。换言之,他在救人的同时,也在有意无意成为害死无辜者的帮凶。从这个角度上说,着了魔的夏强与真正的仁心仁术相距甚远,不过是披着医者身份的魔医。至于其初心,也不过是骗人的谎言罢了。

身为魔都的上海,宣传着了魔的魔医,且号召上海上上下下向其学习,其最终目的大概是将越来越多的上海人魔变,进而将更多的人拉入地狱,而这正是大纪元推出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所揭示的: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学说、一种社会制度,它是一个邪灵,其目的是通过毁灭文化、败坏道德来毁灭全人类。

责任编辑:莆山

网爆“肝衰竭”患者上海华山医院当天肝移植

器官来源可疑

2016-8-8-shanghai-huashan-01
大陆网站日前爆出一名“肝衰竭”患者入住上海华山医院当天即获得肝源,并成功进行肝移植。(网站截图)

大纪元2016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报导)大陆网站日前爆出一名“肝衰竭”患者入住上海华山医院当天即获得相匹配的肝源,进行肝移植。其换肝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器官来源受质疑。

大陆“轻松筹”网站的这个为父亲筹款的项目发起人鲁晓倩介绍了整个过程:2016年4月24日,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说,让父亲“先治疗,实在不行,只能转院进行肝移植手术”,到“贵人相助”,再到父亲4月28日“如愿转入华山医院”,再到后来“很幸运”“当天正好有肝源适合我父亲”“马上安排手术”。

2016-8-8-shanghai-huashan-02
(网站截图)

结果,鲁晓倩的父亲4月28日22点30分推进手术室; 29日凌晨,肝源抵达手术室内;与此同时,衰竭的肝移除; 进行肝移植;8点父亲安然出了手术室;医生告知手术很成功。

随文附上的包括:鲁晓倩的父亲“鲁三家福”的入住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的诊断证明、转院后入住上海华山医院的诊断证明、华山医院的三张16万元、22万元以及2万元的住院预缴费收据。上海华山医院的诊断证明显示,患者鲁三家福在住院期间进行了肝移植。

2016-8-8-shanghai-huashan-03
(网站截图)
2016-8-8-shanghai-huashan-04
(网站截图)
2016-8-8-shanghai-huashan-05
(网站截图)

网站显示,这次筹款受助人对象是鲁三家福,身份证已提交;筹款的收款人是鲁三家福的女儿鲁晓倩,鲁晓倩提交了身份证以及关系证明。筹款目的是为鲁三家福筹集肝移植手术后的巨额治疗费用。

“轻松筹”网站没有提到鲁晓倩的父亲移植肝脏的供体来源,但是其换肝速度之快短到一天,并且整个过程如同一条龙服务,令外界尤为怀疑器官来源。

据悉,美国拥有庞大而发达的全国器官捐献系统,900多万自愿捐献的人群。但是美国卫生部表示,在美国肝移植平均等待时间约为2年。

相比之下,中国没有一个有效的器官捐献系统。中共称,取消死囚器官捐献后,公民器官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但中共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2015年11月18日接受《纽约时报》和《北京青年报》采访时候,暴露了中共所谓的器官捐献系统实际上处于瘫痪状态,并没有运作起来。

那么中共用于移植的器官从哪里而来呢?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今年6月23日曾引述最新调查报告表示,在中国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迫验血和体检;这些测试结果被放入一个活体器官数据库中,所以器官的匹配才可以进行得这么快。

责任编辑:高静

调查线索:上海华山医院住院当天肝移植 器官来源可疑(2则)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

调查线索 1:上海华山医院住院当天肝移植 器官来源可疑

据网上的一则消息,“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的一句‘你父亲已经严重肝衰竭,必须马上住院,否则有生命危险,不用回家收拾了,需要立即住院’,对于我们家犹如晴天霹雳,平时身体状况良好的父亲,怎么会突然间得此重病,强忍住泪水,询问医生如何挽救父亲性命,医生说先保守治疗护肝抗病毒,先治疗,实在不行,只能转院进行肝移植手术。

之后几天,父亲情况急转直下,医生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我们便开始拼命联系可以做手术的相关医院。终于在五院住了四天之后,通过辗转联系贵人相助,在四月二十八日,如愿转入华山医院。

很幸运,刚刚转入院的当天,医生马上找我们谈话,当天正好有肝源适合我父亲,如果同意,马上安排手术,但是手术费需要至少六十万。

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当然得治,治了还有希望,不治肯定就没有希望了。于是,果断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上了字,随后立马开始四方借钱。真的第一次感受到人生如此无助,哭着打完能打的能借的所有电话,加上自己家所有积蓄,总算把手术要用的钱准备的差不多,马上跑去交钱。

之后忐忑等待父亲的肝移植手术开始。父亲于四月二十八日二十二点三十推进手术室,二十九日凌晨一点,肝源到达手术室,衰竭的肝成功移除,肝源成功移植,八点父亲安然出了手术室。医生告知,肝移植手术很成功,接下来就是看新肝能不能发挥作用了。

我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稍微放宽一会儿”。

2016-8-2-qschou
(链接:http://www.qschou.com/project/index/93b3edb8-b633-42e9-910f-33ae404557b3)

文中看,从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说:“实在不行,只能转院进行肝移植手术”,到“贵人相助”,再到“如愿转入华山医院”,再到“很幸运”“当天正好有肝源适合我父亲”“马上安排手术”,这“一条龙服务”,迅速又周到,但是,是不是又很可疑哪?在美国这个自愿器官捐献有广泛民众基础的国家,等待肝移植的时间是十二~三十六个月。而在中国,当天就能得到能够配上型的活肝脏,太过可疑!

稍微有点头脑的人想一想,什么样情况下能够随时得到器官来源?只有中共在全国有庞大的活体器官库,才能做到,而众多事实曝光,中共在做出这全人类最大的邪恶之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呼吁国际社会调查中共这个仍在发生的、超过人类道德底线的可怕罪恶!

调查线索 2: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又一例肝移植手术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获知,吕万箫,男,四十一岁,建筑公司大包工头儿,家住青岛市。约两个月前,因确诊肝癌在北京某医院做手术,医生打开肚子一看,已是晚期,无法手术,又关上肚子。

家属立即联系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又名青岛山大医院)做肝移植手术。

大约八天后,吕万箫被转入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住院,入院两天,请北京专家在该院进行了肝移植手术,及部分肠管切除。

仅买肝一项就花了四十万元,手术当天共花了七十万元。

当时医生说,要让病人躺着进来,站着出去。手术一个多月后,吕万箫仍住在青大附院重症监护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