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thoughts on “关于

  1. 是啊!!可罪孽深重到无法形容的中共流氓——–其实从90年代初期就开始有了,我都知道一点它们的操作过程————

    ===
    谢谢你的留言,但为了你的安全,不公开你的博客的地址。

  2. 肝癌晚期为什么还要杀害两个健康人陪葬?

    —–从傅彪两次肝移植手术说开去

    文 李顺

    傅彪两次肝移植手术

    国家一级演员傅彪去世前长期患肝炎,自我认识他的时候,小学中学,就已经全家得肝炎了。而当他将近41岁的时候,被确诊为肝癌晚期第四期。就是这种情况下,按照佛家的理论讲, 得癌了,就是寿数到了。那麽即然寿数到了,就应该顺其天数,安然送终。但是,北京武警总院和天津肝移植中心却给他做了两次肝移植手术。为傅彪实施第一次手术的原武警总医院肝脏移植中心主任刘振文(现为解放军302医院肝胆外科主任)
    第一次手术后,持续了六个月,人们以为傅彪健康了,因为他当时特别活跃。结果突然病情恶化。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第二次肝移植,仅这一次手术就收了他60万元人民币,由主任沈中阳主刀,做了第二次肝移植手术后,他活了四个月。
    事后沈中阳对媒体解释说:“太早期或太晚期肝病患者都不宜做肝移植

    沈中阳说,肝脏移植是其他方法不能治疗的终末期肝病的最好方法,也是一项高风险手术,有些患者并不适合做此项手术,如太早期的肝病患者,由于其病症很轻,病情进展缓慢,可终身维持而无需移植新肝,一般医生会建议其在内科保守治疗;太晚期的恶性肿瘤病人,因为此类病人生存率低,尤其是原发性肝癌已转移的病人。

    武警总医院公布傅彪具体死因时表示,主要是肝癌晚期导致的呼吸和循环两大系统的脏器官衰竭。

    沈中阳明之故犯

    傅彪医疗小组的负责人是沈中阳。沈中阳对傅彪的不治之症了如指掌,对待一个晚期病人,就是应该劝其家人好好伺候,安享余生。 任何狡辩和作为都是白衣杀人犯多余的话,为什么说,沈中阳是明知故犯的杀人犯呢? 请看国内网站如何报道沈中阳肝移植方面成功率的。“ 沈中阳–移植研究所所长、中国现代临床肝移植创始人。本院内每年完成肝脏移植手术200~300 例,一年以上生存率超过90%,

    沈中阳1998年组建东方器官移植中心,1999年完成肝脏移植24例,2000年完成肝脏移植78例,2003年完成肝脏移植356例,2004年完成肝脏移植507例,为全世界第一,肾移植368例,为亚洲第一,已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

    所以说,杀人犯的解释是没有用的,他有如上这么多的经验,他会像最近追查国际公布的辽宁武警目击证人看见的一样,杀害健康的年轻的法轮功学员不眨眼的。这么多的成功数字,背后有多少年轻健康的活人做实验才能练就呢? 背后又要有多少人当供体基地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军医说,7000人以上的集中营就有至少37个。

    是中共政府的一个挣钱渠道

    别的国家是非法商人,非法器官倒卖集团在做。再则别的国家是亲人捐献的多,死者留下遗嘱捐献的也有很多。基本上个人行为。但是中共统治之下的器官移植是政府行为,是政府、军队、医院、司法和武警一条龙联合作案。中共政府需要这样的工序来当中共绞肉机的例证还有一个佐证:2007年全球谴责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期间,天津肝移植中心还再扩建手术室, 从原来的7个扩建到20个。 此事被德国慕尼黑购买手术室设备期间的翻译2007年揭发出来。

    明慧网调查2006年有如下的调查线索

    调查线索: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2004年移植手术繁忙

    下文是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发表在论坛上的内容。其中整理如下消息:

    1) 二零零三年完成肝移植384例,日均换肝一例以上,年手术量占全国三分之一。
    2) 二零零四年至十一月已经完成肝移植手术430例、肾移植310例,年度大器官移植总数居全国第一。肝移植二零零四年年度例数也居全球第一。
    3) “据不完全统计,本市已累计开展肾移植1210例,其中还有5例胰肾联合移植,12例同期肝肾联合移植。患者中年龄最大的79岁,最小的只有3岁。肝移植全市共开展1300余例,患者中年龄最大的76岁,最小的才15个月。”
    4) 天津市第一中心肝移植一年收入1亿。
    5) 97%以上病人来自外地。全国各地众多的患者来院排队等候移植,其患者遍布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及台湾和香港地区,97%以上病人来自外地。同时还吸引了美国、法国、加拿大、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20多个国家的境外患者前来接受移植手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6/137050.html#2006-9-3-cluedch-3

    调查线索:北京武警总医院里面关了好多“犯人”

    朱树德(化名),男,33岁,于2005年6月份,得了严重的肝病(不知什么肝病),到平度市人民医院找其姐姐(其姐在人民医院当大夫),经诊断需换肝。因本地没有好肝源,技术也不行,其姐建议马上去北京武警总医院,他们随即去了北京武警总医院。

    到了那里之后院方说:“你们来的正好,这里已有两个和你们一样的病人已等了好几天了,现在正好有三套肝源。”结果他还真是个“幸运者”,这三套肝拿来后只有他一个人能用上,那两套肝就这样浪费了。据郑的家人说是该医院的一位姓臧的教授亲自主刀给换的肝。

    这个恶党培养出来这些草菅人命的恶医真的是人性全无。据朱树德的家人说:因那两套肝没用上,所以院方叫他们拿了40多万元人民币。也就是说,患者只用一套肝,北京武警总医院却强迫家人花四十多万人民币买三套肝。他们在北京武警总医院还看到里面关了好多“犯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3/136076.html

    人神共愤 故意杀人

    器官移植要求移植一个活的器官,它必须切除于一个有呼吸有心跳的身体,供体只能是个活人。
    2004年9月2日,傅彪接受了原位肝移植手术,术后病理证实:肝脏多灶性肝细胞肝癌,癌周围组织为肝炎后肝硬化。

      2005年4月,在定期复查时发现傅彪肝内肿瘤复发。4月28日,傅彪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进行第二次肝移植手术,术后傅彪恢复顺利,移植肝功能正常。期间,傅彪定期到武警总医院随访检查。8月20日,傅彪病情再次加重,入院进行抢救治疗,由于肿瘤广泛转移,各脏器功能都出现逐渐衰竭的症状,病情仍然逐渐恶化。8月30日,傅彪因为肺纵隔转移呼吸循环系统衰竭抢救无效辞世。

    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傅彪的主治医师沈中阳在不治之症患者傅彪去世后的案情公布会上对媒体解释了很多,但是毕竟是因为一个手术赚了60万元,他毕竟不是为了救人活命,所以他的解释总是漏洞百出,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他在故意杀人、故意赚钱: “傅彪所患肝癌为第四期肝细胞肝癌,此类患者一般从诊断明确到患者死亡,平均生存期只有3至6个月,亦被称为‘癌中之王’。”沈中阳说,傅彪进行肝移植,赢得了一年的寿命,比平均生存期延长了半年。

    明白了吧,沈中阳明知道傅彪仅仅能延续一年寿命,换句话说,明明知道傅彪的晚期第四期活不过一年,还是杀了两个年轻健康人,给傅彪换了两次肝。

    法轮功学员是庞大器官移植供体基地

    供体等受体的“反向配型”揭示巨大活供体库的存在

    据医学博士庞玉滨分析,中国现在的器官移植正存在着与世界其它国家截然不同的“ 反配型”状态,一般国家的正向配型是病人等器官,一等好几年才能幸运的找到一个供体,而中国却是反向配型:器官等病人,中国许多医院的官方网站明确提出:一般一周之内就能找到活的供体。

    一个很典型的供体等受体的例子,就是北京海淀医院器官移植科的主刀大夫韩修武,在48 小时内为同一病人完成了两次肾移植手术。 在患者出现意外的超急排斥反应导致第一次手术失败后,韩立即为患者找到了相应配型的新肾源, 次日对患者施行了第二次肾移植手术。

    器官移植要求移植一个活的器官,它必须切除于一个有呼吸有心跳的身体,供体只能是个活人。1999年以后中国大陆,每年高达近万例次移植量的肝、肾等器官移植手术需要庞大的储备供体群,非亲属器官捐赠的组织配型的匹配率大约6.5% ( while from a non-living donor, the chance is about 6.5 percent. ),因此,每年施行数千至上万的器官移植需要从十数万到数十万无血缘关系的人群中寻找组织配型吻合者。可是,2000年以来,中国大陆众多医疗单位能在短期(一到两周至数月)内给患者提供合适的供体,并手术实施成功。

    可是,在中国亲属活体捐献仅0.5%;脑死亡供体总共只有9例;每年的死刑执行数, “根据大赦国际的纪录,在1995年和1999年之间被处决的囚犯的平均数量是每年168 0人。在2000年和2005年之间是平均每年1616人。这些数字每年都会回弹,但整体平均数字在迫害法轮功的前后是相同的。

    这样一来,如此大量的器官移植,供体不是来自死刑犯,不是来自亲友捐献,不是来自脑死亡民众的捐献,不是来自个体买卖,中共就有义务向国际社会交代如此庞大数量的器官以及储备供体群来源于何处。

    人无德作为行为准则,即是兽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他的行为是以德为基础的,如果没有了这些,就是兽。 为了利益,作为傅彪医疗小组的主治医师沈中阳就是这样的兽。

    调查线索:北京武警总医院做肝移植手术

    在《中国妇女》杂志第2006.04(下半月)的26-27页中,有一篇笔名叫田里的作者写的文章:告慰彪哥 :那个“陪读爸爸”决心熬过生命的严冬。

    文中说:阮永凯原是重庆市工业学校的物理教师,1993年辞职下海,2003年3月阮永凯来到新加坡,当起了“陪读爸爸”。2004年6月23日回到重庆,7月19日阮在重庆医科大学附一院查出肝癌晚期,7月21日住进北京海军总医院肝胆科,随后转入武警总医院。8月3日下午,阮永凯进行了肝移植手术。

    阮永凯在武警总医院治疗期间,认识了当代红星傅彪。文中提到傅彪在2004年9月2日做了肝移植手术。傅彪第一次做的效果不好,于2005年做了第二次肝移植手术。

    文中看作者写的很轻松,对他俩换的肝从何而来却没有写的更多。看来武警总医院做这样的器官移植手术也是“得心应手”了,并且是经常做的。

    大审判

    傅彪个人人生辉煌了15年到20年,本来挺憨厚的一个人,本来可以平和度过肝癌晚期第四期,本来可以以一个光彩的句号告慰一生的最后日子。但是,他却赶上了中共疯狂靠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健康体搞试验搞器官移植的人类最邪恶年代。虽然沈中阳01年至今都是杀人取肝上瘾, 但是没有江泽民罗干的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政策,任何一个肝癌晚期病人都是等不到健康体内活摘的器官的。换句话说,60年代到80年代这样的病人绝对不敢动这一念:为了延长几个月寿命,杀活人。更不要想杀两个了。谁敢? 只有沈中阳这类医生敢。因为他教唆了病人和病人的亲朋好友去这样做而不用良心谴责。
    傅彪是肝脏的受体, 谁之过?

    沈中阳是上千个肝脏被强迫供体、被供体的执刀者,谁之过?
    武警、司法、军队、医院、各大医院党委、总后和中央政法委流水作业搞器官活摘,谁之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