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大一附院被举报私收肝源费 器官来源不明


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因涉嫌活摘罪行被追查国际追查。(网页截图)

大纪元2019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科医生被举报私收35万肝源费”,不出示肝源检验报告,只收现金,不开收据。近年来,该院器官来源充足、移植数量巨大,但其器官供体来源受外界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郑大一附院)是河南省最大的三级甲等医院。据悉,郑大一附院肝源、肾源多,肝移植数量在全国位居前列。在其官网上,明确写着“我院符合肾移植条件的患者,等待时间相对其他国内医院较短”。

沈阳企业家、法轮功学员于溟曾到多家医院实地调查大陆器官移植手术现状。于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有的患者对于不开收据没有避讳,觉得很正常,有的直接找器官移植医生去做手术。各个医院收费的价格都不一样,管理混乱。

于溟表示,“器官来源没有正常的。大夫自己都跟我们说,他们医院自己有一些人在做这些事情。医院对外宣称有三种来源:一是死刑犯的(2015年以后还在用);二是交通意外的,10个有9个说是交通意外的;三是捐献的,但捐献的少之又少基本没有。”

“在北京武警总医院,患者不到一个月就能配上肾源。”他说,“在调查过程,如果不挂号、不把所有个人信息留给医院,医生马上就说做不了。刚开始他还说能做。”

追查国际的调查认为,中国存在着活人器官供体库,才能使在中国医院普遍等待器官时间超短。

据澎湃新闻6月21日报导,今年2月2日,河南商丘市民李先生的父亲在郑大一附院肝移植科做了肝移植手术。手术前几天(1月29日晚),肝移植科医生温某告知他们须提前备好肝源费用35万元,只能现金,不能转账。

1月31日晚,他们将35万元现金装进背包,送到医生休息室,放到温某面前的桌子上。温某未开任何收据和票据。但李先生向澎湃新闻提供了温某收取35万的相关录音。

截至此案曝光时,李先生的父亲仍处于重度昏迷状态。家属对肝源是否合格表示质疑,要求医院出示肝源检验报告。

5月中旬,李先生将郑大一附院举报到河南省卫健委和郑州大学,称其涉嫌乱收费和医生私收肝源费、医院拒绝提供植入肝源检验报告等情况。但一直未获回复。

郑大一附院5月17日仅出具了一份没有盖章的回复,称通过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分配生成的器官接受确认书,可以证实器官来源的合法性。但回复未提及医生温某是否收取3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网友披露外,陆媒此前也曾报导过医院收取器官费不开收据,令人质疑器官的来源不明。如,北青网2017年12月21日报导,患者姜先生投诉,自己在湘雅三医院做肾移植手术,缴纳了27万元的“肾源费”,院方没有开出任何收据凭证。

红会和医院互推责任 掩盖供体真相

6月14日,郑大一附院医患办副主任丁珂向澎湃新闻称,涉事医生确实有收35万元,已交河南省红十字会,但拒绝出示相关票据。而当日下午,河南省红十字会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对丁珂的说法予以否认,称“说这话极不负责”。

该负责人称,省红十字会基金的主要来源,是“器官移植‘受益机构’医院,因为医院做手术有收费”,“都是医院公对公账户打过来”。“医院捐助多少,没有强制和具体标准”。“红会负责器官捐献工作”,而“卫生部门负责监管器官分配”。

近年来,有的地方红会和移植医院曾因分赃不均闹翻脸。《新京报》等多家陆媒报导,地方红会是器官捐献的第三方机构,掌握捐献者资源,但红会认为受益最大的还是移植医院。广东、江苏等多地红会都曾要求医院认捐(达成捐赠意向和捐赠协议)来换取其器官捐献资源。

报导还称,尽管“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投入运行已有两年(当时为2013年),2/3器官仍在系统外分配。

追查国际负责人、曾在哈佛大学做医学研究的汪志远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按规定红十字会不应该参与器官的交易,只起一个登记、见证的作用。但在中国大陆,实际操作是乱套的。其实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就是个招牌,都是医院和610(非法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系统在操纵。

“比如北京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截止今年初,我们调查它还没有开张只是在筹备。北京有23家注册的器官移植医院,每年大规模做着(移植手术),但是北京的红十字会还没有开张,只是说起宣传作用,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他说,“捐献没有开始,移植器官哪来的呢?那就渠道不正常嘛。”

汪志远指出,中国的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系统就是一个幌子,只是为了应付外界的指控搞的东西。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也是一样,经追查国际调查,医务人员基本反映是“上不去、打不开”。

如,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协调人王主任就说:那个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是走形式,骗人的!有录音:

“此外,中共公布的捐献数量也是骗人的。2017年登记愿意捐献的人有30多万,按照正常死亡规律是千分之7左右,三十万人捐献一年也就是两千一百多人(的器官能够捐献),加上(器官对)热缺血的时间限制(能用的器官)就更少。(而)他们每年做的移植手术1万多。它报的数字正好戳穿了它的谎言。”他说。

汪先生表示,目前中共仍在疯狂地进行器官移植,历史上哪有这样的事情?人们现在不知道,在不远的将来,这个事一旦曝光,那人是会震惊的。就像二战时,希特勒在纳粹集中营大规模地屠杀犹太人谁都不知道,战后人们到集中营一看,堆积如山的尸骨,人们才傻眼了。活摘器官的事情一旦曝光,一定会震惊世界。

于溟呼吁,希望更多的人来了解真相,帮助制止活摘器官罪行。他表示,关于活摘器官,现在西方社会的媒体包括政府都已经意识到了,但是一些社会的公民还意识不到。迫害真相和美国人民也是息息相关的,让人们认清中共这个魔鬼政权。

责任编辑:高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