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独立法庭证实中共活摘器官 韩媒争相报导


由大律师尼斯爵士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6月17日宣判。(冠奇/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儒韩国报导)英国“独立人民法庭”于6月17日(当地时间)在伦敦宣布,中共政府对大规模强制摘取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器官,犯下了危害人类罪及酷刑罪。消息一出,立即引发世界各国媒体关注,韩国多家媒体也纷纷以“中国(中共)长期摘取被关押者器官,每年进行9万场移植手术”为主题予以报导。

韩国9家大型媒体同时报导

6月18日~19日,韩国的韩联社、东亚日报、亚洲经济、MBC、News1、SBS、世界日报等9家大型新闻媒体不约而同地报导了此次震惊世界的判决结果。

多家韩国媒体表示 ,独立法庭由来自多个国家的人权专家、移植手术医护人员和国际关系领域的专家组成,经过多方取证、听证、审查了大量的视频和文本证据并调查后得出结论: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等被关押的良心犯长期被非法摘取器官。

报导重点引述法庭上的证词指,中国每年最多进行9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远高于中共政府公布的官方数据。

韩国《亚洲经济》则以“中共强摘器官的来源 ——法轮功是什么”为题,详细介绍了法轮功受到中共镇压的过程:法轮功是1992年在吉林长春传出的身心修炼功法,还曾因对国民健康有益受到表彰,但修炼人数超过1亿人后,中共以其可能威胁体制为由进行镇压。2006年,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首次被公诸于世。

从“不敢相信”到“不得不信”

虽然加拿大前内阁部长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曾出版调查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披露过这一事实,但为了攫取器官而杀人这样的事情,太惨无人道,许多人不敢相信。

英国大法官杰弗里‧尼斯爵士担任“人民法庭” 的主席,他郑重公布了宣判结果:“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毋庸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时间很长,涉及受害者众多。”

来自阿姆斯特丹的欧洲问题专家Tromp博士在法庭上表示:“这次法庭经过独立调查后,拥有非常详实的证据。这些证据明确证实,受到活摘器官罪行迫害的对象属于一个团体,这个团体叫法轮功。”

裁判过程中,曾在女性劳教所里被监禁一年的法轮功学员、作家曾铮出庭作证,自己在被关押期间,曾多次被要求接受体检和验血。在2001年逃出中国后,得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时,曾铮才察觉,当初的身体检查很可能是活摘器官的医疗筛选程序。

2014年中共称将停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间接承认此前一直摘取死刑犯器官,但否认活摘器官的罪行,还推出了“器官自愿捐赠计划”的政策。而人民法庭的判决书驳斥了该说辞,判决书称:“累积的数字证据(不包括虚假的中国数据)表明:与实际执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相比,自愿捐赠计划’不可能提供足够的‘合格捐赠者’。”

责任编辑:叶紫微

郑大一附院被举报私收肝源费 器官来源不明


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因涉嫌活摘罪行被追查国际追查。(网页截图)

大纪元2019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科医生被举报私收35万肝源费”,不出示肝源检验报告,只收现金,不开收据。近年来,该院器官来源充足、移植数量巨大,但其器官供体来源受外界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郑大一附院)是河南省最大的三级甲等医院。据悉,郑大一附院肝源、肾源多,肝移植数量在全国位居前列。在其官网上,明确写着“我院符合肾移植条件的患者,等待时间相对其他国内医院较短”。

沈阳企业家、法轮功学员于溟曾到多家医院实地调查大陆器官移植手术现状。于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有的患者对于不开收据没有避讳,觉得很正常,有的直接找器官移植医生去做手术。各个医院收费的价格都不一样,管理混乱。

于溟表示,“器官来源没有正常的。大夫自己都跟我们说,他们医院自己有一些人在做这些事情。医院对外宣称有三种来源:一是死刑犯的(2015年以后还在用);二是交通意外的,10个有9个说是交通意外的;三是捐献的,但捐献的少之又少基本没有。”

“在北京武警总医院,患者不到一个月就能配上肾源。”他说,“在调查过程,如果不挂号、不把所有个人信息留给医院,医生马上就说做不了。刚开始他还说能做。”

追查国际的调查认为,中国存在着活人器官供体库,才能使在中国医院普遍等待器官时间超短。

据澎湃新闻6月21日报导,今年2月2日,河南商丘市民李先生的父亲在郑大一附院肝移植科做了肝移植手术。手术前几天(1月29日晚),肝移植科医生温某告知他们须提前备好肝源费用35万元,只能现金,不能转账。

1月31日晚,他们将35万元现金装进背包,送到医生休息室,放到温某面前的桌子上。温某未开任何收据和票据。但李先生向澎湃新闻提供了温某收取35万的相关录音。

截至此案曝光时,李先生的父亲仍处于重度昏迷状态。家属对肝源是否合格表示质疑,要求医院出示肝源检验报告。

5月中旬,李先生将郑大一附院举报到河南省卫健委和郑州大学,称其涉嫌乱收费和医生私收肝源费、医院拒绝提供植入肝源检验报告等情况。但一直未获回复。

郑大一附院5月17日仅出具了一份没有盖章的回复,称通过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分配生成的器官接受确认书,可以证实器官来源的合法性。但回复未提及医生温某是否收取3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网友披露外,陆媒此前也曾报导过医院收取器官费不开收据,令人质疑器官的来源不明。如,北青网2017年12月21日报导,患者姜先生投诉,自己在湘雅三医院做肾移植手术,缴纳了27万元的“肾源费”,院方没有开出任何收据凭证。

红会和医院互推责任 掩盖供体真相

6月14日,郑大一附院医患办副主任丁珂向澎湃新闻称,涉事医生确实有收35万元,已交河南省红十字会,但拒绝出示相关票据。而当日下午,河南省红十字会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对丁珂的说法予以否认,称“说这话极不负责”。

该负责人称,省红十字会基金的主要来源,是“器官移植‘受益机构’医院,因为医院做手术有收费”,“都是医院公对公账户打过来”。“医院捐助多少,没有强制和具体标准”。“红会负责器官捐献工作”,而“卫生部门负责监管器官分配”。

近年来,有的地方红会和移植医院曾因分赃不均闹翻脸。《新京报》等多家陆媒报导,地方红会是器官捐献的第三方机构,掌握捐献者资源,但红会认为受益最大的还是移植医院。广东、江苏等多地红会都曾要求医院认捐(达成捐赠意向和捐赠协议)来换取其器官捐献资源。

报导还称,尽管“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投入运行已有两年(当时为2013年),2/3器官仍在系统外分配。

追查国际负责人、曾在哈佛大学做医学研究的汪志远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按规定红十字会不应该参与器官的交易,只起一个登记、见证的作用。但在中国大陆,实际操作是乱套的。其实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就是个招牌,都是医院和610(非法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系统在操纵。

“比如北京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截止今年初,我们调查它还没有开张只是在筹备。北京有23家注册的器官移植医院,每年大规模做着(移植手术),但是北京的红十字会还没有开张,只是说起宣传作用,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他说,“捐献没有开始,移植器官哪来的呢?那就渠道不正常嘛。”

汪志远指出,中国的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系统就是一个幌子,只是为了应付外界的指控搞的东西。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也是一样,经追查国际调查,医务人员基本反映是“上不去、打不开”。

如,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协调人王主任就说:那个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是走形式,骗人的!有录音:

“此外,中共公布的捐献数量也是骗人的。2017年登记愿意捐献的人有30多万,按照正常死亡规律是千分之7左右,三十万人捐献一年也就是两千一百多人(的器官能够捐献),加上(器官对)热缺血的时间限制(能用的器官)就更少。(而)他们每年做的移植手术1万多。它报的数字正好戳穿了它的谎言。”他说。

汪先生表示,目前中共仍在疯狂地进行器官移植,历史上哪有这样的事情?人们现在不知道,在不远的将来,这个事一旦曝光,那人是会震惊的。就像二战时,希特勒在纳粹集中营大规模地屠杀犹太人谁都不知道,战后人们到集中营一看,堆积如山的尸骨,人们才傻眼了。活摘器官的事情一旦曝光,一定会震惊世界。

于溟呼吁,希望更多的人来了解真相,帮助制止活摘器官罪行。他表示,关于活摘器官,现在西方社会的媒体包括政府都已经意识到了,但是一些社会的公民还意识不到。迫害真相和美国人民也是息息相关的,让人们认清中共这个魔鬼政权。

责任编辑:高静

美国务院:中共强摘人体器官报告令人震惊


美国国务院大楼外景。(Samira Bouaou/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6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6月21日,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报告,令人震惊。

美国国务院当天发表2018年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共再次被列为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别关注国(CPC)。

布朗巴克大使在新闻发布会上语气沉重地说,“我们再次分享他方的报告——中共强摘包括法轮功学员、维吾尔人、西藏佛教徒、地下基督教徒在内的良心犯的器官。这会震惊每一个人的良知。(This should shock everyone’s conscience.)”

这是美国国务院首次由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的发言中,向各国记者公开曝光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行为。

美国国务院从2012年起,曾多次在其年度人权报告中引述他方报告,指中共强摘法轮功等良心犯器官。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佛家修炼功法 。1999年,中共时任领导人江泽民以“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共产党员人数”为由,一意孤行下令迫害法轮功。至今,至少4000多人被确认迫害致死,难以计数的修炼者至今下落不明。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相关调查报告显示,2006年9月13日,中共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跟随时任中共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曾亲口承认“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

国务院最新报告列举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案例

美国国务院在6月21日发布的2018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至少三次提及中共强摘人体器官,包括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马桂兰的内脏被强行摘除的案例。

报告说,“明慧网报导,2018年7月4日,当局在河北省逮捕、拘留了马桂兰,因其与他人谈论法轮功。9月17日,当局说马桂兰突然生病,就医数小时后在医院去世。根据该报导,数名官员来到医院,移除了马桂兰的器官,声称要进行检查。但不清楚这些器官被如何处置。”

报告还引用了主流英文媒体的报导,包括国际非政府组织对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

报告说,“《华尔街日报》报导,中国(中共)当局强行摘取包括法轮功、维吾尔族、西藏佛教徒和‘地下’基督徒在内的良心犯的器官。前囚犯表示,在拘留期间,当局对他们进行血液检查和不寻常的体检,然后将其添加到数据库中,从而实现按需器官移植。12月10日,由国际非政府组织‘终止中国(中共)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ICETAC)的一个独立法庭发布了一项临时判决,该小组‘毫无疑问地、一致确认:在中国,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已经进行了相当长的时间,涉及相当多的受害者。”

国际社会震惊

十几年来,美国、欧洲议会、澳洲、意大利、加拿大、爱尔兰等多国政府部门、机构相继通过决议案,谴责和要求制止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恶行。以下仅举两例:

2016年6月,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2016年7月,欧洲议会通过48号书面声明和“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紧急议案。

此外,以色列、西班牙等多国还通过立法,禁止本国公民到中国做器官移植。

责任编辑:高静

BBC播暗访视频:中共活摘从未停止


2018年,于溟在北京的解放军第309医院进行调查。这家医院悬挂着“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的招牌。(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9年06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北编译报导)“独立人民法庭”日前在伦敦做出宣判,判定中共大规模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存在多年,并仍在继续。其中,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受害主体,成为移植器官的最主要供体来源。

审判结束后,英国广播公司(BBC)旗下多个节目跟进报导,其世界新闻频道的《影响》栏目(Impact)播放了活动家于溟拍摄的隐秘视频,揭露在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等待时间极短,器官来源不明。


2018年,北京解放军第309医院悬挂着“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招牌,赫然醒目。(视频截图)

拍摄于2018年11月的隐秘视频显示,北京武警总医院配备巡逻的武装警察,器官移植中心的等候室里坐满患者。谈话中,两名患者表示自己只等了几周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做了器官移植手术。

节目指出,中国的器官移植黑市在迅速崛起。几周时间就能找到匹配的器官,这在其它国家是难以想像的。然而,庞大的供应链从何而来?其内幕疑云密布。根据中共官方说法,从死刑犯身上获取器官的渠道已于2015年被切断,而中国的器官捐献系统仍处于刚起步状态,根本无法提供如此巨大数量的器官供移植使用。

节目嘉宾阿德南·谢利夫医生(Adnan Sharif)指出,虽然中共官方称其遵循世界卫生组织(WHO)关于人体器官移植的指导原则,但这所谓的“官方辟谣”并不可信。谢利夫医生是伯明翰伊丽莎白女王医院的肾移植医生和顾问,也是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AFOH)的秘书,该协会在2016年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

“在中国,要拿到官方数据很困难……在英国或美国,器官移植的数据是公开透明的,谁都可以拿得到,在中国却不是。所以,(中共的)官方数据很难令我们信服。”谢利夫医生说,“中国是一个很封闭国家,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独立的调查,而不是像器官移植学会(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一样,走访那几间(中共)事先安排好的医院。我们要的调查应该完全独立于任何机构,真正的对那些(活摘)指控进行深入调查。”

“独立人民法庭”经过长达一年的独立调查,于2018年12月8日和2019年4月6日举行了两次听证会,听取了五十多位证人和专家的证词,最终宣布,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中共长期、系统、大规模地活摘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学员器官,以此谋取暴利。这项邪恶的犯罪至今仍在继续。

节目中还播放了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证词,讲述他们被关押期间亲身经历。于溟展示自己被施酷刑后所拍照片,双腿布满红肿瘀伤;詹妮弗·曾(Jennifer Zeng)被押往医院拍X光片,拍完后被投回监狱;艾姆斯·刘(Ymes Liu)被无故抽取了一大管血。

谢利夫医生表示,“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结果非常公正。“这个法庭很独立,它不依赖于任何团体或机构。比如,我们(医学界的专家)也为法庭提供证据,但是我们影响不了最终判决结果。我认为它(法庭)已经尽最大努力保持公平中立,今天审判得出的结果非常公正。”

责任编辑:李缘

中国器官移植医院地图揭秘“活人农场”

中国器官移植医院地图揭秘“活人农场”


澳媒报导说,中国器官移植医院地图揭示“活人农场”(Human Farms)的秘密,中国有超过一百万人被捕和监禁,以备随时摘取器官。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澳洲新闻网周二(6月18日)报导说,地图揭示中国“活人农场”(Human Farms)的秘密, 中国有超过一百万人被捕和监禁,以备随时摘取器官。

报导指,英国的国际法庭发现,中国(中共)正在强制摘取数万名政治犯的器官,同时经营着一个年产值10亿美元的医疗黑市。

几年来,人权组织一直呼吁公众关注被中共关押的、约150万人囚犯,他们中的许多人成为中共阴险的“活人农场系统”(Human Farming system)的一部分。

英国伦敦特别成立的“独立人民法庭”周一(6月17日)宣布终审判决。判决指出,毋庸置疑,中共正大规模进行国家批准的强摘器官行为。

独立法庭由来自美国、英国、马来西亚和伊朗的专家组成,包括人权专家、移植手术医护人员和国际关系领域的专家。独立法庭听取了50名证人的证词,并在过去一年中审查了大量的视频和文本证据。

这些证据包括有关中共野蛮行为的证词,甚至包括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

曾在中国担任外科医师的安华・托蒂(Enver Tohti)作证说,他被指派从一名刚被执行死刑的囚犯身上摘除其器官,此囚犯并非自愿的。

“我记得我拿着手术刀,当我切开他的皮肤,可以看到血,”托蒂告诉法庭当时的情景。“这表明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同时,他试图挣扎、进行抵抗,但他当时已经太虚弱了。”

同时,进行器官移植的中国医院地图也显示,其靠近那些拘留中心。


左为中国的监狱分布图,右为中国的器官移植医院以及研究所分布图。(英国独立人民法庭,大纪元合成)

法庭的判决报告称,中国医院执行的手术量、器官接收者等待时间出乎意料的短,以及医院设施的扩建都表明中国的器官移植“超出合理怀疑”范围,“大规模强制摘取器官已在中国进行多年”。

独立法庭由英国大法官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法庭听取了被中共拘禁、谋杀而遭摘取器官的主要来源——法轮功学员以及维吾尔人的证词。

尼斯爵士说,中国(中共)活摘器官构成种族灭绝以及进行工业规模的谋杀和酷刑。

“强摘器官是前所未有的邪恶,用害命的手段,(邪恶程度)超过上世纪的大规模犯罪杀戮。”他说。

法庭表示,中共摘取器官的做法可能很早之前就开始了,但差不多从2001年才开始大规模进行。而在过去的二十年,估计每年中国进行6万次移植手术,其中大部分都是被谋杀的囚犯器官。

“除了面对未经公平审判的多年监禁、恶劣的生活条件、酷刑和死亡威胁外,幸存者还提供了被送去做身体检查的证据,包括血液检查、X光检查和超声波检查,”法庭报告说。

“专家报告说,这些检查的唯一合理解释是确保受害者的器官健康并适合移植。”

器官黑市售价极高,一个健康的肝脏价格约为16万美元。

前加拿大外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在4月出席法庭听证会时作证说,中国的器官交易正在增长。

他说:“证据确凿,这种可怕的人体器官贩运交易正在进行……且实际交易量不断增加。”

中共官方一直否认强制摘取器官。但法庭文件指出,中共官方立场在过去不断改口。

“2001年,一名中国(中共)官员发出的官方声明称人体器官的主要来源来自中国公民自愿捐献。”法庭文件写道。“然而,仅仅四年之后,官方声明就改口称,大多数器官来自同意捐献的死囚犯。”

越来越多的世界医学和学术界人士表示,器官交易规模如此之大,靠自愿和合法捐赠是无法支撑的。

尼斯爵士指出,因国际社会忽视,让许多大学和医疗机构都在与中国“积极合作”进行研究和培训。这些年来,中国的黑市器官市场正在快速增长。

责任编辑:叶紫微

英独立法庭: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人民法庭”于6月17日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国(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冠奇/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蔚诺、徐简综合报导)调查中共强制活摘器官的国际独立“人民法庭”于6月17日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国(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并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法庭内聚集了大约200名旁听的民众。

由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从去年10月起成立,经过多方取证、听证和调查后,今天在伦敦做出了最终宣判。尼斯爵士是国际刑事犯罪领域的知名人士,1998年至2006年期间,他主导了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

尼斯爵士在公布宣判结果时说:“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无可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时间很长,所涉及的受害者众多。”


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判定,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冠奇/大纪元)

该独立法庭由“终止中国(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发起。 仲裁法庭在过去八个月中一直从医学专家,人权调查员和其他人那里获取证据。判决书称“法庭以多种形式来鉴别证据,并根据与每个案例的证据进行个别处理,然后得出一系列结论,这些结论不受中国(中共)人权恶名或其它偏见的影响。”

法庭称,中国医院提供的移植等待时间非常短,通常只有几周,这在医学理论上无法说通。

调查人员曾致电中国的医院询问器官来源,被告知某些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大规模体检

在听证环节,一名法轮功学员和一名维吾尔族良心犯在证词中都提到,他们曾在中国的监狱中进行了多次的身体检查。

曾在一个女性劳教所里被监禁一年的法轮功学员、现人权活动人士曾铮向人民法庭提供证据,讲述自己曾在被关押期间曾多次被要求接受体检和验血。


法轮功学员曾铮向人民法庭提供证据,讲述自己曾在被关押期间曾多次被要求接受体检和验血。(冠奇/大纪元)

曾铮说:“在我们被送往劳教所的那天,我们被带到一个医疗仪器前,做身体检查。我们还被盘问曾患过什么病。我说我得过肝炎。”

“第二次大概是我进入劳教所一个月后,每个人都带着手铐,被送上一辆面包车,再被送往一个大医院进行更彻底的身体检查。我们照了X光片。第三次是在劳教所,他们(中共当局的人)给我们抽血化验,我们被要求在走廊站成一排等待检查。”

在2001年逃出中国后,曾铮在得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时,回想到自己当初被反复要求做身体检查很可能是活摘器官的医疗筛选程序。

在作证时,曾铮提到:“在劳教所里的犯人都不允许互相交换联络方式,所以也不可能在被释放后互相联系。当某个人从劳教所消失了,我就默认为这个人被释放回家了。”

“但是,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因为没有联系方式,现在回想,那些人(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很可能被带到医院,被强制摘取了器官因而失去了生命。”

中共“器官自愿捐赠计划”混淆视听

2014年中共称会停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间接承认此前一直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中共否认活摘器官的罪行;中共并推出了“器官自愿捐赠计划”的政策。

但人民法庭的判决书针对这一点进行了驳斥,判决书称:“累积的数字证据(不包括虚假的中国数据)表明:跟实际执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相比,最近成立的‘中国自愿捐赠计划’不可能提供足够的“合格捐赠者””

“在实行‘自愿捐赠计划’之前”,中国就有大规模用于器官移植手术和医务人员工作的设施。”

法庭估计,在中国每年进行多达9万次移植手术。而中共官方给出的数据远低于此。有人呼吁英国议会禁止英国患者前往中国进行移植手术; 来自各个党派的50多名国会议员支持这项议案。以色列、意大利、西班牙和台湾已经实施了此类限制。


6月17日,人民法庭内聚集了大约200名旁听的民众。(冠奇/大纪元)

附:“人民法庭”判决书节选

2018年12月,法庭发布了一项临时判决:法庭成员一致确信,无可置疑,中国(中共)强制从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作案时间很长,所涉受害者众多。

从那时起,法庭在试图获取证实活摘器官的资料时,就面临来自中国(中共)无所不在的保密、沉默和混淆视听(等行为)。法庭不会被吓倒,并会根据当前的证据,做出一项判决。

中国(中共)迫害人权的恶名,并未对法庭作出正确结论产生影响。(注:即不会因为被告名声恶,就做出对其不利的判决)法庭采取的工​​作程序,保障了公平对待中国的利益。

法庭以多种形式来鉴别证据,并根据与每个案例的证据进行个别处理,然后得出了一系列结论,这些结论不受中国(中共)人权恶名或其它偏见的影响。

我们的结论如下:

中国医生和医院承诺,只要极短的等待时间,就可以获得用于移植的器官;
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遭受酷刑;
累积的数字证据(不包括虚假的中国数据)表明:
跟实际执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相比,最近成立的“中国自愿捐赠计划”不可能提供足够的“合格捐赠者”;

在实行“自愿捐赠计划”之前,中国就有大规模用于器官移植手术和医务人员工作的设施。
法庭掌握了强制器官摘取的直接和间接证据。
当把这些个别结论综合在一起后,法庭得出了最终的必然结论:

大规模强迫摘取器官活动,已经在中国进行了多年,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现在中国(中共)对维吾尔人进行迫害和医学检测,也许在适当的时候,外界也会得知中国(中共)强迫摘取这一群体器官的证据。

法庭没有证据表明,与中国(中共)器官移植有关的重要基础设施已被拆除,并且没有得到那些器官来源的令人满意的解释,因此法庭认为,中国(中共)强摘器官的行为一直持续到今天。

法庭审议了这是否构成种族灭绝罪。

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都有资格作为种族灭绝罪中的“团体”。

对于法轮功学员,中国(中共)犯下了下列灭绝种族罪的罪行:

杀害该团体的成员;
对该团体成员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
法庭指出,强迫摘取器官具有无与伦比的邪恶。鉴于这一点,衡量一下证据和法律,对于那些有权在国际法院或联合国进行调查和诉讼的人来说,有责任来鉴定是否种族灭绝罪成立, 他们应立即采取行动,确定违反“灭绝种族罪公约”人的任何责任。

反对迫害法轮功和维吾尔族人的委员会有合理怀疑,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族人被施以下面一项或几项(迫害)行为:

谋杀;
灭绝;
违反国际法基本规则的监禁,或其它严重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
酷刑;
强奸或任何其它形式的性暴力;
根据国际法普遍承认的,针对种族、民族、族裔、文化或宗教理由进行的迫害;
强迫失踪。
各国政府和国际机构必须履行其职责,不仅要对可能的种族灭绝指控,而且还要对危害人类的罪行进行指控。如果无所作为,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世界各地的个人可能采取共同行动向政府施压,使这些政府和其它国际机构将不得不采取行动。

责任编辑:林妍

比利时众议院通过法案 禁止器官旅游(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明慧记者王英编译报道)国际医疗旅游杂志(International Medical Travel Journal)分别于五月十三日和六月七日报道,比利时的主要立法机构众议院通过了一项法案,惩罚那些参与人体器官买卖的所有各方。比利时此举是响应欧洲议会二零一三年通过的决议案,该决议呼吁中国立即停止从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


图:比利时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器官旅游

文章说,比利时众议院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通过一项新法案,禁止器官旅游,惩罚那些参与以商业为目的的人体器官买卖的各方。

违法者将面临最高二十年的监禁,并罚款一百二十万欧元。如果有犯罪组织参与此类交易,则该组织中所有的人都将受到惩罚。

文章说,这项法律不仅在比利时境内有效,法律禁止所有比利时公民购买器官,进行旨在以器官移植的医疗旅游,无论交易发生在何处。

法规规定,器官的卖方和接受者,以及任何中间人,被咨询的医生,或参与销售器官以获取利润的其他医务人员,都将依法受到处罚。

一份支持文件认为,只要人体器官具有经济价值,比利时法律就应该更加严格,以防止器官贩运扩散。法案中的一项条款引用了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欧洲议会通过的一项谴责中共强摘器官的决议。

该决议对在中国发生的,从未经同意的良心犯身上系统的摘取器官,包括从大量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身上,以及从其他宗教和少数族裔摘取器官的报告表达深切关注。

尽管来自联合国、“终止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证据表明,中国存在广泛的摘取器官行径,但摘取器官的行径仍在持续,甚至为了应对需求,器官移植的数量可能还在增加。

比利时的这项法案下一步将提交参议院,之后由国王签署成为法律。捷克共和国最近也在考虑减少器官移植旅游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