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独家】武汉同济医院文件曝活摘罪恶

中共迫害法轮功内幕 系列独家报导之十一


大纪元最近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文件揭示该医院惊人的移植量。同济医院移植所需的大量器官来自哪里呢?(台湾国际器官移植关怀协会提供)

大纪元2020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章洪报导)中共肺炎(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首先在武汉爆发,随后蔓延全球,使武汉成为世界的焦点。大纪元近期获得武汉医院内部文件,显示武汉一直高度涉入中共的活摘器官罪恶。

武汉不但是中共肺炎疫情发源地,同时也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发源地。2015年中共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在武汉召开的中国器官移植大会上称,“没有湖北、没有武汉,就没有中国的器官移植。”位于武汉的同济医院在中国器官移植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其肾移植数量是中国第一,肝移植数量是中国第五,心脏移植数量是中国第三。

大纪元最近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文件,曝光了该医院惊人的移植量,并衍生出一个疑问——同济医院移植所需的大量器官,来自哪里?

同济医院移植量惊人 可预约“按需移植”

《湖北日报》2019年4月10日报导说,武汉地区的心脏和肾脏移植量在中国领先。其中同济医院平均每天至少有一台移植手术。据同济医院的官网介绍,到目前为止,同济医院累计实施肾脏移植超过6000例,肝脏移植近两千例,心脏移植二百余例,胰肾联合移植近二百例。


图1:大纪元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资料:同济医院DCD(心死亡器官捐献)移植连年为大陆第一。(大纪元)

大纪元获得的内部文件(图1)显示,同济医院DCD(心死亡器官捐献)肾移植例数在2015年、2016年、2017年连续3年全国第一。

大纪元获得同济医院的另一个内部文件(图2)显示,同济医院的肾移植数量惊人,在2016年成为中国首家肾移植例数突破6000例的移植中心。

其中,2015年、2016年、2017年的肾移植量暴增。2015年肾移植数量接近350例,比前一年增加约100例。2016年肾移植数量达到一个高峰,约460例。


图2:大纪元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资料:全国首家肾移植例数突破6000例的移植中心。(大纪元)

同济医院还为器官移植设置了网上预约挂号,显示其有充足的器官供给。

更不可思议的是,“追查国际”组织证实了,同济医院还可以“按需移植”。

2019年12月25日,同济医院肝移植主任魏来教授回应“追查国际”的暗访调查电话时表示,肝移植至少需要六十万元人民币,“所有的问题当面来具体说”。

同济医院移植器官从何而来

同济医院大量移植所需的器官从何而来?

同济医院的内部文件(图2)显示,同济医院的肾脏移植有三类器官来源,其中最主要的是传统来源和捐献。传统来源按中共官方的公开报导,是来自死刑犯。

2006年3月9日和17日,两名证人先后通过《大纪元时报》曝光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秘密集中营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自此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在国际社会被曝光。国际社会也一直要求中共公开移植器官来源。

在国际社会压力下,2014年中共公开承认用死刑犯的器官做移植,2015年中共宣称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来源的唯一合法途径。


2014年3月11日,黄洁夫在港媒上透露,没有公民捐献出来,你怎么藏也藏不住。(网页截图)

不过,根据中共公开的数据,无论是死刑犯、还是所谓的器官自愿捐献,都填不满同济医院完成的巨大移植手术量。

2015年中共宣布停用死刑犯器官后,武汉仍是移植大户。同济医院内部文件(图3)显示,2014年,DCD肾移植154例,DCD肝移植73例;2015年,DCD肾移植291例,DCD肝移植101例;2016年,DCD肾移植356例,DCD肝移植111例。


图3:大纪元获得的同济医院内部资料:同济医院7年DCD(心死亡)移植例数。(大纪元)

然而,无论是湖北武汉、还是全国,器官自愿捐献(遗体捐献)的数量极其有限。

据《湖北日报》2019年4月10日报导,武汉市每年需要1600具遗体,其中仅同济医院就需要500具,而武汉市每年遗体捐献总共才300具,缺口巨大。中共卫健委显示,2015、2016年全国器官捐献也分别只有2766、4080例。


武汉市每年需要1600具遗体,而武汉市每年遗体捐献总共才300具,缺口巨大。(网页截图)

也就是说,中共公开的资讯就已经证明,包括同济医院在内的中国器官移植行业,所使用的器官绝大多数都不可能是合法的自愿捐献。例如法新社2015年3月曾报导,国际医学界人士质疑并警告,死刑犯的身体部位可能仅仅被重新归类为“捐献”而继续使用。

外界质疑,在同济医院的器官来源中,有多少人被贴上“自愿捐献”的标签而遭杀戮?又有多少“假亲属”移植?

同济医院医生参与活摘器官

“追查国际”负责人汪志远早前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我们的调查中,同济医院的医生护士就明确地承认他们用法轮功学员器官,我们有录音证据证明。”

2006年,“追查国际”曾打电话向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询问能否搞到法轮功学员的供体,对方回复说:“没问题,请来医院面谈。”

2015年10月12日“追查国际”调查员对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院心胸外科二病区宫医生进行了电话调查。宫医生承认用过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到监狱、到劳教所取器官,“我们有一个专门的,我们科魏主任,有一个专门的搞这个,以朱教授为首的,知道吧。这都是朱教授在负责。”

宫医生还披露,心脏移植移植有时候一个星期做5台手术,甚至一晚上做2台。

调查录音: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院心胸外科二病区宫医生

2017年6月7日武汉同济医院移植科毛医生在回应调查电话时说,“上一年做了一百多例肝移植,四五百肾移植。我们肾移植数量上全国第一。等待时间大概也得要个把月。供体具体其它的方面,我们不了解,这个信息也是保密的。”

在同济医院所在地武汉不断曝出警察“摘你器官”的恐吓。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张苏遭警察威胁道:“公检法是一家,都归政法委管,打死你就像拍死一个苍蝇,明天拉出去枪毙也没有人知道,割下你的器官说你自杀,谁知道?”

据明慧网2019年5月27日报导,2018年12月26日,在武汉洪山区中北路姚家岭站东湖熙园物业,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张波等六人被数十名公安和特警绑架到余家头派出所。六人被非法审问后,又被迫做体检,除抽走几百毫升血外,还检查了他们的肝、肾、心、肺等功能,甚至做了眼科检查,检查眼角膜。被绑架的学员都是年轻男性,他们通常被视为“优质供体”。

中共对“活摘器官”一直讳莫如深。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给全国各地的政法委系统下达“打死法轮功学员算自杀”的命令之后,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急剧上升。

2016年6月,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调查报告。报告基于对中国数百家移植医院的调查,发现中国移植行业可以“按需移植”,而且,数百家被调查的中国器官移植机构中,仅几家医院每年完成的移植手术量就超过了中共官方所说的每年1万-1.5万例;过去十年来,器官移植数量惊人,器官最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点阅“中共迫害法轮功内幕”系列独家报导,
欢迎读者爆料:editor@epochtimes.com

责任编辑:何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