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树恒实名向追查国际举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


2006年4月23日,在台湾台北市举行的数千名法轮功学员集会中,4名学员模拟表演了中共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罪行。(PATRICK LIN/AFP via Getty Images)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9日讯前言

2016年9月,希望之声广播电台邀请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先生做关于美国343要求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提案的访谈节目时,生活在美国加州的原上海人陆树恒先生,直接给现场打来电话,说要举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10月2日,陆先生来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坐在演播室里与汪志远先生连线,详细举报了其亲属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举报现场由希望之声节目主持人高洁主持。

2006年3月9日,证人在海外首次曝光中国辽宁苏家屯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后,追查国际随即展开了持久系统地调查,证实了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这是已知的、针对法轮功学员最邪恶、恐怖的犯罪行径。

陆先生的举报内容,再次有力地证实了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一指控。我们赞赏陆树恒先生无惧恐吓威胁,敢于披露真相、曝光邪恶的良知善举。他的道德和勇气在提醒众人,不要漠视暴政的罪恶,不要无视良知的呼唤。大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仍身陷囹圄,正面对酷刑或活摘器官的危险。迫害必须停止!

出于对举报人的保护,直至四年后的今天,我们才解封了这份档案,向社会公布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又一罪证。

陆树恒还披露了上海武警医院在活摘法轮功学器官时,不打麻药活摘器官时的惨烈情况;他多次遭封口威胁;上海国安对不配合的华人是如何栽赃陷害大耍流氓手段;上海公安对绑架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五百块,不做记录,直接送浦东(秘密羁押地);北京中央来人,要求替换犯人,要犯人去做试验等黑幕。

一、举报内容涉及人员简介(提示:2016年陆先生提供的信息)
更多内容:请访问新唐人网站
陆树恒实名向追查国际举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

新唐人独家调查:台湾器官中介介绍病人给涉活摘中国医生


新唐人独家调查:台湾器官中介病人给涉活摘中国医生。(新唐人视频截图)

新唐人亚太台2018年10月17日讯】多年来,国际人权组织及欧美国会及议会,多次表态谴责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新疆等人士的活体器官的恶行。根据台湾卫福部官方资料显示,中国大陆竟是台湾人前往做境外移植的主要地区。本台对台湾器官中介进行了最新调查,希望引起国际社会及台湾朝野对此重大人权问题的重视,以下的影音内容,包括中介介绍台湾病人给涉嫌活摘器官的,现任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副院长谭建明的经过。中介并强调,台湾人给谭建明换的肾脏,高达四万颗。请看本台独家调查报导系列之一。

调查员:〝他本来想换,刚好有聊到,就说有这个管道。〞

器官中介:〝中国换肾的那个,就是全中国最优秀的,还有,所有换肾的都是他教出来的学生。〞

器官中介:〝我们这边给他只是做参考而已,她去那边还是要检查。他只是做参考,检查完后,因为他的来源有很多种管道。我的同学他是南京总区的院长。〞

调查员:〝总区是属于军医院喔?〞

器官中介:〝对,军医院的院长。北京301、302,那个都是最大的,都是在看那个大官的医院的院长,那都是我的同学。〞

调查员:〝如果说我阿姨,我陪她来,在那边差不多要等多久?我要估一个时间。〞

器官中介:〝我通常带去的,差不多一个星期内就可以换了。因为你台湾没得换。〞

调查员:〝所以是南京什么总医院?〞

器官中介:〝九三总院。福州的九三总院。规模很大。〞

调查员:〝我们是要一个比较安心的想法,在大陆任何的疑问,在台湾要能找得到人问。〞

器官中介:〝我跟你说,我们台湾去给他换的,已经快四万颗了。不是几百颗、几千颗,已经快四万颗。包括台大、成大、中国医学院、长庚、荣总,这些大医院都要找我的同学。他很忙,他都不随便接人的电话。所以本来我也要考虑说,我电话给你,你自己找他,我的名片,我写个字条你们去,怕他说,可能是冒牌的,不接。你们就糟了。〞

调查员:〝一般院长来说,是非常忙的。〞

器官中介:〝对,很忙。要有关系他才会亲自开刀。像我们同学,我们是同学嘛,都会亲自去主刀。会去做。我前次介绍一个医生,他去,我也没上手术台,我也在大陆,我有和他去,他看到我,不到一个礼拜,好像四天就给他做了。〞

调查员:〝回来的话…〞

器官中介:〝来回的话,如果我介绍去的,我先给他打招呼一下,他可能喔,因为它们器官都‘便便’(随时待命中)的,人进去他就检查,配对好,让他比较不会排斥的,再去做。他再去手术,换一换,他就会通知我们台大、荣总、成大,都会通知啦,他会交待找某某医生,要复检,要…。〞

调查员:〝上医大,谭建明博士…上医大是什么意思?〞

器官中介:〝上海医科大学〞

调查员:〝喔,上海医科大学谭建明博士,他就是九三的院长?〞

器官中介:〝对。我现在打电话给他看看。〞

调查员:〝我电话给你们好不好?1370-XXX-XXXX-?谭建明院长。〞

器官中介:〝(打电话)喂,谭院长吗?我朱医生啊,台湾的。〞

谭建明(电话对话):〝欸….(注:声音不清楚)〞

器官中介:〝我跟你讲喔,我有两三个人要去找你,可以吗?我把你的手机给他,可以吗?〞

谭建明(电话对话):〝没问题。〞

器官中介:〝没问题,好,OK,好。就这样啊,好OK。〞

谭建明(电话对话):〝好,好。〞

据中国大陆的网站介绍,谭建明2014年为止,仅仅就肾移植,就主持4200例。2003与04年,谭建明曾为一名病人两度移植,每次都使用四颗备用肾脏,一共8颗,这一案例也被收录在乔高麦塔斯独立调查报告。追查国际组织报告,将谭建明列名追查对象。此外,陆媒2014年报导,福州总医院团队,17小时内施行了5台肝移植手术。


涉嫌活摘器官的中国医生谭建明。(制图/新唐人)

谭建明,部分职务还包括,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副院长、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全军组织修复与器官重建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副主委兼秘书长、中国透析移植研究会副主委兼秘书长,也在多所大学任教。


涉嫌活摘器官的中国医生谭建明。(制图/新唐人)

新唐人亚太电视 台湾调查报导。

活摘器官报告 追查国际公布100个调查录音

大纪元2018年07月22日讯】2017年10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大陆57家医院的院长、主任、医生、护士和14省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职员展开调查,并公布了100个电话调查录音。

调查发现:

1. 大陆移植医院的肝、肾移植手术数量惊人;器官平均等待时间为2周至2个月;“脑死亡”供体充足。

2. 器官实际捐献量远少于移植量,而同期中国各地器官捐献工作没有突破,巨大的器官差额来历不明。例如:大陆官媒报导,上海市突破器官捐献200例,但仅上海仁济医院2017年肝移植即达800例;并且,上海共有11家医院都在开展器官移植。

追查国际认为,大陆器官捐献的现状正如山东烟台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所说:“捐献器官哪个地方都不多!”

巨大的器官差额无法解释,加之,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至今还很严重的背景,不能排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还在继续。

3. 倒卖人体器官普遍,很多医院明码标价收供体费(肝源费30万元以上,肾源费15万元以上)。

以下是这份报告的链接: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电话调查报告(六)

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责任编辑:叶枫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大纪元)

大纪元2017年07月21日讯】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169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及部分无资质开展移植的医院,和部分公民器官捐献机构持续进行了电话跟踪调查。结果显示,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国家犯罪还在继续。而且,再度出现了肝移植免费促销的现象!

本报告公布了104个电话录音,它们是来自对近100家医院的医生、护士、移植科主任及院长进行的调查。被调查者来自中国大部分省份,他们的反应从不同角度反映出大陆器官移植的真实现状。

最新调查显示

1、移植量没减,特别是有资质的169家医院基本都在大量开展器官移植,年移植量上百例至千例。这里讲的移植量只是从部分调查对象的口述记录中计算的,实际移植量可能更大。

2、等待时间短、供体充足、供体质量好的状况没有改变。而且,有种种迹象显示有器官活人供体库的存在。由此可以推断,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没有停止。

3、在中国近年出现的移植新动向,应该引起海内外社会各界的警觉。 2015年后,中共在所谓的“脑死亡”捐献器官取代“死囚器官”的谎言和卫计委的网络器官分配系统的合法外衣掩盖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成了常规业务,较前更加冠冕堂皇,更具有欺骗性!

1)关于“脑死亡”捐献器官

对于“脑死亡”捐献,2017年4月15日我们调查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肾移植研究室张文岚医学博士,她说:“现在国家还是心脏死亡可以捐献,脑死亡还没有一个明确诊断,所以没有。”

而2015年后中国都声称是在用DCD(心死亡)和脑死亡捐献供体。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移植医生吴李鸣说:我们现在主要就是DCD这块,国家政策允许,反正鼓励我们都照常做。

哈医大附一院肝外科医生朴大勋说:现在国内己实行脑死亡这种法律了,不像过去那种非法的,现在是合法的。

对于“脑死亡”器官的获取,2017年5月30日广西南宁解放军第303医院肝移植医生兼器官协调员廖吉祥有一段自白:因为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有一个人走掉了。我给你打保票,供体质量肯定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那个,那个,就是说,就是以前的,大约是这样子 。我们这边经常很多,也是用十来二十岁的人,那个小孩……。司法(器官)质量,还不一定就比现在的脑死亡的供体质量好,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器官,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时间)。

2)国家卫计委的网络分配系统

有稳定供体来源的移植大户,如广西303医院和181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郑州市人民医院都称他们供体是国家分配来的。

被调查到的医生护士、红十字会捐献器官协调人、医院器官协调人,都说没登录过这个网站。303医院的器官协调人廖吉祥说,有密码,国家不想让人知道器官秘密。毓璜顶医院器官协调人王主任说:那个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是走形式、骗人的!

如果官网有器官分配,那么大批定期送来的“脑死亡”器官来自哪里?

4、更为严重的是,吉林旅游广播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一个月的前10名儿童免费肝脏移植促销活动(2017年6月1-30日),涉嫌有突击杀戮在押器官供体库的人质的可能。[1]

第一部分:医院器官协调人

对6家移植医院的8名器官协调员进行的10次电话调查,显现出如下信息:

一、涉嫌人体器官库

1、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保证能在10天之内搞到30岁以下的配型肾供体;器官来源既不是捐献的,也不是从卫计委器官网上拿的,而是自有渠道;烟台红十字会与当地监狱有单独的联系,(获取犯人器官)他们那边有操作流程。
2、浙江国际医院:肝源主要还是靠院长郑树森的关系,每二天就有肝源消息。
3、广西南宁303医院:我们是国家器官网分配来的,到时候就来了。

二、“脑死亡”捐献 是活摘器官

1、广西南宁303医院:(死囚)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捐献,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一个人走掉了。
2、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移植中心器官协调员郭晖说:活体移植,一个是亲属捐献,一个就是脑死亡捐献。现在所有移植都是这两种途径。

三、可疑的各医院“劝捐”

1、解放军北京302医院器官协调人马骁:我是到各医院联系供体的,我们有好多合作医院。
2、湖南湘雅二院:主要是靠下面医院医生这个环节。我们让医生去和病人讲,家属不相信我们,相信医生。他对你表示怀疑,那当地红十字会他们就负责解释说,这个工作是国家支持的一个正常的工作。

查看追查国际104个调查电话录音请点击以下链接:

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责任编辑: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