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止强摘人体器官 全球立法行动知多少?


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自2006年被曝光以来,已有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过决议案,立法或正在推动立法,谴责这一罪行,并阻止本国公民去中国做非法器官移植。图为日内瓦联合国万国宫。(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5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综合报导)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非法贩卖,牟取暴利的罪行自2006年被曝光以来,已有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过决议案,立法或正在推动立法,谴责这一罪行,并阻止本国公民去中国做非法器官移植,以免成为屠杀的帮凶。

全世界有记录的器官移植手术的63%或三分之二来自中国。《美国移植杂志》2016年文章指出,中国器官移植数量之大,而器官供体来源不明,揭示出来的问题非常严重。

连续多年来,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及其他良心犯器官的指控被列入联合国及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等机构的人权报告书。

在国际社会上,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美国众议院、加拿大国会国际人权委员会、澳洲参议院、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爱尔兰议会外交事务及贸易联合委员会、 中华民国立法院等陆续通过决议谴责中共政府“强摘”法轮功修炼者等良心犯器官。

与此同时,以色列、西班牙、台湾已陆续完成立法禁止到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旅游”。

美国


阿肯色州参议院决议的发起人、阿肯色州参议员比尔·桑普尔(Bill Sample,中)与法轮功学员合影。(明慧网)

2019年2月28日,美国阿肯色州参议院全票通过14号决议案,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和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美国阿肯色州众议院决议的发起人、阿肯色州众议员丹尼尔·沙利文(Dan Sullivan,中)与法轮功学员合影。(明慧网)

2019年2月18日,美国阿肯色州众议院通过1022号决议案,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2018年3月3日,加州历史最悠久的保守派组织“加州共和党联盟”全体通过决议,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迫害,特别是强摘器官,并呼吁加州政府通过相关立法。

决议说,1999年7月,中共在中国发起对法轮功的高压迫害,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投入劳教所、拘留中心和监狱,而那里是酷刑与虐待盛行的地方。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特别对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指控表示关注,要求中共政府对器官移植系统加强监管和透明度。

2018年11月,美国最大的医生组织——美国医学会(AMA)年会上﹐一项旨在防止强摘器官的决议案被提出﹐并得到与会医学界专家的支持。

决议案提出三项要求﹐包括来美接受移植手术培训的外科医生,必须同意遵守美国医学会的道德准则﹔必须对中国的器官移植进行独立,透明调查﹔美国政府必须立法﹐将不符合美国医疗透明和道德准则的国家列入黑名单。

2017年4月25日,美国密苏里州众议院通过7号决议案(House Concurrent Resolution No. 7, HCR7),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强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的行为。

决议案得到了密苏里州众议院跨党派议员的压倒性支持,以149比1通过。议案的主要关注对象是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也包括其他宗教信仰和团体的人士。


2016年6月13日晚,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图为美国国会大厦。(李莎/大纪元)

2016年,6月13日晚,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该决议案获得185位国会议员的联署。

加拿大


2019年4月30日晚,旨在打击强摘、非法贩运人体器官的《S-240法案》获得加拿大国会所有党派的支持。经过第三次审阅,国会全体通过了该法案。(任侨生/大纪元)

2019年4月30日晚,旨在打击强摘、非法贩运人体器官的《S-240法案》在加拿大国会获得所有党派的支持。经过第三次审阅,国会全体通过了该法案。在正式成为法律之前,该法案将被提交到参议院进行最后审阅。

该法案涉及两方面法律:一个是刑法,将在海外移植未经许可的器官视为刑事犯罪;二是涉及移民及难民保护法,即不接受非法器官交易参与者以移民或难民身份进入加拿大。

澳洲

2013年3月,澳洲参议院一致通过决议,呼吁澳大利亚政府以“支持联合国和欧洲委员会的倡议,反对强摘器官”。

澳洲联邦参议员约翰‧马迪根(Senator John Madigan)提出的该动议案是继前加拿大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先生此前在澳洲国会就活摘和贩卖器官所做的演讲后的又一正义呼声。

马迪根在动议案中提到:联合国特别报告员就酷刑和其它残忍的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问题发表了两份报告,详细介绍了对在中国的活体摘取器官的指控。

2008年6月,澳洲外交部长史蒂芬‧史密斯(Stephen Smith)表示,他与官员在阅读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后,认为“指控可信”,并要求中共解释强摘器官的指控,并建议允许独立可信的调查人不受拘束地进行调查。

欧盟


(欧洲议会网站截图)

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全体大会上,议员们投票通过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

这项决议要求“欧盟对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以及与这种不道德行为相关的迫害做出全面、透明的调查。”决议同时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

2014年7月9日,欧洲理事会部长委员会通过了《欧洲理事会反对人体器官贩运公约》。欧洲理事会由47个成员国组成,公约能给各国提供政策指引。

截至2016年7月27日,欧洲议会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48号书面声明,获得413位议员的签名支持。根据规定,不需要议会再投票表决,该书面声明即成为欧洲议会通过的决议。迄今,所有欧盟28个成员国都有议员签署这份声明,而且是来自欧洲议会里的所有党团。

西班牙


从左至右:DAFOH 代表律师卡洛斯∙ 伊格莱西亚斯、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独立调查员大卫·乔高及中共酷刑受害者Chris Zhao 女士,2017年2月20日于西班牙马德里。(大纪元)

2010年,“西班牙器官移植法”作修订,开始实施法规,规定禁止本国公民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国家接受已知是非法的器官移植手术,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人将面临起诉。犯法者可判3至12年监禁。

2017年2月20日,独立调查员,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陪同DAFOH(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律师卡洛斯‧伊格莱西亚斯,将25.1万个“停止活摘器官”的签名呈交给西班牙国会众议院,呼吁西班牙政府采取行动制止中共迫害良心犯,结束中共强行摘取器官的暴行。

同时,敦促西班牙切实执行2013年欧洲议会决议,“曝光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事实”并“公开谴责发生在中国的这一暴行”。

丹麦


丹麦人民党向外交大臣提出质询的六位议员代表克劳斯·维斯特·汉森(Claus Kvist Hansen)(右一)在议会大会议厅主席台上发言。(大纪元)

2018年2月初,丹麦人民党六位国会议员,在国会大厦议会厅就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在中国遭受迫害的问题,向丹麦外交大臣提出质询。“政府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事,抱怎样的态度?

4月5日,丹麦议会九个党派针对正在中国发生的迫害法轮功,及仍然继续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及其他良心犯器官一事,进行了一次专题答辩会。

会议一致谴责中共迫害人权,以及灭绝人性的大规模活摘器官的罪行。会议还一致同意,在今后与中共的双边贸易合作中,必须把人权问题摆在重要位置上。

丹麦人民党(Danske Folke Parti)、红绿联盟党(Enhedlist)及另选党(Alternative)三党派,联合提出V45号提案。呼吁停止中丹之间在卫生领域的合作,直到中国当局实施透明可信的器官移植运作程序。

比利时


图为比利时议会全体会议现场。(比利时议会官方网站)

2019年4月2日,比利时联邦议会卫生委员会一致通过一项提案,所有参与“器官移植旅游”过程的个人或团体,包括进行器官摘除或移植的医护人员、组织器官旅游者或机构、接受国外器官移植的病人,很快都将受到惩罚,最高刑期达15年。委员会在解释性文件中提到在中国存在的器官摘取问题。

比利时联邦议会卫生委员会在其文件中说,欧洲议会在2013年12月的决议、2016年7月的书面声明(48号声明)中都呼吁欧盟成员国告知本国公民在中国的器官摘取问题,并起诉那些参与这项不道德行为的人。

挪威

2017年,挪威国会通过《器官移植法》修正案(lov 54)。修正案由挪威卫生部于4月初依据《欧洲理事会反对人体器官贩运公约》向国会提交修订建议,6月16日获得国会一致通过,并于7月1日起开始实施。

意大利


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一致要求意大利政府敦促对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展开全面调查。此前,有着280多万读者群的意大利《共和国报》(La Repubblica)在报导中表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是恶魔行为。(明慧网)

2014年3月5日,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一致通过了243号决议(Doc. XXIV-ter, n. 7),要求意大利政府敦促中共立即释放良心犯,包括法轮功学员,并对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展开全面调查。

爱尔兰


2017年7月6日,爱尔兰议会“外交事务、贸易和防御联合委员会举办“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发布会(网络截图)

2013年7月10日,爱尔兰议会外交事务及贸易联合委员会通过阻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决议。

当天,爱尔兰议会外交事务及贸易联合委员会举行了关于阻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听证会。决议在该听证会上通过。

以色列

2012年4月,以色列政府立法禁止以色列人到海外移植来源不明、非法的器官(常被称为器官移植旅游),并禁止保险公司支付以色列国民到海外移植器官的费用。

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立法院院会12日三读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修正案,民进党立委田秋堇在法案三读后发表感言。(陈柏州/大纪元)

2015年6月12日,台湾立法院,台湾立法院院会三读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修正案,明订民众无论在国内外接受或提供器官移植,均应以“无偿捐赠”方式为之,违者最高处5年徒刑、罚金150万元。若医师涉及中介,最重可废除执照。

提案的当时民进党立委田秋堇表示,由于全球性的移植器官短缺问题,器官移植旅游已经成为全球医学伦理及国际人权的重大议题。尤其强摘及盗卖活体器官不只涉及器官买买法律问题,更违反国际刑事法中的反人类罪,所以“我们增订有关禁止器官中介买卖境外移植旅行的相关内容及罚则。”

民进党立委尤美女表示,由于国内器官短缺,许多国人会赴中国做非法器官移植,但中共至今仍对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进行不当的中介及买卖,故希望透过这次修法,能有效扼止器官中介、买卖的恶劣行径。

责任编辑:李沐恩

人民法庭临时判决:确认中共大规模活摘器官


伦敦“独立人民法庭”法律顾问Hamid Sabi(左)和法庭主席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Justin Palmer/大纪元)

大纪元2018年12月12日讯】(大纪元英国记者站报导)经过三天的听证会,伦敦“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 )全体成员于12月10日一致通过,颁布一项临时判决草案,草案中确认:对犯人和良心犯活摘器官的事情在中国大面积地发生著。

这项临时判决草案的发布对人民法庭来讲是不寻常的,其旨在减少中国的无辜受害者。

法庭主席,曾主导前南斯拉夫总理米勒舍维奇国际审判的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说:“判决结果的广传也许会为那些可能被杀害的人带来生还的机会。”

法庭的最终判决将于明年春季作出,并将详细说明这个罪行是否违反了国际刑事法律、元凶是谁等等。在此之前,法庭将继续收集证据。法庭也公开邀请中共当局加入这一法律程序中,目前中共当局对此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30名证人给出令人震惊的证据

此次“独立人民法庭”的公开听证会于12月8日开始,为期三天,在此期间,包括难民、调查人员和医生在内的30多名证人给出了令人震惊的证据。

法庭的法律顾问Hamid Sabi说:“包括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人、一些基督徒和一些佛教徒在内的许多良心犯,在被关押期间定期接受体检。时机一到,他们的器官会被摘除。有一些人,没有被施以任何麻醉剂,这是非常可怕的方式,之后器官被立即移植到需要做器官移植的病人身上” Sabi也是调查“(伊朗)伊斯兰国”大规模杀害政治犯的独立法庭的法律顾问。

证人们在法庭上回顾自己的惨痛经历,使在场的一些观众落泪。一些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证人,回顾了他们被抓、被酷刑折磨,又被强制体检的经历。

一位名叫刘玉梅(音译)的法轮功修炼者回忆了她遭受酷刑的痛苦经历,她被用铁链绑在地上长达10个小时、被电击、被灌食58天。之后,她还遭受到监狱中的犯人和狱警的性侵。

她说:“我接受了体检⋯⋯但是他们发现我已经快死了。”

另一位名为尹丽萍(译音)的法轮功修炼者回忆说,她在受关押期间,与其他另外50个法轮功修炼者一起接受了X光检查,并听到医生说:“这些法轮功修炼者的胸腔非常干净。”

最近,来自国际性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一份报告显示:“可靠的证据表明,从21世纪初开始,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因其器官而被大规模杀害。”

报告补充说:“中国的器官移植行业仍然庞大且不断增长,而在过去十年中,通过司法系统被处决的囚犯数量却有所下降。”

“独立人民法庭”的正义审判

“独立人民法庭”由六名成员组成,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法庭主席,他曾主导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法庭的其余六名成员均是国际法、医学、商业、国际关系和中国历史方面的专家。

安华托蒂是一位维吾尔族的医生,他作证时承认自己曾于1995年在中国工作期间,在上级的指示下,被迫将一个人的器官活体摘除。

“英国有句话叫做‘好到难以置信’。而这(活摘器官)是‘坏到难以置信’”,他在举证后,接受采访的时候说。

他说:“我希望这给中国领导人传达了一个严肃的信息,就是你对人民做的事情,希特勒已经做过了。所以不要尝试,因为有一天,你将在这个法庭接受审判。”

当国际官方机构不愿意调查某个严重犯罪问题时,受害者通常会成立人民法庭,进行独立调查。虽然这种民间成立的法庭无法引渡罪犯,但可以推动收集证据等方面的进展,并提高国际社会对该罪行的关注度。

责任编辑:杨亦慧

【禁闻】黄洁夫称死囚为器官来源 评:掩盖活摘

新唐人2018年07月18日讯】由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十几年来剧增,等待时间却异常的短,器官来源一直备受质疑。日前,中共器官移植发言人黄洁夫再次宣称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专家指出,中共声称2015年已完全转向公民捐献器官已经被证实是谎言,现在只是为掩盖活摘良心犯器官又一次狡辩。

7月15号晚间,中共央视《面对面》节目播出前副卫生部长、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的访谈。

黄洁夫承认在上世纪80年代及其后很长时期,中共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因法律执行上存在漏洞,中国器官移植产业形成了一个灰色地带。

黄洁夫还称,长久以来,大陆医生与地方法院已形成一套潜规则,但他并未透露使用死囚器官的数量、是否有证据证实死囚同意捐献器官、如何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以及中国传统伦理冲突等核心问题。讽刺的是,央视这期专题的题目是〝敬畏生命〞。

原中共卫生部官员陈秉中:〝中国没有几个人是自愿捐器官,却成了世界上器官移植的大国,根据我的了解,这种器官有一种非常黑暗的渠道来提供。〞

长期关注艾滋血祸的原中共卫生部官员陈秉中指出,黄洁夫在访谈中隐晦地承认活体移植器官的事实。

中共摘取活体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移植牟利最早在2006年3月由两名证人在国际上曝光。此后黄洁夫对器官移植问题频频发声,至今至少变换了七种说法,但始终无法解释移植量的爆炸式增长。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中共用死囚犯由来已久这是事实,但是所不同的是,在99年以后就是2000年开始出现爆炸式的器官移植增长,这个同迫害法轮功同步的这个变化不是因为死囚犯,2000年前后,死囚犯在中国大陆来讲没有大的变化。〞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过调查发现,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有891家医院进行过器官移植手术。其中实施肾移植的医院,在2001年有106家,到2006年增加到368家。仅根据这些医院公开的移植数量,从2001至2006年它们就至少实施了三万多例次的肾移植,相当于前40年的总和。而真实的移植数量,据多个机构调查,远远超过这个数量,用死囚和捐献根本无法解释。

而黄洁夫个人操刀的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也不透明。根据2013年3月《广州日报》披露,黄洁夫对该报表示,2012年一年他一人主刀的肝移植就达500多例,其中仅1例是自愿捐献的。黄洁夫在12年来至少执行了数千例移植。

从2015年1月1号起,中共声称已全面停用死囚器官,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

但2017年10月20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最新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中共器官移植数量仍旧很大,患者等待供体时间很短,捐献器官很少,大量移植器官来源不明。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表示,2015年后,中共还通过系统编造的数据、移植中心橱窗展示、在海外的公关活动等,营造出已停止外国人器官移植旅游的假象。但调查显示,海外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依旧兴旺,并且中共正在通过〝一带一路〞向亚洲、以及其它地区扩张器官共享协议,试图将整个国际社会卷入其强摘器官罪恶。

采访/常春 编辑/陈洁 后制/周天

俞晓薇:杀人犯监督器官移植是“中国经验”?


“中国国际器官移植网络辅助中心”在其网页列出了针对外国病患的器官价格──心脏15万美元,肾脏6万美元,眼角膜3万美元。(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8年06月08日讯】近日,中共官媒连续发文,炒作大陆在器官移植方面的“成就”,指其为“中国经验”。黄洁夫等人出面,反驳有关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纪录片和报告,但是除了 “不值一驳”的说辞外,却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资料和证据。

1999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2001年,大陆器官移植开始飙升,迅速发展为利润巨大的另类产业,并且吸引外国病患前往“移植旅游”。2006年3月,有证人在海外现身,首次曝光中共在劳教所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焚尸灭迹。之后,针对这一指控的调查随之展开,相关报告也陆续问世,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和正义民众的谴责。

对于活体摘取法轮功等良心犯器官的指控,中共在拒不认账的同时,不仅出尔反尔,而且一直无法回答以下问题:大陆器官移植起飞的时间点为何与镇压法轮功契合?在器官严重短缺的大陆,等待供体的时间为何短得离谱?为何拒绝海外独立调查人员入境考查?

器官捐献的光环背后

今年5月24日,在世界卫生大会的一个边会上,黄洁夫等宣讲大陆器官捐献的“进步”。陆媒报导说,“特别是2015年,中国政府宣布全面停用死囚器官,公民自愿捐献已成为人体器官唯一合法来源。”

仅凭公民捐献就能够满足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的需求吗?来看海外的调查追踪:“追查国际”在2015年12月6日至17日期间,分别调查了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了解2015年的器官捐献情况。

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市红十字协会值班职员说,红十字会捐献系统正在筹建,还没开始”;“天津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说,从2003年建库(器官捐献库)到现在捐了170多个”;“上海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工作人员说,从2014年开始到2015年,全上海市器官捐献成功的只有5例”。而河北秦皇岛和河南濮阳器官捐献办公室都向调查人员表示,目前(调查时)还没有成功一例。

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副院长郑哲在发布会上说,2017年,中国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5146例,进行器官移植手术1.6万例。

5146对1.6万,乍看起来,这一比例导向合理推测,即一例捐献者或可提供3个器官。然而,事实上,5146例捐献,并不意味着5千多个或1.6万个器官适用、并已用于移植手术。考虑到死亡时间、器官保存条件、供体与受体的配型等严格的医学限制,真正能够用于移植的器官数字,肯定远远低于捐出的器官数字。因此,郑哲提供的1乘3的例子,要大打折扣。

中共支撑的器官移植

有外国专家认为,“器官移植‘中国模式’的最大特点是中国政府的强力支持”。“中国政府”乃中共政权,它的“强力支持”值得探究。

2016年6月22日,三位独立调查员——大卫‧乔高、伊森‧葛特曼和大卫‧麦塔斯联合发布了约24万字的关于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调查发现,中国的器官移植具备“按需移植”的特征,虽然缺乏有效运作的器官捐献系统,却一直有着充足的器官供应。

这份报告基于对中国数百家移植医院的调查,引用了2,300多条参考文献,取材包括媒体报导、大陆官方宣传材料、医学期刊、医院网站、以及大量被删除的网页存档。报告对大陆移植医院的器官移植手术量、病床周转率、移植专业人员数量、技术培训、政策法规、政府资助项目等进行了深入分析。

中共对此报告,只是一概笼统的否认,而未能有针对性地逐项反论。拒绝调查员入境中国,恰恰表明当局的心虚。

以色列著名心脏外科医生雅各‧勒维(Jacob Lavee)讲述过一个病例:2005年,他的一位等待心脏移植的病人告诉他,以色列保险公司安排他去中国换心脏,手术已经安排在两周后进行。勒维教授感觉非常奇怪,移植心脏的手术怎么能够提前确定日期呢?结果,那位病人真的在预定的日期换了心脏。

2007年,云南昆明肾脏病医院介绍该院肾移植手术的优势时,提到一点:“本中心每周都有器官移植手术,是全国唯一开展供体找受体的器官移植医院”,还说:“若不成功,做到成功为止,不再收取手术费用。”

显然,出现在大陆多家医院的源源不断的器官供体,非是某个贩卖器官的个人或团伙所能触及和掌控的。


在英国和加拿大,肝移植的等待供体时间为几年,而大陆则只需要几周。(视频截图)

大卫‧麦塔斯表示,中共镇压法轮功学员的政策是“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活摘器官正是肉体消灭的一种手段。他认为,众多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都接受过体检和验血,就是为器官配型作准备,没有其他的解释。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也对活摘器官进行了10余年的持续追查,包括对5名中共政治局常委、1名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长等,对中国865家器官移植医院的上万通电话调查,对9500多名移植执业医生的几十万份公开媒体报导、医生论文、医院网站备份和数据库资料的多轮搜索和分析论证,共采集到两千多个电话录音证据,获取了上万条资料证据,证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下令、中共主导的国家系统犯罪。

在“追查国际”的电话调查中,中共原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亲口供出:是江泽民直接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共前国防部长梁光烈也承认:中央军委曾开会讨论过军队医院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中共原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听到“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话题后,马上回答“周永康具体管这个事,他知道。”

视频:《医疗群体灭绝》(Medical Genocide)(“中国器官摘取研究中心”制作)

罪犯的话

据报导,在2017年世界卫生大会上,中国代表团提出设立世界卫生组织器官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对成员国的器官移植进行监督。黄洁夫称,此建议正在实施中。

中共为了摆脱活摘指控,又搬出新花样:把自己装扮成维护合法器官移植的义士。犯下活摘罪行的中共提出建议,并加入委员会,这无异于让杀人犯来监督医生拯救病人,实在是荒唐绝顶。

2014年10月30日,“追查国际”发布了“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涉嫌推动和参与活摘器官、误导国际社会的调查报告”,指出“黄洁夫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有大陆网友留言说:“黄洁夫你一共杀害了多少中国人你自己心里清楚。”

意大利参议员毛里齐.罗曼尼(Maurizio Romani)是该国在2016年11月23日通过禁止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的法律规定的主要推手。他说过:“一个曾在中国推动强摘器官的人(黄洁夫),不是政治罪犯就是宗教罪犯。”

中共是个什么样的党?践踏人权、漠视生命,其建政以来造成了8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时至今日,它还在以酷刑、精神摧残等各种手段迫害善良的民众。这个政权的任何承诺都不可信,为其代言者同样不可信。

结语

中共若想洗脱活摘的指控,只需打开大门,欢迎专业调查人员到访,允许他们进行不受干预和限制的自由调查活动,包括走访移植医院,访问医生、护士、接受器官移植的国内外病患及家属、器官捐献者的家属,以及各省、市红十字会等相关机构的各级人员等,查看相关的各类数据库等等。而中共所做的,却恰恰相反:将独立调查员拒之门外,召开闭门会议,通过媒体发布消息、鼓噪造势,营造对中共有利的局面,自欺欺人。

器官移植,事关生命安全、尊严和道德良知。活摘器官是丧失道德底线的反人类重罪。此罪行与迫害法轮功紧密相关,涉及中共前最高领导人、许多部门系统的高官和各级人员。中共因此拚命掩盖真相,企图以谎言骗取信任,阻挡罪行被清算。

对于中共在器官移植方面的新近动作,国际社会必须警觉。为凶手放行,代价是牺牲更多无辜的中国公民的生命,等同共犯。中共推销的“中国经验”、“中国模式”,包裹着血腥的罪恶。

责任编辑:高义

立法打击器官强摘 加参议院举办专家听证


左起David Kilgour、参议员Jane Cordy、参议员Nancy Hartling、参议员Thanh Hai Ngo、参议员Wanda Thomas Bernard、参议员Salma Ataullahjan、David Matas、和参议员Kim Pate,在法案S-240听证会后合影。(周荔敏/新唐人)

大纪元2018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报导)5月23日,加拿大参议院人权常务委员会举办S-420法案的听证,论证加拿大应该有自己的立法,以打击器官贩运,特别是当涉及到强迫摘除器官的国家,如中国。

贩运人体器官是全球问题 加国需要立法

S-420法案倡议者参议员Salma Ataullahjan说:“贩运人体器官已成为全球性问题。”

该条例草案旨在修订《刑法典》,以创建与贩运人体器官和组织有关的新罪行,同时寻求修订《移民和难民保护法》,禁止任何从事贩运人体器官或组织的永久性居民或外国国民进入加拿大。

据Salma Ataullahjan参议员介绍,加拿大目前尚无禁止器官移植旅游的立法,移植旅游是指出国旅行购买器官,然后返回加拿大的做法。

Ataullahjan说:“器官贩运是针对贫困和其他弱势人群的一种做法,违反公平、正义和尊重人类尊严的原则。”

中国强摘器官严重 法轮功学员是主要受害者

前国会议员兼亚太司司长David Kilgour先生也出席了听证会,他强调了中国局势的严重性。

Kilgour说:“让我一直不能释怀的一点是,一个母亲的悲剧,为了让她的孩子可以上大学,她出卖肾脏。”他表示,现在,世界上196个国家中,只有一个国家,以政府方式运行这一贩运──在中共操控下的中国,受害者中没有幸存的。

他表示,重要的是要区分,在某些城市隐秘发生的事件和类似中国发生的国家级事件。

根据 Kilgour和温尼伯人权律师David Matas的调查,中共一直在大规模从良心犯身上获取器官──主要是法轮大法学员,这些行为助长了对中共官员有利的上亿美元的业务。

Matas也在听证会上发言,他说在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国的器官移植人数迅速增长。

Kilgour、Matas和美国调查记者、作家Ethan Gutmann在2016年进行的最新调查显示,每年至少有6万个器官移植在中国发生──远远超过中共政府援引的官方数字1万。

“算起来,这意味着在中国,每天大约150人因器官强摘被杀害。在这些行动中,没有幸存者。”Kilgour说。

“非常刺耳”的案例:一加拿大医生的50病患去中国移植器官

该参议院法案类似于C-350法案,是由保守党议员Garnett Genuis提出的一项私人法案,该议案正在国会推进。一般,私人法案很少成为立法,但Garnett Genuis和 Ataullahjan希望参议院法案的存在有助于确保其通过。

自由党和保守党党团议员也曾提出类似的法案,包括两次由自由党议员Borys Wrzesnewskyj和前自由党议员、前司法部长Irwin Cotler提出的法案。

参议员Jane Cordy表示,多次看到法案被由自由党和保守党提出,但总是一无所获,她说,“必须反躬自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采取立场,做一些事情。’”

她补充道:“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认为,有时我们在加拿大作壁上观,认为不会影响我们,但当我听到多伦多一个医生让50个病人去中国移植器官,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刺耳的。”

Cordy指的是Matas报告中的例子,多伦多St. Michael’s Hospital医院的一名医生的50个病人去中国接受了器官移植。

包括台湾、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和挪威在内的一些国家,通过了限制其公民在国外接受器官移植的立法。

制止器官贩运需要立法威慑

Ataullahjan认为,如果该法案通过,那些欲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游客,对器官的来源会更加清醒。

“他们会看见他们将进入的是什么样的国家,……在那里有很多浑水,没有明确的法律。”

Matas说,这项立法还将对参与强迫器官摘除的中国医务人员起到威慑作用。

“中共根本不在乎。他们首要关注的是控制民众,而不是尊重人权。但移植行业并不像,中共关注控制那样,受到关注。”

他说,参与器官强摘的人不能进入加拿大,甚至更糟,这些人会被起诉,如果你被允许进入,这意味着他们会被起诉。“即使被起诉的人数很少,也会发出(警告)讯息。”

参议员吴蓝海(Thanh Hai Ngo)提出了一个想法,即是否可以根据加拿大新近通过的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制裁那些强摘器官的责任人,该法案的目标是对侵犯严重人权行为负有责任的外国人。

Matas回答说:“从法律上讲,他们在这项立法的范围之内,可以加入到(嫌犯)名单中。”#

责任编辑:岳东卿

英国议会强摘器官举证 谴责中共暴行

新唐人2018年04月18日讯】日前,在英国伦敦国会大厦召开了揭露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罪行的圆桌简报会议。由两名国会议员主持,众多关注强摘器官人权问题的各界人士都前来参加。

专家在周二的会议上揭示,强制性的器官摘除在中国仍然持续,中共政府声称从2015年1月1日开始就已经停止使用死囚犯器官并不属实。

北爱民主统一党国会议员Jim Shannon:〝这是大规模的强制器官摘除。就是我们在这里讨论的议题。并不是人们自愿捐献器官,而是千千万万的人被强迫摘除器官。〞

加拿大前亚太政务司司长大卫・乔高:而证据显示大部分移植器官,都来自法轮功学员、基督教徒等遭受中共迫害的人士。

杨百翰大学政治科学系教授David Kirkham博士:〝与会者有广泛的关注点,来自不同领域,为这次会议增添了很强的可信度。

周二(4月17日)的圆桌会议,是继去年12月14日以来,由国会议员主持,在英国议会内召开的第二场揭露中共强摘器官的简报会。

北爱民主统一党国会议员Jim Shannon:〝现在在这间会议室里,有保守党、北爱民主统一党、工党党员,可能还有一些上议院议员。

新唐人记者舒雅英国伦敦报导

美卫生年会曝中共活摘器官最新发现(视频)


2017美国公共卫生协会年会期间刊出的中国活摘器官研究中心海报。(中国活摘器官研究中心提供给大纪元)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3日讯】11月4日至8日,2017美国公共卫生协会(APHA)年会暨博览会在亚特兰大佐治亚世界会议中心(GWCC)举行,来自全球12,000多位公共卫生领域的政策制定者和专业人士出席大会。

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中国活摘器官研究中心(COHRC)首次以展览、专题报告和调查影片参加了该年会,报告了中共掩藏的持续十七年的按需杀戮强摘良心犯器官进行移植的群体灭绝罪行。

APHA成立于1872年,在全球有超过25,000名会员。该年会暨博览会是全球最大的公共卫生专业会议,涵盖公共卫生科学和实践的最新研究成果与趋势,吸引了众多著名学府、研究院、政府部门、公共卫生机构等参加,其中不乏来自中国的专业人士与学子。

连日来,中国活摘器官研究中心的展位成为博览会热点之一,吸引众多访客。人们在此了解、讨论如何制止发生在中国的器官移植业的群体灭绝,将4,000多份资料和DVD光盘带回各自的机构。

在11月7日的人权研讨会上,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Maria Cheung博士和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Mike He博士介绍了该研究中心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移植的最新发现。

中国活摘器官研究中心的另一项成果──调查纪录片《医疗大屠杀──掩藏在中国器官移植业的群体灭绝》于11月8日在APHA全球公共健康电影节上放映。

观众纷纷在超过播放时限后要求继续播放该片、索要影片DVD光盘并表示,这是在电影节上看过的最重要的影片。该片目前已被翻译成十多种语言,呈递给各国首脑政要与重要组织机构。

中国活摘器官研究中心负责人Grace Yin说:〝人们一直以为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器官移植国,而我们历时十年的研究发现,2000年之后的短短六七年间,鲜见器官捐献的中国就跃居为真正的器官移植量最大的国家。全美年均6,000例肝移植在中国一两家移植医院就可做到,仅几家医院就能超过中国官方宣称的每年1万余例的总量。〞

〝而中国在2010年前并无任何器官捐献系统,2013年底宣布的全国器官捐赠分配系统至今都未产生与实际移植量可比拟的捐赠。中国高调承认使用的死囚器官只占移植器官源的零头,中共从未承认、更未停止过法外大规模按需杀戮强摘良心犯器官,这才是中国庞大移植产业的真正主要的器官来源。〞Grace Yin表示。

中共将器官移植的规模与来源视为国家机密,一直在对移植数量层层缩水造假、系统销毁证据。Grace Yin表示,基于中国卫生部对移植中心维持资质的最低床位要求,研究中心估算出169家获准移植医院的约7万例的最低年移植容量理论值,并对这些移植中心的相关数据进行了系统发掘,在此基础上分析、验证了中国移植系统的规模。

据中心研究员David Li介绍,该研究团队从互联网存档、医学期刊、官方网站、媒体报导、国家政策及行业法规、设备采购、工程招标书、科研项目、基金、专利、获奖等渠道发掘信息,对医院和人员资质、年收入、手术量、移植病床数及使用率、手术设施等进行系统分析。

他表示,确证这些移植中心的规模都大于最低资质要求,实际移植床位通常是最低要求的数倍,甚至高出量级;而在2007年有上千家医院向卫生部申请继续移植的许可,理论上这些医院都满足最低移植容量要求,后来很多未获准医院仍在继续开展移植。因此,中国实际器官移植量远高于最低年移植容量7万例,自2000年以来的移植量应远超过最低系统容量的1百万例。

2006年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移植的罪行曝光后,中国器官移植业反而出现各方面的稳步增长,器官移植更加系统化、专业化、规模化。

中国器官移植业掌门人黄洁夫公开表示制约中国器官移植产业发展的瓶颈是医疗设施和专业人员,而非移植器官的供源,并向海外拓展招揽生意、推动建立器官输出平台,多次宣布近两年会将获准的移植中心从169家增至300到500家。

中国于2013年底宣布启用〝全国器官捐赠与分配系统〞,并在2015年宣称已停用死囚器官,将全面转向公民捐赠器官,这些宣传令一些西方政府、机构和民众以为中共已经改良,强摘器官已经停止。可最新调查结果显示,移植医院仍在开足马力做移植,可全国器官捐赠与分配系统仍只是名义上存在,移植医院大多无法登陆访问系统,却另有充足、高质量的器官来源。中共官方承认的死刑犯和自愿捐赠器官源只是掩盖中国器官移植供体的真实来源的幌子。

中国活摘器官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中国器官移植业在本世纪初经历了爆炸性增长:器官移植中心的数量从2000年前的150家增长至2007年的上千家。这与1999年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学员的〝从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这场文革之后最大的政治运动同步。

中共政权将器官移植作为国家战略,持续纳入国家〝五年计划〞,移植中心普遍从〝国家科技支撑计划〞、〝863中国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973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等国家重点项目以及军队和地方各级政府中获取了大量器官移植的相关项目和资金支持。

报告说,活摘器官移植既是中共从肉体上消灭〝国家的头号敌人〞的手段之一,也为医院和医生提供了无本万利的生财之道。这些发掘出的证据与数据从不同角度与层面拼合出这个由国家组织驱动、军队和地方机构协同实施的医疗系统群体灭绝的操作系统全景。

大会期间,与会者对中国活摘器官研究中心带来的信息及分享的研究成果表达谢意,一百多位来宾留下联系方式以期获取更多的信息和深入报告。

著名学府的院长、教授们认为这场发生在当代中国医疗系统中的群体灭绝是生命伦理课程的生动案例和极佳教材,希望将此纳入大学及研究生课程与专业人员再教育课程,邀请中国活摘器官研究中心去本院做讲座和交流。来自不同领域的学者从中捕捉到新的研究方向和课题。鉴于中国与各国医疗机构、供应商及患者在此领域的互动已令之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罪行,伦理、人权及法律专家就增进社会认知及推动立法防止本国机构和个人卷入其中、协同犯罪提出了建议,一些联邦和州政府官员表示会尽所能支持和推动各级政府对此形成决议和立法。

时逢二战纽伦堡医生接受审判70周年,中国活摘器官研究中心于今年3月底4月初还曾在美国器官移植协会年会上参展;10月中旬也曾应邀在美国生物伦理及人性协会2017年会专题研讨会上交流了历经十年所得到的研究成果,深入分析了中共强摘器官移植的性质、严重程度、规模和对世界的影响。

国际学术界和公共卫生领域已开始关注中共活摘器官问题,并对其反人类性质形成主流共识。

调查纪录片《医疗大屠杀—掩藏在中国器官移植业的群体灭绝》: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