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全球最黑市场 中共强摘器官创收10亿美金(图)


器官移植(图片来源:PIERRE-PHILIPPE MARCOU/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9月28日讯】(看中国记者忆文编译)来自北京的韩俊卿(Han Junqing,音译)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囚禁,仅两个月就离开了人世。一个多月后,他的家人才被允许短暂地看了他的尸体。韩的女儿说,尸体被切开了。

以高端读者为目标的商业新闻《石英》(Quartz)在周五(9月27日)讲述了这个悲惨故事。

“在喉咙部位有被缝合的痕迹,用了很粗的黑线。切口一直向下延伸,直到被衣服盖住。”他的女儿韩雨(Han Yu,音译)周三(9月25日)在联合国揭示强制摘取器官的活动上说。她的叔叔和其他亲戚设法解开了父亲的衣服。“他们发现切口从喉咙一直到腹部。”她说:“当他们按压腹部时,发现他的腹部塞满了坚硬的冰块。”她父亲的器官已经被摘走了。

中国一再否认所有关于摘取器官的指控,并声称它在2015年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尽管韩俊卿于2004年去世,但有证据表明这种做法仍在继续。与官方所称的器官捐献者相比,器官移植的需求量要大得多,而且随时可以获得器官来供给庞大的市场。

官方器官捐赠可能来自死后自愿捐献器官的人,或出售肾脏等器官的人。但是在6月,成立了一个独立的机构——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专门调查此事,发现有些囚犯的器官被强行摘除,有的是在活着的时候被摘取的。人权律师估计,自2001年以来,有65,000名法轮功修炼者因要他们的器官被杀死,其他宗教和少数民族成员,包括维吾尔族、藏族和一些基督教教派,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本周,中国法庭的一名高级律师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HCR)进行调查并采取行动。中国法庭顾问哈米德·萨比(Hamid Sabi)告诉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将活生生无辜、无害、和平人的心脏和其他器官切走,这是本世纪最严重的暴行之一。”

中国法庭表示,器官采摘为中国器官市场创造了10亿美元,吸引了中国国民和外国人前往。据报道,一块肝脏的售价为16万美元。在中国,供体器官的供应量很大,这意味着需要供体患者的等待时间大大缩短。在大多数国家,器官捐赠有限,意味着患者通常要等待数月或数年才能进行移植。在中国,患者可以在几周甚至几天内得到器官,因此人们从海外旅行到中国,以利用该市场。

“立法者和政府对此能做些什么?”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问道。

他是前加拿大亚太事务的国务部长,2016年中国器官摘取报告的合著者。比利时、意大利、以色列、挪威、西班牙和台湾已禁止为移植器官到中国旅行,其公民前往中国获取捐赠的器官是非法的。乔高建议其他国家也应效仿。他说:“如果美国人、加拿大人,和其他人对我们自己的价值观表现出更大的承诺,那么可怕的贸易可能很快就会结束。”

乔高补充说,一些主要国家的部分立法不够,“更全面禁止移植旅游的国家立法至关重要。”

重庆市江津区的姜丽(Jiang Li,音译)在联合国的这场活动上讲述了她的家人因炼习法轮功遭受的迫害。她的父亲江锡清(Jiang Xiqing,音译)在2008年被关入劳教所。“我父亲活着的时候就被放进冰柜,未经我们家人同意,他的器官就被摘走了。”她说。

姜丽讲述道,她父亲死亡七小时后,一家人才被允许看他的尸体。他们惊讶地发现冰柜里的尸体仍然十分温暖,就要对父亲进行心肺复苏,但是他们被拖出了大楼,不允许再次见到蒋锡清。后来,他们想方设法得到了尸检报告,报告显示父亲的肋骨骨折,器官被摘走。

《福布斯》:掩盖活摘器官 中共伪造器官捐赠数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福布斯》十一月十六日刊登作者Zak Doffman的文章说,中共被指控系统地掩盖强摘器官和谋杀。

文章说,中共的活摘器官被形容为“国家操控的大屠杀”,价值每年达十亿美元。中共一直否认其活摘行径,但十一月十四日在《BMC医学伦理》(BMC Medical Ethics)杂志上发表的一份最新报告驳斥了中共的说法,指控中共用活摘进行杀人的同时,系统地伪造和操纵官方器官移植数据。

今年六月,在伦敦的独立中国法庭发现了包括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在内的被关押者被强摘器官的证据。法庭的最终判决得出结论:这种大规模的强摘器官行径在中国已经进行了多年,没有迹象显示与中国移植业有关的重要基础设施已经拆除。

法庭用被关押者的第一手证词得出调查结果。这些证人的报告令人震惊,其中包括(中共)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在这个过程中受害者死于活摘器官。据说中国的非法器官移植产业每年价值十亿美元。中共企图转移国际上对中共活摘行径的关注,声称一种新的自愿捐款制度在运作。但是,这份最新报告对中共所说的提出了质疑,揭露了移植数量与中共官方统计数据之间的实质性差异。

中共声称,采用了新的自愿捐献制度,取缔了强迫从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

BMC的报告分析后得出结论:事实并非如此,中共是在人为地编造器官捐赠数据。报告说,最新的调查显示,中共的器官捐赠系统不可信。实际上是中共继续进行强摘器官的面具。

数据的来源包括中共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和中国红十字会。研究人员发现,这些数据中存在数学模式,违背了统计学中的差异性。换句话说,中共官方报告源于漂亮的电子表格,而不是来自实地分析和真实数据。

终止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的苏西·休斯(Susie Hughes)对调查结果表示欢迎。她说,该报告揭露了中共所谓移植改革的谎言和欺骗。中共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的数据似乎是精心伪造、掩盖的一部份,掩盖中共为了摘取器官在中国大规模杀害无辜人民的事实。

Zak Doffman是Digital Barriers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为国防、国家安全、反恐和关键基础设施领域提供先进的监视技术。

研究报告:中共系统伪造器官捐献数据


通过分析中共公布的数据库,澳洲国立大学(ANU)最近发布研究报告,揭示中共一直在系统地伪造器官移植数据。(John Yu/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1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思文澳洲编译报导)澳洲国立大学(ANU)最近发布的研究报告揭示,中共一直在系统地伪造器官移植数据。通过分析中共公布的数据库,该报告证实数据库被“刻意修改”,“近乎完美的符合二次方程式”。

中国移植数据“遵循简单的数学函数”

该研究报告由国立大学博士生、中国问题专家罗伯森(Matthew Robertson)、堪培拉统计学家辛德 (Raymond Hinde)博士和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外科教授拉维(Jacob Lavee)共同完成,并于11月15日在《BMC医学伦理》(BMC Medical Ethics)期刊上发表。

研究报告分析了中共器官移植改革的负责人黄洁夫公布的数据,发现移植数据“遵循简单的数学函数,特别是二次函数”,数量的增加“太整齐一致了,难以置信”。这与其它50个国家的数据都不一致,在一个复杂而且地理位置分散的行业(如器官移植)中,出现如此高的数学精准度令人难以置信。

国立大学研究人员还在中国红十字会数据组中发现异常,如2016年3月每位捐献者的器官移植数为21.3次,这在医学上是不可能的。之后输入的数据明显被“校正”,每位捐赠者的移植次数始终为2.75,还有其它的人为篡改情况。

COTRS 数据“被自上而下的伪造了”

罗伯森得出结论,中共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简称COTRS)的数据“被自上而下的伪造了”,而红十字会的数据也被故意篡改来与之匹配。

他说,拙劣的数据伪造暴露出其中的诡计,数据似乎是“作为配额下达的,但这个配额在各级官僚机构和行政机构之间落实得不完善,从而显得不同寻常”。

COTRS是存储器官捐献人和器官移植的数据库,表面看来“非常成功”,自愿捐献器官的人数从2010年的34人增加到2018年的6316人。

中共系统伪造数据“是为了误导国际移植界”

英国顶级统计学家斯比格哈尔特(Sir David Spiegelhalter)教授对报告进行了审核,表示支持报告观点。

斯比格哈尔特说,罗伯森的发现表明移植数据“遵循了系统的、令人惊讶的规律”。“器官供体和器官移植之间的二次函数关系是非常明显的,这与其它国家形成鲜明对比。”

罗伯森表示,中共系统的伪造数据“是为了误导国际移植界,使之相信中国的自愿捐献器官改革取得了成功,以此弱化人权关注者对中共在获取移植用器官过程中犯下反人类罪的批评。”

大量器官移植的供体来源 中共一直无法解释

中共曾一直否认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直到2005年,才首次承认使用囚犯作为器官捐献者。2015年1月1日起,中共宣称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作为供体来源,但中共无法就大量器官移植的供体来源做出合理解释。

一直以来,中共被指控强摘法轮功学员、维吾尔族人和其他受迫害团体成员的器官。

今年6月17日,调查中共强制活摘器官的“人民法庭”在伦敦宣判:中共反人类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规模存在多年,且仍在进行;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体的最主要来源。

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人民法庭”的主席。尼斯爵士是国际刑事犯罪领域的知名人士,1998年至2006年期间,他主导了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

责任编辑:瑞木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