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州立法委员发函医学协会 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大纪元2019年05月29日讯】2019年5月,美国明尼苏达州参议院和明尼苏达州众议院的成员向明尼苏达州医学协会(MMA)发出正式信函,表达对中国(中共)强行摘取器官的担忧。

明慧网报导,由明州参议员Jim Abeler和众议员Nels Pierson分别撰写的信件得到了77位议员们的联名支持,其中两位是执业医师。

这两封信都表达了对明尼苏达州居民从中国等国家获取来源不道德的器官的担忧,并提到了对“在明尼苏达接受过培训的中国医务人员”的关注,这些人可能协助强行摘取器官的行为。

明尼苏达州医学协会(MMA)是一个非营利的专业协会,它代表明尼苏达州的医生和医学院学生。

自2014年以来,明尼苏达州立法机构一直关注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迫害和被强行摘取器官的问题。2014年,明尼苏达州众议院议员致信明尼苏达州卫生部和明尼苏达州高等教育办公室。信中询问了中国和明尼苏达州之间关于器官移植的任何潜在性合作。

2016年5月,明尼苏达州参议院一致通过参议院决议SF2090,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所有囚犯和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特别是对法轮功和其他宗教少数民族团体成员。”

2018年,100多名明尼苏达州立法委员签署了一封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敦促他结束对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关注法轮功被迫害问题的决议也已在明尼苏达州第91届立法机构(2019-2020)中提出。参议院的SF2014决议案和众议院的HF2500决议案目前得到了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和众议员的大力支持。

以下是明尼苏达州立法委员的有关新闻通讯:

强行摘取器官是指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从活着或者死亡的个体中摘取器官。这是中国监狱里疯狂膨胀发展的罪行。中共政府正在利用被监禁的人,特别是那些有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的团体,比如法轮功学员,来支撑非法器官移植业的发展。明尼苏达州众议院和参议院正在努力提升民众对这一问题的认识。

由77位立法人员联名签署的发送给明尼苏达州医学协会的信函要求他们(医学协会)对强行器官摘取的行为以及可能前往中国做移植手术的明尼苏达州患者表明立场。 “我们需要一个计划和指导方针,以防止任何人从中国这种骇人听闻的罪行中获利。”

参议员阿贝勒(R-Anoka)说:“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要继续谴责强行摘取器官行为,并劝阻我们的公民不要利用这种反人类的罪行。”

参议员卡罗琳·莱恩(DFL- Columbia Heights)称:“这是一个严重的人权问题,我们都需要对这种罪行发声表态。”

明尼苏达州和美国众议院都通过了反对这种罪行的决议案,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首先是提高民众对此的认识,并且要求医疗领域的工作人员站出来发声并制定计划来对抗当前的体制。

众议员纳尔斯·皮尔森(R-Stewartville)补充说:“我的父亲是一位心脏移植的接受者,所以我非常清楚我们要努力支持那些需要移植手术的公民。但是强行器官摘取是一种令人震惊和发指的做法,我们必须努力阻止它,并保护受到这种不道德对待的人们的权利。”

以下是明尼苏达州众议院向明尼苏达州医学协会发出的正式信函。明尼苏达州参议院也发出了类似的信函。

2019年4月
西尔弗史密斯总裁
明尼苏达州医学协会

亲爱的西尔弗史密斯夫人,

我们希望向明尼苏达州医学协会询问有关我们对明尼苏达州患者在中国等国家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的担忧,那些器官的来源可能是非道德方式获取的。此外,在明尼苏达州接受过培训的中国医务人员可能会协助参与器官强行摘取的行为。

如果(医学协会)有预防措施的指导方针,我们将会非常赞赏。(指导方针会)支持我们防止明尼苏达州患者前往外国进行非道德获取的器官移植手术以及防止在明尼苏达州接受过培训的中国医务人员在返回他们本国后参与强行器官摘取。

根据研究人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2016年发布的调查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大屠杀〉续》(Bloody Harvest / The Slaughter-An Update),中国器官移植行业每年进行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中国共产党参与了“大规模屠杀无辜者,主要是以信仰为基础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维吾尔族人,西藏人和家庭基督徒成员,以获得用于移植的器官。”

2006年9月,时任明尼苏达大学公共卫生医学院人权与健康项目主任的柯克·艾利森博士在一次关于器官摘取的国会听证会上发表了声明。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众议院第343号决议,谴责中国由国家批准的系统地从异议良心犯中获取器官。

2016年5月,明尼苏达州参议院一致通过了SF2090禁令,并试图起诉参与非法摘取人体组织或器官的个人。

2018年,100多位明尼苏达州立法委员联名签署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信中指出,中国器官移植业领域的器官来源不透明,不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标准的要求进行。明尼苏达州立法委员承认习主席并不负责发动对法轮大法/法轮功的迫害,但要求习主席公开谴责这一反人类罪。多年来,明尼苏达州的立法委员一直在采取措施,保障那些需要和寻求移植手术患者的权利和利益,同时也保护那些受害者的权利和利益,(他们的)器官可能以不道德的方式被获取。我们要求您回复我们的询问。

责任编辑:高静

德国国会举行首次强摘器官罪行听证会(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明慧德国记者站综合报道)“与世界上其它国家的黑市器官贩卖不同,中共对良心犯的按需强摘器官移植由政府驱动,产业化运作,由军队和地方共同参与实施,是21世纪最可怕的人权灾难之一。”来自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简称COHRC)的研究员,大卫·李(David Li)说。他受德国国会议员邀请,在德国国会人权委员会听证会上介绍了该中心的调查结果。


图1: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下午,德国国会人权委员会举行中国人权问题听证会,关注在中国发生的强摘器官罪行。


图2:来自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简称COHRC)的研究员,大卫·李(David Li)在介绍调查结果

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下午,德国国会人权委员会举行公开听证会,聚焦中共在中国及海外对少数族裔和宗教信仰团体的迫害。二十多位国会议员出席了听证会。与此同时,德国法轮功学员在国会外举办活动,呼吁共同制止中共迫害。

听证会邀请了非政府组织专家、少数民族团体代表和学者陈词,其中来自北美的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代表,介绍了在中国持续发生的医疗系统中隐藏的群体灭绝罪,以及其背景――江泽民发起的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数据和实例令现场观众震惊。这是德国国会首次把强摘器官作为中共迫害人权主要罪行之一举行公开听证。

中共控制下的杀人系统

根据COHRC研究中心的调查,在器官捐献系统并不完善的中国,器官移植产业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有了蓬勃发展,二零零六年有证人在海外曝光,中共从关押法轮功学员身上强行摘取器官,贩卖给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来牟取暴利。由此,国际人权活动家和各方专家展开了一系列独立调查。

大卫·李在证词中说,根据中心搜集的中国媒体报导和网站信息,目前全中国一百六十九家中共卫生部批准的器官移植医院每年的手术容量达七万例,实际每年实施的移植手术量可能远高于这一最低标准。即使如此,这个数量也远大于中共官方公布的每年介于一万例到一万五千例之间器官移植量。

更令人怀疑的是,海外媒体和调查员通过和各家器官移植医院接触,发现它们宣称的病人等待匹配器官时间只需几天或几周,而不是国际上通常的几年时间。更多调查结果指明,在这个表面由医疗系统运行的暴利产业背后,是一个由政权操控、军队参与的按需杀人系统。研究中心下一步将公开更多最新调查结果。

当议员问到,强摘器官罪行在中国主要针对哪些人群时,大卫·李指出,主要针对良心犯和其他关押的犯人,良心犯主要包括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团体,还有维吾尔族人等受迫害的少数族裔。

人权组织主席:法轮功学员承受着严重的迫害

说起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受邀作证的德国人权组织“受威胁的民族”主席奥其·得利斯(Ulrich Delius)作证说,二十年来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一直承受着严重的迫害,据他们了解的信息,至少已有四千三百人在中国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

奥其·得利斯(Ulrich Delius)作为人权组织的亚洲问题专家,写过很多关于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报告,他也亲自到中国做过调查,想知道法轮功修炼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发现都是些普通人,其中还有不少老年妇女,她们相信通过炼功能给自己身心带来好处,而政府却三番五次把她们关押起来,逼迫她们放弃信仰。

奥其·得利斯(Ulrich Delius)总结说,不管是针对法轮功,还是针对藏人或维吾尔族人,中共的镇压都有相同之处,即那些受迫害的对象都是在信仰中探求生命的意义,寻求更深刻的东西,尤其是在经济和社会生活对许多人来说日益艰难的中国,中共无法在思想上控制他们,这就成了这个政权的心病。

法轮功呼吁制止迫害 议员支持


图3:五月八日,柏林法轮功学员在德国国会外呼吁停止迫害。

在德国国会举行中国人权听证会的当天,德国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国会大楼前举办活动,炼功、发资料和征集签名。

柏林法轮功学员弗朗茨·布罗克(Franz Bröcker)是这次活动的协调者,他说,“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因为其信仰受到血腥迫害,已经快二十年了,他们只是想做好人,信仰真善忍,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如果连这样的人都要受打压,那真是每个人都要起来反对这种不公了。”

柏林法轮功田先生和太太都年近七旬,因不堪忍受迫害在国内流离失所,避难海外。田太太希望德国国会和政府能向中共施压,早日停止强摘器官,停止迫害。老俩口的儿子田世臣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被劫持到单位谈话,之后离奇死亡。火化后家人发现他的骨头是红色的,特别是上半身比下半身骨头要红的多, 有经验的人说只有中毒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图4:国会议员(左二)到法轮功信息台来询问其在中国受迫害真相。

一名执政党的国会议员,一早就带着助手来到法轮功的集会场地,想了解更多关于迫害的内幕,并签名支持。

路经国会的柏林市议员罗纳德·格莱斯(Ronald Gläser)对法轮功受迫害早有耳闻,他来到学员活动地点表示支持,他说:“法轮功讲述的关于迫害的真相,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国会里代表民众的议员一定要对此引起关注。”


图5:柏林市议员Ronald Gläser到学员活动地点表示支持。

颜丹:对“活摘器官”保持沉默的代价


这幅油画展现了活摘器官的现场,里面有正遭到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以及犯下滔天大罪的人们。(油画:《苏家屯的罪恶》(《Organ Harvesting》)董锡强,油画,170x130cm,2007)

大纪元2019年04月22日讯】不久前,推特上一段拍摄于中国大陆的视频引起了推友们的关注。有推友描述道,“这是在中国某地一个小区里,一个少年人贩子在拐骗儿童时被抓到,刚送进小区保安室时,该少年人贩子、孩子及保安的对话。这个少年对保安供称,他哥哥已经拐骗了五个小孩,并且都杀了。保安问他是不是杀了卖器官,他回答说是。在场的民众气愤议论……”。

这段视频之所以令人震惊,是因为大家猛然间发现,中国盗取、贩卖器官的恶行竟如此猖獗:人贩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走进人群密集的小区拐走孩子、强摘其器官。猖狂的器官贩卖者似乎无处不在,稍不留神,每个中国人都可能成为他们眼中的“猎物”。

然而,此情此景虽突然,但决非偶然。早在2016年,就有移民美国的红二代在海外披露,“活摘杀人牟取暴利已经在中国大陆全面铺开,活摘的对象也已经扩大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就刹不住了”。他所提到的“开了这个口子”,指的就是“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肇始之因。

恶人当道,离不开旁观者的“选择性失明”。江泽民制造的这个邪恶之因背后的强大推动力,正是“中共当初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时,不仅有人不信,还有人叫好”。对于这样的麻木不仁,或许有人要辩解,叫好的不过是个别、少数而已。但一直以来,对法轮功遭到迫害不听不看、不闻不问,始终保持沉默、甚至冷漠的“超然”者,却不在少数。

这不禁让人想起镌刻在波士顿大屠杀纪念馆外石碑上的那首著名的诗——“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当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当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最后,当他们对付我的时候,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这首诗之所以被放置在城市中心、众目之下,就是为了时刻提醒人们“沉默暂时是沉默者的通行证,却终将是沉默者的墓志铭”。每个在暴徒与罪恶面前沉默以对的人,都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如今的中国,不就是在频繁上演这样的悲剧吗?曾有文章指出,“中共惯用暴力与谎言让中国民众在罪恶面前保持沉默。正是这集体的沉默纵容了黑心问题的坐大。人们选择沉默,固然有其谋求自保的种种难处。但在一个充斥着暴力与谎言的社会,沉默的代价是可怕的”。

于是,到今天,“不光是法轮功学员,不管什么人,能拿来杀的,都杀了卖器官”;“除了被关押的人,还包括那些无依无靠的流浪人员,都被有关机构以‘关怀生活’为名,纳入活摘数据库,一旦配型成功,这个人就会‘失踪’”;“还有以招工为名,骗来大量的年轻劳动力集体关起来活摘”;现在连“拐卖小孩、活摘(其)器官,也成了这个恐怖产业链中的一环”。

即便如此,中国人也仍然想不到,如今的“人人自危”正是为当初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所付出的代价。更让中国人想像不到的是,他们在暴政之下习惯性的沉默,实则与党文化造就的“超然”意识有关。

《解体党文化》有章节介绍,现在的中国人“已经不愿卷入共产党的那些政治斗争去了”;“这种‘超然’,就是不去探究事情中的细节和对错,也不愿去听取别人的申辩和了解有关事实,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而,“共产党绝不会允许真正的‘超然’”。中共所期待的,是“那些不愿卷入的人作壁上观,表现出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如同“盗匪在一辆公共汽车上公然抢劫、强奸的时候,他们最希望的就是全体乘客都装作聋子、瞎子,这样他们行恶的时候就可以没有任何压力和顾忌”一样。

由于中国人“在党文化中实际上很难真正地‘超然’”,“人们天天泡在政治中”,“党说表态,就去表态”,“党说谁谁不好,就跟着说不好”;因此,他们的“‘超然’超在不跟党‘斗’,……‘党指向哪就打向哪’”。更可怕的是,“由于今天人们的所谓‘超然’和对政治的所谓‘不关心’,使得中共的迫害能够更轻易地得手,更惨烈地展开”;“让中共虐杀迫害民众的行径得逞”。

可见,只要中共邪党存在,中国人就将继续为自己的沉默付出惨痛的代价,自觉不自觉地承受着因“助纣为虐”所招致的恶果。不制止中共的暴行,不解体中共这个邪灵,“活摘器官”不会停止。短短几年时间,“活摘”暴行已“深入寻常百姓家”,“活摘”罪恶已泛滥至全社会。当今的每一个普通中国人、每一个正常家庭都面临被“活摘器官”的危险。

责任编辑:莆山

欧洲议会通过决议 强烈谴责中共迫害人权


欧洲议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举行全体会议。(FREDERICK FLORIN/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祝兰法国斯特拉斯堡报导)复活节前夕,欧洲议会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了一项谴责中共迫害人权的决议。决议声明,鉴于中国的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劣,欧洲议会谴责中共对宗教信仰团体的迫害,要求中共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新疆人、西藏人、家庭基督教徒和法轮功学员。

4月18日,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召开的欧洲议会全体会议上,505名议员对此决议投了赞成票,18票反对,47票弃权。

决议案中提到,从2013年以来,中国人权状况持续恶化,中共政府对和平示威、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和法治国家的敌对态度变本加厉地持续增强;中共国家机构关押并提审数百名维权人士、律师和记者;信仰自由和凭良心行动的自由,跌到改革开放以来的新低谷;在中国因信仰而被关押的人数,比任何其它国家都要高。

尽管2018年9月梵蒂冈跟中共达成了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中国的基督教团体依旧受到越来越强烈的压制,不仅在地下教会,甚至在中共认可的教会中,出现骚扰关押教徒、破坏教堂、没收信仰标记物品,以及干涉教徒集会等情况;此外,中共机构还禁止未成年人参加宗教活动;2018年9月中共关闭了北京最大的非官方教会。

决议案中还提到,大量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聚居的新疆情况急剧恶化,其中提到大规模关押维吾尔族及其它少数民族的“再教育集中营”。

另外,中共大范围启动监控系统,包括脸部识别系统;拒绝大量来自外国的独立调查申请;对西藏加强监控措施,并对西藏人施暴并关押。

决议案由欧洲议会多个党派的57名议员共同发起。发起人要求,中共政府应立刻停止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哈萨克人、西藏人,并停止非法庭审,立刻关闭所有关押的场所,以及立刻无条件释放被关押者。

决议要求中共政府马上释放被关押的良心犯,包括法轮功修炼者,停止这种“让人失踪”的做法;并要求所有人可以自行选择法律顾问,能够跟家人联系,得到医生治疗,并允许他人研究他们的案例。

决议要求中共立刻释放被迫害的维吾尔人、信仰人士、西藏活动人士、作家、宗教领袖,以及因行使言论自由而被迫害的人士,要求中共立刻释放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等。

人权委员会副主席:中共对欧盟成员国施压

据德国西南广播(SWR)4月18日报导,欧盟人权委员会副主席芭芭拉‧洛赫毕勒(Barbara Lochbihler)要求中国保证宗教自由。她还提到,中共为了阻止欧盟的批判声音而大力施压。

来自德国的洛赫毕勒表示,中国的人权状况越来越严重,中共政府对每个批判性的言论进行惩罚,存在强制性的关押和审判;每一个宗教活动都受到严重限制,尤其是少数族裔和少数人的信仰团体,例如维吾尔人被送到再教育集中营。

此外,洛赫毕勒表示,中共给贸易伙伴施加压力,包括欧盟成员国,目的是不让他们支持关于中国人权的决议案;中共也通过投资的方式,例如“新丝绸之路”、购买希腊港口等等来对欧盟成员国施压让他们在中国人权话题上保持沉默。

责任编辑:周仁

中共强摘器官 芬兰议员吁将罪犯绳之以法

文: 芬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三月十九日,芬兰议会全球问题小组主席萨图•哈西(Satu Hassi),联名八位芬兰议会议员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栗战书,中共驻芬兰大使陈立,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时要求将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犯绳之以法。


图:芬兰国会大厦

九位议员分别来自芬兰七个不同的政党,包括正统芬兰人党、中心党、左翼联盟党、绿色联盟党、芬兰社会民主党、芬兰基督教民主党和瑞典人民党。

全文翻译如下:

赫尔辛基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栗战书
中共驻芬兰大使陈立

各位阁下,

作为芬兰议会议员,我们对有关中共暴力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报道日益关注。这一议题已在中芬人权双边会谈中多次讨论过。

最近,我们注意到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主持的独立法庭的工作。独立法庭正在调查在中国发生的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其他中国良心犯器官的罪行。二零一八年十二月,独立法庭作出临时判决,裁定这些指控是确凿的。

杰弗里尼斯曾在海牙国际法庭主导对塞尔维亚前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šević)的审判。

此外,欧洲议会和美国国会众议院在其决议中认定,强摘器官的供体来自良心犯的报告是“一贯的、可信的”。

预计独立法庭将于今年春天作出最后判决,届时犯罪者更多的罪行将曝光于天下。

这是极其严重的反人类罪指控。我们知道中国当局否认所有这些指控并将其称为反华宣传。

作为芬兰议会议员,我们认为,在大量证据面前,加上独立医疗专业人士和国际法律专家的介入,我们不能漠视这些证据,我们不能将它们视为谣言或宣传。因此,我们呼吁中国当局进行调查,并采取必要措施,将那些被证实参与这些罪行的组织或个人绳之以法。

芬兰议会全球问题小组主席萨图•哈西(Satu Hassi)

议会议员:
维勒•塔维奥(Ville Tavio)
艾拉•帕洛涅米(Aila Paloniemi)
汉娜•萨尔基宁(Hanna Sarkkinen)
欧蒂•艾尔兰科-卡希洛托(Outi Alanko-Kahiluoto)
埃尔基•图奥米奥亚(Erkki Tuomioja)
纱丽•埃赛亚(Sari Essayah)
汉娜•哈尔米帕(Hanna Halmeenpää)
伊娃•比奥代(Eva Biaudet)

澳洲议会报告敦促政府:制止非法器官交易


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安德鲁斯(Kevin Andrews)在澳洲联邦众议院呈交了有关器官贩卖和移植旅游的调查报告。(政府网站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8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报导)周一(12月3日),一份题为“人体器官贩卖和器官移植旅游的调查报告”呈交给澳洲联邦众议院。提交报告的议员安德鲁斯(Kevin Andrews)表示,澳洲需要采取更多措施阻止人体器官的非法交易继续发生。

该报告是由议会外交、国防和贸易联合常设委员会的人权小组委员会撰写的,报告就如何禁止不道德和非法的器官贩卖,向澳洲政府提出了12条建议,包括对中国器官移植产业的担忧。

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安德鲁斯在议会上表示,“器官贩卖是对人类尊严和权利的侵犯。澳洲政府必须阻止澳洲人和我们的社区到海外去寻找器官。”

目前约有1400名澳洲人正在等待器官移植,另有1.1万人正在进行肾透析,委员会认为澳洲政府未能减少等待器官移植的人数与自愿捐赠的器官供应之间的差距,可能会促使器官黑市、移植旅游的发展。报告敦促澳洲政府尽快采取行动制止这种非法交易。

他还表示器官贩卖是一个国际性问题,报告中详细陈述的一个例子就是外界对中共强摘器官的指控。虽然安德鲁斯在议会发言中没有点名中共,但他描述说:指控是“非政府组织和一些个人长久以来针对在某一特定国家发生的涉嫌人体强摘和贩卖器官的情况做出的。”

多机构对中共提出指控

委员会在议会调查期间收到了来自不同机构、团体及个人提交的陈述,包括法轮大法协会、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DAFOH)、人权法基金会、为正义而战基金会、停止中国的掠夺器官国际联盟(ETAC)等。这些陈述均指控中国的移植用器官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包括法外处决的良心犯在内的人,如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成员、西藏人、维吾尔人和良心犯。

报告中还提到,器官是“按需”供应,很多团体都谈及中国器官移植等待时间短的问题。ETAC在陈述中说,器官供体需要提前确认身份以进行匹配,“提前预定(移植手术)意味着器官来自于按需被杀的犯人。”

人权法基金会则指控中国存在着“不寻常数量的‘紧急’移植手术,即患者在就诊时急性器官衰竭,然后找到死亡的捐献者,进行移植手术,这些都在24小时内进行。这证明有一大批‘按需供应’的被死亡捐献者。”

另外,委员会还收到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提交的自身经历陈述,他们指控遭到中共非法关押、酷刑和“不寻常的体检”。报告中引述了三名法轮功学员的部分陈述,他们指控中共对他们非法关押期间,对他们强制验血,有的甚至还做了X光、CT扫描、超声波检查等一系列细致的体检。这被认为是为建立器官数据库而做的。

对于中国是移植旅游目的地和中国的处决犯人是器官来源的问题,报告中也分别引用了不同渠道的陈述和做了讨论。

人权小组委员会认为,“澳洲政府有责任尽可能地动用全部能力调查这些指控”。虽然中共强烈否认这些指控,委员会以获得的资料和各方陈述为基础,“更倾向于”得出以下结论:器官贩卖在中国已经发生,并可能还在继续发生。

另外,委员会担心,“当下任何前往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的人可能都是在参与不道德的(器官贩卖)操作。”

案例:真实人体展

报告撰写期间,“真实人体展”恰好于悉尼展出,因此报告最后一个章节用此展做案例研究。针对展览方参与人体组织和器官贩卖的指控,人权小组委员会咨询了相关的政府部门。

委员会认为,“人体的组织由其它国家进入澳洲境内,需要联邦考量道德问题。”“如果没有从捐赠者或他们亲属那里获得自愿签署的同意文件,以及有关证明,将人体组织(不论其来源)带到澳洲是不可取的。”

由于“真实人体展”主办方曾向新闻集团网承认尸体标本来源于中国,委员会的观点是,“在(展览方)获取人体组织的时间段,中国境内(人权)状况处于令人担忧的情况下,杀害良心犯的指控说明了提供这样的文件的重要性。对于诸如此类的公共商业展览,这一点尤其重要。”

然而,目前澳洲“各个州和领地的立法并不足以处理来自海外的人体组织存在的道德问题”。

委员会建议澳洲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合作,“确保任何个人、公司或法人团体以商业目的把人体组织引入澳洲,需提供可被证实的文件表明已获得捐献者或其亲属的同意,这可能需要联邦或州政府在适当的情况下进行法律修订。”

新州上议员胥布瑞杰(David Shoebridge)对本报表示,“我们必须紧急执行该报告中提出的建议,以确保任何进入澳洲进行展览的(真实)人体都得到了(死者或家属的)充分和自由的同意。”

“在新州,我们已有了文字上的(修订)草案,确保新州居民不能到海外参与器官贩运活动。这份报告为这项措施的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他还表示希望修订的法案能得到新州各党派的支持。

早在2016年11月22日,澳洲法轮大法协会就曾向由国会议员组成的人权小组委员会做了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简报。2017年6月21日,由议会外交、国防和贸易联合常设委员会委任下属的人权小组委员会对器官贩卖和移植旅游开展一个议会调查,委员会已就此问题召开过五次议会公开听证会。至本周一,委员会向联邦众议院呈交了详细的最终调查报告。

报告前言的最后一句话表明了委员会在道德层面对器官贩卖的态度:“问题的关键是,用善心和同情(的态度对待器官贩卖问题),而不是商业上的交易。”

责任编辑:宗敏青

《活摘》震撼美国大学 师生吁制止中共暴力


10月25日至26日,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右二)、犹他大学亨斯迈癌症研究所的肿瘤内科医生威尔顿·吉尔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右一)和曾经多次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于滋强(左一)在南阿拉巴马大学出席讲座及纪录片放映会。(王琼/大纪元)

大纪元2018年1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王琼、岳磊美国莫比尔报导)2018年10月25至26日,美国阿拉巴马州一所大学的师生们,了解了发生在中国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他们为此感到震惊,同时也希望尽自己的力量,让更多的人知道并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本次活动包括25日晚在春山学院举行的纪录片《活摘》放映会,以及分别在春山学院和南阿拉巴马大学医学院举行的关于“中共活摘与对美国的影响”讲座。在为期两天的活动中,主办方邀请了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犹他大学亨斯迈癌症研究所的肿瘤内科医生威尔顿·吉尔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和曾经多次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于滋强出席讲座及纪录片放映会。


2018年10月26日,在“中共活摘与美国关系问题”的讲座结束后,部分学生与三位嘉宾合影。照片: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前排左三)、犹他大学亨斯迈癌症研究所的肿瘤内科医生威尔顿·吉尔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后排左二)。(王琼/大纪元)

丹尼尔·马修斯(Daniel Matthews)是一名外科医生,他与正在读大学的女儿一同前来观看纪录片《活摘》。马修斯先生谈到:“当我们用外科医生的道德规范来衡量时,作为一名医师,我们发过誓不用医疗手段伤害人,我们只能为病人治疗,所以我知道这些外科医生在内心中有着剧烈的挣扎,我会真心祈祷他们会认识到他们所干事情的邪恶。只是我无法想像这些人是如何对待其他人的。”

马修斯还说:“我很高兴美国政府在一些立法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我认为,从全球医疗界来看,有很多健康医疗组织必须以某种方式,限制或禁止器官移植旅游进入中国的流程,如果这样的话,事实上,在中国就应该停止活摘器官,必须在那里停止。美国应该给中国经济施加压力。这是纯粹的邪恶,与世界历史上发生的种族灭绝罪一样。”

马修斯医生表示:“我试着跟上时事和全球新闻,但我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我对黑市器官捐赠问题很熟悉,但从来没听说过这种有组织的种族灭绝会在2018年发生,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在纪录片放映会上,有观众问到:“中国的医生和医院是否有可能自己选择不参与这样的犯罪行为?”犹他大学亨斯迈癌症研究所的肿瘤内科医生威尔顿·吉尔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回答说:“中共极权统治下,有很多为其服务的不同部门。很不幸的是,在中国的很多医院也是属于中共统治的部门其中之一,所以这跟美国的医疗机构非常不一样。在中国大陆,那些进行强迫活摘的医院和医生成为迫害工具之一了。”


犹他大学亨斯迈癌症研究所的肿瘤内科医生威尔顿·吉尔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王琼/大纪元)

在26日中午南阿拉巴马大学举办的讲座中,与会者问到:“为什么世界上的主流媒体没有报导相关事件?”吉尔克里斯博士谈到:“这有点像‘慢性种族灭绝’。西方媒体和学术界在国际社会上边缘化法轮功学员及他们所遭遇的迫害,为了表现中立,主流媒体对所有关于法轮功的报导都是采用中国共产党的叙述和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自己的介绍。这种极端的话语给人们造成了混乱,使公众难以了解种族灭绝罪行发生的实际情况,并对此采取果断立场。”

吉尔克里斯博士还谈到:“这个问题有一个很大的复杂性——中国的经济实力,中国媒体,中共的喉舌,有一个独特的声音(中共)控制着中国人所能看到的和听到的东西,缺乏对中国共产党了解的西方,在简短的新闻片中很难讲述复杂的故事。所有这些挑战,都增加了西方主流媒体对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进行报导的难度。”

在为期两天讲述中共活摘器官的纪录片放映和座谈会上,很多师生都表示希望能尽其所能来停止这场迫害。

Kyle Mistretta是Alpha Sigma Nu协会学生代表,也是本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他说他举办介绍活摘器官活动的原因是:“我们可以在美国对此发声,我们实际上是利用了这些在中国大陆里的人们所没有的东西来制止迫害。我们尊重生命,我们知道尊严应该是什么样的,所以我们必须为他人说话。”

Mistretta还说:“这非常重要,这也是停止这场迫害所需要的,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我们不害怕并一起努力站起来,把这场别人还不知道的迫害讲出来。因为如果你不这样做,没有人会知道的,所以我们不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做的,我们这样做是为了让其他人知道,有尊严的人们正在遭受迫害,我们都是人类,我们应该彼此尊重。”

Joseph Stautner是该校生物学预先健康专业的一位三年级学生,看完了纪录片后,他说:“我想在任何时候当你看到人们受苦时,你应该把他们的痛苦当成是自己的痛苦。你不能说那只是发生在另一个群体身上的事情。这(活摘)对我来说是发生在中国和美国的事情。在任何时候,当我们看到不公正时,我们看到这件事情发生的人,必须认识其不公正并应该站起来制止它。我认为正是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可以将其融入我们的生活中,我认为我们人生目的之一是帮助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们,找回公正。”

Sarah Hyde是Alpha Sigma Nu协会现任会长。她说:“在这个活动之前,我没有意识到这个活动会告诉人们这么多信息,我实际上没有意识到活摘器官这个事件在中国大陆是这么的普遍,这不仅仅是一些医院在参与,相反它是一个系统性的,全国性的,由国家操纵的犯罪,这让我感到非常震惊。这样的事情真的激励我应有更高的追求,因为我要进入法学院学习,所以我将尽我所能去帮助那些受到迫害的人们,比如法轮功学员。”

Poirier牧师是春山学院耶稣会会长,他看完了纪录片《活摘》后表示:“我想让更多的人们知道活摘器官的发生。美国有27所大学和48所中学都有耶稣会。我想看看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让更多的人们知道这件事情。我应该说在另一所大学里,有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我想看看那所大学是否也能举办这样的活动,让更多的人们了解这类种族灭绝的恐怖行为。”

26日在春山学院举办的关于活摘器官的研讨会上,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谈到:“来自社会的舆论压力,的确可以减轻发生在中国法轮功学员身上的迫害,但是还不能完全制止这场迫害。”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王琼/大纪元)

麦塔斯认为,通过各国的移民法来制约参与组织移植旅游的中介,并且应追究在中国大陆参与犯罪的医生和相关机构的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李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