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发布人体捐献器官新规 难掩活摘黑幕


图为由真人演示的中共活摘器官暴行。(KAREN BLEIER/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9年01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日,中共发布人体捐献器官新规,称不得在医疗机构以外实施捐献器官获取手术。专家分析认为,这是中共对活摘器官黑幕的又一次掩盖,在中国,所谓器官捐献和分配不过是一个骗人的幌子。

据中共卫健委网站1月28日消息,中共卫健委日前公开发布了《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相较2013年的试行条例,新规强调,人体捐献器官获取时,需在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现场见证下获取,不得在医疗机构以外实施捐献器官获取手术。

外界关注,1999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国器官移植业爆炸性增长,移植医院最多的时候有一千多家。而供体器官来源异常。

《器官移植立法之难》一文曾披露,2006年,“我国目前的亲属活体捐献率仅为1.1%,其余约98%的器官来源都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


据披露,2006年,“我国目前的亲属活体捐献率仅为1.1%,其余约98%的器官来源都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网页截图)

中共所指的非卫生部系统、医疗机构外,被认为很可能就是在中共刑场的临时手术车上,来自军队系统、监狱系统,或者集中营、活人器官库等。

中国问题学者薛驰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自从2006年活摘器官被曝光后,中共就开始了一个巨大的漂白工程。现在中共推出的文件,在做一个更深层次的掩盖,意图用器官移植市场的“规范化”,来掩盖器官来源不明的巨大黑幕。而这个规定说明,中国大量的器官移植,不是在医院做的。

他说,在中共高层,习近平上台后,拿下周永康,就由黄洁夫出面,指证周永康和政法委涉及“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这是中共做漂白的重大步骤,它过去不承认死刑犯是供体的。

但在2015年3月,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对媒体表示,“死囚也是公民……有捐献意愿的死囚的器官一旦纳入我国统一的分配系统,就属于公民自愿捐献”。薛驰认为,黄洁夫在偷换概念,试图说中国捐赠器官的来源很大一部分是死刑犯,以转移外界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器官的指控。

中共器官捐献系统被指走形式

追查国际负责人、哈佛大学医学博士汪志远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这些年来,不管中共怎么说,它所有的捐献器官在网上都是查不到的,都不透明,不能溯源,网上的捐献分配系统都是骗人的幌子。”

对于中共自称要规范人体器官获取与分配,汪志远认为这是贼喊捉贼。

据介绍,在国际上,OPO组织是人体器官的获取组织,应该由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器官移植方面的专家和红十字认证的人员组成,鉴定器官捐献的合法性。理论上,获取器官的组织和器官移植科室应该是独立的,就是买方和卖方需要分开。

“而在中国,人体器官获取组织(OPO)是中共2013年4月成立的,2013年以前做了大量的移植手术,却没有OPO器官获取组织,2013年4月成立后,也是有名无实。中国大陆普遍的情况是,获取器官的医生还是器官移植科的医生兼职。”汪志远说。

薛驰也认为,中国的OPO组织只是器官移植医院内设的一个机构,它本身不具有独立性。中国的器官移植没有社会监督的机制。

追查国际调查还发现,他们调查过的医生护士、红十字会捐献器官协调人、医院器官协调人,都说没登录过国家卫计委的网络分配系统。如,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协调人王主任说,医院有自己(获取器官)的渠道,那个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是走形式,骗人的!

汪志远说,目前中国有178家器官移植准入医院,只不过是2006年以后,在国际的压力下,中共做出一个姿态,发执照,清理一下,表面上看它正规起来了,那实际上有些没发许可的医院照样做。

中国器官捐献是谎言

近日,中共官媒《北京日报》旗下的《北京商报》自曝,中国的“捐献器官存在大量浪费。据统计,2017年全国有5146个心脑死亡捐献,但肺移植仅299例。”

汪志远分析认为,这主要是因为活体摘取器官对热缺血时效有限制,受条件和环境限制;器官捐献全国分配系统不工作,大范围分配不可能,在当地使用造成器官浪费。

汪志远还举例说,黄洁夫2005曾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演示了一场自体肝移植手术,以防自体移植失败,联系了重庆、广州、新疆三地,分别让他们准备一个备用肝。《中国护士》杂志报导中称几个小时之内广州中山三院和重庆西南医院就找到了“相同血型和基因位点”的备用肝。

汪志远指出,海外民主国家的器官捐献,是在网上公布的器官来源的,能够查到的;而中国的器官来源不公布,查不到,不透明。只是报个数字,而且只是一个全国的数字,连个别医院的数字都不报,这个捐献见不得人。

汪志远说,“2016年中共报导说公民自愿捐献的人数已经达到了30万。就算有30万人,在美国有1.4亿的捐献者,做一个肝肾移植的等待时间平均为2~3年,中国大陆平均等待1~2周。手术做得很多、很快,这都没法解释。”

“这30万我们算一下,它这是非常可笑的谎言。”他说,“正常情况下,捐献登记人的死亡率为7/1000,30万人也就是两千一百多人,由于捐献人因患病、外伤、器官摘取之间的时间差等原因,比如车祸抢救,心脏热缺血不能超过3~4分钟,肝脏5~8分钟,最终只有1%~2%的捐献者的器官可用,也就是21~42个人,中共一年要做1万多人,哪来的器官?显然是谎言。”

活摘是国家群体灭绝犯罪

追查国际调查发现,大量事实证明,自2006年3月中国辽宁沈阳苏家屯事件被曝光之后,十多年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一天也没有停止。

习近平上台后,提出“全面停止军队一切有偿服务活动”,却一再展延,其中最复杂敏感的项目,被认为就是对军队医院的处置问题。在2010年10月中共卫生部公布的第一批具有人体器官移植资质的163家医院名单中,军队、武警医院占了25%以上。

汪志远指出,活摘器官是共产党做的一次群体灭绝犯罪。从组织上来看,有江泽民亲自下命令(有4个人证录音);第二是从中央到地方的政法委、610组织实施;第三,涉入的主要单位是军队、武警和地方的器官移植单位,运用军队意味着是战争状态、国家行为;第四,全国大范围的医疗机构都大量开展了器官移植;第五,1999年以后爆炸性地增长。这么全国范围内的行动,怎么可能是局部的、民间的谋财害命事件呢?那一定是大规模的国家犯罪。

薛驰表示,“活摘器官是中共的死穴。中共对活摘器官黑幕的三字诀,一是否认,死活不承认;二是拖,时间长了,让大家麻木忘掉,一个惊心动魄的滔天罪恶在时光的流逝中成为现实中的一部分;三是漂白。要揭开这个黑幕,非要解体中共不可。”

责任编辑:林诗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