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宗教自由会议国务院开幕 法轮功受邀与会


7月1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Mike Pompeo) 在国务院宗教自由会议上发言。(李辰/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7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7月16日,美国第二届推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在国务院正式开幕。美国国务卿和国际宗教自由大使致开幕辞,呼吁制止对宗教信仰的迫害。

数名法轮功学员受邀出席了在美国国务院举行的主场会议。今年的会议有1000多名民间社会代表、宗教领袖以及100多个外国代表团参加。中共未获邀请。

现在就停止迫害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Mike Pompeo) 在致辞中说,“我们有来自民间社会的代表,有来自基督教、穆斯林、犹太教、印度教、锡克教,佛教、法轮功以及其它宗教团体的代表,欢迎你们所有人!”

“全球所有人必须能够公开地实践他们的信仰 。”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说:“这是国务院举行的最大的宗教自由活动,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自由活动。”


7月16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在国务院宗教自由会议上发言。(李辰/大纪元)

宗教信仰“是神赋予的权利,政府应该保护人民,使他们生活得更好”。

他说,联合国人权宣言清楚表明,每一个人都拥有思想自由、良心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

布朗巴克呼吁,停止对宗教信仰的迫害,“现在就停止迫害!”“你们来帮助停止,我们来帮助停止迫害,你们推动,我们一起推动——停止迫害!”

他也提到,脸部识别技术、高科技也被极权国家应用到宗教迫害中。

受邀参加国务院主场会议 法轮功发言人:得道多助

包括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在内的数位法轮功学员参加了美国国务院举行的主场会议。


7月16日,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受邀参加在美国国务院举行的宗教自由会议。(李辰/大纪元)

张而平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今年是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20周年, “法轮功学员秉持‘真善忍’的原则,和平理性地讲清真相”,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可。

他说,“中共当年用各种卑劣的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包括制造天安门自焚案诋毁法轮功,但法轮功学员就靠讲真相来对抗谎言的诋毁。”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20年过去了,国际社会压倒性地支持法轮功。”他说,“法轮功学员捍卫信仰的权利,也是在捍卫‘真、善、忍’的普世价值,捍卫人类的道德基石。”

张而平表示,法轮功学员之所以能坚持20年如一日地和平抗暴,是因为“这是法轮大法的威德。因为法轮功的价值观就是‘真、善、忍’,法轮功不仅令人身体健康,而且让人找到生命的真谛。”

“中共现在在媒体上不敢提法轮功,但是迫害政策没有改变,每个月都有法轮功学员被抓捕。” “活摘器官还在进行,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中共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他表示,他这次也会参与美国国务院有关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话题讨论,“希望国际社会更多的人站出来,站在历史和正义的一边,这样,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他说:“我们呼吁美国政府、国际社会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对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实行法律制裁。”

“美国政府已邀请法轮功学员等所有被迫害团体递交中共参与迫害的官员名单。”

布朗巴克大使在此次会议开幕前表示,发生在中国的宗教迫害是此次宗教自由会议讨论的重点议题。

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是川普政府的优先事项

美国国务院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优先考虑保护宗教自由这一不可剥夺的权利。

“这些权利基于我们国家的立国原则。宗教自由是一项普遍的人权,是保护其它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言论和集会自由的关键。”

7月1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将出席本次会议,并将就宗教自由发表讲话。同一天,与会的各政府代表团还将发表行动公告。

责任编辑:高静

归正:中共用人造心肺机活摘所有器官


7月15日,中国器官采割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COHRC)在华盛顿DC国家记者俱乐部发布2019年度报告。(Samira Bouaou/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7月17日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已是不争的事实,国际“独立人民法庭”于2019年6月17日在伦敦宣布判决结果,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并仍在持续。此后二十多家国际主流媒体报导了这一新闻。这证明国际社会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已经进入一个新阶段,审判中共人权恶棍已准备就绪。

面对国际社会强烈的谴责和曝光,中共始终没有停止这一罪恶。看着一台手术就有几万、十几万、上百万元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移植换来的巨额利润,使他们兴奋不已,就像吸毒者不能自控一样,非得吸死而后快。

亲历者的感受

1、中国器官黑幕下的“活死人”

多伦多圣迈克尔医院肾移植负责人Jeff Zaltzman医生表示,他的至少50名患者曾到中国进行移植手术。Zaltzman在2014年关于强制器官摘除的论坛上表示,中国创造了第三种器官捐赠者,这种捐赠者在加拿大等发达国家并不存在。他称他们为“活死人”。他说:“他们活着,就变成了死人。这对中国的情况来说是一个独特的术语。”

2、台湾移植患者明真相后痛苦不已

台湾居民庄柔柔(音译)在纪录片《活摘》(英语:Human Harvest)中说道:“听到器官的来源,我感到很惊讶。我参与了这样的事情,我感到非常难过。我想讲述我的故事,以便人们可以了解它。”她在中国接受了新的肾脏。

另一位台湾居民涂秀松(音译)哭泣着说道:“当我去移植手术时,我不知道捐赠者会被杀死。”


台湾居民涂秀松(Xiusong Tu,音译)在纪录片《活摘》中说,她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时,她不知道器官捐献者会被杀害。(视频截图)

3、日本患者:“这快得让我害怕了”

日本患者Hokamura Kenichiro对于器官移植手术在中国如此容易达成而感到惊讶。在与一位在中国的日本经纪人联系十天之后,他就躺在了上海一家医院的手术台上接受一个新的肾脏。“这快得让我害怕了。”他说。该器官的价格为8万美元。

4、为同一患者准备了八个备用器官

2016年的报告称,Hokamura是前往中国进行肾脏、肝脏或心脏移植手术的数百名富裕的日本人之一。

该报告发现许多情况下,由于器官排斥或作为备用,为同一患者准备多个器官是常见的。在一个案例中,为同一患者准备了八个备用器官。研究人员表示,每年在中国进行多达6万至10万例移植手术,其中大多数是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器官。

研究人员发现,虽然许多国家都存在移植滥用问题,但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受到当局的批准,当局正在从中获利。

王立军等发明的“离体器官保护液”、脑死亡机等成为中共活摘器官杀人证据

2006年9月17日,王立军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奖大会感言中坦承,他所在的研究中心就是为器官移植提供器官供体,并宣称其科技成果(离体器官保护液)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也就是两年中他们做了几千次人体器官摘取。“离体器官保护液”,用在延长被摘取器官的保存时间。

2011年王立军曾参与发明专利产品“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专利号:CN201120542042)。这个装置是用一个金属球直接锤击脑壳形成冲击波,穿越头盖骨到达脑内部,让人瞬间脑死亡。

更邪恶的是,中共在被强摘者通往大脑的颈动脉上放一个球囊状导管,阻止向大脑供血,人为制造脑死亡。目前已经升级到第三代。报告引述外科医生指出,这种机器除了在活摘器官前制造脑死亡外,没有任何其它用途。

为什么中共要制造脑死亡呢?因为根据中共官方规定,符合心脏死亡器官捐献三个标准之一是脑死亡。因此,中共发明这些脑死亡技术的目的,被指是为制造“合法器官捐献”,以掩盖活摘器官的罪恶。

中共活摘器官滥用医疗新设备 其险恶用心让人不寒而栗

据里根总统幕僚莫舍披露,中共用人造心肺机(ECMO设备)活摘人体所有器官,实现利益最大化。

ECMO设备可以抽取静脉血,在体外充满氧气后,再泵回人体内。中共把要活摘器官的人放到ECMO设备上,先摘取心脏,然后用ECMO设备保障其它器官继续存活,这样就可以继续摘取肾脏、肺脏、肝脏等器官。没有这个设备之前,一般只能成功摘取一个器官,因为几分钟后人体细胞就开始死亡,其它器官就不能用了。

他透露,现在有了这种ECMO设备,中共每杀一个人,就不再是15万美元的进项,而是一次赚取75万美元。

在国际医学界,ECMO技术已被广泛应用于临床,用在心肺手术时或心肺功能失效时维持生命。这种本为救人的医术,现在却被中共用来杀人。

希望全世界政府都来制止中共邪恶政权的杀人暴行

独立人民法庭提出,全世界政府应有更多行动来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据明慧网2019年5月31日发布的《通告》,“在美国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日前被告知,美国政府意在更加严格地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

各国政府也应尽快制定出拒绝中共人权恶棍的相应对策,中共在暗地里干的一切魔鬼恶行都被曝光出来了,在这种情况下还与魔鬼打交道不就失去了做人的尊严了吗?

中共是一个毁灭人类的恶魔,让我们放弃一切对利益的执著,都以神的子民的身份站出来,拒绝、围剿中共恶魔,绝不能让这个祸害人类几百年的邪灵再猖獗下去,这里不是它生存的乐园。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莆山

里根总统幕僚:中共用人造心肺机活摘人体所有器官


图为莫舍(Steven Mosher)接受英文《大纪元》采访。(视频截图)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08日讯】中共大举活摘人体器官的罪恶,越来越引起国际关注。早前韩媒曾揭露中共使用脑干撞击机人为制造脑死亡。日前美国前政府官员披露,中共使用ECMO设备(人造心肺机)保证能活摘人体所有器官,实现利益最大化。

6月19日,美国“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创始成员、前里根总统幕僚、撰稿人莫舍(Steven Mosher)接受英文《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为了实现活摘器官利润最大化,大力发展ECMO技术,ECMO设备可以抽取静脉血,在体外充满氧气后,再泵回人体内。

他说,中共把要被 活摘器官的人放到ECMO设备上,先摘取心脏,然后用ECMO设备保障其它器官继续存活,这样就可以继续摘取肾脏、肺脏、肝脏等器官。没有这个设备之前,一般只能成功摘取一个器官,因为几分钟后人体细胞就开始死亡,其它器官就不能用了。

更邪恶的是,中共在通往大脑的颈动脉上放一个球囊状导管,阻止向大脑供血,人为制造脑死亡。

他透露,现在有了这种ECMO设备,中共每杀一个人,就不再是15万美元的进项,而是一次赚取75万美元。

莫舍说,这种让人难以想像的罪恶,每天都在中国上演。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从2000年至今,活摘器官一直在中国大江南北疯狂地进行中。调查员日前以中共政法系统官员的身份,给多个器官移植医院打电话询问,许多主刀医生承认器官还是来自法轮功学员,并且只需等待两三个星期就可以做移植手术。这说明中国还存在着巨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

在国际医学界,ECMO技术已被广泛应用于临床,用在心肺手术时或心肺功能失效时维持生命。这种本为救人的医术,现在却被中共用来杀人。

而中共独家发明的所谓“脑干撞击机”,更被医学界认为并无任何医疗价值,完全是为了活摘器官的需要。

2014年8月,陆媒曾报导,已落马的中共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2011年曾参与发明专利产品“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专利号:CN201120542042)。这个装置是用一个金属球直接锤击脑壳形成冲击波,穿越头盖骨到达脑内部,让人瞬间脑死亡。

韩国《朝鲜日报》旗下电视台“TV朝鲜”在2017年11月播出的调查报告中披露,这种脑死亡机最早由王立军等发明,目前已经升级到第三代。报告引述外科医生指出,这种机器除了在活摘器官前制造脑死亡外,没有任何其它用途。


TV朝鲜纪录片《调查报告7》栏目播出的“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模拟图。(电视截图)


根据中共官方规定,符合心脏死亡器官捐献标准的三大类案例中,脑死亡是其中之一。因此,中共发明“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的目的,被指是为制造“合法器官捐献”,掩盖活摘器官罪恶。

王立军被指早在辽宁公安系统任职时,就深度参与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除了发明“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外,王立军还发明了“离体器官保护液”,用在延长被摘取器官的保存时间。2006年9月17日,王立军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奖大会感言中坦承,他所在的研究中心就是为器官移植提供器官供体,并宣称其科技成果(离体器官保护液)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也就是两年中他们做了几千次人体器官摘取。

(记者钟景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中国问题专家:中共活摘器官 杀人不眨眼


美国非盈利组织人口研究所总裁、中国问题专家毛思迪(Steven Mosher)6月24日接受了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的专访。(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9年07月04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张北编译)美国非盈利组织人口研究所总裁、中国问题专家毛思迪(Steven Mosher)6月24日接受了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的专访。在中共活摘器官问题上,毛思迪认为,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中共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进行贩卖,杀人不眨眼。

毛思迪曾著有《欺凌亚洲:为什么中国梦是世界秩序的新威胁》一书,他也是华府“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成员。

以下取自节目专访的部分内容。

记者:您最近在《纽约邮报》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文章 ,非常强有力。文章说活摘反映了中共的类纳粹本质。

毛思迪:中共根本不把人视为独立的个体生命。实际上,它把人称为“群众”。群众可以为党服务,也应该为党服务。这服务包括为需要器官的中共高官提供心脏、肝脏、肺脏或肾脏。

我认为在中国,器官移植的最初意图是为那些中共领导人更新器官以延长寿命。他们对中国所有的资源都有绝对的控制权,包括所有中国人。

在六十年代,中共高官就(通过)输入年轻人的血(延年),这真的有延长寿命的作用。到八十年代,他们转向了器官移植。我认为中共高官是器官移植的最初受益者。那时,死刑犯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是很可怕的,他们被摆在了砧板上。一旦他们的细胞组织和需要器官移植的中共高官配型成功,他们就会被一颗子弹击中后脑勺(执行死刑)。然后,他们的身体被运送到医疗车上,心脏或肝脏立即被取走。

所以我认为,最初它(强摘器官)局限在小范围。但是后来,中共发现可以贩卖器官赚钱。他们不只卖给中国人,还卖给来自世界各地的“器官移植游客”。当(贩卖器官)真让他们赚到钱之后,他们就开始了大规模经营器官移植生意。

器官移植生意是被利益驱使的。中共发现外国人愿意花15万美元买个心脏,或者18万美元买一个肝脏。所以他们开始在全国各地建造器官移植中心。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这件事情上是领头羊。首先,在这个他们协助维系的这个警察国家,他们能拿到囚犯资源。其次,他们有现成的军队医院。

随着交通变得便利,越来越多的“器官移植游客”开始到中国来。选择到中国做移植的好处,不仅仅是其价格低于其它国家,更主要的是,你几乎可以立即进行移植手术。

记者:在其他文明国家,(等待器官)需要等上几年的时间。

毛思迪:在一个文明国家,器官移植的程序是,首先,有人自愿捐赠器官。捐献者会签署一张器官捐赠卡。如果他们不幸去世而器官还可用,那么他们的肝脏或者肾脏等会移植给那些等候名单上的人们。在西方国家,很多人都在等待期间去世,因为来不及等到匹配的器官。

但是在中国却不是这样,他们是反向操作。当有人预定了一个心脏,肝脏或者肾脏——是的,我特意用“预定”这个词——他们的细胞组织信息会被输入中国的潜在捐献者资料库。很快,匹配的器官就找到了。但是,这些捐献者并不是自愿的,他们被中国监狱关押,(体检资料)都在监狱系统里。

在中国监狱会发生什么呢?他们对每个囚犯进行所谓的“体检”。他们采集指纹、扫描视网膜、采集血样、检查他们器官是否健康。这就是“体检”的全部,这根本不是(正常的)体检。他们只是检验被关押者的器官是不是值15万美元,能不能成为潜在器官捐献者。所以我觉得现在被关押在集中营的一两百万维族人和哈萨克斯坦人处境很危险。

记者:他们建了一个资料库⋯⋯

毛思迪:我知道《大纪元时报》一直在追踪报导这件事。最令我震惊的是你们日前报导的以色列患者的事。这名患者需要心脏移植,他跟他的医生说:“我7月15日要去中国做移植手术。”医生问:“你怎么知道会有合适的心脏?”他回答道:“因为他们事先安排了一个心脏。”只有提前确认某个活生生的人和患者的细胞组织匹配,你才能做到如此。然后这个“器官移植游客”带着钱过来时,你杀掉那个人,取走他的心脏。

这个(手术)时间很能说明问题。这是一个有力的证据,证明他们为了获利按需杀人取器官。这是暴利的生意。如果每年进行10万台移植手术,每次手术费用为10万美元,那就是100亿美元。我相信实际数目更大。

医生们从中获利,医院领导从中获利,但是我确信,中共和其军队高官是最大的获利者。他们还大规模采用了ECMO。很对人对ECMO不熟悉,它是体外膜氧合(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的首字母缩写。这是一种人造心脏和肺脏机器,他们将它和你身体的主静脉连接起来。他们将静脉血,也就是脱氧血液排出体外,通过薄膜过滤使血液充氧,然后将它作为动脉血再泵回人体内。所以出来的时候是静脉血⋯⋯

记者:是的,是缺氧血。

毛思迪:当它流回体内的时候,就是鲜红的含氧血。那么他们为什么用这个机器呢?他们把被活摘的人连上ECMO机器,摘取他的心脏,而其它的器官还能继续得到血液供给。

他们能在摘除所有可用器官之前,让那个人活着。在20年前, 可能你摘取一个肾脏后,其余的器官都没用了。因为停止供血超过五分钟细胞就开始死亡。或者你可以摘取一个心脏,但肝脏和肺脏就没用了。

但是有了ECMO机器——这个心肺机器,你可以获得所有器官。最糟糕的是,在向可移植器官供血的同时,他们可以将气囊导管放入颈动脉,再使其进入大脑,然后阻止血液流向大脑。这样,他们将大脑杀死的同时,保持血液流入各器官并逐一收获。这样一来,每杀一个人就不止获利15万美元了。他们可以摘取肾脏、两个肺、心脏和肝脏——一共75万美元。

记者:这(信息)很难理解,很难消化。

毛思迪: 可它每天在中国发生着。如果他们每年杀害上万人获得器官,那意味着在中国,每天都有10个,20个,30个,40个人以这种方式死去。

记者:(中国)还没有合法的器官捐献系统。虽然表面上他们说已经建了一个,但是我读了一些研究报告,那些数据看上去是假的。

毛思迪:中国(中共)一直告诉我们说,器官捐赠者的数量每年都在增加。如果把这个(所给的数据)按时间顺序绘制出来,你会发现那是一条直线,完全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所以我认为这些数字显然是捏造的。他们还说在2018年,中国有8000名捐献者。但是他们每年所做的移植手术在6万到10万台之间,相比较捐献者数量实在太少了。

我觉得这两个数字(捐献者人数和移植手术数量)都是不可信的。我们知道(中共)这个系统的运作方式。它是一个残酷的政权——能把怀胎九月的妇女强行堕胎,能用药物注射杀死新生儿。那么它在杀害政治犯、基督徒和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是不会眨眼的。要是这么做还有利可图,(对他们来说)就更可取了。

责任编辑:李缘

英独立法庭证实中共活摘器官 韩媒争相报导


由大律师尼斯爵士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6月17日宣判。(冠奇/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儒韩国报导)英国“独立人民法庭”于6月17日(当地时间)在伦敦宣布,中共政府对大规模强制摘取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器官,犯下了危害人类罪及酷刑罪。消息一出,立即引发世界各国媒体关注,韩国多家媒体也纷纷以“中国(中共)长期摘取被关押者器官,每年进行9万场移植手术”为主题予以报导。

韩国9家大型媒体同时报导

6月18日~19日,韩国的韩联社、东亚日报、亚洲经济、MBC、News1、SBS、世界日报等9家大型新闻媒体不约而同地报导了此次震惊世界的判决结果。

多家韩国媒体表示 ,独立法庭由来自多个国家的人权专家、移植手术医护人员和国际关系领域的专家组成,经过多方取证、听证、审查了大量的视频和文本证据并调查后得出结论: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等被关押的良心犯长期被非法摘取器官。

报导重点引述法庭上的证词指,中国每年最多进行9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远高于中共政府公布的官方数据。

韩国《亚洲经济》则以“中共强摘器官的来源 ——法轮功是什么”为题,详细介绍了法轮功受到中共镇压的过程:法轮功是1992年在吉林长春传出的身心修炼功法,还曾因对国民健康有益受到表彰,但修炼人数超过1亿人后,中共以其可能威胁体制为由进行镇压。2006年,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首次被公诸于世。

从“不敢相信”到“不得不信”

虽然加拿大前内阁部长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曾出版调查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披露过这一事实,但为了攫取器官而杀人这样的事情,太惨无人道,许多人不敢相信。

英国大法官杰弗里‧尼斯爵士担任“人民法庭” 的主席,他郑重公布了宣判结果:“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毋庸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时间很长,涉及受害者众多。”

来自阿姆斯特丹的欧洲问题专家Tromp博士在法庭上表示:“这次法庭经过独立调查后,拥有非常详实的证据。这些证据明确证实,受到活摘器官罪行迫害的对象属于一个团体,这个团体叫法轮功。”

裁判过程中,曾在女性劳教所里被监禁一年的法轮功学员、作家曾铮出庭作证,自己在被关押期间,曾多次被要求接受体检和验血。在2001年逃出中国后,得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时,曾铮才察觉,当初的身体检查很可能是活摘器官的医疗筛选程序。

2014年中共称将停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间接承认此前一直摘取死刑犯器官,但否认活摘器官的罪行,还推出了“器官自愿捐赠计划”的政策。而人民法庭的判决书驳斥了该说辞,判决书称:“累积的数字证据(不包括虚假的中国数据)表明:与实际执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相比,自愿捐赠计划’不可能提供足够的‘合格捐赠者’。”

责任编辑:叶紫微

郑大一附院被举报私收肝源费 器官来源不明


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因涉嫌活摘罪行被追查国际追查。(网页截图)

大纪元2019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科医生被举报私收35万肝源费”,不出示肝源检验报告,只收现金,不开收据。近年来,该院器官来源充足、移植数量巨大,但其器官供体来源受外界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郑大一附院)是河南省最大的三级甲等医院。据悉,郑大一附院肝源、肾源多,肝移植数量在全国位居前列。在其官网上,明确写着“我院符合肾移植条件的患者,等待时间相对其他国内医院较短”。

沈阳企业家、法轮功学员于溟曾到多家医院实地调查大陆器官移植手术现状。于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有的患者对于不开收据没有避讳,觉得很正常,有的直接找器官移植医生去做手术。各个医院收费的价格都不一样,管理混乱。

于溟表示,“器官来源没有正常的。大夫自己都跟我们说,他们医院自己有一些人在做这些事情。医院对外宣称有三种来源:一是死刑犯的(2015年以后还在用);二是交通意外的,10个有9个说是交通意外的;三是捐献的,但捐献的少之又少基本没有。”

“在北京武警总医院,患者不到一个月就能配上肾源。”他说,“在调查过程,如果不挂号、不把所有个人信息留给医院,医生马上就说做不了。刚开始他还说能做。”

追查国际的调查认为,中国存在着活人器官供体库,才能使在中国医院普遍等待器官时间超短。

据澎湃新闻6月21日报导,今年2月2日,河南商丘市民李先生的父亲在郑大一附院肝移植科做了肝移植手术。手术前几天(1月29日晚),肝移植科医生温某告知他们须提前备好肝源费用35万元,只能现金,不能转账。

1月31日晚,他们将35万元现金装进背包,送到医生休息室,放到温某面前的桌子上。温某未开任何收据和票据。但李先生向澎湃新闻提供了温某收取35万的相关录音。

截至此案曝光时,李先生的父亲仍处于重度昏迷状态。家属对肝源是否合格表示质疑,要求医院出示肝源检验报告。

5月中旬,李先生将郑大一附院举报到河南省卫健委和郑州大学,称其涉嫌乱收费和医生私收肝源费、医院拒绝提供植入肝源检验报告等情况。但一直未获回复。

郑大一附院5月17日仅出具了一份没有盖章的回复,称通过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分配生成的器官接受确认书,可以证实器官来源的合法性。但回复未提及医生温某是否收取3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网友披露外,陆媒此前也曾报导过医院收取器官费不开收据,令人质疑器官的来源不明。如,北青网2017年12月21日报导,患者姜先生投诉,自己在湘雅三医院做肾移植手术,缴纳了27万元的“肾源费”,院方没有开出任何收据凭证。

红会和医院互推责任 掩盖供体真相

6月14日,郑大一附院医患办副主任丁珂向澎湃新闻称,涉事医生确实有收35万元,已交河南省红十字会,但拒绝出示相关票据。而当日下午,河南省红十字会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对丁珂的说法予以否认,称“说这话极不负责”。

该负责人称,省红十字会基金的主要来源,是“器官移植‘受益机构’医院,因为医院做手术有收费”,“都是医院公对公账户打过来”。“医院捐助多少,没有强制和具体标准”。“红会负责器官捐献工作”,而“卫生部门负责监管器官分配”。

近年来,有的地方红会和移植医院曾因分赃不均闹翻脸。《新京报》等多家陆媒报导,地方红会是器官捐献的第三方机构,掌握捐献者资源,但红会认为受益最大的还是移植医院。广东、江苏等多地红会都曾要求医院认捐(达成捐赠意向和捐赠协议)来换取其器官捐献资源。

报导还称,尽管“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投入运行已有两年(当时为2013年),2/3器官仍在系统外分配。

追查国际负责人、曾在哈佛大学做医学研究的汪志远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按规定红十字会不应该参与器官的交易,只起一个登记、见证的作用。但在中国大陆,实际操作是乱套的。其实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就是个招牌,都是医院和610(非法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系统在操纵。

“比如北京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截止今年初,我们调查它还没有开张只是在筹备。北京有23家注册的器官移植医院,每年大规模做着(移植手术),但是北京的红十字会还没有开张,只是说起宣传作用,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他说,“捐献没有开始,移植器官哪来的呢?那就渠道不正常嘛。”

汪志远指出,中国的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系统就是一个幌子,只是为了应付外界的指控搞的东西。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也是一样,经追查国际调查,医务人员基本反映是“上不去、打不开”。

如,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协调人王主任就说:那个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是走形式,骗人的!有录音:

“此外,中共公布的捐献数量也是骗人的。2017年登记愿意捐献的人有30多万,按照正常死亡规律是千分之7左右,三十万人捐献一年也就是两千一百多人(的器官能够捐献),加上(器官对)热缺血的时间限制(能用的器官)就更少。(而)他们每年做的移植手术1万多。它报的数字正好戳穿了它的谎言。”他说。

汪先生表示,目前中共仍在疯狂地进行器官移植,历史上哪有这样的事情?人们现在不知道,在不远的将来,这个事一旦曝光,那人是会震惊的。就像二战时,希特勒在纳粹集中营大规模地屠杀犹太人谁都不知道,战后人们到集中营一看,堆积如山的尸骨,人们才傻眼了。活摘器官的事情一旦曝光,一定会震惊世界。

于溟呼吁,希望更多的人来了解真相,帮助制止活摘器官罪行。他表示,关于活摘器官,现在西方社会的媒体包括政府都已经意识到了,但是一些社会的公民还意识不到。迫害真相和美国人民也是息息相关的,让人们认清中共这个魔鬼政权。

责任编辑:高静

美国务院:中共强摘人体器官报告令人震惊


美国国务院大楼外景。(Samira Bouaou/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6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6月21日,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报告,令人震惊。

美国国务院当天发表2018年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共再次被列为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别关注国(CPC)。

布朗巴克大使在新闻发布会上语气沉重地说,“我们再次分享他方的报告——中共强摘包括法轮功学员、维吾尔人、西藏佛教徒、地下基督教徒在内的良心犯的器官。这会震惊每一个人的良知。(This should shock everyone’s conscience.)”

这是美国国务院首次由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的发言中,向各国记者公开曝光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行为。

美国国务院从2012年起,曾多次在其年度人权报告中引述他方报告,指中共强摘法轮功等良心犯器官。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佛家修炼功法 。1999年,中共时任领导人江泽民以“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共产党员人数”为由,一意孤行下令迫害法轮功。至今,至少4000多人被确认迫害致死,难以计数的修炼者至今下落不明。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相关调查报告显示,2006年9月13日,中共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跟随时任中共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曾亲口承认“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

国务院最新报告列举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案例

美国国务院在6月21日发布的2018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至少三次提及中共强摘人体器官,包括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马桂兰的内脏被强行摘除的案例。

报告说,“明慧网报导,2018年7月4日,当局在河北省逮捕、拘留了马桂兰,因其与他人谈论法轮功。9月17日,当局说马桂兰突然生病,就医数小时后在医院去世。根据该报导,数名官员来到医院,移除了马桂兰的器官,声称要进行检查。但不清楚这些器官被如何处置。”

报告还引用了主流英文媒体的报导,包括国际非政府组织对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

报告说,“《华尔街日报》报导,中国(中共)当局强行摘取包括法轮功、维吾尔族、西藏佛教徒和‘地下’基督徒在内的良心犯的器官。前囚犯表示,在拘留期间,当局对他们进行血液检查和不寻常的体检,然后将其添加到数据库中,从而实现按需器官移植。12月10日,由国际非政府组织‘终止中国(中共)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ICETAC)的一个独立法庭发布了一项临时判决,该小组‘毫无疑问地、一致确认:在中国,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已经进行了相当长的时间,涉及相当多的受害者。”

国际社会震惊

十几年来,美国、欧洲议会、澳洲、意大利、加拿大、爱尔兰等多国政府部门、机构相继通过决议案,谴责和要求制止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恶行。以下仅举两例:

2016年6月,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2016年7月,欧洲议会通过48号书面声明和“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紧急议案。

此外,以色列、西班牙等多国还通过立法,禁止本国公民到中国做器官移植。

责任编辑: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